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正容:“话不能这么说坦克不也是乌龟的原理吗现在各个国家都有装备。”

    说着话常武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些装备怎么运出去?总不能一个一个从井口往上爬吧人可以枪也可以炮怎么办?再说了如果是成规模的军队不可能依靠那么样一个井口通道来运输。”

    萧正容:“我看那个井口只是入口这里面肯定还有能从里面向外打开的出口。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奇兵突袭的效果。你注意到这里的空气了吗似乎不是那么浑浊这个地下设施恐怕还有通风口。”

    两人边走边说突然萧正容腰间一紧原来绳索已经放到尽头。按照约定他们俩应该回去了。两人商量了一会儿决定返回由于没想到这地下设施的规模这么大常武的照明灯只带了一个电池盒今天看样子没有办法探清这地底的全貌了。就在两人转身向回走的时候来时洞穴入口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排阴森森的人影无声无息的站在那里挡住了去路。

    两人没有想到这地下洞穴中竟然还埋伏着一群人他们下来之前只考虑到这洞中可能有什么机关没想到什么机关都没有却有人。要知道这至少是六十年前封存的地穴两人心中同时闪念:“是人是鬼?”

    黑沉沉的一群人排着整齐的队列常武举起手中的灯光照过去只见清一色土黄色的旧式军服——竟然是六十年前的日本军人装束。灯光下看不清楚这些人的脸只感觉那是一种铁青的颜色毫无半点生气。萧正容暗数了一下有一百来号人看编队像是一个连。他虽然身怀绝技但是面对这么多人也不禁暗暗叫苦只得硬着头皮向前一步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我们的路?”

    萧正容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中引起了一阵回响但是对面的人却没有出丝毫声音。他突然觉得这无声无息中突然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赶紧喝道:“常武退后!”萧正容话音未落只见有一条人影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手里举着黑沉沉的战刀劈向他的面门。萧正容提身形斜上前一步避开刀峰右手横出一掌直接劈到对方的颈动脉位置。若论一对一的身手萧正容可比对方高太多了可是他没有时间缠斗力求一击制敌否则这些人一拥而上恐怕无法对付。

    你有在冬天将手毫无准备的伸到冷水中的感觉吗?是不是触手一片阴冷全身毛孔都随之收缩?萧正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出掌砍在对方的颈侧而对方并没有像他意料中的那样倒地不起失去知觉他这一掌居然穿脖子滑了过去感觉对方的身体不是完全的实质而是一团阴森的流体。

    萧正容觉得手上传来一阵寒气整个手臂都有麻木的感觉赶紧运内功将这股寒气逼了出去。而对方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什么损伤但是似乎也受到了伤害萧正容这一掌居然把他的飘飞出去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不是人!这是什么东西?”萧正容心中立刻有了这个疑问。然而没有时间让他去仔细思考对面的人已经一拥而上冲了上来。

    萧正容护着常武后退站在两排高高的弹药箱之间硬生生的抵挡住这群人接连不断的攻击。他不能退到开阔地带因为那样意味着被包围可是守着一条狭窄的通道身法又无法展开躲不了全部的攻击。奇怪的是那些人手中的战刀砍在他身上并没有皮开肉绽的而是一股阴寒之气直透肌骨让人全身麻木连呼吸也感到困难。而萧正容的拳脚击到对方也像击到一团粘稠的空气中那样全然不受力只是对方也顺着拳势飘飞出去半天才能起身动作也比先前慢了许多。看来双方的攻击都能造成伤害只是看不见皮肉之伤而已。

    站在萧正容身后的常武见证了这场诡异的搏斗。萧正容一个人对着一群人除了他的拳脚风声之外周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阴气纵横。萧正容自幼跟着萧老爷子习武却很少出手伤人直到今天他才真正体会到修炼内功的重要。他将内力运转全身顿时觉得压力大减阴寒之气也不再那么恐怖。可是这样的格斗让他越斗越心惊。对方有那么多人而且这些人好像是杀不了的也许自己强运内功可以冲出去可是常武怎么办。看这种形势他不可能带着常武全身而退。

    站在萧正容身后的常武显然也看清了这个局面在后面低声说道:“萧正容边打边退把他们从通道那边引出来试试能不能兜着圈子绕过去。”

    这一句话提醒了萧正容他们的目地只是想回去而这些人堵在通道口肯定过不去。既然这些像鬼的东西追着自己来只有利用大厅的地形边打边退引着他们绕个圈子好回到通道。他们所处的这个地下洞穴面积十分大密密麻麻排列着各种军火装备常武护着萧正容在一堆堆军火中边打边退企图将这些人引到大厅中。

    然而他们向后退了没多远身后是一片空地面前的那些人突然停了下来住手不再追击。两人正在诧异间突然听见身后有人说话的声音:“你们两个人很了不起居然能进到这里来。看来不是军人就是警察你们身上有一种刚阳的杀气。”

    回头一看身后不知何时又出现一个人。这个人的装束和刚才那些人类似看上去是个军官但他却开口说话了。常武举着灯照向他觉得很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沉声道:“你倒底是什么人?”

