顾枭南在秦蛮做完月子后就回9区了。

    至于秦蛮则没那么幸运了。

    她暂时还不能回部队。

    因为孩子虽然生下了,但连一周岁都没有到,秦宏涛又本身有工作在身,家里的阿姨单独带孩子秦蛮不放心,所以她只能暂时留在家里看孩子。

    好在阿姨把一日三餐和家务都包揽了,她只需要带孩子。

    但原本以为只有带孩子这一项会容易很多。

    可实际上,并、不、是!

    这孩子不仅折腾他爹,也折腾他娘。

    晚上没了顾枭南,每次他一哭,秦蛮只能自己亲自上阵。

    不过她很快找到了诀窍,只要睡前给孩子喂一顿,基本上晚上就能睡一个安稳觉。

    孩子不会半夜醒,大人也不需要一晚上折腾。

    至于尿湿这个问题,她本身生物钟就早,六点一醒过来,就完全可以替他更换一张。

    原本以为这事儿解决了就没问题了。

    可没想到,晚上睡得特别饱的顾济晨同学白天就开始精神很足地加倍闹腾了。

    作为亲娘地秦蛮顿时头痛不已。

    不愧是顾枭南的儿子,当年顾枭南怎么让她头痛,现如今他儿子就怎么让她头痛。

    这臭小子不会说话,一不舒服就嚎啕大哭。

    秦蛮第一次当妈,很多地方都不太懂,也没有自己的亲妈或者是婆婆来教。

    所以大部分都是自己琢磨着带。

    久而久之,总算是找出了一些门道。

    这小子哭起来其实特别有讲究。

    分真哭和假哭。

    真哭是饿了或者是尿湿了。

    而假哭呢又要分情况了,如果不得他的意,他大部分时候就会干嚎。

    那种眼里噙着泪水却就是不掉的样子,特别的惹人心疼。

    至于小部分就是抽泣,小鼻子一抽一抽的,没眼泪,但是就会瘪着一张小嘴,别提多委屈了。

    反正不管哪种假哭,秦宏涛每次来每次都中招。

    一看到自己的外孙那小可怜样儿,就恨不能给他摘星星摘月亮。

    就连向来疼爱的女儿都往后挪了一个位置。

    秦蛮几次告诉他,他外孙是假哭,结果还糟了一顿斥责。

    秦蛮那叫一个无奈。

    恰巧其中一次被刚回来的顾枭南看到了,一见自己的丈人正在说秦蛮,连忙上前。

    “爸,这是怎么了?”

    秦宏涛不高兴的说道:“你儿子、我外孙一直哼哼唧唧不开心,我心疼,可这丫头非说他是假哭。小孩子才几岁,能知道什么真假吗?他就是不舒服、不高兴!”

    顾枭南一听,这才知道了事情原委。

    他心里自然更相信秦蛮,但老丈人好不容易认同了他,他要这个时候站在秦蛮这边,肯定以前做的那些全都泡汤了。

    于是他忙不迭地先安抚老丈人。

    “是是是,您说的没错,您说的没错。这小子估计想喝奶了,我带他进去让秦蛮给他喂奶。”

    顾枭南借着喝奶作为借口把孩子和秦蛮一起弄了回去。

    秦宏涛作为男性长辈自然不可能一起跟着进去了。

    因此,门一关。

    顾枭南瞬间变脸,把顾济晨放在床上,就开始安慰起了秦蛮,“你受委屈了,别生气啊,看我怎么教训这臭小子!”

    说着就要撸袖子,看上去是打算揍人。

    秦蛮哭笑不得地阻止,“我没生气,我就是看爸那副心疼到不行的样子,才解释了那么一句。”

    可顾枭南却还是双手叉腰,愤愤地盯着床上那个已经不再哼唧的儿子,“都是这臭小子的错,敢假哭,看以后大了我不揍死他!”

    秦蛮哪里会相信,看他刚才抱孩子进屋时还迫不及待逗弄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可欢喜呢。

    “行了吧,只会嘴上逞英雄。”

    顾枭南走到她身边,揽着她的腰说道:“谁说的,我这不是怕你心疼嘛。”

    秦蛮没搭理他,只是说道:“行了,我再喂他一点,差不多就马上要开饭了。”

    顾枭南哦了一声,然后坐在了床边,说:“你喂。”

    “你不走?”秦蛮问道。

    顾枭南理直气壮地道:“我走来干什么?你是我媳妇儿,上上下下我哪儿没见过。”

    结果被秦蛮手一指,“出去。”

    顾枭南只能怂怂的哦了一声,接着就乖乖地走了出去。

    秦宏涛看他这么快就出来了,不免觉得奇怪,“你怎么出来了?”

