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禁猜测在订婚宴上是因老爸口不择言,郦家恼羞成怒,怪责欧阳越不专情,两家才解除了婚约。

    老爸很在意“钱”,我也在不知不觉间经常为了“钱”而烦躁不安,变得市侩,多花一些钱买心头好,这都会有负罪感。

    我们家很节俭,外婆是这样,老妈是这样,哥哥也是这样。

    唯独我对“钱”不在意似的,为了品尝一块从未吃过的蛋糕,愿意多拿出一些钱来买下它。

    这花在买书、看电影和尝试新奇事物的开销占比最高,三代人的精神世界拉开了越来越大的距离,他们还认为我特别“小气”,太在意长辈说的话。

    我真的不明白了,不在意长辈说的话,那还能在意谁的话?

    除非我是一个无心的机器人,这能屏蔽掉他们的话。

    我从小就没听过老爸对自己的称赞,很羡慕别人家的温柔爸爸。

    欧阳越说的对,我真的很缺“父爱”。

    “小风,你是一个哭包吗?”

    “……我只是泪腺无比的发达……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无缘无故都能哭一哭,担心这,担心那……天赋吗?”

    “天生敏感的女孩容易成为出色的艺术家。”

    温热的指腹拭去了带着咸味的眼泪,我觉得它们的源头是海洋,广阔无垠,流不干的。

    只是,眼睛是能哭瞎的。

    “小风……秦爸爸虽然有些不可理喻,但是他和你的爷爷在订婚宴上一闹,我才察觉到……自己原来那么喜欢你。”

    “……我看你是发烧了,一个被广告公司炒鱿鱼的素人区女孩……还……”

    “原生家庭的差距,并不是‘希望’的绊脚石。”

    “……阿越,谢谢你。你虽然有些腹黑,但……是一个很珍贵的男人。”

    “……”

    欧阳越的耳根烧红,而我却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盯着衣帽间一面瞬间布满裂缝的试衣镜,这些缝隙间还有血珠渗了出来,而后一片片掉落在地。

    我走了过去,看到玻璃碎片里一个个扭曲而不完整的倒影。这还有另外一个手腕缠着绷带的阴森女人在里面徘徊,时隐时现。

    她的脸被凌乱而湿透的长发遮挡,只能看到似笑非笑的眼睛,又看着有些眼熟。

    “……小风。”

    “……她是谁?你总该告诉我,阿越。”

    “……她是小畅的一个疯狂粉丝,误会你是他的恋人,在摩世广场……自杀了,但是我们认为她受过催眠暗示,才会在小畅拍摄期间坠落身亡。”

    “……你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入白灵界?”

    “各界的筑梦心医关系闹僵了,没有邀请函,我真不能进入白灵界,但是天音游乐园的老板曾暗,他有特殊的通界证。”

    “你……知不知道泷漾也在摩世广场出了一起‘高空坠落’事故?”

    “……我不知道,各界也不止一个梦域,就像医院分病房一样,筑梦心医会依照病人的情况,分到不同的梦域里,以便耗费更小的心力与病人的梦境接轨……同时,病人的诊断报告不会轻易分享给另一界的筑梦心医看,但每一位筑梦心医会定时写一份关于灵界梦客分析的总报告交到守界大使馆。”

    “……我的脑子一片杂乱了,你可是能先给我解释唐欣宁那通电话的事情?”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一旦下定决心陪着我追查‘青霖幼儿园绑匪案’的事情,就会更加危险,必须在我家里呆着。”

    “……”

    “二十四小时受我的保护。”

    “……如果我的主治心医先出事了,我的观察期要拖到什么时候?”

    “你就答应我,暂时住在同一屋檐下,互相照顾。”

    “……好吧,我答应你。只不过……我偶尔还是想回杂货店看看。”

    “……我当然会腾出空来,偶尔载你回去。”

    “呵,我暂时也不想和亲爸爸在同一屋檐下,糟心。”

    “……”

    我之前舍不得离开家人,总觉得老爸会良心发现,变得通情达理。

    可如今我倒是明白,这给他的期望过高了。他要当什么样的爸爸,我这个女儿是难以“纠正”过来的。

    反过来,他也可能觉得自己在我这里的话语权太低,恨铁不成钢。

    那我和亲人们就暂时分开,各自投入别的事情里去。

    “唐欣宁打的那通三十分钟的电话,这是向你打探关于我的事,并且道歉。”

    “道歉?”

