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陈华五点过就起来了。

    热天亮的早,也只有早上那会儿凉快,才好做事,一个酷暑期也就只有早上才能干点活儿了。

    因为一整个下午哪怕太阳都要下山了,人只要动一下依然是会汗流浃背的。

    陈华虽然起来的早,还有人比他更早,刚一出门就看见坝子上面已经有稻谷摊在上面了,估摸着怎么样也得有四挑,看分成了两块,应该是两家人的。

    两个和陈君差不多大小的小女孩,正在用竹耙子捞谷子里面稻草,看见陈华抱着小陈程出来腼腆的对着陈华笑了笑,陈华点了点头,笑道:“早。”

    陈华抱着小陈程进屋后,对正在喝稀饭的陈君问道:“外面那两个是你同学?”

    陈君咽下口中的食物,说道:“小学同学,她们没有读初中了。”

    “那也是同学。”陈华皱眉道:“既然是你同学,人家在你家门口做事,你坐在里面吃饭,你不觉得应该邀请一下别人吗?”

    陈君撇了撇嘴说道:“以前我在她们家门口玩儿的时候,她们家吃饭也没叫我啊,再说,咱家借坝子给她们,凭什么还要我请她们吃饭?”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大家都没饭吃,现在你还缺那点吃喝吗?

    君宝啊,多布一点人情出去,虽然这世界上不可否认的总会有一些白眼狼,可是大多数的人还是知道感恩的。

    你现在日子过得好,多布一点人情出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了,布一百次人情的花费,许多时候一次收回来就值得了。”陈华劝说道。

    陈君想了想,放下碗筷出去了,几句话的功夫就把外面两个小女孩拉了进来,还亲自给她们剩了慢慢的一斗碗稀饭,然后还很是殷勤的帮忙夹菜。

    陈华顿时哭笑不得,这又做得有点过了啊!

    吃完早饭,葛玉莲依然留守家里,把赶场的机会让给了几个孩子。

    陈华带着弟妹和女儿上街,先去了一趟老瞎子的算命摊,陈君把治皮肤病的药给了老瞎子,说道:“等下散场了我找你结账啊!”

    “行啊。”老瞎子笑道:“记得带二两酒来啊。”

    陈君挑了挑眉,说道:“吴书记没告诉你吗?

    我哥回来了,今天给你们写小说的人开会分钱,顺便中午会招待你们一顿好的,你到时候尽管敞开肚皮吃就是了,哪里还用得着我带酒。”

    “中午那是你哥的心意,你结账给我带酒,那是你的心意,我帮你挣钱了,你该我的。”

    陈君大怒,“什么叫你给我挣钱了?

    你自己难道就没挣钱吗?

    一人一半多公平啊?”

    老瞎子摇了摇头,笑道:“那不一样的,这个问题咱们不是讨论过了吗?

    没有我,你挣不了这份钱,而不靠你,我却还是能挣到这份钱,所以啊,是你欠我的。”

    陈华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陈君。

    陈君一脸无奈的解释道:“老头把你秘方琢磨出来了,还改进了一下,效果比你的还要好一点。”

    这就没办法了。

    陈华想了想,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这生意咱们就不做了,让给谢宇去弄。”

    谢宇是老瞎子徒弟,师徒俩相互配合一下就行了,老瞎子应该也早有这样的打算了才对。

    只是老瞎子做人老道,不会做出过河拆桥的事情,多半就在等陈华回来了,像现在这样自己主动提出来呐。

    老瞎子微笑不语,听见陈华的声音也不惊讶,说明刚才的话就是说给陈华听得了。

    “不行。”陈君炸毛了,对陈华喊道:“你不在意这点钱,我可亏不起,书店的钱又没我的份,这个生意再让出去了,你让我咋整?”

    陈东也是一脸可怜兮兮的看向了陈华。

    陈华笑道:“以后书店的收入都是你们两个的,这个我回去给爸妈说。”

    陈君犹豫了一下,问道:“爸妈能同意吗?”

