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呵呵……我们的抑郁公主又因何事伤神?”

    正值暑假,我和哥哥秦大展都在老妈开的杂货店里赚些零花钱,而老妈被外婆一个电话叫走了,为左邻右里做好事。

    我已经高二了,有些升学压力,最近还经常做噩梦。

    约好来找我玩的好闺蜜杨芷琼虽然有些胖,但长得很清秀,还有一个比自己年长又成熟的男朋友。她今天穿着一对亮晶晶的新凉鞋,披着微卷的乌黑长发,化了淡妆,带了两分成熟女性的妩媚。

    我正坐在凳子上偷懒,从冰箱里捞了雪糕吃,就被她敲了一记脑门,而“抑郁公主”这个外号是一些同班女同学传扬开的,说我不爱搭理人,冷冷淡淡。

    “对不起……你送给我的松鼠被家里的老鼠叼走了。”

    “看来你们家真是杂货太多,老鼠养肥了。”

    “对不起!”

    杨芷琼是我的小学和初中同学,她的男朋友恰好在东昑市找了一份新工作,就接了她一起过来住上一段日子。

    杨芷琼在一间咖啡厅找了一份暑假工,今天是周六,她就约我去看电影了。

    “老哥……我去看电影了。”

    “……哦。”

    这低头打游戏的老哥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冷冷淡淡回了一句。

    我们家就只有老爸社交能力强一些,对人比较热情,喜欢找好兄弟打麻将,吹牛皮。

    老哥的理科不错,但时不时就会嘲笑我是文科生。有一次,我不过是看漏了一张卖家秀的图片,挑错了数据线插孔,被他嫌弃了好久。

    他还老喜欢用游戏里提到的物理知识炫耀一番,而当我问他关于文学界的知识时,他就静默无声。

    我们就是这样互相吐槽,互相伤害。

    “这件婚纱好漂亮!”

    “……你这么恨嫁?”

    杨芷琼经过一个婚纱店的玻璃橱窗时,就被那件展示的雪白婚纱吸引住了。

    “……讨厌。”

    她的脸微微一红,趁着离电影开场还有半个小时,就站在电影院门口附近的婚纱店前与我闲聊。

    电影院里来的情侣不少,熙熙攘攘的,一股爆米花的香味直钻入鼻间,等候区的座位已经坐满了人。

    “其实,爸妈希望我当老师。来年,我只要考上师范大学就好了……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哎……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数学成绩越来越差,还老是犯困……尤其是夏日炎炎,憋在六楼的教室里快觉得呼吸不畅了。”

    “……你的室友是不是很勤奋?”

    “……对呀,很勤奋。其中一个室友是班上强悍的学霸,六点准时起床,跑去饭堂……生活委员是一个小美人,很受男生欢迎,也不知我哪里招她讨厌,居然说我口臭。”

    上了高中,一间寝室住八个女生,还是蛮多的,但学姐郦倩云说大学的寝室里只会住四个女生,还比较宽敞舒适,就很是羡慕。

    “她会不会是听到一些小气女生给你取的外号,就不自觉讨厌你?以为你说了粗口。”

    “……我可能比较像女汉子,也不看什么时尚杂志,融不进她们的小团体。”

    “那你为什么不看时尚杂志?”

    “……老爸很抠的,他可以不过问我的成绩,但不喜欢我买这些东西……老妈又不是那种会打扮的人……不想被老哥笑我了。”

    “……你真的对漂亮的衣裳毫无兴趣?”

    “……当然有兴趣,可我昨晚做噩梦,梦到自己进了广告公司,高高兴兴花自己的钱,买好看的衣服、品尝美食,学会了化淡妆……却好景不长,被上司刁难,同事还老让我请她买吃买喝的……然后,再被别组组长坑了一把,炒鱿鱼,还得了抑郁症……这些噩梦一个比一个真实,醒过来之后,总是起一身鸡皮疙瘩。”

    “……你在梦里那么倒霉,不就是鸭梨太大了吗?来,我们去夹一会儿娃娃!”

