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空无一物的供桌上,竟然摆着一本书,刘自然拿起一看,赫然是那本《御女心经》。

    “难道是真的?”刘自然有些不太相信,连忙朝自己裆下看去。

    “不对呀,如果是个春梦,让我湿了裤裆的话,那咋是干的呢?”刘自然有些糊涂了。

    不过刘自然有一个好性格,想不通的事,那就干脆别想,反正也想不通,想多了还费神。

    把古书卷吧卷吧塞进自己的裤口袋里,刘自然便离开了破庙。

    走到河边时,刘自然顿了顿脚步,他有这么个习惯,每次路过河边的时候总要停留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个运气碰到光着屁股蛋子洗澡的婆娘。

    刘自然找了个颗大树,躲在树荫下,四处望去,看看能不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场景。

    当看到河边那名洗衣服的婆娘时,刘自然的目光便再也挪不开了,那婆娘刘自然认识,村里出了名的美人,乔慧。

    乔慧蹲在河边弓着腰不停地搓洗着手里的衣物。

    乔慧直起身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那完美的侧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动人,这让刘自然都看呆了,虽然乔慧不如昨晚那个极乐教的神女漂亮,但是那毕竟是虚幻的,而乔慧却是活生生在自己面前,看得见摸得着的。

    就在刘自然看得入神时,突然听见有人大叫:“快来人呐,有人河里了!”

    刘自然心道不好,这村里只有这么大,几乎所有人都认识,而且这村里大部分的男人都出去了,只留下些老弱妇孺,这要真掉河里了,十有八九得淹死,想到这,刘自然赶紧跑去。

    乔慧比刘自然还快一步,衣服啥的都扔在河边没要了,可见乔慧心肠极好。

    “快让俺看看。”乔慧将人扒拉开,挤了进去。

    刘自然也看得清楚,这落水的人是葛铁根的婆娘,翠兰,这婆娘长得那叫一个白嫩,皮肤白的电视上的女明星似的。

    “完了,刘大夫喝大了,在家睡着呢。”一个婆娘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面带焦急。

    葛铁根也来了,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翠兰一下就控制不住自己,趴在翠兰身上嚎啕大哭:“哎哟,咱家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哟,娃儿才五岁,你这个当娘的就走了,你让俺们爷俩以后得怎么活呀!”

    “哎呀,这事整的,只怪咱村里穷,只有刘大夫一个人管着。”

    有人唉声叹气,可这是也怨不得别人,铁锹村地处偏僻,许多大夫都不愿意到这来看病,也就只有刘成这一个大夫。

    “自然,你跟你爹也学了这么久了,你会看病吗?”突然有人发现了人群中的刘自然。

    许多人的目光也看了过来,现在刘成喝醉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刘自然了。

    刘自然一阵无奈,他是跟着刘成学了许久不错,但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虽然昨天从那本《御女心经》里记到不少医学知识,可也不见得用得上啊。

    刘自然有些犹豫,要说救,他真不一定救得了,可不救,这都是乡里乡亲的,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nsp;再看看葛铁根和翠兰的儿子二柱子在那哭得不行不行的,刘自然叹了口气,打算告诉乡亲们,自己确实没办法,还是回去把试着老爹叫醒吧。

    可就在这时,刘自然无意间扫到了翠兰的耳垂下那一片青绿色印记时,他有了信心。

    “来,让我进去,我试试。”刘自然不理会旁人质疑的眼神,扒拉开人群走到了翠兰的身边。

    “铁根哥,你也让一下,我试着给翠兰嫂子治治。”葛铁根这么趴在翠兰身上,刘自然还真不好怎么看。

    葛铁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拉着二柱子从翠兰身上站了起来,走到一旁,面带怀疑的看着刘自然。

    刘自然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那块青绿色的印记,又把手放在了翠兰胸口的壇中穴上试探了一下,入手一片冰凉,而且,没有任何起伏,也就是说,翠兰已经没有了呼吸。

    翠兰的表情十分扭曲,好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

    刘自然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段莫名其妙的咒语,这让刘自然有些不解,他不记得自己看过这些啊,而且,这有啥用。

    “你们大家伙都散开一些,不要把空气给堵住了,让翠兰嫂子尽量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我去采点草药,马上就回来。”刘自然站起身来,对大家伙说道。

    葛铁根一听,赶紧过来拉住了刘自然的手问道:“刘家小子,你说俺媳妇儿还没死,还有救?”

