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这首诗中的颔联‘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取自一个典故,它名为‘周公梦蝶’。周公是古时候一位思想家、哲学家和文学家,他在梦中见到自己化为蝴蝶,逍遥自在,可梦醒过来,他有所顿悟,自觉是蝴蝶又变成了周公……谁可以谈一谈听了这个典故后,你的感想?”

    课室外阳光明媚,语文老师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的视线也落在李诗人代表作之一的《锦瑟》中去,转了转手里的笔,又渐渐看到了“茫然”二字。

    “班长?”

    “老师,我能先说吗?”

    “……可以呀,副班长。”

    等我看向同桌的脸,犹如晴天霹雳,愣怔了一下。

    他谁呀?我的同桌是一个女生!

    少年穿着白衬衫,双眸清澈,看了我一眼,就开始说自己的感受。

    “‘现实’和‘梦’没有明确的界限,有些东西存在于‘梦’里,可随着人心对它们的向往,现实里渐渐出现它们的身影,比如能定格记忆画卷的照相机、在天空里飞翔的交通工具和在海里探索万里的潜水艇……反过来,现实里原本没有的东西,三人成虎,在‘梦’里也能成为恐惧的根源。”

    “嗯……班长可想好了?”

    “……‘白日做梦’被越来越多的人唾弃,可周公在‘梦’里与微小的生命换位思考,既体验了一把蝴蝶的无忧无虑,逍遥自在,醒过来之后,他还将这个‘梦’引发的思考写了下来,流传千古,成为现实中的一份珍贵礼物。他的‘梦’在不少人看来,其存在的价值与现实中金子的价值不相上下……我们其实都能在‘梦’里,与除了蝴蝶之外别的美丽生命共通,还能与星辰大海对话……实在奇妙,若没了‘梦’,‘现实’就寡味许多了。”

    “嗯……”

    “……你、这在上课!”

    语文老师还没来得及对我们的回答做一番总结,同桌的“副班长”就高举了一张宣纸,而“我喜欢你,嫁入欧阳家”九个墨色的字赫然映入了老师和全班同学的眼里。

    我涨红了脸,梦也醒了。

    欧阳畅……他在我梦里嘚瑟什么!

    我在现实里恼羞成怒,枕头挨揍了,又瞥了眼手机,先看到了老哥发来的消息,欧阳畅还在睡觉似的。

    老哥说老爸差点被车撞,幸好有好心人拉了一把。

    我的眼睛微微红了,打了一通电话给老妈。听她絮絮叨叨了一通,又听到老爸、老哥在为什么事争吵。

    “怎么就不行了?儿媳要谁的联络方式?爸去找你妹妹讨要……”

    “爸!嘘……别让她听见了,小声点!”

    “……老妈有事要忙了,你注意保暖,先挂了。”

    “……”

    我的心里瞬间划了一道痕,老哥是对女朋友贺雯怡说了知名演员欧阳畅与妹妹在德歆高中就有交情的事情了。

    前不久,老妈吐槽说贺雯怡好像也喜欢打麻将,但不是不加赌注的小怡情,所幸家里有些小钱,薪资不算低,父母没严苛逼她改坏习惯。

    老爸眼看着孤僻的老哥与贺雯怡出去约会,好像还聊得来,挺满意的,但听老妈说了几句“儿媳”可能花钱如流水,就大发雷霆。

    自此,老妈没多说什么,怕他气坏身体。

    我没学会打麻将,没学会游泳,不可能喝醉,因了对酒精会过敏。

    老哥说贺雯怡只要不是母老虎,整天粘着自己,他还能忍受,毕竟咱们家暴脾气的老爸、越来越剽悍的老妈,已经足够令他失望了。

    老哥自己的脾气也不怎么样,可是踏入社会后,他会稍稍关心一下妹妹。

    我看老哥还不想那么早结婚,而贺雯怡文静中又有些狡猾,她要是怂恿老爸、老哥找我要欧阳畅的联系方式,绝对不给。

    “……老妹,联系方式不给就不给……这能不能从他那里拿一些东西,签个名,寄回来?”

