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帝都,皇宫内。

    刘玄惊坐而起。

    “皇上,奴才罪该万死,没有保护好皇上,罪该万死...”

    刚醒来,不远处便传来娘娘腔般的声音,转眼望去,不远处跪着数名身穿灰色长服的太监不断的轻声喊着,每喊一句便向着地面磕一下,此刻他们的面上已经布满了鲜血。

    看到这一幕,刘玄有些愕然,脑海中一段并不属于他的记忆喷涌而来,使劲的摇了摇头,刘玄傻眼了。

    他不过是睡了一觉,一醒来怎么就跑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了。

    刘玄,九幽帝国第三代皇帝,昨日登基大典,天色聚变,雷云滚滚,刘玄昏倒在祭坛之上。

    “皇上,你终于醒了,真是吓坏臣妾了。”一旁,一名身穿红色宫装的女子满面忧虑之色,双目布满朦胧。

    刘玄看着她,她是丞相李德之女---李悦莲,刘玄刚入门的第一个太子妃,也就是现在的皇后。

    印象中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上个月还无故打死了两名无辜的侍女。

    而目前他的处境是九幽帝国前皇驾崩,大皇子战死沙场,几个公主等着联姻待嫁,他是帝国唯一也是最小的男性血脉,刚成年便被赶上了登基大典。

    外忧内患,九幽开国至今不过两百年,边境战乱纷起,内部奸臣当道,就算不熟读史书,他也大概了解了,这是一个即将走向灭亡的帝国。

    想他一个中国良好公民,竟也遇到了这等穿越之事,本想着至少也能穿个太平盛世,没想到却穿到一个即将面临覆灭的落魄傀儡皇帝身上。

    苦笑了一声,刘玄起身,两边众侍女纷纷上前整衣,扫了眼依然在磕着血流满面的太监,眉头轻皱“你们都起来吧。”

    “谢皇上,谢皇上...”太监们如临大赦,忙谢恩道。

    “这些狗奴才都应该拖出去砍了。”太监刚起身,刘玄身边的李悦莲便冷声开口道。

    众太监全身一颤,立时吓得又是跪了下来。

    刘玄望着眼前的红装女子,长得挺有古典美的,心咋就这般歹毒...

    也是,刘玄生前本就软弱,朝上宰相李德的势力占了大半,李悦莲在入门前就看不起他,不过是一场联姻罢了。

    苦恼的揉了揉额头,刘玄淡声道“算了,不过是几个下人,现在也没事了,你们都起来吧。”

    “谢皇上。”太监们忙再次谢恩,但是这次却并没有起身。

    看到此幕,刘玄明明感觉到了,身旁李悦莲嘴角的一丝得意。

    真是家门不幸啊...

    整好了皇袍,头戴皇冠,刘玄向着宫外走去,刚走出大门,脚步一顿,宫门之外,近百名身穿蓝色官服头戴官帽的身影躬身站在其中。

    从他们的面色上看,很明显他们已经站了一夜了。

    看到刘玄走出来,众大臣面露喜色,立时躬身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玄愕然的看着众百官,抬首望去,其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皇上,该上朝了。”身边,一名小太监轻声说道。

    刘玄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让他们去正殿吧。另外带点吃的过来。”

    说完刘玄便转身向着正殿而去,众大臣连忙整齐的向着大殿跟上。

    ...

    太和殿,也就是俗称的金銮殿,刘玄坐在皇座之上,堂下百官齐聚,放眼望去,甚为庄严肃穆。

    “有事请奏,无事退朝。”这时,皇座下方,小太监---庄公公尖声喊道。

    堂下众臣开始小声议论,目光左右观望。

    这时,后方一名中年大臣躬身站了出来“昨日,皇上登基大典,天降横祸,此乃不祥之兆,微臣斗胆恳请皇上祭天道三天,以安天愤。”

    此话一出,众大臣顿时议论了起来,不多时便齐声躬身道“恳请皇上祭天道!”

