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想留下来住一晚儿的。”火车上,小陈程对陈华说道。

    “为什么?”陈华有些诧异的问道。

    “因为秀姨想让我们留下来。”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呢?”

    “因为爸爸好像不想留下来。”

    陈华沉默了,小陈程虽小其实什么都知道,许多事情也懂。

    “别想那么多了,想想家里的小黄狗和老马,它们可是在等着你回家呐,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被你小姑欺负,没有你给它们做主,它们可不是你小姑的对手。”

    陈华不得不使出了乾坤大罗移。

    小陈程哀叹了一声,说道:“唉,其实我也不是小姑的对手,小姑很厉害的。”

    陈华笑道:“没事儿,爸爸站在你这一边。”

    晃晃悠悠两三天,父女二人终于下了火车。

    此时虽然艳阳高照,江水却澎湃异常,也很混浊,伸手洗了洗,很是凉快。

    江水一大半都是来自雪山上面融化的雪水,哪怕经过很远的距离才来到山城,温度依然很低。

    上船的时候,船老板和陈华打了个招呼,并且提醒道:“发大水了,陈老板抓稳一下啊,有点晃悠。”

    陈华笑着点了点头,问道:“这是上游下大雨了吗?”

    “是呐,前两天吴老二运气好还捡到一头死猪,可把那老小子高兴坏了,咱们也跟着搓了一顿好的。”

    “江里面飘着的死东西好像吃不得?”

    据陈华所知,能漂浮在江面上的死牲口,都是死了好多天已经胀气了才会浮起来,就算这时代的人日子再困难也不会去捡这种东西吃的。

    “不是江面上的,吴老二打鱼呐,收渔网的时候拖上来的,能吃,还是新鲜东西,咱们还放了小半盆血出来的,听说发大水的地方离咱们这里没多远,而且就昨天上午才发的大水。”

    “这就没问题了。”陈华笑着点了点头。

    开船不多久,船头就有乘客喊道。

    “嘿,又有东西飘下来了。”

    “好像还是活得。”

    “好像是一头狗熊崽子。”

    “快,打死它,捞上来吃肉。”

    “听说熊胆和熊皮也能值不少钱。”

    这时代可没有什么保护野生动物的概念,毕竟咱们的第一部野生动物保护法都还得好几年才会出来。

    吃肉卖钱才是乡民最感兴趣的事情,小陈程听得热闹,在陈华怀里跳腾了起来,“快快快,爸爸,我要看熊崽子。”

    陈华无奈,只得抱着小陈程过来看稀奇,一边走,一边喊道:“大家注意安全,弄到了大家平分,见者有份,别挤啊,等下挤出问题就麻烦了。”

    陈华开始还乐呵呵的,等看清楚熊崽子身上的黑黄毛发,陈华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大声喊道:“别打啊,快救起来,我给你们分钱,每人一斤猪肉钱,别打别打,千万别打。”

    都是一个乡的,陈老板的话,大家自然得听,至少大家都不会和陈华当面对着干。

    听见陈华的喊声,原本举着竹竿要打的人愣了一下,然后换成了抄网,把篮球一般大的熊崽子给捞了过来,然后爬在船上,把熊球抓起来递给了陈华。

    陈华接过,凭手感可能十多斤的样子,肉乎乎的,全是虽然是黑黄色的毛发,可是身上的颜色界限非常分明。

    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是狗熊,而是大熊猫啊,还是非常稀有的棕黄色大熊猫。

    还好自己过来看看了,不然等下真被打死了再捞上来,陈华觉得自己最少得半年睡不好觉。

    小东西在陈华的手中一边蹬腿挣扎着,还一边发出“吱吱吱”的叫声,和老鼠叫差不多。

    陈华赶紧提着小东西进入船舱,找了一块干帕子给小东西擦拭身上的水渍。

    陈老板笑着问道:“陈老板这是打算养狗熊玩儿啊?”

