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摊牌不用钱,毕竟筹码已经用光了,可以直接摊牌,可是就这样摊牌,底池里面的有一百多万陈华就赢不到了。

    如果想要赢完底池的所有钱,陈华就需要继续跟一百万。

    现在陈华不仅想赢完底池的筹码,还想多赢一点。

    不过加注只能加三轮,现在已经加了两轮,陈华因为怕打草惊蛇,所以一直都没有主动加注,只是跟注而已,现在最后的一次机会了,陈华自然想加注试试看。

    乔治想了想,叫过服务员耳语了一会儿,然后递给了对方一张卡,不一会儿,服务员拿来了五百万的筹码,乔治直接把所有筹码丢到了桌面上。

    这下,陈华对面的老外和另外一个人都惊讶的看了看陈华四人,陈华想了想,点头笑道:“就这么多。”

    另外一个人想了想,说道:“摊牌。”

    翻开之后是一对三,嗯三个三一对二的葫芦牌型,如果最后一张不是二,那他的牌还比陈华的牌大。

    陈华对面的老外,看了看自己面前剩下的几十万筹码,又看了看陈华,然后把筹码全部推了出来,同样说道:“摊牌。”

    底牌一对八,凑成了三个八一对二的葫芦牌型,比老外的牌还要大。

    陈华笑着翻开了一个二,至于另外一张三则不需要翻出来了,四个二通杀。

    输钱的两个家伙同时扯了扯嘴角,又同时憋出一句,“真特么好命。”。

    确实是陈华运气好,发两张底牌的时候,陈华最小,发三张明牌之后,陈华两对,人家两个都是三条,还是陈华最小。

    发第四张明牌的时候,大家都是葫芦,可陈华还是最小,直到发第五张牌,陈华才变成了最大的。

    对面的老外挑衅的看了看陈华,说道:“咱们三个去开间包房玩玩儿如何?”

    陈华摇了摇头,笑道:“不了,你们玩儿。”

    老外挑了挑眉,问道:“你怕了?”

    “那倒不至于,只是我现在的身家还玩儿不起包房。”陈华笑道。

    “那我接着这里玩儿。”老外提议道。

    陈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只是我的消遣,并不是职业,刚才发第四张牌的时候,大家都是葫芦,你们过牌是为了套我。

    而我过牌,只是为了单纯的不想玩儿那么大,直到第五张牌,我已经稳赢了才会下重注。

    我两个朋友之所以那么爽快的帮我换筹码,就是因为了解我,知道我稳赢了,才会问都不问一下就把筹码换给我了。

    如果继续玩儿,我肯定会把筹码退到三十万,然后再和你们比拼耐心。

    你觉得和我这样的一个人玩儿,真的有意思吗?”

    对方应该是职业的,可是再怎么职业,遇到陈华这种绝对冷静的人,同样没有把握。

    既然是职业的,玩牌就不是为了兴趣,而是为了生存,需要赢钱才行,没有把握在陈华身上赢到钱,继续纠缠下去已经没意思了。

    于是对方在考虑了一下之后,深深看了陈华一眼,转身离开了。

    桌面上将近一千万的筹码,其中有五百万是乔治的,李云文有三十六万,陈华本金三十万,利润在四百万左右。

    陈华先把乔治的五百万还给了他,然后然后把对面老外最后推出来的几十万筹码也给了乔治,再把李云文的三十六万捡出来后,同样多给了他三十六万的筹码。

    这是赌桌上的规矩,给朋友拆借的筹码,输了还本金,赢了分利润,乔治虽然给了五百万,可是他的钱就对面老外跟了最后的几十万。

    李云文的三十六万却套到了两份。

    所以陈华才会这么分配。

    分完了钱,陈华拿了三百三十万的筹码,还有十几万留在了桌面上,荷官一脸惊喜的对陈华道谢:“谢谢这位先生,谢谢先生。”

