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早上好呀。”

    “……”

    我看见欧阳臻起床,睡得还不错,阴恻恻地打了一声招呼。

    他的头发有些睡乱了,轻轻抓了几下,听见我有些怨气的问候,生生止住了踏进洗手间的脚。

    “我让你失眠了?”

    “……”

    他笑了,还蹲下身,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眼里的红血丝。

    我恨不能给他一记从天而降的神掌,真把我当自己“女儿”了,十二点半去了洗手间,就搂着我睡下了。

    “……你的眼神像是看变态色魔一样。”

    “我就是这么看你……哼,十二点半在洗手间干什么了?”

    “……你不要歪曲事实,我是闹肚子。”

    “你也自称是我‘爸爸’,那你是我‘爸爸’吗?”

    “……”

    呵,我就是这么厉害,让他一天比一天害臊!自以为是我的主治心医就占便宜,看我不怼他!令他无地自容!

    欧阳臻去挤牙膏,刷牙去了,不知是被噎住了,还是在养精蓄锐。

    “……你又请假?”

    “不对,这是我们又请假。”

    “……”

    欧阳臻打了电话回幼儿园,说是有冒充快递员的恶人令他家惨不忍睹,也把我吓坏了,还要请一天假。

    然后,欧阳臻还逼着我给自己家里打个电话,说是他被吓坏了,需要照顾。

    “昨天,还是你说照顾被蛇咬的我……今天就让我对老妈说照顾你了?”

    “互相照顾……有什么不好?”

    “……钟点工什么时候到?”

    “他们今天不来了。”

    “……”

    难怪欧阳臻带着我到动物观察室,给他的爱宠们喂吃的了。他养的也不是森林里形体较大的猛兽,除了蛇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我害怕的动物。

    “茶茶很乖的。”

    “……你在现实里真养宠物蛇?”

    “养过。”

    “……我昨天根本没中蛇毒,你又骗我。”

    “你只要动动脑子,就知道我不会放有毒的蛇出来咬你。”

    茶茶的蛇鳞色泽如青玉,很漂亮,这会儿看它也特别温顺。昨天,我可能是太害怕了,才会觉得被咬了特别的疼。

    “……就算被咬到了,我也会在医务室照顾你。”

    “你这个没品的心医,以为在梦域里派茶茶咬我……我就不计较了?”

    “喊不喊爸爸了?”

    他又笑了,而茶茶沿着他拉住我的手,越爬越近,吐着信子。

    “爸爸!”

    “爸爸!”

    “爸爸!”

    等他从动物观察室出来,关好门,我就在他耳边连喊了三声“爸爸”。

    “嗯,我是爸爸。”

    “……”

    他看了我一眼,也坐到了沙发上,而后一只手轻轻摸了摸我的肚子。

    我的脸有些燥热,抓着靠枕的一角就挥了过去,并弄开他的手。

    “请自重!治疗一个女病人,调戏一个女病人,我看你迟早要吊销心医的执照。”

    “我一般是被女病人反过来调戏。”

    “……”

    欧阳臻接住了要挥到脸上去的靠枕,垫在脑后,又懒洋洋躺了下来。

    “叮咚——”

    “……我去躲起来。”

    “……”

    一听到门铃声,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回自己的房里。

    这时,镜子里传出一个虚弱又有些缥缈的声音。我僵住了,拍了拍胸口,壮着胆子过去看看情况,被血淋淋的手拉了一把,进了伸手不见五指又寒冷的虚空,再推了出来。

    “……欧阳臻……我很冷。”

    “……没事的,有我在。”

    “……她说是你关着自己。”

    “……我不是那么坏的男人,你要相信我。”

    那个年轻的女人好像在冰窖里呆着,她拉着我进镜子里后,对着我耳语了一番,说欧阳臻对自己很不友好。

    “……你有放弃过女病人吗?”

    “……”

    “洗衣间的镜子后面为什么会有暗格?”

    “那些暗格是用来放别的东西,不是用来藏小孩的。”

    “……放什么?”

    “放一些我不想被别人看见的机械零件……又方便自己在洗手间更换。”

    “……你……你在现实里需要用到仿生假肢?”

