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缘 第2072章 给司鸢跪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酒店包厢。

屋内静静的,尽管有两个人对面而坐,却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俩人都没有看对方,目光落在前方的位置,也都没有意思先开口,仿佛是在等着对方先出声。

这短短几分钟,兰都统却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司鸢。

女子低垂眉眼,背脊挺直,看似柔弱的身子骨,静静坐在那,却犹如一朵幽静的兰花,暗自花开花谢,也不在意有没有人欣赏。

这样美好的女子,难怪他那优秀的儿子会为之钟情。

曾几何时,他还是少年时的模样,不也喜欢上过这样如幽兰一样的女子吗?

可再美好又能如何?

在晋江,千万万万的美好,都比不上手里实至名归的权势和财力来得让人动心啊。

兰都统轻微扯动了下唇角,他就是享受这种将美好毁于自己手中的感觉。

“司鸢。”

兰都统突然出声。

司鸢没抬眼,轻声应道:“在。”

“你可知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

兰都统也不废话,一开口就是直奔主题。

司鸢心颤了下,强自镇定:“恕我愚笨,还请兰都统点明一二。”

“真不知道?”

兰都统坐直的身体稍前倾了下,目光如电一般扫射过来。

司鸢屏气凝神,可轻颤的右手还是出卖了她此刻内心的情绪,她再次摇头:“不知道。”

“你照顾明珠这段日子,我都看在眼里,你对我儿子的好,我也都知道。

所以,这次请你吃饭,一是为了表达谢意,再者也是想跟你说清楚一件事……”兰都统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司鸢的心一下提到了喉咙口,来了,终于来了,他这是要跟自己摊牌了……“其实不瞒你说,我个人对你也很满意,我也希望你能一直陪伴在明珠身边,照顾好他。”

兰都统说到这里停了停,看了司鸢一眼,“但是,你还年轻,有些事你们还欠缺考虑,你可能还不太清楚,我们兰家能一直在晋江屹立不倒,其一是因为兰家家族庞大,根基稳固,另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因素,我们懂得审时度势……”兰都统的声音不疾不徐,沉稳有力,他看似对着司鸢和蔼可亲地说话,可嘴里所说的每一个字其实就像刀子一般,句句字字都在剜司鸢的心。

司鸢麻木地听着,直到听到兰都统说:“你可知道,兰家和皇甫家这次的联姻意味着什么?

整个兰家家族的人都支持这一决定,因为这意味着兰家在晋江,至少十年以内不会再有后顾之忧。

十年,看似不长的时间,却能发生很多事,有了这十年的生养休息,整个兰家只会越来越好……”“兰都统。”

司鸢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她知道兰都统被人蓦地打断说话,心里会有不满,可她顾不上这许多,她现在就有一肚子的火想要发泄出去。

兰都统被司鸢打断的确心里不高兴,他冷冷盯着司鸢的脸,倒想看看这个小女人能说出什么来。

“您刚才说兰明珠娶了皇甫慈,兰家能得十年的安稳,为了这十年,您拿自己儿子的终生幸福去换,值得吗?

您就能忍心?”

说着,司鸢眼里涌出了泪,她好心疼,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兰明珠。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受父母宠爱的孩子,可那是因为她是姨太太所生,她不是厉家嫡女。

可兰明珠明明是长房嫡子,他为什么也要遭受这些?

就连想娶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可以!“笑话,兰明珠的幸福和整个兰家大族的安慰相比,不值一提。”

兰都统毫不犹豫地回答,又嗤笑问:“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兰明珠娶了你,就一定会幸福?”

司鸢脸色惨白,她不知道兰都统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跟兰明珠俩人真心相爱,俩个相爱的人结婚在一起,难道不会幸福吗?