    书店带着修收音机和手表一起,自然比卖这点药挣钱多了,如果可以陈君自然愿意交换,可是父母那边确实最大的障碍。

    “放心,爸妈会同意的,你忘了,我把花椒林和那几头猪交给他们了吗?”

    陈华保证道:“如果爸妈不同意,那我就另外再找一个更挣钱的买卖给你们,怎么样?”

    “一言为定。”

    陈君和陈东立马高兴了起来,答应的很是爽快。

    老瞎子对着陈华拱了拱手,笑道:“那老瞎子也带我那不争气的苦命徒弟,多谢你的成全了。”

    老瞎子都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本身靠着算命的本事儿,过日子是肯定没问题的,自然不会挣什么,之所以挤兑陈君给陈华看,其实就是为了谢宇。

    说到底还是在照顾谢宇的自尊心,不然,老瞎子直接给谢宇钱就是了,用不着这么拐着弯的折腾。

    这其实也可以算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陈华叹了口气说道:“不用客气,你那徒弟,资质其实是极好的,可是性格也太过别扭了一些,以你的能耐,怎么就不想办法给修正一下呢?”

    “用不着,别扭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老瞎子笑着解释道:“习武之人嘛,总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心中有着一股子倔强正好能修习刚猛的拳法。

    等他达到我们这种修为了,自然会变得平和起来,至于现在嘛,就让他继续别扭着。”

    这倒是也对。

    陈华点了点头,笑道:“行,反正是你徒弟,以后出了事儿,也是你操心。”

    “呵呵,我能操什么心?”老瞎子笑道:“我只管教他本事儿,又不求他回报什么,只要把我本事儿传承下去就行了,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岁数,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吗?

    而且,我早就给他说过了,让他以后跟着你混,所以啊,该操心的是你,你要是觉得他性格有缺陷,那你就给他纠正过来啊。”

    陈华伸手揉了揉鼻梁,感觉有点牙疼,看着老瞎子一脸乐呵呵的表情,如果不是怕别人说自己欺负老头,很想现在就给他一拳。     第二天,陈华五点过就起来了。

    热天亮的早,也只有早上那会儿凉快,才好做事,一个酷暑期也就只有早上才能干点活儿了。

    因为一整个下午哪怕太阳都要下山了,人只要动一下依然是会汗流浃背的。

    陈华虽然起来的早,还有人比他更早,刚一出门就看见坝子上面已经有稻谷摊在上面了,估摸着怎么样也得有四挑,看分成了两块,应该是两家人的。

    两个和陈君差不多大小的小女孩,正在用竹耙子捞谷子里面稻草,看见陈华抱着小陈程出来腼腆的对着陈华笑了笑,陈华点了点头,笑道:“早。”

    陈华抱着小陈程进屋后,对正在喝稀饭的陈君问道:“外面那两个是你同学?”

    陈君咽下口中的食物,说道:“小学同学,她们没有读初中了。”

    “那也是同学。”陈华皱眉道:“既然是你同学,人家在你家门口做事,你坐在里面吃饭,你不觉得应该邀请一下别人吗?”

    陈君撇了撇嘴说道:“以前我在她们家门口玩儿的时候,她们家吃饭也没叫我啊,再说,咱家借坝子给她们,凭什么还要我请她们吃饭?”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大家都没饭吃,现在你还缺那点吃喝吗?

    君宝啊,多布一点人情出去,虽然这世界上不可否认的总会有一些白眼狼,可是大多数的人还是知道感恩的。

    你现在日子过得好,多布一点人情出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了,布一百次人情的花费,许多时候一次收回来就值得了。”陈华劝说道。

    陈君想了想,放下碗筷出去了,几句话的功夫就把外面两个小女孩拉了进来,还亲自给她们剩了慢慢的一斗碗稀饭,然后还很是殷勤的帮忙夹菜。

    陈华顿时哭笑不得,这又做得有点过了啊!

    吃完早饭,葛玉莲依然留守家里,把赶场的机会让给了几个孩子。

    陈华带着弟妹和女儿上街,先去了一趟老瞎子的算命摊,陈君把治皮肤病的药给了老瞎子,说道:“等下散场了我找你结账啊!”

