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临诸天世界 第240章 法海出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夕阳西下,夜色如期而来。

    学生们各自散去之后,最后一个离开的许仙,也吹灭了书堂内的蜡烛,锁上了书堂的大门。

    “今天怎么了,为什么我心神不宁,眼皮总是再跳呢?”许仙如此想着的同时,摸了摸有些发干的嗓子,又抬眼看了看天上的月色。

    今夜的月亮很美,高高挂在天空上,比和尚的脑袋还要圆。

    想到和尚的脑袋,许仙自己也是笑了。

    他平日并不是古板的人,只不过为人师表的责任,不允许他露出稳重以外的情绪,只能没事的时候再偷着乐一会。

    “许先生,这么晚才回去啊?”

    “许先生,我儿子今天的功课做得怎么样,要是他有不对的地方,您可要多家管教啊!”

    “许先生,来买点蔬菜吧,这些都是新鲜的。”

    回家的路上,许多人跟许仙打着招呼,许仙也笑着跟大家点头示意。

    穿过繁华的大街,一家卖荷叶鸡的老店生意火爆,许仙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闻着香味也走了进去。

    “客观,吃点什么?”

    看到有客人进来,肩膀上搭着毛巾的伙计,赶紧迎了上来。

    许仙目光扫过店内,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开口道:“来只荷叶鸡,再来碗鸡骨汤,面饼也来两个。”

    “客观,稍等片刻,点的东西马上就来。”伙计吊着嗓子,对着后堂吆喝道:“荷叶鸡一只,鸡骨汤一碗,面饼两个喽!”

    卖荷叶鸡的是老店,上菜的速度非常快。

    许仙刚刚喝下一杯茶,荷叶鸡与香浓的鸡骨汤,就被伙计端了上来。

    饿着肚子的许仙,嗅了嗅荷叶鸡的香味,脸上带着三分满足。他也不说话,伸手撕下几块鸡肉,用面饼在手中一卷,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书生,荷叶鸡好不好吃?”

    狼吞虎咽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了询问声。

    许仙被吓得噎住了,连忙喝了几口浓汤,这才抬头向着对面看去。

    “你是?”

    许仙敢发誓,自己认识的人中,绝对没有眼前这人。

    陌生人也不答话,只是看着盘中的荷叶鸡,再次问道:“书生,荷叶鸡好不好吃?”

    “好吃,味道挺好的!”

    许仙迟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这荷叶鸡的味道,确实不负百年老店的名号。

    听到许仙的话,陌生人微微而笑,语重心长的开口道:“那就好,多吃点吧,以后荷叶鸡这种东西,你就没有权利再吃了!”

    “没权利吃?荷叶鸡对我来说,不算是高档消费吧,这人是什么意思呢?”

    许仙目光中闪过疑惑,打量了眼前这人一会,暗想道:“难道这人是个疯子,跑过来消遣我的?”

    想到这里,许仙吃不下去了。

    毕竟,有疯子坐在自己对面,谁知道他会不会动手打人。

    要知道,疯子打人放到哪里,那都是不犯法的,许仙自负是个读书人,可没有兴趣跟疯子较量较量。

    “店家,将东西包起来,我带回去吃。”许仙招呼来店小二,将荷叶鸡与面饼包了起来,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其实,许仙想象中的疯子,就是要带他出家的吴明。

    吴明看着许仙的动作,不无遗憾的摇摇头,叹息道:“书生,真的不吃了?这可得想好了,等你剃度出家之后,这荷叶鸡,你可就没权利吃了!”

    “满嘴胡言,真是疯子一个,我不跟你计较。”许仙提着包好的荷叶鸡,将银两丢在饭桌上,转身就出了门。

    吴明坐在板凳上,看着许仙离去的背影,脸上带起三分笑容。

    下一秒,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本尊何处已经无人得知。

    “真是晦气,吃个饭都能遇到疯子,真是出门没看黄历。这荷叶鸡带回去,估计都要凉了,也不知道味道还怎么样!”

