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扰了,大将, 幸不辱鹤丸桑怎么是你”去接宗三回来的药研藤四郎一打开鬼丸寝居的障子门, 看到的就是被倒吊在屋子正中房梁上的鹤丸国永。

    “哟被我的提前登场吓到了吗”被捆得像是粽子一样的鹤丸扭了扭腰向药研打招呼,“不过我是真的被吓到了, 这一次的主人, 竟然是一个”

    非人非神、非妖非鬼的存在啊

    “鹤丸殿竟然已经承认殿下是主人了吗”药研四顾了一下房间, 发现鬼丸果然不在这里。

    “啊呀,一来就撞到主殿的私事, 鹤也很苦恼啊。”鹤丸扭了扭, 对药研的问题避而不答。

    怎么回答难道说在药研点出这一点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已经承认这个人是主人了吗可是他们都没有说过几句话, 他甚至不知道那个人类的名字,就莫名其妙的觉得,啊持有我的人,终于出现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错觉啊

    “私事”药研顺着鹤丸的话问了一句, 不过其实他并不是很好奇, 作为一个合格的臣子, 首先要学会的就是主君让你知道的事情你必须知道,不跟你说的事情, 就算看到了, 也要当做不知道。所以药研顺着问了一句之后便转移了话题“那你知道主殿去哪了吗”

    “好像是和鬼切大人去找信长公了”鹤丸脑子充血的想了一会。

    药研我刚刚从信长公那边回来

    “大概是那个魔王自己跑过来了吧, 这个世界的魔王虽然不像那个世界那么残暴,但是在胡来方面却是比那边强了不止一两倍。而且,建勲神社距离这里也不远。真是被照顾了呢。”建勲神社也在京都, 这位大人的据点则在爱宕山山顶的风神神社,可以说是极近了。再从那个和信长公长得一模一样的明智光秀的话语来看,信长公之所以还好好的存在到现在,简直就是这一位天天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的缘故那可不就是被照顾了么。从后头走来的宗三左文字慢悠悠的向药研说。

    “过来难道是因为你的事”药研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就说明自己办事不好了吗这个世界的自己应该是信长公亲自赠与这位大人的短刀,然后在自己执行的第一个关于原主的命令时出了纰漏

    药研皱起了眉。

    “放心,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宗三拨了一下眼前长长的刘海,“大概只是心血来潮,再加上无聊了,就跑过来惹人嫌了吧。”

    药研看了一眼宗三,和自己这个一直都觉得信长公其实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刀不一样,宗三对于信长公一直都有巨大的心理阴影,但是现在虽说宗三好像更加嫌弃信长公了,但是,却微妙的觉得他已经不是那么尖锐了是好事吧。

    “嘛,担心的话,就去看看啊,不过我就不过去了,看到魔王那个样子,我怕我会气得直接砍过去也说不定呢。”宗三左文字施施然转身向着房间内的矮桌走去,他打算在这里等新主人,那个魔王总不至于跑到这位大人的寝殿来吧。

    等等以这个世界魔王的性格来说,似乎还真有可能

    宗三左文字一下子踌躇了。

    搞定无聊来找事的织田三郎信长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虽然这个家伙总是不着调并且还总把事情搞得一团乱,但总的来说,还是听得懂人话的。

    “说这话之前,您还是把踩在信长公头上的脚拿开比较有说服力”加州清光捂脸不忍看的吐槽道。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抖s”大和守安定在一旁歪头好奇道。

    “想也知道不是吧”加州清光吐槽。

    已经变成吐槽役了呢,清光酱。

    “啊差点以为要窒息了”从地上爬起来的三郎拍了拍脑袋,显然习以为常,“话说鹤酱你以前还只是打我的头,现在为什么踢我了你是不是暴躁了不少兰丸说这样会变成秃顶的哦。”

    清光主殿以前还打过信长公的头而且信长公你这样说话是个人都想打你啊

    安定主殿现在都用脚踩了,就能看出早就不把信长公这个名号当回事了吧以及,主殿不是已经打了信长公吗

    清光好像,说的也是。

    “你以为是谁害的啊。”鬼丸叹了口气,“你到底都跟谁说了我找你要宗三的事情怎么就这一会,我接到了不下于三个献刀的联络”

