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邢在山冷静下来了,脸上的怒意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的一脸的自责与懊悔,还有欠疚。</p>

    突然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了下来,整个人滑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脸低低的抽泣起来。</p>

    看着他的这个样子,邢铮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却不知为何,莫名的升起一抹心疼的感觉。</p>

    是的,这一刻,他竟是心疼邢在山了。</p>

    其实自从知道邢韶欣并不是邢在山的女儿之后,他隐约觉得邢在山应该是并没有背叛母亲的。</p>

    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忍下了这口气。就算选择离婚,也不跟祝君娴说实话。</p>

    许迎樟说得没错,其实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可怜的老人,一个得不到自己儿女谅解的孤独老人。</p>

    邢铮看着他,只觉得心情复杂的很。</p>

    正在他欲蹲身将他扶起之时,只见邢在山猛的站起,然后二话不说经过他的身边,快速的离开。</p>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邢铮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了。</p>

    邢铮正欲追上去,一个医院的负责人跑过来,看着他一脸恭敬的问,“邢总,你看这……我们该怎么善后处惠?邢二爷和邢二夫人的身后事……这邢二少爷也没见个人,打他的电话也一直不接。”</p>

    “沈立,你留下来处理。”邢铮对着沈立沉声道,然后离开。</p>

    当他赶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只看到邢祁还呆站着,身边没有邢在山,也没有车子。</p>

    “他人呢?”邢铮沉声问。</p>

    “少爷。”邢祁一脸恭敬的唤着他,然后脸上浮起一抹担忧,“老爷自己开车离开了,还不让我跟。他把车子开得很快,他的情绪看起来不是很好。还有,少爷,其实老爷的身体不是很好。”</p>

    “他往哪边开了?”邢铮问。</p>

    邢祁指了个方向。</p>

    “知道了。”邢铮应声,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你先回去,我去找他,如果他回家了,你给我电话。”</p>

    “是,少爷!”邢祁应声点头,脸上有着感动,“少爷,老爷知道你这么关心他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其实老爷一直都很关心你和姝妤,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沟通而已。还有前段时间,余淑莲与邢韶欣想要伤害他是真的,她们一直都想让老爷把名下的一切都转给她们。只是老爷没有理会而已。还有,邢韶欣并不是老爷的女儿。还有,老爷与余淑莲也从来都是分房睡的。”</p>

    “我知道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邢铮深吸一口气沉声道。</p>

    邢祁点头。</p>

    邢铮开着车,心情却是十分复杂。</p>

    从邢在山刚才的举动来看,他差不多已经能猜到十之**了。还有祝君瑜跟他说的那些话,更是让他心里的那个猜测更准了。</p>

    母亲是被祝君瑜和邢在林害死的,她在临死之前告诉了邢在山真相,才会让邢在山跟发了疯一样了。</p>

    甚至连邢在林的尸体都不放过。</p>

    手机响起,显示的号码是许迎樟打来的。</p>

    戴上耳机接起,“樟樟。”</p>

    “老公,怎么样了?”耳边传来许迎樟关心的声音,“你的声音响起来不是很好,是不是事情很严重?二叔和小姨怎么样了?伤得很严重吗?”</p>

    闻言,邢铮深吸一口气,眉头紧拧,表情冷肃。</p>

    好半晌才沉声道,“两个人都死了。”</p>

    “啊?!”许迎樟很是震惊,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都……都死了?怎么,怎么会这样的?老公,你没事?人死不能复生的,你也别太难过,这事跟你没关系。”</p>

    “嗯。”邢铮淡淡的应了一声,“我知道。放心,我没事!你别担心,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要晚一点才回来。别让这件事情影响到你,等我回来再跟你说。”</p>

    “好,那你自己小心点。”</p>

    “嗯。”</p>

    许迎樟挂了电话,脸上的表情很是沉重。</p>

    “迎樟,出什么事了?”宁锦熙一脸关心的看着她问。</p>

    “妈,邢铮的二叔和小姨都……没了。”许迎樟看着她,一脸肃穆的说。</p>

    “啊?”宁锦熙同样很是震惊,“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么突然的?那阿铮呢?他没事?他应该跟他二叔和小姨关系很好?”</p>