    皇座之上,刘玄正吃着糕点,听到此话,神情一顿,天降横祸和天道有毛的关系,这帮人真是有够迂腐的。

    “恩,还有吗?”刘玄心里腹诽了几句,点了点头,道。

    一听皇上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下来,众大臣似是早有预料一般,这个傀儡皇帝果然和传言的一样,软弱无能,九幽帝国落到他的头上,也是到头了。

    登基大典,天雷突降,这本就是不祥之兆,预示着九幽大难将至,真个帝都都在议论此事,这个九幽国离灭亡已经不远了。

    “启禀皇上。”这时,另一边,站出来一个魁梧壮硕的中年大臣“西方大罗国,多次犯我边境,烧杀抢掠,数月下来,伤亡人口已达十万余人,损失财物近百万之巨。但是边境护国将军武安平软弱无能,退居内镜近百里,微臣斗胆请皇上降旨,革职查办。”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又是一阵激烈的议论声响起。

    “武安平出征数月,毫无战功,率军二十万,竟退境百里。”

    “所以大罗才会这般嚣张,应该削其官职,处以重刑。”

    ...

    听着下方的议论声,刘玄放下了糕点,武安平他知道,数月前出征,至今未有一战,每次大罗前来骚扰,他便率军退境,从三十里,退到五十里,又从五十里,退到了现在一百里。

    而从武安平的战报中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大罗敌军,兵强马壮,不可当敌,缓图之。

    武安平是先皇钦点的护国将军,先皇驾崩之后,他便安养在家,对于朝堂之事更是不闻不问,满朝百官都不待见他,多次被参,却都被先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挡了下来,如今他现在登上了皇位,这个武安平的烂梗,又被提上了日程...

    “臣恳请皇上,降旨召回,革职查办。”似乎众臣商议好了一般,一大半人全部躬身喊道。

    看着众人这般齐心协力,似乎料定了刘玄一定会答应一般。

    也对,刘玄根本不懂得政事,刚刚登基,且从未参议过国事,面对这帮老奸巨猾,迂腐至极的大臣们,要是以前的他,刘玄真不敢想象会是何种凄惨模样。

    “那么...”刘玄沉吟了一瞬“谁来说说,退敌之策。”

    听到皇上这般巧言躲过了大臣的谏言,众人沉默了下来。

    一名大臣似有犹豫,神情微微一紧,上前一步说道“启禀皇上,这武安平退境百里,足见他并无领军之才,微臣认为,应立刻削其军权,另选他人。”

    此话一出,立时有其他大臣躬身附和道“臣等附议。”

    刘玄眉头微皱,看着那群大臣,目光定在了为首的一道年约四五十左右的消瘦儒者身上---当朝宰相李德。

    顿了顿,刘玄开口问道“李爱卿,可有退敌之策。”

    李德面色一顿,平静回道“启禀皇上,微臣保举一人,足当此任。”

    刘玄眉间一挑,这李德倒是聪明,直接提出了保举之人,足当此任这话说出来,任何人听了都会心中舒畅许多,顿了顿,刘玄问道“说来听听。”

    李德躬身道“北州太守,魏青,可当此任。”

    听到此话,众人纷纷点头,刘玄的脑海中同样快速过滤了一遍:魏青,担任北州太守三年之多,这三年来,和北境接壤的殷帝国倒是一片祥和,从未发生太大的冲突。

    但是刘玄也知道,魏青是李德当初向先皇举荐之人,如今要让他接替武安平的位置,如若真的大获全胜,这李德的势力又会增长一分了。

    “诸位爱卿觉得如何?”沉吟了一瞬,刘玄淡声道。

    “北方的大殷数年来很少有逾越之举,魏青功不可没,如若召回派往西州,驻守边境,定能大获全胜。”一名大臣立刻躬身说道。

    其他大臣纷纷点头附议。

    “既然如此,让武安平驻守北州,封魏青为镇远将军,择日让其率军启程。”刘玄淡声回道。

    “皇上圣明!”李德率先躬身喝道,其他大臣纷纷齐声附和。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九幽帝都,皇宫内。

    刘玄惊坐而起。

    “皇上,奴才罪该万死,没有保护好皇上,罪该万死...”