    “诶你不是想要刀吗”三郎在榻榻米上瘫下来,“你最近不是在动员那些政客做什么事吗大家都很恐慌,让他们收集刀总比胡思乱想的好。”

    “但是太急了,我又不是什么刀都收,虽说有几把在博物馆,但是大多都在私人收藏家手里,一味的恐怖统治的话,很容易造成逆反的心理。”鬼丸拢起袖子,细数了一遍这些刀剑们所在的个人与组织,其中最麻烦还算皇室,虽然现代了皇室已经没有了政治上的权利,但是内阁和某些极端保守派却比皇室本身还要抠,趁机搞事简直是不用想就可以知道的事情。

    “啊”三郎仰头思考了一下,然后瞬间放弃“那就没办法了。”

    “你不搞事就好了。”鬼丸按了按额角,“别像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随便掺和了。”

    “那又不是我的错”说起这个三郎还挺委屈,他那时真的是人在神社坐,祸从天上来。莫名其妙被拉去皇军不说,又莫名其妙让他做了军官,最后他又莫名其妙发动了战咳咳,他至今都忘不了他率领的军队在海上航行时被鹤酱一个天斩,所有船通通沉到海底去的画面

    核武器都没那么夸张吧

    鹤酱生气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过多亏了鹤酱,他终于回到神社好好吃生八桥呢。就是没见到鹤酱有点可惜诶等等,该不会那之后鹤酱就生气了吧

    不过话说那个时候鹤酱不是自闭了吗因为那个叫做刽子手还是叫总司的家伙的死说最近几百年都不想出现了,结果还是为了他跑到海上,不过这个中断自闭的后果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以后都不想看到了。

    “主殿果然认识冲田君吗”旁边一个声音传来。

    三郎抬头一看,啊,是一直在旁边的、穿着蓝色羽织的美少年

    第二个反应才是啊,我刚刚说出来了吗

    “冲田君”三郎问。

    “冲田总司,幕末武装集团新选组一番队队长,被称作为天才剑士的人。”面对着织田信长,即使是冲田吹的大和守安定也不敢废话太多,简单介绍了一下人设,就眼巴巴的看着三郎信长。

    他不知道该怎么问新主殿明显新主殿不光认识冲田君还关系不错,再已知冲田君死得很悲伤、憋屈,而这位大人又一个人活过了百多年直到现代

    想一想就妥妥的虐,他还是不要去追问关于冲田君的过去了,如果他们之间不好,他问也得不到什么,如果他们关系好在冲田君已经魂归黄泉的现在,只是徒惹人伤心罢了。

    “啊”想了半天没想起大和守安定说的是谁的三郎看起来像个痴呆,他半天没动的望着大和守安定,仿佛一个沙雕。

    “嗯”大和守眨了眨眼睛,这是怎么啦

    “冲田总司,就是那个在你在街上和山兔抢便当的时候,跳出来踹了你一脚、后来你还企图招揽他的那个少年。”鬼丸淡淡的接话,他知道以三郎那个从不记人名的性格,八成想不起冲田总司到底是哪号人,其实三郎和总司相处得不多,又是个不喜欢记复杂事情的家伙,会想起来才是有鬼。

    说完的鬼丸不管努力去回忆的三郎,他看着因为他的视线而有些紧张的清光和安定,淡淡的说“总司最后确实在我这里长眠的,他的墓在山阴那边,由镇墓兽守着,有时间带你们去看。”

    那边的墓地是鬼丸的专属墓地,埋葬的都是几百年里和他结缘、然后又率先离开的人类,一开始只有三郎他们的墓地,渐渐的,在时光的冲刷下,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墓群,鬼丸将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刻下,最终终于认清了不可结缘的现实。

    冲田总司,虽然他们的相识是新选组那个脑子有病的副长算计后的结果,但是总司这个家伙确实不错,是一个让人觉得死得很可惜的人。

    哪怕是已经决定不和人类结缘的鬼丸,在看到他吐血的那一刻,也动了杀死总司的病,让他能够尽情挥砍刀剑、去战死沙场的想法。

    但是他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

    新选组的任务是维护京都的治安,再加上又是特别喜爱小孩子的冲田总司,以织田三郎信长的胡闹,这两撞上可以说是命运的玩笑。

    “抱歉”

    来不及为冲田君竟然踢了织田信长一脚而惊异、骄傲,安定低下了头,不光是他从自己新主人的灵力中感受到了一种沉重与像海一般的悲伤,他也看到了这位大人看着后山那悠远目光下的寂寞。

