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特意照顾,我这个是根据那边的行情来的,而且还只是普通行情而已,算是给少的了。

    您用不着担心,写得好的人并不比你分得少,老瞎子那那本三国,单单是单行本就差不多有一万块的分成,如果算是明报那边的收入,钱还得翻一辈。”

    “明报?”吴书记惊讶的问道:“就是写武侠小说那个作者的明报?”

    陈华点了点头。

    得到陈华确认,吴书记更吃惊了,“老瞎子这么厉害的吗?他的小说居然能上明报?”

    “还行,金老爷子一眼就相中了。”

    吴书记想了想,问道:“那个,你带回来的是外汇?”

    “你觉得我能把外汇带回来吗?”陈华苦笑道:“我倒是带着外汇的过关的,可是入关后就变成软妹币了,你想要外汇,就得自己去申请了。”

    “他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吴书记有些气愤的说道:“这外汇可是咱们挣的,多少也该给咱们留一点,怎么能全部都给收去了,你也不和他们争取一下。”

    陈华不由得扯了扯嘴角,“我没有理由争取啊,反倒是你争取一下,还有可能退到一些外汇回来。”

    现在全国上下,各级政府都缺外汇,吴书记本人应该不需要,可是县里和市里是肯定急需的。

    购买各种设备,外派交流学习,那一样不用到外汇啊。

    可是这种事情陈华可掺合不得,只能让他们自己去扯皮沟通了。

    吴书记见陈华不上套,也没有再勉强,他就是这么一提,陈华愿意帮忙说一说自然更好,不说也没关系。

    两人又继续东扯西扯了一会儿,吴书记吃了个午饭后,顶着大太阳回去了。

    太阳大,谷子就干的快,加上葛玉莲翻得勤,一个上午过去,谷子就已经晾干水汽了,今天过去,如果明天还有这么大的太阳,再晒一天,绝对可以收仓了。

    陈华帮着翻了一遍稻谷,刚想回去歇会儿,队长王军出现在了院门口。

    “进来喝茶,怎么大中午的过来了?”

    “嘿嘿,听说你收稻谷了,特意过来看看。”王军笑道。

    两人进屋往后,陈华给他倒了一杯茶,问道:“有什么事儿就直说,还歇凉呐。”

    王军搓了搓手,笑道:“其实也没啥事儿,就是,大伙儿让我来问问,你家坝子能不能借大家用几天。”

    陈华家两块坝子加一起在两百平左右,陈华出去后,陈国强拉了一些水泥回来简单的做了一下硬化处理,就是专门用来晾晒的。

    陈华他们整个队里也就两块公用的坝子,做过硬化出来的晾晒场地,两块加一起还没有一亩大。

    以前吃大锅饭的时候倒是无所谓,反正都是国家的粮食,不存在什么争强。

    可是现在土地下放了,个人管个人的,好几十户人家一起用两块坝子,倒是确实有点腾挪不开了。

    “让他们用,明天我先腾一块出来,后天两块都可以让给他们。”

    其实打坝子需要的水泥钱并不多,反而是垫底的石头倒是一个麻烦事儿。

    陈华想了想接着说道:“下半年等糖厂开搞了,能烧不少煤花出来,告诉他们一声,到时候谁要打坝子,可以随便去挑,如果用不完,你可以找人挑来,把公路垫一下。”

    王军点了点头,笑道:“这个好,有煤花垫底,想来明年咱们队里能多不少坝子出来,到时候就用不着争抢坝子了。”

    现在农村真的很艰难,陈华记得以前抢收的时候,坝子周转不过来,就用泼洒牛粪浆来硬化坝子,晒出来的稻谷全是牛粪灰,得用风车风好几次才行。

    就算是这样,舂出来的米吃着依然带一点牛粪的味道。

    一直到九十年代还有人用这种办法晾晒稻谷,不过有打米机打出来的大米吃着倒是没有牛粪味了。

    牛粪味倒还是其次,关键这么做有点浪费了,毕竟牛粪在农村也是很珍贵的一种资源。

    王军喝了一口水,有些感叹的说道:“今年倒是有个好收成了,同样多的田,分下来后,起码能多收一成稻谷。”

