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临诸天世界 第304章 冥河摆渡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诸葛一生唯谨慎,关羽大意失荆州。

    面对不熟悉的人物,心中多一些小心,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年头,阴沟翻船的人数不胜数。那名黑人验尸官,能够贯穿死神来了五部曲,很可能是一位特殊npc,而且还是级别不低的那种。

    “计程车。”

    站在街道旁,吴明拦下一辆黄色计程车,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先生,你去哪?”

    “去...”

    吴明刚想要回答,却发现他并不知道,那名负责验尸的黑人住在哪。

    在电影中,哪里有死人出现,哪里就有黑人验尸官的身影。但是黑人验尸官的具体位置,自始至终都不曾提及,连姓名都没有提到过。

    “在这边,如果有人遇到交通事故死去,他的尸体会被停在哪?”吴明不知道地方,只能试探的问道。

    “如果遇到交通意外,尸体会被停在圣玛丽医院,您要去那吗?”

    计程车司机看了眼后视镜,在看到吴明点头之后,踩下油门向着圣玛丽医院驶去。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车载cd中,播放着acdc乐队的专辑,地狱公路。

    听到这首熟悉的旋律,吴明眉头皱了一下,本能的有些厌恶。

    “滴滴...”

    伴随洪亮的汽笛声,前方路口处,驶出来一辆拉钢管的大货车。

    大货车从东向北行驶,车辆在拐弯时,占据了大半个车道。

    从后面看去,只见一车满载的钢管,随着拐弯晃晃悠悠,仿佛随时会崩断绳索,从货车上甩下来一样。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些大家伙,他们占的地方太多了。”看到有大货车堵路,出租车司机放慢速度,跟吴明小声抱怨道。

    吴明静静的看着前方,目光在货车的绳索上扫过,冷声道:“减速,与这辆车保持距离,不要靠上去。”

    “什么?”因为车载cd的声音很大,出租车司机没有听到吴明的话。

    下一刻,大货车摆正了车身,正式驶入向北的公路。

    而就在出租车司机,稍微有些走神的时候,前方的大货车猛地才了下刹车。

    “嘎吱!”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货车上,被绳索固定着的钢管,借助突然刹车的惯性,瞬间崩开了约束。

    一时间,无数根手腕粗细的钢管,犹如雨点般向后打来,目标正是跟在后面的计程车。

    “靠!”危险来临的刹那,吴明发动幻影转移,从计程车内钻了出去。

    下一秒,他刚刚站在路边上,就看到倒霉的计程车,被射的跟马蜂窝一样。

    一根根四米多长的钢管,刺破计程车薄弱的铁皮,深深插入了车厢内。

    其中,坐在前面的司机,胸口更是被钢管贯穿,活活钉死在了驾驶位上。

    “叮......轮回者吴明,恭喜你躲过一次死亡设计,请再接再厉。”

    轮回腕表的提示,浮现在吴明心底。

    吴明站在路边抬眼四望,目光滤过下车的大货司机,与被钉死的在车上的倒霉鬼,寻找着死神的蛛丝马迹。

    只可惜看了一会,也没有引人注目的特别现象,周围一切都风平浪静。

    以望气术笼罩双眼,勉强能看到些黑雾,笼罩在出事故的计程车上。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能够让他发现更多问题。

    “这个死神,难道处于有形和无形之间,进行死亡设计时,也不需要露面吗?”收回目光,吴明松开上衣的扣子,带着疑问继续前行。

    一路上,不知是不是躲过了一次设计,死神又去找别人了。

    吴明安安稳稳,到达了圣玛丽医院,中途再也没有意外出现。

    “先生,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医院的前台,有护士正在值班。

    吴明轻轻点头,走到这名护士的身前,开口道:“有,看着我的眼睛!”

    “什么?”护士本能的抬起头,向着吴明的眼睛看去。

    目光相对的瞬间,无数种记忆纷沓而来,吴明静静的感受着,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托德,神秘的验尸官,从来不与人交流,也没有组建家庭。吃住都在医院,有时候甚至会睡在停尸房,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

