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哦!”

    我学着一位特别有魅力的老歌星的口头禅,对着镜子,握着拳头,自我勉励。

    “千万别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哦!”

    然而,在洗手间的老哥大声嚷嚷了一句,令我好不容易扬起的笑容瞬间垮了下去。我不客气地抓起枕头,冲到他的面前,砸了这个讨厌鬼几下。

    他自以为是功夫巨星,嘴里塞着牙刷,满是泡泡,还冲拳、弹腿,而后踢到墙,吃疼地憋红了脸,不得不脚踏实地,扶墙去。

    “哦呵呵~~报应来了。”

    “报应?看看几点?今天可是只有你去单位报到!”

    “……啊!我的手机闹钟怎么不响了!”

    我幸灾乐祸又夸张地笑出声,他也讥讽了妹妹一句。

    我赶紧跑到客厅里,看了眼时钟,已经十一点了!

    惨了,杂货店去晚了!

    “啊……怎么回事?我与你朝夕相处了三年,你怎么说裂就裂了!”

    我拿起手机,屏幕的亮光一闪,裂了好几条缝,几条雷丝滋溜一下蹿了出来,吓得我差点没将它丢到窗外。

    “……不,这不正常。”

    我硬着头皮将手机弄到了一个铁盒子里,藏好了,才捏了捏脸,还是疼,但手机出现这种反常现象,更不记得昨晚是怎么回家,一定是在梦里。

    老哥素来对鲜花没有一点兴趣,今日古古怪怪,从花瓶里顺走了两朵紫色睡莲,扯了我的书皮纸将其包了起来,还在上面打了一个蝴蝶结。

    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这是要跟谁约会?这不是我认识的老哥!

    这件事勾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令我不怕看老爸那张黑成锅底的脸。

    今天是周日,杂货店会有很多游客光顾,老爸和老妈会特别忙,却让老哥光明正大偷懒。

    上了大学,就这么了不起吗?还不是沉迷游戏不可自拔!

    街上像过年一样,人潮涌涌。

    老哥骑着共享自行车,拐进一个热闹的街区。我只能用跑的了,幸好人多,他骑得很慢。

    “什么情况?”

    老哥找个位置停好了共享自行车,就戴上了口罩,低头看了看手机,确认什么,走到摩世广场中央蹲下来,假装系鞋带,故意落下了两朵紫色睡莲。

    “啊!”

    一声尖叫惊得我心都缩成花生仁似的,顺着路人的目光,看见一个身材修长,穿着黑色风衣,在炎炎夏日显得极为古怪的男人,他从天空坠落,手里还揪着一堆漏气的彩色气球,正好砸在老哥放了睡莲的位置。

    我听到了警察的哨声,看见了警犬正迅速奔向血泊里躺着的那人。

    “……”

    很快,他从血泊里爬了起来,面具裂开了,露出一张血淋淋的脸。

    十几个警察带头鼓掌,警犬还高兴地摇着尾巴。接着,警察递了毛巾过去,给他擦擦脸,还拉来了水管,冲洗着地上的血迹。

    “好帅呀!”

    “……”

    我呆愣在原地,听着围观路人一浪比一浪高的掌声。这个男人拿“高空坠落”为一项表演?

    然而,他也从警察那里接过已经被压扁的紫色睡莲,被围过来的那群疯狂拍照,笑盈盈看着自己的路人弄得很是虚弱。

    警察们开始绷着脸,疏散人群。

    救护车来了,这个男人被抬到了担架上,其中一个警察却带着警犬跑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跑,心里骂了老哥几百遍!

    “举起双手,抱头蹲下!”

    “……”

    警察高声喊了一句,很快就追上我,拔出水抢,往我脚边靠墙的盆栽射了一会儿。

    “小姑娘,你跑什么?大家都在治病,真不要害怕。”

    “……治病?治什么病?”

    “你还不知道吗?啧啧啧,可怜的孩子……你要不是得了病,怎么在这里接受治疗?”

    “你……”

    我很想反驳一句“你才有病呢”,但看着警察大叔身边威风凛凛,还抬腿给自己挠痒痒的警犬,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我怕它,就算在梦里,也不想被追九条街。

    “走吧,刚才那位筑梦心医在找你。”

    “……”

    筑梦心医?