    许仙提着荷叶鸡,七拐八拐的走在巷道中。

    路过一个无人的拐角处,他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脖子一疼就失去了知觉。

    “我给你机会,你自己不会珍惜。这荷叶鸡,你以后是没权利吃了,还是去金山寺吃素去吧!”

    出手的黑影就是吴明,他将软倒的许仙提在手中,看了看金山寺的方向,整个人腾空而起。

    金山寺距离杭州不远,满打满算也就几百里路。

    十几分钟之后,吴明提着昏迷的许仙,从天而降来到这里。

    入眼,无数庙宇依山而建,金山耸立在湖水中心,寺庙又建立在金山之上,好一副佛门圣地的景象。

    提着昏迷的许仙,吴明直奔如来大殿。

    如来大殿中,金山寺八百僧侣,正在这里做着晚课,诵经声滔滔不绝。

    看到吴明提着人进来,念经的长老微微一愣,诵经声也哑然而止。

    “阿弥陀佛!”

    长老高宣佛号,对着僧人们摆摆手,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吴明放下昏迷的许仙,也对着长老双手合十,开口道:“长老,法海大师在吗?”

    长老年纪大了,双耳锤在肩膀上,好半天才听清吴明说的是什么,回答道:“法海主持,他昨夜就出去了,至今还没有回来。”

    “没回来?”听到老僧的话,吴明眉头皱了一下。

    从昨晚的情况来看,法海应该出现心魔,在金山寺闭关才对。

    电影中,法海就是这样做的,可现在他却不知所踪,显然与电影中的剧情不符,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施主连夜来金山寺,除了找法海主持以外,还有其他事情吗?”老僧说着这话,扫了眼地上的许仙。

    许仙二十多岁,因为长期的读书养气,看上去就跟奶油小生一样。

    看到这样的美男子,老僧目光亮了一下,呼吸明显的沉重几分。

    吴明目光如炬,将对方的反映看在眼中,不由暗笑道:“果然,什么佛门圣地都是假的,越是明灯之下越是黑暗,灯下黑的故事便是如此。嘿嘿,许仙你算是完了,就等着屁股疼吧!”

    只是简单地扫一眼,吴明就看到好几个老和尚,目光中流露出了垂涎之色。

    要知道,这里可是宋朝时期,以断袖分桃为风雅之事。

    不用想,许仙到金山寺出家,未来的前景就可以预料,少不得要被规则潜一潜。

    “许仙连白蛇都不放过,本身就有点重口味,这些和尚应该能满足他了!”如此想着,吴明缓缓开口:“长老,我与法海主持相交莫逆,正好在杭州城中,发现此人生具慧根,是个可造之材,还请寺中长老收留他。”

    老僧颤悠悠的走上前,看着许仙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有慧根,一看就有慧根!”

    说完这话,老僧又俯下身去,捏了捏许仙的屁股,这下更满意了:“是个可造之材,是个可造之材啊!”

    “这是哪里啊?”

    被人摸了几下,昏迷的许仙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入眼,就看到一个老和尚,正对自己满脸淫笑,就像嫖客在看姑娘一样。

    “妈呀!”许仙吓了一跳,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

    目光环视一周,只见满满的都是光头,好似来到了哪座寺庙中。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里?”

    许仙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去,整个人还没有明白过来。

    吴明看着许仙的反映,对着老僧开口道:“长老,为他剃度吧!我愿意再出黄金万两,为寺中诸佛重塑金身,只求金山寺为他剃度出家。”

    手中一晃,万两黄金堆积如山,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寺中的诸多僧人,一个个看的脸红脖子粗,目光中闪过贪婪之色。

    除了少数几个清修僧,大多数人热切的看着老僧,恨不得替他直接答应下来。

    “剃度?是你把我带来的,是你对不对?”

    许仙也不是傻子,联想到吴明之前的举动,赶忙向外跑去,边跑边说道:“我不要剃度,你们这群疯子,我要去衙门告你们!”