    “当然有救,铁根哥,你在这稍微等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刘自然说完之后,马上往铁锹山上跑去,他随老爹上去过多次,知道那里有许多草药。

    一边走一边把古书从裤兜里抽出来,翻看了起来,翻到第七页时,刘自然果然找到了刚才出现在自己脑子里的咒语,刘自然把这一页的内容细细的研究了起来,知道了翠兰溺水的真实原因。

    随意采了几株草药之后,刘自然马上赶了回去,装摸做样的把草药捏碎敷在翠兰的鼻孔下河胸口上,实则一直在低声念着刚才的咒语,招魂咒。

    葛铁根看着刘自然把手伸进自己媳妇儿的衣服里在胸口摸来摸去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但想着刘自然是为了救人,也就放弃了马上去找刘自然拼命的想法。

    “没用?”刘自然念了一遍招魂咒之后,发现竟然没用。

    第二遍念完,还是没什么反应,这让刘自然很是费解,难道这里面的内容真没用?

    直到念道第三遍时,刘自然突然觉得翠兰的胸口慢慢的有了起伏,刘自然心中一喜,没想到还真有用。

    翠兰突然翻了个身,哇的一声吐出了一些河水和脏东西,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媳妇儿,你,你真的醒了?”葛铁根看着翠兰真的起死回生,又是冲了上去,把翠兰紧紧搂在怀里,放声大哭。

    “没想到小刘大夫还真有几分本事,厉害啊。”

    刚开始还对刘自然有着质疑的人,现在都闭嘴了,甚至都已经改口叫小刘大夫了。

    可刘自然却不为所动,他对着翠兰问道:“翠兰嫂子,你究竟做了什么,才导致有鬼物缠身?!”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原本空无一物的供桌上,竟然摆着一本书,刘自然拿起一看,赫然是那本《御女心经》。

    “难道是真的?”刘自然有些不太相信,连忙朝自己裆下看去。

    “不对呀,如果是个春梦,让我湿了裤裆的话,那咋是干的呢?”刘自然有些糊涂了。

    不过刘自然有一个好性格,想不通的事,那就干脆别想,反正也想不通,想多了还费神。

    把古书卷吧卷吧塞进自己的裤口袋里,刘自然便离开了破庙。

    走到河边时,刘自然顿了顿脚步,他有这么个习惯,每次路过河边的时候总要停留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个运气碰到光着屁股蛋子洗澡的婆娘。

    刘自然找了个颗大树,躲在树荫下,四处望去,看看能不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场景。

    当看到河边那名洗衣服的婆娘时,刘自然的目光便再也挪不开了,那婆娘刘自然认识,村里出了名的美人,乔慧。

    乔慧蹲在河边弓着腰不停地搓洗着手里的衣物。

    乔慧直起身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那完美的侧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动人,这让刘自然都看呆了,虽然乔慧不如昨晚那个极乐教的神女漂亮,但是那毕竟是虚幻的,而乔慧却是活生生在自己面前,看得见摸得着的。

    就在刘自然看得入神时,突然听见有人大叫:“快来人呐,有人河里了!”

    刘自然心道不好,这村里只有这么大,几乎所有人都认识,而且这村里大部分的男人都出去了,只留下些老弱妇孺,这要真掉河里了,十有八九得淹死,想到这,刘自然赶紧跑去。

    乔慧比刘自然还快一步,衣服啥的都扔在河边没要了,可见乔慧心肠极好。

    “快让俺看看。”乔慧将人扒拉开,挤了进去。

    刘自然也看得清楚,这落水的人是葛铁根的婆娘,翠兰,这婆娘长得那叫一个白嫩,皮肤白的电视上的女明星似的。

    “完了,刘大夫喝大了,在家睡着呢。”一个婆娘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面带焦急。

    葛铁根也来了,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翠兰一下就控制不住自己,趴在翠兰身上嚎啕大哭:“哎哟,咱家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哟,娃儿才五岁,你这个当娘的就走了,你让俺们爷俩以后得怎么活呀!”

