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贼套路深[综] 第26章 黄雀在后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贾珂忍不住去看自己的手心,好在手心上被绳索勒出的血痕还在,先前他奋力拉车厢好阻碍他掉入水中的事不是他的幻觉。他背对着小花,面上堆起笑,但是这笑却比哭还难看,他也快要哭了,他究竟遇见了怎样一个魔鬼。

    贾珂抬手揉了揉脸,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脸上出的冷汗还是手上出的冷汗,一时都揉在一起。等脸上的笑容被他揉成热情亲切的笑容以后,他转过身,笑道:“我若带个朋友回去,就得先带着朋友去拜见老太太。若只带个小厮回去,因为不是新奇事,不会有几个人在意。不知道贤弟是什么打算。”

    小花笑了笑,道:“小弟既然是为了躲人,当然是见过小弟的人越少越好。”

    贾珂道:“嗯,只是我们府上的规矩,从外面买回来奴仆,都得在公中登记,若要不引起旁人怀疑,得有一张卖身契好敷衍过去。”

    小花笑道:“卖身契自然是有的。”说罢,拍了两下手,然后一个低眉敛目的人推门走进来。

    这人身穿茧绸长袍,头发稀松,肥肥胖胖,若非脸色实在难看,倒像是个来逛花楼一掷千金的富商。

    他站到贾珂二人面前,先拱手道:“公子。”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正是一张卖身契,上面还有一个红色的指印,递给贾珂,笑道:“贾公子,你要的卖身契就在这里了。”

    贾珂在听到他说“公子”二字时,就认出他就是贾瑚那个来报信说卫府人说宴会取消的小厮,两者声音虽然略有不同,不过仔细一听便知这人在扮演小厮时虽已极力掩饰,但是他说话时的咬字轻重却没有完全改掉。

    贾珂见他走路时落脚又轻又稳,接过来卖身契,笑道:“阁下轻功好高妙啊。”

    来人笑哈哈道:“贾公子谬赞,在下这点儿雕虫小技,怎敢在公子面前被夸赞高妙。”

    贾珂听他话的意思,竟似是在说小花这么个五六岁的孩子比他的轻功还要高出许多,一时不知是真的还是在拍马屁,面上笑道:“贤弟的轻功当然很绝妙,但是阁下也不必妄自菲薄,能悄无声息将那么多人带走,传出去谁不夸赞阁下的好本事呢。”

    来人笑道:“只凭在下当然做不好这些事,这都依仗公子的神机妙算……”他边说着,边去瞧小花,却见小花也正微笑瞧着他。他本是想借此拍小花一通马屁,如今瞧见小花目中冷意,哪还敢多说一句话,脸色惨白道:“在下,在下还有事儿,这就告退了。”

    说完这话,果然一秒也不敢多待,眨眼间已经离开了屋子。

    贾珂心想:“这小魔星还真是御下有术。”就听小花道:“我这些仆人跟着我时间太短,一个个上不得台面,让贾兄见笑了。”

    贾珂道:“哪里,我看他很好,不知道他又是什么人物?”

    小花耸了耸肩,道:“不过一个无名小卒,叫游迅,好像有个外号叫什么‘油浸泥鳅,滑不溜手’。”

    贾珂心想这又是《笑傲江湖》里的人,这日月神教里的编外人员已经有三个被他笼络去,这还只是我知道的,不知道的没准儿更多,他是专挑恶人么。又想游迅在书里好管闲事,无孔不入,贪财重利,但是性子圆滑狡诈,不轻易得罪人,也不好被算计,不由好奇道:“不知道贤弟是怎么收服他的?”

    小花笑道:“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前天他和人说他看见梅念笙把《连城诀》托付给谁的时候被我撞见了,我就威胁他把这件事抖落出去。他不想死,就来杀我,中了我的陷阱,只好乖乖听命于我了。”

    贾珂脸上一白,颤声道:“他……他看见梅念笙把《连城诀》给谁了?”

