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表演少不了运送道具这一环……警方从这里没发现异样?”

    “……如果少了道具或道具被动过手脚,他们是能查出来的,但从这里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

    “……话剧组运送道具……垃圾箱好像也在五点半换走。”

    “……可是,我没从假保安那里闻到臭味。”

    “……我们园里的垃圾箱能有多臭?”

    “……你是说他们掩盖过去了?”

    “他们如果在保安室呆上一小时,或喷些除臭剂,也能在两个小朋友的鼻子前掩盖过去。”

    “……或许,两个绑匪是高科区的特能机器人。这批特能机器人没有在市面推行,而且还处于秘密研究当中……只有极少数的高层,这才有可能将他们运到素人区加以使用,并躲开了青霖幼儿园的保安系统。但我们管家与他们对抗的时候,还是……察觉到机器人与人的区别。他们才会这么急于杀了齐管家……和你……”

    “你指的是……我也像齐管家一样,看到了不该看的漏洞……”

    “你们和两个绑匪的接触最多。”

    “……我们假设绑匪是特能机器人,但这是谁在青霖幼儿园给他们下命令?毕竟保安系统已经清晰拍到各个角落的事情。”

    “戴弘真虽然没有来,但我知道刘彰、郑彪见过他,还留了联系方式。”

    “……他酝酿了多久?”

    “第一,幕后主谋知道我的儿童手机里的反向追踪技术非常厉害,不敢用‘黑科技’入侵,留下一段时间内难以磨灭的证据。第二,他了解飞鸢中班每一个学生的家庭条件,以及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亲疏关系,预料到黄诗茵会邀请我去生日会,我又不一定会答应她……在青霖幼儿园保安系统之外,这是没有必要用特能机器人,而在园里的眼线能汇报我们的情况,却没料到小畅带着齐管家出现……或许也是因我们是孪生兄弟,令还有瑕疵的特能机器人混淆了我们两个。”

    “……我看不是特能机器人混淆你们,而是眼线们猜不到他会出现,发了错误的消息。”

    “……你的脑洞不错,说不定真是这样!”

    “……谢谢夸奖。”

    欧阳越眼睛一亮,又坐到电脑面前查资料了。他查到罗婷娜在九月二十六日六点二十五分打了一通只有一分钟的电话,接电话的男人是在公共电话亭接的,而且离黄诗茵举办生日会的餐厅不远。

    同时,刘彰居然也在这个公共电话亭给谁打了一通电话,还流露出了悔色和慌张。但他是在下午五点的时候打的,比罗婷娜早了一个小时二十五分。

    欧阳越观察到刘彰的一个心理变化,从慌张到安心,电话那一头的人一定熟悉他的为人,说了一番极为动听的话。

    “戴园长表面上不喜欢儿子戴弘真从事返龄行业,但他也不阻止园长夫人变美变年轻……他升上校长后,校长夫人每逢出席活动,总是容光焕发,也登过几回时尚杂志的封面。”

    “……戴园长有没有情妇?”

    “……据我所知,他对校长夫人还是挺痴情的,两人是青梅竹马。”

    “……戴弘真从事返龄行业后,没有出现过消极新闻?”

    “美容院与返龄院是分开设立的,后者开销不但更加昂贵,而且对于顾客的隐私保护也相当的严苛。他们的公关团队聘请的绝对是国内的一等一好手,你想看消极新闻,真心不容易。”

    “……”

    “另外,我觉得返龄院不单单是靠‘返龄药剂’,也注重‘灵修’……他们的返龄师与我们筑梦心医是有相似手段的。”

    “……我突然觉得他们不单单是为了‘投资款’,你和小畅都是欧阳家的软肋。”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但现阶段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从底层往高层收集线索,再抓住那个躲在暗处,操控一众‘傀儡’的人。”

    “你好棒哦,我给你磨一杯咖啡。”

    “……你对我这么好?”

    “你有惩恶扬善的心,我这位受害人不给你磨咖啡,谁给你磨咖啡?”

