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陈华把小陈程留在了厨房,有两只小老虎陪着,小陈程倒是愿意自己留在厨房玩儿会。

    陈华和王桥跟着陈哲他们一起到了小溪边。

    看着这么大只老虎,要说陈华内心毫无波动那肯定是假的,只是足够丰富的人生阅历,让陈华不再为外物喜形于色罢了。

    陈哲带着大家到了地方后,对陈华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再带着人到处去转转。”

    陈华点了点头,笑道:“注意安全,不要冒险,宁愿放弃机会,也得早点开枪,生死只在一瞬间的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这个我懂。”老头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步,临上马前又停了下来,想了想,对陈华说道:“那啥,我实在忍不住想要问下。

    你们那里的人都是怪物吗?

    你这家伙明明年纪轻轻,却许多时候给我的感觉,好像比我还要老练一些,就这十个人,明明个头那么小,走路却有那么好的体力,而且还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体力。”

    一边的王桥愣了一下,跟着说道:“我还以为是我刚好挑出来的那些人体力好呐,原来是所有人都体力这么好吗?”

    被他们所说的人,也有点莫名其妙,咱们不是就正常发挥的吗?

    怎么就在别人眼中很厉害了?

    互相看了看,最后他们也看向了陈华。

    陈华笑了笑,解释道:“这是地形和人口结构等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我们那边是丘陵地形,而且人多地少。

    嗯,柴山、土和田全部加在一起,人均也不足一亩地。

    人均面积这么少,自然不管山坡、沟壑什么的都需要种上粮食的,这样的地形自然不适合用车,不像你们这边稍微重一点弄个推车就是了。

    我们那边不管是种地、施肥,还是收获粮食回来,都全部是靠挑和背去的,反正通通都得从肩膀上过一次。

    从小到大这么下来,个头被压矮了,不过筋骨倒是锻炼的很不错,这其实并不算什么,我曾经见过人打赌,挑着两个油桶一口气走一里路的。”

    “装满油的大油桶?”陈哲惊讶的问道。

    陈华洒然一笑,说道:“呵呵,要是空油桶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桥看老头震惊的样子,问道:“装满油的大油桶多重?”

    老头苦笑着解释道:“一个三百五十斤。”

    这下王桥也震惊了,“那不是能挑七百斤了?”

    人群中有人笑道:“那还是这些年没啥肉吃呐,力气变小了,当时打赌,赌的就是五斤肥猪肉呐,听说旧社会的时候,地主家养的大力士能挑十个成年人跑起来才算合格呐。”

    “还有扭扁担的,扭着扭着能把人整个翘起来才算厉害。”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听过的奇闻异事,有些真有些假,反正听得王桥和陈哲一愣一愣的。

    “陈华也很厉害。”

    这下王桥和陈哲看着陈华的眼神都变了,老头想了想,问道:“你能做到他们说的那些?”

    陈华笑了笑,说道:“有些能做到八成,有些六成,最少能做到三成。”

    老头在心里估摸了一下,直接说道:“不可能,如果是这样你小子岂不是顶尖搏击高手了?”

    陈华自信的笑道:“顶不顶尖不知道,不过二十岁后,打架就没有输过,就算力气比我大的,柔韧性和灵活度就肯定不如我。”

    陈华在心里面默默的加了一句,四十多年来。

    “是呐,陈华媳妇就是陈华当年打遍全乡无敌手赢回来的。”

    老头想了想,对陈华发出了邀请,说道:“我们搭个手如何?”

    陈华摇了摇头,笑道:“你不行,如果你正值壮年,腿又没受伤,那还可以和我搭个手。”

    老头沉默了。

    王桥提议道:“那我试试?”

