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要过好一阵子才能接通电话,但是嘟嘟嘟的几声之后,电话就被人接起,紧接着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傅子琛的声音,“有事?”

    那嗓音低沉又有几分磁性,醇厚如酒,让人一听便容易上瘾,唐洛然的心跳瞬间失去了平衡,握着手机的指尖逐渐发凉。

    “我们好像有很久没有见面了,你……什么时候有空?”说到这里,唐洛然的声音又戛然而止了。

    电话那头一片静谧,好似傅子琛真的在耐心的听着她的话,等待着她的后文。

    唐洛然深吸了一口气,吐字清晰的说出后面一句话来,“我想和你谈谈。”

    江城市中心某知名的商务大厦顶楼办公室中,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一手捏着电话,另一只手则握着黑色钢笔,刷刷刷的在某合同条款的底部签上自己龙飞凤舞的名字。

    听到唐洛然说的‘我想和你谈谈’这句话之后,傅子琛手中的笔在纸上微微一顿,身子前倾,端起了桌前摆放的一杯白瓷杯,低头抿了一口,发现杯中的茶水已经凉透。

    傅子琛不悦的蹙起了眉头,按下了传呼机。

    秘书敲门而进,给傅子琛换了一杯碧螺春,然后关门离去。

    傅子琛稍稍慵懒的往老板椅椅背上靠了靠,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后猛吸了一口,这才重新的拿起了电话。

    唐洛然一直在等着傅子琛的回答,但是她除了听到电话里的一阵细碎声响,并没有听到别的话音,她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将电话挂了……

    但是就在唐洛然打算放下手机的那刻,傅子琛的声音无比平静的传入她的耳畔,“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我看到今早的娱乐报纸了,所以,我想和你谈谈……”唐洛然努力让自己呼吸平稳,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闻言,傅子琛脸色微变,轻敲着檀木桌的修长手指停了下来,他猛吸了几口烟后说,“我知道了,今晚我还有一个会议,明天吧,明天我会回家。”

    这句话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傅子琛就已经挂掉了电话,感觉就有些不太耐烦。

    唐洛然还没回过神来,她依旧保持着手握手机的姿势,脑子里反复响彻的还是傅子琛刚才说的最后那句话。

    傅子琛说,他明天要回家?

    傅子琛所谓的‘家’是当初他和唐洛然结婚时买的别墅婚房,建立在最江城郊区一所高档的‘锦绣园’别墅区,距离傅子琛的公司和唐洛然所工作的医院都不算近。

    所以在新婚之夜之后,傅子琛就没再回来过。

    刚开始唐洛然是一个人住的,后来时间长了,她也干脆搬了出去,只有周六周日才会偶尔的回来一趟,顺便打扫打扫卫生。

    因为有了傅子琛的‘承诺’,唐洛然第二天就请了假,去了一趟律师所,从律师所出来后向右拐五十米后有一处公交站,直达‘锦绣园’。

    别墅的门口并没有那辆加长款的劳斯莱斯,唐洛然的心稍稍轻松了点,拿出钥匙打开了别墅的门,换上拖鞋,走进客厅,一如既往的清冷扑面而来,还好她早已经习惯。

    中途唐洛然主动的打了一个电话给傅子琛,是傅子琛的秘书接的,说傅子琛正在进行一场极其重要的谈判。

    唐洛然识趣的没有多说,挂了电话后就起身去了厨房,开始做饭。

    不知不觉,一天的光阴消纵即逝,别墅的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桌上只是剩下装着剩饭剩菜的空碟,唐洛然收拾好了餐盘回到沙发上坐下,继续等待着。

    墙壁上巨大的摆钟发出叮咚叮咚的响声,表示着凌晨一点的到来,唐洛然一直紧绷的身体,渐渐松懈了下来。

    这个点傅子琛还没有回来,应该代表着他不会回来了吧?唐洛然在心里想着。

    深邃的夜,安静的令人窒息。

    唐洛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翻出包里的那几张遍布了黑字条约的纸张压在了桌上,然后踩着柔软的羊绒毯走向楼梯,去了她在三楼的卧室。

    洗脸,刷牙,换上睡衣,等唐洛然洗漱完了之后打算回到床上之时,她隐隐听见卧室外传来的脚步声。

    唐洛然心底一凛,尚且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只听见‘啪’的一声,壁上的开关被人按下,偌大的卧室刹那大亮,头顶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十分晃眼,闪的唐洛然眼疼。

    她下意识的抬眼,望向卧室的门,恰逢傅子琛的冰冷又毫无情绪的目光朝她扫来。

    傅子琛的唇瓣紧紧的抿着,冷漠的视线从唐洛然的脸一直扫到了脚,盯得唐洛然极其不舒服,特别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烟草和酒气混杂的味道。

    “你喝酒了?”唐洛然脱口而出。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本以为要过好一阵子才能接通电话,但是嘟嘟嘟的几声之后,电话就被人接起,紧接着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傅子琛的声音,“有事?”

