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了三个儿童报警器。一个是实习生罗小姐不小心辗坏并属于五岁小女孩秦小风所有的,经过技术检测,上面也的确有秦家和秦小风的同班小朋友唐欣宁、黄诗茵等人的指纹,另外两个款式一样的儿童报警器却不是在同一家店铺购入。”

    “柳警官,这怎么会有三个儿童报警器?”

    “不可能是三个,小娜辗坏了一个,我在休息时间去买了一个。”

    青霖幼儿园的园长名为戴立韧,他和成彬正在协助警方调查九月二十六日星期四的绑匪案。没想到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官竟然是我在白灵界梦域里遇见过的那位柳警官。

    “成先生,我们从素人区一位店长的记录里,已经确认你在九月二十五日星期三午休时间买了一个儿童报警器。”

    “对,小风的儿童报警器是早上坏掉的,小朋友在园里午休,我想趁她没发现之前,赶紧补一个新的。”

    “你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罗小姐?她也是午休时间,出去买了一个儿童报警器。”

    “……她也买了一个?”

    “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而且我事先已经告诉过她会尽快买一个新的回来。”

    “好的,我们之后会再询问罗小姐关于儿童报警器的事情。”

    “……柳警官,小娜这个孩子怯懦,听到绑匪的事情,就吓出了毛病,在家里休息,请假了。”

    “嗯,了解了。”

    柳警官年轻时真是英姿飒爽,又看着沉稳可靠。

    “阿彬,你是一个老实人,但不能偏袒年轻人。你不该为了息事宁人,偷偷买儿童报警器,而是找个机会对秦小风的家长解释。”

    “……是,园长,我犯糊涂了。”

    “……出去吧。”

    “是。”

    戴园长很是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背着手从二楼看向草坪上的小朋友,再关上了窗帘,还打电话到办公室、保安主控室,叮嘱幼师正长和保安队长长点心眼,安抚好小朋友的情绪和做好安全防范工作。

    欧阳家有青霖幼儿园的股权,欧阳越这是能在保安主控室监察园长的所作所为,而戴园长独立办公室的监控摄像头只有保安队队长才能开启,查看监控画面不仅要输入密码,还得全身扫描。

    保安队队长放下电话,看向在做笔录的欧阳越。

    过了一会儿,欧阳越合上笔记本,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带着我离开保安主控室。

    “青霖幼儿园的保安系统已经很不错了,除了洗手间,每一个角落都能拍得一清二楚。另外,进入门卫室是需要全身扫描的,只要保安身上有一处细节对不上,警报系统都会鸣叫。”

    “警报系统会不会被弄坏了?比如是某一段时间内的干扰?”

    “警方查过了,没有被干扰的痕迹。”

    “保安没有疑点?”

    “两个假保安踩点很准,不仅避开了原来的保安,还知道我们的精确位置。”

    “他们怎么知道你的位置?”

    “不是入侵我的儿童手机,而是从别的小朋友的儿童手机采集数据,圈出了我的地理位置。”

    “我没有儿童手机,真的很无辜了。”

    “你那个儿童报警器很有问题……罗婷娜为什么要备一个?她不相信成彬?”

    “……我记得你在案情分析板上写着她身边那个小老板与戴园长的儿子有些关系。”

    “……这不是最近的事情,难道……他们在这么早之前就有过接触?”

    “……警方从案发现场找到的儿童报警器,到底是成彬买的?还是罗婷娜买的?”

    “现实世界已经距离绑匪案过了好些年,而我从警察局里看到的资料是成彬买的那个儿童报警器,上面有成彬、徐敬星和小畅的指纹。”

    “那罗婷娜买的那个儿童报警器没用上?”

    “……这话还真是提醒了我,她那个儿童报警器就没一点问题?”

    欧阳越牵着我离教学楼越来越远,又要翘课了,还开车追着柳警官的那辆警车,去罗婷娜的家。

    “罗小姐,你为什么要买一个新的儿童报警器?”

    “我在办公室没找到彬叔,怕这件事影响到实习期的评价,就问了另一位校工彰叔,去一些店铺里寻找同样型号的儿童报警器。然而,这买回来的时候,发现彬叔已经吩咐小星偷偷将报警器放回小风的储物柜,就没说自己也傻乎乎出去买了一个新的。”

    “嗯,请出示你买的儿童报警器。”

    “我现在就拿过来。”

    “……”

    筑梦心医在梦域里还真能胡作非为,欧阳越带着我偷偷潜入罗婷娜的房间,他们还瞧不见我们似的,该做什么做什么。

    欧阳越查看了罗婷娜的笔记本里的聊天记录后,又拉着我躲到衣柜里,看着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拆开过包装的儿童报警器。

    “你拆开它,试用过了?”

