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背着一个背篼赶场,小陈程坐在里面和陈华商量道:“我觉得,每大一岁,就增加一个大白兔就行,这样我还是能吃完的。”

    呵呵,这是倍翻变成平翻了,倍翻得讲好几炸封顶,平翻就可以无限炸了。

    “少做梦了,最多每个礼拜多给你一个,再多不可能。”陈华笑道。

    “那我自己买去。”小陈程不乐意了。

    “你有钱吗?”陈华问道。

    小陈程想了想,说道:“我有东西,随便卖一样东西,就能换好多大白兔了。”

    “你是想挨揍?”陈华威胁道

    “你把我放下来,我不要你背了。”小陈程赌气的说道。

    “好啊!”陈华立马停下,就要把背篼放下来。

    小陈程傻眼了,感觉服软道:“呃,嘿嘿,我开玩笑的,要背,要背的,下雨呐,小鞋子弄脏了多难洗啊!”

    陈华重新把背篼背后,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说道:“我洗洗鞋子倒是没事儿,只要你不怕洗不干净,穿着脏鞋子被别人笑话就行。”

    小陈程没声音了,陈华走了一段,问道:“咋了?”

    小陈程有些恹恹的说道:“不想说话了,我年纪小,说不过你。”

    陈华有点哭笑不得,小家伙这是在变相的说自己欺负小孩儿呐。

    “没事儿,多说说就能长进了,说不定再过一年你就能说过我了。”

    小孩子就得多和她互动,不管是说话还是玩儿都行,这样可以锻炼她的思维能力和逻辑能力。

    离着主街还有几百米,陈华就听见前面闹哄哄的一片,路上行人都加快了步伐,一脸感兴趣的往前面疾走,想要过去看热闹。

    陈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想看看有没有人倒回来,好先问问前面是个什么情况,再决定要不要过去看看,毕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何况陈华还带着小陈程。

    可是倒回来的一个人都没有。

    看来前面的热闹很是吸引人啊!

    背篼里面的小陈程倒是等急了,催促道:“爸爸,快走啊,前面有热闹看呐。”

    “万一是有人打群架咋整?”陈华问道。

    现在陈华有点后悔没有和陈君他们一起走了。

    “都怪你那么磨蹭,要是和你爷爷他们一起走,也能先让人过去看看。”

    “人家肚子不舒服嘛!”小陈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怕的,爸爸那么厉害,几下就能把他们打倒了。”

    “可是爸爸要照顾你啊!”

    陈华还是不想隔得太近,正好有个人一步三回头的提着东西回来了,陈华迎过去问道:“前面干嘛呢?”

    “抓计划生育呐,说是要抓到卫生院去检查,如果已经有孩子了,肚子里又怀上了的,没有三个月的就直接给流了,闹得好凶啊,都快打起来了。”

    终于还是开始了啊。

    小陈程好奇的问道:“他们咋知道别人有没有怀小宝宝?”

    “有人在路口号脉呐,有喜脉了就再抓到卫生院,有些家伙本来不想要的,倒是方便了,能帮忙打胎,可是人家想要的肯定就不愿意了,所以就闹起来了。”

    陈华点了点头,背着小陈程走了过去,打算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确实闹得很凶,人更是围了外三层内三层的,陈华虽然看不大清楚里面的情况,不过能听见里面的声音。

    “伟人说过的人多力量大,以前鼓励生育,现在说不让生就不让生,哪有这样的道理。”这是老支书的声音。

    “道理说得还不够明白吗?”这是周乡长的声音,只听他接着说道:“生一个的都很难轮到分土地,还生那么多怎么得了?

    难道只管生,不管养吗?”