一看司鸢的神色,兰都统就知道自己这句话戳到了她的心,所以他才会故意这么说,这正是他此次来的目的。

他知道不能轻易说服司鸢离开兰明珠,他更加说服不了自己儿子离开这个女人,所以,他必须要选择一个比较激进的办法,也只有这样,司鸢才会心甘情愿地离开。

“你们相爱是没错,可你想过没有,你要嫁的男人,他不是普通人。

作为我们兰家这一代最优秀的男儿,明珠他势必要承担起保卫整个兰家的重责,一旦他担负起了这个责任,他这个人就不再是他自己的了,你可明白?”

兰都统开始循循诱导。

司鸢听得似懂非懂,兰都统所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明白,可这些字连在一起组成了句子,好像又不是她所理解的那个意思。

“就算你现在不明白我说的话,将来有一天你也会明白。

司鸢,你并不笨,你想过没有,就算你明媒正娶嫁进兰家做大夫人,可因为明珠娶了你,兰家没有了皇甫家的支持,他身后没有一个有力的支撑,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生活的很吃力。

一旦遇到不可预测的为难,到时候他又能依靠谁?

得罪了皇甫家,在整个晋江,又有谁家敢支持兰家?”

兰都统的这番话司鸢听得很明白,虽然兰都统没有直说让她离开兰明珠,但其实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她这个姨太太生的女儿,即便嫁进兰家,也帮不上兰家和兰明珠什么忙,甚至于还要拖累他,所以兰都统才会这么直言她不能给兰明珠幸福,她自己也不会幸福。

幸福?

幸福的定义难道就是如此?

司鸢心中愤懑,热血冲上了头脑,她几乎是不禁思考就脱口而出:“兰都统,幸福是两个人相守相知,心意相通,您说的太过功利,那才不是真正的幸福。”

“功利?”

兰都统冷冷一笑,“这世道,谁不功利?

司鸢,你敢说你就一点不功利?

如果我的儿子兰明珠,他没有那么优秀,家世背景不是兰家这样强大,你会看上他喜欢上他吗?”

“我会!我会喜欢他!”

司鸢不假思索地回答。

   酒店包厢。

屋内静静的,尽管有两个人对面而坐,却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俩人都没有看对方,目光落在前方的位置,也都没有意思先开口,仿佛是在等着对方先出声。

这短短几分钟,兰都统却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司鸢。

女子低垂眉眼,背脊挺直,看似柔弱的身子骨,静静坐在那,却犹如一朵幽静的兰花,暗自花开花谢,也不在意有没有人欣赏。

这样美好的女子,难怪他那优秀的儿子会为之钟情。

曾几何时,他还是少年时的模样,不也喜欢上过这样如幽兰一样的女子吗?

可再美好又能如何?

在晋江,千万万万的美好,都比不上手里实至名归的权势和财力来得让人动心啊。

兰都统轻微扯动了下唇角,他就是享受这种将美好毁于自己手中的感觉。

“司鸢。”

兰都统突然出声。

司鸢没抬眼,轻声应道:“在。”

“你可知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

兰都统也不废话,一开口就是直奔主题。

司鸢心颤了下,强自镇定:“恕我愚笨,还请兰都统点明一二。”

“真不知道?”

兰都统坐直的身体稍前倾了下,目光如电一般扫射过来。

司鸢屏气凝神,可轻颤的右手还是出卖了她此刻内心的情绪,她再次摇头:“不知道。”

“你照顾明珠这段日子,我都看在眼里,你对我儿子的好,我也都知道。

所以,这次请你吃饭,一是为了表达谢意,再者也是想跟你说清楚一件事……”兰都统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司鸢的心一下提到了喉咙口,来了,终于来了,他这是要跟自己摊牌了……“其实不瞒你说,我个人对你也很满意,我也希望你能一直陪伴在明珠身边,照顾好他。”

兰都统说到这里停了停,看了司鸢一眼,“但是,你还年轻,有些事你们还欠缺考虑,你可能还不太清楚,我们兰家能一直在晋江屹立不倒,其一是因为兰家家族庞大,根基稳固,另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因素,我们懂得审时度势……”兰都统的声音不疾不徐,沉稳有力,他看似对着司鸢和蔼可亲地说话,可嘴里所说的每一个字其实就像刀子一般,句句字字都在剜司鸢的心。

司鸢麻木地听着,直到听到兰都统说:“你可知道,兰家和皇甫家这次的联姻意味着什么?