    很快,我看到警犬用后肢站了起来,取下自己的颈环给警察大叔戴上,警察大叔就乐呵呵地四肢着地,跟着它走。

    “有时,当警犬还比较快乐。”

    “……”

    “警犬”大叔忽地扭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差点就受了他的影响,有些神经质地也四肢着地,喵喵叫。

    “吃鱼饼干吗?”

    “……人呢?”

    “我们暂时看不见他们。”

    “……为、为什么?”

    “因了我身为你们家聘用的筑梦心医,也得了病。”

    “……你该不会得了社交恐惧症吧?”

    “密集恐惧症。”

    “……”

    本来人头攒动的东昑市,只剩下我和这位筑梦心医。救护车停在一边,周围安静到只听见他和自己的呼吸。

    “我们来打坐吧。”

    喷泉中央的白色勇士雕像融化成了水,两朵紫色睡莲浸到水里又慢慢恢复了生机。他坐在水面上,指尖上多了一只淡蓝色的水鸟。

    “什么也不要想……就算脑海里涌出了负面情绪,也不要太在意,由着它烟消云散。”

    “……”

    我居然也能盘腿坐在水面,听着他温柔的声音,闭上了眼睛。

    “别睡着了,进入梦中梦,我也得受你的影响。”

    “……我的影响?”

    “世上最难治的病……就是从你这里开始的。”

    “……”

    他执起一朵紫色睡莲,这用它轻轻在我的左胸口点了一下。

    “换句话说,精神上的疾病特别难治。”

    “……我得了什么病?”

    “郁结久居,志气全无。”

    “……是不是抑郁症?”

    “你可有过自我了断的念头?”

    “……我不记得了。”

    他说话文绉绉的,而我虽然有些升学压力,但不至于有那个想法。

    “……想不起来,就别勉强,唤我一声师叔便可。”

    “……什么?我为什么要喊你一声师叔?这可是凌华纪新历二三三三年!”

    滴水不沾的筑梦心医示意我看看自己的倒影,我瞥了一眼,尖叫了一声。

    “拒绝我,会令你变成自己最受不了的人。”

    “……我……师叔!”

    我居然变成了秦大展!!!

    “一般而言,我不会借力量给需要救治的人,但……我也生病了,急于找一个助手。”

    “……可是,助手归助手,为什么要我喊你师叔?”

    “因了有句古话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不想当你的便宜老爸,也不想被你叫年轻了。”

    “……我能喊你……额……”

    我被他糊弄傻了,这能喊师叔,不能喊师父?

    他怎么不让我喊一声师伯呢?

    他是不想听我喊帅哥、靓仔、哥哥、师兄、师父、师伯、老师、医师……先生?

    “你不喜秦大展的相貌,师叔会给你换成自己的相貌。”

    “……敢问……师叔又变成谁的相貌?”

    “你一定要全力助我。”

    “……”

    他从衣袖里取出一个有些萌的白鹿面具,戴在自己的脸上,还多了一根导盲杖,并塞了一张纸条过来,要我到市图书馆等他,而这张纸条上也写了他的名字——泷漾。

    “好帅呀!请你跟我合张影!”

    “好帅啊!”

    “真的好帅呀!”

    “……”

    女生尖叫着围了过来,拉拉扯扯,恳求我陪她们自拍、签名和比心,得到心灵的慰藉。

    “……虽然有些可耻,但你能不能在我的股沟上签名!还加上一句……球球,爱你哦~~”

    这些人脸上挂着笑,眼底深处都有挥之不去的忧伤。这个要求我这么做的肥宅男孩,还真脱了裤子,而旁边的女生整整齐齐地转了过去,似乎是已经司空见惯了。

    “亲爱的筑梦心医,球球明天再来找你签名……明天又挑哪里好?”

    “……”

    我看到他有些挑衅地扭着白晃晃的屁股,气红了脸,得寸进尺!没有了假装泷漾的心思,冷着脸,跑了。

    “差评……差评……差评……差评……你做了什么?”

    “……这就是当你助手需要做的事情?受气包?我凭什么要给一个肥宅屁股上签名!”