    “我小时候被绑架过……腿被弄没了。”

    “……就是因了这样,你当上了筑梦心医?”

    “……”

    我觉得任何一个小孩,一开始都会难以接受腿被绑匪弄没的事故。欧阳臻一定痛苦过,这极有可能也是他成为筑梦心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小越来过了,还送了不少慰问品。”

    “……他请假来的?”

    “……你觉得他可不可爱?”

    欧阳臻岔开了话题,拿起了一袋子东西,而后又打探我对他侄子有没有爱慕之心。

    “……你的侄子六岁的时候,你已经二十二岁了。在梦域之外,你应该是三十四岁了……装年轻?”

    “……在梦域里,我能健步如飞,自然也能年轻有为了。”

    “……你还说心里一点毛病也没有?你家的镜子后面仍然有暗格,也就是说……你在潜意识里还十分在意‘双腿残疾’这件事。”

    “……今天,小越没去学校。”

    “……什么意思?”

    “……遇上不好的事情了。”

    “……什么不好的事情?”

    “……绑匪。”

    “……你怎么不拦着他?”

    “小越来的时候,你就被镜子里的女人拉了进去……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她在阻止我见到你的侄子?”

    我愣了愣,那个女人血淋淋的,还浑身冰冷……这是一个“警告”?

    “……你目睹了小越被绑匪带走的那一幕,而且激恼……绑匪的还是你书包里带着的那个……儿童报警器。”

    “……我、我如果在梦域里……救他会怎么样?”

    欧阳臻背对着我,有些吞吞吐吐和小心翼翼地说出我遗忘的事情。

    “不用救他,我能告诉你真相。”

    “……真相?”

    “……其实小畅和小越是孪生兄弟,但小畅跟着妈妈住,小越跟着爸爸住,他们的父母并非是感情出了问题,而是两人当时参加的研究项目都需要保密,签订了三年的分居协议。他们兄弟当时年纪还小,可以选择与父母中的一方住一起。”

    “……那些人绑架小越是因了他爸爸参与的研究项目?”

    “他们算漏了你书包里的儿童报警器,但不是你按响了它……你却一直误会自己害了小越,并在六岁时接受过一次治疗。”

    “……我在那么小的年纪已经接受过一次治疗?”

    “你当时也是一个孩子,面对暴怒的绑匪,还看见小越……他为了保护你,才……被压断了双腿,留下了心灵创伤。”

    “……这是小越转学的主要原因?”

    “……嗯。”

    “……欧阳学长恨我?”

    “……他很久没见哥哥了,哀求管家将自己带到哥哥就读的幼儿园,却没想到绑匪已经盯上了他……情急之下,他捡起你掉落的书包,取出了儿童报警器。”

    “……小畅按的儿童报警器?”

    “小畅小时候挺调皮的,他本来想偷偷跑来吓一吓我,就叮嘱管家在一边等……谁知就看到了我们被打扮成保安的绑匪给抓了,挣扎着逃跑……其实这件事不怪他,他还那么小,考虑没这么周全。”

    “……我……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

    “……你接受治疗后,选择性地遗忘了这件事,从小就害怕暴力血腥的事情……直到有人故意勾起你的这段记忆,并设局去搞垮你的心态。”

    “……谁这么过分?我就是一个素人区的孩子,居然还有人要搞垮我的心态?”

    “……这要怪欧阳家树大招风,你真是特别无辜。”

    “……哦!难怪治疗我的心病不要一分钱!”

    “……”

    “我告诉你,你不光要治好我,还得让我们秦家高枕无忧,并抓到那个幕后主谋!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欧阳家!”

    原来这是欧阳家令我这么倒霉的,哼,不谈好一笔令我满意的精神损失费,给我们秦家换一套大别墅怎么行?

    “不过,你们秦家也在欧阳家的订婚宴大闹了一场,损失相当的严重。”

    “……那……那你到底是要治好我……还是要挟秦家不要将你们欧阳家的黑料散播出去?”

    “……黑料?我来给你治病,你要找欧阳家的黑料?”

    欧阳臻抓着皮鞋,想砸死我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姑娘似的。

    “……欧阳学长也有负罪感?”