    小花笑道:“贾兄莫非也对这《连城诀》感兴趣?小弟劝你一句,这种闹的沸沸扬扬,搅动的天下大乱的宝藏也好,武功秘籍也好,多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好东西,第一个发现的人就不会把消息传出去,而是自己去取宝了。”

    贾珂苦笑道:“如果世人都有你这样的见识就好了。”说罢,只觉双目刺痛,泪水长流,身子一侧,倒在地上。

    小花一怔,道:“你怎么了?”说话时也已流下泪来,双眼痛的险些睁不开,抬手欲揉眼,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动都不能动了。

    他倒真是个人物,心念电转间,已经明白自己是遭人暗算,当即屏住呼吸,声音不变的笑道:“贾兄,这盘光明虾炙味道鲜美,你不妨尝尝,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

    贾珂知道他这话是问他还能不能动,抬了抬胳膊,只觉酸软无力,不过向上抬几十厘米就垂下,便回道:“大概小辣还能吃一点儿。”

    小花道:“我最喜欢吃这虾尾,因为这处最有嚼头,咬一下,就能喷出几十点汁来。”

    贾珂心想:“虾尾?他是让我去他靴子里拿东西?”他瞧小花一眼,见小花无力瘫在椅子上,不似作伪,便使出全身力气向他爬过去。

    这短短七八步的距离突然变得好遥远,贾珂的汗珠一滴滴流下来,还有一滴流入眼睛,他忍不住闭上眼,然后咬着嘴唇继续往前爬。

    等他终于爬到小花面前,小花的右靴已经被他自己想尽办法蹭下来了一半,两人对视一眼,见彼此都是满头大汗,倒前所未有的觉得对方顺眼起来,然后贾珂抬手去拽他的靴子,小花仍用旧方法去把靴子蹭下来。

    一个金光闪闪的圆筒从靴子中滚出来,贾珂抓住那圆筒,见小花点点头,便将圆筒收进自己衣袖里,还未来的及再爬回去,就听见屋门打开的声音,游迅站在门口,笑嘻嘻道:“王公子,贾公子,两位这顿饭吃的可好啊?”

    他说完这话,却不急着进来,一个麻衣汉子从他身后走进来,游迅对他微微躬身,神色间颇为恭敬畏惧。

    这人没有鼻子,脸孔是平的,看起来就像一张白板一般,望之便令人心生恐惧。贾珂正想着:“这人长得这么奇形怪状,总该是古龙里的了。”就听到小花笑吟吟道:“好极了,游迅先生,白板煞星先生,两位何不坐下和我一起享用美食。”

    白板煞星眯起细长的眼睛,怪笑道:“嘿嘿,不必了,王公子你也活不长了,等你死了,我们愿意吃什么美食就吃什么美食,何必现在急着去吃你的残羹剩饭。”

    小花笑道:“白板先生怎知我活不长了?”

    游迅笑嘻嘻地道:“常言说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不做君子,那也罢了,不做大丈夫,未免可惜!这道理王公子只怕比我们还明白呢。”

    小花笑道:“原来两位是要取我性命?嗯,想来我那穿肠毒药,两位是找到解毒之法了。”

    白板煞星也露出笑容来,只是这抹笑容在他的脸上看上去格外狰狞:“我们虽没找到解毒之法,但是我却有对付你的办法。

    小花微微笑道:“我若给你们解毒必定是死,不给你们解毒还有活命的希望,我倒想听听看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舍生择死。”

    白板煞星冷冷的道:“你要知道,死也是有差别的。有人舒舒服服就死了,有人却要饱受折磨后才能死。你若不给我们解药,我先挖掉你的右眼,再挖掉你的左眼,然后拔掉你的舌头,再用小刀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的片下来。你放心,我会留下你的右手的,好让你把药方写下来。你看,你是要给我们解药后干净利落的死了,还是要被这么折磨一番后再死了。”

    小花强笑道:“只要是人当然就会选第一种死法。”

    游迅先前一直在打量趴在地上的贾珂,眼珠咕噜噜的转,不知在打什么主意。听到小花做好选择,才收回目光,笑嘻嘻道:“我就知道王公子是个聪明人。”将桌上的酒菜扫到地上,拿来纸笔,放在桌上,笑道:“王公子请将解药的药方说出来吧,这几日咱们相处还算愉快,我也不忍心见你死的那么惨。“

    小花道:“透骨菌二钱。”

    游迅将这句话记下,见他不继续说,催促道:”王公子,解药不可能只有这一味药吧。”

    小花道:“自然不是。”

    白板煞星冷冷道:“你怎的不继续说?”

