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大奖后,陈华把押的分数减少了一半,又押了五次,再次中了一个五十倍的小老王,打枪打了一个二十倍的大星星,赚了百来块的样子,然后就退了筹码。

    “这台机子也就这样了。”

    随后陈华又在一边看了起来,有押小注的人离开了,陈华也不上去,等一个押大注的人离开了,陈华刚想上去,却被人抢先了一步。

    陈华也不气恼,洒然一笑后,就这么站在旁边看他玩儿。

    套路和陈华差不多,不过只赢了两把多块钱,这家伙赢了却没有走,站起身看了看其他机子都有人玩儿,又坐了回去继续玩儿,不过十分钟就把赢到的全部输出去了,又过了五分钟,身上的也全部输光光。

    陈华带着阿海离开了原地,边走边说道:“赌博其实也和投资差不多,想要赚钱不但需要学会分析,还需要耐得住寂寞,没有好项目的时候,咱们宁愿闲着也别出手。

    千万别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赚一点小钱,咱们的精力是有限的,空闲时间咱们可以观察、分析、学习,然后再慢慢的等待机会。

    当然,如果是缺乏生存的必要物质,那可真不能闲着了,小钱也必须得先赚了再说。”

    陈华带着阿海转了一会儿,来到了掷骰子的地方,这算是很古老的赌博游戏了。

    陈华先站在稍远一点都地方对阿海问道道:“你觉得这个玩儿法够公平吗?”

    “买大小和点数,很公平啊。”阿海笑道。

    “那豹子通杀呢?”

    “那毕竟是少数嘛。”

    “确实是少数,咱们算他一百把出一次豹子好了,这就等于抽了百分之二的水,因为大小都被通杀了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以他这三十秒一把的速度,一个小时你就得亏损两次本金,如果如果你把所有赌注分成十次下注,五个小时不到就会全部亏光。”

    “那买点数呢?”

    “那就更厉害了,一共三个骰子六个点数,买中一个赔一份,同时出现三个一样的赔三份,看起来好像很公平,其实如果你六个点数全压的话,立马就会明白其中的奥妙。

    因为你会发现,如果开出两个两个一样的点数,他同样是赔三份,可是却吃掉了四份,如果开出三个同样的点数,也是赔三份,可是他却吃掉了五份。”

    阿海愣了一下,接着愤愤的说道:“妈蛋,怪不得以前在老家玩儿鸡鱼虾总是输钱,又找不到怎么回事儿,原来门道在这里。”

    陈华笑着拍了拍阿海肩膀,说道:“所以,你不能想着输赢,而是要看成别人陪你玩儿了,是在给你提供服务,你那不是输钱,而是给了服务费。”

    阿海深吸了一口,说道:“这么一想,倒是舒服一点了,这两个简单的买法都那么吃钱,那买综合点数岂不是更吃钱?”

    “那就厉害了,概率和赔率相差极大,嗯,至于多大,可参考官方彩票的赔率。”

    “哈哈,我又赢了,连赢十铺真是爽啊!”一声得意的笑声传来。

    陈华和阿海同时看向了赌桌。

    陈华沉吟了一下,带着阿海走了过去,戴安娜和苏菲姐妹,还有张佳也在这里赌大小。

    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得意的对戴安娜三人说道:“跟着这位小妹妹一样跟着我押就对了,你们三个偏偏不听,输了钱心里不好受?”

    戴安娜一脸厌恶的表情,却什么也没说,这完全是居高临下的一种忍让。

    中年男人面前不过摆着十多万的筹码而已,戴安娜家里虽然不是那种很富豪的家族,可是对于这点钱还看不上,更别说戴安娜还是名校生了,而且身上还有第一大国国人的骄傲。

    面对这么一个有点小钱的人,根本就不屑于搭理。

    可惜戴安娜的不搭理,也许被误会成了胆小还是什么的。

    中年男人继续说道:“快输光光了?要不要我这里分你们一点啊?等下一起出去吃个饭就行。”

