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天晴,太阳更加的猛烈了,昨天一件衣服身上还有点凉意,今天不穿衣服吹着电风扇都感觉热的慌。

    胖大和小黄更是把舌头伸出来老长,时不时的就去喝一点水,舌头上一直都是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喝的水,还是出的汗。

    这种天气倒是很适合吃凉糕,平均一个小时就能干一碗。二十五斤凉糕,昨天就吃了一点,今天倒是能全部解决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陈华走出院子,随手掐了一条谷穗,摘下一刻端头带青的谷粒试了试,发现已经硬化的很不错了。

    陈华走回院子,随手把谷穗丢地上,一只大公鸡立马跑了过来,用嘴叼了几下谷穗却并不吃,而是“咯咯咯”的叫唤了起来。

    几只母鸡飞奔而来,几下就把谷穗争食得一干二净,稍弱的几只公鸡只能远远的看着,大公鸡不屑的撇了它们一眼,昂头挺胸的走了。

    陈华对坐在门口缝衣服的母亲葛玉莲说道:“妈,咱们的谷子可以打了,把东西都收拾出来。”

    陈君反驳道:“就朝门田向阳才可以打,其它地方都还不行,干嘛不熬几天再一起打?”

    “不管怎么熬,早晚都是要收回来的,分开打还能轻松一点。”陈华笑道。

    陈君一脸不爽的说道:“我又愿意一起打呐,累一次就好了,毛焦火辣的干嘛要分成几次来弄?”

    葛玉莲拍板道:“听你哥的,分开打也能摊得开一些,太阳大一点两天就能晒干了,早收早好,熬着万一再下大雨,把谷子打脱在田里,就完蛋了。”

    这时代的农业,还是很纯粹的靠天吃饭,一点意外说不定一年的辛苦就全白费了,所以,抢收真的很重要。

    晚上陈国强回来也赞同明天就收朝门田的稻谷,这下陈君就没法再犟了。

    一家人把斗仓、搭斗、围帘、锯镰、箩篼、扁担、木耙、竹耙、扫帚、撮箕什么的,通通都收拾了出来放在坝子上面,然后葛玉莲又煮了一锅南瓜稀饭凉着,大家就早早的休息了。

    第二天,凌晨三点左右,大家就借着月色爬了起来,葛玉莲炒菜,陈国强和陈华父子则下田割稻谷。

    半个小时后,葛玉莲把陈君和陈东也叫了起来。

    大家吃过饭后,又换成了陈君和陈东割稻谷,陈华和陈国强则把斗仓和搭斗、围帘组合在一起开始打稻谷,葛玉莲则杀鸡烧水拔毛。

    半个小时后,陈华感觉差不多了,于是把搭斗拿出来,装了一挑稻谷挑回坝子上面,葛玉莲则负责晾晒。

    晾晒稻谷其实也并不轻松,先得用木耙把稻谷均匀的摊开,然后又用竹耙把里面的稻草等东西捞干净,一般一个人煮饭带晾晒稻谷一起,必须得手脚很麻利才能忙得过来。

    陈华自己没有田,父母一家四个人也就两亩不到的田,朝门田就占了一半,只要把朝门田收完,之后的就用不着慌了。

    当陈华撮第四挑稻谷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陈君和陈东已经割不过来了。

    哪怕陈华和陈国强先帮忙收割了半个小时,可是姐弟俩毕竟年纪还小,虽然手脚麻利,却不够持久,总是割一会儿就得直起腰歇一歇。

    陈国强喊道:“先吃早饭,反正也没有多少了,热起来以前总是能收完的。”

    陈君和陈东大送了一口气,然后两人提着锯镰东倒西歪的回到了家。

    陈君看了看双手被谷叶割出来的红印子,哀叹了一声,说道:“年年都得受这份罪,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以前哪怕是吃大锅饭的时候,像陈东这么大的孩子,也是需要在收稻谷的时候帮忙的,陈君更是已经干了好几年了。

    陈华一边把箩篼里面的谷子倒出来,一边笑道:“知道辛苦就好啊,所以,你们要使劲读书嘛,只要能上大学,这份苦自然也就不用吃了,如果只上个初中,怕是这份苦得吃一辈子了。”

