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欧阳越书房里的案情分析板之后,我觉得他给自己的那本“心愿笔记本”怕是要拿来当“案情分析笔记本”了。

    欧阳越住在素人区,他对高新科技的依赖性似乎不大,这不用智能手机来记录细节,手写。

    我觉得他在提防黑客入侵各类电子产品的云端智能中央处理系统,免得泄露自己得到的线索以及案情分析的进展。

    我的脑仁也开始疼了,身边发生的事情无不疑点重重,并有了一些猜测。

    第一个猜测,泷漾在现实世界里应该是一位知名的演员,碍于粉丝的无理要求,以及个人生活长期暴露在公众视野下累积的压力,患上了精神疾病,寻找筑梦心医的帮助,并且改行了。

    然而,他的改行之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改善过来的心态又慢慢崩溃了。

    第二个猜想,如若奕冰墨不是泷漾,他们身形相似,声音也那么像,两人有可能是同事。毕竟一些演艺公司是不会那么容易放开艺人成名后能从公众那里获得的巨大利润的,他们在泷漾接受心医治疗时,找了一位替身演员。

    如此一来,泷漾既不会彻底荒废演艺事业,也能拥有一定的治疗时间。

    第三个猜想,我在现实世界里应该不是一个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我曾经做了好几个噩梦,这都是梦见自己在广告公司里吃苦头,最后还被炒鱿鱼了。

    第四个猜想,欧阳越比我年长了一岁,如果我们在现实世界里还是高中生,他也不可能拿到筑梦心医的正规执照。

    无论是从事哪个行业的公民,这都是需要年满二十岁,才能在烁凝国拿到专业执照或开设私人工作室。

    同时,烁凝国两位公民的订婚合法年龄要满十八岁,而结婚合法年龄是二十岁。

    一旦两位年轻人订婚了,他们就拥有同居权,属于试婚阶段。倘若其中一方不小心怀孕了,禁止堕胎行为,必须履行抚养子女的责任和义务。

    多半的公民在试婚阶段没有生育子女的打算,继而带着一两岁的孩子上大学,忙得不可开交。

    但大学是设立了“优生系”的,而这个系的学生们,其毕业论文选题多半是“育儿经验”方面的,这些毕业论文对医学界育儿科的研究也有极其重要的贡献。有不少的学生还因半路转入“优生系”,改变了一开始的从业理想,充满热情地与那些投身“不育”潮流的公民做友好的沟通交流。

    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欧阳越对幼儿园中班小同学徐敬星和唐欣宁的分析,以及一些我没有印象的事情,如下:

    第一,徐敬星上高中后,与幼儿园中班同学唐欣宁不期而遇,两个人谈了恋爱,而且他们都不想孕育子女。

    第二,这令我难以启齿的是徐敬星和唐欣宁在高中阶段,订购的“小雨伞”数量不少。同时,他们对感情不太专一,各有各的异性闺蜜。依照一些同班同学的观察,他们时不时会因小事吵架。

