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古色古香的地方,里面的陈设也是雕花描金的桌椅,三个老头子分别做在太师椅上喝着茶。

    陈华带着李云文走进来,对方也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也没有打招呼。

    陈华挑了挑眉,问道:“你们不想谈?”

    坐在中间的胖老头皱了皱眉,问道:“年轻人难道不应该自报一下家门吗?”

    “然后呢?”陈华问道。

    “什么然后?”胖老头一愣,问道。

    “自报家门之后呢?是不是接着你们拜会请教你们?”陈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这难道不是礼数吗?”

    “呵呵,你们老糊涂了?”陈华冷笑道:“礼数也讲究一个礼尚往来,按你的说法,我现在应该找人砍死你们,那才叫礼数,倚老卖老的老匹夫。”

    三个老头惊呆了,连李云文也一脸惊讶的看着陈华。

    “你~。”

    “你什么你,你们要是不想谈,那咱们就接着弄,老子不管其他人,就专门弄你们三个全家,你们不信就试试。”陈华说完转身就走。

    “慢着。”胖老头叫住了陈华。

    昨天印刷厂工人的事情已经证明了陈华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三个老头此时再看陈华一副鱼死网破的二百五做派,多少有点怕了。

    他们毕竟只是普通商人而已,躲在幕后花钱搞点小动作还行,真要亲自下场分生死,绝对没有那个胆量。

    拼财力他们虽然不怕陈华,可是又舍不得,相反,陈华昨天就证明了他舍得做亏本买卖。

    虽然不知道陈华昨天具体花了多少钱把事情摆平的,可是绝对不止那点衣服裤子钱,就那么点衣服裤子卖价全部一起可能都不足以平事儿。

    陈华回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个老头,问道:“怎么,愿意好好谈谈了?”

    “谈,好好谈谈!”胖老头说道。

    陈华点了点头,说道:“行,那你们自报家门?”

    “自报什么家门?”

    “自我介绍一下,难道要我称呼你们胖老头、黑老头、瘦老头吗?”

    “你怎么不自报家门?”

    “你们不认识我?”陈华笑了笑,说道:“行,党员陈华,内地来的,如果觉得不够详细,你们想知道什么,可以尽管问。”

    三个老头听见这话沉默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李云文憋着笑,对三个老头拱了拱手,说道:“南洋李云文,见过三位世伯。”

    三个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胖老头说道:“李世侄有礼了,请入座。”

    胖老头说完还斜了陈华一眼,好像在说,学着点,这才是礼数。

    陈华只感觉牙疼,你特么倒是先对老子以礼相待啊。

    李云文并没有入座,而是站在了陈华身后,而陈华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个老头。

    胖老头叹了口气说道:“咱们还是直接进入正题,陈华,你那衣服裤子卖那么便宜,简直就是在砸大家的饭碗,你这么做不怕被群起而攻吗?”

    “不怕。”

    三个老头对视了一眼,胖老头想了想,说道:“据我所知你虽然能力很不错,短短几个月就赚取了一份不错的身家,可是毕竟底子薄,咱们一起动手,就算只是正规手段你就能招架的住?”

    “什么正规手段?”陈华不屑的笑道:“比便宜,你们亏不起,花钱找关系不让我的货物出境,想来就是你们最大的正规手段了。

    可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这手段没用,你们信不信我把衣服拿到中英街就能全部卖光?”

    现每天过鹏城买菜的老头老太太起码有几千人,难道还不允许人家带两套衣服回来了?

    “商业的本质还是在于利润,只要我的东西让大家觉得够划算,有了足够的利润,你们就没办法封锁的住。”

    “年轻人,做事不要太绝,真要鱼死网破,对你并没有好处。”

    陈华笑了,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还不明白吗?

    不是我要鱼死网破,而是你们自己不识时务啊。

    你们觉得我不做这个生意,就没人做这个生意了吗?”

    “怎么说?”

