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它吧……随它吧……一转身不再牵挂……”

    “风风……风风……”

    “老妈!”

    我听到手机闹钟设置的那首歌闷闷地传到耳朵里,还感觉到有谁在摇晃着自己,接着是老妈有些不清晰的叫唤,挣扎了好久才从梦里惊醒了过来。

    “手机……手机在哪里!”

    我急得踩到了被子,从床上跌落在地,泪水迷蒙了双眼,四处寻找着那个放在铁盒里的坏手机。闹钟铃声很快就停了下来,我扒开几件掉落的衣服,在柜子最下面一层的角落里拉出了铁盒子,老妈煞白的脸从屏幕一晃而过,这是一个通话视频,而后手机就黑屏了。

    “老妈!”

    我的心扑通跳的厉害,因恐惧而止不住地颤抖,涨红了脸,推开房门,跑出去找爸妈和哥哥,却一脚踩空,被房外一片漆黑和虚无吓得更呛,手机也没抓稳,它掉了下去,幸好有谁及时从后拉着我,慢慢将我带回了房里。

    “小风。”

    “……师叔?我……我怎么看不到你了?”

    我惊魂未定地坐在房间里,看不到人,但能听见泷漾的声音,触碰到他。他的手很是冰凉,温柔的声音中还带着虚弱和疲惫。

    “小风……因你受到了刺激,拒绝待在白灵界,十分排斥治疗……意识已然与我所筑造的梦域脱轨,只剩下这个房间了……”

    “……我刚才明明又梦见爸妈了……怎么……”

    “……你进入的是梦中梦,我要介入需要消耗更多的心力。”

    “……对不起……师叔……”

    我看不到他,害他这般虚弱才知道后悔。

    他早就告诉过我,拒绝治疗,会变成自己最受不了的人。

    我怎么那么笨!

    “……别责怪自己,筑梦心医这条路本来就很艰辛……就算乐观的人接触病患多了,或多或少也会感觉到无力、厌烦……想要逃离。”

    “师叔……我要怎么做?”

    “……我可能帮不到你了,但你的衣柜里有一份来自玄灵界的邀请函……打开它,去玄灵界试试……”

    “师叔!”

    一道银光从我眼皮底下逃跑了,我扑了个空,看到它在房门外那个漆黑的深渊里像银星一样眨了眨眼,就彻底消失了。

    我面色煞白地关上了房门,去找泷漾说的邀请函。

    邀请函就贴在柜子最里面那块板子上,黑色的,正中央是三个翠绿如宝石般的字——玄灵界。

    房门关上没多久,一双双漆黑、怪异而扁平的手蠕动着从门缝里伸了进来,慢慢吞噬了桌椅、电脑、班级相册……

    我在巨大的孤独感和恐惧之中根本没了多加考虑的心思,几乎毫不犹豫就照着泷漾的话做了,去玄灵界试一试。

    然而,我一打开这封玄灵界的邀请函,房间里就下起了雨。

    雨水迅速将我整个人都淹没了,冰冷刺骨,而那些黑色的手却像水草一样在地板上飘动。我不由自主地往水面游去,免得被这些黑色的手勾住脚,脑袋慢慢就挨到了天花板,继而又察觉到水慢慢在烧开,越来越热,从舒服到热疯了。

    一只手轻轻探了探我的额头,我挣开眼,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烧很快就会退了。”

    “……谢谢你呀,欧阳大夫。”

    “没事,我本来就是一个儿科医生,举手之劳而已。”

    “……”

    我面前的老妈还很年轻,哥哥在一边喝着果汁,就看了我一眼,做了鬼脸,跑出去了。老妈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桃花眼,看着就有些坏心眼。

    “小风同学,我们明天见了。”

    “……”

    欧阳大夫……他怎么那么凑巧与学长欧阳畅的姓相同呢?

    我又怎么会回到上幼儿园的时候了?!

