郦倩云和郦偲空的房间,我都进去过了。哥哥的床头会摆着与妹妹、爸爸的合影,而妈妈只是孤零零一个人的照片。

    从照片中看到,他们的父母不是喜形于色的人,笑容都是淡淡的。

    郦倩云的房间里只放着兄妹俩的照片,但笑得很开心,其中一张,两兄妹还朝着拍照那人吹来七彩又透明的泡泡。

    我觉得给他们兄妹拍照的是郦爸爸,但他们的妈妈……

    据我所知,郦爸爸很忙,而学姐不太喜欢提起她的妈妈。

    难道郦偲空这么风流,这是像妈妈?

    “……”

    他们兄妹俩老忘记关门,我往里面看了眼,郦倩云没有伏案写稿子。

    “呵,睡着了。”

    她该不会是熬夜了吧?穿着浴衣,长发还是暖烘烘的,似乎是刚刚吹干,就困得不行,倒在床上,搂着一个……有些怪异阴森的抱枕。

    我弯腰替她稍稍梳理了一下长发,拨到了左边,再松松地扎了起来,这样应该就不会因了在梦中翻来翻去,乱得打结,指尖还留了淡淡的桂花香。

    桂花香气清甜而浓烈……想到的自然是收获了,另外它还有“永伴佳人”的美好寓意,并被文学界比喻为“仙客”,咱家老妈也很喜欢桂花呢。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虽然已经不是春天了,但我还是灵感一现,忆起了王诗人的《鸟鸣涧》。

    “运气还不算太差。”

    想到在这里过得还算悠悠闲闲的,心情又慢慢转好了些,还背了诗,哭笑不得,败给自己了。

    再看着学姐赏心悦目的睡颜,不自觉就亲了她的额头,继而脑回路才接了回来,微微红了脸。

    母性泛滥……赶紧走,被发现了……

    “……”

    “……真不要误会。”

    “……”

    郦偲空立在门口,我的脸涨得更红,赶紧捂住了他的口,生怕他喊起来。

    “我……在家里,心情好,看到毛绒玩偶也会亲一口的。”

    “……她录像了。”

    “……”

    郦偲空暗示妹妹的房间里有摄像头,谁进去过,干了什么一清二楚。

    我心里扑通扑通直跳,脑子一热,真是又犯傻了。郦倩云还因了那本画册避开我,我怎么就不知道设防?

    除非……这是另一种可能,郦倩云为了创作灵感,拉着哥哥骗我,故意回避。

    不就是一本画册吗?以我为主角又怎么样?她说不定还有一堆画册。

    小说家嘛……脑回路与一般的人也不一样……

    “你今日转风格了?”

    “公平一些。”

    “……”

    我刚才不小心母性泛滥,亲了他的妹妹,这也礼貌性地在这么美好的早晨,亲了郦偲空的脸颊。

    “今天也要元气满满。”

    “……”

    我亲了郦哥哥的脸颊,再站到角落里,鼓励了自己一句。

    他关好妹妹的房门,独自琢磨了一会儿,上前拎着我到衣帽间。

    “……干什么?”

    “小云说我惹你生气,你在这里当钟点工也有些委屈了。”

    “……不委屈。”

    “你不是说自己是客人吗?哪有客人当钟点工的理由?”

    “……”

    “呵,我带你去找欧阳畅,片场多得是累死人的杂活。”

    我就知道郦偲空没那么好心!

    “狠狠从他那里捞一笔。”

    “……是这样呀,你将昨天的话当真,怕我花你们的钱?”

    “呵,你的薪资都被扣光了,这能用我们家多少钱?”

    “……”

    “我随便给你一张卡,你都花不完。”

    “……呵,那你就给呀。”

    无耻!拿钱压我!

    “不给了。”

    “……”

    “秦爸爸被你这个‘傻女儿’气得不轻,估计听见你拒绝我,在捶胸顿足了。”

    “……不,咱俩不合适……就算他气到废了我,我也大喊一声——不后悔!”