    陈华再次摇头笑道:“你也不行,你手上倒是有点力气,应该是专门做过针对性训练的,可是你身高腿长,下盘不稳,如果你从现在开始做负重训练,那么三年后,你倒是可以和我搭个手。”

    王桥倒是没有泄气,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笑道:“我姑父倒是想给我做负重训练来着,可是我姑妈和家里人不答应,说是做了负重训练就不长个头了。”

    陈华笑了笑,说道:“一米八几的个头其实已经足够了,也就是在你们这边不缺吃喝,加上天冷睡眠也充足,才能长得这么高,要是我们那边,你这个头已经超越一般人了。”

    “那我回去就做负重训练?”王桥问道。

    陈华笑了笑,说道:“这个随便你,不过你不能说是我建议的,免得你家人来找我麻烦,要是天天来营地骂我一顿,那我可受不了。”

    老头沉默了一会儿,砸着嘴说道:“我还是想和你搭个手试试。”

    陈华挑了挑眉,笑道:“那你们两个就一起上,如果能坚持三招,那就算我输,可是我不得不提醒一下你们。

    我是不可能让着你们的,因为强者之心不可破,不过我倒是可以保证不让你们怎么受伤,但是,你们会不会因此而精神状态变得颓废起来,那我就不知道了。

    这个对你们来说其实也是很重要的,练武之人就是活着一股心劲,特别是你年纪大了,性格却并没有变得淡然,更是不容易承受住心里落差。

    所以,要不要动手,你们两个自己衡量好。”

    听见陈华这么说,老头再次沉默了,王桥则直接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打,至少现在不打,要打也得等我准备好了再打,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我还等得起。”

    老头叹了口气,说道:“那就算了,老头我留着这股子心劲多活几年。”

    老头说完转身上马,带着队伍离开了。

    王桥看着老头离开的背影,想了想,对陈华问道:“你还是打击到他了,你就不怕他从此活得没有劲头了吗?”

    “老头一生倔犟,到年老体衰的现在还是一股子倔劲,这其实很不利于养生。

    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太大的打击,或者得一次重病很容易一次就没了,这次之后,他如果能慢慢看开,反而还能活不少年。”     吃过午饭,陈华把小陈程留在了厨房,有两只小老虎陪着,小陈程倒是愿意自己留在厨房玩儿会。

    陈华和王桥跟着陈哲他们一起到了小溪边。

    看着这么大只老虎,要说陈华内心毫无波动那肯定是假的,只是足够丰富的人生阅历,让陈华不再为外物喜形于色罢了。

    陈哲带着大家到了地方后,对陈华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再带着人到处去转转。”

    陈华点了点头,笑道:“注意安全,不要冒险,宁愿放弃机会,也得早点开枪,生死只在一瞬间的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这个我懂。”老头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步,临上马前又停了下来,想了想,对陈华说道:“那啥,我实在忍不住想要问下。

    你们那里的人都是怪物吗?

    你这家伙明明年纪轻轻,却许多时候给我的感觉,好像比我还要老练一些,就这十个人,明明个头那么小,走路却有那么好的体力,而且还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体力。”

    一边的王桥愣了一下,跟着说道:“我还以为是我刚好挑出来的那些人体力好呐,原来是所有人都体力这么好吗?”

    被他们所说的人,也有点莫名其妙,咱们不是就正常发挥的吗?

    怎么就在别人眼中很厉害了?

    互相看了看,最后他们也看向了陈华。

    陈华笑了笑,解释道:“这是地形和人口结构等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我们那边是丘陵地形,而且人多地少。

    嗯,柴山、土和田全部加在一起,人均也不足一亩地。

    人均面积这么少,自然不管山坡、沟壑什么的都需要种上粮食的,这样的地形自然不适合用车,不像你们这边稍微重一点弄个推车就是了。

    我们那边不管是种地、施肥,还是收获粮食回来,都全部是靠挑和背去的,反正通通都得从肩膀上过一次。

    从小到大这么下来,个头被压矮了,不过筋骨倒是锻炼的很不错,这其实并不算什么,我曾经见过人打赌,挑着两个油桶一口气走一里路的。”

    “装满油的大油桶?”陈哲惊讶的问道。

    陈华洒然一笑,说道:“呵呵,要是空油桶还有什么好说的。”

    王桥看老头震惊的样子,问道:“装满油的大油桶多重?”