    “……今天怎么了?平时可没这么粘着妈妈的。”

    “……”

    老妈喂我喝药后,温柔地替我盖好了被子,再探了探体温,瞧着我可怜兮兮,拉着她的衣角不敢松开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在我还小的时候,老妈很温柔的,但后来烦心的事情变多了,嗓门也越来越大,成了悍妇。

    这会儿在玄灵界筑造的梦域里见到了小时候的老妈,鼻子酸酸的,暗暗下了决心,必须将回家的捷径找出来!

    “真没用。”

    “……”

    这才不到十岁的哥哥拿着海盗船进来,挥舞着一面有阴森森骷髅骨头的旗帜,出言奚落我。

    “妈!小乞丐拿枕头砸我!”

    老妈推着哥哥出去,温柔劝了他几句,要好好珍惜妹妹,不要整天给她乱取花名什么的,就关上了房门。

    我在家休息了半日,烧退了。第二日,爸妈就分别送了我和哥哥去上学。

    “小风……你好些了吗?”

    “……”

    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就有写生课了。幼师拍了拍手,吹了一下哨子,抱着画板的小朋友就围到了喜欢的东西面前,各自拿起了蜡笔,画画停停。

    有些小朋友是几个挨在一块,你一句,我一句,一边讨论一边作画。

    我话不多,而老妈在这个阶段虽然温柔,但为了省事,不怎么给我打扮,买的衣服也比较简单,说孩子长得快,又贪玩,换衣服换得勤。别人家的闺女过得相当精致,从小就知道编各种卖萌可爱的发型、戴亮晶晶的首饰、报兴趣班和使用一些令同班同学“哇”一声叫出来的电子产品,书包里几乎都有一部儿童手机。

    我的书包里只有一个儿童报警器,它能吓退坏人,并在父母的手机上提供我的地理位置,就没别的本事了。

    看着别的小朋友下课就围坐在一起,讨论儿童手机的新功能,我就特别羡慕和心酸。

    老爸在关于我的开销上是能省就省,压根不在意我与别的小朋友没有共同的话题。

    老妈一般不会反对老爸的话,幼师也不会强迫家长买儿童手机。

    依照班上的规定,小朋友们在上课前都要将儿童手机放进自己的储物柜里。

    欧阳越上个学期还胖嘟嘟的,这个学期就瘦下来了,一张小脸精雕玉琢似的,才艺又多,班上的小姑娘总是围着他,喋喋不休。

    我不像老爸那样吝啬,偶尔从杂货店拿几小包零食塞进书包里,下课时会分给一些不嫌弃它们的同班小同学吃。

    班上有不少富裕家庭的孩子,带来的零食多数很特别,味道也会丰富些。

    然而,家境特别好的欧阳越不怎么挑食,还勇于尝试,我也分过一两包零食给他。

    我因了喜静,很多时候都是独来独往。欧阳越身为小班长,偶尔会找我说几句,希望我融进热闹的圈子里。

    欧阳越这会儿瞅见我坐在角落里,想了想,又走了过来。另一个小身影却比他快一步杵在我的眼皮底下,并且拿走了我的画板。

    “……哈哈,画的什么呀!”

    “……”

    这位小朋友是班上的体育科代表徐敬星,他不是针对我,只是针对欧阳越,眼红他在班上的人气高,爱打断他与任何一位同班小同学的话。

    “小风画的应该是……”

    “……”

    欧阳越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没看明白,想要我给他提示。

    我撇了撇嘴,往一边的紫色葡萄藤看去。那里挤满了几个小姑娘,我才坐到远一些的地方画。

    “欧阳越看不出来了!我一看就是紫葡萄!”

    我才刚打了草稿,只画了个大概的轮廓。徐敬星想了想,将画板靠在一张小椅子上,手指比着框,往后面挪了几步,看出画的是紫葡萄,就不客气地嚷嚷起来,还拉着两个与他玩得好的小哥们儿过来看。

    徐敬星也真是爱争风头,天天当小英雄,只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与我小时候的记忆一模一样。

    “别偷懒呀……看着没画好呢!”