    “……夹到了。”

    “……哼,梦里果然与现实是相反的!”

    “……”

    杨芷琼不想听别的噩梦了,捏了捏我的脸,挽着我的手去等候区的娃娃机跟前。我夹了五次,夹到了一对腊肠狗娃娃,她眼睛快掉下来,假装撸起袖子,又夹了几次,一个娃娃没夹到。

    “送给你们……新婚快乐。”

    “……你……你站住,说什么呢!我才十六岁!”

    杨芷琼羞红了脸,抱着被塞过去的一对腊肠狗娃娃,追到了观影厅的门口。

    今日,我夹娃娃的运气出奇的好,许是因了杨芷琼这个一点心机都没有的好朋友在身边,才屏蔽了霉气。

    “……早就说了,不要看这种伤感的电影。”

    “呜呜……那你干嘛不拦着我买票?”

    看完《夏之森》这部凄美的爱情电影,杨芷琼快哭成一个泪人。

    我连忙掏出第三包纸巾,家里开杂货店的好处就是这些小东西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

    “编剧出来,为什么这么虐呀!!!”

    “……嘘,他们都看过来了!”

    从电影院里出来的人诧异地看着愤愤不平的杨芷琼,我微微有些害臊,连忙拉着她到一边,却见到身材高挑,面容秀丽的学姐郦倩云和她身边的学长欧阳畅。

    “……小风子,这个是你经常提起的好朋友?呵,真的长得好可爱呢。”

    “……倩云学姐……你们也来看电影?”

    杨芷琼见到他们是俊男美女,眼泪就戛然而止,细细打量,还拿手肘捅了捅我,要我替她挡一挡,以便她补补妆。

    学姐郦倩云是德歆高中的校花,这与她一起来看电影的学长欧阳畅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似乎没有哪个科目是他不拿手的。

    他们两个的穿着就像时尚杂志里的模特一样,非常靓丽和帅气,惹得一些学生党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拍。

    “喜欢喝咖啡吗?”

    “……喜欢。”

    杨芷琼害羞地回了一句,学姐郦倩云就示意我跟他们到停车场,开车载我们去一家颇为出名的咖啡馆。

    咖啡馆还有阅览室,我们点完咖啡后,杨芷琼就一头钻进厕所里,学姐郦倩云在书架边寻找想看的书目,而学长欧阳畅拿出了手机,冷冷淡淡回着谁的短信。

    “……很紧张?”

    “……”

    这看到我有些不自在,不敢叨扰学校风云人物的小动作,学姐郦倩云饶有兴趣地开口,同时将一本《小王子》搁到了欧阳畅的面前。

    他看了眼,递到我的面前,还像严肃的家长那样发问。

    “暑假作业做了多少?”

    “……做了三分之一。”

    “暑假过了三分之一,你做了三分之一?倒是勤奋。”

    “……”

    “我听说不少的学弟、学妹都去报个暑假班,或请一个补习老师,搞得精神特别紧张,这反而会在开学的时候打不起精神呢。”

    郦倩云托着腮,在端过来的咖啡里加了两颗方糖和一些牛奶。

    “该放松的时候放松,该努力的时候努力,这样就不会因绷得太紧而将心弦弄断。”

    “呵,不愧是我们的王子殿下,说话真有道理。”

    “不愧是公主殿下,无忧无虑。”

    “……”

    商业互吹吗?

    我不动声色地喝着咖啡,却发现苦中带咸。

    “偶尔尝试新的喝法,不好吗?”

    “……”

    我正纳闷为何学姐郦倩云给的是方糖,我的是白砂糖。原来这是学长欧阳畅故意让店员给我端的盐,我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哇……咖啡好香哦。”

    杨芷琼容光焕发地走过来,似乎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端起咖啡就美滋滋说了一句。

    因了她的打断,我松了口气,当作无事发生。

    “听说你家开的是杂货店。”

    “呵,他们家开的是无忧杂货店。”

    “……”

    这对引人注目的学姐、学长好像在打情骂俏,居然也不在意两个电灯泡吗?