    刚醒来,不远处便传来娘娘腔般的声音,转眼望去,不远处跪着数名身穿灰色长服的太监不断的轻声喊着,每喊一句便向着地面磕一下,此刻他们的面上已经布满了鲜血。

    看到这一幕,刘玄有些愕然,脑海中一段并不属于他的记忆喷涌而来,使劲的摇了摇头,刘玄傻眼了。

    他不过是睡了一觉,一醒来怎么就跑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了。

    刘玄,九幽帝国第三代皇帝,昨日登基大典,天色聚变,雷云滚滚,刘玄昏倒在祭坛之上。

    “皇上,你终于醒了,真是吓坏臣妾了。”一旁,一名身穿红色宫装的女子满面忧虑之色,双目布满朦胧。

    刘玄看着她,她是丞相李德之女---李悦莲,刘玄刚入门的第一个太子妃,也就是现在的皇后。

    印象中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上个月还无故打死了两名无辜的侍女。

    而目前他的处境是九幽帝国前皇驾崩,大皇子战死沙场,几个公主等着联姻待嫁,他是帝国唯一也是最小的男性血脉,刚成年便被赶上了登基大典。

    外忧内患,九幽开国至今不过两百年,边境战乱纷起,内部奸臣当道,就算不熟读史书,他也大概了解了,这是一个即将走向灭亡的帝国。

    想他一个中国良好公民,竟也遇到了这等穿越之事,本想着至少也能穿个太平盛世,没想到却穿到一个即将面临覆灭的落魄傀儡皇帝身上。

    苦笑了一声,刘玄起身,两边众侍女纷纷上前整衣,扫了眼依然在磕着血流满面的太监,眉头轻皱“你们都起来吧。”

    “谢皇上,谢皇上...”太监们如临大赦,忙谢恩道。

    “这些狗奴才都应该拖出去砍了。”太监刚起身,刘玄身边的李悦莲便冷声开口道。

    众太监全身一颤,立时吓得又是跪了下来。

    刘玄望着眼前的红装女子,长得挺有古典美的,心咋就这般歹毒...

    也是,刘玄生前本就软弱,朝上宰相李德的势力占了大半,李悦莲在入门前就看不起他,不过是一场联姻罢了。

    苦恼的揉了揉额头,刘玄淡声道“算了,不过是几个下人,现在也没事了,你们都起来吧。”

    “谢皇上。”太监们忙再次谢恩,但是这次却并没有起身。

    看到此幕,刘玄明明感觉到了,身旁李悦莲嘴角的一丝得意。

    真是家门不幸啊...

    整好了皇袍,头戴皇冠,刘玄向着宫外走去,刚走出大门,脚步一顿,宫门之外,近百名身穿蓝色官服头戴官帽的身影躬身站在其中。

    从他们的面色上看,很明显他们已经站了一夜了。

    看到刘玄走出来,众大臣面露喜色,立时躬身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玄愕然的看着众百官,抬首望去,其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皇上,该上朝了。”身边,一名小太监轻声说道。

    刘玄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让他们去正殿吧。另外带点吃的过来。”

    说完刘玄便转身向着正殿而去,众大臣连忙整齐的向着大殿跟上。

    ...

    太和殿,也就是俗称的金銮殿,刘玄坐在皇座之上,堂下百官齐聚,放眼望去,甚为庄严肃穆。

    “有事请奏,无事退朝。”这时,皇座下方,小太监---庄公公尖声喊道。

    堂下众臣开始小声议论,目光左右观望。

    这时,后方一名中年大臣躬身站了出来“昨日,皇上登基大典,天降横祸,此乃不祥之兆,微臣斗胆恳请皇上祭天道三天,以安天愤。”

    此话一出,众大臣顿时议论了起来,不多时便齐声躬身道“恳请皇上祭天道!”