    那嗓音低沉又有几分磁性,醇厚如酒,让人一听便容易上瘾,唐洛然的心跳瞬间失去了平衡,握着手机的指尖逐渐发凉。

    “我们好像有很久没有见面了,你……什么时候有空?”说到这里,唐洛然的声音又戛然而止了。

    电话那头一片静谧,好似傅子琛真的在耐心的听着她的话,等待着她的后文。

    唐洛然深吸了一口气,吐字清晰的说出后面一句话来,“我想和你谈谈。”

    江城市中心某知名的商务大厦顶楼办公室中,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一手捏着电话,另一只手则握着黑色钢笔,刷刷刷的在某合同条款的底部签上自己龙飞凤舞的名字。

    听到唐洛然说的‘我想和你谈谈’这句话之后,傅子琛手中的笔在纸上微微一顿,身子前倾,端起了桌前摆放的一杯白瓷杯,低头抿了一口,发现杯中的茶水已经凉透。

    傅子琛不悦的蹙起了眉头,按下了传呼机。

    秘书敲门而进,给傅子琛换了一杯碧螺春,然后关门离去。

    傅子琛稍稍慵懒的往老板椅椅背上靠了靠,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后猛吸了一口,这才重新的拿起了电话。

    唐洛然一直在等着傅子琛的回答,但是她除了听到电话里的一阵细碎声响,并没有听到别的话音,她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将电话挂了……

    但是就在唐洛然打算放下手机的那刻,傅子琛的声音无比平静的传入她的耳畔,“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我看到今早的娱乐报纸了,所以,我想和你谈谈……”唐洛然努力让自己呼吸平稳,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闻言,傅子琛脸色微变,轻敲着檀木桌的修长手指停了下来,他猛吸了几口烟后说,“我知道了,今晚我还有一个会议,明天吧,明天我会回家。”

    这句话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傅子琛就已经挂掉了电话,感觉就有些不太耐烦。

    唐洛然还没回过神来,她依旧保持着手握手机的姿势,脑子里反复响彻的还是傅子琛刚才说的最后那句话。

    傅子琛说,他明天要回家?

    傅子琛所谓的‘家’是当初他和唐洛然结婚时买的别墅婚房,建立在最江城郊区一所高档的‘锦绣园’别墅区,距离傅子琛的公司和唐洛然所工作的医院都不算近。

    所以在新婚之夜之后,傅子琛就没再回来过。

    刚开始唐洛然是一个人住的,后来时间长了,她也干脆搬了出去,只有周六周日才会偶尔的回来一趟,顺便打扫打扫卫生。

    因为有了傅子琛的‘承诺’,唐洛然第二天就请了假,去了一趟律师所,从律师所出来后向右拐五十米后有一处公交站,直达‘锦绣园’。

    别墅的门口并没有那辆加长款的劳斯莱斯,唐洛然的心稍稍轻松了点,拿出钥匙打开了别墅的门,换上拖鞋,走进客厅,一如既往的清冷扑面而来,还好她早已经习惯。

    中途唐洛然主动的打了一个电话给傅子琛,是傅子琛的秘书接的,说傅子琛正在进行一场极其重要的谈判。

    唐洛然识趣的没有多说,挂了电话后就起身去了厨房,开始做饭。

    不知不觉,一天的光阴消纵即逝,别墅的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桌上只是剩下装着剩饭剩菜的空碟,唐洛然收拾好了餐盘回到沙发上坐下,继续等待着。

    墙壁上巨大的摆钟发出叮咚叮咚的响声,表示着凌晨一点的到来,唐洛然一直紧绷的身体,渐渐松懈了下来。

    这个点傅子琛还没有回来,应该代表着他不会回来了吧?唐洛然在心里想着。

    深邃的夜,安静的令人窒息。

    唐洛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翻出包里的那几张遍布了黑字条约的纸张压在了桌上,然后踩着柔软的羊绒毯走向楼梯,去了她在三楼的卧室。

    洗脸,刷牙,换上睡衣,等唐洛然洗漱完了之后打算回到床上之时,她隐隐听见卧室外传来的脚步声。

    唐洛然心底一凛,尚且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只听见‘啪’的一声,壁上的开关被人按下,偌大的卧室刹那大亮,头顶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十分晃眼,闪的唐洛然眼疼。

    她下意识的抬眼,望向卧室的门,恰逢傅子琛的冰冷又毫无情绪的目光朝她扫来。

    傅子琛的唇瓣紧紧的抿着,冷漠的视线从唐洛然的脸一直扫到了脚,盯得唐洛然极其不舒服,特别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烟草和酒气混杂的味道。

    “你喝酒了?”唐洛然脱口而出。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