    那是只有被留下之物才知道的,只剩下自己的寂寞。

    鬼丸回过头,摇了摇头“没”

    “啊”就在这个时候,三郎仿若咸鱼翻身一般的发出了一个音节,身体当然还是瘫在地上没动,“这冲冲君就是你为他自闭的那个家伙吧不过原来你一直在关注着我吗”

    不然怎么知道我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虽然我什么都没想起来。

    “自闭”说起来,刚刚好像确实听到信长公这么说。清光与安定互相望着。

    “没有。”鬼丸毫不犹豫的否认。

    其实是因为那个时候他总算察觉了世界形势的变化,想起不久之后幕府统治的终结,为了不趟入之后的世界大战,鬼丸早就准备封山不问世事。冲田总司只是正好在这个关头求他收留而已。

    祖国的百年灾难。虽然他离开了祖国很久很久,也几乎刻上了另一个世界的印记,但是曾经的记忆与养成的人格依然在影响着他,他无法不为那段历史动容,哪怕知道这是那个多灾多难、伤痕累累的国家所要必经的劫难,而在劫难过后,它会浴血重生,从而走得更远。

    但若是感情与理智能够得到统一,人有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啊那个时候的鹤酱很可怕呢,差点就把整个岛都沉到海里去了好像还企图杀掉整个日本的掌权者来着。”三郎像是没听到鬼丸的否定一般随意的说着,似乎一点也感受不到话语中曾经差点发生过的恐怖事情。

    清光a安定

    等等原来现在的主殿和冲田君关系这么好为了冲田君竟然还企图杀掉间接害死了冲田君的整个幕府

    并没接入清光安定脑回路的鬼丸则回想起了总司死后几十年,自己自闭于阴界,某一天被兰丸火急火燎的请出山带回三郎,结果却看到三郎带领军队企图入侵祖国的事情

    他当时也是气昏了头,什么斩开战舰沉海,他当时是真的动了杀掉三郎的想法,想要将三郎与整个海洋舰队都葬送在海上,再杀光所有的主战派的人。

    哪怕他知道以三郎的性格甚至很多军人都

    算了,在战争这件事情上说无辜,也未免太虚伪了。

    后来是察觉他情绪不对的八岐大蛇企图也来搞一把事,结果被对他密切关注的安倍晴明察觉到,然后通知了几乎所有万妖城大妖,一起出手把鬼丸生生打至重伤,然后带回了阴界。

    鬼丸因为当时伤得太重,即使有他做的拟似神格在修复,也足足沉睡了百年才再次醒来。

    再次醒来,沧海桑田,世界已经由第二次工业革命进展到了第三次科技革命,开始迈入电子科技时代,在他醒来的时候,日本甚至已经结束了战后经济复苏,一切都在向着他所熟悉的时代发展

    看着有他没他都一样运转的世界,鬼丸却像经历了大彻大悟一般似哭似笑

    他有什么理由去为祖国做什么呢

    他在这个世界是

    他已经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的鬼丸直接将近代史全部跳过,仗着能够穿越时间胡搞瞎搞。但是这个鬼丸并没有觉醒时间跳跃能力,他的神格也是自己做的名为拟似神格,高天原则因为鬼丸没有死亡变成鬼,不确定能否控制他,迟迟不愿授予神位。所以鬼丸原本的打算是在阴界窝上一百年,等外面的战争结束了再出来。因为立场、能力、还有身份等等原因,鬼丸里外不是人,而且有很多顾忌,所以他是不可能改变历史的,干脆就眼不见为净。

    于是鬼丸就被虐了。他不出门我写什么

    正文我带过了这个问题,但是这个是if线,可以写我正文没写的东西,于是我就放飞自我了。

    最后一点内容我改了很多次,没有表达出那种左右为难、迫不得已、不知所措、痛苦绝望、穷途末路的情感,真的非常抱歉。

    。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续儚 2个;一元一角一分、可怕的鱼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芜鸦 20瓶;言峰士郎、叶璃、莲若、东丹赫、续儚、吱了个咪、直接去世 10瓶;祁柒 5瓶;修雅幻姬 3瓶;白夜 2瓶;折子戏、秋沫苏、1133410、叶疏楼、狐丸暗堕、哈哈哈哈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打扰了,大将, 幸不辱鹤丸桑怎么是你”去接宗三回来的药研藤四郎一打开鬼丸寝居的障子门, 看到的就是被倒吊在屋子正中房梁上的鹤丸国永。