    “我不是为了当‘英雄’,而是为了……”

    “为了欧阳家,为了……讨好我。”

    “……咳咳,你这样说又显得我太矮小了。”

    “你在矮小面前说矮小?要对比出伤害吗?”

    “噗呵呵……你真的好娇小。”

    我叉着腰,他比我高多少,心里没个底?欧阳越缓缓站了起来,还轻笑了一声,捞了我进怀里。

    “阿越,我希望走出梦域后,也能见到你。”

    “……咳咳。”

    欧阳越听了这句真心话后,耳根又红了些,放了我下来,故意咳嗽了两声,乖乖坐回沙发那里,等我磨好咖啡,给他端过去。

    “虽然科技很发达,但是我还是想有谁亲手给自己擦干头发。”

    “我觉得你不光想被谁擦干头发,还要修指甲、掏耳朵和搂着睡。”

    “……嗯。”

    欧阳越将新线索发给了守界大使馆,再经由他们传给现实世界的警察后,就去洗澡了。

    他穿着浴衣出来,捂住我看星星的眼睛,转过我的小身板,面朝着他,递了一条干毛巾过来。

    “只不过我嫌弃你的睡相,你还是在自己的房里睡。”

    “……太扎心了。”

    这被擦干头发,还颇有些享受的欧阳越,下一秒,被我的另一句话弄醒了。

    一周后,现实世界的东昑市警局局长给守界大使馆传回了消息,戴立韧先杀了戴夫人,再吞枪自杀,而戴弘真下落不明。

    他们查出戴弘真的确在凌华纪新历二三二一年就与罗婷娜认识,并且授意她买一个儿童报警器,协助校工刘彰和郑彪绑架欧阳越。

    可是,因欧阳越迟迟不离开青霖幼儿园,与我待在一起。戴弘真就将私藏在园里,未经市务区、高科区高层批准投入使用的特能机器人放了出来。

    这批特能机器人能将自己精密伪装成园内保安的样子,高科区最顶尖的人体扫描仪也能骗过去。

    只是,特能机器人不能完完全全将保安的性格和一些口头习惯还原,而青霖幼儿园的幼师成彬不仅发现了亲戚家的孩子罗婷娜与戴弘真有过密的交往,还得知刘彰也在为他办事,就偷偷在新买的儿童报警器上动了手脚,来提醒在某处运筹帷幄的园长儿子。

    成彬曾经对电子技术非常感兴趣,但因了他是素人区的孩子,没有雄厚的资本和过硬的人脉关系,被窃取过一些专利,才心灰意冷,改行当了幼儿园幼师,并因焦虑、烦躁离不开电子烟。

    他除了在幼儿园上班,回到家也继续琢磨一些电子零件,并发明了一种“雾晶芯片”。这种“雾晶芯片”在特定的温度下,就会化为烟雾,消失无踪。

    成彬找了机会分别在我书包里的儿童报警器和罗婷娜买的儿童报警器里藏了这么一块“雾晶芯片”。

    儿童报警器只有使用它的时候才会发热,而成彬在九月二十六日之前就察觉到刘彰的异样了,他对欧阳越一举一动格外在意。再者,他套罗婷娜的话也不难。

    谁知,特能机器人却对儿童报警器里的“雾晶芯片”产生了极大的排斥,甚至发怒,足有十五分钟的失控,杀了那位保护欧阳家兄弟的齐管家,还开车压断了欧阳越的双腿。

    戴弘真、刘彰、罗婷娜和成彬只能互相包庇,等风头过去。

    成彬心思缜密,更觉得警方会查到罗婷娜去过戴弘真所在的大学好几次,与他有些暧昧的关系。他故意在实习期鉴定评语表里给这个年轻女孩严厉苛责,就是为了让警方以为他痛恨罗婷娜小小年纪走捷径,找园长儿子当靠山,轻轻松松在青霖幼儿园当幼师,从而维护自己是“老实人”的形象。