    这个钱她能拿两成,也就是三万左右,一晚上在贵宾厅能拿这么多红利很是难得。

    “不客气。”陈华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带着阿海三人去兑换筹码。

    刚转身却差点碰到人,陈华看了看面前的一对年轻男女,不由有点意外,想不到他们在这个年纪居然就在一起了。

    一个何家千金,一个则是陈华想找的陈千强。

    不过想来也对,何家千金不用多说,陈千强许多人只知道他是歌手,其实人家的家里也是富豪,而港澳两地就这么点大,富二代彼此间认识很正常。

    “不好意思。”陈华歉意道。

    “没事儿,先生赢了不少啊。”何家千金笑道。

    “还行,运气好,你男朋友好像是一个歌星?”陈华看向了陈千强。

    何家千金碰了碰陈千强,笑道:“你歌迷耶。”

    陈千强伸出手和陈华握了一下,笑道:“你好,陈千强。”

    “你好,本家陈华,这是冯远海,这是乔治,这是李云文。”陈华介绍道。

    何家千金也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陈华想了想,对陈千强邀请道:“我在港岛商业电台包了一个时段,明天首播,嗯,我用一首歌换了张成荣给我当两期嘉宾,不知道陈先生有没有兴趣到我哪儿当两期嘉宾,同样有一首歌。”

    陈千强愣了一下,接着点头笑道:“很有兴趣,如果歌的质量不比你给张成荣的差的话。”

    张成荣的父亲是顶级裁缝,交际圈同样是上流社会,陈千强和张成荣同样也是朋友。

    陈千强自然对张成荣有一定了解的,听见陈华的话,自然有点心动。

    陈华点了点头,笑道:“那明天陈先生就直接到商业电台来,我们中午开始录音,到时候我把歌曲给你,行不行到时候就知道了。”

    “好,我明天一定来。”陈千强点头答应道。

    陈华点了点头,邀请道:“一起吃个宵夜吗?赢了这么多钱,可以找个好一点的地方。”

    “不了,明天,我们还有事。”陈千强摇头道。

    “行,那明天见。”

    “再见。”

    随后陈华出去外面找到了戴安娜她们,几个女孩子居然也都小赢了一点。     陈华摊牌不用钱,毕竟筹码已经用光了,可以直接摊牌,可是就这样摊牌,底池里面的有一百多万陈华就赢不到了。

    如果想要赢完底池的所有钱,陈华就需要继续跟一百万。

    现在陈华不仅想赢完底池的筹码,还想多赢一点。

    不过加注只能加三轮,现在已经加了两轮,陈华因为怕打草惊蛇,所以一直都没有主动加注,只是跟注而已,现在最后的一次机会了,陈华自然想加注试试看。

    乔治想了想,叫过服务员耳语了一会儿,然后递给了对方一张卡,不一会儿,服务员拿来了五百万的筹码,乔治直接把所有筹码丢到了桌面上。

    这下,陈华对面的老外和另外一个人都惊讶的看了看陈华四人,陈华想了想,点头笑道:“就这么多。”

    另外一个人想了想,说道:“摊牌。”

    翻开之后是一对三,嗯三个三一对二的葫芦牌型,如果最后一张不是二,那他的牌还比陈华的牌大。

    陈华对面的老外,看了看自己面前剩下的几十万筹码,又看了看陈华,然后把筹码全部推了出来,同样说道:“摊牌。”

    底牌一对八,凑成了三个八一对二的葫芦牌型,比老外的牌还要大。

    陈华笑着翻开了一个二,至于另外一张三则不需要翻出来了,四个二通杀。

    输钱的两个家伙同时扯了扯嘴角,又同时憋出一句,“真特么好命。”。

    确实是陈华运气好,发两张底牌的时候,陈华最小,发三张明牌之后,陈华两对,人家两个都是三条,还是陈华最小。

    发第四张明牌的时候,大家都是葫芦,可陈华还是最小,直到发第五张牌,陈华才变成了最大的。

    对面的老外挑衅的看了看陈华,说道:“咱们三个去开间包房玩玩儿如何?”

    陈华摇了摇头,笑道:“不了,你们玩儿。”

    老外挑了挑眉,问道:“你怕了?”