    对面的军官的话音似乎从远处传来却阴森森的就在耳边:“我是什么人和你们没有关系既然你们进来了就别想出去。”

    站在常武身后全身戒备的萧正容突然觉得有一丝不对他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这压力来自于常武的对面。这个军官站在那里没有动作却散出一种霸道的气势这种气势别人也许不了解可是萧正容却很熟悉这是高手才有的气势。萧正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敌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就算全力出手恐怕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如果对方和刚才那些人一样是没有实质的鬼物那就更加无法对付了。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不禁脱口问道:“桃木健雄?”

    那军官铁青的脸色看不出表情语气中却有一点惊讶:“你知道我的名子?那么你们不是无意进来的就更不能放过你们了。”

    萧正容突然上前一步拦在常武身前低声道:“常武这个鬼东西很厉害我挡住他你咬牙冲出去。”常武答道:“我不行我在这里替你挡一挡只有你才能冲出去。”

    军官似乎听见了他们的说话:“你们不要再幻想着能出去在这里不可能有人是我的对手。”说着轻轻向前走了一步两人就觉得一股阴冷的压力笼罩住全身。就在这紧要关头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歌声。这歌声苍凉古朴来自于通道的另一侧。歌声显得飘乎遥远却又清晰无比:

    “古玉无光、沁残恨血濡回魂暗夜。

    江山如旧、更苍浊宝刃匣中呜咽。

    锁缚苍龙壮士悲歌徒叹青峰剑!

    匹夫独勇风骨犹对狼烟。

    民弱空幻国强风雅无存羞与先人面!

    虚荣盛世自暗伤胸襟误成卑颜。

    君子飘零葬志迷金污醉沉一片。

    苍生无语恨可怜头上天!”

    常武与萧正容不谙诗文也没有听出这是一曲百字令《念奴娇》只是觉得此时此地传来此歌声显得十分的怪异。这歌声初起时很远语调慷慨悲壮不知自何人口中然而上半阙唱完下半阙声调突然一变显得婉转清扬竟然是风君子的声音!一曲歌声完毕歌者已提剑来到近前。

    只见那人踏歌而来一字一步一步一剑一剑一人剑光闪过之处通道中的卫兵似乎无从抵挡化作一阵阵黑烟散去。此人歌声不停缓缓而行在黑气间如波开浪裂所过之处拦路者灰飞烟灭。

    萧正容惊呆了他有生以来从未见过什么人有这种然的气势如此精妙而霸道的剑法!他与常武所携带的灯光现在随着电池的消耗已经昏暗了许多灯光下的来人身形赫然是风君子手中提着那把天心剑。风君子本来在洞外守侯此时出现倒也不令人意外可是两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么好的身手而且手中这把剑如此神奇刚才萧正容拳脚无法消灭的那些怪物在剑下纷纷消失。

    还是常武最先反应过来:“风君子你怎么下来了……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

    风君子没有看常武而是越过两人来到桃木健雄的身前他提着剑说道:“你们两个赶紧离开这里现在就走。”

    萧正容这时才反应过来开口问道:“风君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风君子没有回头淡淡答道:“他们都是不散的阴魂这里是阴地虽然你的功夫还不错却也不是对手。赶紧走吧。”

    常武:“我们走你呢?你想怎么办?”

    风君子:“不要管我我还有事情要做。”

    他们几人说话的时候对面的桃木健雄一直没有作声。自从风君子一出现他就死死的盯住了他见他走到面前桃木健雄缓缓的抽出一把长刀双手持握刀尖稳稳的指向风君子。风君子口中说话身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提剑与桃木健雄对峙。常武还要说话却被萧正容摆手拉住向来路走回。萧正容刚才看风君子出手功夫已经远在自己之上就知道自己和常武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赶紧趁机出去。

    由于事突然两人也没有仔细注意到这个风君子的诸多奇怪之处。就在他们走到通道入口处的时候又看见一个穿着和服的女子静悄悄的站在那里把他们都吓了一跳几乎同声问道:“桃木铃你怎么也来了?这里危险赶紧跟我们出去。”

    这女子在昏暗的灯光下身形五官酷似桃木铃常武与萧正容也没有想到会是别人。那个“桃木铃”的眼神一直望着不远处“风君子”的背影没有移开只是轻声的说道:“我不要紧有风爷在没什么好怕的。你们快上去吧你们的朋友还在上面等着……”     萧正容:“话不能这么说坦克不也是乌龟的原理吗现在各个国家都有装备。”