    葛玉莲一边用木耙把谷子推开,一边陈君说道:“就你废话多,你哥挣那么多钱还不是打谷子,人家都没抱怨,你屁本事没有,就知道干叫唤。

    赶紧进去吃饭,吃完加把劲,免得等下太阳大了,还更辛苦。”

    现在的亩产也就六七百斤,现在已经收四五百斤了,所以也没剩下多少,加把劲两个小时就能收完。

    此时还不到七点,早上再怎么样大太阳,也得九点多才能真正的热起来。

    陈华先进屋把小陈程给喊了起来,然后才一起过来吃饭。

    小陈程看见桌子上的鸡肉,惊喜的问道:“咋今天早上就有肉吃了?”

    早上有肉并不稀奇,不过一般早上都是昨天晚上剩下的一点肉,小陈程是看见那么大一盆鸡肉,才发问的。

    陈华笑道:“咱家打谷子呐,所以早上也需要吃好一点啊,快点吃,吃饱了等下帮奶奶晒稻谷。”

    农村小孩子,从小就要培养他们对农活的参与感。

    小小个的时候当成游戏来做,过几年大一点自然也就会做农活了。

    “嗯。”小陈程使劲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我会用耙子捞稻草。”

    吃完饭,陈华对陈国强说道:“爸,你去街上,等下我让君宝和东宝帮一下,在热起来之前应该也能打完的。”

    陈国强想了想,摇头道:“不用,偶尔一天不去也没事儿的,反正都是熟人生意,他们需要什么等一天也没事儿,而且不是赶场天,也没几个生意。”

    农村乡镇做生意就是这样,全靠赶场天撑着,毕竟住在街上的人并不多,只有赶场的时候,大家才会汇集一起上街。

    吃过饭休息了一下,大家的精力恢复了不少,不到九点就把稻谷全部收完了,陈华让陈君和陈东去歇着,自己则把稻草一个个的扯到田坎上去立着。

    农村的稻草用处也是很大的,铺床、盖房、搓绳子、烧火、鸡窝、猪窝什么的都需要,可不能任由稻草烂在田里了。     雨后天晴,太阳更加的猛烈了,昨天一件衣服身上还有点凉意,今天不穿衣服吹着电风扇都感觉热的慌。

    胖大和小黄更是把舌头伸出来老长,时不时的就去喝一点水,舌头上一直都是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喝的水,还是出的汗。

    这种天气倒是很适合吃凉糕,平均一个小时就能干一碗。二十五斤凉糕,昨天就吃了一点,今天倒是能全部解决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陈华走出院子,随手掐了一条谷穗,摘下一刻端头带青的谷粒试了试,发现已经硬化的很不错了。

    陈华走回院子,随手把谷穗丢地上,一只大公鸡立马跑了过来,用嘴叼了几下谷穗却并不吃,而是“咯咯咯”的叫唤了起来。

    几只母鸡飞奔而来,几下就把谷穗争食得一干二净,稍弱的几只公鸡只能远远的看着,大公鸡不屑的撇了它们一眼,昂头挺胸的走了。

    陈华对坐在门口缝衣服的母亲葛玉莲说道:“妈,咱们的谷子可以打了,把东西都收拾出来。”

    陈君反驳道:“就朝门田向阳才可以打,其它地方都还不行,干嘛不熬几天再一起打?”

    “不管怎么熬,早晚都是要收回来的,分开打还能轻松一点。”陈华笑道。

    陈君一脸不爽的说道:“我又愿意一起打呐,累一次就好了,毛焦火辣的干嘛要分成几次来弄?”