    “哟被我的提前登场吓到了吗”被捆得像是粽子一样的鹤丸扭了扭腰向药研打招呼,“不过我是真的被吓到了, 这一次的主人, 竟然是一个”

    非人非神、非妖非鬼的存在啊

    “鹤丸殿竟然已经承认殿下是主人了吗”药研四顾了一下房间, 发现鬼丸果然不在这里。

    “啊呀,一来就撞到主殿的私事, 鹤也很苦恼啊。”鹤丸扭了扭, 对药研的问题避而不答。

    怎么回答难道说在药研点出这一点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已经承认这个人是主人了吗可是他们都没有说过几句话, 他甚至不知道那个人类的名字,就莫名其妙的觉得,啊持有我的人,终于出现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错觉啊

    “私事”药研顺着鹤丸的话问了一句, 不过其实他并不是很好奇, 作为一个合格的臣子, 首先要学会的就是主君让你知道的事情你必须知道,不跟你说的事情, 就算看到了, 也要当做不知道。所以药研顺着问了一句之后便转移了话题“那你知道主殿去哪了吗”

    “好像是和鬼切大人去找信长公了”鹤丸脑子充血的想了一会。

    药研我刚刚从信长公那边回来

    “大概是那个魔王自己跑过来了吧, 这个世界的魔王虽然不像那个世界那么残暴,但是在胡来方面却是比那边强了不止一两倍。而且,建勲神社距离这里也不远。真是被照顾了呢。”建勲神社也在京都, 这位大人的据点则在爱宕山山顶的风神神社,可以说是极近了。再从那个和信长公长得一模一样的明智光秀的话语来看,信长公之所以还好好的存在到现在,简直就是这一位天天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的缘故那可不就是被照顾了么。从后头走来的宗三左文字慢悠悠的向药研说。

    “过来难道是因为你的事”药研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就说明自己办事不好了吗这个世界的自己应该是信长公亲自赠与这位大人的短刀,然后在自己执行的第一个关于原主的命令时出了纰漏

    药研皱起了眉。

    “放心,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宗三拨了一下眼前长长的刘海,“大概只是心血来潮,再加上无聊了,就跑过来惹人嫌了吧。”

    药研看了一眼宗三,和自己这个一直都觉得信长公其实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刀不一样,宗三对于信长公一直都有巨大的心理阴影,但是现在虽说宗三好像更加嫌弃信长公了,但是,却微妙的觉得他已经不是那么尖锐了是好事吧。

    “嘛,担心的话,就去看看啊,不过我就不过去了,看到魔王那个样子,我怕我会气得直接砍过去也说不定呢。”宗三左文字施施然转身向着房间内的矮桌走去,他打算在这里等新主人,那个魔王总不至于跑到这位大人的寝殿来吧。

    等等以这个世界魔王的性格来说,似乎还真有可能

    宗三左文字一下子踌躇了。

    搞定无聊来找事的织田三郎信长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虽然这个家伙总是不着调并且还总把事情搞得一团乱,但总的来说,还是听得懂人话的。

    “说这话之前,您还是把踩在信长公头上的脚拿开比较有说服力”加州清光捂脸不忍看的吐槽道。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抖s”大和守安定在一旁歪头好奇道。

    “想也知道不是吧”加州清光吐槽。

    已经变成吐槽役了呢,清光酱。

    “啊差点以为要窒息了”从地上爬起来的三郎拍了拍脑袋,显然习以为常,“话说鹤酱你以前还只是打我的头,现在为什么踢我了你是不是暴躁了不少兰丸说这样会变成秃顶的哦。”

    清光主殿以前还打过信长公的头而且信长公你这样说话是个人都想打你啊

    安定主殿现在都用脚踩了,就能看出早就不把信长公这个名号当回事了吧以及,主殿不是已经打了信长公吗

    清光好像,说的也是。

    “你以为是谁害的啊。”鬼丸叹了口气,“你到底都跟谁说了我找你要宗三的事情怎么就这一会,我接到了不下于三个献刀的联络”