    “这不是狗熊,这是大熊猫。”陈华笑道。

    “那陈老板是打算养大熊猫玩儿吗?”船老板并不介意是狗熊还是大熊猫,反正在他看来都差不多,只是大熊猫稍微稀罕一些而已。

    大熊猫现在其实已经毕竟濒危了,不过还是时不时的能发现一些,而且还有人捕捉来表演节目,嗯,就和耍猴差不多。

    听见船老板的话,陈华不由得心中一动,觉得养大熊猫也挺好的。

    关键是这时代可以正大光明的养,而且自己只要花点钱多繁育一些出来,以后说不定还能一直养下去。

    实在不行就自己直接弄个动物园,或者弄个大熊猫繁育基地也行,反正自己也不差这点钱。

    决定了,以后家里养大熊猫。

    心里想着事,陈华手中也没有停,不一会儿就把小东西身上的水渍擦的差不多了。

    小家伙还算比较亲人,也许是感觉陈华没有恶意,等陈华给它擦干后,就朝陈华的怀里拱了过来,陈华也乐意抱着它,哪怕小东西身上还是湿漉漉的。

    毕竟能抱一下大熊猫基本上是每个国人的梦想,陈华也不例外。

    小陈程想要伸手去摸大熊猫的头,陈华阻止了,笑道:“等下咬着你。”

    小陈程挥舞着小拳头,恶狠狠的说道:“它敢咬我,我就揍它。”

    吓得小东西朝陈华的怀里又拱了拱。

    “它怎么喜欢待在爸爸怀里啊?”

    “也许是暖和,毕竟刚在冰冷的江水里捞出来,肯定被冷惨了。”陈华笑道。

    等船靠岸后,陈华给了同船的每个人一块钱,算是见者有份了。

    众人纷纷笑着感谢,称赞陈华大气、讲究。

    陈华抱着大熊猫看了看小陈程,说道:“陈程自己走好不好?”

    小陈程想了想点头说道:“我可以走一会儿,可是等下走累了,爸爸还得抱我。”

    “行,那就走着。”

    没走一会儿,陈华看见一窝竹子,和别人打了个招呼后,搬了一根嫩竹笋下来。

    闻着竹笋的清香味,小东西就挣扎了起来,陈华刚准备剥掉竹叶,小东西就一把抢了过去,抱在怀里啃食了起来。

    一边的小陈程看得很是稀奇,嘀咕道:“看它牙齿,我还以为它吃肉呐,没想到是吃竹子的。”     “其实我想留下来住一晚儿的。”火车上,小陈程对陈华说道。

    “为什么?”陈华有些诧异的问道。

    “因为秀姨想让我们留下来。”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呢?”

    “因为爸爸好像不想留下来。”

    陈华沉默了,小陈程虽小其实什么都知道,许多事情也懂。

    “别想那么多了,想想家里的小黄狗和老马,它们可是在等着你回家呐,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被你小姑欺负,没有你给它们做主,它们可不是你小姑的对手。”

    陈华不得不使出了乾坤大罗移。

    小陈程哀叹了一声,说道:“唉,其实我也不是小姑的对手,小姑很厉害的。”

    陈华笑道:“没事儿,爸爸站在你这一边。”

    晃晃悠悠两三天,父女二人终于下了火车。

    此时虽然艳阳高照,江水却澎湃异常,也很混浊,伸手洗了洗,很是凉快。

    江水一大半都是来自雪山上面融化的雪水,哪怕经过很远的距离才来到山城,温度依然很低。

    上船的时候,船老板和陈华打了个招呼,并且提醒道:“发大水了,陈老板抓稳一下啊,有点晃悠。”

    陈华笑着点了点头,问道:“这是上游下大雨了吗?”

    “是呐,前两天吴老二运气好还捡到一头死猪,可把那老小子高兴坏了,咱们也跟着搓了一顿好的。”

    “江里面飘着的死东西好像吃不得?”

    据陈华所知,能漂浮在江面上的死牲口,都是死了好多天已经胀气了才会浮起来,就算这时代的人日子再困难也不会去捡这种东西吃的。

    “不是江面上的,吴老二打鱼呐,收渔网的时候拖上来的,能吃,还是新鲜东西,咱们还放了小半盆血出来的,听说发大水的地方离咱们这里没多远,而且就昨天上午才发的大水。”

    “这就没问题了。”陈华笑着点了点头。

    开船不多久,船头就有乘客喊道。

    “嘿,又有东西飘下来了。”

    “好像还是活得。”

    “好像是一头狗熊崽子。”

    “快,打死它,捞上来吃肉。”