    “……”

    “你张口闭口都是‘小越’,很少提‘小畅’。”

    “……你知道你们秦家坏了谁的订婚宴?”

    “……谁的?”

    “……小越和郦倩云的订婚宴。”

    “……不对呀,你们欧阳家这么富裕,保安系统这么不管用?我们家的人说闯进去就闯进去?”

    “……这都怪我,秦庆隆说你不见了,我才让保安放行。”

    “……愿闻其详。”

    “……我有些累了,想睡午觉。”

    “爸爸,你好讨厌……吊我胃口!”

    “……我宁愿被你叫叔叔了。”

    “你本来就是一个叔叔,这是你心甘情愿管我当‘女儿’……与师叔不一样呢。”

    “……你不觉得喊他‘师叔’更变态吗?”

    “……不觉得,你那句‘爸爸好爱你’更令我毛骨悚然。”

    “……你缺父爱。”

    “如果老爸突然这么说,我也会毛骨悚然。”

    “……那你就只听后面三个字。”

    “……你真的好变态。”

    “……”

    只听后面三个字,不就是“好爱你”吗?可他身为欧阳畅、欧阳越的叔叔,这是为了治好我的病,而不是什么以身相许。

    他不害臊,我还害臊呢。

    我越来越不想与他共处一室,悄悄到客房收拾东西,怎么都得回家去了。

    “小风,上哪去?”

    “……回家,老呆在主治心医的家里,我会令你的口碑变坏。”

    “你那个家不是真的家,他们也是你因心态崩了,才出现在梦域里的‘替幻影’,弥补你在童年时代的孤独感和无助感……可我不是‘影子君’。”

    “……你还真不该是我的‘影子君’……就算这里的爸妈只是幻影,比你……也要好多了。”

    “……我对你这么好,你也觉得……幻影比我好?”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还是一个孩子,放过孩子吧,饿狼!”

    欧阳臻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一边念念不忘提侄子欧阳越,一边强调自己对我很好,没大没小。他该不会得了精神分裂症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爸爸……早上好呀。”

    “……”

    我看见欧阳臻起床,睡得还不错,阴恻恻地打了一声招呼。

    他的头发有些睡乱了,轻轻抓了几下,听见我有些怨气的问候,生生止住了踏进洗手间的脚。

    “我让你失眠了?”

    “……”

    他笑了,还蹲下身,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眼里的红血丝。

    我恨不能给他一记从天而降的神掌,真把我当自己“女儿”了,十二点半去了洗手间,就搂着我睡下了。

    “……你的眼神像是看变态色魔一样。”

    “我就是这么看你……哼,十二点半在洗手间干什么了?”

    “……你不要歪曲事实,我是闹肚子。”

    “你也自称是我‘爸爸’,那你是我‘爸爸’吗?”

    “……”

    呵,我就是这么厉害,让他一天比一天害臊!自以为是我的主治心医就占便宜,看我不怼他!令他无地自容!

    欧阳臻去挤牙膏,刷牙去了,不知是被噎住了,还是在养精蓄锐。

    “……你又请假?”

    “不对,这是我们又请假。”

    “……”

    欧阳臻打了电话回幼儿园,说是有冒充快递员的恶人令他家惨不忍睹,也把我吓坏了,还要请一天假。

    然后,欧阳臻还逼着我给自己家里打个电话,说是他被吓坏了,需要照顾。

    “昨天,还是你说照顾被蛇咬的我……今天就让我对老妈说照顾你了?”

    “互相照顾……有什么不好?”

    “……钟点工什么时候到?”

    “他们今天不来了。”

    “……”

    难怪欧阳臻带着我到动物观察室,给他的爱宠们喂吃的了。他养的也不是森林里形体较大的猛兽,除了蛇之外,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我害怕的动物。

    “茶茶很乖的。”

    “……你在现实里真养宠物蛇?”

