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这样的心理承受力是怎么当上筑梦心医的?”

    “……吃多了会长蛀牙。”

    我在卖纪念品的这间店铺精美的罐子里取了一根彩虹棒棒糖,揶揄了欧阳臻一句。欧阳臻夺走了彩虹棒棒糖,放回罐子里,抓了我去拍大头照。

    “……笑一个。”

    “笑不出来!”

    他将我的脸当面团似的,又捏又揉,对着镜头拍了好几张大头照。

    “呵,你的丑照在我的钱包里,以后就别那么调皮。”

    “……又不是‘走光照’,我怕你?”

    我挑了一下眉,斜睨了他一眼,谁怕谁。

    “……你这个变态!”

    他抱起我,去找试衣间,真想拍几张“走光照”似的。

    “亲我一口,我原谅你刚才口不择言。”

    “……我不是那么容易向恶势力低头的,你真是想得美。”

    “爸爸好爱你。”

    欧阳臻温柔一笑,就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无耻之徒,我要给你一百个差评!”

    “适当的拥抱和亲吻有助于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你连‘走光照’都能说出口,还对这种礼仪性的亲吻大惊小怪?”

    “……爸爸,我好爱你哦!”

    “……”

    我听到他这么说,双倍奉还,谁怕谁!

    欧阳臻的脸颊也被我礼仪性地亲了两口,我就像个软萌可爱的小姑娘一样,搂紧了“爸爸”。

    他放了我下来,不再靠那么近,还有些嫌弃地抽出湿纸巾擦了擦脸颊。

    “……不准进鬼屋!”

    我看到阴森森的鬼屋,坏笑地跑了过去。欧阳臻腿长,在我前面当肉墙是分分钟的事情,并相当熟练地抱起我,捏我的鼻子。

    “鬼屋而已,没什么好玩的。”

    “那你说……有什么比鬼屋更好玩的!”

    我想来一招铁头功,他机警地按着我的额头。

    “我没这么好说话,不准去鬼屋就是不准去。”

    “……”

    我抱着双臂,盯着他看,鬼屋只要有成年人陪同,这是能进去玩的。

    “……我家能看全息电影。”

    “……我不想跟着你回家。”

    “你是我的一个小病人,我还能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想也是犯罪。”

    “……我没想。”

    “哼……欲盖弥彰。”

    “……行,去你家。”

    “不行!”

    “……看来,这还是得去我家。”

    “……为什么我们要回家?我还没玩够呢!”

    “等你玩够了,我也就铺满灰尘了。”

    “……你找个……美女给你打扫打扫不就得了?”

    “……”

    除了情侣,我也看到一些好闺蜜相约来玩的,还打扮得非常青春靓丽。

    欧阳臻没说话,塞了我进车里,还顺手替我系好安全带,往他家去了。

    “……真是宽敞又整洁。”

    “雇了钟点工。”

    “……”

    欧阳臻松开领带,倒在舒服的沙发上,袜子随便丢。

    我撇了撇嘴,不动声色走过去,捡起袜子,拉好又叠好才放进他的皮鞋里。

    “我就知道!”

    “……你洗了手再吃。”

    他打开了一包零食,好像又要故意掉落几块下来,零食就被我先一步夺走了。

    “你还不是脱了袜子就开包装?”

    “……我没打算吃这包零食。”

    “哦……你打算浪费零食!混蛋有钱人!”

    “……那包是猫的零食。”

    “……我还吃了几块!!!”

    “谁叫你不看清楚。”

    “……我看不懂!”

    “呵,这可不怪我。”

    我中计了。

    他是一个筑梦心医,三番两次捉弄病人合适吗?!

    “……你这是动物观察室吗?养金丝猴……养蛇……”

    “我喜欢观察人,自然也能观察动物。”

    欧阳臻的家里居然有一个“动物园”!

    他根本就不是我们家隔壁的新邻居,而是找了一个真住在隔壁的朋友,狼狈为奸,骗了老妈,进的我们家耀武扬威来了。

    “……你对老妈说了什么?”