    “……”

    呵,秦爸爸?老妈说过他还惦记着年轻时候喜欢过自己的有钱女孩,只不过因了猜忌,没敢上“贼船”。

    与老妈过了这么多年,他一旦对事不满意,就唠叨着特别后悔当年那么“蠢”。

    然而,多数的男性真没他们嘴上说的那么蠢。

    我问过郦偲空一个问题,他倒是挺磊落的,做不到的事情不会轻易许下承诺。

    他身为郦氏集团的大少爷,与手机里存着联络方式的女性朋友们之间建立的关系或许是涉及了他们家不少利益。

    “你还是有优点的。”

    “……”

    最令人讨厌的还是那种既花心,又满嘴假承诺的人了。

    “你踏入片场,不会想被错认为送盒饭的女孩吧?”

    “那是后勤工作人员,你瞧不起了?”

    “……算我冒犯了他们,但你总归是圈外人,不要被片场工作人员认错了。”

    “……”

    他就没冒犯我了?我穿休闲一些怎么了?

    ……算了,懒得和他计较。

    郦偲空挑了一件深酒红色的V领连衣裙,灯笼袖,一朵朵的小绣花与镂空花相映成趣,抚摸起来又有凹凸别致的肌理感,上身后显得优雅端庄,而裙摆开叉,走动时能看到女性的双腿,也增添了几分性感迷人。

    我换了这件连衣裙,他就像一个专业的造型师,又继续忙着给我化妆、挑耳环和戴上一条素雅的单颗白珍珠项链……

    “好看?”

    “……”

    等郦偲空忙完了,我弯着唇问了一句。他看了我一眼,神色如常。

    “不拍照留念吗?”

    “……”

    我见郦偲空只静静地收拾着化妆品,掏出了手机,直爽地挽住他的胳膊,寻了一下角度,拍了一张同框的照片。

    他看着这张照片,嫌弃地扫了我一眼。

    “你是经常浪费别人的心思?我忙前忙后,给你打扮……你这什么表情?”

    “哭笑不得的表情。”

    “……”

    “工作人员怎么看没这么重要……可欧阳畅是我的学长,他要是见到我这么精心打扮一番,你觉得会怎么想?”

    “……你还想到这层去了?”

    “你是不是当我傻?学……云姐姐先是留我和你大眼瞪小眼,接着是你……呵,空哥哥,今日带我去见谁?”

    “……这是你的问题,遭到我嫌弃了,送你去找一份新的兼职。”

    “……”

    “我也不算亏待你,多少女孩想在欧阳畅身边做事。”

    “……”

    他取走我的手机,将刚才那张合照传到自己的手机里。

    “我告诉你……别拿这张合照干坏事。我与你合照,这是在感谢你这么用心。”

    “……忘了喷些香水了。”

    “……阿嚏!”

    他俯首,鼻翼微动,在我这嗅了嗅,就朝我喷了些浓烈的香水。我受不了地连打了两个喷嚏,瞪了他一眼,抽了一张纸巾。

    郦偲空忍俊不禁,搂过我的肩膀,用自己的手机又拍了一张合影。

    “……”

    我还不习惯被男性搂着肩膀,他拍完了,我没管照的怎么样,就抽身到了一边。

    “你知道这样很气我吗?避之不及。”

    “……不是你的问题,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

    “张叔,开车。”

    “是,少爷。”

    “……”

    郦偲空脸上乌云密布,还在车里戴了一副墨镜,只对司机吩咐了一句,无视我了。

    我悄悄往车门挪去,他忽地转过来,墨镜里倒映着略微有些被吓到的脸。

    “……我好像还没有买过见面礼给你……也不能空手去探望学长。”

    “……”

    我们去的是凤霞影视城,它是四年前建造的,恢弘大气,也从高科区引入了许多高端的设备。

    凤霞影视城所在的街道也名为凤霞街,离德歆高中不远,这条街如今有多火爆可想而知。

    凤霞街归属于素人区,这里的店铺全是复古式的,一间间店铺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店铺只有一到两层,没有高耸入云的大厦俯视地面,还有有轨电车,而游客享受的是复古情怀。

    “乞丐?”