    老头苦笑着解释道:“一个三百五十斤。”

    这下王桥也震惊了,“那不是能挑七百斤了?”

    人群中有人笑道:“那还是这些年没啥肉吃呐,力气变小了,当时打赌,赌的就是五斤肥猪肉呐,听说旧社会的时候,地主家养的大力士能挑十个成年人跑起来才算合格呐。”

    “还有扭扁担的,扭着扭着能把人整个翘起来才算厉害。”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听过的奇闻异事,有些真有些假,反正听得王桥和陈哲一愣一愣的。

    “陈华也很厉害。”

    这下王桥和陈哲看着陈华的眼神都变了,老头想了想,问道:“你能做到他们说的那些?”

    陈华笑了笑,说道:“有些能做到八成,有些六成,最少能做到三成。”

    老头在心里估摸了一下,直接说道:“不可能,如果是这样你小子岂不是顶尖搏击高手了?”

    陈华自信的笑道:“顶不顶尖不知道,不过二十岁后,打架就没有输过,就算力气比我大的,柔韧性和灵活度就肯定不如我。”

    陈华在心里面默默的加了一句,四十多年来。

    “是呐,陈华媳妇就是陈华当年打遍全乡无敌手赢回来的。”

    老头想了想,对陈华发出了邀请,说道:“我们搭个手如何?”

    陈华摇了摇头,笑道:“你不行,如果你正值壮年,腿又没受伤,那还可以和我搭个手。”

    老头沉默了。

    王桥提议道:“那我试试?”

    陈华再次摇头笑道:“你也不行,你手上倒是有点力气,应该是专门做过针对性训练的,可是你身高腿长,下盘不稳,如果你从现在开始做负重训练,那么三年后,你倒是可以和我搭个手。”

    王桥倒是没有泄气,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笑道:“我姑父倒是想给我做负重训练来着,可是我姑妈和家里人不答应,说是做了负重训练就不长个头了。”

    陈华笑了笑,说道:“一米八几的个头其实已经足够了,也就是在你们这边不缺吃喝,加上天冷睡眠也充足,才能长得这么高,要是我们那边,你这个头已经超越一般人了。”

    “那我回去就做负重训练?”王桥问道。

    陈华笑了笑,说道:“这个随便你,不过你不能说是我建议的,免得你家人来找我麻烦,要是天天来营地骂我一顿,那我可受不了。”

    老头沉默了一会儿,砸着嘴说道:“我还是想和你搭个手试试。”

    陈华挑了挑眉,笑道:“那你们两个就一起上,如果能坚持三招,那就算我输,可是我不得不提醒一下你们。

    我是不可能让着你们的,因为强者之心不可破,不过我倒是可以保证不让你们怎么受伤,但是,你们会不会因此而精神状态变得颓废起来,那我就不知道了。

    这个对你们来说其实也是很重要的,练武之人就是活着一股心劲,特别是你年纪大了,性格却并没有变得淡然,更是不容易承受住心里落差。

    所以,要不要动手,你们两个自己衡量好。”

    听见陈华这么说,老头再次沉默了,王桥则直接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打,至少现在不打,要打也得等我准备好了再打,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我还等得起。”

    老头叹了口气,说道:“那就算了,老头我留着这股子心劲多活几年。”

    老头说完转身上马,带着队伍离开了。

    王桥看着老头离开的背影,想了想,对陈华问道:“你还是打击到他了,你就不怕他从此活得没有劲头了吗?”

    “老头一生倔犟,到年老体衰的现在还是一股子倔劲,这其实很不利于养生。

    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太大的打击,或者得一次重病很容易一次就没了,这次之后,他如果能慢慢看开,反而还能活不少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