    说着话常武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些装备怎么运出去?总不能一个一个从井口往上爬吧人可以枪也可以炮怎么办?再说了如果是成规模的军队不可能依靠那么样一个井口通道来运输。”

    萧正容:“我看那个井口只是入口这里面肯定还有能从里面向外打开的出口。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奇兵突袭的效果。你注意到这里的空气了吗似乎不是那么浑浊这个地下设施恐怕还有通风口。”

    两人边走边说突然萧正容腰间一紧原来绳索已经放到尽头。按照约定他们俩应该回去了。两人商量了一会儿决定返回由于没想到这地下设施的规模这么大常武的照明灯只带了一个电池盒今天看样子没有办法探清这地底的全貌了。就在两人转身向回走的时候来时洞穴入口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排阴森森的人影无声无息的站在那里挡住了去路。

    两人没有想到这地下洞穴中竟然还埋伏着一群人他们下来之前只考虑到这洞中可能有什么机关没想到什么机关都没有却有人。要知道这至少是六十年前封存的地穴两人心中同时闪念:“是人是鬼?”

    黑沉沉的一群人排着整齐的队列常武举起手中的灯光照过去只见清一色土黄色的旧式军服——竟然是六十年前的日本军人装束。灯光下看不清楚这些人的脸只感觉那是一种铁青的颜色毫无半点生气。萧正容暗数了一下有一百来号人看编队像是一个连。他虽然身怀绝技但是面对这么多人也不禁暗暗叫苦只得硬着头皮向前一步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拦我们的路?”

    萧正容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中引起了一阵回响但是对面的人却没有出丝毫声音。他突然觉得这无声无息中突然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赶紧喝道:“常武退后!”萧正容话音未落只见有一条人影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手里举着黑沉沉的战刀劈向他的面门。萧正容提身形斜上前一步避开刀峰右手横出一掌直接劈到对方的颈动脉位置。若论一对一的身手萧正容可比对方高太多了可是他没有时间缠斗力求一击制敌否则这些人一拥而上恐怕无法对付。

    你有在冬天将手毫无准备的伸到冷水中的感觉吗?是不是触手一片阴冷全身毛孔都随之收缩?萧正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出掌砍在对方的颈侧而对方并没有像他意料中的那样倒地不起失去知觉他这一掌居然穿脖子滑了过去感觉对方的身体不是完全的实质而是一团阴森的流体。

    萧正容觉得手上传来一阵寒气整个手臂都有麻木的感觉赶紧运内功将这股寒气逼了出去。而对方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什么损伤但是似乎也受到了伤害萧正容这一掌居然把他的飘飞出去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不是人!这是什么东西?”萧正容心中立刻有了这个疑问。然而没有时间让他去仔细思考对面的人已经一拥而上冲了上来。

    萧正容护着常武后退站在两排高高的弹药箱之间硬生生的抵挡住这群人接连不断的攻击。他不能退到开阔地带因为那样意味着被包围可是守着一条狭窄的通道身法又无法展开躲不了全部的攻击。奇怪的是那些人手中的战刀砍在他身上并没有皮开肉绽的而是一股阴寒之气直透肌骨让人全身麻木连呼吸也感到困难。而萧正容的拳脚击到对方也像击到一团粘稠的空气中那样全然不受力只是对方也顺着拳势飘飞出去半天才能起身动作也比先前慢了许多。看来双方的攻击都能造成伤害只是看不见皮肉之伤而已。

    站在萧正容身后的常武见证了这场诡异的搏斗。萧正容一个人对着一群人除了他的拳脚风声之外周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阴气纵横。萧正容自幼跟着萧老爷子习武却很少出手伤人直到今天他才真正体会到修炼内功的重要。他将内力运转全身顿时觉得压力大减阴寒之气也不再那么恐怖。可是这样的格斗让他越斗越心惊。对方有那么多人而且这些人好像是杀不了的也许自己强运内功可以冲出去可是常武怎么办。看这种形势他不可能带着常武全身而退。

    站在萧正容身后的常武显然也看清了这个局面在后面低声说道:“萧正容边打边退把他们从通道那边引出来试试能不能兜着圈子绕过去。”

    这一句话提醒了萧正容他们的目地只是想回去而这些人堵在通道口肯定过不去。既然这些像鬼的东西追着自己来只有利用大厅的地形边打边退引着他们绕个圈子好回到通道。他们所处的这个地下洞穴面积十分大密密麻麻排列着各种军火装备常武护着萧正容在一堆堆军火中边打边退企图将这些人引到大厅中。

    然而他们向后退了没多远身后是一片空地面前的那些人突然停了下来住手不再追击。两人正在诧异间突然听见身后有人说话的声音:“你们两个人很了不起居然能进到这里来。看来不是军人就是警察你们身上有一种刚阳的杀气。”

    回头一看身后不知何时又出现一个人。这个人的装束和刚才那些人类似看上去是个军官但他却开口说话了。常武举着灯照向他觉得很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沉声道:“你倒底是什么人?”