    “演的呗。”

    “……”

    郦偲空没想到会见到衣衫褴褛的“乞丐”,皱了眉。我瞥了眼,牙齿那么白,她只是被请来凤霞街增添一些氛围感。

    “谢谢!”

    “……”

    郦偲空看了我一眼,从花店这里买了一束花,给这个看着年过五旬的“女乞丐”。“女乞丐”眼里还冒着泪光,很是激动地道谢。

    “……他们拍我,你不管?”

    “……不就是街拍吗?你怕什么?”

    “……”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花店里有一个顾客手工区,我挑了十二根彩虹棒棒糖,两支玫瑰,就兴致勃勃地将它们包成花束。

    店员是一个岁数不大的青年,打量了郦偲空一会儿,热情地上前,笑容灿烂,觉得他的购买力特足。

    “看不见我和她在说话?”

    “……”

    郦偲空戴着墨镜,又是微笑着生气,这位小店员可能大意了,因他冷酷的反问,憋红了脸,被噎住了。

    “雪花糖。”

    我从格子架上取了一小罐的淡蓝色雪花造型的糖果,放在手心里,看向郦偲空,弯唇一笑。

    郦偲空走近了些,拿着雪花糖端详了一会儿。

    “入秋了,没放冰箱,但还是温凉的,入口即化,甜而不腻,而这一小罐里每一片都不一样。”

    “……你就送它给我?”

    “再加一个独角兽钥匙扣。”

    “……”

    我挑了一个鬃毛是淡蓝色的独角兽钥匙扣,一并放在他的手心里。

    他有些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嫌弃我不够大方,又没说什么。

    “呵,我懒得打扮它们。”

    “……”

    雪花糖和独角兽钥匙扣没被我包起来,郦偲空挑着唇,咬了牙。

    “一看你就不怀好意。”

    郦偲空瞅着花束里的十二根棒棒糖,猜到我有些想捉弄知名演员的意思。欧阳畅需要保持身材,不能吃这么多甜食。

    “呵,哪有,我明明是想夸欧阳学长一年十二个月都棒棒的。”

    “……”

    我弯着唇,不承认“坏”心思。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郦倩云和郦偲空的房间,我都进去过了。哥哥的床头会摆着与妹妹、爸爸的合影,而妈妈只是孤零零一个人的照片。

    从照片中看到,他们的父母不是喜形于色的人,笑容都是淡淡的。

    郦倩云的房间里只放着兄妹俩的照片,但笑得很开心,其中一张,两兄妹还朝着拍照那人吹来七彩又透明的泡泡。

    我觉得给他们兄妹拍照的是郦爸爸,但他们的妈妈……

    据我所知,郦爸爸很忙,而学姐不太喜欢提起她的妈妈。

    难道郦偲空这么风流,这是像妈妈?

    “……”

    他们兄妹俩老忘记关门,我往里面看了眼,郦倩云没有伏案写稿子。

    “呵,睡着了。”

    她该不会是熬夜了吧?穿着浴衣,长发还是暖烘烘的,似乎是刚刚吹干,就困得不行,倒在床上,搂着一个……有些怪异阴森的抱枕。

    我弯腰替她稍稍梳理了一下长发,拨到了左边,再松松地扎了起来,这样应该就不会因了在梦中翻来翻去,乱得打结,指尖还留了淡淡的桂花香。

    桂花香气清甜而浓烈……想到的自然是收获了,另外它还有“永伴佳人”的美好寓意,并被文学界比喻为“仙客”,咱家老妈也很喜欢桂花呢。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虽然已经不是春天了,但我还是灵感一现,忆起了王诗人的《鸟鸣涧》。

    “运气还不算太差。”

    想到在这里过得还算悠悠闲闲的,心情又慢慢转好了些,还背了诗,哭笑不得,败给自己了。

    再看着学姐赏心悦目的睡颜,不自觉就亲了她的额头,继而脑回路才接了回来,微微红了脸。

    母性泛滥……赶紧走,被发现了……

    “……”

    “……真不要误会。”

    “……”

    郦偲空立在门口,我的脸涨得更红,赶紧捂住了他的口,生怕他喊起来。

    “我……在家里,心情好,看到毛绒玩偶也会亲一口的。”

    “……她录像了。”

    “……”

    郦偲空暗示妹妹的房间里有摄像头,谁进去过,干了什么一清二楚。

    我心里扑通扑通直跳,脑子一热,真是又犯傻了。郦倩云还因了那本画册避开我,我怎么就不知道设防?