    第三,徐敬星的父亲生意失败,欠债累累,而唐欣宁的父母离异。

    第四,唐欣宁暗恋欧阳越,在警察局录的口供是不知道他已经回国的消息。

    第五,徐敬星和唐欣宁都没有收到欧阳越和郦倩云订婚宴的邀请函,但在他们订婚宴的前一天晚上,给我打了一个三十分钟的电话。

    第六,案情分析板上压根就没有欧阳越的孪生兄弟欧阳畅的影子。

    第七,青霖幼儿园里教体育的幼师成彬,在欧阳越转学半年后,递交了辞职信,并开了一间小型的电子烟公司,本本分分做生意。

    第八,成彬一位表姐的女儿罗婷娜在青霖幼儿园实习过后,改变了从业理想,去当了模特,还被商鑫区一位小老板包养了。

    第九,青霖幼儿园有两位校工在欧阳越转学两年后,欠了一屁股债,不得不从东昑市的高科区搬到素人区。

    第十,青霖幼儿园园长在欧阳越转学三年后,得到了升迁的机会,从园长变成了校长。

    第十一,这位园长的儿子与包养罗婷娜的那位小老板有一些来往。

    第十二,成彬给罗婷娜写了推荐信,但等她在青霖幼儿园的实习结束后,给的实习期鉴定评语却对她有些过分严苛。

    唐欣宁长相甜美,从小就想当一个钢琴师,但她不是记忆中推我的小姑娘,而我和她也没什么话说。

    她怎么会在欧阳越和郦倩云订婚宴的前一天晚上,给我打了一个足足有三十分钟的电话?

    “……这睡相?”

    我合上笔记本,揉了揉眼睛,转了转有些酸的脖子,从欧阳越的书房里出来,没在客厅找到人,而是从他的卧室里听到轻微的鼾声。

    欧阳越呈“大”字躺在床上,被子只盖到了肚皮,袜子脱了一半,房门开着,皮鞋也是东边一只,西边一只,像是凑合过日子一样。

    “你这大长腿老沉了……真讨厌,我为什么要在你家照顾你了?”

    我将他的袜子彻底脱下来,摆好那对皮鞋,搬动他一点也不优雅的双腿,盖好被子。

    “……我饿了。”

    欧阳越睡到了九点,去了一趟洗手间,到客厅里对着正在看新闻的我来了这么一句。

    我睨了他一眼,假装给“外卖”加热。

    “你居然在我睡沉的时候,给不认识的人开门?”

    “外卖是曾羽开车送过来的。”

    “……”

    “我对他撒娇说自己压根不会做饭。”

    “……冰箱里有饺子、手打肉丸、饭团……你稍微煮一下或热一下,就能吃了。”

    “呵,我凭什么要在你家的厨房忙来忙去?再说了,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很不方便。”

    “……”

    “呵,他也比我更懂你喜欢吃什么。”

    “……原来是这样,你真是为我着想。”

    “快去热一热,吃完了,赶紧送我回家!”

    “……这都九点五分了,我不出门,怕豺狼虎豹扑过来……哎。”

    欧阳越走近全自动微波炉那儿看了眼,里面根本没放食物,垂头丧气地叹了一口气,又进了洗手间整理着装,想出去吃。

    “我看你的睡相这么不优雅,没想到出门前还要喷些香水,挑一条领带,穿得像个贵公子了。”

    “你也喷一些,换一件小礼服。”

    “……你果然是一个变态。”

    他家的衣帽间还给我备了小礼服?!

    “我只带小天使出门。”

    “呵,你可别带我出门,活活憋死我这个小魔头得了。”

    “我真的很饿了。”

    “你随便吃一些就行了。”

    “……你这么狠心?”

    我丢了一句话给他,瞅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撇了撇嘴,到厨房里忙活了一会儿,也给他做了一碗水煮肉丸葱花面。

    “你不挑食?”

    “饿了,再难吃也能吃下去。”

    “……算不上难吃吧?”

    “你是一个女汉子,我的厨艺比较好。”

    “……你慢慢吃,我早点睡了。”

    “……陪着我吃,小风。”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忘了倩云学姐是自己的未婚妻了?”

    “……”

    欧阳越拉了我一把,我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他吃面的动静还不小,有些故意,没回答。

    “你们应该是门当户对……除非她在意你的腿……不方便。”

    “小风……很好吃,很淳朴的味道。”

    “……你在调戏我吗?真是一个饿狼。”

    “……你不要每次都将我带歪。”

    “呵,你本来就歪了。”

    “……”

    欧阳越的耳根微微有些红了,搁下筷子,抱起我,放在自己怀里,又吃了几口面。

    “吃完了,给个解释……我可不当小三。”

    “我六岁开始就在国外治疗双腿,也不在寻常的高校读书。她报考的大学正巧在古月国,遇见了我。”

    “古月国?据说这个国家不大,人口不多,但有很多拥有异能的国民。”

    “嗯,他们热爱玄心学,国民的幸福值很高。”

    “……‘筑梦心医’这种行业是从古月国引进的?”

