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听到刘自然这个问题之后都是一愣,难不成翠兰真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情了,还有,被鬼物缠身又是什么情况?

    翠兰听到刘自然的问题之后也是回想起刚刚在水下的遭遇,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哭着说道:“本来,俺是来帮我家二柱子捞裤子的,哪知道,一进水里,腿就像被鬼扯了一样,拉着俺往河底沉,可把俺给吓坏了,呜呜呜”

    “然后呢,你就见到了一个很吓人的玩意,对吧。”刘自然接着翠兰的话说道。

    这一下把围观的村民都给吓到不行,这条河可是村里唯一的水源,这要是水底有拉人的东西,那以后村里可咋办。

    翠兰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点了点头。

    刘自然沉吟片刻,还是说道:“翠兰嫂子,你之前是不是往河里扔了什么东西?”

    翠兰听到刘自然这个问题之后,再次浑身一颤,心内一惊,问道:“你,你咋知道?”

    刘自然得到答案之后,点了点头,说道:“问题就在这了,翠兰嫂子,我如果没猜错,你现在应该浑身发凉吧?”

    众人都猜到了一二,肯定是翠兰往河里扔了啥脏东西,才导致自己被拉到河底差点淹死的,但是现在这些村民都被刘自然的话给吓到了,没有一个敢开口说话的,都等待着下文。

    翠兰嫂子现在整个都抖成个筛子了,浑身湿漉漉的,一身薄布短袖变得跟透明的似的,紧紧地贴在身上,将上半身的风光全部展露在众人面前,不过现在的翠兰也没心思想那么多了,满脸的忧愁。

    刘自然摇了摇头说道:“翠兰嫂子,你这是招了脏东西上身了,今天你回家熬点姜汤去去寒,明天到我这来开点药喝了,身体好一些了,我再来帮你赶走那些脏东西,不然以后还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翠兰被刘自然这番话吓得浑身发软,一下子又要瘫坐到地上去,还好葛铁根眼疾手快,赶忙扶住了翠兰。

    “媳妇儿,你就听小刘大夫的,咱们先回家,给你熬点姜汤。”葛铁根紧紧的搂住了翠兰,生怕一松手,翠兰会再次被拖到河里去。

    转头葛铁根又对刘自然说道:“兄弟,让你费心了。”

    刘自然摆了摆手说道:“这不是必须的么,你赶紧带着翠兰嫂子回家,本来脏东西找到翠兰嫂子就会让她体虚,这要再冻着了,那可就麻烦了。”

    “那……这医药费……”葛铁根有些尴尬,家里也没有多少余钱剩米,但刘自然这次是救了命了,医药费给少了也不合适。

    “嗨,铁根哥这就见外了不是,钱算个屁,你赶紧带着嫂子回家吧。”刘自然也知道葛铁根家里啥情况,肯定不会要钱,以后赚钱的机会多着呢,何必在乡里乡亲这捞钱。

    村里人听到刘自然这话,也是对刘自然刮目相看,纷纷挑起大拇指。

    刘自然回家之后,开始认真的拿出那本古书翻看了起来,上面记载的许多草药在铁锹山上都有,包括一些比较珍稀的药材,因为村里就刘成一个大夫,其他人根本就不认识这些草药,也没谁去动。

    可刘自然不知道的是,他的名声一下子就在十里八乡的给传开了,会治病不说,还会驱邪,乡下对于这些鬼神传说还是很相信的,生病不怕,就怕被脏东西给找上门,现在好了,有个刘大夫,不仅能治病,还能驱邪,这在他们眼中就不是大夫了,已经是大仙了。

    刘自然这些日子走哪都有人给他打招呼,甚至还常常送一些东西到家里来,这可把刘成给乐坏了,老想着自己儿子能出人头地,现在竟然还真成了。

    刘自然这些天也没闲着,在家研究医术,偶尔会再一次进入到那个神秘的地方,和极乐教神女发生缠绵一番,而且刘自然发现,每次和极乐教神女做完那事之后,脑子里都会有一些新的东西传进来。

    “难道做那事就是极乐教传功或者修炼的方式?”虽然不知道做那种事是不是真的,但那种刺激的舒爽感的确是真的,每次都让刘自然的魂儿都飞了起来。

    有一天,刘自然无所事事,在家看书呢,乔慧找上门来了。

    “乔慧姐,你咋来了呢。”刘自然看着乔慧就想流口水,也不怪他,乔慧从来不爱穿内衣,每次走起路来都把胸前那鼓鼓囊囊的东西一甩一甩的。

    乔慧也不客气,走进来之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炕头上,拢了拢额头上的发丝,调笑道:“咋的,俺来看看你,还不乐意了?”

