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喝了一点。”傅子琛应了一声,三两下的扯掉了领结,脱下西装外套,随手就丢到了床上。

    唐洛然上前将床上的西装理好了挂到衣柜里,傅子琛已跃过了她,走向浴室……

    “我找你回来是因为……”唐洛然转身。

    然而‘砰’地一声,浴室的门已经关上,隔绝了她全部的话音。

    没过一会儿,浴室中就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

    盯着浴室玻璃门上隐隐投射出来的健硕身躯,唐洛然一时无言。

    她脑海中忽然就浮现出了新婚的那一夜,傅子琛回到婚房时亦是酩酊大醉,她主动的去搀扶他,换来的却是他密密麻麻的一阵狂吻。

    那个吻湿热又炽烈,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吻的天昏地暗,两个人齐齐的倒向柔软的床榻。

    那是他们继那件事之后后唯一的一次接触,也是最亲密的一次,和例行公事似的。

    等到了第二天,一切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他们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唐洛然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平淡的毫无波澜的日子,竟然持续了整整五年。

    唐洛然一直坐在床边等着傅子琛出来,毕竟她并没有忘记她今天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浴室中的水流声一直都没有小下去的趋势,她匆匆的往浴室门瞥了一眼,又继续不安的等待着。

    大概一个多小时过去,唐洛然终于起身,快步的走到浴室的玻璃移门那儿,轻敲了两下,“傅子琛?”

    浴室内无人应答。

    “傅子琛?你还在么?”

    “傅子琛?”

    唐洛然的手攥成拳头状又敲了两下,耳朵仔细的听着里面传来的动静,但是除了水流声外,就再无其他。

    她一下子急了起来,疾步走回梳妆台下的柜子里拿出解锁的钥匙,噼里啪啦的对着浴室门捣鼓了一阵,向两侧拉开移门的刹那,一股热浪席卷而来。

    隐隐升腾的雾气中,唐洛然一眼就看到了浴缸中半露着精壮后背的男人,小麦色健硕的手臂搭在浴池的两侧,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池水之中。

    唐洛然的脸红了一半,却不得不迎着满室蒸腾的热气上前,走到傅子琛的身边。

    男人状似是入睡了,双目紧闭,淡红色的唇瓣冷抿着,眉眼微蹙,好像即使睡着了也并不安分。

    嗅着独属于男人的清淡气息,唐洛然脸色微醺,她蹲下身,指尖轻轻碰触了一下傅子琛的肩。

    而傅子琛就和没了知觉一样,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

    唐洛然终于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特别是刚才从指尖传递而来的滚烫十分异常。

    她抬起手背,径直去碰傅子琛的额头,只轻轻碰了一下后便立刻撒开了手,灼热的温度让唐洛然意识到,傅子琛这不光光是醉酒,而且还,发烧了?!

    这是因为过度劳累而导致的轻度发烧?

    唐洛然似乎都能感受到从眼前男人身上散发出的灼热,仔细的看着他睡梦中还紧蹙的眉头,她的心竟也揪成了一团。

    就算公务再多,处理的事情再重,也要注意休息啊……

    这个男人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如果继续放纵傅子琛泡在池中,必定会加重病情的。

    那么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傅子琛从浴池中拖出来,然后帮他擦干身子之后再驼到大床上。

    只是这件事光是想想,便足以让唐洛然脸红心跳。

    沉思了几秒之后,唐洛然索性咬了咬牙,弯下腰,环住傅子琛精瘦的身躯,用力的托着往上……

    整个过程,唐洛然一直保持着低头的姿态,甚至连抬眼去看傅子琛的勇气都没有。

    特别是她拿着浴巾,去擦男人那不可言说的某处,手指几度的颤抖,下唇瓣更是险些被她咬出血来。

    唐洛然个子不算矮,大概一米六七的样子,但是傅子琛近一米八五的高大身躯压在她的肩上,她连迈出一步都很是艰难。

    好不容易将傅子琛放到了床上,唐洛然已累的气喘吁吁,她顾不上休息,扯上被褥帮傅子琛掖好,然后去楼下倒水拿退烧药,顺便拧了一条冰水里浸泡过的毛巾,搁在傅子琛的额头给他降温。