    泷漾刷着手机屏幕上的反馈意见,微微蹙着眉。我憋红着脸,怄火地吐槽。

    市图书馆的书架像诺米骨牌一样倒下了一圈,图书管理员瞪着大眼睛,穿了一身戏曲服装,不停地变脸,嘴里念念有词,比我还吵。

    然而,别的读者视而不见,他就狂躁地挥动着红缨枪,撕坏了珍贵的书籍,来控诉我在馆内没有降低音量。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哎呀呀呀……好个嗓门大的小伙子呀,看个书还能发脾气呀!”

    他将红缨枪投了出去,击中了什么机关,书架全都自动立了起来,被撕坏的书籍则由志愿者们运了出去,他们还不想浪费似的,在上面踩了几个脚印。

    “……我快疯了。”

    “以牙还牙、落井下石、狂躁不安、哭哭啼啼……乃是这些患者的常态。若是严重些,你会看到更揪心的场面。”

    “……老哥也被送到这里了?”

    这是个梦!这是个梦!这是个梦!

    我才没病呢!

    “你不如回杂货店看看。”

    “……你就戴了个面具,身形没变,他们就看不出来?”

    “在他们眼里的我不是我,看不出来。”

    “……那我为什么看见你是你?”

    “……我借了力量给你,这么快忘了?”

    “……对不起……我最近有些健忘。”

    “……未老先衰,这比病毒可怕多了。”

    “……”

    这位白捡的师叔说的的确有道理,精神疾病比病毒可怕,同样能祸害身边的人。

    可是,我居然也被当做有精神病的患者,那就相当郁闷了!

    “这帅哥疯了。”

    “就是、就是,帅人多作怪。”

    “……”

    两个长得相貌有些不敢恭维的上班族,看见我苦闷地摇着超苦的中药味棒棒糖,交头接耳。

    “老板,来一根热气清棒棒糖。”

    “好咧!”

    “……”

    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这里卖的棒棒糖真够特别。卖棒棒糖的老板也出奇热情,宛若带着公文包的男人买的是十件昂贵的西装。

    我觉得在这里呆久了,会丢光常识,彻底失去良好公民的资格。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哦!”

    我学着一位特别有魅力的老歌星的口头禅,对着镜子,握着拳头,自我勉励。

    “千万别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哦!”

    然而,在洗手间的老哥大声嚷嚷了一句,令我好不容易扬起的笑容瞬间垮了下去。我不客气地抓起枕头,冲到他的面前,砸了这个讨厌鬼几下。

    他自以为是功夫巨星,嘴里塞着牙刷,满是泡泡,还冲拳、弹腿,而后踢到墙,吃疼地憋红了脸,不得不脚踏实地,扶墙去。

    “哦呵呵~~报应来了。”

    “报应?看看几点?今天可是只有你去单位报到!”

    “……啊!我的手机闹钟怎么不响了!”

    我幸灾乐祸又夸张地笑出声,他也讥讽了妹妹一句。

    我赶紧跑到客厅里,看了眼时钟,已经十一点了!

    惨了,杂货店去晚了!

    “啊……怎么回事?我与你朝夕相处了三年,你怎么说裂就裂了!”

    我拿起手机,屏幕的亮光一闪,裂了好几条缝,几条雷丝滋溜一下蹿了出来,吓得我差点没将它丢到窗外。

    “……不,这不正常。”

    我硬着头皮将手机弄到了一个铁盒子里,藏好了,才捏了捏脸,还是疼,但手机出现这种反常现象,更不记得昨晚是怎么回家,一定是在梦里。

    老哥素来对鲜花没有一点兴趣,今日古古怪怪,从花瓶里顺走了两朵紫色睡莲,扯了我的书皮纸将其包了起来,还在上面打了一个蝴蝶结。

    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这是要跟谁约会?这不是我认识的老哥!

    这件事勾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令我不怕看老爸那张黑成锅底的脸。

    今天是周日,杂货店会有很多游客光顾,老爸和老妈会特别忙,却让老哥光明正大偷懒。

    上了大学,就这么了不起吗?还不是沉迷游戏不可自拔!

    街上像过年一样,人潮涌涌。

    老哥骑着共享自行车,拐进一个热闹的街区。我只能用跑的了,幸好人多,他骑得很慢。

    “什么情况?”