    这会儿,他还给我们家老妈打了个电话,不开车送我回去了。

    “说你被蛇咬,需要专业的医生照顾一晚。”

    “……梦还真是梦,她才这么容易相信你。”

    “呵,我毕竟是玄灵界的筑梦心医,口碑还算不错。”

    “……师叔说……这是我们家找的筑梦心医……到底花了多少钱?”

    “……治不好,不花一分钱。”

    “……我不就是白老鼠了吗?哼!你们有阴谋!”

    “……还看不看恐怖电影?”

    “……我拒绝在晚上看恐怖电影!另外,我没什么大碍了,想回家。”

    “无论是梦里梦外,我都是值得你们秦家信任的男人。”

    “……那你告诉我……我的手机为什么是坏的……为什么老妈打过来,神色那么惊慌……”

    “在治疗阶段,请放下梦域外的事情。”

    “……他们到底怎么了?你越是不说,我越害怕!”

    “他们没遇到危险,就你……”

    “……危险?”

    “……小风,我想先让你好起来。”

    “……”

    欧阳臻温柔地凝视了我一会儿,就朝浴室走去。

    “……我为什么不能回家!你这个变态!”

    “……不就洗个澡吗?你的社交恐惧症真有些严重。”

    “……我回了家,你也能慢慢洗!”

    我红着脸,今天不仅被男人带到家里,还要听着他在浴室里洗澡的声音!

    欧阳臻继续洗,没搭理我。

    “叮咚——”

    “先生,您的快递到了。”

    “……喂,你的快递到了。”

    “……”

    欧阳臻居然也不去理会那个按了门铃的快递员,还开了浴室的门,拉了我进去。

    沐浴露的香味钻进了鼻间,我赤红着脸,他穿着一件浴衣,头发没来得及擦干,还机警地关了灯。

    我的心跳得厉害,他身上的热水滴落在我的耳根上,贴着我的浴衣特别柔软舒服,耳根就烧红了。

    这到底又碰上什么事了?

    欧阳臻捂住我的口,浴室外的灯居然也关了。我听到有谁在客厅走动,而后停在了浴室前,那人好像冷笑了一声,敲了一下门。

    没人回应,一道血红的光就沿着门的轮廓描了一圈,来人再踹了门一脚,门就闷闷倒在地上。

    “我在泡澡,你真煞风景。”

    “……她在哪里?”

    “……”

    泷漾的声音?

    可是欧阳臻为什么不让我见他?

    “她不在这里。”

    “……不可能。”

    “奕冰墨,告诉你的上司,她真不在这里。”

    “……”

    欧阳臻的声音也变得冷冰冰的,而这个不速之客穿着一身红色衣服,背着剑,戴着一张恶鬼面具,他往镜子这边看了一眼,血红的双眸十分吓人。

    红衣男人有些生气地砍坏了一个水龙头后,才离开了欧阳臻的浴室。

    “……你的手臂怎么了?”

    玻璃镜后面有一个暗格,我正好能藏进去。

    等我胆战心惊地出来,就看见欧阳臻的手臂浮现了许多紫红色的月牙状斑点,他连忙从一个密码箱里找了一管注射液,朝着手臂扎针。

    “……这是血灵界研制出来的病毒,一旦在灵体扩散,我的意识会慢慢冻结,不得不离开玄灵界。”

    “……灵体?”

    “筑梦心医没有成熟的灵体,就很难在梦域出入自如。”

    “……我是没成熟的灵体?”

    “……你是被邀请来的梦客,灵体一旦成熟,对筑梦心医的影响也会加深,甚至会使梦域产生不小的波动,严重些就使之崩塌,殃及别的梦客。”

    “……难道他们的意识会迷失?”

    “……成熟的灵体一般对梦域的依赖性很大,在梦域里的力量也会增强,反客为主……因此,有些人就不太愿意再回到原本的现实世界。”

    “……所以说……梦域治疗法是一把双刃剑?”