    除非……这是另一种可能,郦倩云为了创作灵感,拉着哥哥骗我,故意回避。

    不就是一本画册吗?以我为主角又怎么样?她说不定还有一堆画册。

    小说家嘛……脑回路与一般的人也不一样……

    “你今日转风格了?”

    “公平一些。”

    “……”

    我刚才不小心母性泛滥,亲了他的妹妹,这也礼貌性地在这么美好的早晨,亲了郦偲空的脸颊。

    “今天也要元气满满。”

    “……”

    我亲了郦哥哥的脸颊,再站到角落里,鼓励了自己一句。

    他关好妹妹的房门,独自琢磨了一会儿,上前拎着我到衣帽间。

    “……干什么?”

    “小云说我惹你生气,你在这里当钟点工也有些委屈了。”

    “……不委屈。”

    “你不是说自己是客人吗?哪有客人当钟点工的理由?”

    “……”

    “呵,我带你去找欧阳畅,片场多得是累死人的杂活。”

    我就知道郦偲空没那么好心!

    “狠狠从他那里捞一笔。”

    “……是这样呀,你将昨天的话当真,怕我花你们的钱?”

    “呵,你的薪资都被扣光了,这能用我们家多少钱?”

    “……”

    “我随便给你一张卡,你都花不完。”

    “……呵,那你就给呀。”

    无耻!拿钱压我!

    “不给了。”

    “……”

    “秦爸爸被你这个‘傻女儿’气得不轻,估计听见你拒绝我,在捶胸顿足了。”

    “……不,咱俩不合适……就算他气到废了我,我也大喊一声——不后悔!”

    “……”

    呵,秦爸爸?老妈说过他还惦记着年轻时候喜欢过自己的有钱女孩,只不过因了猜忌,没敢上“贼船”。

    与老妈过了这么多年,他一旦对事不满意,就唠叨着特别后悔当年那么“蠢”。

    然而,多数的男性真没他们嘴上说的那么蠢。

    我问过郦偲空一个问题,他倒是挺磊落的,做不到的事情不会轻易许下承诺。

    他身为郦氏集团的大少爷,与手机里存着联络方式的女性朋友们之间建立的关系或许是涉及了他们家不少利益。

    “你还是有优点的。”

    “……”

    最令人讨厌的还是那种既花心,又满嘴假承诺的人了。

    “你踏入片场,不会想被错认为送盒饭的女孩吧?”

    “那是后勤工作人员,你瞧不起了?”

    “……算我冒犯了他们,但你总归是圈外人,不要被片场工作人员认错了。”

    “……”

    他就没冒犯我了?我穿休闲一些怎么了?

    ……算了,懒得和他计较。

    郦偲空挑了一件深酒红色的V领连衣裙,灯笼袖,一朵朵的小绣花与镂空花相映成趣,抚摸起来又有凹凸别致的肌理感,上身后显得优雅端庄,而裙摆开叉,走动时能看到女性的双腿,也增添了几分性感迷人。

    我换了这件连衣裙,他就像一个专业的造型师,又继续忙着给我化妆、挑耳环和戴上一条素雅的单颗白珍珠项链……

    “好看?”

    “……”

    等郦偲空忙完了,我弯着唇问了一句。他看了我一眼,神色如常。

    “不拍照留念吗?”

    “……”

    我见郦偲空只静静地收拾着化妆品,掏出了手机,直爽地挽住他的胳膊,寻了一下角度,拍了一张同框的照片。

    他看着这张照片,嫌弃地扫了我一眼。

    “你是经常浪费别人的心思?我忙前忙后,给你打扮……你这什么表情?”

    “哭笑不得的表情。”

    “……”

    “工作人员怎么看没这么重要……可欧阳畅是我的学长,他要是见到我这么精心打扮一番,你觉得会怎么想?”