    在护士的记忆中,关于黑人验尸官的消息很少,许多都是道听途说而来。

    而且,在圣玛丽医院中,托德的存在感很低,就是对于医护人员来说,也是个十分神秘的存在。

    比如说,吴明控制的这名护士,已经在医院工作七年了。

    可在她的记忆中,托德从来没有主动开口,跟她打过一次招呼。很多时候,托德只是待在停尸房中,孤独的像个守家老人,而不是圣玛丽医院的一份子。

    “托德,你的身份究竟是什么?死神的使者,死亡设计下的逃脱者,又或者是觉醒的电影人物?”吴明断开摄神取念,一边思考着问题,一边向着停尸房走去。

    作为一家市立医院,圣玛丽医院的规模很大,停尸房的样式也很新颖。

    在医院的草坪区,有一栋类似教堂的建筑,这里便是托德的工作地点,圣玛丽医院的停尸房。

    拉开停尸房的大门,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吴明背负着双手,缓步向里面走去,发现这里没有窗户,只有一间间大门紧闭的房间。

    托德医生办公室,档案室,设备室,停尸房...

    手指在墙壁上划过,吴明每走到一个房门前,就伸手推开房门。

    四个房间中,并没有托德的身影,只在停尸房内,停着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中年大妈,坠落电梯的男孩,被吊灯砸死的倒霉蛋!”吴明掀开白布,发现三名死者,全都是这次的新人。

    旁边,储存尸体的冷柜上,还挂着两个崭新的标签。

    吴明走上前去,将贴着新标签的冷柜拉开,露出了两个黑色的裹尸袋。

    “滋...”手指划过,裹尸袋被拉开一角,露出死者的头部。

    吴明歪着头看了一会,这两名放在冷柜中的尸体,正是那对学生恋人,看样子已经死了很久了。

    “冒失的闯入者,是我最讨厌的客人,不过你是个例外!”身后有对话传来,却没有任何的脚步声。

    吴明站在原地不动,以他的实力来说,就是一只猫垫着脚尖走过,也不可能蒙蔽他的视听。

    可现在,要不是对方开口,吴明根本就不知道,身后还站着个人。

    没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声,甚至连心跳声都没有。

    轻轻回过头,吴明向着身后看去,入眼是一个站在灯光下,连影子都没有的人。

    “你是死神?”看着黑人验尸官,吴明很平静的开口道。

    “不是,当然不是。”黑人验尸官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吴明一会,突然说道:“我是冥河上,一位孤独的摆渡人,好高兴见到你!”

    据说在亡者的世界中,有一条黑色的河流。

    死后的灵魂来到这里,需要坐上摆渡人的船,才能到达亡者的乐园。

    从侧面来说,摆渡人算是死神的仆人,只是不知道托德的身份,属于哪个冥神体系。

    要知道,摆渡人的传说中,最出名的应该是希腊神话,被称为冥河渡神的卡戎。

    这个卡戎,是冥神哈迪斯的仆人,也是最忠诚的守卫。在亡者世界中的地位,相当于哈迪斯之外的第二档,主神之下,上位神灵中的佼佼者。

    不过,看托德的样子,不像是高位神灵的投影。

    而死神来了世界中,连超凡力量都不存在,这个不曾露面的死神,没理由是哈迪斯这种大佬。

    “希腊神话中,哈迪斯可是主神,放在东方世界,也得是大罗金仙级别。看样子,这里的死神,应该是不入流那种。不是下位神本体,就是中位神的投影,不可能再高了。”吴明思考片刻,从托德的身上,联想到了那名死神。

    当然了,这样的观点,肯定是有偏差的。

    只是,吴明相信偏差不会太大,因为高等级的神灵,不可能出现在这种低级世界中。

    “你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自己的身份吗?”托德从门外走来,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

    吴明自己也很纳闷,托德表现的太直白了,完全一副老朋友的样子,这有点出乎意料。

    “为什么?”

    “因为,你带来了我喜欢的东西,你能将那个送给我吗?”

    托德手指轻轻向下,指了指吴明脖子上,挂着的圆形吊坠。

    这个圆形吊坠来自哈努比斯的祝福,里面储存的神力,能给予佩戴者一次复活的机会。

    听到托德的要求是这个,吴明想也不想的摇头道:“很遗憾,我没有将它送人的打算。”

    “是吗,可我很喜欢这个东西,你说我该怎么办?”托德的目光中,渐渐有贪婪流露,身上的黑西服也开始褪色。

    最终,托德身上的黑西服,变成了一件破旧的灰色斗篷,身体周围有黑雾弥漫。

    “我讨厌冒失的闯入者,但你是个例外,因为你带来了我喜欢的东西。”

    托德缓缓伸出手,脸上的表情满是狰狞,低语道:“现在,你应该乖乖的低下头,将那个东西给我了。”(未完待续。)     诸葛一生唯谨慎,关羽大意失荆州。

    面对不熟悉的人物,心中多一些小心,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年头,阴沟翻船的人数不胜数。那名黑人验尸官,能够贯穿死神来了五部曲,很可能是一位特殊npc,而且还是级别不低的那种。

    “计程车。”

    站在街道旁,吴明拦下一辆黄色计程车,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先生,你去哪?”

