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人之后,你怎能保证不对寨中之人下手?”

    “我们只要那个小丫头,况且她对我们有用,还得护她安全。你们寨中其他人与我没任何关系,交手起来难免损伤。”

    方磐缓缓从巨石之后走出,举起双手喊道:

    “我带你们去找人,不过你们最多只能过来十人,接到人后必须速速退去。”

    又是一阵沉默,正在方磐不耐烦的时候,树林之中走出了十个黑衣蒙面之人。

    树林距离方磐身旁的巨石只有十丈左右,这群黑衣人缓步向着方磐慢慢靠近,时刻警惕着周围。

    方磐一直高举双手,没有一丝的其余动作,就在最前之人离方磐只有一步之遥时,他猛然大喝一声:

    “动手!”

    他自己则双手骤然发力,冲着眼前之人挥拳砸去。

    “嘭!”

    “嗖!嗖嗖!”

    一拳挥出,在黑衣人未反应过来之前便打在其胸膛之上,对方身体犹如被战马冲击,往着来时的方向倒飞而去。

    其余之九名黑衣之人霎时间便是要害之处身中箭矢,眼看也活不了多成了。

    挥拳之后的方磐迅速躲到巨石之后,静静的听着树林中的动静。

    半晌之后,只听得一声怒吼传出:

    “小杂种,老子要活剐了你!你们整个寨子的人都要死!”

    方磐拿出弩弓对着声音传出的地方射了一箭,待听到一声惨叫传来后,喊道:

    “傻逼,你蠢我可不傻。你说饶我寨子便会饶了?我若是这么好骗,坟前的草估计都比我高了!”

    “老子今晚不平了你这个10几人的寨子,便自缢于此!所有人,给我冲,灭了他们,杀一人赏金10贯!”

    正在方磐惋惜没射中领头之人时,对方余下的三十多人一股脑从树林之中迅速冲出,往方磐这边而来。

    看到这一幕,方磐差点笑出声,若是对方在树林之中与他们周旋,他还有些为难,这下全冲出来岂不就是最好的移动靶子?

    一群人连一半的路都没冲过,就被射倒了一半。剩余之人又赶忙躲进树林,半天没有动静。

    “哈哈,大傻子,来啊,你不是要灭了我们吗?莫非是自缢去了?”

    方磐在巨石后讥讽道。

    “可恶的小杂种,老子进不去,你也出不来,若是你敢逃,老子就派人远远跟着你。这次是我大意,我已派人回去叫人了,你给老子等着。等人来了,我看你如何嚣张。”

    虽然早有预料,方磐还是皱了皱眉,喊道:

    “下次再见希望你还有命在,傻逼,我要走了,不跟你玩了!放火!”

    话毕,黑暗中数只火箭朝树林飞去,不一会,又一波火箭,如此反复几波火箭过后,树林之中便传来惨叫、谩骂之声,此时正值夏季,山林之中天干物燥,火势瞬间变大。

    “各位叔伯们,出来吧,他们过不来了。”

    几位老兵从黑暗中向方磐这边集合而来,一边还打趣着这波来袭的黑衣人素质真不咋地。

    方磐没有唠闲话,抓紧时间赶紧布置:

    “几位叔伯,咱们几个尽快处理现场,箭矢全部回收,尸体全扔进火里,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吴三叔就多辛苦一下,绕路从另一边下山帮忙追踪一下那批人,看看他们什么来路,还有探查后面是否还有人追踪我们。”

    方磐一边说着,一边往前面那群黑衣人的尸体行去,抓起一具,扔石头般的就丢进了火海之中,其余众人则打着火把在地面寻找箭矢。

    忙碌一阵,几人又在现场打扫一番,观察过后发现没有什么纰漏,便叫上寨中的方老爹几人,抬着还在昏迷之中的刘莽,顺着山寨后的溪流,下山而去。

    到得山下时已是半夜时分,几名老兵牵出十余匹骏马,众人打马往秦岭方向而去。

    ……

    第二天正午,方磐一行人来到秦岭之中一处巨型山谷之中,此处三面环山,谷底悬崖之上的瀑布沿着崖壁飞流直下,在谷中形成一条小溪,溪流走向自成循环,沿着三面崖壁与谷口将山谷紧紧包围起来。谷中杂草丛生,只有中央位置有两颗巨树静静坐落其内。