    “嘿嘿,乔慧姐,不是那意思。”刘自然赶紧说道。

    “不闹了,俺是找你来看病的。”乔慧把鞋一拖,把腿盘在了炕上。

    刘自然上下打量了一番乔慧,这一看可就坏了,乔慧下身就穿了一条她老公从城里带回来的一条超短裙,把腿这么一盘,整个下面就是敞开着的,刘自然随便一看,就看到了裙底的风光。

    刘自然顿时便觉得口干舌燥,心想着,乔慧姐这不是下身出了啥问题吧,万一我把持不住了咋办?

    “不是俺,是俺妹。”乔慧知道刘自然在看自己,但心思单纯的她,只觉得刘自然是看她哪里生病了,完全没往其他方面想。

    “你妹不是到城里打工去了吗,啥时候回来的呀。”

    提起妹妹乔筱梅,乔慧的脸上浮上一抹哀伤,叹了口气说道:“哎,前几天回来的,那啥,俺妹不太方便,不能到你这来,能不能麻烦你跟俺回家一趟?”

    刘自然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然后便带着老爹之前随身的药箱和古书,便跟着乔慧出发了。

    乔慧家里算是村里不错的了,她老公是个多面子,泥工,木工,瓦工,啥都能来,一年难得回来一趟,不过钱倒是没少给。

    “刘大夫,这屋。”乔慧把刘自然引进妹妹的房里。

    一进屋,一股子腥臊味便让刘自然忍不住捂住鼻子。

    屋子里四周的窗帘都关的很严实,乔筱梅躺在炕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给展现了出来,而且,乔筱梅长得也不差,和姐姐颇有几分相似,但多了一份灵动,少了一份成熟。

    “阿兰,我把刘大夫请来了,你让刘大夫瞧瞧。”乔慧心疼的看着乔筱梅说道。

    “那个,刘大夫,麻烦你了。”乔筱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有些羞涩的说道。

    “嗯,没事,你是哪不舒服,让我给瞧瞧。”

    刘自然仔细打量了一番乔筱梅,几年前他们还见过,但那时候的乔筱梅都还很青涩,时隔几年,乔筱梅长得是越来越水灵了,而且,乔筱梅在城里混得好像还不错,脖子上还带着一根金项链。

    “刘大夫,有什么问题你别瞒我,要是这病真治不好了,我也就不活了。”乔筱梅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身上的毯子。

    掀开毯子之后,乔筱梅越发的羞涩了,眼睛都闭上了。

    刘自然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乔筱梅竟然一丝不挂的躺在了自己的面前。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所有人听到刘自然这个问题之后都是一愣,难不成翠兰真做了啥伤天害理的事情了,还有,被鬼物缠身又是什么情况?

    翠兰听到刘自然的问题之后也是回想起刚刚在水下的遭遇,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哭着说道:“本来,俺是来帮我家二柱子捞裤子的,哪知道,一进水里,腿就像被鬼扯了一样,拉着俺往河底沉,可把俺给吓坏了,呜呜呜”

    “然后呢,你就见到了一个很吓人的玩意,对吧。”刘自然接着翠兰的话说道。

    这一下把围观的村民都给吓到不行,这条河可是村里唯一的水源,这要是水底有拉人的东西,那以后村里可咋办。

    翠兰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点了点头。

    刘自然沉吟片刻,还是说道:“翠兰嫂子,你之前是不是往河里扔了什么东西?”

    翠兰听到刘自然这个问题之后,再次浑身一颤,心内一惊,问道:“你,你咋知道?”

    刘自然得到答案之后,点了点头,说道:“问题就在这了,翠兰嫂子,我如果没猜错,你现在应该浑身发凉吧?”

    众人都猜到了一二,肯定是翠兰往河里扔了啥脏东西,才导致自己被拉到河底差点淹死的,但是现在这些村民都被刘自然的话给吓到了,没有一个敢开口说话的,都等待着下文。

    翠兰嫂子现在整个都抖成个筛子了,浑身湿漉漉的,一身薄布短袖变得跟透明的似的,紧紧地贴在身上,将上半身的风光全部展露在众人面前,不过现在的翠兰也没心思想那么多了,满脸的忧愁。

    刘自然摇了摇头说道:“翠兰嫂子,你这是招了脏东西上身了,今天你回家熬点姜汤去去寒,明天到我这来开点药喝了,身体好一些了,我再来帮你赶走那些脏东西,不然以后还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翠兰被刘自然这番话吓得浑身发软,一下子又要瘫坐到地上去,还好葛铁根眼疾手快,赶忙扶住了翠兰。

    “媳妇儿,你就听小刘大夫的,咱们先回家,给你熬点姜汤。”葛铁根紧紧的搂住了翠兰,生怕一松手,翠兰会再次被拖到河里去。

    转头葛铁根又对刘自然说道:“兄弟,让你费心了。”

    刘自然摆了摆手说道:“这不是必须的么,你赶紧带着翠兰嫂子回家,本来脏东西找到翠兰嫂子就会让她体虚,这要再冻着了,那可就麻烦了。”