    “我们不是情侣,只是从初中就认识了。”

    “……嗯。”

    学长欧阳畅像是有读心术,丢了一句过来。

    我还以为他们在高考后,互相表白,今日约会来了。若是校花与校草在一块,这必定成德歆高中的一段佳话。或许,德歆高中又多了一个百试百灵的表白地点什么的。

    “你的气色不太好。”

    “对,她的气色相当不好,最近老做噩梦。”

    杨芷琼一听,立马点点头,聚精会神等着这位帅气学长的高见。

    “小风子,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大不了,我给你补习六天。”

    “……倩云学姐,补习六天也拯救不了我的数学。”

    “对不起啦,我只能给你补习六天,然后要跟着老爸老妈出国探亲。”

    “……我没有怪学姐的意思,就是真不必为我操心。”

    “阿畅,你的数学可比我好,要不要给她补补习?”

    “我看没这个必要,她的压力已经很大了。”

    “……”

    德歆高中是一所名校,我在中考前也下了不少苦功夫。然而,上了这所高中才知道什么叫宁做鸡头,莫做凤尾的尴尬和失落。

    我的社交能力比较弱,也不会说动听的话,有些融不进室友的圈子里,偏偏她们又喜欢结成不同的阵营,不能秒懂某件事,就将你踢出群聊。

    这些负能量令我整个人都有点丧丧的,不知不觉在高中就变得忧郁。

    然而,老哥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他应该没有这种烦恼,还沉迷于游戏中大佬的角色。

    老爸忙着工作,与好兄弟打麻将,赌赌运气。老妈忙着做家务、做生意和孝顺外婆。

    女人的命真够苦的,每月不光忍受痛经,家里还以男人为大。

    真想吐出一句:世界毁灭吧,赶紧的,累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噗呵呵……我们的抑郁公主又因何事伤神?”

    正值暑假,我和哥哥秦大展都在老妈开的杂货店里赚些零花钱,而老妈被外婆一个电话叫走了,为左邻右里做好事。

    我已经高二了,有些升学压力,最近还经常做噩梦。

    约好来找我玩的好闺蜜杨芷琼虽然有些胖,但长得很清秀,还有一个比自己年长又成熟的男朋友。她今天穿着一对亮晶晶的新凉鞋,披着微卷的乌黑长发,化了淡妆,带了两分成熟女性的妩媚。

    我正坐在凳子上偷懒,从冰箱里捞了雪糕吃,就被她敲了一记脑门,而“抑郁公主”这个外号是一些同班女同学传扬开的,说我不爱搭理人,冷冷淡淡。

    “对不起……你送给我的松鼠被家里的老鼠叼走了。”

    “看来你们家真是杂货太多,老鼠养肥了。”

    “对不起!”

    杨芷琼是我的小学和初中同学,她的男朋友恰好在东昑市找了一份新工作,就接了她一起过来住上一段日子。

    杨芷琼在一间咖啡厅找了一份暑假工,今天是周六,她就约我去看电影了。

    “老哥……我去看电影了。”

    “……哦。”

    这低头打游戏的老哥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冷冷淡淡回了一句。

    我们家就只有老爸社交能力强一些,对人比较热情,喜欢找好兄弟打麻将,吹牛皮。

    老哥的理科不错,但时不时就会嘲笑我是文科生。有一次,我不过是看漏了一张卖家秀的图片,挑错了数据线插孔,被他嫌弃了好久。

    他还老喜欢用游戏里提到的物理知识炫耀一番,而当我问他关于文学界的知识时,他就静默无声。

    我们就是这样互相吐槽,互相伤害。

    “这件婚纱好漂亮!”

    “……你这么恨嫁?”