    “……”

    徐敬星将画板又交还给我,他在印象里似乎也没这么聪明,只是个极度偏科的运动健将。

    “……小风,我觉得她们好烦,坐这边来。”

    “……”

    欧阳越身为十佳小班长,似乎也不会说这种话。

    于是,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他,躲得更远,暗中观察他们。

    “……”

    欧阳越瘦了之后比一些童星还要好看,我上幼儿园的时候,见到他也的确会有些害羞和紧张,却不会像别的小姑娘一样羡慕嫉妒谁,没什么心眼,相当的呆。

    我隐约记得有一次就是因了欧阳越的关心,被班里的小姑娘推了一把,弄得非常狼狈。

    “啊……对不起……”

    “……”

    什么情况?

    我一转身,有一个小姑娘就起身了,一头给撞到鼻子上,鼻血滴了下来。她吓了一跳,哭了起来,幼师急急跑来,扶着我的脖子稍稍往后倾,在鼻翼上用了又软又香的冰贴,再温柔地按压了一会儿。

    “小风,你要谢过班长小越哦。”

    “……”

    幼师说是欧阳越带着冰贴,还及时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你又不是故意的……别哭了……”

    “对呀……”

    一些小同窗已经在安慰那个不小心撞到我的小女孩,只见她捂着脸抽泣,蹲在那里,不肯起来,幼师走了过去,而欧阳越走过来,扶着我进医务室。

    “……”

    “小风同学,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这在医务室里的校医居然就是昨天自称“儿科医生”的欧阳大夫!

    高中学长欧阳畅这么在意我的事情,难道是因我在幼儿园与欧阳越是同班小同学的关系?

    不过,欧阳越中途转学了,似乎是因父母要移民。

    这位欧阳大夫与欧阳越又是什么关系?

    玄灵界带来的惊喜可真比白灵界多,在我面前的两位欧阳家族的成员,可是我接下来要面对的筑梦心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随它吧……随它吧……一转身不再牵挂……”

    “风风……风风……”

    “老妈!”

    我听到手机闹钟设置的那首歌闷闷地传到耳朵里,还感觉到有谁在摇晃着自己,接着是老妈有些不清晰的叫唤,挣扎了好久才从梦里惊醒了过来。

    “手机……手机在哪里!”

    我急得踩到了被子,从床上跌落在地,泪水迷蒙了双眼,四处寻找着那个放在铁盒里的坏手机。闹钟铃声很快就停了下来,我扒开几件掉落的衣服,在柜子最下面一层的角落里拉出了铁盒子,老妈煞白的脸从屏幕一晃而过,这是一个通话视频,而后手机就黑屏了。

    “老妈!”

    我的心扑通跳的厉害,因恐惧而止不住地颤抖,涨红了脸,推开房门,跑出去找爸妈和哥哥,却一脚踩空,被房外一片漆黑和虚无吓得更呛,手机也没抓稳,它掉了下去,幸好有谁及时从后拉着我,慢慢将我带回了房里。

    “小风。”

    “……师叔?我……我怎么看不到你了?”

    我惊魂未定地坐在房间里,看不到人,但能听见泷漾的声音,触碰到他。他的手很是冰凉,温柔的声音中还带着虚弱和疲惫。

    “小风……因你受到了刺激,拒绝待在白灵界,十分排斥治疗……意识已然与我所筑造的梦域脱轨,只剩下这个房间了……”

    “……我刚才明明又梦见爸妈了……怎么……”

    “……你进入的是梦中梦,我要介入需要消耗更多的心力。”

    “……对不起……师叔……”

    我看不到他,害他这般虚弱才知道后悔。

    他早就告诉过我,拒绝治疗,会变成自己最受不了的人。

    我怎么那么笨!

    “……别责怪自己,筑梦心医这条路本来就很艰辛……就算乐观的人接触病患多了,或多或少也会感觉到无力、厌烦……想要逃离。”

    “师叔……我要怎么做?”