    “听说熊胆和熊皮也能值不少钱。”

    这时代可没有什么保护野生动物的概念,毕竟咱们的第一部野生动物保护法都还得好几年才会出来。

    吃肉卖钱才是乡民最感兴趣的事情,小陈程听得热闹,在陈华怀里跳腾了起来,“快快快,爸爸,我要看熊崽子。”

    陈华无奈,只得抱着小陈程过来看稀奇,一边走,一边喊道:“大家注意安全,弄到了大家平分,见者有份,别挤啊,等下挤出问题就麻烦了。”

    陈华开始还乐呵呵的,等看清楚熊崽子身上的黑黄毛发,陈华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大声喊道:“别打啊,快救起来,我给你们分钱,每人一斤猪肉钱,别打别打,千万别打。”

    都是一个乡的,陈老板的话,大家自然得听,至少大家都不会和陈华当面对着干。

    听见陈华的喊声,原本举着竹竿要打的人愣了一下,然后换成了抄网,把篮球一般大的熊崽子给捞了过来,然后爬在船上,把熊球抓起来递给了陈华。

    陈华接过,凭手感可能十多斤的样子,肉乎乎的,全是虽然是黑黄色的毛发,可是身上的颜色界限非常分明。

    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是狗熊,而是大熊猫啊,还是非常稀有的棕黄色大熊猫。

    还好自己过来看看了,不然等下真被打死了再捞上来,陈华觉得自己最少得半年睡不好觉。

    小东西在陈华的手中一边蹬腿挣扎着,还一边发出“吱吱吱”的叫声,和老鼠叫差不多。

    陈华赶紧提着小东西进入船舱,找了一块干帕子给小东西擦拭身上的水渍。

    陈老板笑着问道:“陈老板这是打算养狗熊玩儿啊?”

    “这不是狗熊,这是大熊猫。”陈华笑道。

    “那陈老板是打算养大熊猫玩儿吗?”船老板并不介意是狗熊还是大熊猫,反正在他看来都差不多,只是大熊猫稍微稀罕一些而已。

    大熊猫现在其实已经毕竟濒危了,不过还是时不时的能发现一些,而且还有人捕捉来表演节目,嗯,就和耍猴差不多。

    听见船老板的话,陈华不由得心中一动,觉得养大熊猫也挺好的。

    关键是这时代可以正大光明的养,而且自己只要花点钱多繁育一些出来,以后说不定还能一直养下去。

    实在不行就自己直接弄个动物园,或者弄个大熊猫繁育基地也行,反正自己也不差这点钱。

    决定了,以后家里养大熊猫。

    心里想着事,陈华手中也没有停,不一会儿就把小东西身上的水渍擦的差不多了。

    小家伙还算比较亲人,也许是感觉陈华没有恶意,等陈华给它擦干后,就朝陈华的怀里拱了过来,陈华也乐意抱着它,哪怕小东西身上还是湿漉漉的。

    毕竟能抱一下大熊猫基本上是每个国人的梦想,陈华也不例外。

    小陈程想要伸手去摸大熊猫的头,陈华阻止了,笑道:“等下咬着你。”

    小陈程挥舞着小拳头,恶狠狠的说道:“它敢咬我,我就揍它。”

    吓得小东西朝陈华的怀里又拱了拱。

    “它怎么喜欢待在爸爸怀里啊?”

    “也许是暖和,毕竟刚在冰冷的江水里捞出来,肯定被冷惨了。”陈华笑道。

    等船靠岸后,陈华给了同船的每个人一块钱,算是见者有份了。

    众人纷纷笑着感谢,称赞陈华大气、讲究。

    陈华抱着大熊猫看了看小陈程,说道:“陈程自己走好不好?”

    小陈程想了想点头说道:“我可以走一会儿,可是等下走累了,爸爸还得抱我。”

    “行,那就走着。”

    没走一会儿,陈华看见一窝竹子,和别人打了个招呼后,搬了一根嫩竹笋下来。

    闻着竹笋的清香味,小东西就挣扎了起来,陈华刚准备剥掉竹叶,小东西就一把抢了过去,抱在怀里啃食了起来。

    一边的小陈程看得很是稀奇,嘀咕道:“看它牙齿,我还以为它吃肉呐,没想到是吃竹子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