    “嗯,她还在青霖幼儿园学习时,受了林熙熙、黄诗茵的怂恿,拿走你的儿童报警器,放在实习幼师罗婷娜经过的路上。罗婷娜当时推着一车体育器材,没留意到儿童报警器,碾了过去。”

    “罗婷娜就没追查是谁设下的恶作剧?”

    “罗婷娜看见了徐敬星,以为是他放的。然后,幼师成彬将徐敬星叫到了体育器材室,询问事情的经过,并承诺买一个一模一样的儿童报警器,还叮嘱他偷偷放进你的储物柜。”

    “成幼师知道是唐欣宁放的?”

    “成彬知道唐欣宁、林熙熙和黄诗茵经常一起玩,这个恶作剧也是她们的主意,但不打算给她们一番严厉批评,并告诉飞鸢中班的幼师正长,再通报家长。他是希望息事宁人,还告诫罗婷娜小心一些。”

    “他怕三家家长闹僵了?”

    “嗯,唐家和黄家的家教还是挺严的,一旦幼师正长通报三家家长,林家的压力会特别大……林熙熙有可能要被两家家长联名要求调班。”

    “难道她们三个什么警告都没有?”

    “据徐敬星的口供,成彬在一节体育课,故意点名让她们三个小姑娘去器材室拿羽毛球拍。她们出来的时候,闷闷不乐,但全都多了一份小礼物。”

    “小礼物是什么?”

    “跳跳糖……婉转地说她们调皮又不乖,继而还给了徐敬星棒棒糖。”

    “……又是棒棒糖?”

    “当然了,跳跳糖、棒棒糖都是素人区的特色零食,在高科区就不一定能买到了。”

    “……”

    “高科区无不列外都是全自动的家用电器,这要买半自动的老式电器反而特别贵。然而,素人区有特殊的商业政策,按照各店家的需求,工厂会批量生产半自动的老式电器。”

    “明白了,老式电器是定制款,我们家那些老式电器能拿出去拍卖了!”

    “这要看买家了,毕竟高科区多半的公民也用不惯老式电器。”

    “……唐欣宁后来知道了你和我遇到了绑匪?”

    “戴园长想封锁消息,但那一声古怪的警报还是令小朋友们惶恐不安,觉得很奇怪。唐欣宁心虚,看见我要转学,你也要请假了,越来越觉得自己是闯了大祸。”

    “……”

    “一周后,你丢失了一部分的记忆,像没事一样继续上学。”

    “……你清楚记得那一日发生的事情?”

    “……其实,老爸早就想移民到古月国去。只是,我不太舍得青霖幼儿园的小同学……就算没有绑匪案,我也只能在素人区待到十月上旬。”

    “……你难道是打算邀请我在国庆假期到家里去?”

    “……这自然不是只邀请你一个小同学了,就是……”

    “就是什么?”

    “……咳咳,就是我也听说秦爸爸不太好相处,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让你在我们家呆上两三天。”

    “……我觉得你要是将这事告诉秦爸爸,秦家老小都跑到你们欧阳家度假,看看你们家到底多舒适。”

    “……”

    “老哥十有八九还会在你们欧阳家大吃特吃,有多贵吃多贵的零食……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你辛苦了。”

    “呵,你不愧是富人家的傻儿子,太小看一些素人区孩子的胃口。”

    “……你不能简单将我归类为‘富人家的傻儿子’。”

    “呵……说正事,别再提秦爸爸了。”

    “咳咳……我觉得秦爷爷还挺明白事理,秦爸爸像他的母亲。”

    “……欧阳越,你不会将我们家祖宗十八代的过往史都扒出来了吧?”