    “拦住他,快点拦住他!”长老连忙开口,指挥僧人上前拦截。

    许仙到底是无力书生,没等跑出去多远,就被几名僧侣扑倒在地,强行按在了地上。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我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许仙被按在地上,口中还是不服气。

    老僧看了看地上的万两黄金,又看了看挣扎不断的许仙,终于在心中下了决定,吼道:“剃度,给他剃度!”

    两个人按着肩膀,两个人按着大腿,一个人抱着脑袋。

    任凭许仙如何挣扎,都被人按的死死的,只能哀嚎道:“妖僧,都是妖僧,我许仙不服,我不要剃度,不要出家啊!”

    “长老,剃刀来了!”

    两个小沙弥,快速准备好水盆与剃刀,恭恭敬敬的放到了老僧面前。

    老僧拿起剃刀沾沾水,对着吴明点了点头,开口道:“许仙,入佛门忌酒肉,能持否?”

    “不能,我要喝酒吃肉,不要当和尚啊!”

    许仙的挣扎是软弱的,老僧举起手中剃刀,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不能也不要紧,寺中没有酒肉,习惯了就好了。”

    一刀下去,许仙的头发落下一大块,整个人呜呜痛哭起来。

    老僧再次举起剃刀,念念有词:“许仙,入佛门忌女色,能持否?”

    “不能,我是个俗人,斩不断红尘啊!”

    许仙还是不答应,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看上去就非常可怜。

    老僧一听这话,还是不为所动,哆哆嗦嗦的说道:“不能也不要紧,金山寺不接待女客,看不见女人,习惯了就好了。”

    第二刀下去,头发再次落下,根本不顾许仙的反对。

    老僧第三次举起剃刀,又问道:“许仙,入佛门忌杀生,能持否?”

    “不能啊,我心狠手辣,每天不杀生都活不下去,你们放过我吧!”许仙手无缚鸡之力,可是到关头,说起谎话来也是不眨眼的。

    老僧微微叹息,哆哆嗦嗦的说道:“不能也不要紧,金山寺上受佛法庇护,想要杀生也是无法,习惯了就好了。”(未完待续。)     夕阳西下,夜色如期而来。

    学生们各自散去之后,最后一个离开的许仙,也吹灭了书堂内的蜡烛,锁上了书堂的大门。

    “今天怎么了,为什么我心神不宁,眼皮总是再跳呢?”许仙如此想着的同时,摸了摸有些发干的嗓子,又抬眼看了看天上的月色。

    今夜的月亮很美,高高挂在天空上,比和尚的脑袋还要圆。

    想到和尚的脑袋,许仙自己也是笑了。

    他平日并不是古板的人,只不过为人师表的责任,不允许他露出稳重以外的情绪,只能没事的时候再偷着乐一会。

    “许先生,这么晚才回去啊?”

    “许先生,我儿子今天的功课做得怎么样,要是他有不对的地方,您可要多家管教啊!”

    “许先生,来买点蔬菜吧,这些都是新鲜的。”

    回家的路上,许多人跟许仙打着招呼,许仙也笑着跟大家点头示意。

    穿过繁华的大街,一家卖荷叶鸡的老店生意火爆,许仙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闻着香味也走了进去。

    “客观,吃点什么?”

    看到有客人进来,肩膀上搭着毛巾的伙计,赶紧迎了上来。

    许仙目光扫过店内,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开口道:“来只荷叶鸡,再来碗鸡骨汤,面饼也来两个。”

    “客观,稍等片刻,点的东西马上就来。”伙计吊着嗓子,对着后堂吆喝道:“荷叶鸡一只,鸡骨汤一碗,面饼两个喽!”

    卖荷叶鸡的是老店,上菜的速度非常快。

    许仙刚刚喝下一杯茶,荷叶鸡与香浓的鸡骨汤,就被伙计端了上来。

    饿着肚子的许仙,嗅了嗅荷叶鸡的香味,脸上带着三分满足。他也不说话,伸手撕下几块鸡肉,用面饼在手中一卷,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书生,荷叶鸡好不好吃?”