    “国内开放了啊,那么多劳动力就在那儿摆着,早晚都会有人发现的,像制衣厂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早晚都会受到剧烈的冲击。

    我不做,有的是人做,你们与其和我在这里扯皮,不然想想怎么去吃一口肉还实在一些,毕竟越早下手,好肉才越多啊。

    有一件事情你们倒是说对了,我底子薄,所以就算是吃到了第一口肉,也吞不下多少,而你们则不一样。”

    三个老头对视了一眼,胖老头犹豫了一下,说道:“都知道那是肥肉,可是没人敢下口,大家都在观望着,就怕那肉吃了拉肚子。”

    陈华耸了耸肩,说道:“那我就没办法了,言尽于此,你们随意,我接招就是了,反正我的生意就这么继续做下去了。”

    “等等。”

    陈华摆了摆手,说道:“今天我侄子出世,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瞎扯,李云文,你留下来和你几个世伯好好聊聊。”

    陈华说完,直接转身走了。

    三个老头只好看向了李云文。

    李云文一脸的苦笑。

    胖老头想了想,笑道:“先坐下喝杯茶,然后好好给我们说说你在大陆那个制衣厂的事情,嗯,也好好说说这个陈华。

    我总觉得这小子不老实,一个能在几个月时间攒下这么多身家的人,不可能是这么一个鲁莽冲动的家伙。”

    李云文扯了扯嘴角,说道:“他那些都是装的,如果你们去他老家打听,保证一百个有一百二十个会说他是彬彬有礼的大好人。”

    “原来是纸老虎,那我们~。”

    李云文吓了一跳,赶紧劝阻道:“你们可千万别乱来,这是一头真老虎,我只是说他鲁莽冲动是装的,可没说他本事也是装出来的。

    相反,陈华的算计很深,他做每一件事情基本上都有好几个目的,当你以为看清楚他的时候,那你离上当就不远了。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现在进退两难的处境就能说明一切了,我可不想和你们作对啊。”     一个古色古香的地方,里面的陈设也是雕花描金的桌椅,三个老头子分别做在太师椅上喝着茶。

    陈华带着李云文走进来,对方也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也没有打招呼。

    陈华挑了挑眉,问道:“你们不想谈?”

    坐在中间的胖老头皱了皱眉,问道:“年轻人难道不应该自报一下家门吗?”

    “然后呢?”陈华问道。

    “什么然后?”胖老头一愣,问道。

    “自报家门之后呢?是不是接着你们拜会请教你们?”陈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这难道不是礼数吗?”

    “呵呵,你们老糊涂了?”陈华冷笑道:“礼数也讲究一个礼尚往来,按你的说法,我现在应该找人砍死你们,那才叫礼数,倚老卖老的老匹夫。”

    三个老头惊呆了,连李云文也一脸惊讶的看着陈华。

    “你~。”

    “你什么你,你们要是不想谈,那咱们就接着弄,老子不管其他人,就专门弄你们三个全家,你们不信就试试。”陈华说完转身就走。

    “慢着。”胖老头叫住了陈华。

    昨天印刷厂工人的事情已经证明了陈华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三个老头此时再看陈华一副鱼死网破的二百五做派,多少有点怕了。

    他们毕竟只是普通商人而已,躲在幕后花钱搞点小动作还行,真要亲自下场分生死,绝对没有那个胆量。

    拼财力他们虽然不怕陈华,可是又舍不得,相反,陈华昨天就证明了他舍得做亏本买卖。

    虽然不知道陈华昨天具体花了多少钱把事情摆平的,可是绝对不止那点衣服裤子钱,就那么点衣服裤子卖价全部一起可能都不足以平事儿。

    陈华回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个老头,问道:“怎么,愿意好好谈谈了?”

    “谈,好好谈谈!”胖老头说道。

    陈华点了点头,说道:“行,那你们自报家门?”

    “自报什么家门?”