    众人淌过小溪,来到谷中早已搭建好的茅草屋内,不待方磐坐下,负责照看刘莽的老兵就过来告诉他刘莽可能不行了。

    方磐赶紧过去检查,此刻的刘莽面色通红,嘴唇发紫,浑身颤抖,呼吸微弱。在额头上摸了会,体温过高,这是感染发烧了。

    招呼人拿酒精过来,赶紧在刘莽的腋下等几个地方擦拭,又叫人用硝石制冰,用冰水浸湿毛巾敷在额头上。能用的物理降温手段全用上了。

    刘莽这是伤口感染,发炎而引起的高烧,方磐心知物理降温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也只能默默祈祷刘莽自身扛过去 。毕竟这年代可没有消炎药,他自己的医术也就仅限于一些常识性的。

    李丽质在旁边紧张的看着方磐给刘莽擦身体,小脸崩得紧紧的,一双小手紧紧抓着自己衣角。

    “这一关能不能过就看天了,能做的我都做了。放心吧,即便他不能送你回家我也会送你回去的。”

    方磐安慰着李丽质,有句话方磐没说出来,即便刘莽过了这一关,之后随时还会再来一次的。

    再次感叹这年头医疗条件太落后了,一个感冒都可能要人命。方磐从屋中牵着小丫头出来,抱着她坐在草地上望着天空静静的思考着未来的方向,当初定的计划如今已经被打乱,需要重新好好再规划一番了。

    他们二人就那么一直坐在那,也不说话,其他人也忙着手头之事没去打扰。待到天色渐暗,谷口处有一道身影出现。

    方磐见到来人,放下小丫头赶忙迎了上去。

    “吴三叔,如何?可打探到什么消息了?”

    吴三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面色凝重的说道:

    “昨晚那批人全死了。”

    方磐脸色一变,问道:

    “全死了?”

    “恩,全死了,就在他们退出树林,从山上下去没多久,另一批人从路旁杀出,一句话也没有把所有人杀了个干净。”

    “是什么人?可跟上去了?”

    “怎么没跟,不过对方显然也有行家,跟了不到十里地我就被发现了,要不是我反应得快,现在可能已经没命了。为了甩开对方,我特意饶了路,确定没有尾巴才敢回来的。”

    “人没事就好,叔,您先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明日再说。”

    招呼吴三去休息之后,方磐站在原地摸着那光洁的下巴,喃喃的道:

    “又一批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     “交人之后,你怎能保证不对寨中之人下手?”

    “我们只要那个小丫头,况且她对我们有用,还得护她安全。你们寨中其他人与我没任何关系,交手起来难免损伤。”

    方磐缓缓从巨石之后走出,举起双手喊道:

    “我带你们去找人,不过你们最多只能过来十人,接到人后必须速速退去。”

    又是一阵沉默,正在方磐不耐烦的时候,树林之中走出了十个黑衣蒙面之人。

    树林距离方磐身旁的巨石只有十丈左右,这群黑衣人缓步向着方磐慢慢靠近,时刻警惕着周围。

    方磐一直高举双手,没有一丝的其余动作,就在最前之人离方磐只有一步之遥时,他猛然大喝一声:

    “动手!”

    他自己则双手骤然发力,冲着眼前之人挥拳砸去。

    “嘭!”

    “嗖!嗖嗖!”

    一拳挥出,在黑衣人未反应过来之前便打在其胸膛之上,对方身体犹如被战马冲击,往着来时的方向倒飞而去。

    其余之九名黑衣之人霎时间便是要害之处身中箭矢,眼看也活不了多成了。

    挥拳之后的方磐迅速躲到巨石之后,静静的听着树林中的动静。

    半晌之后,只听得一声怒吼传出:

    “小杂种,老子要活剐了你!你们整个寨子的人都要死!”

    方磐拿出弩弓对着声音传出的地方射了一箭,待听到一声惨叫传来后,喊道:

    “傻逼,你蠢我可不傻。你说饶我寨子便会饶了?我若是这么好骗,坟前的草估计都比我高了!”

    “老子今晚不平了你这个10几人的寨子,便自缢于此!所有人,给我冲,灭了他们,杀一人赏金10贯!”

    正在方磐惋惜没射中领头之人时,对方余下的三十多人一股脑从树林之中迅速冲出,往方磐这边而来。

    看到这一幕,方磐差点笑出声,若是对方在树林之中与他们周旋,他还有些为难,这下全冲出来岂不就是最好的移动靶子?

    一群人连一半的路都没冲过,就被射倒了一半。剩余之人又赶忙躲进树林,半天没有动静。

    “哈哈,大傻子,来啊,你不是要灭了我们吗?莫非是自缢去了?”