    顾枭南想了下,故意叹息了一声,“她要喂奶,我不方便。而且我看她情绪挺低落的,就想让她静一静。”

    “低落?她生气了?”秦宏涛心里头一听,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顾枭南若有所思地道:“生气不至于吧,但失落是肯定的。”

    秦宏涛急了,“怎么会失落?我就说了才一句话。”

    顾枭南老神在在地解释道:“秦蛮这段时间天天照顾孩子,初为人母,心理上和生理上肯定一时间还转换不过来,您这样一急,可不是把她给弄得有些失落了。感觉你只爱外孙子,不要亲闺女了。”

    “这哪儿的话啊!我怎么可能不要亲闺女啊!”秦宏涛被他几番忽悠地还真就信了。

    接下来这半小时他是坐立不安的很,越想越觉得好像自己说话出口有点重了。

    等过了半个小时后,好不容易到了吃饭的点,秦宏涛看自己女儿从出来到吃饭一直很平静,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心里总有些紧张。

    他率先打破尴尬地问了一句,“那个……咳咳……晨晨吃完睡了?”

    “嗯,睡了。”秦蛮不疑有他地回答。

    秦宏涛看她这么简单的回答,心里越发忐忑,“那……那你多吃点,这段时间你都饿了。”

    秦蛮一愣,显然没料到秦宏涛的态度转变地如此之快,于是点了点头,“好。”

    一顿饭结束,秦宏涛工作上还有些事,临走前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孙子,然后轻咳了几声说道:“咳,那什么,爸刚说得有些急,你别放心上,孙子固然重要,但你也……也非常重要!”

    说完他就转身下楼离去了。

    听完这番话的秦蛮转身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顾枭南,问道:“你说过我爸了?”

    “就那么提醒了那么一两句。”顾枭南翘着二郎腿,那叫一个得意,“怎么样,你老公我棒不棒?替你出气!你要始终坚信,不管是谁,我都站在你这边,就算明的不行,暗的我也站你这边!儿子永远没有老婆更重要!”

    “是啊,你真棒。”秦蛮看他那样子,无奈失笑地道。

    顾枭南当即贱嗖嗖地起身走了过去,问道:“那是不是该有点奖励?”

    “什么奖励?”

    “当然是夫妻之间的奖励啦!”

    说完,顾枭南一把将她横抱起,送进了卧室里。

    (三七中文 www.37zw.net)     顾枭南在秦蛮做完月子后就回9区了。

    至于秦蛮则没那么幸运了。

    她暂时还不能回部队。

    因为孩子虽然生下了,但连一周岁都没有到,秦宏涛又本身有工作在身,家里的阿姨单独带孩子秦蛮不放心,所以她只能暂时留在家里看孩子。

    好在阿姨把一日三餐和家务都包揽了,她只需要带孩子。

    但原本以为只有带孩子这一项会容易很多。

    可实际上,并、不、是!

    这孩子不仅折腾他爹,也折腾他娘。

    晚上没了顾枭南,每次他一哭,秦蛮只能自己亲自上阵。

    不过她很快找到了诀窍,只要睡前给孩子喂一顿,基本上晚上就能睡一个安稳觉。

    孩子不会半夜醒,大人也不需要一晚上折腾。

    至于尿湿这个问题,她本身生物钟就早,六点一醒过来,就完全可以替他更换一张。

    原本以为这事儿解决了就没问题了。

    可没想到,晚上睡得特别饱的顾济晨同学白天就开始精神很足地加倍闹腾了。

    作为亲娘地秦蛮顿时头痛不已。

    不愧是顾枭南的儿子,当年顾枭南怎么让她头痛,现如今他儿子就怎么让她头痛。

    这臭小子不会说话,一不舒服就嚎啕大哭。

    秦蛮第一次当妈,很多地方都不太懂,也没有自己的亲妈或者是婆婆来教。

    所以大部分都是自己琢磨着带。

    久而久之,总算是找出了一些门道。

    这小子哭起来其实特别有讲究。

    分真哭和假哭。

    真哭是饿了或者是尿湿了。

    而假哭呢又要分情况了,如果不得他的意,他大部分时候就会干嚎。

    那种眼里噙着泪水却就是不掉的样子,特别的惹人心疼。

    至于小部分就是抽泣,小鼻子一抽一抽的,没眼泪,但是就会瘪着一张小嘴,别提多委屈了。

    反正不管哪种假哭,秦宏涛每次来每次都中招。

    一看到自己的外孙那小可怜样儿,就恨不能给他摘星星摘月亮。

    就连向来疼爱的女儿都往后挪了一个位置。

    秦蛮几次告诉他,他外孙是假哭,结果还糟了一顿斥责。

    秦蛮那叫一个无奈。

    恰巧其中一次被刚回来的顾枭南看到了,一见自己的丈人正在说秦蛮,连忙上前。

    “爸,这是怎么了?”