    “……如果寻常的医生不足够冷静和严谨,他也会令自己染病,救不了垂死的病人,手术失败……换成筑梦心医也是一样,即便这要冒着迷失自我的风险,也必须冷静从容,不眼睁睁看着病人抹杀自己的生命。”

    “……”

    “人类的历史就宛若树枝一样,我们会在各个枝头盛放花蕊和果实,不存在高一些的特别美,低一些的特别丑,这都是同气连枝,稳稳地扎根在雨后的泥土里,又享受着阳光的温暖,露水的清甜……可惜,一些制度和政策令人出现了高贵与低贱之分,亲手将人的精神维度也划分出了高低界限……各自的社交圈会变得越来越狭窄,互相不体谅,互相排斥,共同酿成越来越复杂的精神疾病。”

    “……我倒是知道社交能力强,真诚并善良对待每一个人的智者,寿命特别长。”

    “……换言之,所有人的灵界是相通的,精神伤害会四处蔓延,看似还没病没痛的寻常人也会慢慢得病,必须付诸行动。”

    “啊!”

    “……”

    浴缸太滑了,我本想先扶振振有词的欧阳臻出来,却先摔了进去,嘴还磕到了温热又袒露出来的胸膛。

    “……你小心一些,我不是奶爹。”

    “……我早就戒奶了,你这变态!”

    “……”

    我赤红着脸,欧阳臻的脸也有些泛红,扯了毛巾盖住我的脸,带了我出浴缸。

    “……你没乱看吧?”

    “……”

    在书房呆了好一会儿的欧阳臻,特意跑到客房又问了一句。

    我缩着脖子,摇了摇头。

    “……十一点半了,睡不着?”

    “……别误会,我是在想奕冰墨的事情。”

    “……他有什么好想的?对你百害而无一利。”

    “……我只是在想他携带着血灵界的病毒,擅闯你的住处,砍坏你的东西,你居然不报警?这么袒护他?”

    “……我没有袒护他。”

    “你与他到底有什么恩怨?他的声音为什么那么像师叔?”

    “像?一点也不像,阴恻恻的。”

    欧阳臻厚着脸皮,三步并作一步上前来,抢我一半的被子,睡在了客房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就你这样的心理承受力是怎么当上筑梦心医的?”

    “……吃多了会长蛀牙。”

    我在卖纪念品的这间店铺精美的罐子里取了一根彩虹棒棒糖,揶揄了欧阳臻一句。欧阳臻夺走了彩虹棒棒糖,放回罐子里,抓了我去拍大头照。

    “……笑一个。”

    “笑不出来!”

    他将我的脸当面团似的,又捏又揉,对着镜头拍了好几张大头照。

    “呵,你的丑照在我的钱包里,以后就别那么调皮。”

    “……又不是‘走光照’,我怕你?”

    我挑了一下眉,斜睨了他一眼,谁怕谁。

    “……你这个变态!”

    他抱起我,去找试衣间,真想拍几张“走光照”似的。

    “亲我一口,我原谅你刚才口不择言。”

    “……我不是那么容易向恶势力低头的,你真是想得美。”

    “爸爸好爱你。”

    欧阳臻温柔一笑,就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无耻之徒,我要给你一百个差评!”

    “适当的拥抱和亲吻有助于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你连‘走光照’都能说出口,还对这种礼仪性的亲吻大惊小怪?”

    “……爸爸,我好爱你哦!”

    “……”

    我听到他这么说,双倍奉还,谁怕谁!

    欧阳臻的脸颊也被我礼仪性地亲了两口,我就像个软萌可爱的小姑娘一样,搂紧了“爸爸”。

    他放了我下来,不再靠那么近,还有些嫌弃地抽出湿纸巾擦了擦脸颊。

    “……不准进鬼屋!”

    我看到阴森森的鬼屋,坏笑地跑了过去。欧阳臻腿长,在我前面当肉墙是分分钟的事情,并相当熟练地抱起我,捏我的鼻子。

    “鬼屋而已,没什么好玩的。”

    “那你说……有什么比鬼屋更好玩的!”