    一直到了凌晨三点钟左右,傅子琛的体温才终于有了下降的趋势。

    唐洛然终于松懈了一口气,她清洗了毛巾晾到阳台,然后转身回到卧室内,但是才走出了两步——

    “嘟嘟嘟……”寂静的氛围就被陡然响起的手机旋律打破。

    深更半夜,这铃声响的太突然,吓了唐洛然一跳,她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床上的傅子琛有没有被这声音给惊扰,但是当她发现男人的呼吸依旧平稳,没有丝毫醒来的趋势时,她轻呼出一口气来。

    唐洛然飞快的迈动双腿,脚步极轻的踩着地板,走到挂傅子琛西装的衣柜那儿,从他的西装口袋中取出那大屏手机,然后按下了静音键。

    手机停止了疯狂的震动,但是屏幕还依然在闪烁着,来电显示上的‘小姿’二字并没有逃过唐洛然的视线。

    是尹姿。

    这个认知让唐洛然感觉喉咙里被塞了什么苦涩的东西,想咽又咽不下去,吐又吐不出来。

    她紧紧的握着那黑色超清大屏,沉默了两秒之后,离开卧室,却没有留意到,在她悄然阖上卧室门的那秒,床上的男人皱了皱眉心。

    刚离开卧室,唐洛然就已经划开了接听键,但是她并没有忙着去接听电话,一直到她快走至楼梯口了,她才将手机贴近耳边。

    电话里娇媚的女音已急不可耐的传来……

    “子琛!你怎么到现在才接电话?你今天晚上不来陪我了么?我一直等你到现在……”

    话筒那头,女人的声音何其着急,唐洛然似乎都能想象得到尹姿那张漂亮的鹅蛋脸必然是扭曲的,柳眉紧拧不松。

    她抿着唇没有说话,清冷的眸子不知落向了何处。

    尹姿也知晓傅子琛本就是沉默寡言的男人,所以并没有多心话筒内的沉默,声音娇柔的补充,“而且今天我都感受到胎动了哎,子琛……你不想过来摸摸它吗?”

    夹杂着一丝的期待,话筒里的女人轻问出声,纤瘦的五指缓缓抚上自己凸起的小腹,五官稍有柔和。

    闻言,唐洛然的身子像被钉住了一般,冰冷的毫无知觉。

    “子琛,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我……”

    “尹小姐。”这次不等尹姿将话说的完全,唐洛然便已经出声打断了她,语调寡淡,“抱歉,是我。”

    简单的陈诉了下自己的身份,唐洛然不再说话,而生硬的‘尹小姐’三个字,对于尹姿来说更如一道晴天霹雳。

    短暂的沉默——

    “唐洛然?为什么接电话的人是你?!!”尖锐的女音有些不可置信!

    唐洛然轻吁了一口气,良久后,她对着话筒低声说,“他是我丈夫,他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很奇怪吗?尹……小姐?”

    即便唐洛然明知她与傅子琛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她也不想在气势上轻易的输给对方。

    刻意的咬轻最后几个字,唐洛然漫不经心的态度却足以让话筒另一头的尹姿崩溃。

    “唐洛然,你为什么永远都是这么一副死样子,目中无人,傲空一切!你不要忘记了,有愧于我的人是你!如果不是你,我和子琛当初就不会分开!”

    “如果不是我,他当初也不会喜欢上你,当年的事情,还需要我再帮你重温一遍吗?”

    唐洛然精致的五官淡漠的几乎没有半点情绪,眼神更是清冷一片,她轻飘飘的说,“救他的人是我,帮他包扎的人也是我,我只是拜托你照顾一下他……”

    “够了,够了!”尹姿听不下去了,大声的制止唐洛然说出后面的话来。

    从小到大,唐洛然都是老师眼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比她出色,优秀。

    天知道她有多羡慕唐洛然。

    所以在那个受伤的少年开口问她,救他的是不是她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并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仅此而已!

    “你告诉我子琛在哪里?我要去找他!”尹姿慌了。

    “无可奉告。”

    “唐洛然!”

    ……

    挂了电话,唐洛然慢慢转身,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

    外人都说尹姿是傅子琛的初恋,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又有谁知道,她唐洛然早在尹姿之前认识的他?