    “……我可能帮不到你了,但你的衣柜里有一份来自玄灵界的邀请函……打开它,去玄灵界试试……”

    “师叔!”

    一道银光从我眼皮底下逃跑了,我扑了个空,看到它在房门外那个漆黑的深渊里像银星一样眨了眨眼,就彻底消失了。

    我面色煞白地关上了房门,去找泷漾说的邀请函。

    邀请函就贴在柜子最里面那块板子上,黑色的,正中央是三个翠绿如宝石般的字——玄灵界。

    房门关上没多久,一双双漆黑、怪异而扁平的手蠕动着从门缝里伸了进来,慢慢吞噬了桌椅、电脑、班级相册……

    我在巨大的孤独感和恐惧之中根本没了多加考虑的心思,几乎毫不犹豫就照着泷漾的话做了,去玄灵界试一试。

    然而,我一打开这封玄灵界的邀请函,房间里就下起了雨。

    雨水迅速将我整个人都淹没了,冰冷刺骨,而那些黑色的手却像水草一样在地板上飘动。我不由自主地往水面游去,免得被这些黑色的手勾住脚,脑袋慢慢就挨到了天花板,继而又察觉到水慢慢在烧开,越来越热,从舒服到热疯了。

    一只手轻轻探了探我的额头,我挣开眼,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烧很快就会退了。”

    “……谢谢你呀,欧阳大夫。”

    “没事,我本来就是一个儿科医生,举手之劳而已。”

    “……”

    我面前的老妈还很年轻,哥哥在一边喝着果汁,就看了我一眼,做了鬼脸,跑出去了。老妈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桃花眼,看着就有些坏心眼。

    “小风同学,我们明天见了。”

    “……”

    欧阳大夫……他怎么那么凑巧与学长欧阳畅的姓相同呢?

    我又怎么会回到上幼儿园的时候了?!

    “……今天怎么了?平时可没这么粘着妈妈的。”

    “……”

    老妈喂我喝药后,温柔地替我盖好了被子,再探了探体温,瞧着我可怜兮兮,拉着她的衣角不敢松开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在我还小的时候,老妈很温柔的,但后来烦心的事情变多了,嗓门也越来越大,成了悍妇。

    这会儿在玄灵界筑造的梦域里见到了小时候的老妈,鼻子酸酸的,暗暗下了决心,必须将回家的捷径找出来!

    “真没用。”

    “……”

    这才不到十岁的哥哥拿着海盗船进来,挥舞着一面有阴森森骷髅骨头的旗帜,出言奚落我。

    “妈!小乞丐拿枕头砸我!”

    老妈推着哥哥出去,温柔劝了他几句,要好好珍惜妹妹,不要整天给她乱取花名什么的,就关上了房门。

    我在家休息了半日,烧退了。第二日,爸妈就分别送了我和哥哥去上学。

    “小风……你好些了吗?”

    “……”

    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就有写生课了。幼师拍了拍手,吹了一下哨子,抱着画板的小朋友就围到了喜欢的东西面前,各自拿起了蜡笔,画画停停。

    有些小朋友是几个挨在一块,你一句,我一句,一边讨论一边作画。

    我话不多,而老妈在这个阶段虽然温柔,但为了省事,不怎么给我打扮,买的衣服也比较简单,说孩子长得快,又贪玩,换衣服换得勤。别人家的闺女过得相当精致,从小就知道编各种卖萌可爱的发型、戴亮晶晶的首饰、报兴趣班和使用一些令同班同学“哇”一声叫出来的电子产品,书包里几乎都有一部儿童手机。