    我想来一招铁头功,他机警地按着我的额头。

    “我没这么好说话,不准去鬼屋就是不准去。”

    “……”

    我抱着双臂,盯着他看,鬼屋只要有成年人陪同,这是能进去玩的。

    “……我家能看全息电影。”

    “……我不想跟着你回家。”

    “你是我的一个小病人,我还能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想也是犯罪。”

    “……我没想。”

    “哼……欲盖弥彰。”

    “……行,去你家。”

    “不行!”

    “……看来,这还是得去我家。”

    “……为什么我们要回家?我还没玩够呢!”

    “等你玩够了,我也就铺满灰尘了。”

    “……你找个……美女给你打扫打扫不就得了?”

    “……”

    除了情侣,我也看到一些好闺蜜相约来玩的,还打扮得非常青春靓丽。

    欧阳臻没说话,塞了我进车里,还顺手替我系好安全带,往他家去了。

    “……真是宽敞又整洁。”

    “雇了钟点工。”

    “……”

    欧阳臻松开领带,倒在舒服的沙发上,袜子随便丢。

    我撇了撇嘴,不动声色走过去,捡起袜子,拉好又叠好才放进他的皮鞋里。

    “我就知道!”

    “……你洗了手再吃。”

    他打开了一包零食,好像又要故意掉落几块下来,零食就被我先一步夺走了。

    “你还不是脱了袜子就开包装?”

    “……我没打算吃这包零食。”

    “哦……你打算浪费零食!混蛋有钱人!”

    “……那包是猫的零食。”

    “……我还吃了几块!!!”

    “谁叫你不看清楚。”

    “……我看不懂!”

    “呵,这可不怪我。”

    我中计了。

    他是一个筑梦心医,三番两次捉弄病人合适吗?!

    “……你这是动物观察室吗?养金丝猴……养蛇……”

    “我喜欢观察人,自然也能观察动物。”

    欧阳臻的家里居然有一个“动物园”!

    他根本就不是我们家隔壁的新邻居,而是找了一个真住在隔壁的朋友,狼狈为奸,骗了老妈,进的我们家耀武扬威来了。

    “……你对老妈说了什么?”

    这会儿,他还给我们家老妈打了个电话,不开车送我回去了。

    “说你被蛇咬,需要专业的医生照顾一晚。”

    “……梦还真是梦,她才这么容易相信你。”

    “呵,我毕竟是玄灵界的筑梦心医,口碑还算不错。”

    “……师叔说……这是我们家找的筑梦心医……到底花了多少钱?”

    “……治不好,不花一分钱。”

    “……我不就是白老鼠了吗?哼!你们有阴谋!”

    “……还看不看恐怖电影?”

    “……我拒绝在晚上看恐怖电影!另外,我没什么大碍了,想回家。”

    “无论是梦里梦外,我都是值得你们秦家信任的男人。”

    “……那你告诉我……我的手机为什么是坏的……为什么老妈打过来,神色那么惊慌……”

    “在治疗阶段,请放下梦域外的事情。”

    “……他们到底怎么了?你越是不说,我越害怕!”

    “他们没遇到危险,就你……”

    “……危险?”

    “……小风,我想先让你好起来。”

    “……”

    欧阳臻温柔地凝视了我一会儿,就朝浴室走去。

    “……我为什么不能回家!你这个变态!”

    “……不就洗个澡吗?你的社交恐惧症真有些严重。”

    “……我回了家,你也能慢慢洗!”

    我红着脸,今天不仅被男人带到家里,还要听着他在浴室里洗澡的声音!

    欧阳臻继续洗,没搭理我。

    “叮咚——”

    “先生,您的快递到了。”

    “……喂,你的快递到了。”

    “……”

    欧阳臻居然也不去理会那个按了门铃的快递员,还开了浴室的门,拉了我进去。

    沐浴露的香味钻进了鼻间,我赤红着脸,他穿着一件浴衣,头发没来得及擦干,还机警地关了灯。

    我的心跳得厉害,他身上的热水滴落在我的耳根上,贴着我的浴衣特别柔软舒服,耳根就烧红了。

    这到底又碰上什么事了?