    方磐在巨石后讥讽道。

    “可恶的小杂种,老子进不去,你也出不来,若是你敢逃,老子就派人远远跟着你。这次是我大意,我已派人回去叫人了,你给老子等着。等人来了,我看你如何嚣张。”

    虽然早有预料,方磐还是皱了皱眉,喊道:

    “下次再见希望你还有命在,傻逼,我要走了,不跟你玩了!放火!”

    话毕,黑暗中数只火箭朝树林飞去,不一会,又一波火箭,如此反复几波火箭过后,树林之中便传来惨叫、谩骂之声,此时正值夏季,山林之中天干物燥,火势瞬间变大。

    “各位叔伯们,出来吧,他们过不来了。”

    几位老兵从黑暗中向方磐这边集合而来,一边还打趣着这波来袭的黑衣人素质真不咋地。

    方磐没有唠闲话,抓紧时间赶紧布置:

    “几位叔伯,咱们几个尽快处理现场,箭矢全部回收,尸体全扔进火里,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吴三叔就多辛苦一下,绕路从另一边下山帮忙追踪一下那批人,看看他们什么来路,还有探查后面是否还有人追踪我们。”

    方磐一边说着,一边往前面那群黑衣人的尸体行去,抓起一具,扔石头般的就丢进了火海之中,其余众人则打着火把在地面寻找箭矢。

    忙碌一阵,几人又在现场打扫一番,观察过后发现没有什么纰漏,便叫上寨中的方老爹几人,抬着还在昏迷之中的刘莽,顺着山寨后的溪流,下山而去。

    到得山下时已是半夜时分,几名老兵牵出十余匹骏马,众人打马往秦岭方向而去。

    ……

    第二天正午,方磐一行人来到秦岭之中一处巨型山谷之中,此处三面环山,谷底悬崖之上的瀑布沿着崖壁飞流直下,在谷中形成一条小溪,溪流走向自成循环,沿着三面崖壁与谷口将山谷紧紧包围起来。谷中杂草丛生,只有中央位置有两颗巨树静静坐落其内。

    众人淌过小溪,来到谷中早已搭建好的茅草屋内,不待方磐坐下,负责照看刘莽的老兵就过来告诉他刘莽可能不行了。

    方磐赶紧过去检查,此刻的刘莽面色通红,嘴唇发紫,浑身颤抖,呼吸微弱。在额头上摸了会,体温过高,这是感染发烧了。

    招呼人拿酒精过来,赶紧在刘莽的腋下等几个地方擦拭,又叫人用硝石制冰,用冰水浸湿毛巾敷在额头上。能用的物理降温手段全用上了。

    刘莽这是伤口感染,发炎而引起的高烧,方磐心知物理降温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也只能默默祈祷刘莽自身扛过去 。毕竟这年代可没有消炎药,他自己的医术也就仅限于一些常识性的。

    李丽质在旁边紧张的看着方磐给刘莽擦身体,小脸崩得紧紧的,一双小手紧紧抓着自己衣角。

    “这一关能不能过就看天了,能做的我都做了。放心吧,即便他不能送你回家我也会送你回去的。”

    方磐安慰着李丽质,有句话方磐没说出来,即便刘莽过了这一关,之后随时还会再来一次的。

    再次感叹这年头医疗条件太落后了,一个感冒都可能要人命。方磐从屋中牵着小丫头出来,抱着她坐在草地上望着天空静静的思考着未来的方向,当初定的计划如今已经被打乱,需要重新好好再规划一番了。

    他们二人就那么一直坐在那,也不说话,其他人也忙着手头之事没去打扰。待到天色渐暗,谷口处有一道身影出现。

    方磐见到来人,放下小丫头赶忙迎了上去。

    “吴三叔,如何?可打探到什么消息了?”

    吴三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面色凝重的说道:

    “昨晚那批人全死了。”

    方磐脸色一变,问道:

    “全死了?”

    “恩,全死了,就在他们退出树林,从山上下去没多久,另一批人从路旁杀出,一句话也没有把所有人杀了个干净。”

    “是什么人?可跟上去了?”

    “怎么没跟,不过对方显然也有行家,跟了不到十里地我就被发现了,要不是我反应得快,现在可能已经没命了。为了甩开对方,我特意饶了路,确定没有尾巴才敢回来的。”

    “人没事就好,叔,您先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明日再说。”

    招呼吴三去休息之后,方磐站在原地摸着那光洁的下巴,喃喃的道:

    “又一批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