整个兰家家族的人都支持这一决定,因为这意味着兰家在晋江,至少十年以内不会再有后顾之忧。

十年,看似不长的时间,却能发生很多事,有了这十年的生养休息,整个兰家只会越来越好……”“兰都统。”

司鸢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她知道兰都统被人蓦地打断说话,心里会有不满,可她顾不上这许多,她现在就有一肚子的火想要发泄出去。

兰都统被司鸢打断的确心里不高兴,他冷冷盯着司鸢的脸,倒想看看这个小女人能说出什么来。

“您刚才说兰明珠娶了皇甫慈,兰家能得十年的安稳,为了这十年,您拿自己儿子的终生幸福去换,值得吗?

您就能忍心?”

说着,司鸢眼里涌出了泪,她好心疼,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兰明珠。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受父母宠爱的孩子,可那是因为她是姨太太所生,她不是厉家嫡女。

可兰明珠明明是长房嫡子,他为什么也要遭受这些?

就连想娶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可以!“笑话,兰明珠的幸福和整个兰家大族的安慰相比,不值一提。”

兰都统毫不犹豫地回答,又嗤笑问:“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兰明珠娶了你,就一定会幸福?”

司鸢脸色惨白,她不知道兰都统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跟兰明珠俩人真心相爱,俩个相爱的人结婚在一起,难道不会幸福吗?

一看司鸢的神色,兰都统就知道自己这句话戳到了她的心,所以他才会故意这么说,这正是他此次来的目的。

他知道不能轻易说服司鸢离开兰明珠,他更加说服不了自己儿子离开这个女人,所以,他必须要选择一个比较激进的办法,也只有这样,司鸢才会心甘情愿地离开。

“你们相爱是没错,可你想过没有,你要嫁的男人,他不是普通人。

作为我们兰家这一代最优秀的男儿,明珠他势必要承担起保卫整个兰家的重责,一旦他担负起了这个责任,他这个人就不再是他自己的了,你可明白?”

兰都统开始循循诱导。

司鸢听得似懂非懂,兰都统所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明白,可这些字连在一起组成了句子,好像又不是她所理解的那个意思。

“就算你现在不明白我说的话,将来有一天你也会明白。

司鸢,你并不笨,你想过没有,就算你明媒正娶嫁进兰家做大夫人,可因为明珠娶了你,兰家没有了皇甫家的支持,他身后没有一个有力的支撑,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生活的很吃力。

一旦遇到不可预测的为难,到时候他又能依靠谁?

得罪了皇甫家,在整个晋江,又有谁家敢支持兰家?”

兰都统的这番话司鸢听得很明白,虽然兰都统没有直说让她离开兰明珠,但其实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她这个姨太太生的女儿,即便嫁进兰家,也帮不上兰家和兰明珠什么忙,甚至于还要拖累他,所以兰都统才会这么直言她不能给兰明珠幸福,她自己也不会幸福。

幸福?

幸福的定义难道就是如此?

司鸢心中愤懑,热血冲上了头脑,她几乎是不禁思考就脱口而出:“兰都统,幸福是两个人相守相知,心意相通,您说的太过功利,那才不是真正的幸福。”

“功利?”

兰都统冷冷一笑,“这世道,谁不功利?

司鸢,你敢说你就一点不功利?

如果我的儿子兰明珠,他没有那么优秀,家世背景不是兰家这样强大,你会看上他喜欢上他吗?”

“我会!我会喜欢他!”

司鸢不假思索地回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