    对面的军官的话音似乎从远处传来却阴森森的就在耳边:“我是什么人和你们没有关系既然你们进来了就别想出去。”

    站在常武身后全身戒备的萧正容突然觉得有一丝不对他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这压力来自于常武的对面。这个军官站在那里没有动作却散出一种霸道的气势这种气势别人也许不了解可是萧正容却很熟悉这是高手才有的气势。萧正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敌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就算全力出手恐怕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如果对方和刚才那些人一样是没有实质的鬼物那就更加无法对付了。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不禁脱口问道:“桃木健雄?”

    那军官铁青的脸色看不出表情语气中却有一点惊讶:“你知道我的名子?那么你们不是无意进来的就更不能放过你们了。”

    萧正容突然上前一步拦在常武身前低声道:“常武这个鬼东西很厉害我挡住他你咬牙冲出去。”常武答道:“我不行我在这里替你挡一挡只有你才能冲出去。”

    军官似乎听见了他们的说话:“你们不要再幻想着能出去在这里不可能有人是我的对手。”说着轻轻向前走了一步两人就觉得一股阴冷的压力笼罩住全身。就在这紧要关头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歌声。这歌声苍凉古朴来自于通道的另一侧。歌声显得飘乎遥远却又清晰无比:

    “古玉无光、沁残恨血濡回魂暗夜。

    江山如旧、更苍浊宝刃匣中呜咽。

    锁缚苍龙壮士悲歌徒叹青峰剑!

    匹夫独勇风骨犹对狼烟。

    民弱空幻国强风雅无存羞与先人面!

    虚荣盛世自暗伤胸襟误成卑颜。

    君子飘零葬志迷金污醉沉一片。

    苍生无语恨可怜头上天!”

    常武与萧正容不谙诗文也没有听出这是一曲百字令《念奴娇》只是觉得此时此地传来此歌声显得十分的怪异。这歌声初起时很远语调慷慨悲壮不知自何人口中然而上半阙唱完下半阙声调突然一变显得婉转清扬竟然是风君子的声音!一曲歌声完毕歌者已提剑来到近前。

    只见那人踏歌而来一字一步一步一剑一剑一人剑光闪过之处通道中的卫兵似乎无从抵挡化作一阵阵黑烟散去。此人歌声不停缓缓而行在黑气间如波开浪裂所过之处拦路者灰飞烟灭。

    萧正容惊呆了他有生以来从未见过什么人有这种然的气势如此精妙而霸道的剑法!他与常武所携带的灯光现在随着电池的消耗已经昏暗了许多灯光下的来人身形赫然是风君子手中提着那把天心剑。风君子本来在洞外守侯此时出现倒也不令人意外可是两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么好的身手而且手中这把剑如此神奇刚才萧正容拳脚无法消灭的那些怪物在剑下纷纷消失。

    还是常武最先反应过来:“风君子你怎么下来了……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

    风君子没有看常武而是越过两人来到桃木健雄的身前他提着剑说道:“你们两个赶紧离开这里现在就走。”

    萧正容这时才反应过来开口问道:“风君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风君子没有回头淡淡答道:“他们都是不散的阴魂这里是阴地虽然你的功夫还不错却也不是对手。赶紧走吧。”

    常武:“我们走你呢?你想怎么办?”

    风君子:“不要管我我还有事情要做。”

    他们几人说话的时候对面的桃木健雄一直没有作声。自从风君子一出现他就死死的盯住了他见他走到面前桃木健雄缓缓的抽出一把长刀双手持握刀尖稳稳的指向风君子。风君子口中说话身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提剑与桃木健雄对峙。常武还要说话却被萧正容摆手拉住向来路走回。萧正容刚才看风君子出手功夫已经远在自己之上就知道自己和常武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赶紧趁机出去。

    由于事突然两人也没有仔细注意到这个风君子的诸多奇怪之处。就在他们走到通道入口处的时候又看见一个穿着和服的女子静悄悄的站在那里把他们都吓了一跳几乎同声问道:“桃木铃你怎么也来了?这里危险赶紧跟我们出去。”

    这女子在昏暗的灯光下身形五官酷似桃木铃常武与萧正容也没有想到会是别人。那个“桃木铃”的眼神一直望着不远处“风君子”的背影没有移开只是轻声的说道:“我不要紧有风爷在没什么好怕的。你们快上去吧你们的朋友还在上面等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