    阖上手机,唐洛然走至卧室门口,抬手扭转门把。

    她动作很轻,刻意的不去打扰屋中熟睡的男人,但是卧室房门才刚刚启开一条缝隙,迎面袭来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冰冷的寒气侵体,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掌已覆上了她的腰腹,将她的后背重重的压上墙面。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嗯,喝了一点。”傅子琛应了一声,三两下的扯掉了领结,脱下西装外套,随手就丢到了床上。

    唐洛然上前将床上的西装理好了挂到衣柜里,傅子琛已跃过了她,走向浴室……

    “我找你回来是因为……”唐洛然转身。

    然而‘砰’地一声,浴室的门已经关上,隔绝了她全部的话音。

    没过一会儿,浴室中就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

    盯着浴室玻璃门上隐隐投射出来的健硕身躯,唐洛然一时无言。

    她脑海中忽然就浮现出了新婚的那一夜,傅子琛回到婚房时亦是酩酊大醉,她主动的去搀扶他,换来的却是他密密麻麻的一阵狂吻。

    那个吻湿热又炽烈,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吻的天昏地暗,两个人齐齐的倒向柔软的床榻。

    那是他们继那件事之后后唯一的一次接触,也是最亲密的一次,和例行公事似的。

    等到了第二天,一切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他们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唐洛然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平淡的毫无波澜的日子,竟然持续了整整五年。

    唐洛然一直坐在床边等着傅子琛出来,毕竟她并没有忘记她今天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浴室中的水流声一直都没有小下去的趋势,她匆匆的往浴室门瞥了一眼,又继续不安的等待着。

    大概一个多小时过去,唐洛然终于起身,快步的走到浴室的玻璃移门那儿,轻敲了两下,“傅子琛?”

    浴室内无人应答。

    “傅子琛?你还在么?”

    “傅子琛?”

    唐洛然的手攥成拳头状又敲了两下,耳朵仔细的听着里面传来的动静,但是除了水流声外,就再无其他。

    她一下子急了起来,疾步走回梳妆台下的柜子里拿出解锁的钥匙,噼里啪啦的对着浴室门捣鼓了一阵,向两侧拉开移门的刹那,一股热浪席卷而来。

    隐隐升腾的雾气中,唐洛然一眼就看到了浴缸中半露着精壮后背的男人,小麦色健硕的手臂搭在浴池的两侧,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池水之中。

    唐洛然的脸红了一半,却不得不迎着满室蒸腾的热气上前,走到傅子琛的身边。

    男人状似是入睡了,双目紧闭,淡红色的唇瓣冷抿着,眉眼微蹙,好像即使睡着了也并不安分。

    嗅着独属于男人的清淡气息,唐洛然脸色微醺,她蹲下身,指尖轻轻碰触了一下傅子琛的肩。

    而傅子琛就和没了知觉一样,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

    唐洛然终于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特别是刚才从指尖传递而来的滚烫十分异常。

    她抬起手背,径直去碰傅子琛的额头,只轻轻碰了一下后便立刻撒开了手,灼热的温度让唐洛然意识到,傅子琛这不光光是醉酒,而且还,发烧了?!

    这是因为过度劳累而导致的轻度发烧?

    唐洛然似乎都能感受到从眼前男人身上散发出的灼热,仔细的看着他睡梦中还紧蹙的眉头,她的心竟也揪成了一团。

    就算公务再多,处理的事情再重,也要注意休息啊……

    这个男人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如果继续放纵傅子琛泡在池中,必定会加重病情的。

    那么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傅子琛从浴池中拖出来,然后帮他擦干身子之后再驼到大床上。

    只是这件事光是想想,便足以让唐洛然脸红心跳。

    沉思了几秒之后,唐洛然索性咬了咬牙,弯下腰,环住傅子琛精瘦的身躯,用力的托着往上……

    整个过程,唐洛然一直保持着低头的姿态,甚至连抬眼去看傅子琛的勇气都没有。

    特别是她拿着浴巾,去擦男人那不可言说的某处,手指几度的颤抖,下唇瓣更是险些被她咬出血来。

    唐洛然个子不算矮,大概一米六七的样子,但是傅子琛近一米八五的高大身躯压在她的肩上,她连迈出一步都很是艰难。

    好不容易将傅子琛放到了床上,唐洛然已累的气喘吁吁,她顾不上休息,扯上被褥帮傅子琛掖好,然后去楼下倒水拿退烧药,顺便拧了一条冰水里浸泡过的毛巾,搁在傅子琛的额头给他降温。