    秦宏涛不高兴的说道:“你儿子、我外孙一直哼哼唧唧不开心,我心疼,可这丫头非说他是假哭。小孩子才几岁,能知道什么真假吗?他就是不舒服、不高兴!”

    顾枭南一听,这才知道了事情原委。

    他心里自然更相信秦蛮,但老丈人好不容易认同了他,他要这个时候站在秦蛮这边,肯定以前做的那些全都泡汤了。

    于是他忙不迭地先安抚老丈人。

    “是是是,您说的没错,您说的没错。这小子估计想喝奶了,我带他进去让秦蛮给他喂奶。”

    顾枭南借着喝奶作为借口把孩子和秦蛮一起弄了回去。

    秦宏涛作为男性长辈自然不可能一起跟着进去了。

    因此,门一关。

    顾枭南瞬间变脸,把顾济晨放在床上,就开始安慰起了秦蛮,“你受委屈了,别生气啊,看我怎么教训这臭小子!”

    说着就要撸袖子,看上去是打算揍人。

    秦蛮哭笑不得地阻止,“我没生气,我就是看爸那副心疼到不行的样子,才解释了那么一句。”

    可顾枭南却还是双手叉腰,愤愤地盯着床上那个已经不再哼唧的儿子,“都是这臭小子的错,敢假哭,看以后大了我不揍死他!”

    秦蛮哪里会相信,看他刚才抱孩子进屋时还迫不及待逗弄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可欢喜呢。

    “行了吧,只会嘴上逞英雄。”

    顾枭南走到她身边,揽着她的腰说道:“谁说的,我这不是怕你心疼嘛。”

    秦蛮没搭理他,只是说道:“行了,我再喂他一点,差不多就马上要开饭了。”

    顾枭南哦了一声,然后坐在了床边,说:“你喂。”

    “你不走?”秦蛮问道。

    顾枭南理直气壮地道:“我走来干什么?你是我媳妇儿,上上下下我哪儿没见过。”

    结果被秦蛮手一指,“出去。”

    顾枭南只能怂怂的哦了一声,接着就乖乖地走了出去。

    秦宏涛看他这么快就出来了,不免觉得奇怪,“你怎么出来了?”

    顾枭南想了下,故意叹息了一声,“她要喂奶,我不方便。而且我看她情绪挺低落的,就想让她静一静。”

    “低落?她生气了?”秦宏涛心里头一听,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顾枭南若有所思地道:“生气不至于吧,但失落是肯定的。”

    秦宏涛急了,“怎么会失落?我就说了才一句话。”

    顾枭南老神在在地解释道:“秦蛮这段时间天天照顾孩子,初为人母,心理上和生理上肯定一时间还转换不过来,您这样一急,可不是把她给弄得有些失落了。感觉你只爱外孙子,不要亲闺女了。”

    “这哪儿的话啊!我怎么可能不要亲闺女啊!”秦宏涛被他几番忽悠地还真就信了。

    接下来这半小时他是坐立不安的很,越想越觉得好像自己说话出口有点重了。

    等过了半个小时后,好不容易到了吃饭的点,秦宏涛看自己女儿从出来到吃饭一直很平静,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心里总有些紧张。

    他率先打破尴尬地问了一句,“那个……咳咳……晨晨吃完睡了?”

    “嗯,睡了。”秦蛮不疑有他地回答。

    秦宏涛看她这么简单的回答,心里越发忐忑,“那……那你多吃点,这段时间你都饿了。”

    秦蛮一愣,显然没料到秦宏涛的态度转变地如此之快,于是点了点头,“好。”

    一顿饭结束,秦宏涛工作上还有些事,临走前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孙子,然后轻咳了几声说道:“咳,那什么,爸刚说得有些急,你别放心上,孙子固然重要,但你也……也非常重要!”

    说完他就转身下楼离去了。

    听完这番话的秦蛮转身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顾枭南,问道:“你说过我爸了?”

    “就那么提醒了那么一两句。”顾枭南翘着二郎腿,那叫一个得意,“怎么样,你老公我棒不棒?替你出气!你要始终坚信,不管是谁,我都站在你这边,就算明的不行,暗的我也站你这边!儿子永远没有老婆更重要!”

    “是啊,你真棒。”秦蛮看他那样子,无奈失笑地道。

    顾枭南当即贱嗖嗖地起身走了过去,问道:“那是不是该有点奖励?”

    “什么奖励?”

    “当然是夫妻之间的奖励啦!”

    说完,顾枭南一把将她横抱起,送进了卧室里。

    (三七中文 www.37zw.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