    “呵呵,现在收的都是自己的了嘛,自然照顾的精细一些。”陈华笑道。

    人性都是自私的,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一穷二白的,需要相依为命自然可以同心协力,现在大家都有饭吃了,自然就开始打起自己的小九九了。

    这个应该就是叫做可以共患难不能同富贵了。

    当生存危机解除后,团体中的个体就会本能的开始出现分化,其中强大一点的个体,自然想得到更多的资源。

    王军走后,陈华回屋躺在摇椅上休息了起来,今天打谷子起得太早又辛苦,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陈华感觉小腿上一痛,本能的就想要踢脚,皱眉一想,陈华又硬生生的忍住了,睁开眼睛看见小陈程正拿着一根毛毛好奇的打量。

    “爸爸,你小腿上好多毛毛哦。”

    陈华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坐起身把小陈程抱了起来,“你这样扯毛毛,爸爸会很痛的,就像被蚊子咬了一样,如果是你被蚊子咬了一下会怎么做啊?”

    “那我会打死它。”小陈程说完愣住了,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华,问道:“爸爸,你要打死我吗?”

    “哈哈,你真是个小机灵鬼。”

    陈华被逗笑了,拍了拍小陈程的后背,解释道:“爸爸自然不会打你,可是刚刚那种情况,爸爸已经睡着了,身上一痛,会本能的反抗,可是很容易伤到你的。”

    “为什么会本能的伤到我啊?”小陈程不解的问道。

    “因为爸爸睡着了,不知道是你啊,还以为脚上有个蚊子呐,就算不伸手打一下,至少也会晃动一下脚,那样不就踢到你了吗?”

    小陈程想了想,问道:“那我在爸爸清醒的时候,可以扯爸爸小腿上的毛毛吗?”

    陈华瞬间感觉牙疼,感觉自己是不是被女儿给套路了。     “不是特意照顾,我这个是根据那边的行情来的,而且还只是普通行情而已,算是给少的了。

    您用不着担心,写得好的人并不比你分得少,老瞎子那那本三国,单单是单行本就差不多有一万块的分成,如果算是明报那边的收入,钱还得翻一辈。”

    “明报?”吴书记惊讶的问道:“就是写武侠小说那个作者的明报?”

    陈华点了点头。

    得到陈华确认,吴书记更吃惊了,“老瞎子这么厉害的吗?他的小说居然能上明报?”

    “还行,金老爷子一眼就相中了。”

    吴书记想了想,问道:“那个,你带回来的是外汇?”

    “你觉得我能把外汇带回来吗?”陈华苦笑道:“我倒是带着外汇的过关的,可是入关后就变成软妹币了,你想要外汇,就得自己去申请了。”

    “他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吴书记有些气愤的说道:“这外汇可是咱们挣的,多少也该给咱们留一点,怎么能全部都给收去了,你也不和他们争取一下。”

    陈华不由得扯了扯嘴角,“我没有理由争取啊,反倒是你争取一下,还有可能退到一些外汇回来。”

    现在全国上下,各级政府都缺外汇,吴书记本人应该不需要,可是县里和市里是肯定急需的。

    购买各种设备,外派交流学习,那一样不用到外汇啊。

    可是这种事情陈华可掺合不得,只能让他们自己去扯皮沟通了。

    吴书记见陈华不上套,也没有再勉强,他就是这么一提,陈华愿意帮忙说一说自然更好,不说也没关系。

    两人又继续东扯西扯了一会儿,吴书记吃了个午饭后,顶着大太阳回去了。

    太阳大,谷子就干的快,加上葛玉莲翻得勤,一个上午过去,谷子就已经晾干水汽了,今天过去,如果明天还有这么大的太阳,再晒一天,绝对可以收仓了。

    陈华帮着翻了一遍稻谷,刚想回去歇会儿,队长王军出现在了院门口。

    “进来喝茶,怎么大中午的过来了?”