    老哥找个位置停好了共享自行车,就戴上了口罩,低头看了看手机,确认什么,走到摩世广场中央蹲下来,假装系鞋带,故意落下了两朵紫色睡莲。

    “啊!”

    一声尖叫惊得我心都缩成花生仁似的,顺着路人的目光,看见一个身材修长,穿着黑色风衣,在炎炎夏日显得极为古怪的男人,他从天空坠落,手里还揪着一堆漏气的彩色气球,正好砸在老哥放了睡莲的位置。

    我听到了警察的哨声,看见了警犬正迅速奔向血泊里躺着的那人。

    “……”

    很快,他从血泊里爬了起来,面具裂开了,露出一张血淋淋的脸。

    十几个警察带头鼓掌,警犬还高兴地摇着尾巴。接着,警察递了毛巾过去,给他擦擦脸,还拉来了水管,冲洗着地上的血迹。

    “好帅呀!”

    “……”

    我呆愣在原地,听着围观路人一浪比一浪高的掌声。这个男人拿“高空坠落”为一项表演?

    然而,他也从警察那里接过已经被压扁的紫色睡莲,被围过来的那群疯狂拍照,笑盈盈看着自己的路人弄得很是虚弱。

    警察们开始绷着脸,疏散人群。

    救护车来了,这个男人被抬到了担架上,其中一个警察却带着警犬跑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跑,心里骂了老哥几百遍!

    “举起双手,抱头蹲下!”

    “……”

    警察高声喊了一句,很快就追上我,拔出水抢,往我脚边靠墙的盆栽射了一会儿。

    “小姑娘,你跑什么?大家都在治病,真不要害怕。”

    “……治病?治什么病?”

    “你还不知道吗?啧啧啧,可怜的孩子……你要不是得了病,怎么在这里接受治疗?”

    “你……”

    我很想反驳一句“你才有病呢”,但看着警察大叔身边威风凛凛,还抬腿给自己挠痒痒的警犬,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我怕它,就算在梦里,也不想被追九条街。

    “走吧,刚才那位筑梦心医在找你。”

    “……”

    筑梦心医?

    很快,我看到警犬用后肢站了起来,取下自己的颈环给警察大叔戴上,警察大叔就乐呵呵地四肢着地,跟着它走。

    “有时,当警犬还比较快乐。”

    “……”

    “警犬”大叔忽地扭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差点就受了他的影响,有些神经质地也四肢着地,喵喵叫。

    “吃鱼饼干吗?”

    “……人呢?”

    “我们暂时看不见他们。”

    “……为、为什么?”

    “因了我身为你们家聘用的筑梦心医,也得了病。”

    “……你该不会得了社交恐惧症吧?”

    “密集恐惧症。”

    “……”

    本来人头攒动的东昑市,只剩下我和这位筑梦心医。救护车停在一边,周围安静到只听见他和自己的呼吸。

    “我们来打坐吧。”

    喷泉中央的白色勇士雕像融化成了水,两朵紫色睡莲浸到水里又慢慢恢复了生机。他坐在水面上,指尖上多了一只淡蓝色的水鸟。

    “什么也不要想……就算脑海里涌出了负面情绪,也不要太在意,由着它烟消云散。”

    “……”

    我居然也能盘腿坐在水面,听着他温柔的声音,闭上了眼睛。

    “别睡着了,进入梦中梦,我也得受你的影响。”

    “……我的影响?”

    “世上最难治的病……就是从你这里开始的。”

    “……”

    他执起一朵紫色睡莲,这用它轻轻在我的左胸口点了一下。

    “换句话说,精神上的疾病特别难治。”

    “……我得了什么病?”

    “郁结久居,志气全无。”

    “……是不是抑郁症?”

    “你可有过自我了断的念头?”

    “……我不记得了。”

    他说话文绉绉的,而我虽然有些升学压力,但不至于有那个想法。

    “……想不起来,就别勉强,唤我一声师叔便可。”

    “……什么?我为什么要喊你一声师叔?这可是凌华纪新历二三三三年!”

    滴水不沾的筑梦心医示意我看看自己的倒影,我瞥了一眼,尖叫了一声。

    “拒绝我,会令你变成自己最受不了的人。”

    “……我……师叔!”