    “嗯,古月国的国民对数千年前的先人智慧十分感兴趣,他们认为对抗身体病变的关键不是外在药物的药效达到极致,而是‘心药’更关键。”

    “……他们鼓励你谈恋爱?”

    “咳咳……”

    “被说中了?”

    “……他们鼓励我别那么意志消沉……就算老爸的研究项目处于瓶颈期,我也能敞开心扉,积极去接触‘正常人’的生活。”

    “……倩云学姐怎么看你?”

    “倩云知道小畅有一个孪生哥哥,但夸我比他可爱多了。”

    “……挺好的,两情相悦呀。”

    “我还没说完……小畅也记得你,他在老爸的叮嘱下,暗中保护和资助你们秦家。”

    “……爷爷和爸爸一定不想我再与你们欧阳家有什么瓜葛了。”

    “他们没有拒绝欧阳家的资助,毕竟你在小时候的确是因了我才会留下心灵创伤,不得不找心理医生,花销不小。只是,小畅后来也慢慢发现你在秦家、学校过得不怎么快乐,独来独往的。”

    “……”

    “我从倩云那里也听到关于你的事情,她说你这个学妹挺热心肠的,想法单纯,但被原生家庭一些观念和生活环境给束缚住了,飞不起来。”

    “……真是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我。”

    “秦爸爸以为你工作上的不顺,这也是因了欧阳家的影响……他误会是小畅负心,脚踏两条船……总而言之,乱想了一通。”

    “……对不起,秦家给欧阳家……添的麻烦也太多了。”

    老爸古板的性子不仅令亲近头大和难过,这还闹到欧阳越和郦倩云的订婚宴上……

    我的心不禁又揪痛起来,对老爸的失望已经是积聚了很久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看到欧阳越书房里的案情分析板之后,我觉得他给自己的那本“心愿笔记本”怕是要拿来当“案情分析笔记本”了。

    欧阳越住在素人区,他对高新科技的依赖性似乎不大,这不用智能手机来记录细节,手写。

    我觉得他在提防黑客入侵各类电子产品的云端智能中央处理系统,免得泄露自己得到的线索以及案情分析的进展。

    我的脑仁也开始疼了,身边发生的事情无不疑点重重,并有了一些猜测。

    第一个猜测,泷漾在现实世界里应该是一位知名的演员,碍于粉丝的无理要求,以及个人生活长期暴露在公众视野下累积的压力,患上了精神疾病,寻找筑梦心医的帮助,并且改行了。

    然而,他的改行之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改善过来的心态又慢慢崩溃了。

    第二个猜想,如若奕冰墨不是泷漾,他们身形相似,声音也那么像,两人有可能是同事。毕竟一些演艺公司是不会那么容易放开艺人成名后能从公众那里获得的巨大利润的,他们在泷漾接受心医治疗时,找了一位替身演员。

    如此一来,泷漾既不会彻底荒废演艺事业,也能拥有一定的治疗时间。

    第三个猜想,我在现实世界里应该不是一个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我曾经做了好几个噩梦,这都是梦见自己在广告公司里吃苦头,最后还被炒鱿鱼了。

    第四个猜想,欧阳越比我年长了一岁,如果我们在现实世界里还是高中生,他也不可能拿到筑梦心医的正规执照。

    无论是从事哪个行业的公民,这都是需要年满二十岁,才能在烁凝国拿到专业执照或开设私人工作室。

    同时,烁凝国两位公民的订婚合法年龄要满十八岁,而结婚合法年龄是二十岁。

    一旦两位年轻人订婚了,他们就拥有同居权,属于试婚阶段。倘若其中一方不小心怀孕了,禁止堕胎行为,必须履行抚养子女的责任和义务。

    多半的公民在试婚阶段没有生育子女的打算,继而带着一两岁的孩子上大学,忙得不可开交。

    但大学是设立了“优生系”的,而这个系的学生们,其毕业论文选题多半是“育儿经验”方面的,这些毕业论文对医学界育儿科的研究也有极其重要的贡献。有不少的学生还因半路转入“优生系”,改变了一开始的从业理想,充满热情地与那些投身“不育”潮流的公民做友好的沟通交流。