    “……嫂子输钱了?”

    “……不是输钱,她就是……超前支出了一些,我已经骂过她了。”

    “……”

    “……哭成个泪人了,你想想办法。”

    “……我想想办法?老哥,妹妹一辈子都要给你收拾烂摊子吗?妹妹被老父亲骂,哭成泪人,你躲在房里玩游戏呢。”

    “……妹妹,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怎么老记得?老妈也说你……嘟嘟嘟……”

    老哥打了电话过来,亲自说了这事。

    老妈也说我小气是吧……有事妹妹,无事妹妹不是妹妹。

    我气呼呼地关上手机,心情糟糕透了,不想搭理他们这对父子。

    老哥遇到他认为的“难题”,老是找妹妹想办法。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替他跑腿,收拾烂摊子了。

    一次不答应,老爸就怒斥“养你何用”?

    我也想忘了旧疤,振作起来,新伤却又一次袭来。

    他们不想改,就想让我一次又一次忘掉。

    我真不忍心让欧阳畅站在自己身边,去面对他们的臭脾气。

    说自己亲人的坏话在很多人面前是不被允许的,我曾对另一位好朋友说过,当时情绪真的很奔溃,可是她居然站在老爸的那一边,还很不耐烦。

    就这样,我们渐渐就无话可说,分道扬镳。

    只不过她对我的影响还是在的,我不会说父母的事了,也更难向谁吐露心声。

    直到第一份工作不顺利,生病的次数越来越多,才在四年没见的学姐和学长面前吐槽他们。

    我会挑人了,只有那些温柔体贴又会鼓励自己的朋友,才能听到真正的心声。

    眼泪滴进了热茶里,我喝了下去,洗了一把脸,再推开了房门。

    今天,郦家兄妹也格外安静。

    “……你怎么就发烧了?”

    “……我饿了。”

    “……”

    郦倩云外出了,郦偲空白皙的脸有些异样的潮红,额头有一块退烧的冰贴,我给他量了体温,三十九度二。

    “……通能机器人今天罢工了。”

    郦偲空硬撑着要坐起来,非要吃些我做的东西。

    “别硬撑了,我去给你做些小米粥……先喝些水?”

    “……嗯。”

    看见郦偲空的水杯快空底了,我又倒了些热茶,喂他喝了些,掖好被子,去熬小米粥。

    四个通能机器人全在花园里,好像在抱头痛哭似的,又一动不动。

    “……昨天还好好的,你不会玩心又起……夜里游泳了吧?”

    “……别唠叨我,我今天是病人。”

    水温是可以调节,但站在秋风里,不赶紧保暖,还是有感冒的可能。

    喝完小米粥的郦偲空,又有气无力地倒下去。

    “发烧要捂得严严实实,出一身热汗……我去拿自己那床被子也给你盖上。”

    “……这招有用?”

    “……对我好像挺管用的,出了一身汗,好的比较快。”

    “……”

    郦偲空睁开了有些微微发红的眼睛,好像也不阻止我。我抱了一床被子过来,给他盖上了。

    “……要是真不太舒服,你最好喊出来。毕竟,体质因人而异……”

    “我不喊……你坐那里,小云今早有事出去了……”

    “……她没发现你发烧了吗?”

    “……不是还有你吗?”

    “……我也不太擅长照顾别人,一根筋。”

    “……”

    郦偲空蒙住头后,伸出一只手,握着我的手,不说话,手心里冒着热汗。

    他的力气不小,我挣不开,只能由着去了。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郦偲空热汗淋漓地踢开了两床被子,我给他探了探体温,降到三十八度五了,并拧了热毛巾给他擦汗。

    “口渴。”

    “……我这就去倒。”

    “……”

    我给他倒了水,趁着阳光不错,又抱着自己的那床被子出去晒晒,再端了些香蕉片和苹果片。

    “这是一个晕眩球。”

    “……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郦偲空突然将一个通体淡蓝色,有一圈卷草纹,鸡蛋大小的球交给我。

    “我教你怎么用……遇到可疑的人,同时按下这两处,启动晕眩球,抛过去,就能令他们晕眩一段时间,便于逃跑。”

    “……我不明白。”

    “你就收下它,提防危险。”

    “……”

    郦偲空这话让我忐忑不安,他真不是因为发烧,给错了?