    一直到了凌晨三点钟左右,傅子琛的体温才终于有了下降的趋势。

    唐洛然终于松懈了一口气,她清洗了毛巾晾到阳台,然后转身回到卧室内,但是才走出了两步——

    “嘟嘟嘟……”寂静的氛围就被陡然响起的手机旋律打破。

    深更半夜,这铃声响的太突然,吓了唐洛然一跳,她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床上的傅子琛有没有被这声音给惊扰,但是当她发现男人的呼吸依旧平稳,没有丝毫醒来的趋势时,她轻呼出一口气来。

    唐洛然飞快的迈动双腿,脚步极轻的踩着地板,走到挂傅子琛西装的衣柜那儿,从他的西装口袋中取出那大屏手机,然后按下了静音键。

    手机停止了疯狂的震动,但是屏幕还依然在闪烁着,来电显示上的‘小姿’二字并没有逃过唐洛然的视线。

    是尹姿。

    这个认知让唐洛然感觉喉咙里被塞了什么苦涩的东西,想咽又咽不下去,吐又吐不出来。

    她紧紧的握着那黑色超清大屏,沉默了两秒之后,离开卧室,却没有留意到,在她悄然阖上卧室门的那秒,床上的男人皱了皱眉心。

    刚离开卧室,唐洛然就已经划开了接听键,但是她并没有忙着去接听电话,一直到她快走至楼梯口了,她才将手机贴近耳边。

    电话里娇媚的女音已急不可耐的传来……

    “子琛!你怎么到现在才接电话?你今天晚上不来陪我了么?我一直等你到现在……”

    话筒那头,女人的声音何其着急,唐洛然似乎都能想象得到尹姿那张漂亮的鹅蛋脸必然是扭曲的,柳眉紧拧不松。

    她抿着唇没有说话,清冷的眸子不知落向了何处。

    尹姿也知晓傅子琛本就是沉默寡言的男人,所以并没有多心话筒内的沉默,声音娇柔的补充,“而且今天我都感受到胎动了哎,子琛……你不想过来摸摸它吗?”

    夹杂着一丝的期待,话筒里的女人轻问出声,纤瘦的五指缓缓抚上自己凸起的小腹,五官稍有柔和。

    闻言,唐洛然的身子像被钉住了一般,冰冷的毫无知觉。

    “子琛,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我……”

    “尹小姐。”这次不等尹姿将话说的完全,唐洛然便已经出声打断了她,语调寡淡,“抱歉,是我。”

    简单的陈诉了下自己的身份,唐洛然不再说话,而生硬的‘尹小姐’三个字,对于尹姿来说更如一道晴天霹雳。

    短暂的沉默——

    “唐洛然?为什么接电话的人是你?!!”尖锐的女音有些不可置信!

    唐洛然轻吁了一口气,良久后,她对着话筒低声说,“他是我丈夫,他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很奇怪吗?尹……小姐?”

    即便唐洛然明知她与傅子琛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她也不想在气势上轻易的输给对方。

    刻意的咬轻最后几个字,唐洛然漫不经心的态度却足以让话筒另一头的尹姿崩溃。

    “唐洛然,你为什么永远都是这么一副死样子,目中无人,傲空一切!你不要忘记了,有愧于我的人是你!如果不是你,我和子琛当初就不会分开!”

    “如果不是我,他当初也不会喜欢上你,当年的事情,还需要我再帮你重温一遍吗?”

    唐洛然精致的五官淡漠的几乎没有半点情绪,眼神更是清冷一片,她轻飘飘的说,“救他的人是我,帮他包扎的人也是我,我只是拜托你照顾一下他……”

    “够了,够了!”尹姿听不下去了,大声的制止唐洛然说出后面的话来。

    从小到大,唐洛然都是老师眼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比她出色,优秀。

    天知道她有多羡慕唐洛然。

    所以在那个受伤的少年开口问她,救他的是不是她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并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仅此而已!

    “你告诉我子琛在哪里?我要去找他!”尹姿慌了。

    “无可奉告。”

    “唐洛然!”

    ……

    挂了电话,唐洛然慢慢转身,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

    外人都说尹姿是傅子琛的初恋,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又有谁知道,她唐洛然早在尹姿之前认识的他?

    阖上手机,唐洛然走至卧室门口,抬手扭转门把。

    她动作很轻,刻意的不去打扰屋中熟睡的男人,但是卧室房门才刚刚启开一条缝隙,迎面袭来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冰冷的寒气侵体,一只温热有力的手掌已覆上了她的腰腹,将她的后背重重的压上墙面。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