    “妈,他们的关系很复杂。说好,我感觉也不是很好。说不好,毕竟都是亲人。”许迎樟脸上的表情无比的沉重,“你还记得前两天在医院遇到的邢舸吗?”</p>

    宁锦熙点头,“记得,他是阿铮的弟弟。”</p>

    “对,邢铮的弟弟。邢舸就是二叔和小姨的儿子,但是邢舸对邢铮又充满了恨意与敌意,还有他小姨……”</p>

    许迎樟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以及自己的怀疑也说了一遍。</p>

    然后只见宁锦熙的眉头紧紧的拧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p>

    好一会,她才用着很严重又郑重的语气说道,“迎樟,听你这么说,我有一个想法。可能,阿铮他小姨喜欢的人其实是阿铮他父亲。”</p>

    “啊?!”许迎樟震惊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宁锦熙,“这……妈,不……不可能?”</p>

    宁锦熙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没有一个女人会无缘无故对一个男人那么恨的,还有你刚才又说,她对阿铮的妹妹,姝妤,也是表面上看起来很关心,但是做出来的事情,却总是透着莫名其妙的伤害。这些种种的迹象都说明,她是因为恨阿铮的母亲。所以连带着也恨姝妤。”</p>

    “至于他对阿铮父亲的那些恨意,其实并不是恨,而是爱。她不想让别人看出她的这份扭曲的爱,就只能用恨来掩饰。”</p>

    听着宁锦熙的分析,许迎樟只觉得越来越有道理,然后忍不禁的打了个寒颤。</p>

    祝君瑜竟是掩藏的这么好的吗?那……姝妤在他们家的那些年,特别是生病的那五年,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p>

    许迎樟只觉得浑身发冷。</p>

    ……</p>

    陵园</p>

    邢在山的车子停下,他疾步朝着祝君娴的墓走去,然后“扑通”一下,在她的墓前跪下。</p>

    </p>     闻言,邢在山冷静下来了,脸上的怒意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的一脸的自责与懊悔,还有欠疚。</p>

    突然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了下来,整个人滑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脸低低的抽泣起来。</p>

    看着他的这个样子,邢铮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却不知为何,莫名的升起一抹心疼的感觉。</p>

    是的,这一刻,他竟是心疼邢在山了。</p>

    其实自从知道邢韶欣并不是邢在山的女儿之后,他隐约觉得邢在山应该是并没有背叛母亲的。</p>

    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忍下了这口气。就算选择离婚,也不跟祝君娴说实话。</p>

    许迎樟说得没错,其实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可怜的老人,一个得不到自己儿女谅解的孤独老人。</p>

    邢铮看着他,只觉得心情复杂的很。</p>

    正在他欲蹲身将他扶起之时,只见邢在山猛的站起,然后二话不说经过他的身边,快速的离开。</p>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邢铮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了。</p>

    邢铮正欲追上去,一个医院的负责人跑过来,看着他一脸恭敬的问,“邢总,你看这……我们该怎么善后处惠?邢二爷和邢二夫人的身后事……这邢二少爷也没见个人,打他的电话也一直不接。”</p>

    “沈立,你留下来处理。”邢铮对着沈立沉声道,然后离开。</p>

    当他赶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只看到邢祁还呆站着,身边没有邢在山,也没有车子。</p>

    “他人呢?”邢铮沉声问。</p>

    “少爷。”邢祁一脸恭敬的唤着他,然后脸上浮起一抹担忧,“老爷自己开车离开了,还不让我跟。他把车子开得很快,他的情绪看起来不是很好。还有,少爷,其实老爷的身体不是很好。”</p>

    “他往哪边开了?”邢铮问。</p>

    邢祁指了个方向。</p>

    “知道了。”邢铮应声,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你先回去,我去找他,如果他回家了,你给我电话。”</p>