    “嘿嘿,听说你收稻谷了,特意过来看看。”王军笑道。

    两人进屋往后,陈华给他倒了一杯茶,问道:“有什么事儿就直说,还歇凉呐。”

    王军搓了搓手,笑道:“其实也没啥事儿,就是,大伙儿让我来问问,你家坝子能不能借大家用几天。”

    陈华家两块坝子加一起在两百平左右,陈华出去后,陈国强拉了一些水泥回来简单的做了一下硬化处理,就是专门用来晾晒的。

    陈华他们整个队里也就两块公用的坝子,做过硬化出来的晾晒场地,两块加一起还没有一亩大。

    以前吃大锅饭的时候倒是无所谓,反正都是国家的粮食,不存在什么争强。

    可是现在土地下放了,个人管个人的,好几十户人家一起用两块坝子,倒是确实有点腾挪不开了。

    “让他们用,明天我先腾一块出来,后天两块都可以让给他们。”

    其实打坝子需要的水泥钱并不多,反而是垫底的石头倒是一个麻烦事儿。

    陈华想了想接着说道:“下半年等糖厂开搞了,能烧不少煤花出来,告诉他们一声,到时候谁要打坝子,可以随便去挑,如果用不完,你可以找人挑来,把公路垫一下。”

    王军点了点头,笑道:“这个好,有煤花垫底,想来明年咱们队里能多不少坝子出来,到时候就用不着争抢坝子了。”

    现在农村真的很艰难,陈华记得以前抢收的时候,坝子周转不过来,就用泼洒牛粪浆来硬化坝子,晒出来的稻谷全是牛粪灰,得用风车风好几次才行。

    就算是这样,舂出来的米吃着依然带一点牛粪的味道。

    一直到九十年代还有人用这种办法晾晒稻谷,不过有打米机打出来的大米吃着倒是没有牛粪味了。

    牛粪味倒还是其次,关键这么做有点浪费了,毕竟牛粪在农村也是很珍贵的一种资源。

    王军喝了一口水,有些感叹的说道:“今年倒是有个好收成了,同样多的田,分下来后,起码能多收一成稻谷。”

    “呵呵,现在收的都是自己的了嘛,自然照顾的精细一些。”陈华笑道。

    人性都是自私的,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一穷二白的,需要相依为命自然可以同心协力,现在大家都有饭吃了,自然就开始打起自己的小九九了。

    这个应该就是叫做可以共患难不能同富贵了。

    当生存危机解除后,团体中的个体就会本能的开始出现分化,其中强大一点的个体,自然想得到更多的资源。

    王军走后,陈华回屋躺在摇椅上休息了起来,今天打谷子起得太早又辛苦,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陈华感觉小腿上一痛,本能的就想要踢脚,皱眉一想,陈华又硬生生的忍住了,睁开眼睛看见小陈程正拿着一根毛毛好奇的打量。

    “爸爸,你小腿上好多毛毛哦。”

    陈华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坐起身把小陈程抱了起来,“你这样扯毛毛,爸爸会很痛的,就像被蚊子咬了一样,如果是你被蚊子咬了一下会怎么做啊?”

    “那我会打死它。”小陈程说完愣住了,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华,问道:“爸爸,你要打死我吗?”

    “哈哈,你真是个小机灵鬼。”

    陈华被逗笑了,拍了拍小陈程的后背,解释道:“爸爸自然不会打你,可是刚刚那种情况,爸爸已经睡着了,身上一痛,会本能的反抗,可是很容易伤到你的。”

    “为什么会本能的伤到我啊?”小陈程不解的问道。

    “因为爸爸睡着了,不知道是你啊,还以为脚上有个蚊子呐,就算不伸手打一下,至少也会晃动一下脚,那样不就踢到你了吗?”

    小陈程想了想,问道:“那我在爸爸清醒的时候,可以扯爸爸小腿上的毛毛吗?”

    陈华瞬间感觉牙疼,感觉自己是不是被女儿给套路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