    “……欧阳家有许多暗处的敌人,你越是亲近他们,越容易连累自己的亲人。”

    “……”

    “……尽管他们对你不太好,但这么多年……全都在你的身边,不像……她,嫁入郦家,诞下了两个孩子,又见到初恋,后悔了……与我和小云的父亲办了离婚手续。”

    “……从你的角度出发,母亲抛弃了丈夫,与旧日所爱旧情复炽……很伤你们的心。但如果……父亲经常为小事而与母亲吵架,偏袒长子,从不夸赞女儿……换作是你,你心疼妹妹吗?”

    “……”

    “心里会不会想着……既然他们争执不断,为什么不在‘爱’完全磨灭之前,办离婚手续?”

    “……”

    “老妈说老爸还是顾家的,吵架能挺过去……第二日又能‘完好如初’,可是每次听到老爸借着小事发怒,心里真不好受……她能忍,我不能忍,所以在老爸看来是娇气的。老哥也说他在同事之间要忍,心里不愿意,表面上还得嘻嘻哈哈,请他们吃喝玩乐……他对我好一些了,或许心里头是有些憧憬‘勇敢’,但自己做不到,爱面子,怕招惹麻烦。”

    “怕招惹麻烦的人随处可见……但‘性命’很珍贵,远离欧阳家,这是我……身为你的朋友,对你的劝告。”

    热泪又夺眶而出,郦偲空还不知道我也担心欧阳畅在秦家吃苦。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锦瑟》这首诗中的颔联‘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取自一个典故,它名为‘周公梦蝶’。周公是古时候一位思想家、哲学家和文学家,他在梦中见到自己化为蝴蝶,逍遥自在,可梦醒过来,他有所顿悟,自觉是蝴蝶又变成了周公……谁可以谈一谈听了这个典故后,你的感想?”

    课室外阳光明媚,语文老师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的视线也落在李诗人代表作之一的《锦瑟》中去,转了转手里的笔,又渐渐看到了“茫然”二字。

    “班长?”

    “老师,我能先说吗?”

    “……可以呀,副班长。”

    等我看向同桌的脸,犹如晴天霹雳,愣怔了一下。

    他谁呀?我的同桌是一个女生!

    少年穿着白衬衫,双眸清澈,看了我一眼,就开始说自己的感受。

    “‘现实’和‘梦’没有明确的界限,有些东西存在于‘梦’里,可随着人心对它们的向往,现实里渐渐出现它们的身影,比如能定格记忆画卷的照相机、在天空里飞翔的交通工具和在海里探索万里的潜水艇……反过来,现实里原本没有的东西,三人成虎,在‘梦’里也能成为恐惧的根源。”

    “嗯……班长可想好了?”

    “……‘白日做梦’被越来越多的人唾弃,可周公在‘梦’里与微小的生命换位思考,既体验了一把蝴蝶的无忧无虑,逍遥自在,醒过来之后,他还将这个‘梦’引发的思考写了下来,流传千古,成为现实中的一份珍贵礼物。他的‘梦’在不少人看来,其存在的价值与现实中金子的价值不相上下……我们其实都能在‘梦’里,与除了蝴蝶之外别的美丽生命共通,还能与星辰大海对话……实在奇妙,若没了‘梦’,‘现实’就寡味许多了。”

    “嗯……”

    “……你、这在上课!”