    “怎么养那是人家的事情,人家既然敢生下来就有本事儿养的活,这个用不着你管。”老支书很是强硬的吼道。

    “养的活也养不好,与其生那么多天天吃红薯稀饭,穿得破破烂烂的,难道生少一点培养好一些不是更好吗?”周乡长毫不示弱的反问道。

    “那是人家的选择,难道人活着还没有选择生育,过什么样日子的权利了吗?”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远处的老瞎子长长的叹了口气,对蹲在身边的谢宇说道:“扶我过去看看。”

    谢宇犹豫了一下,说道:“师傅,你管他们那么多干啥,让他们继续吵去,不关咱们的事儿。”

    “这事情很大啊,还是得管一管的,不然以后怕是不得安宁了,天天凄风苦雨的,也影响师傅生意不是?”老瞎子乐呵呵的说道。

    谢宇愣了一下,问道:“他们那些当官的自己都扯不清楚的事情,师傅你还能有办法不成?”

    “呵呵”老瞎子笑了笑,说道:“原本也是没有的,不过现在倒是可以试试看,关键还是看某个人愿不愿意担起那个重任。

    如果人家不愿意,那师傅自然也是没办法,如果人家愿意为大家吃点苦,那师傅倒是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谢宇愣了一下,问道:“呃,师傅是说陈华?”

    如果说镇上能有什么人能创造奇迹,别人一定会想到陈华,毕竟这一年下来因为陈华,整个镇的日子都好过了许多。

    至少和周边乡镇对比起来,这个镇的人,日子确实是不知不觉的好了起来。

    老瞎子点了点头。

    谢宇想了想,说道:“那家伙精的像个猴子似的,他愿意为大家吃苦?”

    “试试看。”老瞎子笑道:“而且某些时候发生的某些事情,并不是看你愿不愿意的。

    哪怕你本身不愿意,可是当众望所归之下,那就由不得你了,如果极端条件之下,哪怕要你去死,那你也得去。”

    老瞎子的语气充满了沧桑感。

    谢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起身弯腰把老瞎子扶了起来,老瞎子站直后,笑道:“把铜锣带着好开路,免得挤不进去。”

    谢宇点了点头,附身从板凳底下把铜锣拿了出来,然后扶着老瞎子朝着人群走去。

    而人群这边争辩的越来越激烈,老支书说不过已经开始胡搅蛮缠了起来。     陈华背着一个背篼赶场,小陈程坐在里面和陈华商量道:“我觉得,每大一岁,就增加一个大白兔就行,这样我还是能吃完的。”

    呵呵,这是倍翻变成平翻了,倍翻得讲好几炸封顶,平翻就可以无限炸了。

    “少做梦了,最多每个礼拜多给你一个,再多不可能。”陈华笑道。

    “那我自己买去。”小陈程不乐意了。

    “你有钱吗?”陈华问道。

    小陈程想了想,说道:“我有东西,随便卖一样东西,就能换好多大白兔了。”

    “你是想挨揍?”陈华威胁道

    “你把我放下来,我不要你背了。”小陈程赌气的说道。

    “好啊!”陈华立马停下,就要把背篼放下来。

    小陈程傻眼了,感觉服软道:“呃,嘿嘿,我开玩笑的,要背,要背的,下雨呐,小鞋子弄脏了多难洗啊!”

    陈华重新把背篼背后,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说道:“我洗洗鞋子倒是没事儿,只要你不怕洗不干净,穿着脏鞋子被别人笑话就行。”

    小陈程没声音了,陈华走了一段,问道:“咋了?”

    小陈程有些恹恹的说道:“不想说话了,我年纪小,说不过你。”

    陈华有点哭笑不得,小家伙这是在变相的说自己欺负小孩儿呐。

    “没事儿,多说说就能长进了,说不定再过一年你就能说过我了。”

    小孩子就得多和她互动,不管是说话还是玩儿都行,这样可以锻炼她的思维能力和逻辑能力。

    离着主街还有几百米,陈华就听见前面闹哄哄的一片,路上行人都加快了步伐,一脸感兴趣的往前面疾走,想要过去看热闹。

    陈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想看看有没有人倒回来,好先问问前面是个什么情况,再决定要不要过去看看,毕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何况陈华还带着小陈程。

    可是倒回来的一个人都没有。

    看来前面的热闹很是吸引人啊!