    “那……这医药费……”葛铁根有些尴尬,家里也没有多少余钱剩米,但刘自然这次是救了命了,医药费给少了也不合适。

    “嗨,铁根哥这就见外了不是,钱算个屁,你赶紧带着嫂子回家吧。”刘自然也知道葛铁根家里啥情况,肯定不会要钱,以后赚钱的机会多着呢,何必在乡里乡亲这捞钱。

    村里人听到刘自然这话,也是对刘自然刮目相看,纷纷挑起大拇指。

    刘自然回家之后,开始认真的拿出那本古书翻看了起来,上面记载的许多草药在铁锹山上都有,包括一些比较珍稀的药材,因为村里就刘成一个大夫,其他人根本就不认识这些草药,也没谁去动。

    可刘自然不知道的是,他的名声一下子就在十里八乡的给传开了,会治病不说,还会驱邪,乡下对于这些鬼神传说还是很相信的,生病不怕,就怕被脏东西给找上门,现在好了,有个刘大夫,不仅能治病,还能驱邪,这在他们眼中就不是大夫了,已经是大仙了。

    刘自然这些日子走哪都有人给他打招呼,甚至还常常送一些东西到家里来,这可把刘成给乐坏了,老想着自己儿子能出人头地,现在竟然还真成了。

    刘自然这些天也没闲着,在家研究医术,偶尔会再一次进入到那个神秘的地方,和极乐教神女发生缠绵一番,而且刘自然发现,每次和极乐教神女做完那事之后,脑子里都会有一些新的东西传进来。

    “难道做那事就是极乐教传功或者修炼的方式?”虽然不知道做那种事是不是真的,但那种刺激的舒爽感的确是真的,每次都让刘自然的魂儿都飞了起来。

    有一天,刘自然无所事事,在家看书呢,乔慧找上门来了。

    “乔慧姐,你咋来了呢。”刘自然看着乔慧就想流口水,也不怪他,乔慧从来不爱穿内衣,每次走起路来都把胸前那鼓鼓囊囊的东西一甩一甩的。

    乔慧也不客气,走进来之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炕头上,拢了拢额头上的发丝,调笑道:“咋的,俺来看看你,还不乐意了?”

    “嘿嘿,乔慧姐,不是那意思。”刘自然赶紧说道。

    “不闹了,俺是找你来看病的。”乔慧把鞋一拖,把腿盘在了炕上。

    刘自然上下打量了一番乔慧,这一看可就坏了,乔慧下身就穿了一条她老公从城里带回来的一条超短裙,把腿这么一盘,整个下面就是敞开着的,刘自然随便一看,就看到了裙底的风光。

    刘自然顿时便觉得口干舌燥,心想着,乔慧姐这不是下身出了啥问题吧,万一我把持不住了咋办?

    “不是俺,是俺妹。”乔慧知道刘自然在看自己,但心思单纯的她,只觉得刘自然是看她哪里生病了,完全没往其他方面想。

    “你妹不是到城里打工去了吗,啥时候回来的呀。”

    提起妹妹乔筱梅,乔慧的脸上浮上一抹哀伤,叹了口气说道:“哎,前几天回来的,那啥,俺妹不太方便,不能到你这来,能不能麻烦你跟俺回家一趟?”

    刘自然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然后便带着老爹之前随身的药箱和古书,便跟着乔慧出发了。

    乔慧家里算是村里不错的了,她老公是个多面子,泥工,木工,瓦工,啥都能来,一年难得回来一趟,不过钱倒是没少给。

    “刘大夫,这屋。”乔慧把刘自然引进妹妹的房里。

    一进屋,一股子腥臊味便让刘自然忍不住捂住鼻子。

    屋子里四周的窗帘都关的很严实,乔筱梅躺在炕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给展现了出来,而且,乔筱梅长得也不差,和姐姐颇有几分相似,但多了一份灵动,少了一份成熟。

    “阿兰,我把刘大夫请来了,你让刘大夫瞧瞧。”乔慧心疼的看着乔筱梅说道。

    “那个,刘大夫,麻烦你了。”乔筱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有些羞涩的说道。

    “嗯,没事,你是哪不舒服,让我给瞧瞧。”

    刘自然仔细打量了一番乔筱梅,几年前他们还见过,但那时候的乔筱梅都还很青涩,时隔几年,乔筱梅长得是越来越水灵了,而且,乔筱梅在城里混得好像还不错,脖子上还带着一根金项链。

    “刘大夫,有什么问题你别瞒我,要是这病真治不好了,我也就不活了。”乔筱梅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身上的毯子。

    掀开毯子之后,乔筱梅越发的羞涩了,眼睛都闭上了。

    刘自然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乔筱梅竟然一丝不挂的躺在了自己的面前。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