    “当然是要先试用一下。”

    柳警官端详着儿童报警器一会儿,放进证物袋里,也要带回警察局检测一番。接着,他又询问了一会儿,就带着另外一位警察离开了罗婷娜的住处。

    欧阳越也带着我回家,细细查阅罗婷娜这些年的行为记录。

    “柳警官从罗婷娜的儿童报警器上没发现可疑的指纹,因此也不能进一步查看她的私人物品,看聊天记录什么的。但她如今也是玄灵界的病人,我能在她的记忆里找出线索。”

    “那你发现了什么?”

    “她有一点很奇怪,柳警官一走,又立马查看手机信息。我看到有谁问她,警察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她说是,然后就絮絮叨叨,说自己不舒服什么的。”

    “难道不是精神过度紧张?”

    “嗯,她这种表现会令警方有所怀疑,但又没查到什么关键证据。”

    “你查到发消息的人是谁了吗?”

    “戴弘真……另外,我也查到罗婷娜在休息日会去他所在的大学,找一位好闺蜜。”

    “你是说他们俩认识……但因了没在青霖幼儿园碰面,所以警察发现不了这层关系?”

    “警方不一定没有查出这层关系,只是被戴家搪塞过去了……我猜他们是从网上认识,然后戴弘真暗示自己是青霖幼儿园园长的儿子,罗婷娜又喜欢他,就恳请在园内工作的成彬给自己写实习介绍信。”

    “……戴弘真绑架亲老爸那家幼儿园的小朋友,图什么?”

    “戴弘真那时已经大三了,而且他参与了一项‘返龄研究’。”

    “‘返龄研究’?”

    “整容行业的医师已经不满足于炉火纯青的‘动刀子’技术,而是要研制出没有副作用的‘返龄药剂’,令顾客在较短的周期内恢复年轻的机体。”

    “较短的周期?还不想要副作用?想的太美了。”

    “对,这不仅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也需要数目不小的投资款。”

    “……他绑架你,图谋巨大的投资款?”

    “戴弘真一定有合伙人,并设法令自己看着像一个局外人……而他后来的确在返龄行业颇为出名,受到不少商鑫区高层的喜爱,就连戴园长也受到别的股东的赏识,升上了校长。”

    “可是……那些绑匪压断你的腿,这是多大的仇恨?”

    “……我们三个小朋友一定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他们才起了杀心。其一,这是他们没有预料小畅带着管家来。其二,绑架我们的人在现场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手法纯熟到令人可怕的地步。第三,你被吓得厉害。”

    “……除非他们是怪物,我从小是吓大的。”

    “我觉得你的胆子也不至于这么小,尤其是在天还亮着的时候……只是齐管家为了保护我们,也很快被杀了。”

    “……这位齐管家没留下线索?”

    “齐管家的身手很好……但两个假保安身手更加了得,使他的脖子……断了。我跑过去要护着你的时候……其中一个假保安还抢了一辆车,撞了过来。”

    “……附近没有人?”

    “那日,秦爸爸要晚一些才能下班,秦妈妈也给幼师正长打过电话。我们一起等到了六点半,小畅才有足够的时间从高科区过来。”

    “……那接你的人在哪?”

    “……我打了一个电话,吩咐他们晚一些过来。当时,你还在闹别扭,想自己走回家。正巧,黄诗茵要办生日会,邀了一些玩得好的小同窗在附近吃大餐……我没去,躲起来了。”

    “……这么说,黄诗茵办的生日会也极有可能是那些绑匪来确定你位置的关键条件了。”

    “我猜他们一开始也不打算在青霖幼儿园动手,但……从黄诗茵那里知道我不去,改了主意,在门卫室附近动手。”

    “……你还记得保安怎么引我们过去的吗?”

    “……你去了一趟洗手间,就跑到门卫室,不知怎么就与保安聊起来了。”

    “……我没印象。”

    “要不是因了我,你不会遇到绑匪……我真该去黄诗茵的生日会。”

    “……要是你去了黄诗茵的生日会,令更多的小朋友留下阴影……”

    “除了黄诗茵的生日会,大班的小学长、小学姐也要举行话剧表演。我们小班四点五十分放学,大班的小朋友和他们的父母在六点二十分之前都能待在园内餐厅吃美食,再去艺术厅。黄诗茵办完了生日会,这还打算带一些玩得好的小女生去凑凑热闹……我也想带你去看看。”

    “……我们六点半了,怎么还在外面?”

    “话剧组留了十分钟的热场时间,并派各班小委员们领各家家长入座,六点半才正式开始话剧表演。”

    “绑匪可是在四点五十分到六点二十分混进来,盯着我们俩,在六点半的时候引了我过去?”