    皇座之上,刘玄正吃着糕点,听到此话,神情一顿,天降横祸和天道有毛的关系,这帮人真是有够迂腐的。

    “恩,还有吗?”刘玄心里腹诽了几句,点了点头,道。

    一听皇上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下来,众大臣似是早有预料一般,这个傀儡皇帝果然和传言的一样,软弱无能,九幽帝国落到他的头上,也是到头了。

    登基大典,天雷突降,这本就是不祥之兆,预示着九幽大难将至,真个帝都都在议论此事,这个九幽国离灭亡已经不远了。

    “启禀皇上。”这时,另一边,站出来一个魁梧壮硕的中年大臣“西方大罗国,多次犯我边境,烧杀抢掠,数月下来,伤亡人口已达十万余人,损失财物近百万之巨。但是边境护国将军武安平软弱无能,退居内镜近百里,微臣斗胆请皇上降旨,革职查办。”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又是一阵激烈的议论声响起。

    “武安平出征数月,毫无战功,率军二十万,竟退境百里。”

    “所以大罗才会这般嚣张,应该削其官职,处以重刑。”

    ...

    听着下方的议论声,刘玄放下了糕点,武安平他知道,数月前出征,至今未有一战,每次大罗前来骚扰,他便率军退境,从三十里,退到五十里,又从五十里,退到了现在一百里。

    而从武安平的战报中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大罗敌军,兵强马壮,不可当敌,缓图之。

    武安平是先皇钦点的护国将军,先皇驾崩之后,他便安养在家,对于朝堂之事更是不闻不问,满朝百官都不待见他,多次被参,却都被先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挡了下来,如今他现在登上了皇位,这个武安平的烂梗,又被提上了日程...

    “臣恳请皇上,降旨召回,革职查办。”似乎众臣商议好了一般,一大半人全部躬身喊道。

    看着众人这般齐心协力,似乎料定了刘玄一定会答应一般。

    也对,刘玄根本不懂得政事,刚刚登基,且从未参议过国事,面对这帮老奸巨猾,迂腐至极的大臣们,要是以前的他,刘玄真不敢想象会是何种凄惨模样。

    “那么...”刘玄沉吟了一瞬“谁来说说,退敌之策。”

    听到皇上这般巧言躲过了大臣的谏言,众人沉默了下来。

    一名大臣似有犹豫,神情微微一紧,上前一步说道“启禀皇上,这武安平退境百里,足见他并无领军之才,微臣认为,应立刻削其军权,另选他人。”

    此话一出,立时有其他大臣躬身附和道“臣等附议。”

    刘玄眉头微皱,看着那群大臣,目光定在了为首的一道年约四五十左右的消瘦儒者身上---当朝宰相李德。

    顿了顿,刘玄开口问道“李爱卿,可有退敌之策。”

    李德面色一顿,平静回道“启禀皇上,微臣保举一人,足当此任。”

    刘玄眉间一挑,这李德倒是聪明,直接提出了保举之人,足当此任这话说出来,任何人听了都会心中舒畅许多,顿了顿,刘玄问道“说来听听。”

    李德躬身道“北州太守,魏青,可当此任。”

    听到此话,众人纷纷点头,刘玄的脑海中同样快速过滤了一遍:魏青,担任北州太守三年之多,这三年来,和北境接壤的殷帝国倒是一片祥和,从未发生太大的冲突。

    但是刘玄也知道,魏青是李德当初向先皇举荐之人,如今要让他接替武安平的位置,如若真的大获全胜,这李德的势力又会增长一分了。

    “诸位爱卿觉得如何?”沉吟了一瞬,刘玄淡声道。

    “北方的大殷数年来很少有逾越之举,魏青功不可没,如若召回派往西州,驻守边境,定能大获全胜。”一名大臣立刻躬身说道。

    其他大臣纷纷点头附议。

    “既然如此,让武安平驻守北州,封魏青为镇远将军,择日让其率军启程。”刘玄淡声回道。

    “皇上圣明!”李德率先躬身喝道,其他大臣纷纷齐声附和。

    ...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