    背篼里面的小陈程倒是等急了,催促道:“爸爸,快走啊,前面有热闹看呐。”

    “万一是有人打群架咋整?”陈华问道。

    现在陈华有点后悔没有和陈君他们一起走了。

    “都怪你那么磨蹭,要是和你爷爷他们一起走,也能先让人过去看看。”

    “人家肚子不舒服嘛!”小陈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怕的,爸爸那么厉害,几下就能把他们打倒了。”

    “可是爸爸要照顾你啊!”

    陈华还是不想隔得太近,正好有个人一步三回头的提着东西回来了,陈华迎过去问道:“前面干嘛呢?”

    “抓计划生育呐,说是要抓到卫生院去检查,如果已经有孩子了,肚子里又怀上了的,没有三个月的就直接给流了,闹得好凶啊,都快打起来了。”

    终于还是开始了啊。

    小陈程好奇的问道:“他们咋知道别人有没有怀小宝宝?”

    “有人在路口号脉呐,有喜脉了就再抓到卫生院,有些家伙本来不想要的,倒是方便了,能帮忙打胎,可是人家想要的肯定就不愿意了,所以就闹起来了。”

    陈华点了点头,背着小陈程走了过去,打算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确实闹得很凶,人更是围了外三层内三层的,陈华虽然看不大清楚里面的情况,不过能听见里面的声音。

    “伟人说过的人多力量大,以前鼓励生育,现在说不让生就不让生,哪有这样的道理。”这是老支书的声音。

    “道理说得还不够明白吗?”这是周乡长的声音,只听他接着说道:“生一个的都很难轮到分土地,还生那么多怎么得了?

    难道只管生,不管养吗?”

    “怎么养那是人家的事情,人家既然敢生下来就有本事儿养的活,这个用不着你管。”老支书很是强硬的吼道。

    “养的活也养不好,与其生那么多天天吃红薯稀饭,穿得破破烂烂的,难道生少一点培养好一些不是更好吗?”周乡长毫不示弱的反问道。

    “那是人家的选择,难道人活着还没有选择生育,过什么样日子的权利了吗?”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远处的老瞎子长长的叹了口气,对蹲在身边的谢宇说道:“扶我过去看看。”

    谢宇犹豫了一下,说道:“师傅,你管他们那么多干啥,让他们继续吵去,不关咱们的事儿。”

    “这事情很大啊,还是得管一管的,不然以后怕是不得安宁了,天天凄风苦雨的,也影响师傅生意不是?”老瞎子乐呵呵的说道。

    谢宇愣了一下,问道:“他们那些当官的自己都扯不清楚的事情,师傅你还能有办法不成?”

    “呵呵”老瞎子笑了笑,说道:“原本也是没有的,不过现在倒是可以试试看,关键还是看某个人愿不愿意担起那个重任。

    如果人家不愿意,那师傅自然也是没办法,如果人家愿意为大家吃点苦,那师傅倒是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谢宇愣了一下,问道:“呃,师傅是说陈华?”

    如果说镇上能有什么人能创造奇迹,别人一定会想到陈华,毕竟这一年下来因为陈华,整个镇的日子都好过了许多。

    至少和周边乡镇对比起来,这个镇的人,日子确实是不知不觉的好了起来。

    老瞎子点了点头。

    谢宇想了想,说道:“那家伙精的像个猴子似的,他愿意为大家吃苦?”

    “试试看。”老瞎子笑道:“而且某些时候发生的某些事情,并不是看你愿不愿意的。

    哪怕你本身不愿意,可是当众望所归之下,那就由不得你了,如果极端条件之下,哪怕要你去死,那你也得去。”

    老瞎子的语气充满了沧桑感。

    谢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起身弯腰把老瞎子扶了起来,老瞎子站直后,笑道:“把铜锣带着好开路,免得挤不进去。”

    谢宇点了点头,附身从板凳底下把铜锣拿了出来,然后扶着老瞎子朝着人群走去。

    而人群这边争辩的越来越激烈,老支书说不过已经开始胡搅蛮缠了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