    戴安娜扯了扯嘴角,对张佳说道:“不准跟着他买了。”

    然后戴安娜把五百筹码放在了小上面,苏菲和苏珊跟着买小,张佳犹豫了一下,同样买了小。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买了一万块钱大。

    陈华走过去买了两千块钱小,然后对着中年男人抬了抬下巴,挑衅的看了他一眼。

    阿海也跟着买了两千块钱小。

    “小瘪三。”中年男人眯着眼睛看陈华。

    陈华笑了笑,没有说话。

    骰盅打开一三五九点小,戴安娜欢呼一声,对陈华说道:“陈先生给咱们带来好运了。”

    第二把中年男人抢先买了小,并且加注一倍,陈华他们买大,不加注,接过骰盅开出来四四六十四点大。

    第三把中年男人继续加注还是输,陈华他们不加注赢。

    第四把中年男人赢,立马又得意了起来。

    可是接下来中年男人又连输四把,陈华他们则连赢四把。

    再接下来几把,陈华他们照样赢多输少,中年男人几把下来由于输了就不断加注已经输光光了。

    中年男人愤愤的离开后,戴安娜有些惊奇的对陈华问道:“你是不是有感觉知道会开什么?”

    “当然不是。”陈华笑道:“我只是知道一般得意忘形的人,还有脾气暴躁的人,基本上都会输钱,遇到这样的人,只要和他们对着买,赢钱是必然的事情。”

    “有这种事?”戴安娜狐疑的问道。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大喜大怒又最是消耗精力,你见过谁无精打采的还能赢钱的吗?”

    不可否认的是有些家伙运气来了的时候,确实有着精准的直觉,可那是在精神状态很好的情况下,精力不济的时候,直觉什么的自然也就不准了。

    所以,哪怕是赌钱,也是需要看状态的。

    “好像有点道理,对了,你干嘛让张佳和我们对着买啊?”

    陈华笑道:“没什么理由,只是找个借口,让张佳体验一下而已,你们慢慢玩儿,我再四处看看。”     中了大奖后,陈华把押的分数减少了一半,又押了五次,再次中了一个五十倍的小老王,打枪打了一个二十倍的大星星,赚了百来块的样子,然后就退了筹码。

    “这台机子也就这样了。”

    随后陈华又在一边看了起来,有押小注的人离开了,陈华也不上去,等一个押大注的人离开了,陈华刚想上去,却被人抢先了一步。

    陈华也不气恼,洒然一笑后,就这么站在旁边看他玩儿。

    套路和陈华差不多,不过只赢了两把多块钱,这家伙赢了却没有走,站起身看了看其他机子都有人玩儿,又坐了回去继续玩儿,不过十分钟就把赢到的全部输出去了,又过了五分钟,身上的也全部输光光。

    陈华带着阿海离开了原地,边走边说道:“赌博其实也和投资差不多,想要赚钱不但需要学会分析,还需要耐得住寂寞,没有好项目的时候,咱们宁愿闲着也别出手。

    千万别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赚一点小钱,咱们的精力是有限的,空闲时间咱们可以观察、分析、学习,然后再慢慢的等待机会。

    当然,如果是缺乏生存的必要物质,那可真不能闲着了,小钱也必须得先赚了再说。”

    陈华带着阿海转了一会儿,来到了掷骰子的地方,这算是很古老的赌博游戏了。

    陈华先站在稍远一点都地方对阿海问道道:“你觉得这个玩儿法够公平吗?”

    “买大小和点数,很公平啊。”阿海笑道。

    “那豹子通杀呢?”

    “那毕竟是少数嘛。”

    “确实是少数,咱们算他一百把出一次豹子好了,这就等于抽了百分之二的水,因为大小都被通杀了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以他这三十秒一把的速度,一个小时你就得亏损两次本金,如果如果你把所有赌注分成十次下注,五个小时不到就会全部亏光。”

    “那买点数呢?”