    “这倒不至于……但我知道秦爷爷还有一些过人的本事。”

    “……他的书法很大气磅礴,但没教过我。”

    “……”

    “老爸也只教老哥下棋,我至今棋术很糟糕。”

    “每个人有不同的优点,秦大展的数学好,棋术不错,但你文笔还不错,感情很细腻,思路很奇特。”

    “……谢谢你,夸的我挺厉害的。”

    “……换你来夸我。”

    “一个成熟的男人自然是在办正事的时候特别帅气……唐欣宁为什么要做假口供,说不知道你回国?”

    “……”

    欧阳越见我又绕回“正事”上,伸了伸懒腰,走到咖啡机那去。

    “不说话了?”

    “唐欣宁小时候爱慕小班长,不喜欢头脑简单的小体育委员,而头脑简单的小体育委员觉得你文静中又有些羸弱。”

    “……”

    “半圈还没跑完,双脚就灌铅似的,还有点笨手笨脚。”

    “……你是在暗示徐敬星小时候对我这样的小女孩有保护欲?”

    “……徐敬星的确对你颇为在意,尤其是你也崇拜行侠仗义的英雄,与他是志气相投。”

    “……那你小时候崇拜什么样的人?”

    “……天才。”

    “呵。”

    “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不知道有一句话解释‘天才’吗?”

    “你就是听多了这些话,才变得这么悲观。”

    “……我们的社交圈不一样,听到的话也不一样。”

    “但是你喜欢去图书馆,喜欢看优秀的电影、听洗涤心灵的歌曲、欣赏各种艺术珍品……还有拍出来的照片也充满意趣,只是你像泥沙里的金子,身边的人都忙于手头上的事情,还没发现你的价值。”

    “……我还真捡过一块很小的金心,而老爸老妈收了起来,还偷偷拿去鉴定真假,这都忘了它是什么样子的了。”

    “他们肯定是怕你弄丢了……总有一日,你不需要靠‘运气’,而是靠灵魂来创造有价值的东西,不用愁职业、婚姻和病痛。”

    “……真的讨厌你这么感性,老是让我掉眼泪。”

    “呵,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感性的男人、女人,不止你和我,只是我们先遇到了。”

    欧阳越如此自信地笑了,又温柔地替我拭去眼泪。

    我真的很佩服他了,他是一位暖洋洋的筑梦心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我不禁猜测在订婚宴上是因老爸口不择言,郦家恼羞成怒,怪责欧阳越不专情,两家才解除了婚约。

    老爸很在意“钱”,我也在不知不觉间经常为了“钱”而烦躁不安,变得市侩,多花一些钱买心头好,这都会有负罪感。

    我们家很节俭,外婆是这样,老妈是这样,哥哥也是这样。

    唯独我对“钱”不在意似的,为了品尝一块从未吃过的蛋糕,愿意多拿出一些钱来买下它。

    这花在买书、看电影和尝试新奇事物的开销占比最高,三代人的精神世界拉开了越来越大的距离,他们还认为我特别“小气”,太在意长辈说的话。

    我真的不明白了,不在意长辈说的话,那还能在意谁的话?

    除非我是一个无心的机器人,这能屏蔽掉他们的话。

    我从小就没听过老爸对自己的称赞,很羡慕别人家的温柔爸爸。

    欧阳越说的对,我真的很缺“父爱”。

    “小风,你是一个哭包吗?”

    “……我只是泪腺无比的发达……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无缘无故都能哭一哭,担心这,担心那……天赋吗?”

    “天生敏感的女孩容易成为出色的艺术家。”

    温热的指腹拭去了带着咸味的眼泪,我觉得它们的源头是海洋,广阔无垠,流不干的。

    只是,眼睛是能哭瞎的。

    “小风……秦爸爸虽然有些不可理喻,但是他和你的爷爷在订婚宴上一闹,我才察觉到……自己原来那么喜欢你。”

    “……我看你是发烧了,一个被广告公司炒鱿鱼的素人区女孩……还……”

    “原生家庭的差距,并不是‘希望’的绊脚石。”

    “……阿越,谢谢你。你虽然有些腹黑,但……是一个很珍贵的男人。”

    “……”

    欧阳越的耳根烧红,而我却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盯着衣帽间一面瞬间布满裂缝的试衣镜,这些缝隙间还有血珠渗了出来,而后一片片掉落在地。

    我走了过去,看到玻璃碎片里一个个扭曲而不完整的倒影。这还有另外一个手腕缠着绷带的阴森女人在里面徘徊,时隐时现。

    她的脸被凌乱而湿透的长发遮挡,只能看到似笑非笑的眼睛,又看着有些眼熟。

    “……小风。”

    “……她是谁?你总该告诉我,阿越。”

    “……她是小畅的一个疯狂粉丝,误会你是他的恋人,在摩世广场……自杀了,但是我们认为她受过催眠暗示,才会在小畅拍摄期间坠落身亡。”

    “……你没有邀请函,不能进入白灵界?”