    “去...”

    吴明刚想要回答,却发现他并不知道,那名负责验尸的黑人住在哪。

    在电影中,哪里有死人出现,哪里就有黑人验尸官的身影。但是黑人验尸官的具体位置,自始至终都不曾提及,连姓名都没有提到过。

    “在这边,如果有人遇到交通事故死去,他的尸体会被停在哪?”吴明不知道地方,只能试探的问道。

    “如果遇到交通意外,尸体会被停在圣玛丽医院,您要去那吗?”

    计程车司机看了眼后视镜,在看到吴明点头之后,踩下油门向着圣玛丽医院驶去。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车载cd中,播放着acdc乐队的专辑,地狱公路。

    听到这首熟悉的旋律,吴明眉头皱了一下,本能的有些厌恶。

    “滴滴...”

    伴随洪亮的汽笛声,前方路口处,驶出来一辆拉钢管的大货车。

    大货车从东向北行驶,车辆在拐弯时,占据了大半个车道。

    从后面看去,只见一车满载的钢管,随着拐弯晃晃悠悠,仿佛随时会崩断绳索,从货车上甩下来一样。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些大家伙,他们占的地方太多了。”看到有大货车堵路,出租车司机放慢速度,跟吴明小声抱怨道。

    吴明静静的看着前方,目光在货车的绳索上扫过,冷声道:“减速,与这辆车保持距离,不要靠上去。”

    “什么?”因为车载cd的声音很大,出租车司机没有听到吴明的话。

    下一刻,大货车摆正了车身,正式驶入向北的公路。

    而就在出租车司机,稍微有些走神的时候,前方的大货车猛地才了下刹车。

    “嘎吱!”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货车上,被绳索固定着的钢管,借助突然刹车的惯性,瞬间崩开了约束。

    一时间,无数根手腕粗细的钢管,犹如雨点般向后打来,目标正是跟在后面的计程车。

    “靠!”危险来临的刹那,吴明发动幻影转移,从计程车内钻了出去。

    下一秒,他刚刚站在路边上,就看到倒霉的计程车,被射的跟马蜂窝一样。

    一根根四米多长的钢管,刺破计程车薄弱的铁皮,深深插入了车厢内。

    其中,坐在前面的司机,胸口更是被钢管贯穿,活活钉死在了驾驶位上。

    “叮......轮回者吴明,恭喜你躲过一次死亡设计,请再接再厉。”

    轮回腕表的提示,浮现在吴明心底。

    吴明站在路边抬眼四望,目光滤过下车的大货司机,与被钉死的在车上的倒霉鬼,寻找着死神的蛛丝马迹。

    只可惜看了一会,也没有引人注目的特别现象,周围一切都风平浪静。

    以望气术笼罩双眼,勉强能看到些黑雾,笼罩在出事故的计程车上。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能够让他发现更多问题。

    “这个死神,难道处于有形和无形之间,进行死亡设计时,也不需要露面吗?”收回目光,吴明松开上衣的扣子,带着疑问继续前行。

    一路上,不知是不是躲过了一次设计,死神又去找别人了。

    吴明安安稳稳,到达了圣玛丽医院,中途再也没有意外出现。

    “先生,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医院的前台,有护士正在值班。

    吴明轻轻点头,走到这名护士的身前,开口道:“有,看着我的眼睛!”

    “什么?”护士本能的抬起头,向着吴明的眼睛看去。

    目光相对的瞬间,无数种记忆纷沓而来,吴明静静的感受着,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托德,神秘的验尸官,从来不与人交流,也没有组建家庭。吃住都在医院,有时候甚至会睡在停尸房,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