    狼吞虎咽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了询问声。

    许仙被吓得噎住了,连忙喝了几口浓汤,这才抬头向着对面看去。

    “你是?”

    许仙敢发誓,自己认识的人中,绝对没有眼前这人。

    陌生人也不答话,只是看着盘中的荷叶鸡,再次问道:“书生,荷叶鸡好不好吃?”

    “好吃,味道挺好的!”

    许仙迟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这荷叶鸡的味道,确实不负百年老店的名号。

    听到许仙的话,陌生人微微而笑,语重心长的开口道:“那就好,多吃点吧,以后荷叶鸡这种东西,你就没有权利再吃了!”

    “没权利吃?荷叶鸡对我来说,不算是高档消费吧,这人是什么意思呢?”

    许仙目光中闪过疑惑,打量了眼前这人一会,暗想道:“难道这人是个疯子,跑过来消遣我的?”

    想到这里,许仙吃不下去了。

    毕竟,有疯子坐在自己对面,谁知道他会不会动手打人。

    要知道,疯子打人放到哪里,那都是不犯法的,许仙自负是个读书人,可没有兴趣跟疯子较量较量。

    “店家,将东西包起来,我带回去吃。”许仙招呼来店小二,将荷叶鸡与面饼包了起来,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其实,许仙想象中的疯子,就是要带他出家的吴明。

    吴明看着许仙的动作,不无遗憾的摇摇头,叹息道:“书生,真的不吃了?这可得想好了,等你剃度出家之后,这荷叶鸡,你可就没权利吃了!”

    “满嘴胡言,真是疯子一个,我不跟你计较。”许仙提着包好的荷叶鸡,将银两丢在饭桌上,转身就出了门。

    吴明坐在板凳上,看着许仙离去的背影,脸上带起三分笑容。

    下一秒,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本尊何处已经无人得知。

    “真是晦气,吃个饭都能遇到疯子,真是出门没看黄历。这荷叶鸡带回去,估计都要凉了,也不知道味道还怎么样!”

    许仙提着荷叶鸡,七拐八拐的走在巷道中。

    路过一个无人的拐角处,他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脖子一疼就失去了知觉。

    “我给你机会,你自己不会珍惜。这荷叶鸡,你以后是没权利吃了,还是去金山寺吃素去吧!”

    出手的黑影就是吴明,他将软倒的许仙提在手中,看了看金山寺的方向,整个人腾空而起。

    金山寺距离杭州不远,满打满算也就几百里路。

    十几分钟之后,吴明提着昏迷的许仙,从天而降来到这里。

    入眼,无数庙宇依山而建,金山耸立在湖水中心,寺庙又建立在金山之上,好一副佛门圣地的景象。

    提着昏迷的许仙,吴明直奔如来大殿。

    如来大殿中,金山寺八百僧侣,正在这里做着晚课,诵经声滔滔不绝。

    看到吴明提着人进来,念经的长老微微一愣,诵经声也哑然而止。

    “阿弥陀佛!”

    长老高宣佛号,对着僧人们摆摆手,从蒲团上站了起来。

    吴明放下昏迷的许仙,也对着长老双手合十,开口道:“长老,法海大师在吗?”

    长老年纪大了,双耳锤在肩膀上,好半天才听清吴明说的是什么,回答道:“法海主持,他昨夜就出去了,至今还没有回来。”

    “没回来?”听到老僧的话,吴明眉头皱了一下。

    从昨晚的情况来看,法海应该出现心魔,在金山寺闭关才对。

    电影中,法海就是这样做的,可现在他却不知所踪,显然与电影中的剧情不符,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施主连夜来金山寺,除了找法海主持以外,还有其他事情吗?”老僧说着这话,扫了眼地上的许仙。

    许仙二十多岁,因为长期的读书养气,看上去就跟奶油小生一样。

    看到这样的美男子,老僧目光亮了一下,呼吸明显的沉重几分。

    吴明目光如炬,将对方的反映看在眼中,不由暗笑道:“果然,什么佛门圣地都是假的,越是明灯之下越是黑暗,灯下黑的故事便是如此。嘿嘿,许仙你算是完了,就等着屁股疼吧!”