    我居然变成了秦大展!!!

    “一般而言,我不会借力量给需要救治的人,但……我也生病了,急于找一个助手。”

    “……可是,助手归助手,为什么要我喊你师叔?”

    “因了有句古话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不想当你的便宜老爸,也不想被你叫年轻了。”

    “……我能喊你……额……”

    我被他糊弄傻了,这能喊师叔,不能喊师父?

    他怎么不让我喊一声师伯呢?

    他是不想听我喊帅哥、靓仔、哥哥、师兄、师父、师伯、老师、医师……先生?

    “你不喜秦大展的相貌,师叔会给你换成自己的相貌。”

    “……敢问……师叔又变成谁的相貌?”

    “你一定要全力助我。”

    “……”

    他从衣袖里取出一个有些萌的白鹿面具,戴在自己的脸上,还多了一根导盲杖,并塞了一张纸条过来,要我到市图书馆等他,而这张纸条上也写了他的名字——泷漾。

    “好帅呀!请你跟我合张影!”

    “好帅啊!”

    “真的好帅呀!”

    “……”

    女生尖叫着围了过来,拉拉扯扯,恳求我陪她们自拍、签名和比心,得到心灵的慰藉。

    “……虽然有些可耻,但你能不能在我的股沟上签名!还加上一句……球球,爱你哦~~”

    这些人脸上挂着笑,眼底深处都有挥之不去的忧伤。这个要求我这么做的肥宅男孩,还真脱了裤子,而旁边的女生整整齐齐地转了过去,似乎是已经司空见惯了。

    “亲爱的筑梦心医,球球明天再来找你签名……明天又挑哪里好?”

    “……”

    我看到他有些挑衅地扭着白晃晃的屁股,气红了脸,得寸进尺!没有了假装泷漾的心思,冷着脸,跑了。

    “差评……差评……差评……差评……你做了什么?”

    “……这就是当你助手需要做的事情?受气包?我凭什么要给一个肥宅屁股上签名!”

    泷漾刷着手机屏幕上的反馈意见,微微蹙着眉。我憋红着脸,怄火地吐槽。

    市图书馆的书架像诺米骨牌一样倒下了一圈,图书管理员瞪着大眼睛,穿了一身戏曲服装,不停地变脸,嘴里念念有词,比我还吵。

    然而,别的读者视而不见,他就狂躁地挥动着红缨枪,撕坏了珍贵的书籍,来控诉我在馆内没有降低音量。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哎呀呀呀……好个嗓门大的小伙子呀,看个书还能发脾气呀!”

    他将红缨枪投了出去,击中了什么机关,书架全都自动立了起来,被撕坏的书籍则由志愿者们运了出去,他们还不想浪费似的,在上面踩了几个脚印。

    “……我快疯了。”

    “以牙还牙、落井下石、狂躁不安、哭哭啼啼……乃是这些患者的常态。若是严重些,你会看到更揪心的场面。”

    “……老哥也被送到这里了?”

    这是个梦!这是个梦!这是个梦!

    我才没病呢!

    “你不如回杂货店看看。”

    “……你就戴了个面具,身形没变,他们就看不出来?”

    “在他们眼里的我不是我,看不出来。”

    “……那我为什么看见你是你?”

    “……我借了力量给你,这么快忘了?”

    “……对不起……我最近有些健忘。”

    “……未老先衰,这比病毒可怕多了。”

    “……”

    这位白捡的师叔说的的确有道理,精神疾病比病毒可怕,同样能祸害身边的人。

    可是,我居然也被当做有精神病的患者,那就相当郁闷了!

    “这帅哥疯了。”

    “就是、就是,帅人多作怪。”

    “……”

    两个长得相貌有些不敢恭维的上班族,看见我苦闷地摇着超苦的中药味棒棒糖,交头接耳。

    “老板,来一根热气清棒棒糖。”

    “好咧!”

    “……”

    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这里卖的棒棒糖真够特别。卖棒棒糖的老板也出奇热情,宛若带着公文包的男人买的是十件昂贵的西装。

    我觉得在这里呆久了,会丢光常识,彻底失去良好公民的资格。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