    “诶你不是想要刀吗”三郎在榻榻米上瘫下来,“你最近不是在动员那些政客做什么事吗大家都很恐慌,让他们收集刀总比胡思乱想的好。”

    “但是太急了,我又不是什么刀都收,虽说有几把在博物馆,但是大多都在私人收藏家手里,一味的恐怖统治的话,很容易造成逆反的心理。”鬼丸拢起袖子,细数了一遍这些刀剑们所在的个人与组织,其中最麻烦还算皇室,虽然现代了皇室已经没有了政治上的权利,但是内阁和某些极端保守派却比皇室本身还要抠,趁机搞事简直是不用想就可以知道的事情。

    “啊”三郎仰头思考了一下,然后瞬间放弃“那就没办法了。”

    “你不搞事就好了。”鬼丸按了按额角,“别像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随便掺和了。”

    “那又不是我的错”说起这个三郎还挺委屈,他那时真的是人在神社坐,祸从天上来。莫名其妙被拉去皇军不说,又莫名其妙让他做了军官,最后他又莫名其妙发动了战咳咳,他至今都忘不了他率领的军队在海上航行时被鹤酱一个天斩,所有船通通沉到海底去的画面

    核武器都没那么夸张吧

    鹤酱生气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过多亏了鹤酱,他终于回到神社好好吃生八桥呢。就是没见到鹤酱有点可惜诶等等,该不会那之后鹤酱就生气了吧

    不过话说那个时候鹤酱不是自闭了吗因为那个叫做刽子手还是叫总司的家伙的死说最近几百年都不想出现了,结果还是为了他跑到海上,不过这个中断自闭的后果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以后都不想看到了。

    “主殿果然认识冲田君吗”旁边一个声音传来。

    三郎抬头一看,啊,是一直在旁边的、穿着蓝色羽织的美少年

    第二个反应才是啊,我刚刚说出来了吗

    “冲田君”三郎问。

    “冲田总司,幕末武装集团新选组一番队队长,被称作为天才剑士的人。”面对着织田信长,即使是冲田吹的大和守安定也不敢废话太多,简单介绍了一下人设,就眼巴巴的看着三郎信长。

    他不知道该怎么问新主殿明显新主殿不光认识冲田君还关系不错,再已知冲田君死得很悲伤、憋屈,而这位大人又一个人活过了百多年直到现代

    想一想就妥妥的虐,他还是不要去追问关于冲田君的过去了,如果他们之间不好,他问也得不到什么,如果他们关系好在冲田君已经魂归黄泉的现在,只是徒惹人伤心罢了。

    “啊”想了半天没想起大和守安定说的是谁的三郎看起来像个痴呆,他半天没动的望着大和守安定,仿佛一个沙雕。

    “嗯”大和守眨了眨眼睛,这是怎么啦

    “冲田总司,就是那个在你在街上和山兔抢便当的时候,跳出来踹了你一脚、后来你还企图招揽他的那个少年。”鬼丸淡淡的接话,他知道以三郎那个从不记人名的性格,八成想不起冲田总司到底是哪号人,其实三郎和总司相处得不多,又是个不喜欢记复杂事情的家伙,会想起来才是有鬼。

    说完的鬼丸不管努力去回忆的三郎,他看着因为他的视线而有些紧张的清光和安定,淡淡的说“总司最后确实在我这里长眠的,他的墓在山阴那边,由镇墓兽守着,有时间带你们去看。”

    那边的墓地是鬼丸的专属墓地,埋葬的都是几百年里和他结缘、然后又率先离开的人类,一开始只有三郎他们的墓地,渐渐的,在时光的冲刷下,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墓群,鬼丸将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刻下,最终终于认清了不可结缘的现实。

    冲田总司,虽然他们的相识是新选组那个脑子有病的副长算计后的结果,但是总司这个家伙确实不错,是一个让人觉得死得很可惜的人。

    哪怕是已经决定不和人类结缘的鬼丸,在看到他吐血的那一刻,也动了杀死总司的病,让他能够尽情挥砍刀剑、去战死沙场的想法。

    但是他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

    新选组的任务是维护京都的治安,再加上又是特别喜爱小孩子的冲田总司,以织田三郎信长的胡闹,这两撞上可以说是命运的玩笑。

    “抱歉”

    来不及为冲田君竟然踢了织田信长一脚而惊异、骄傲,安定低下了头,不光是他从自己新主人的灵力中感受到了一种沉重与像海一般的悲伤,他也看到了这位大人看着后山那悠远目光下的寂寞。