    “各界的筑梦心医关系闹僵了,没有邀请函,我真不能进入白灵界,但是天音游乐园的老板曾暗,他有特殊的通界证。”

    “你……知不知道泷漾也在摩世广场出了一起‘高空坠落’事故?”

    “……我不知道,各界也不止一个梦域,就像医院分病房一样,筑梦心医会依照病人的情况,分到不同的梦域里,以便耗费更小的心力与病人的梦境接轨……同时,病人的诊断报告不会轻易分享给另一界的筑梦心医看,但每一位筑梦心医会定时写一份关于灵界梦客分析的总报告交到守界大使馆。”

    “……我的脑子一片杂乱了,你可是能先给我解释唐欣宁那通电话的事情?”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一旦下定决心陪着我追查‘青霖幼儿园绑匪案’的事情,就会更加危险,必须在我家里呆着。”

    “……”

    “二十四小时受我的保护。”

    “……如果我的主治心医先出事了,我的观察期要拖到什么时候?”

    “你就答应我,暂时住在同一屋檐下,互相照顾。”

    “……好吧,我答应你。只不过……我偶尔还是想回杂货店看看。”

    “……我当然会腾出空来,偶尔载你回去。”

    “呵,我暂时也不想和亲爸爸在同一屋檐下,糟心。”

    “……”

    我之前舍不得离开家人,总觉得老爸会良心发现,变得通情达理。

    可如今我倒是明白,这给他的期望过高了。他要当什么样的爸爸,我这个女儿是难以“纠正”过来的。

    反过来,他也可能觉得自己在我这里的话语权太低,恨铁不成钢。

    那我和亲人们就暂时分开,各自投入别的事情里去。

    “唐欣宁打的那通三十分钟的电话,这是向你打探关于我的事,并且道歉。”

    “道歉?”

    “嗯,她还在青霖幼儿园学习时,受了林熙熙、黄诗茵的怂恿,拿走你的儿童报警器,放在实习幼师罗婷娜经过的路上。罗婷娜当时推着一车体育器材,没留意到儿童报警器,碾了过去。”

    “罗婷娜就没追查是谁设下的恶作剧?”

    “罗婷娜看见了徐敬星,以为是他放的。然后,幼师成彬将徐敬星叫到了体育器材室,询问事情的经过,并承诺买一个一模一样的儿童报警器,还叮嘱他偷偷放进你的储物柜。”

    “成幼师知道是唐欣宁放的?”

    “成彬知道唐欣宁、林熙熙和黄诗茵经常一起玩,这个恶作剧也是她们的主意,但不打算给她们一番严厉批评,并告诉飞鸢中班的幼师正长,再通报家长。他是希望息事宁人,还告诫罗婷娜小心一些。”

    “他怕三家家长闹僵了?”

    “嗯,唐家和黄家的家教还是挺严的,一旦幼师正长通报三家家长,林家的压力会特别大……林熙熙有可能要被两家家长联名要求调班。”

    “难道她们三个什么警告都没有?”

    “据徐敬星的口供,成彬在一节体育课,故意点名让她们三个小姑娘去器材室拿羽毛球拍。她们出来的时候,闷闷不乐,但全都多了一份小礼物。”

    “小礼物是什么?”

    “跳跳糖……婉转地说她们调皮又不乖,继而还给了徐敬星棒棒糖。”

    “……又是棒棒糖?”

    “当然了,跳跳糖、棒棒糖都是素人区的特色零食,在高科区就不一定能买到了。”

    “……”

    “高科区无不列外都是全自动的家用电器,这要买半自动的老式电器反而特别贵。然而,素人区有特殊的商业政策,按照各店家的需求,工厂会批量生产半自动的老式电器。”

    “明白了,老式电器是定制款,我们家那些老式电器能拿出去拍卖了!”