    杨芷琼经过一个婚纱店的玻璃橱窗时,就被那件展示的雪白婚纱吸引住了。

    “……讨厌。”

    她的脸微微一红,趁着离电影开场还有半个小时,就站在电影院门口附近的婚纱店前与我闲聊。

    电影院里来的情侣不少,熙熙攘攘的,一股爆米花的香味直钻入鼻间,等候区的座位已经坐满了人。

    “其实,爸妈希望我当老师。来年,我只要考上师范大学就好了……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哎……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数学成绩越来越差,还老是犯困……尤其是夏日炎炎,憋在六楼的教室里快觉得呼吸不畅了。”

    “……你的室友是不是很勤奋?”

    “……对呀,很勤奋。其中一个室友是班上强悍的学霸,六点准时起床,跑去饭堂……生活委员是一个小美人,很受男生欢迎,也不知我哪里招她讨厌,居然说我口臭。”

    上了高中,一间寝室住八个女生,还是蛮多的,但学姐郦倩云说大学的寝室里只会住四个女生,还比较宽敞舒适,就很是羡慕。

    “她会不会是听到一些小气女生给你取的外号,就不自觉讨厌你?以为你说了粗口。”

    “……我可能比较像女汉子,也不看什么时尚杂志,融不进她们的小团体。”

    “那你为什么不看时尚杂志?”

    “……老爸很抠的,他可以不过问我的成绩,但不喜欢我买这些东西……老妈又不是那种会打扮的人……不想被老哥笑我了。”

    “……你真的对漂亮的衣裳毫无兴趣?”

    “……当然有兴趣,可我昨晚做噩梦,梦到自己进了广告公司,高高兴兴花自己的钱,买好看的衣服、品尝美食,学会了化淡妆……却好景不长,被上司刁难,同事还老让我请她买吃买喝的……然后,再被别组组长坑了一把,炒鱿鱼,还得了抑郁症……这些噩梦一个比一个真实,醒过来之后,总是起一身鸡皮疙瘩。”

    “……你在梦里那么倒霉,不就是鸭梨太大了吗?来,我们去夹一会儿娃娃!”

    “……夹到了。”

    “……哼,梦里果然与现实是相反的!”

    “……”

    杨芷琼不想听别的噩梦了,捏了捏我的脸,挽着我的手去等候区的娃娃机跟前。我夹了五次,夹到了一对腊肠狗娃娃,她眼睛快掉下来,假装撸起袖子,又夹了几次,一个娃娃没夹到。

    “送给你们……新婚快乐。”

    “……你……你站住,说什么呢!我才十六岁!”

    杨芷琼羞红了脸,抱着被塞过去的一对腊肠狗娃娃,追到了观影厅的门口。

    今日,我夹娃娃的运气出奇的好,许是因了杨芷琼这个一点心机都没有的好朋友在身边,才屏蔽了霉气。

    “……早就说了,不要看这种伤感的电影。”

    “呜呜……那你干嘛不拦着我买票?”

    看完《夏之森》这部凄美的爱情电影,杨芷琼快哭成一个泪人。

    我连忙掏出第三包纸巾,家里开杂货店的好处就是这些小东西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

    “编剧出来,为什么这么虐呀!!!”

    “……嘘,他们都看过来了!”

    从电影院里出来的人诧异地看着愤愤不平的杨芷琼,我微微有些害臊,连忙拉着她到一边,却见到身材高挑,面容秀丽的学姐郦倩云和她身边的学长欧阳畅。

    “……小风子,这个是你经常提起的好朋友?呵,真的长得好可爱呢。”

    “……倩云学姐……你们也来看电影?”

    杨芷琼见到他们是俊男美女,眼泪就戛然而止,细细打量,还拿手肘捅了捅我,要我替她挡一挡,以便她补补妆。

    学姐郦倩云是德歆高中的校花,这与她一起来看电影的学长欧阳畅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似乎没有哪个科目是他不拿手的。

    他们两个的穿着就像时尚杂志里的模特一样,非常靓丽和帅气,惹得一些学生党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拍。

    “喜欢喝咖啡吗?”