    小花笑道:“你们要杀我,但我可不想饿着肚子上路,白板先生,请你坐过来帮我夹菜,我吃一口菜,就说出一样药材。嗯,我看那盘花无忧腊不错,快给我夹来。”

    白板煞星冷笑道:“死到临头,还不忘使唤人。好啊,只要你吃得下,我给你夹菜又如何。”

    便坐到小花旁边,夹起一筷子花无忧腊,刚送到小花嘴边,就见无数根细如牛芒的银针向自己和游迅飞来,天罗地网,无处可避,他二人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无数根银针刺穿,变成两个漏血的筛子,死不瞑目的跪倒在地上。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贾珂忍不住去看自己的手心,好在手心上被绳索勒出的血痕还在,先前他奋力拉车厢好阻碍他掉入水中的事不是他的幻觉。他背对着小花,面上堆起笑,但是这笑却比哭还难看,他也快要哭了,他究竟遇见了怎样一个魔鬼。

    贾珂抬手揉了揉脸,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脸上出的冷汗还是手上出的冷汗,一时都揉在一起。等脸上的笑容被他揉成热情亲切的笑容以后,他转过身,笑道:“我若带个朋友回去,就得先带着朋友去拜见老太太。若只带个小厮回去,因为不是新奇事,不会有几个人在意。不知道贤弟是什么打算。”

    小花笑了笑,道:“小弟既然是为了躲人,当然是见过小弟的人越少越好。”

    贾珂道:“嗯,只是我们府上的规矩,从外面买回来奴仆,都得在公中登记,若要不引起旁人怀疑,得有一张卖身契好敷衍过去。”

    小花笑道:“卖身契自然是有的。”说罢,拍了两下手,然后一个低眉敛目的人推门走进来。

    这人身穿茧绸长袍,头发稀松,肥肥胖胖,若非脸色实在难看,倒像是个来逛花楼一掷千金的富商。

    他站到贾珂二人面前,先拱手道:“公子。”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正是一张卖身契,上面还有一个红色的指印,递给贾珂,笑道:“贾公子,你要的卖身契就在这里了。”

    贾珂在听到他说“公子”二字时,就认出他就是贾瑚那个来报信说卫府人说宴会取消的小厮,两者声音虽然略有不同,不过仔细一听便知这人在扮演小厮时虽已极力掩饰,但是他说话时的咬字轻重却没有完全改掉。

    贾珂见他走路时落脚又轻又稳,接过来卖身契,笑道:“阁下轻功好高妙啊。”

    来人笑哈哈道:“贾公子谬赞,在下这点儿雕虫小技,怎敢在公子面前被夸赞高妙。”

    贾珂听他话的意思,竟似是在说小花这么个五六岁的孩子比他的轻功还要高出许多,一时不知是真的还是在拍马屁,面上笑道:“贤弟的轻功当然很绝妙,但是阁下也不必妄自菲薄,能悄无声息将那么多人带走,传出去谁不夸赞阁下的好本事呢。”

    来人笑道:“只凭在下当然做不好这些事,这都依仗公子的神机妙算……”他边说着,边去瞧小花,却见小花也正微笑瞧着他。他本是想借此拍小花一通马屁,如今瞧见小花目中冷意,哪还敢多说一句话,脸色惨白道:“在下,在下还有事儿,这就告退了。”

    说完这话,果然一秒也不敢多待,眨眼间已经离开了屋子。

    贾珂心想:“这小魔星还真是御下有术。”就听小花道:“我这些仆人跟着我时间太短,一个个上不得台面,让贾兄见笑了。”

    贾珂道:“哪里,我看他很好,不知道他又是什么人物?”

    小花耸了耸肩,道:“不过一个无名小卒,叫游迅,好像有个外号叫什么‘油浸泥鳅,滑不溜手’。”

    贾珂心想这又是《笑傲江湖》里的人,这日月神教里的编外人员已经有三个被他笼络去,这还只是我知道的,不知道的没准儿更多,他是专挑恶人么。又想游迅在书里好管闲事,无孔不入,贪财重利,但是性子圆滑狡诈,不轻易得罪人,也不好被算计,不由好奇道:“不知道贤弟是怎么收服他的?”

    小花笑道:“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前天他和人说他看见梅念笙把《连城诀》托付给谁的时候被我撞见了,我就威胁他把这件事抖落出去。他不想死,就来杀我,中了我的陷阱,只好乖乖听命于我了。”

    贾珂脸上一白,颤声道:“他……他看见梅念笙把《连城诀》给谁了?”