    我的书包里只有一个儿童报警器,它能吓退坏人,并在父母的手机上提供我的地理位置,就没别的本事了。

    看着别的小朋友下课就围坐在一起,讨论儿童手机的新功能,我就特别羡慕和心酸。

    老爸在关于我的开销上是能省就省,压根不在意我与别的小朋友没有共同的话题。

    老妈一般不会反对老爸的话,幼师也不会强迫家长买儿童手机。

    依照班上的规定,小朋友们在上课前都要将儿童手机放进自己的储物柜里。

    欧阳越上个学期还胖嘟嘟的,这个学期就瘦下来了,一张小脸精雕玉琢似的,才艺又多,班上的小姑娘总是围着他,喋喋不休。

    我不像老爸那样吝啬,偶尔从杂货店拿几小包零食塞进书包里,下课时会分给一些不嫌弃它们的同班小同学吃。

    班上有不少富裕家庭的孩子,带来的零食多数很特别,味道也会丰富些。

    然而,家境特别好的欧阳越不怎么挑食,还勇于尝试,我也分过一两包零食给他。

    我因了喜静,很多时候都是独来独往。欧阳越身为小班长,偶尔会找我说几句,希望我融进热闹的圈子里。

    欧阳越这会儿瞅见我坐在角落里,想了想,又走了过来。另一个小身影却比他快一步杵在我的眼皮底下,并且拿走了我的画板。

    “……哈哈,画的什么呀!”

    “……”

    这位小朋友是班上的体育科代表徐敬星,他不是针对我,只是针对欧阳越,眼红他在班上的人气高,爱打断他与任何一位同班小同学的话。

    “小风画的应该是……”

    “……”

    欧阳越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没看明白,想要我给他提示。

    我撇了撇嘴,往一边的紫色葡萄藤看去。那里挤满了几个小姑娘,我才坐到远一些的地方画。

    “欧阳越看不出来了!我一看就是紫葡萄!”

    我才刚打了草稿,只画了个大概的轮廓。徐敬星想了想,将画板靠在一张小椅子上,手指比着框,往后面挪了几步,看出画的是紫葡萄,就不客气地嚷嚷起来,还拉着两个与他玩得好的小哥们儿过来看。

    徐敬星也真是爱争风头,天天当小英雄,只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与我小时候的记忆一模一样。

    “别偷懒呀……看着没画好呢!”

    “……”

    徐敬星将画板又交还给我,他在印象里似乎也没这么聪明,只是个极度偏科的运动健将。

    “……小风,我觉得她们好烦,坐这边来。”

    “……”

    欧阳越身为十佳小班长,似乎也不会说这种话。

    于是,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他,躲得更远,暗中观察他们。

    “……”

    欧阳越瘦了之后比一些童星还要好看,我上幼儿园的时候,见到他也的确会有些害羞和紧张,却不会像别的小姑娘一样羡慕嫉妒谁,没什么心眼,相当的呆。

    我隐约记得有一次就是因了欧阳越的关心,被班里的小姑娘推了一把,弄得非常狼狈。

    “啊……对不起……”

    “……”

    什么情况?

    我一转身,有一个小姑娘就起身了,一头给撞到鼻子上,鼻血滴了下来。她吓了一跳,哭了起来,幼师急急跑来,扶着我的脖子稍稍往后倾,在鼻翼上用了又软又香的冰贴,再温柔地按压了一会儿。

    “小风,你要谢过班长小越哦。”

    “……”

    幼师说是欧阳越带着冰贴,还及时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你又不是故意的……别哭了……”

    “对呀……”

    一些小同窗已经在安慰那个不小心撞到我的小女孩,只见她捂着脸抽泣,蹲在那里,不肯起来,幼师走了过去,而欧阳越走过来,扶着我进医务室。

    “……”

    “小风同学,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这在医务室里的校医居然就是昨天自称“儿科医生”的欧阳大夫!

    高中学长欧阳畅这么在意我的事情,难道是因我在幼儿园与欧阳越是同班小同学的关系?

    不过,欧阳越中途转学了,似乎是因父母要移民。

    这位欧阳大夫与欧阳越又是什么关系?

    玄灵界带来的惊喜可真比白灵界多,在我面前的两位欧阳家族的成员,可是我接下来要面对的筑梦心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