    “自我介绍一下,难道要我称呼你们胖老头、黑老头、瘦老头吗?”

    “你怎么不自报家门?”

    “你们不认识我?”陈华笑了笑,说道:“行,党员陈华,内地来的,如果觉得不够详细,你们想知道什么,可以尽管问。”

    三个老头听见这话沉默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李云文憋着笑,对三个老头拱了拱手,说道:“南洋李云文,见过三位世伯。”

    三个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胖老头说道:“李世侄有礼了,请入座。”

    胖老头说完还斜了陈华一眼,好像在说,学着点,这才是礼数。

    陈华只感觉牙疼,你特么倒是先对老子以礼相待啊。

    李云文并没有入座,而是站在了陈华身后,而陈华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个老头。

    胖老头叹了口气说道:“咱们还是直接进入正题,陈华,你那衣服裤子卖那么便宜,简直就是在砸大家的饭碗,你这么做不怕被群起而攻吗?”

    “不怕。”

    三个老头对视了一眼,胖老头想了想,说道:“据我所知你虽然能力很不错,短短几个月就赚取了一份不错的身家,可是毕竟底子薄,咱们一起动手,就算只是正规手段你就能招架的住?”

    “什么正规手段?”陈华不屑的笑道:“比便宜,你们亏不起,花钱找关系不让我的货物出境,想来就是你们最大的正规手段了。

    可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这手段没用,你们信不信我把衣服拿到中英街就能全部卖光?”

    现每天过鹏城买菜的老头老太太起码有几千人,难道还不允许人家带两套衣服回来了?

    “商业的本质还是在于利润,只要我的东西让大家觉得够划算,有了足够的利润,你们就没办法封锁的住。”

    “年轻人,做事不要太绝,真要鱼死网破,对你并没有好处。”

    陈华笑了,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还不明白吗?

    不是我要鱼死网破,而是你们自己不识时务啊。

    你们觉得我不做这个生意,就没人做这个生意了吗?”

    “怎么说?”

    “国内开放了啊,那么多劳动力就在那儿摆着,早晚都会有人发现的,像制衣厂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早晚都会受到剧烈的冲击。

    我不做,有的是人做,你们与其和我在这里扯皮,不然想想怎么去吃一口肉还实在一些,毕竟越早下手,好肉才越多啊。

    有一件事情你们倒是说对了,我底子薄,所以就算是吃到了第一口肉,也吞不下多少,而你们则不一样。”

    三个老头对视了一眼,胖老头犹豫了一下,说道:“都知道那是肥肉,可是没人敢下口,大家都在观望着,就怕那肉吃了拉肚子。”

    陈华耸了耸肩,说道:“那我就没办法了,言尽于此,你们随意,我接招就是了,反正我的生意就这么继续做下去了。”

    “等等。”

    陈华摆了摆手,说道:“今天我侄子出世,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瞎扯,李云文,你留下来和你几个世伯好好聊聊。”

    陈华说完,直接转身走了。

    三个老头只好看向了李云文。

    李云文一脸的苦笑。

    胖老头想了想,笑道:“先坐下喝杯茶,然后好好给我们说说你在大陆那个制衣厂的事情,嗯,也好好说说这个陈华。

    我总觉得这小子不老实,一个能在几个月时间攒下这么多身家的人,不可能是这么一个鲁莽冲动的家伙。”

    李云文扯了扯嘴角,说道:“他那些都是装的,如果你们去他老家打听,保证一百个有一百二十个会说他是彬彬有礼的大好人。”

    “原来是纸老虎,那我们~。”

    李云文吓了一跳,赶紧劝阻道:“你们可千万别乱来,这是一头真老虎,我只是说他鲁莽冲动是装的,可没说他本事也是装出来的。

    相反,陈华的算计很深,他做每一件事情基本上都有好几个目的,当你以为看清楚他的时候,那你离上当就不远了。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现在进退两难的处境就能说明一切了,我可不想和你们作对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