    在护士的记忆中,关于黑人验尸官的消息很少,许多都是道听途说而来。

    而且,在圣玛丽医院中,托德的存在感很低,就是对于医护人员来说,也是个十分神秘的存在。

    比如说,吴明控制的这名护士,已经在医院工作七年了。

    可在她的记忆中,托德从来没有主动开口,跟她打过一次招呼。很多时候,托德只是待在停尸房中,孤独的像个守家老人,而不是圣玛丽医院的一份子。

    “托德,你的身份究竟是什么?死神的使者,死亡设计下的逃脱者,又或者是觉醒的电影人物?”吴明断开摄神取念,一边思考着问题,一边向着停尸房走去。

    作为一家市立医院,圣玛丽医院的规模很大,停尸房的样式也很新颖。

    在医院的草坪区,有一栋类似教堂的建筑,这里便是托德的工作地点,圣玛丽医院的停尸房。

    拉开停尸房的大门,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吴明背负着双手,缓步向里面走去,发现这里没有窗户,只有一间间大门紧闭的房间。

    托德医生办公室,档案室,设备室,停尸房...

    手指在墙壁上划过,吴明每走到一个房门前,就伸手推开房门。

    四个房间中,并没有托德的身影,只在停尸房内,停着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中年大妈,坠落电梯的男孩,被吊灯砸死的倒霉蛋!”吴明掀开白布,发现三名死者,全都是这次的新人。

    旁边,储存尸体的冷柜上,还挂着两个崭新的标签。

    吴明走上前去,将贴着新标签的冷柜拉开,露出了两个黑色的裹尸袋。

    “滋...”手指划过,裹尸袋被拉开一角,露出死者的头部。

    吴明歪着头看了一会,这两名放在冷柜中的尸体,正是那对学生恋人,看样子已经死了很久了。

    “冒失的闯入者,是我最讨厌的客人,不过你是个例外!”身后有对话传来,却没有任何的脚步声。

    吴明站在原地不动,以他的实力来说,就是一只猫垫着脚尖走过,也不可能蒙蔽他的视听。

    可现在,要不是对方开口,吴明根本就不知道,身后还站着个人。

    没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声,甚至连心跳声都没有。

    轻轻回过头,吴明向着身后看去,入眼是一个站在灯光下,连影子都没有的人。

    “你是死神?”看着黑人验尸官,吴明很平静的开口道。

    “不是,当然不是。”黑人验尸官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吴明一会,突然说道:“我是冥河上,一位孤独的摆渡人,好高兴见到你!”

    据说在亡者的世界中,有一条黑色的河流。

    死后的灵魂来到这里,需要坐上摆渡人的船,才能到达亡者的乐园。

    从侧面来说,摆渡人算是死神的仆人,只是不知道托德的身份,属于哪个冥神体系。

    要知道,摆渡人的传说中,最出名的应该是希腊神话,被称为冥河渡神的卡戎。

    这个卡戎,是冥神哈迪斯的仆人,也是最忠诚的守卫。在亡者世界中的地位,相当于哈迪斯之外的第二档,主神之下,上位神灵中的佼佼者。

    不过,看托德的样子,不像是高位神灵的投影。

    而死神来了世界中,连超凡力量都不存在,这个不曾露面的死神,没理由是哈迪斯这种大佬。

    “希腊神话中,哈迪斯可是主神,放在东方世界,也得是大罗金仙级别。看样子,这里的死神,应该是不入流那种。不是下位神本体,就是中位神的投影,不可能再高了。”吴明思考片刻,从托德的身上,联想到了那名死神。

    当然了,这样的观点,肯定是有偏差的。

    只是,吴明相信偏差不会太大,因为高等级的神灵,不可能出现在这种低级世界中。

    “你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自己的身份吗?”托德从门外走来,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

    吴明自己也很纳闷,托德表现的太直白了,完全一副老朋友的样子,这有点出乎意料。

    “为什么?”

    “因为,你带来了我喜欢的东西,你能将那个送给我吗?”

    托德手指轻轻向下,指了指吴明脖子上,挂着的圆形吊坠。

    这个圆形吊坠来自哈努比斯的祝福,里面储存的神力,能给予佩戴者一次复活的机会。

    听到托德的要求是这个,吴明想也不想的摇头道:“很遗憾,我没有将它送人的打算。”

    “是吗,可我很喜欢这个东西,你说我该怎么办?”托德的目光中,渐渐有贪婪流露,身上的黑西服也开始褪色。

    最终,托德身上的黑西服,变成了一件破旧的灰色斗篷,身体周围有黑雾弥漫。

    “我讨厌冒失的闯入者,但你是个例外,因为你带来了我喜欢的东西。”

    托德缓缓伸出手,脸上的表情满是狰狞,低语道:“现在,你应该乖乖的低下头,将那个东西给我了。”(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