    欧阳臻捂住我的口,浴室外的灯居然也关了。我听到有谁在客厅走动,而后停在了浴室前,那人好像冷笑了一声,敲了一下门。

    没人回应,一道血红的光就沿着门的轮廓描了一圈,来人再踹了门一脚,门就闷闷倒在地上。

    “我在泡澡,你真煞风景。”

    “……她在哪里?”

    “……”

    泷漾的声音?

    可是欧阳臻为什么不让我见他?

    “她不在这里。”

    “……不可能。”

    “奕冰墨,告诉你的上司,她真不在这里。”

    “……”

    欧阳臻的声音也变得冷冰冰的,而这个不速之客穿着一身红色衣服,背着剑,戴着一张恶鬼面具,他往镜子这边看了一眼,血红的双眸十分吓人。

    红衣男人有些生气地砍坏了一个水龙头后,才离开了欧阳臻的浴室。

    “……你的手臂怎么了?”

    玻璃镜后面有一个暗格,我正好能藏进去。

    等我胆战心惊地出来,就看见欧阳臻的手臂浮现了许多紫红色的月牙状斑点,他连忙从一个密码箱里找了一管注射液,朝着手臂扎针。

    “……这是血灵界研制出来的病毒,一旦在灵体扩散,我的意识会慢慢冻结,不得不离开玄灵界。”

    “……灵体?”

    “筑梦心医没有成熟的灵体,就很难在梦域出入自如。”

    “……我是没成熟的灵体?”

    “……你是被邀请来的梦客,灵体一旦成熟,对筑梦心医的影响也会加深,甚至会使梦域产生不小的波动,严重些就使之崩塌,殃及别的梦客。”

    “……难道他们的意识会迷失?”

    “……成熟的灵体一般对梦域的依赖性很大,在梦域里的力量也会增强,反客为主……因此,有些人就不太愿意再回到原本的现实世界。”

    “……所以说……梦域治疗法是一把双刃剑?”

    “……如果寻常的医生不足够冷静和严谨,他也会令自己染病,救不了垂死的病人,手术失败……换成筑梦心医也是一样,即便这要冒着迷失自我的风险,也必须冷静从容,不眼睁睁看着病人抹杀自己的生命。”

    “……”

    “人类的历史就宛若树枝一样,我们会在各个枝头盛放花蕊和果实,不存在高一些的特别美,低一些的特别丑,这都是同气连枝,稳稳地扎根在雨后的泥土里,又享受着阳光的温暖,露水的清甜……可惜,一些制度和政策令人出现了高贵与低贱之分,亲手将人的精神维度也划分出了高低界限……各自的社交圈会变得越来越狭窄,互相不体谅,互相排斥,共同酿成越来越复杂的精神疾病。”

    “……我倒是知道社交能力强,真诚并善良对待每一个人的智者,寿命特别长。”

    “……换言之,所有人的灵界是相通的,精神伤害会四处蔓延,看似还没病没痛的寻常人也会慢慢得病,必须付诸行动。”

    “啊!”

    “……”

    浴缸太滑了,我本想先扶振振有词的欧阳臻出来,却先摔了进去,嘴还磕到了温热又袒露出来的胸膛。

    “……你小心一些,我不是奶爹。”

    “……我早就戒奶了,你这变态!”

    “……”

    我赤红着脸,欧阳臻的脸也有些泛红,扯了毛巾盖住我的脸,带了我出浴缸。

    “……你没乱看吧?”

    “……”

    在书房呆了好一会儿的欧阳臻,特意跑到客房又问了一句。

    我缩着脖子,摇了摇头。

    “……十一点半了,睡不着?”

    “……别误会,我是在想奕冰墨的事情。”

    “……他有什么好想的?对你百害而无一利。”

    “……我只是在想他携带着血灵界的病毒,擅闯你的住处,砍坏你的东西,你居然不报警?这么袒护他?”

    “……我没有袒护他。”

    “你与他到底有什么恩怨?他的声音为什么那么像师叔?”

    “像?一点也不像,阴恻恻的。”

    欧阳臻厚着脸皮,三步并作一步上前来,抢我一半的被子,睡在了客房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