    “是,少爷!”邢祁应声点头,脸上有着感动,“少爷,老爷知道你这么关心他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其实老爷一直都很关心你和姝妤,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沟通而已。还有前段时间,余淑莲与邢韶欣想要伤害他是真的,她们一直都想让老爷把名下的一切都转给她们。只是老爷没有理会而已。还有,邢韶欣并不是老爷的女儿。还有,老爷与余淑莲也从来都是分房睡的。”</p>

    “我知道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邢铮深吸一口气沉声道。</p>

    邢祁点头。</p>

    邢铮开着车,心情却是十分复杂。</p>

    从邢在山刚才的举动来看,他差不多已经能猜到十之**了。还有祝君瑜跟他说的那些话,更是让他心里的那个猜测更准了。</p>

    母亲是被祝君瑜和邢在林害死的,她在临死之前告诉了邢在山真相,才会让邢在山跟发了疯一样了。</p>

    甚至连邢在林的尸体都不放过。</p>

    手机响起,显示的号码是许迎樟打来的。</p>

    戴上耳机接起,“樟樟。”</p>

    “老公,怎么样了?”耳边传来许迎樟关心的声音,“你的声音响起来不是很好,是不是事情很严重?二叔和小姨怎么样了?伤得很严重吗?”</p>

    闻言,邢铮深吸一口气,眉头紧拧,表情冷肃。</p>

    好半晌才沉声道,“两个人都死了。”</p>

    “啊?!”许迎樟很是震惊,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都……都死了?怎么,怎么会这样的?老公,你没事?人死不能复生的,你也别太难过,这事跟你没关系。”</p>

    “嗯。”邢铮淡淡的应了一声,“我知道。放心,我没事!你别担心,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要晚一点才回来。别让这件事情影响到你,等我回来再跟你说。”</p>

    “好,那你自己小心点。”</p>

    “嗯。”</p>

    许迎樟挂了电话,脸上的表情很是沉重。</p>

    “迎樟,出什么事了?”宁锦熙一脸关心的看着她问。</p>

    “妈,邢铮的二叔和小姨都……没了。”许迎樟看着她,一脸肃穆的说。</p>

    “啊?”宁锦熙同样很是震惊,“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么突然的?那阿铮呢?他没事?他应该跟他二叔和小姨关系很好?”</p>

    “妈,他们的关系很复杂。说好,我感觉也不是很好。说不好,毕竟都是亲人。”许迎樟脸上的表情无比的沉重,“你还记得前两天在医院遇到的邢舸吗?”</p>

    宁锦熙点头,“记得,他是阿铮的弟弟。”</p>

    “对,邢铮的弟弟。邢舸就是二叔和小姨的儿子,但是邢舸对邢铮又充满了恨意与敌意,还有他小姨……”</p>

    许迎樟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以及自己的怀疑也说了一遍。</p>

    然后只见宁锦熙的眉头紧紧的拧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p>

    好一会,她才用着很严重又郑重的语气说道,“迎樟,听你这么说,我有一个想法。可能,阿铮他小姨喜欢的人其实是阿铮他父亲。”</p>

    “啊?!”许迎樟震惊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宁锦熙,“这……妈,不……不可能?”</p>

    宁锦熙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没有一个女人会无缘无故对一个男人那么恨的,还有你刚才又说,她对阿铮的妹妹,姝妤,也是表面上看起来很关心,但是做出来的事情,却总是透着莫名其妙的伤害。这些种种的迹象都说明,她是因为恨阿铮的母亲。所以连带着也恨姝妤。”</p>

    “至于他对阿铮父亲的那些恨意,其实并不是恨,而是爱。她不想让别人看出她的这份扭曲的爱,就只能用恨来掩饰。”</p>

    听着宁锦熙的分析,许迎樟只觉得越来越有道理,然后忍不禁的打了个寒颤。</p>

    祝君瑜竟是掩藏的这么好的吗?那……姝妤在他们家的那些年,特别是生病的那五年,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p>

    许迎樟只觉得浑身发冷。</p>

    ……</p>

    陵园</p>

    邢在山的车子停下,他疾步朝着祝君娴的墓走去,然后“扑通”一下,在她的墓前跪下。</p>

    </p>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