    警方果然一筹莫展,没找到关键证据。

    戴弘真与成彬沆瀣一气,在高科区找人脉,前者更答应帮助后者改良“雾晶芯片”,而罗婷娜在他们的授意下,没再踏入幼师行业,像是在长辈过分严苛的教育下,抛弃了一开始的从业理想,进了模特行业,还给自己找了一个有些小钱的靠山。

    成彬在烁凝国外开设的账户还有一笔巨款,足够他开大公司,但为了掩人耳目,他只在国内开了小型的电子烟公司,并一点也不松懈地留意警察的动向,找应对之策。

    刘彰、郑彪虽然对电子技术也不陌生,但本事远不比成彬,他们在青霖幼儿园耐着性子过了两年才离开,马上就将到手的钱挥霍一空,还想讹诈戴家,被私人高利贷收拾了一番,移民国外,生死未卜。

    罗婷娜是商鑫区电子公司小老板赵嘉升公开的情人,但她喜欢的是戴弘真,而且愿意给他当实验对象,试用“返龄药剂”。

    同时,赵嘉升还是戴弘真的助手,在商鑫区给他开设的返龄院找一些像罗婷娜一样爱美和贪慕虚荣的女性,试药。

    赵嘉升最喜欢在模特行业找这样的女性,他的堂弟赵承浩起初还是正直的人,但创业失败后就惦记着堂兄这隐秘的生意。

    赵承浩竟然还是田警官的未婚夫,他从田警官好闺蜜周静妍那里套话,问出她是赵嘉升的秘密情人,又得到返龄院的特殊待遇,才会这么快在模特行业成名。

    戴弘真不喜欢周静妍,她就慢慢与他的助手赵嘉升有了亲密关系。然而,赵嘉升对她的宠爱也很快淡下去,她转而又对赵承浩抛眉弄眼,抢了好闺蜜的未婚夫。这两个人臭气相投,不但商量着从戴家、赵嘉升那里捞丰厚的油水,纵情夜店,还要利用田警官的警察身份来躲避追查,简直是人面兽心。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话剧表演少不了运送道具这一环……警方从这里没发现异样?”

    “……如果少了道具或道具被动过手脚,他们是能查出来的,但从这里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

    “……话剧组运送道具……垃圾箱好像也在五点半换走。”

    “……可是,我没从假保安那里闻到臭味。”

    “……我们园里的垃圾箱能有多臭?”

    “……你是说他们掩盖过去了?”

    “他们如果在保安室呆上一小时,或喷些除臭剂,也能在两个小朋友的鼻子前掩盖过去。”

    “……或许,两个绑匪是高科区的特能机器人。这批特能机器人没有在市面推行,而且还处于秘密研究当中……只有极少数的高层,这才有可能将他们运到素人区加以使用,并躲开了青霖幼儿园的保安系统。但我们管家与他们对抗的时候,还是……察觉到机器人与人的区别。他们才会这么急于杀了齐管家……和你……”

    “你指的是……我也像齐管家一样,看到了不该看的漏洞……”

    “你们和两个绑匪的接触最多。”

    “……我们假设绑匪是特能机器人,但这是谁在青霖幼儿园给他们下命令?毕竟保安系统已经清晰拍到各个角落的事情。”

    “戴弘真虽然没有来,但我知道刘彰、郑彪见过他,还留了联系方式。”

    “……他酝酿了多久?”

    “第一,幕后主谋知道我的儿童手机里的反向追踪技术非常厉害,不敢用‘黑科技’入侵,留下一段时间内难以磨灭的证据。第二,他了解飞鸢中班每一个学生的家庭条件,以及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亲疏关系,预料到黄诗茵会邀请我去生日会,我又不一定会答应她……在青霖幼儿园保安系统之外,这是没有必要用特能机器人,而在园里的眼线能汇报我们的情况,却没料到小畅带着齐管家出现……或许也是因我们是孪生兄弟,令还有瑕疵的特能机器人混淆了我们两个。”

    “……我看不是特能机器人混淆你们,而是眼线们猜不到他会出现,发了错误的消息。”

    “……你的脑洞不错,说不定真是这样!”