    那是只有被留下之物才知道的,只剩下自己的寂寞。

    鬼丸回过头,摇了摇头“没”

    “啊”就在这个时候,三郎仿若咸鱼翻身一般的发出了一个音节,身体当然还是瘫在地上没动,“这冲冲君就是你为他自闭的那个家伙吧不过原来你一直在关注着我吗”

    不然怎么知道我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虽然我什么都没想起来。

    “自闭”说起来,刚刚好像确实听到信长公这么说。清光与安定互相望着。

    “没有。”鬼丸毫不犹豫的否认。

    其实是因为那个时候他总算察觉了世界形势的变化,想起不久之后幕府统治的终结,为了不趟入之后的世界大战,鬼丸早就准备封山不问世事。冲田总司只是正好在这个关头求他收留而已。

    祖国的百年灾难。虽然他离开了祖国很久很久,也几乎刻上了另一个世界的印记,但是曾经的记忆与养成的人格依然在影响着他,他无法不为那段历史动容,哪怕知道这是那个多灾多难、伤痕累累的国家所要必经的劫难,而在劫难过后,它会浴血重生,从而走得更远。

    但若是感情与理智能够得到统一,人有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啊那个时候的鹤酱很可怕呢,差点就把整个岛都沉到海里去了好像还企图杀掉整个日本的掌权者来着。”三郎像是没听到鬼丸的否定一般随意的说着,似乎一点也感受不到话语中曾经差点发生过的恐怖事情。

    清光a安定

    等等原来现在的主殿和冲田君关系这么好为了冲田君竟然还企图杀掉间接害死了冲田君的整个幕府

    并没接入清光安定脑回路的鬼丸则回想起了总司死后几十年,自己自闭于阴界,某一天被兰丸火急火燎的请出山带回三郎,结果却看到三郎带领军队企图入侵祖国的事情

    他当时也是气昏了头,什么斩开战舰沉海,他当时是真的动了杀掉三郎的想法,想要将三郎与整个海洋舰队都葬送在海上,再杀光所有的主战派的人。

    哪怕他知道以三郎的性格甚至很多军人都

    算了,在战争这件事情上说无辜,也未免太虚伪了。

    后来是察觉他情绪不对的八岐大蛇企图也来搞一把事,结果被对他密切关注的安倍晴明察觉到,然后通知了几乎所有万妖城大妖,一起出手把鬼丸生生打至重伤,然后带回了阴界。

    鬼丸因为当时伤得太重,即使有他做的拟似神格在修复,也足足沉睡了百年才再次醒来。

    再次醒来,沧海桑田,世界已经由第二次工业革命进展到了第三次科技革命,开始迈入电子科技时代,在他醒来的时候,日本甚至已经结束了战后经济复苏,一切都在向着他所熟悉的时代发展

    看着有他没他都一样运转的世界,鬼丸却像经历了大彻大悟一般似哭似笑

    他有什么理由去为祖国做什么呢

    他在这个世界是

    他已经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的鬼丸直接将近代史全部跳过,仗着能够穿越时间胡搞瞎搞。但是这个鬼丸并没有觉醒时间跳跃能力,他的神格也是自己做的名为拟似神格,高天原则因为鬼丸没有死亡变成鬼,不确定能否控制他,迟迟不愿授予神位。所以鬼丸原本的打算是在阴界窝上一百年,等外面的战争结束了再出来。因为立场、能力、还有身份等等原因,鬼丸里外不是人,而且有很多顾忌,所以他是不可能改变历史的,干脆就眼不见为净。

    于是鬼丸就被虐了。他不出门我写什么

    正文我带过了这个问题,但是这个是if线,可以写我正文没写的东西,于是我就放飞自我了。

    最后一点内容我改了很多次,没有表达出那种左右为难、迫不得已、不知所措、痛苦绝望、穷途末路的情感,真的非常抱歉。

    。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续儚 2个;一元一角一分、可怕的鱼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芜鸦 20瓶;言峰士郎、叶璃、莲若、东丹赫、续儚、吱了个咪、直接去世 10瓶;祁柒 5瓶;修雅幻姬 3瓶;白夜 2瓶;折子戏、秋沫苏、1133410、叶疏楼、狐丸暗堕、哈哈哈哈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