    “这要看买家了,毕竟高科区多半的公民也用不惯老式电器。”

    “……唐欣宁后来知道了你和我遇到了绑匪?”

    “戴园长想封锁消息,但那一声古怪的警报还是令小朋友们惶恐不安,觉得很奇怪。唐欣宁心虚,看见我要转学,你也要请假了,越来越觉得自己是闯了大祸。”

    “……”

    “一周后,你丢失了一部分的记忆,像没事一样继续上学。”

    “……你清楚记得那一日发生的事情?”

    “……其实,老爸早就想移民到古月国去。只是,我不太舍得青霖幼儿园的小同学……就算没有绑匪案,我也只能在素人区待到十月上旬。”

    “……你难道是打算邀请我在国庆假期到家里去?”

    “……这自然不是只邀请你一个小同学了,就是……”

    “就是什么?”

    “……咳咳,就是我也听说秦爸爸不太好相处,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让你在我们家呆上两三天。”

    “……我觉得你要是将这事告诉秦爸爸,秦家老小都跑到你们欧阳家度假,看看你们家到底多舒适。”

    “……”

    “老哥十有八九还会在你们欧阳家大吃特吃,有多贵吃多贵的零食……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你辛苦了。”

    “呵,你不愧是富人家的傻儿子,太小看一些素人区孩子的胃口。”

    “……你不能简单将我归类为‘富人家的傻儿子’。”

    “呵……说正事,别再提秦爸爸了。”

    “咳咳……我觉得秦爷爷还挺明白事理,秦爸爸像他的母亲。”

    “……欧阳越,你不会将我们家祖宗十八代的过往史都扒出来了吧?”

    “这倒不至于……但我知道秦爷爷还有一些过人的本事。”

    “……他的书法很大气磅礴,但没教过我。”

    “……”

    “老爸也只教老哥下棋,我至今棋术很糟糕。”

    “每个人有不同的优点,秦大展的数学好,棋术不错,但你文笔还不错,感情很细腻,思路很奇特。”

    “……谢谢你,夸的我挺厉害的。”

    “……换你来夸我。”

    “一个成熟的男人自然是在办正事的时候特别帅气……唐欣宁为什么要做假口供,说不知道你回国?”

    “……”

    欧阳越见我又绕回“正事”上,伸了伸懒腰,走到咖啡机那去。

    “不说话了?”

    “唐欣宁小时候爱慕小班长,不喜欢头脑简单的小体育委员,而头脑简单的小体育委员觉得你文静中又有些羸弱。”

    “……”

    “半圈还没跑完,双脚就灌铅似的,还有点笨手笨脚。”

    “……你是在暗示徐敬星小时候对我这样的小女孩有保护欲?”

    “……徐敬星的确对你颇为在意,尤其是你也崇拜行侠仗义的英雄,与他是志气相投。”

    “……那你小时候崇拜什么样的人?”

    “……天才。”

    “呵。”

    “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不知道有一句话解释‘天才’吗?”

    “你就是听多了这些话,才变得这么悲观。”

    “……我们的社交圈不一样,听到的话也不一样。”

    “但是你喜欢去图书馆,喜欢看优秀的电影、听洗涤心灵的歌曲、欣赏各种艺术珍品……还有拍出来的照片也充满意趣,只是你像泥沙里的金子,身边的人都忙于手头上的事情,还没发现你的价值。”

    “……我还真捡过一块很小的金心,而老爸老妈收了起来,还偷偷拿去鉴定真假,这都忘了它是什么样子的了。”

    “他们肯定是怕你弄丢了……总有一日,你不需要靠‘运气’,而是靠灵魂来创造有价值的东西,不用愁职业、婚姻和病痛。”

    “……真的讨厌你这么感性,老是让我掉眼泪。”

    “呵,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感性的男人、女人,不止你和我,只是我们先遇到了。”

    欧阳越如此自信地笑了,又温柔地替我拭去眼泪。

    我真的很佩服他了,他是一位暖洋洋的筑梦心医。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