    “……谢谢夸奖。”

    欧阳越眼睛一亮,又坐到电脑面前查资料了。他查到罗婷娜在九月二十六日六点二十五分打了一通只有一分钟的电话,接电话的男人是在公共电话亭接的,而且离黄诗茵举办生日会的餐厅不远。

    同时,刘彰居然也在这个公共电话亭给谁打了一通电话,还流露出了悔色和慌张。但他是在下午五点的时候打的,比罗婷娜早了一个小时二十五分。

    欧阳越观察到刘彰的一个心理变化,从慌张到安心,电话那一头的人一定熟悉他的为人,说了一番极为动听的话。

    “戴园长表面上不喜欢儿子戴弘真从事返龄行业,但他也不阻止园长夫人变美变年轻……他升上校长后,校长夫人每逢出席活动,总是容光焕发,也登过几回时尚杂志的封面。”

    “……戴园长有没有情妇?”

    “……据我所知,他对校长夫人还是挺痴情的,两人是青梅竹马。”

    “……戴弘真从事返龄行业后,没有出现过消极新闻?”

    “美容院与返龄院是分开设立的,后者开销不但更加昂贵,而且对于顾客的隐私保护也相当的严苛。他们的公关团队聘请的绝对是国内的一等一好手,你想看消极新闻,真心不容易。”

    “……”

    “另外,我觉得返龄院不单单是靠‘返龄药剂’,也注重‘灵修’……他们的返龄师与我们筑梦心医是有相似手段的。”

    “……我突然觉得他们不单单是为了‘投资款’,你和小畅都是欧阳家的软肋。”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但现阶段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从底层往高层收集线索,再抓住那个躲在暗处,操控一众‘傀儡’的人。”

    “你好棒哦,我给你磨一杯咖啡。”

    “……你对我这么好?”

    “你有惩恶扬善的心,我这位受害人不给你磨咖啡,谁给你磨咖啡?”

    “我不是为了当‘英雄’,而是为了……”

    “为了欧阳家,为了……讨好我。”

    “……咳咳,你这样说又显得我太矮小了。”

    “你在矮小面前说矮小?要对比出伤害吗?”

    “噗呵呵……你真的好娇小。”

    我叉着腰,他比我高多少,心里没个底?欧阳越缓缓站了起来,还轻笑了一声,捞了我进怀里。

    “阿越,我希望走出梦域后,也能见到你。”

    “……咳咳。”

    欧阳越听了这句真心话后,耳根又红了些,放了我下来,故意咳嗽了两声,乖乖坐回沙发那里,等我磨好咖啡,给他端过去。

    “虽然科技很发达,但是我还是想有谁亲手给自己擦干头发。”

    “我觉得你不光想被谁擦干头发,还要修指甲、掏耳朵和搂着睡。”

    “……嗯。”

    欧阳越将新线索发给了守界大使馆,再经由他们传给现实世界的警察后,就去洗澡了。

    他穿着浴衣出来,捂住我看星星的眼睛,转过我的小身板,面朝着他,递了一条干毛巾过来。

    “只不过我嫌弃你的睡相,你还是在自己的房里睡。”

    “……太扎心了。”

    这被擦干头发,还颇有些享受的欧阳越,下一秒,被我的另一句话弄醒了。

    一周后,现实世界的东昑市警局局长给守界大使馆传回了消息,戴立韧先杀了戴夫人,再吞枪自杀,而戴弘真下落不明。

    他们查出戴弘真的确在凌华纪新历二三二一年就与罗婷娜认识,并且授意她买一个儿童报警器,协助校工刘彰和郑彪绑架欧阳越。

    可是,因欧阳越迟迟不离开青霖幼儿园,与我待在一起。戴弘真就将私藏在园里,未经市务区、高科区高层批准投入使用的特能机器人放了出来。

    这批特能机器人能将自己精密伪装成园内保安的样子,高科区最顶尖的人体扫描仪也能骗过去。

    只是,特能机器人不能完完全全将保安的性格和一些口头习惯还原,而青霖幼儿园的幼师成彬不仅发现了亲戚家的孩子罗婷娜与戴弘真有过密的交往,还得知刘彰也在为他办事,就偷偷在新买的儿童报警器上动了手脚,来提醒在某处运筹帷幄的园长儿子。