    “养过。”

    “……我昨天根本没中蛇毒,你又骗我。”

    “你只要动动脑子,就知道我不会放有毒的蛇出来咬你。”

    茶茶的蛇鳞色泽如青玉,很漂亮,这会儿看它也特别温顺。昨天,我可能是太害怕了,才会觉得被咬了特别的疼。

    “……就算被咬到了,我也会在医务室照顾你。”

    “你这个没品的心医,以为在梦域里派茶茶咬我……我就不计较了?”

    “喊不喊爸爸了?”

    他又笑了,而茶茶沿着他拉住我的手,越爬越近,吐着信子。

    “爸爸!”

    “爸爸!”

    “爸爸!”

    等他从动物观察室出来,关好门,我就在他耳边连喊了三声“爸爸”。

    “嗯,我是爸爸。”

    “……”

    他看了我一眼,也坐到了沙发上,而后一只手轻轻摸了摸我的肚子。

    我的脸有些燥热,抓着靠枕的一角就挥了过去,并弄开他的手。

    “请自重!治疗一个女病人,调戏一个女病人,我看你迟早要吊销心医的执照。”

    “我一般是被女病人反过来调戏。”

    “……”

    欧阳臻接住了要挥到脸上去的靠枕,垫在脑后,又懒洋洋躺了下来。

    “叮咚——”

    “……我去躲起来。”

    “……”

    一听到门铃声,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回自己的房里。

    这时,镜子里传出一个虚弱又有些缥缈的声音。我僵住了,拍了拍胸口,壮着胆子过去看看情况,被血淋淋的手拉了一把,进了伸手不见五指又寒冷的虚空,再推了出来。

    “……欧阳臻……我很冷。”

    “……没事的,有我在。”

    “……她说是你关着自己。”

    “……我不是那么坏的男人,你要相信我。”

    那个年轻的女人好像在冰窖里呆着,她拉着我进镜子里后,对着我耳语了一番,说欧阳臻对自己很不友好。

    “……你有放弃过女病人吗?”

    “……”

    “洗衣间的镜子后面为什么会有暗格?”

    “那些暗格是用来放别的东西,不是用来藏小孩的。”

    “……放什么?”

    “放一些我不想被别人看见的机械零件……又方便自己在洗手间更换。”

    “……你……你在现实里需要用到仿生假肢?”

    “我小时候被绑架过……腿被弄没了。”

    “……就是因了这样,你当上了筑梦心医?”

    “……”

    我觉得任何一个小孩,一开始都会难以接受腿被绑匪弄没的事故。欧阳臻一定痛苦过,这极有可能也是他成为筑梦心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小越来过了,还送了不少慰问品。”

    “……他请假来的?”

    “……你觉得他可不可爱?”

    欧阳臻岔开了话题,拿起了一袋子东西,而后又打探我对他侄子有没有爱慕之心。

    “……你的侄子六岁的时候,你已经二十二岁了。在梦域之外,你应该是三十四岁了……装年轻?”

    “……在梦域里,我能健步如飞,自然也能年轻有为了。”

    “……你还说心里一点毛病也没有?你家的镜子后面仍然有暗格,也就是说……你在潜意识里还十分在意‘双腿残疾’这件事。”

    “……今天,小越没去学校。”

    “……什么意思?”

    “……遇上不好的事情了。”

    “……什么不好的事情?”

    “……绑匪。”

    “……你怎么不拦着他?”

    “小越来的时候,你就被镜子里的女人拉了进去……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她在阻止我见到你的侄子?”

    我愣了愣,那个女人血淋淋的,还浑身冰冷……这是一个“警告”?

    “……你目睹了小越被绑匪带走的那一幕,而且激恼……绑匪的还是你书包里带着的那个……儿童报警器。”

    “……我、我如果在梦域里……救他会怎么样?”

    欧阳臻背对着我,有些吞吞吐吐和小心翼翼地说出我遗忘的事情。

    “不用救他,我能告诉你真相。”

    “……真相?”

    “……其实小畅和小越是孪生兄弟,但小畅跟着妈妈住,小越跟着爸爸住,他们的父母并非是感情出了问题,而是两人当时参加的研究项目都需要保密,签订了三年的分居协议。他们兄弟当时年纪还小,可以选择与父母中的一方住一起。”

    “……那些人绑架小越是因了他爸爸参与的研究项目?”