    小花笑道:“贾兄莫非也对这《连城诀》感兴趣?小弟劝你一句,这种闹的沸沸扬扬,搅动的天下大乱的宝藏也好,武功秘籍也好,多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好东西,第一个发现的人就不会把消息传出去,而是自己去取宝了。”

    贾珂苦笑道:“如果世人都有你这样的见识就好了。”说罢,只觉双目刺痛,泪水长流,身子一侧,倒在地上。

    小花一怔,道:“你怎么了?”说话时也已流下泪来,双眼痛的险些睁不开,抬手欲揉眼,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动都不能动了。

    他倒真是个人物,心念电转间,已经明白自己是遭人暗算,当即屏住呼吸,声音不变的笑道:“贾兄,这盘光明虾炙味道鲜美,你不妨尝尝,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

    贾珂知道他这话是问他还能不能动,抬了抬胳膊,只觉酸软无力,不过向上抬几十厘米就垂下,便回道:“大概小辣还能吃一点儿。”

    小花道:“我最喜欢吃这虾尾,因为这处最有嚼头,咬一下,就能喷出几十点汁来。”

    贾珂心想:“虾尾?他是让我去他靴子里拿东西?”他瞧小花一眼,见小花无力瘫在椅子上,不似作伪,便使出全身力气向他爬过去。

    这短短七八步的距离突然变得好遥远,贾珂的汗珠一滴滴流下来,还有一滴流入眼睛,他忍不住闭上眼,然后咬着嘴唇继续往前爬。

    等他终于爬到小花面前,小花的右靴已经被他自己想尽办法蹭下来了一半,两人对视一眼,见彼此都是满头大汗,倒前所未有的觉得对方顺眼起来,然后贾珂抬手去拽他的靴子,小花仍用旧方法去把靴子蹭下来。

    一个金光闪闪的圆筒从靴子中滚出来,贾珂抓住那圆筒,见小花点点头,便将圆筒收进自己衣袖里,还未来的及再爬回去,就听见屋门打开的声音,游迅站在门口,笑嘻嘻道:“王公子,贾公子,两位这顿饭吃的可好啊?”

    他说完这话,却不急着进来,一个麻衣汉子从他身后走进来,游迅对他微微躬身,神色间颇为恭敬畏惧。

    这人没有鼻子,脸孔是平的,看起来就像一张白板一般,望之便令人心生恐惧。贾珂正想着:“这人长得这么奇形怪状,总该是古龙里的了。”就听到小花笑吟吟道:“好极了,游迅先生,白板煞星先生,两位何不坐下和我一起享用美食。”

    白板煞星眯起细长的眼睛,怪笑道:“嘿嘿,不必了,王公子你也活不长了,等你死了,我们愿意吃什么美食就吃什么美食,何必现在急着去吃你的残羹剩饭。”

    小花笑道:“白板先生怎知我活不长了?”

    游迅笑嘻嘻地道:“常言说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不做君子,那也罢了,不做大丈夫,未免可惜!这道理王公子只怕比我们还明白呢。”

    小花笑道:“原来两位是要取我性命?嗯,想来我那穿肠毒药,两位是找到解毒之法了。”

    白板煞星也露出笑容来,只是这抹笑容在他的脸上看上去格外狰狞:“我们虽没找到解毒之法,但是我却有对付你的办法。

    小花微微笑道:“我若给你们解毒必定是死,不给你们解毒还有活命的希望,我倒想听听看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舍生择死。”

    白板煞星冷冷的道:“你要知道,死也是有差别的。有人舒舒服服就死了,有人却要饱受折磨后才能死。你若不给我们解药,我先挖掉你的右眼,再挖掉你的左眼,然后拔掉你的舌头,再用小刀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的片下来。你放心,我会留下你的右手的,好让你把药方写下来。你看,你是要给我们解药后干净利落的死了,还是要被这么折磨一番后再死了。”

    小花强笑道:“只要是人当然就会选第一种死法。”

    游迅先前一直在打量趴在地上的贾珂,眼珠咕噜噜的转,不知在打什么主意。听到小花做好选择,才收回目光,笑嘻嘻道:“我就知道王公子是个聪明人。”将桌上的酒菜扫到地上,拿来纸笔,放在桌上,笑道:“王公子请将解药的药方说出来吧,这几日咱们相处还算愉快,我也不忍心见你死的那么惨。“

    小花道:“透骨菌二钱。”

    游迅将这句话记下,见他不继续说,催促道:”王公子,解药不可能只有这一味药吧。”

    小花道:“自然不是。”

    白板煞星冷冷道:“你怎的不继续说?”

    小花笑道:“你们要杀我,但我可不想饿着肚子上路,白板先生,请你坐过来帮我夹菜,我吃一口菜,就说出一样药材。嗯,我看那盘花无忧腊不错,快给我夹来。”

    白板煞星冷笑道:“死到临头,还不忘使唤人。好啊,只要你吃得下,我给你夹菜又如何。”

    便坐到小花旁边,夹起一筷子花无忧腊,刚送到小花嘴边,就见无数根细如牛芒的银针向自己和游迅飞来,天罗地网,无处可避,他二人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无数根银针刺穿,变成两个漏血的筛子,死不瞑目的跪倒在地上。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