    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欧阳越对幼儿园中班小同学徐敬星和唐欣宁的分析,以及一些我没有印象的事情,如下:

    第一,徐敬星上高中后,与幼儿园中班同学唐欣宁不期而遇,两个人谈了恋爱,而且他们都不想孕育子女。

    第二,这令我难以启齿的是徐敬星和唐欣宁在高中阶段,订购的“小雨伞”数量不少。同时,他们对感情不太专一,各有各的异性闺蜜。依照一些同班同学的观察,他们时不时会因小事吵架。

    第三,徐敬星的父亲生意失败,欠债累累,而唐欣宁的父母离异。

    第四,唐欣宁暗恋欧阳越,在警察局录的口供是不知道他已经回国的消息。

    第五,徐敬星和唐欣宁都没有收到欧阳越和郦倩云订婚宴的邀请函,但在他们订婚宴的前一天晚上,给我打了一个三十分钟的电话。

    第六,案情分析板上压根就没有欧阳越的孪生兄弟欧阳畅的影子。

    第七,青霖幼儿园里教体育的幼师成彬,在欧阳越转学半年后,递交了辞职信,并开了一间小型的电子烟公司,本本分分做生意。

    第八,成彬一位表姐的女儿罗婷娜在青霖幼儿园实习过后,改变了从业理想,去当了模特,还被商鑫区一位小老板包养了。

    第九,青霖幼儿园有两位校工在欧阳越转学两年后,欠了一屁股债,不得不从东昑市的高科区搬到素人区。

    第十,青霖幼儿园园长在欧阳越转学三年后,得到了升迁的机会,从园长变成了校长。

    第十一,这位园长的儿子与包养罗婷娜的那位小老板有一些来往。

    第十二,成彬给罗婷娜写了推荐信,但等她在青霖幼儿园的实习结束后,给的实习期鉴定评语却对她有些过分严苛。

    唐欣宁长相甜美,从小就想当一个钢琴师,但她不是记忆中推我的小姑娘,而我和她也没什么话说。

    她怎么会在欧阳越和郦倩云订婚宴的前一天晚上,给我打了一个足足有三十分钟的电话?

    “……这睡相?”

    我合上笔记本,揉了揉眼睛,转了转有些酸的脖子,从欧阳越的书房里出来,没在客厅找到人,而是从他的卧室里听到轻微的鼾声。

    欧阳越呈“大”字躺在床上,被子只盖到了肚皮,袜子脱了一半,房门开着,皮鞋也是东边一只,西边一只,像是凑合过日子一样。

    “你这大长腿老沉了……真讨厌,我为什么要在你家照顾你了?”

    我将他的袜子彻底脱下来,摆好那对皮鞋,搬动他一点也不优雅的双腿,盖好被子。

    “……我饿了。”

    欧阳越睡到了九点,去了一趟洗手间,到客厅里对着正在看新闻的我来了这么一句。

    我睨了他一眼,假装给“外卖”加热。

    “你居然在我睡沉的时候,给不认识的人开门?”

    “外卖是曾羽开车送过来的。”

    “……”

    “我对他撒娇说自己压根不会做饭。”

    “……冰箱里有饺子、手打肉丸、饭团……你稍微煮一下或热一下,就能吃了。”

    “呵,我凭什么要在你家的厨房忙来忙去?再说了,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很不方便。”

    “……”

    “呵,他也比我更懂你喜欢吃什么。”

    “……原来是这样,你真是为我着想。”

    “快去热一热,吃完了,赶紧送我回家!”