    “嗯。”

    短短的两个小时,这不单单是我闹别扭,黄诗茵举办生日会,还有话剧表演,一看就是酝酿了许久的阴谋。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了三个儿童报警器。一个是实习生罗小姐不小心辗坏并属于五岁小女孩秦小风所有的,经过技术检测,上面也的确有秦家和秦小风的同班小朋友唐欣宁、黄诗茵等人的指纹,另外两个款式一样的儿童报警器却不是在同一家店铺购入。”

    “柳警官,这怎么会有三个儿童报警器?”

    “不可能是三个,小娜辗坏了一个,我在休息时间去买了一个。”

    青霖幼儿园的园长名为戴立韧,他和成彬正在协助警方调查九月二十六日星期四的绑匪案。没想到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官竟然是我在白灵界梦域里遇见过的那位柳警官。

    “成先生,我们从素人区一位店长的记录里,已经确认你在九月二十五日星期三午休时间买了一个儿童报警器。”

    “对,小风的儿童报警器是早上坏掉的,小朋友在园里午休,我想趁她没发现之前,赶紧补一个新的。”

    “你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罗小姐?她也是午休时间,出去买了一个儿童报警器。”

    “……她也买了一个?”

    “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而且我事先已经告诉过她会尽快买一个新的回来。”

    “好的,我们之后会再询问罗小姐关于儿童报警器的事情。”

    “……柳警官,小娜这个孩子怯懦,听到绑匪的事情,就吓出了毛病,在家里休息,请假了。”

    “嗯,了解了。”

    柳警官年轻时真是英姿飒爽,又看着沉稳可靠。

    “阿彬,你是一个老实人,但不能偏袒年轻人。你不该为了息事宁人,偷偷买儿童报警器,而是找个机会对秦小风的家长解释。”

    “……是,园长,我犯糊涂了。”

    “……出去吧。”

    “是。”

    戴园长很是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背着手从二楼看向草坪上的小朋友,再关上了窗帘,还打电话到办公室、保安主控室,叮嘱幼师正长和保安队长长点心眼,安抚好小朋友的情绪和做好安全防范工作。

    欧阳家有青霖幼儿园的股权,欧阳越这是能在保安主控室监察园长的所作所为,而戴园长独立办公室的监控摄像头只有保安队队长才能开启,查看监控画面不仅要输入密码,还得全身扫描。

    保安队队长放下电话,看向在做笔录的欧阳越。

    过了一会儿,欧阳越合上笔记本,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带着我离开保安主控室。

    “青霖幼儿园的保安系统已经很不错了,除了洗手间,每一个角落都能拍得一清二楚。另外,进入门卫室是需要全身扫描的,只要保安身上有一处细节对不上,警报系统都会鸣叫。”

    “警报系统会不会被弄坏了?比如是某一段时间内的干扰?”

    “警方查过了,没有被干扰的痕迹。”

    “保安没有疑点?”

    “两个假保安踩点很准,不仅避开了原来的保安,还知道我们的精确位置。”

    “他们怎么知道你的位置?”

    “不是入侵我的儿童手机,而是从别的小朋友的儿童手机采集数据,圈出了我的地理位置。”

    “我没有儿童手机,真的很无辜了。”

    “你那个儿童报警器很有问题……罗婷娜为什么要备一个?她不相信成彬?”

    “……我记得你在案情分析板上写着她身边那个小老板与戴园长的儿子有些关系。”

    “……这不是最近的事情,难道……他们在这么早之前就有过接触?”

    “……警方从案发现场找到的儿童报警器,到底是成彬买的?还是罗婷娜买的?”

    “现实世界已经距离绑匪案过了好些年,而我从警察局里看到的资料是成彬买的那个儿童报警器,上面有成彬、徐敬星和小畅的指纹。”

    “那罗婷娜买的那个儿童报警器没用上?”

    “……这话还真是提醒了我,她那个儿童报警器就没一点问题?”

    欧阳越牵着我离教学楼越来越远,又要翘课了,还开车追着柳警官的那辆警车,去罗婷娜的家。

    “罗小姐,你为什么要买一个新的儿童报警器?”

    “我在办公室没找到彬叔,怕这件事影响到实习期的评价,就问了另一位校工彰叔,去一些店铺里寻找同样型号的儿童报警器。然而,这买回来的时候,发现彬叔已经吩咐小星偷偷将报警器放回小风的储物柜,就没说自己也傻乎乎出去买了一个新的。”

    “嗯,请出示你买的儿童报警器。”

    “我现在就拿过来。”

    “……”

    筑梦心医在梦域里还真能胡作非为,欧阳越带着我偷偷潜入罗婷娜的房间,他们还瞧不见我们似的,该做什么做什么。

    欧阳越查看了罗婷娜的笔记本里的聊天记录后,又拉着我躲到衣柜里,看着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拆开过包装的儿童报警器。

    “你拆开它,试用过了?”