    “……喜欢。”

    杨芷琼害羞地回了一句,学姐郦倩云就示意我跟他们到停车场,开车载我们去一家颇为出名的咖啡馆。

    咖啡馆还有阅览室,我们点完咖啡后,杨芷琼就一头钻进厕所里,学姐郦倩云在书架边寻找想看的书目,而学长欧阳畅拿出了手机,冷冷淡淡回着谁的短信。

    “……很紧张?”

    “……”

    这看到我有些不自在,不敢叨扰学校风云人物的小动作,学姐郦倩云饶有兴趣地开口,同时将一本《小王子》搁到了欧阳畅的面前。

    他看了眼,递到我的面前,还像严肃的家长那样发问。

    “暑假作业做了多少?”

    “……做了三分之一。”

    “暑假过了三分之一,你做了三分之一?倒是勤奋。”

    “……”

    “我听说不少的学弟、学妹都去报个暑假班,或请一个补习老师,搞得精神特别紧张,这反而会在开学的时候打不起精神呢。”

    郦倩云托着腮,在端过来的咖啡里加了两颗方糖和一些牛奶。

    “该放松的时候放松,该努力的时候努力,这样就不会因绷得太紧而将心弦弄断。”

    “呵,不愧是我们的王子殿下,说话真有道理。”

    “不愧是公主殿下,无忧无虑。”

    “……”

    商业互吹吗?

    我不动声色地喝着咖啡,却发现苦中带咸。

    “偶尔尝试新的喝法,不好吗?”

    “……”

    我正纳闷为何学姐郦倩云给的是方糖,我的是白砂糖。原来这是学长欧阳畅故意让店员给我端的盐,我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哇……咖啡好香哦。”

    杨芷琼容光焕发地走过来,似乎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端起咖啡就美滋滋说了一句。

    因了她的打断,我松了口气,当作无事发生。

    “听说你家开的是杂货店。”

    “呵,他们家开的是无忧杂货店。”

    “……”

    这对引人注目的学姐、学长好像在打情骂俏,居然也不在意两个电灯泡吗?

    “我们不是情侣,只是从初中就认识了。”

    “……嗯。”

    学长欧阳畅像是有读心术,丢了一句过来。

    我还以为他们在高考后,互相表白,今日约会来了。若是校花与校草在一块,这必定成德歆高中的一段佳话。或许,德歆高中又多了一个百试百灵的表白地点什么的。

    “你的气色不太好。”

    “对,她的气色相当不好,最近老做噩梦。”

    杨芷琼一听,立马点点头,聚精会神等着这位帅气学长的高见。

    “小风子,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大不了,我给你补习六天。”

    “……倩云学姐,补习六天也拯救不了我的数学。”

    “对不起啦,我只能给你补习六天,然后要跟着老爸老妈出国探亲。”

    “……我没有怪学姐的意思,就是真不必为我操心。”

    “阿畅,你的数学可比我好,要不要给她补补习?”

    “我看没这个必要,她的压力已经很大了。”

    “……”

    德歆高中是一所名校,我在中考前也下了不少苦功夫。然而,上了这所高中才知道什么叫宁做鸡头,莫做凤尾的尴尬和失落。

    我的社交能力比较弱,也不会说动听的话,有些融不进室友的圈子里,偏偏她们又喜欢结成不同的阵营,不能秒懂某件事,就将你踢出群聊。

    这些负能量令我整个人都有点丧丧的,不知不觉在高中就变得忧郁。

    然而,老哥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他应该没有这种烦恼,还沉迷于游戏中大佬的角色。

    老爸忙着工作,与好兄弟打麻将,赌赌运气。老妈忙着做家务、做生意和孝顺外婆。

    女人的命真够苦的,每月不光忍受痛经,家里还以男人为大。

    真想吐出一句:世界毁灭吧,赶紧的,累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