    只是简单地扫一眼,吴明就看到好几个老和尚,目光中流露出了垂涎之色。

    要知道,这里可是宋朝时期,以断袖分桃为风雅之事。

    不用想,许仙到金山寺出家,未来的前景就可以预料,少不得要被规则潜一潜。

    “许仙连白蛇都不放过,本身就有点重口味,这些和尚应该能满足他了!”如此想着,吴明缓缓开口:“长老,我与法海主持相交莫逆,正好在杭州城中,发现此人生具慧根,是个可造之材,还请寺中长老收留他。”

    老僧颤悠悠的走上前,看着许仙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有慧根,一看就有慧根!”

    说完这话,老僧又俯下身去,捏了捏许仙的屁股,这下更满意了:“是个可造之材,是个可造之材啊!”

    “这是哪里啊?”

    被人摸了几下,昏迷的许仙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入眼,就看到一个老和尚,正对自己满脸淫笑,就像嫖客在看姑娘一样。

    “妈呀!”许仙吓了一跳,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

    目光环视一周,只见满满的都是光头,好似来到了哪座寺庙中。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里?”

    许仙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去,整个人还没有明白过来。

    吴明看着许仙的反映,对着老僧开口道:“长老,为他剃度吧!我愿意再出黄金万两,为寺中诸佛重塑金身,只求金山寺为他剃度出家。”

    手中一晃,万两黄金堆积如山,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寺中的诸多僧人,一个个看的脸红脖子粗,目光中闪过贪婪之色。

    除了少数几个清修僧,大多数人热切的看着老僧,恨不得替他直接答应下来。

    “剃度?是你把我带来的,是你对不对?”

    许仙也不是傻子,联想到吴明之前的举动,赶忙向外跑去,边跑边说道:“我不要剃度,你们这群疯子,我要去衙门告你们!”

    “拦住他,快点拦住他!”长老连忙开口,指挥僧人上前拦截。

    许仙到底是无力书生,没等跑出去多远,就被几名僧侣扑倒在地,强行按在了地上。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我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许仙被按在地上,口中还是不服气。

    老僧看了看地上的万两黄金,又看了看挣扎不断的许仙,终于在心中下了决定,吼道:“剃度,给他剃度!”

    两个人按着肩膀,两个人按着大腿,一个人抱着脑袋。

    任凭许仙如何挣扎,都被人按的死死的,只能哀嚎道:“妖僧,都是妖僧,我许仙不服,我不要剃度,不要出家啊!”

    “长老,剃刀来了!”

    两个小沙弥,快速准备好水盆与剃刀,恭恭敬敬的放到了老僧面前。

    老僧拿起剃刀沾沾水,对着吴明点了点头,开口道:“许仙,入佛门忌酒肉,能持否?”

    “不能,我要喝酒吃肉,不要当和尚啊!”

    许仙的挣扎是软弱的,老僧举起手中剃刀,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不能也不要紧,寺中没有酒肉,习惯了就好了。”

    一刀下去,许仙的头发落下一大块,整个人呜呜痛哭起来。

    老僧再次举起剃刀,念念有词:“许仙,入佛门忌女色,能持否?”

    “不能,我是个俗人,斩不断红尘啊!”

    许仙还是不答应,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看上去就非常可怜。

    老僧一听这话,还是不为所动,哆哆嗦嗦的说道:“不能也不要紧,金山寺不接待女客,看不见女人,习惯了就好了。”

    第二刀下去,头发再次落下,根本不顾许仙的反对。

    老僧第三次举起剃刀,又问道:“许仙,入佛门忌杀生,能持否?”

    “不能啊,我心狠手辣,每天不杀生都活不下去,你们放过我吧!”许仙手无缚鸡之力,可是到关头,说起谎话来也是不眨眼的。

    老僧微微叹息,哆哆嗦嗦的说道:“不能也不要紧,金山寺上受佛法庇护,想要杀生也是无法,习惯了就好了。”(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