    “当然是要先试用一下。”

    柳警官端详着儿童报警器一会儿,放进证物袋里,也要带回警察局检测一番。接着,他又询问了一会儿,就带着另外一位警察离开了罗婷娜的住处。

    欧阳越也带着我回家,细细查阅罗婷娜这些年的行为记录。

    “柳警官从罗婷娜的儿童报警器上没发现可疑的指纹,因此也不能进一步查看她的私人物品,看聊天记录什么的。但她如今也是玄灵界的病人,我能在她的记忆里找出线索。”

    “那你发现了什么?”

    “她有一点很奇怪,柳警官一走,又立马查看手机信息。我看到有谁问她,警察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她说是,然后就絮絮叨叨,说自己不舒服什么的。”

    “难道不是精神过度紧张?”

    “嗯,她这种表现会令警方有所怀疑,但又没查到什么关键证据。”

    “你查到发消息的人是谁了吗?”

    “戴弘真……另外,我也查到罗婷娜在休息日会去他所在的大学,找一位好闺蜜。”

    “你是说他们俩认识……但因了没在青霖幼儿园碰面,所以警察发现不了这层关系?”

    “警方不一定没有查出这层关系,只是被戴家搪塞过去了……我猜他们是从网上认识,然后戴弘真暗示自己是青霖幼儿园园长的儿子,罗婷娜又喜欢他,就恳请在园内工作的成彬给自己写实习介绍信。”

    “……戴弘真绑架亲老爸那家幼儿园的小朋友,图什么?”

    “戴弘真那时已经大三了,而且他参与了一项‘返龄研究’。”

    “‘返龄研究’?”

    “整容行业的医师已经不满足于炉火纯青的‘动刀子’技术,而是要研制出没有副作用的‘返龄药剂’,令顾客在较短的周期内恢复年轻的机体。”

    “较短的周期?还不想要副作用?想的太美了。”

    “对,这不仅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也需要数目不小的投资款。”

    “……他绑架你,图谋巨大的投资款?”

    “戴弘真一定有合伙人,并设法令自己看着像一个局外人……而他后来的确在返龄行业颇为出名,受到不少商鑫区高层的喜爱,就连戴园长也受到别的股东的赏识,升上了校长。”

    “可是……那些绑匪压断你的腿,这是多大的仇恨?”

    “……我们三个小朋友一定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他们才起了杀心。其一,这是他们没有预料小畅带着管家来。其二,绑架我们的人在现场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手法纯熟到令人可怕的地步。第三,你被吓得厉害。”

    “……除非他们是怪物,我从小是吓大的。”

    “我觉得你的胆子也不至于这么小,尤其是在天还亮着的时候……只是齐管家为了保护我们,也很快被杀了。”

    “……这位齐管家没留下线索?”

    “齐管家的身手很好……但两个假保安身手更加了得,使他的脖子……断了。我跑过去要护着你的时候……其中一个假保安还抢了一辆车,撞了过来。”

    “……附近没有人?”

    “那日,秦爸爸要晚一些才能下班,秦妈妈也给幼师正长打过电话。我们一起等到了六点半,小畅才有足够的时间从高科区过来。”

    “……那接你的人在哪?”

    “……我打了一个电话,吩咐他们晚一些过来。当时,你还在闹别扭,想自己走回家。正巧,黄诗茵要办生日会,邀了一些玩得好的小同窗在附近吃大餐……我没去,躲起来了。”

    “……这么说,黄诗茵办的生日会也极有可能是那些绑匪来确定你位置的关键条件了。”

    “我猜他们一开始也不打算在青霖幼儿园动手,但……从黄诗茵那里知道我不去,改了主意,在门卫室附近动手。”

    “……你还记得保安怎么引我们过去的吗?”

    “……你去了一趟洗手间,就跑到门卫室,不知怎么就与保安聊起来了。”

    “……我没印象。”

    “要不是因了我,你不会遇到绑匪……我真该去黄诗茵的生日会。”

    “……要是你去了黄诗茵的生日会,令更多的小朋友留下阴影……”

    “除了黄诗茵的生日会,大班的小学长、小学姐也要举行话剧表演。我们小班四点五十分放学,大班的小朋友和他们的父母在六点二十分之前都能待在园内餐厅吃美食,再去艺术厅。黄诗茵办完了生日会,这还打算带一些玩得好的小女生去凑凑热闹……我也想带你去看看。”

    “……我们六点半了,怎么还在外面?”

    “话剧组留了十分钟的热场时间,并派各班小委员们领各家家长入座,六点半才正式开始话剧表演。”

    “绑匪可是在四点五十分到六点二十分混进来,盯着我们俩,在六点半的时候引了我过去?”

    “嗯。”

    短短的两个小时,这不单单是我闹别扭,黄诗茵举办生日会,还有话剧表演,一看就是酝酿了许久的阴谋。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