    “……这都九点五分了,我不出门,怕豺狼虎豹扑过来……哎。”

    欧阳越走近全自动微波炉那儿看了眼,里面根本没放食物,垂头丧气地叹了一口气,又进了洗手间整理着装,想出去吃。

    “我看你的睡相这么不优雅,没想到出门前还要喷些香水,挑一条领带,穿得像个贵公子了。”

    “你也喷一些,换一件小礼服。”

    “……你果然是一个变态。”

    他家的衣帽间还给我备了小礼服?!

    “我只带小天使出门。”

    “呵,你可别带我出门,活活憋死我这个小魔头得了。”

    “我真的很饿了。”

    “你随便吃一些就行了。”

    “……你这么狠心?”

    我丢了一句话给他,瞅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撇了撇嘴,到厨房里忙活了一会儿,也给他做了一碗水煮肉丸葱花面。

    “你不挑食?”

    “饿了,再难吃也能吃下去。”

    “……算不上难吃吧?”

    “你是一个女汉子,我的厨艺比较好。”

    “……你慢慢吃,我早点睡了。”

    “……陪着我吃,小风。”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忘了倩云学姐是自己的未婚妻了?”

    “……”

    欧阳越拉了我一把,我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他吃面的动静还不小,有些故意,没回答。

    “你们应该是门当户对……除非她在意你的腿……不方便。”

    “小风……很好吃,很淳朴的味道。”

    “……你在调戏我吗?真是一个饿狼。”

    “……你不要每次都将我带歪。”

    “呵,你本来就歪了。”

    “……”

    欧阳越的耳根微微有些红了,搁下筷子,抱起我,放在自己怀里,又吃了几口面。

    “吃完了,给个解释……我可不当小三。”

    “我六岁开始就在国外治疗双腿,也不在寻常的高校读书。她报考的大学正巧在古月国,遇见了我。”

    “古月国?据说这个国家不大,人口不多,但有很多拥有异能的国民。”

    “嗯,他们热爱玄心学,国民的幸福值很高。”

    “……‘筑梦心医’这种行业是从古月国引进的?”

    “嗯,古月国的国民对数千年前的先人智慧十分感兴趣,他们认为对抗身体病变的关键不是外在药物的药效达到极致,而是‘心药’更关键。”

    “……他们鼓励你谈恋爱?”

    “咳咳……”

    “被说中了?”

    “……他们鼓励我别那么意志消沉……就算老爸的研究项目处于瓶颈期,我也能敞开心扉,积极去接触‘正常人’的生活。”

    “……倩云学姐怎么看你?”

    “倩云知道小畅有一个孪生哥哥,但夸我比他可爱多了。”

    “……挺好的,两情相悦呀。”

    “我还没说完……小畅也记得你,他在老爸的叮嘱下,暗中保护和资助你们秦家。”

    “……爷爷和爸爸一定不想我再与你们欧阳家有什么瓜葛了。”

    “他们没有拒绝欧阳家的资助,毕竟你在小时候的确是因了我才会留下心灵创伤,不得不找心理医生,花销不小。只是,小畅后来也慢慢发现你在秦家、学校过得不怎么快乐,独来独往的。”

    “……”

    “我从倩云那里也听到关于你的事情,她说你这个学妹挺热心肠的,想法单纯,但被原生家庭一些观念和生活环境给束缚住了,飞不起来。”

    “……真是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我。”

    “秦爸爸以为你工作上的不顺,这也是因了欧阳家的影响……他误会是小畅负心,脚踏两条船……总而言之,乱想了一通。”

    “……对不起,秦家给欧阳家……添的麻烦也太多了。”

    老爸古板的性子不仅令亲近头大和难过,这还闹到欧阳越和郦倩云的订婚宴上……

    我的心不禁又揪痛起来,对老爸的失望已经是积聚了很久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