    成彬曾经对电子技术非常感兴趣,但因了他是素人区的孩子,没有雄厚的资本和过硬的人脉关系,被窃取过一些专利,才心灰意冷,改行当了幼儿园幼师,并因焦虑、烦躁离不开电子烟。

    他除了在幼儿园上班,回到家也继续琢磨一些电子零件,并发明了一种“雾晶芯片”。这种“雾晶芯片”在特定的温度下,就会化为烟雾,消失无踪。

    成彬找了机会分别在我书包里的儿童报警器和罗婷娜买的儿童报警器里藏了这么一块“雾晶芯片”。

    儿童报警器只有使用它的时候才会发热,而成彬在九月二十六日之前就察觉到刘彰的异样了,他对欧阳越一举一动格外在意。再者,他套罗婷娜的话也不难。

    谁知,特能机器人却对儿童报警器里的“雾晶芯片”产生了极大的排斥,甚至发怒,足有十五分钟的失控,杀了那位保护欧阳家兄弟的齐管家,还开车压断了欧阳越的双腿。

    戴弘真、刘彰、罗婷娜和成彬只能互相包庇,等风头过去。

    成彬心思缜密,更觉得警方会查到罗婷娜去过戴弘真所在的大学好几次,与他有些暧昧的关系。他故意在实习期鉴定评语表里给这个年轻女孩严厉苛责,就是为了让警方以为他痛恨罗婷娜小小年纪走捷径,找园长儿子当靠山,轻轻松松在青霖幼儿园当幼师,从而维护自己是“老实人”的形象。

    警方果然一筹莫展,没找到关键证据。

    戴弘真与成彬沆瀣一气,在高科区找人脉,前者更答应帮助后者改良“雾晶芯片”,而罗婷娜在他们的授意下,没再踏入幼师行业,像是在长辈过分严苛的教育下,抛弃了一开始的从业理想,进了模特行业,还给自己找了一个有些小钱的靠山。

    成彬在烁凝国外开设的账户还有一笔巨款,足够他开大公司,但为了掩人耳目,他只在国内开了小型的电子烟公司,并一点也不松懈地留意警察的动向,找应对之策。

    刘彰、郑彪虽然对电子技术也不陌生,但本事远不比成彬,他们在青霖幼儿园耐着性子过了两年才离开,马上就将到手的钱挥霍一空,还想讹诈戴家,被私人高利贷收拾了一番,移民国外,生死未卜。

    罗婷娜是商鑫区电子公司小老板赵嘉升公开的情人,但她喜欢的是戴弘真,而且愿意给他当实验对象,试用“返龄药剂”。

    同时,赵嘉升还是戴弘真的助手,在商鑫区给他开设的返龄院找一些像罗婷娜一样爱美和贪慕虚荣的女性,试药。

    赵嘉升最喜欢在模特行业找这样的女性,他的堂弟赵承浩起初还是正直的人,但创业失败后就惦记着堂兄这隐秘的生意。

    赵承浩竟然还是田警官的未婚夫,他从田警官好闺蜜周静妍那里套话,问出她是赵嘉升的秘密情人,又得到返龄院的特殊待遇,才会这么快在模特行业成名。

    戴弘真不喜欢周静妍,她就慢慢与他的助手赵嘉升有了亲密关系。然而,赵嘉升对她的宠爱也很快淡下去,她转而又对赵承浩抛眉弄眼,抢了好闺蜜的未婚夫。这两个人臭气相投,不但商量着从戴家、赵嘉升那里捞丰厚的油水,纵情夜店,还要利用田警官的警察身份来躲避追查,简直是人面兽心。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