    语文老师还没来得及对我们的回答做一番总结,同桌的“副班长”就高举了一张宣纸,而“我喜欢你,嫁入欧阳家”九个墨色的字赫然映入了老师和全班同学的眼里。

    我涨红了脸,梦也醒了。

    欧阳畅……他在我梦里嘚瑟什么!

    我在现实里恼羞成怒,枕头挨揍了,又瞥了眼手机,先看到了老哥发来的消息,欧阳畅还在睡觉似的。

    老哥说老爸差点被车撞,幸好有好心人拉了一把。

    我的眼睛微微红了,打了一通电话给老妈。听她絮絮叨叨了一通,又听到老爸、老哥在为什么事争吵。

    “怎么就不行了?儿媳要谁的联络方式?爸去找你妹妹讨要……”

    “爸!嘘……别让她听见了,小声点!”

    “……老妈有事要忙了,你注意保暖,先挂了。”

    “……”

    我的心里瞬间划了一道痕,老哥是对女朋友贺雯怡说了知名演员欧阳畅与妹妹在德歆高中就有交情的事情了。

    前不久,老妈吐槽说贺雯怡好像也喜欢打麻将,但不是不加赌注的小怡情,所幸家里有些小钱,薪资不算低,父母没严苛逼她改坏习惯。

    老爸眼看着孤僻的老哥与贺雯怡出去约会,好像还聊得来,挺满意的,但听老妈说了几句“儿媳”可能花钱如流水,就大发雷霆。

    自此,老妈没多说什么,怕他气坏身体。

    我没学会打麻将,没学会游泳,不可能喝醉,因了对酒精会过敏。

    老哥说贺雯怡只要不是母老虎,整天粘着自己,他还能忍受,毕竟咱们家暴脾气的老爸、越来越剽悍的老妈,已经足够令他失望了。

    老哥自己的脾气也不怎么样,可是踏入社会后,他会稍稍关心一下妹妹。

    我看老哥还不想那么早结婚,而贺雯怡文静中又有些狡猾,她要是怂恿老爸、老哥找我要欧阳畅的联系方式,绝对不给。

    “……老妹,联系方式不给就不给……这能不能从他那里拿一些东西,签个名,寄回来?”

    “……嫂子输钱了?”

    “……不是输钱,她就是……超前支出了一些,我已经骂过她了。”

    “……”

    “……哭成个泪人了,你想想办法。”

    “……我想想办法?老哥,妹妹一辈子都要给你收拾烂摊子吗?妹妹被老父亲骂,哭成泪人,你躲在房里玩游戏呢。”

    “……妹妹,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怎么老记得?老妈也说你……嘟嘟嘟……”

    老哥打了电话过来,亲自说了这事。

    老妈也说我小气是吧……有事妹妹,无事妹妹不是妹妹。

    我气呼呼地关上手机,心情糟糕透了,不想搭理他们这对父子。

    老哥遇到他认为的“难题”,老是找妹妹想办法。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替他跑腿,收拾烂摊子了。

    一次不答应,老爸就怒斥“养你何用”?

    我也想忘了旧疤,振作起来,新伤却又一次袭来。

    他们不想改,就想让我一次又一次忘掉。

    我真不忍心让欧阳畅站在自己身边,去面对他们的臭脾气。

    说自己亲人的坏话在很多人面前是不被允许的,我曾对另一位好朋友说过,当时情绪真的很奔溃,可是她居然站在老爸的那一边,还很不耐烦。

    就这样,我们渐渐就无话可说,分道扬镳。

    只不过她对我的影响还是在的,我不会说父母的事了,也更难向谁吐露心声。

    直到第一份工作不顺利,生病的次数越来越多,才在四年没见的学姐和学长面前吐槽他们。

    我会挑人了,只有那些温柔体贴又会鼓励自己的朋友,才能听到真正的心声。

    眼泪滴进了热茶里,我喝了下去,洗了一把脸,再推开了房门。

    今天,郦家兄妹也格外安静。

    “……你怎么就发烧了?”

