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中前方还有一个人,灵力不多但作为养料却也勉强合适。

    只不过,她惊讶的发现,她的根茎伸不到那个地方。

    ‘这该死的阵法’

    她破不开。

    看不见的她无法感知上面的符文,而被禁锢着的双手让她无法通过抚摸来判断这究竟是什么。

    僵局。

    除非拥有足够的灵力,她才可以······

    但是,她的灵力又在不断的被吸收。

    通过空气中来补足的灵力源源不够······

    之后,随着一阵踉跄似乎是跌倒的声音响起,而后跌跌撞撞的,感知中的灵力跑了出去。

    她知道,那是白浔。

    视线中一片黑暗,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感知中甚至连生物都不存在。

    妖怪的情绪与人类并不相同,但与人类呆久了,也难免会懂人类的喜怒悲欢,此刻的她有伤心,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他恨这里,他恨这里的一切。

    逐渐的,她的心被愤怒取代了。

    时间对于她来说只是个数字,一次又一次的石室开启,一次又一次的肥料,终于让她等来了那一个与她有着同样颜色的人类。

    她成功了,借着她的躯壳,她成功的突破了这该死的阵法,她成功的走出了石室,她完成了复仇。

    但,复仇的喜悦却并没有她想象当中的那样舒畅,感知中除了漫天的花朵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不认识的村庄,不熟悉的世界,仿佛被遗弃了的我。

    ······

    所以她没有选择离开,只是留在这里,任由着被注入了大量灵力的根须凭借本能的进食。

    ¥¥¥¥¥¥

    死的感觉比想象中要来得轻松。

    此时的荼蘼回想起了曾经在这逐渐崩塌的村庄中发生的一点一滴。

    “就这样吧。”

    她这一生活得太过漫长,漫长到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年月,在黑暗的空间内她对于时间的感知也变得麻木了起来。

    她累了。

    失去了双眼,但能看到的东西却多了起来。

    ‘我这样的存在,想必是没有办法和那灵魂如此纯粹漂亮的人在一起的吧······’

    她自嘲的笑了笑。

    此时此刻,她竟然升起了一种惋惜的感觉。

    忽然间碰见了一个如此干净的灵魂,让她感到死亡又有些可惜,似乎她还想离开这里去外面看看······

    “天呐。”

    “我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还真是······”

    此时的她思绪万千,但最终,一切回归到了黑暗与宁静。

    白家村中藤蔓翻涌、地面龟裂,待到一切异象消失后,这里已经看不到一丝村庄的痕迹了。

    白色的花朵绽放,飘散在空中,而此时已经苏醒了的李琟被墨瑾萱拖着漂浮在空中看着这村中的景象一时间感慨万分。

    “醒了?”

    墨瑾萱对着他说道。

    “嗯······”

    有些闷闷不乐的盯着下放的花海,他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心中很是复杂的心绪。

    她做错了吗?

    没错。

    她这样做是对的吗?

    不对。

    “怎么?这么闷闷不乐,喜欢上她了?”

    就在李琟如此沉思的时候,一个不悦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感知中前方还有一个人,灵力不多但作为养料却也勉强合适。

    只不过,她惊讶的发现,她的根茎伸不到那个地方。

    ‘这该死的阵法’

    她破不开。

    看不见的她无法感知上面的符文,而被禁锢着的双手让她无法通过抚摸来判断这究竟是什么。

    僵局。

    除非拥有足够的灵力,她才可以······

    但是,她的灵力又在不断的被吸收。

    通过空气中来补足的灵力源源不够······

    之后,随着一阵踉跄似乎是跌倒的声音响起,而后跌跌撞撞的,感知中的灵力跑了出去。

    她知道,那是白浔。

    视线中一片黑暗,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感知中甚至连生物都不存在。

    妖怪的情绪与人类并不相同,但与人类呆久了,也难免会懂人类的喜怒悲欢,此刻的她有伤心,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他恨这里,他恨这里的一切。

    逐渐的,她的心被愤怒取代了。

    时间对于她来说只是个数字,一次又一次的石室开启,一次又一次的肥料,终于让她等来了那一个与她有着同样颜色的人类。

    她成功了,借着她的躯壳,她成功的突破了这该死的阵法,她成功的走出了石室,她完成了复仇。

    但,复仇的喜悦却并没有她想象当中的那样舒畅,感知中除了漫天的花朵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不认识的村庄,不熟悉的世界,仿佛被遗弃了的我。

    ······

    所以她没有选择离开,只是留在这里,任由着被注入了大量灵力的根须凭借本能的进食。

    ¥¥¥¥¥¥

    死的感觉比想象中要来得轻松。

    此时的荼蘼回想起了曾经在这逐渐崩塌的村庄中发生的一点一滴。

    “就这样吧。”

    她这一生活得太过漫长,漫长到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年月,在黑暗的空间内她对于时间的感知也变得麻木了起来。

    她累了。

    失去了双眼,但能看到的东西却多了起来。

    ‘我这样的存在,想必是没有办法和那灵魂如此纯粹漂亮的人在一起的吧······’

    她自嘲的笑了笑。

    此时此刻,她竟然升起了一种惋惜的感觉。

    忽然间碰见了一个如此干净的灵魂,让她感到死亡又有些可惜,似乎她还想离开这里去外面看看······

    “天呐。”

    “我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还真是······”

    此时的她思绪万千,但最终,一切回归到了黑暗与宁静。

    白家村中藤蔓翻涌、地面龟裂,待到一切异象消失后,这里已经看不到一丝村庄的痕迹了。

    白色的花朵绽放,飘散在空中,而此时已经苏醒了的李琟被墨瑾萱拖着漂浮在空中看着这村中的景象一时间感慨万分。

    “醒了?”

    墨瑾萱对着他说道。

    “嗯······”

    有些闷闷不乐的盯着下放的花海,他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心中很是复杂的心绪。

    她做错了吗?

    没错。

    她这样做是对的吗?

    不对。

    “怎么?这么闷闷不乐,喜欢上她了?”

    就在李琟如此沉思的时候,一个不悦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