    “他们算漏了你书包里的儿童报警器,但不是你按响了它……你却一直误会自己害了小越,并在六岁时接受过一次治疗。”

    “……我在那么小的年纪已经接受过一次治疗?”

    “你当时也是一个孩子,面对暴怒的绑匪,还看见小越……他为了保护你,才……被压断了双腿,留下了心灵创伤。”

    “……这是小越转学的主要原因?”

    “……嗯。”

    “……欧阳学长恨我?”

    “……他很久没见哥哥了,哀求管家将自己带到哥哥就读的幼儿园,却没想到绑匪已经盯上了他……情急之下,他捡起你掉落的书包,取出了儿童报警器。”

    “……小畅按的儿童报警器?”

    “小畅小时候挺调皮的,他本来想偷偷跑来吓一吓我,就叮嘱管家在一边等……谁知就看到了我们被打扮成保安的绑匪给抓了,挣扎着逃跑……其实这件事不怪他,他还那么小,考虑没这么周全。”

    “……我……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

    “……你接受治疗后,选择性地遗忘了这件事,从小就害怕暴力血腥的事情……直到有人故意勾起你的这段记忆,并设局去搞垮你的心态。”

    “……谁这么过分?我就是一个素人区的孩子,居然还有人要搞垮我的心态?”

    “……这要怪欧阳家树大招风,你真是特别无辜。”

    “……哦!难怪治疗我的心病不要一分钱!”

    “……”

    “我告诉你,你不光要治好我,还得让我们秦家高枕无忧,并抓到那个幕后主谋!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欧阳家!”

    原来这是欧阳家令我这么倒霉的,哼,不谈好一笔令我满意的精神损失费,给我们秦家换一套大别墅怎么行?

    “不过,你们秦家也在欧阳家的订婚宴大闹了一场,损失相当的严重。”

    “……那……那你到底是要治好我……还是要挟秦家不要将你们欧阳家的黑料散播出去?”

    “……黑料?我来给你治病,你要找欧阳家的黑料?”

    欧阳臻抓着皮鞋,想砸死我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姑娘似的。

    “……欧阳学长也有负罪感?”

    “……”

    “你张口闭口都是‘小越’,很少提‘小畅’。”

    “……你知道你们秦家坏了谁的订婚宴?”

    “……谁的?”

    “……小越和郦倩云的订婚宴。”

    “……不对呀,你们欧阳家这么富裕,保安系统这么不管用?我们家的人说闯进去就闯进去?”

    “……这都怪我,秦庆隆说你不见了,我才让保安放行。”

    “……愿闻其详。”

    “……我有些累了,想睡午觉。”

    “爸爸,你好讨厌……吊我胃口!”

    “……我宁愿被你叫叔叔了。”

    “你本来就是一个叔叔,这是你心甘情愿管我当‘女儿’……与师叔不一样呢。”

    “……你不觉得喊他‘师叔’更变态吗?”

    “……不觉得,你那句‘爸爸好爱你’更令我毛骨悚然。”

    “……你缺父爱。”

    “如果老爸突然这么说,我也会毛骨悚然。”

    “……那你就只听后面三个字。”

    “……你真的好变态。”

    “……”

    只听后面三个字,不就是“好爱你”吗?可他身为欧阳畅、欧阳越的叔叔,这是为了治好我的病,而不是什么以身相许。

    他不害臊,我还害臊呢。

    我越来越不想与他共处一室,悄悄到客房收拾东西,怎么都得回家去了。

    “小风,上哪去?”

    “……回家,老呆在主治心医的家里,我会令你的口碑变坏。”

    “你那个家不是真的家,他们也是你因心态崩了,才出现在梦域里的‘替幻影’,弥补你在童年时代的孤独感和无助感……可我不是‘影子君’。”

    “……你还真不该是我的‘影子君’……就算这里的爸妈只是幻影,比你……也要好多了。”

    “……我对你这么好,你也觉得……幻影比我好?”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还是一个孩子,放过孩子吧,饿狼!”

    欧阳臻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一边念念不忘提侄子欧阳越,一边强调自己对我很好,没大没小。他该不会得了精神分裂症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