    “那就更厉害了,一共三个骰子六个点数,买中一个赔一份,同时出现三个一样的赔三份,看起来好像很公平,其实如果你六个点数全压的话,立马就会明白其中的奥妙。

    因为你会发现,如果开出两个两个一样的点数,他同样是赔三份,可是却吃掉了四份,如果开出三个同样的点数,也是赔三份,可是他却吃掉了五份。”

    阿海愣了一下,接着愤愤的说道:“妈蛋,怪不得以前在老家玩儿鸡鱼虾总是输钱,又找不到怎么回事儿,原来门道在这里。”

    陈华笑着拍了拍阿海肩膀,说道:“所以,你不能想着输赢,而是要看成别人陪你玩儿了,是在给你提供服务,你那不是输钱,而是给了服务费。”

    阿海深吸了一口,说道:“这么一想,倒是舒服一点了,这两个简单的买法都那么吃钱,那买综合点数岂不是更吃钱?”

    “那就厉害了,概率和赔率相差极大,嗯,至于多大,可参考官方彩票的赔率。”

    “哈哈,我又赢了,连赢十铺真是爽啊!”一声得意的笑声传来。

    陈华和阿海同时看向了赌桌。

    陈华沉吟了一下,带着阿海走了过去,戴安娜和苏菲姐妹,还有张佳也在这里赌大小。

    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得意的对戴安娜三人说道:“跟着这位小妹妹一样跟着我押就对了,你们三个偏偏不听,输了钱心里不好受?”

    戴安娜一脸厌恶的表情,却什么也没说,这完全是居高临下的一种忍让。

    中年男人面前不过摆着十多万的筹码而已,戴安娜家里虽然不是那种很富豪的家族,可是对于这点钱还看不上,更别说戴安娜还是名校生了,而且身上还有第一大国国人的骄傲。

    面对这么一个有点小钱的人,根本就不屑于搭理。

    可惜戴安娜的不搭理,也许被误会成了胆小还是什么的。

    中年男人继续说道:“快输光光了?要不要我这里分你们一点啊?等下一起出去吃个饭就行。”

    戴安娜扯了扯嘴角,对张佳说道:“不准跟着他买了。”

    然后戴安娜把五百筹码放在了小上面,苏菲和苏珊跟着买小,张佳犹豫了一下,同样买了小。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买了一万块钱大。

    陈华走过去买了两千块钱小,然后对着中年男人抬了抬下巴,挑衅的看了他一眼。

    阿海也跟着买了两千块钱小。

    “小瘪三。”中年男人眯着眼睛看陈华。

    陈华笑了笑,没有说话。

    骰盅打开一三五九点小,戴安娜欢呼一声,对陈华说道:“陈先生给咱们带来好运了。”

    第二把中年男人抢先买了小,并且加注一倍,陈华他们买大,不加注,接过骰盅开出来四四六十四点大。

    第三把中年男人继续加注还是输,陈华他们不加注赢。

    第四把中年男人赢,立马又得意了起来。

    可是接下来中年男人又连输四把,陈华他们则连赢四把。

    再接下来几把,陈华他们照样赢多输少,中年男人几把下来由于输了就不断加注已经输光光了。

    中年男人愤愤的离开后,戴安娜有些惊奇的对陈华问道:“你是不是有感觉知道会开什么?”

    “当然不是。”陈华笑道:“我只是知道一般得意忘形的人,还有脾气暴躁的人,基本上都会输钱,遇到这样的人,只要和他们对着买,赢钱是必然的事情。”

    “有这种事?”戴安娜狐疑的问道。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大喜大怒又最是消耗精力,你见过谁无精打采的还能赢钱的吗?”

    不可否认的是有些家伙运气来了的时候,确实有着精准的直觉,可那是在精神状态很好的情况下,精力不济的时候,直觉什么的自然也就不准了。

    所以,哪怕是赌钱,也是需要看状态的。

    “好像有点道理,对了,你干嘛让张佳和我们对着买啊?”

    陈华笑道:“没什么理由,只是找个借口,让张佳体验一下而已,你们慢慢玩儿,我再四处看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