    “行啊。”老瞎子笑道:“记得带二两酒来啊。”

    陈君挑了挑眉,说道:“吴书记没告诉你吗?

    我哥回来了,今天给你们写小说的人开会分钱,顺便中午会招待你们一顿好的,你到时候尽管敞开肚皮吃就是了,哪里还用得着我带酒。”

    “中午那是你哥的心意,你结账给我带酒,那是你的心意,我帮你挣钱了,你该我的。”

    陈君大怒,“什么叫你给我挣钱了?

    你自己难道就没挣钱吗?

    一人一半多公平啊?”

    老瞎子摇了摇头,笑道:“那不一样的,这个问题咱们不是讨论过了吗?

    没有我,你挣不了这份钱,而不靠你,我却还是能挣到这份钱,所以啊,是你欠我的。”

    陈华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陈君。

    陈君一脸无奈的解释道:“老头把你秘方琢磨出来了,还改进了一下,效果比你的还要好一点。”

    这就没办法了。

    陈华想了想,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这生意咱们就不做了,让给谢宇去弄。”

    谢宇是老瞎子徒弟,师徒俩相互配合一下就行了,老瞎子应该也早有这样的打算了才对。

    只是老瞎子做人老道,不会做出过河拆桥的事情,多半就在等陈华回来了,像现在这样自己主动提出来呐。

    老瞎子微笑不语,听见陈华的声音也不惊讶,说明刚才的话就是说给陈华听得了。

    “不行。”陈君炸毛了,对陈华喊道:“你不在意这点钱,我可亏不起,书店的钱又没我的份,这个生意再让出去了,你让我咋整?”

    陈东也是一脸可怜兮兮的看向了陈华。

    陈华笑道:“以后书店的收入都是你们两个的,这个我回去给爸妈说。”

    陈君犹豫了一下,问道:“爸妈能同意吗?”

    书店带着修收音机和手表一起,自然比卖这点药挣钱多了,如果可以陈君自然愿意交换,可是父母那边确实最大的障碍。

    “放心,爸妈会同意的,你忘了,我把花椒林和那几头猪交给他们了吗?”

    陈华保证道:“如果爸妈不同意,那我就另外再找一个更挣钱的买卖给你们,怎么样?”

    “一言为定。”

    陈君和陈东立马高兴了起来,答应的很是爽快。

    老瞎子对着陈华拱了拱手,笑道:“那老瞎子也带我那不争气的苦命徒弟,多谢你的成全了。”

    老瞎子都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本身靠着算命的本事儿,过日子是肯定没问题的,自然不会挣什么,之所以挤兑陈君给陈华看,其实就是为了谢宇。

    说到底还是在照顾谢宇的自尊心,不然,老瞎子直接给谢宇钱就是了,用不着这么拐着弯的折腾。

    这其实也可以算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陈华叹了口气说道:“不用客气,你那徒弟,资质其实是极好的,可是性格也太过别扭了一些,以你的能耐,怎么就不想办法给修正一下呢?”

    “用不着,别扭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老瞎子笑着解释道:“习武之人嘛,总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心中有着一股子倔强正好能修习刚猛的拳法。

    等他达到我们这种修为了,自然会变得平和起来,至于现在嘛,就让他继续别扭着。”

    这倒是也对。

    陈华点了点头,笑道:“行,反正是你徒弟,以后出了事儿,也是你操心。”

    “呵呵,我能操什么心?”老瞎子笑道:“我只管教他本事儿,又不求他回报什么,只要把我本事儿传承下去就行了,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岁数,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吗?

    而且,我早就给他说过了,让他以后跟着你混,所以啊,该操心的是你,你要是觉得他性格有缺陷,那你就给他纠正过来啊。”

    陈华伸手揉了揉鼻梁,感觉有点牙疼,看着老瞎子一脸乐呵呵的表情,如果不是怕别人说自己欺负老头,很想现在就给他一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