    “……你还想到这层去了?”

    “你是不是当我傻?学……云姐姐先是留我和你大眼瞪小眼,接着是你……呵,空哥哥,今日带我去见谁?”

    “……这是你的问题,遭到我嫌弃了,送你去找一份新的兼职。”

    “……”

    “我也不算亏待你,多少女孩想在欧阳畅身边做事。”

    “……”

    他取走我的手机,将刚才那张合照传到自己的手机里。

    “我告诉你……别拿这张合照干坏事。我与你合照,这是在感谢你这么用心。”

    “……忘了喷些香水了。”

    “……阿嚏!”

    他俯首,鼻翼微动,在我这嗅了嗅,就朝我喷了些浓烈的香水。我受不了地连打了两个喷嚏,瞪了他一眼,抽了一张纸巾。

    郦偲空忍俊不禁,搂过我的肩膀,用自己的手机又拍了一张合影。

    “……”

    我还不习惯被男性搂着肩膀,他拍完了,我没管照的怎么样,就抽身到了一边。

    “你知道这样很气我吗?避之不及。”

    “……不是你的问题,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

    “张叔,开车。”

    “是,少爷。”

    “……”

    郦偲空脸上乌云密布,还在车里戴了一副墨镜,只对司机吩咐了一句,无视我了。

    我悄悄往车门挪去,他忽地转过来,墨镜里倒映着略微有些被吓到的脸。

    “……我好像还没有买过见面礼给你……也不能空手去探望学长。”

    “……”

    我们去的是凤霞影视城,它是四年前建造的,恢弘大气,也从高科区引入了许多高端的设备。

    凤霞影视城所在的街道也名为凤霞街,离德歆高中不远,这条街如今有多火爆可想而知。

    凤霞街归属于素人区,这里的店铺全是复古式的,一间间店铺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店铺只有一到两层,没有高耸入云的大厦俯视地面,还有有轨电车,而游客享受的是复古情怀。

    “乞丐?”

    “演的呗。”

    “……”

    郦偲空没想到会见到衣衫褴褛的“乞丐”,皱了眉。我瞥了眼,牙齿那么白,她只是被请来凤霞街增添一些氛围感。

    “谢谢!”

    “……”

    郦偲空看了我一眼,从花店这里买了一束花,给这个看着年过五旬的“女乞丐”。“女乞丐”眼里还冒着泪光,很是激动地道谢。

    “……他们拍我,你不管?”

    “……不就是街拍吗?你怕什么?”

    “……”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花店里有一个顾客手工区,我挑了十二根彩虹棒棒糖,两支玫瑰,就兴致勃勃地将它们包成花束。

    店员是一个岁数不大的青年,打量了郦偲空一会儿,热情地上前,笑容灿烂,觉得他的购买力特足。

    “看不见我和她在说话?”

    “……”

    郦偲空戴着墨镜,又是微笑着生气,这位小店员可能大意了,因他冷酷的反问,憋红了脸,被噎住了。

    “雪花糖。”

    我从格子架上取了一小罐的淡蓝色雪花造型的糖果,放在手心里,看向郦偲空,弯唇一笑。

    郦偲空走近了些,拿着雪花糖端详了一会儿。

    “入秋了,没放冰箱,但还是温凉的,入口即化,甜而不腻,而这一小罐里每一片都不一样。”

    “……你就送它给我?”

    “再加一个独角兽钥匙扣。”

    “……”

    我挑了一个鬃毛是淡蓝色的独角兽钥匙扣,一并放在他的手心里。

    他有些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嫌弃我不够大方,又没说什么。

    “呵,我懒得打扮它们。”

    “……”

    雪花糖和独角兽钥匙扣没被我包起来,郦偲空挑着唇,咬了牙。

    “一看你就不怀好意。”

    郦偲空瞅着花束里的十二根棒棒糖,猜到我有些想捉弄知名演员的意思。欧阳畅需要保持身材,不能吃这么多甜食。

    “呵,哪有,我明明是想夸欧阳学长一年十二个月都棒棒的。”

    “……”

    我弯着唇,不承认“坏”心思。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