    “哎呀,这事整的,只怪咱村里穷,只有刘大夫一个人管着。”

    有人唉声叹气,可这是也怨不得别人,铁锹村地处偏僻,许多大夫都不愿意到这来看病,也就只有刘成这一个大夫。

    “自然,你跟你爹也学了这么久了,你会看病吗?”突然有人发现了人群中的刘自然。

    许多人的目光也看了过来,现在刘成喝醉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刘自然了。

    刘自然一阵无奈,他是跟着刘成学了许久不错,但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虽然昨天从那本《御女心经》里记到不少医学知识,可也不见得用得上啊。

    刘自然有些犹豫,要说救,他真不一定救得了,可不救,这都是乡里乡亲的,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nsp;再看看葛铁根和翠兰的儿子二柱子在那哭得不行不行的,刘自然叹了口气,打算告诉乡亲们,自己确实没办法,还是回去把试着老爹叫醒吧。

    可就在这时,刘自然无意间扫到了翠兰的耳垂下那一片青绿色印记时,他有了信心。

    “来,让我进去,我试试。”刘自然不理会旁人质疑的眼神,扒拉开人群走到了翠兰的身边。

    “铁根哥,你也让一下,我试着给翠兰嫂子治治。”葛铁根这么趴在翠兰身上,刘自然还真不好怎么看。

    葛铁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拉着二柱子从翠兰身上站了起来,走到一旁,面带怀疑的看着刘自然。

    刘自然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那块青绿色的印记,又把手放在了翠兰胸口的壇中穴上试探了一下,入手一片冰凉,而且,没有任何起伏,也就是说,翠兰已经没有了呼吸。

    翠兰的表情十分扭曲,好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

    刘自然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段莫名其妙的咒语,这让刘自然有些不解,他不记得自己看过这些啊,而且,这有啥用。

    “你们大家伙都散开一些,不要把空气给堵住了,让翠兰嫂子尽量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我去采点草药,马上就回来。”刘自然站起身来,对大家伙说道。

    葛铁根一听,赶紧过来拉住了刘自然的手问道:“刘家小子,你说俺媳妇儿还没死,还有救?”

    “当然有救,铁根哥,你在这稍微等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刘自然说完之后,马上往铁锹山上跑去,他随老爹上去过多次,知道那里有许多草药。

    一边走一边把古书从裤兜里抽出来,翻看了起来,翻到第七页时,刘自然果然找到了刚才出现在自己脑子里的咒语,刘自然把这一页的内容细细的研究了起来,知道了翠兰溺水的真实原因。

    随意采了几株草药之后,刘自然马上赶了回去,装摸做样的把草药捏碎敷在翠兰的鼻孔下河胸口上,实则一直在低声念着刚才的咒语,招魂咒。

    葛铁根看着刘自然把手伸进自己媳妇儿的衣服里在胸口摸来摸去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但想着刘自然是为了救人,也就放弃了马上去找刘自然拼命的想法。

    “没用?”刘自然念了一遍招魂咒之后,发现竟然没用。

    第二遍念完,还是没什么反应,这让刘自然很是费解,难道这里面的内容真没用?

    直到念道第三遍时,刘自然突然觉得翠兰的胸口慢慢的有了起伏,刘自然心中一喜,没想到还真有用。

    翠兰突然翻了个身,哇的一声吐出了一些河水和脏东西,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媳妇儿,你,你真的醒了?”葛铁根看着翠兰真的起死回生,又是冲了上去,把翠兰紧紧搂在怀里,放声大哭。

    “没想到小刘大夫还真有几分本事,厉害啊。”

    刚开始还对刘自然有着质疑的人,现在都闭嘴了,甚至都已经改口叫小刘大夫了。

    可刘自然却不为所动,他对着翠兰问道:“翠兰嫂子,你究竟做了什么,才导致有鬼物缠身?!”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