    “……我饿了。”

    “……”

    郦倩云外出了,郦偲空白皙的脸有些异样的潮红,额头有一块退烧的冰贴,我给他量了体温,三十九度二。

    “……通能机器人今天罢工了。”

    郦偲空硬撑着要坐起来,非要吃些我做的东西。

    “别硬撑了,我去给你做些小米粥……先喝些水?”

    “……嗯。”

    看见郦偲空的水杯快空底了,我又倒了些热茶,喂他喝了些,掖好被子,去熬小米粥。

    四个通能机器人全在花园里,好像在抱头痛哭似的,又一动不动。

    “……昨天还好好的,你不会玩心又起……夜里游泳了吧?”

    “……别唠叨我,我今天是病人。”

    水温是可以调节,但站在秋风里,不赶紧保暖,还是有感冒的可能。

    喝完小米粥的郦偲空,又有气无力地倒下去。

    “发烧要捂得严严实实,出一身热汗……我去拿自己那床被子也给你盖上。”

    “……这招有用?”

    “……对我好像挺管用的,出了一身汗,好的比较快。”

    “……”

    郦偲空睁开了有些微微发红的眼睛,好像也不阻止我。我抱了一床被子过来,给他盖上了。

    “……要是真不太舒服,你最好喊出来。毕竟,体质因人而异……”

    “我不喊……你坐那里,小云今早有事出去了……”

    “……她没发现你发烧了吗?”

    “……不是还有你吗?”

    “……我也不太擅长照顾别人,一根筋。”

    “……”

    郦偲空蒙住头后,伸出一只手,握着我的手,不说话,手心里冒着热汗。

    他的力气不小,我挣不开,只能由着去了。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郦偲空热汗淋漓地踢开了两床被子,我给他探了探体温,降到三十八度五了,并拧了热毛巾给他擦汗。

    “口渴。”

    “……我这就去倒。”

    “……”

    我给他倒了水,趁着阳光不错,又抱着自己的那床被子出去晒晒,再端了些香蕉片和苹果片。

    “这是一个晕眩球。”

    “……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郦偲空突然将一个通体淡蓝色,有一圈卷草纹,鸡蛋大小的球交给我。

    “我教你怎么用……遇到可疑的人,同时按下这两处,启动晕眩球,抛过去,就能令他们晕眩一段时间,便于逃跑。”

    “……我不明白。”

    “你就收下它,提防危险。”

    “……”

    郦偲空这话让我忐忑不安,他真不是因为发烧,给错了?

    “……欧阳家有许多暗处的敌人,你越是亲近他们,越容易连累自己的亲人。”

    “……”

    “……尽管他们对你不太好,但这么多年……全都在你的身边,不像……她,嫁入郦家,诞下了两个孩子,又见到初恋,后悔了……与我和小云的父亲办了离婚手续。”

    “……从你的角度出发,母亲抛弃了丈夫,与旧日所爱旧情复炽……很伤你们的心。但如果……父亲经常为小事而与母亲吵架,偏袒长子,从不夸赞女儿……换作是你,你心疼妹妹吗?”

    “……”

    “心里会不会想着……既然他们争执不断,为什么不在‘爱’完全磨灭之前,办离婚手续?”

    “……”

    “老妈说老爸还是顾家的,吵架能挺过去……第二日又能‘完好如初’,可是每次听到老爸借着小事发怒,心里真不好受……她能忍,我不能忍,所以在老爸看来是娇气的。老哥也说他在同事之间要忍,心里不愿意,表面上还得嘻嘻哈哈,请他们吃喝玩乐……他对我好一些了,或许心里头是有些憧憬‘勇敢’,但自己做不到,爱面子,怕招惹麻烦。”

    “怕招惹麻烦的人随处可见……但‘性命’很珍贵,远离欧阳家,这是我……身为你的朋友,对你的劝告。”

    热泪又夺眶而出,郦偲空还不知道我也担心欧阳畅在秦家吃苦。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