    葛玉莲拍板道:“听你哥的,分开打也能摊得开一些,太阳大一点两天就能晒干了,早收早好,熬着万一再下大雨,把谷子打脱在田里,就完蛋了。”

    这时代的农业,还是很纯粹的靠天吃饭,一点意外说不定一年的辛苦就全白费了,所以,抢收真的很重要。

    晚上陈国强回来也赞同明天就收朝门田的稻谷,这下陈君就没法再犟了。

    一家人把斗仓、搭斗、围帘、锯镰、箩篼、扁担、木耙、竹耙、扫帚、撮箕什么的,通通都收拾了出来放在坝子上面,然后葛玉莲又煮了一锅南瓜稀饭凉着,大家就早早的休息了。

    第二天,凌晨三点左右,大家就借着月色爬了起来,葛玉莲炒菜,陈国强和陈华父子则下田割稻谷。

    半个小时后,葛玉莲把陈君和陈东也叫了起来。

    大家吃过饭后,又换成了陈君和陈东割稻谷,陈华和陈国强则把斗仓和搭斗、围帘组合在一起开始打稻谷,葛玉莲则杀鸡烧水拔毛。

    半个小时后,陈华感觉差不多了,于是把搭斗拿出来,装了一挑稻谷挑回坝子上面,葛玉莲则负责晾晒。

    晾晒稻谷其实也并不轻松,先得用木耙把稻谷均匀的摊开,然后又用竹耙把里面的稻草等东西捞干净,一般一个人煮饭带晾晒稻谷一起,必须得手脚很麻利才能忙得过来。

    陈华自己没有田,父母一家四个人也就两亩不到的田,朝门田就占了一半,只要把朝门田收完,之后的就用不着慌了。

    当陈华撮第四挑稻谷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陈君和陈东已经割不过来了。

    哪怕陈华和陈国强先帮忙收割了半个小时,可是姐弟俩毕竟年纪还小,虽然手脚麻利,却不够持久,总是割一会儿就得直起腰歇一歇。

    陈国强喊道:“先吃早饭,反正也没有多少了,热起来以前总是能收完的。”

    陈君和陈东大送了一口气,然后两人提着锯镰东倒西歪的回到了家。

    陈君看了看双手被谷叶割出来的红印子,哀叹了一声,说道:“年年都得受这份罪,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以前哪怕是吃大锅饭的时候,像陈东这么大的孩子,也是需要在收稻谷的时候帮忙的,陈君更是已经干了好几年了。

    陈华一边把箩篼里面的谷子倒出来,一边笑道:“知道辛苦就好啊,所以,你们要使劲读书嘛,只要能上大学,这份苦自然也就不用吃了,如果只上个初中,怕是这份苦得吃一辈子了。”

    葛玉莲一边用木耙把谷子推开,一边陈君说道:“就你废话多,你哥挣那么多钱还不是打谷子,人家都没抱怨,你屁本事没有,就知道干叫唤。

    赶紧进去吃饭,吃完加把劲,免得等下太阳大了,还更辛苦。”

    现在的亩产也就六七百斤,现在已经收四五百斤了,所以也没剩下多少,加把劲两个小时就能收完。

    此时还不到七点,早上再怎么样大太阳,也得九点多才能真正的热起来。

    陈华先进屋把小陈程给喊了起来,然后才一起过来吃饭。

    小陈程看见桌子上的鸡肉,惊喜的问道:“咋今天早上就有肉吃了?”

    早上有肉并不稀奇,不过一般早上都是昨天晚上剩下的一点肉,小陈程是看见那么大一盆鸡肉,才发问的。

    陈华笑道:“咱家打谷子呐,所以早上也需要吃好一点啊,快点吃,吃饱了等下帮奶奶晒稻谷。”

    农村小孩子,从小就要培养他们对农活的参与感。

    小小个的时候当成游戏来做,过几年大一点自然也就会做农活了。

    “嗯。”小陈程使劲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我会用耙子捞稻草。”

    吃完饭,陈华对陈国强说道:“爸,你去街上,等下我让君宝和东宝帮一下,在热起来之前应该也能打完的。”

    陈国强想了想,摇头道:“不用,偶尔一天不去也没事儿的,反正都是熟人生意,他们需要什么等一天也没事儿,而且不是赶场天,也没几个生意。”

    农村乡镇做生意就是这样,全靠赶场天撑着,毕竟住在街上的人并不多,只有赶场的时候,大家才会汇集一起上街。

    吃过饭休息了一下,大家的精力恢复了不少,不到九点就把稻谷全部收完了,陈华让陈君和陈东去歇着,自己则把稻草一个个的扯到田坎上去立着。

    农村的稻草用处也是很大的,铺床、盖房、搓绳子、烧火、鸡窝、猪窝什么的都需要,可不能任由稻草烂在田里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