    “那倒不至于,只是我现在的身家还玩儿不起包房。”陈华笑道。

    “那我接着这里玩儿。”老外提议道。

    陈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只是我的消遣,并不是职业,刚才发第四张牌的时候,大家都是葫芦,你们过牌是为了套我。

    而我过牌,只是为了单纯的不想玩儿那么大,直到第五张牌,我已经稳赢了才会下重注。

    我两个朋友之所以那么爽快的帮我换筹码,就是因为了解我,知道我稳赢了,才会问都不问一下就把筹码换给我了。

    如果继续玩儿,我肯定会把筹码退到三十万,然后再和你们比拼耐心。

    你觉得和我这样的一个人玩儿,真的有意思吗?”

    对方应该是职业的,可是再怎么职业,遇到陈华这种绝对冷静的人,同样没有把握。

    既然是职业的,玩牌就不是为了兴趣,而是为了生存,需要赢钱才行,没有把握在陈华身上赢到钱,继续纠缠下去已经没意思了。

    于是对方在考虑了一下之后,深深看了陈华一眼,转身离开了。

    桌面上将近一千万的筹码,其中有五百万是乔治的,李云文有三十六万,陈华本金三十万,利润在四百万左右。

    陈华先把乔治的五百万还给了他,然后然后把对面老外最后推出来的几十万筹码也给了乔治,再把李云文的三十六万捡出来后,同样多给了他三十六万的筹码。

    这是赌桌上的规矩,给朋友拆借的筹码,输了还本金,赢了分利润,乔治虽然给了五百万,可是他的钱就对面老外跟了最后的几十万。

    李云文的三十六万却套到了两份。

    所以陈华才会这么分配。

    分完了钱,陈华拿了三百三十万的筹码,还有十几万留在了桌面上,荷官一脸惊喜的对陈华道谢:“谢谢这位先生,谢谢先生。”

    这个钱她能拿两成,也就是三万左右,一晚上在贵宾厅能拿这么多红利很是难得。

    “不客气。”陈华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带着阿海三人去兑换筹码。

    刚转身却差点碰到人,陈华看了看面前的一对年轻男女,不由有点意外,想不到他们在这个年纪居然就在一起了。

    一个何家千金,一个则是陈华想找的陈千强。

    不过想来也对,何家千金不用多说,陈千强许多人只知道他是歌手,其实人家的家里也是富豪,而港澳两地就这么点大,富二代彼此间认识很正常。

    “不好意思。”陈华歉意道。

    “没事儿,先生赢了不少啊。”何家千金笑道。

    “还行,运气好,你男朋友好像是一个歌星?”陈华看向了陈千强。

    何家千金碰了碰陈千强,笑道:“你歌迷耶。”

    陈千强伸出手和陈华握了一下,笑道:“你好,陈千强。”

    “你好,本家陈华,这是冯远海,这是乔治,这是李云文。”陈华介绍道。

    何家千金也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陈华想了想,对陈千强邀请道:“我在港岛商业电台包了一个时段,明天首播,嗯,我用一首歌换了张成荣给我当两期嘉宾,不知道陈先生有没有兴趣到我哪儿当两期嘉宾,同样有一首歌。”

    陈千强愣了一下,接着点头笑道:“很有兴趣,如果歌的质量不比你给张成荣的差的话。”

    张成荣的父亲是顶级裁缝,交际圈同样是上流社会,陈千强和张成荣同样也是朋友。

    陈千强自然对张成荣有一定了解的,听见陈华的话,自然有点心动。

    陈华点了点头,笑道:“那明天陈先生就直接到商业电台来,我们中午开始录音,到时候我把歌曲给你,行不行到时候就知道了。”

    “好,我明天一定来。”陈千强点头答应道。

    陈华点了点头,邀请道:“一起吃个宵夜吗?赢了这么多钱,可以找个好一点的地方。”

    “不了,明天,我们还有事。”陈千强摇头道。

    “行,那明天见。”

    “再见。”

    随后陈华出去外面找到了戴安娜她们,几个女孩子居然也都小赢了一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