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那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至经历大晋王朝以来,中原分为七十二小国,三国。

    小的如那一城之地,大的如那群山之广。又经二百余年大乱,中原趋于稳定,可能是各个国家都已元气大伤,竟难得赢来了几十年的天平光景,也就迎来了文官史书上记载的“春秋九国”。

    咱们先说说那汉王朝,汉王朝六洲六地,在九国中说不上是大国,但这六洲六地也不算小国,中规中矩。

    六安城巷弄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行人来往热络,叫卖声,幺活声此起彼伏,好一个太平盛世。

    要说六安城里哪儿最热闹,这可就属那醉贤楼了,为何不叫醉仙楼呢?

    用人家掌柜的的话说“那江湖神仙来无影去无踪,来没来过咱们醉贤楼喝酒,这咱哪知道啊!可咱们大汉的一些文人雅士,还有本地和外地的文官老爷们来咱醉贤楼喝酒那咱可是知道的,最后不少老爷们都是店里的小伙计抬回驿馆、客栈和府邸里去的。醉仙那是有些说大话了,醉贤那还是本本分分说的老实话。”

    今日的醉贤楼可是有些不一样,人声鼎沸,座无虚席。

    这都原由掌柜的的突发奇想,招来了一对爷孙,这爷孙二人是干什么的?

    江湖人称说书先生,其实啊也就是在这世道上混口饭吃,掌柜的招来的时候还真是有些忐忑不安,工钱日结还得先给钱,这要是说砸了,钱不钱的咱先不说,这光是店里的名声就将会大打折扣。

    可看现在掌柜的那要笑死过去的样子,这事儿,成了!

    再看那说书先生,先生看样五十有六,站在酒楼一楼最前面桃木桌前,桌上放着一碗杏花烧,这一大碗酒可值不少钱铜板,也是掌柜的看这店里的生意异常的红火后,忍痛送出的。

    老先生旁边有一把小木凳一位小女孩拿着琵琶坐在上面,配合着爷爷说的高低起伏来弹奏不同的调子,这一对爷孙可是招来了不少生意。说道兴起时老先生端起杏花烧小酌一口,多了他也不舍得喝,小女孩呢则是琵琶助兴填补空挡。

    醉贤楼共分三层,一楼是招待那些平民百姓,江湖好汉的,二楼呢则是招待那些有钱有权的人物,三楼更不用说了,家里没点背景的谁敢坐这儿?

    今儿可好,什么平民百姓,有钱有权还是那家官宦公子哥,齐齐的都来一楼喝酒,这也是没办法,老先生的声音再大也传不到二楼三楼里去啊,要听故事只好都来一楼欢聚一堂了。

    老先生此时说的正兴起,端起桌上的杏花烧“滋溜”就是一口,摸了一把不慎滴在胡子上的酒水,虽有心疼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上回儿,讲完了那江湖中十大高手,今儿咱再来聊一聊天上仙人!”

    “好!”

    下面掌声雷动,就连掌柜的也是被勾起来了好奇心,莫非这世上当真有那不问世事的天上仙人?

    老先生听着雷鸣般的掌声颇有些感慨,看着台下听众焦急的模样,老先生也没有继续卖关子接着开口道。

    “上回儿啊!咱说道那天仙之下无敌手的天下第一武道宗师,韩无敌,这次的主角可不是他了,咱这次说的天上仙人也是位于十大高手榜上的两人,那这两人是谁呢?他们就是位于高手榜第四与第十的武道宗师,号称双刀鬼的百里奚仲和号称梦阎王的梦子鸣!此二人就在那位于赵国境内的武道圣地,中山邪灵谷中,展开生死决战,这一战当真是打的惊天地泣鬼神!二人经此一役,传说是那杀神阎王梦子鸣身死道消,而那呼啸山庄庄主百里奚仲位于仙班。在这儿啊,说一个题外话,想去邪灵谷的各位,老汉劝大家乘早打消了这种念头吧!现在的邪灵谷啊!里三层外三层的,让江湖武林的好汉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啊,连只鸟都飞不进去。在坐的各位老爷们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听到老先生这么一说,台下叹息声不断啊!这样的绝世大战,就算看不到直播,事后去参观参观,去瞻仰瞻仰前辈高人飞升前最后一丝雄姿也是一件豪气干云的事儿啊!

    叹息的人群中不乏有些女子,听说那百里奚仲与梦子鸣不仅面容英俊俏丽,就连年龄也都不大仅有而立之年,这可让有些不懂矜持的女子眼中泛起了阵阵桃花。

    人群中一位粉黛玉琢的小姑娘有些不以为然,嘟着小嘴气鼓鼓的对着带她来听书的年轻人道。

    “哼,那个百里奚仲和内个梦子鸣,就算生的再俊俏还能好看过父皇和母后?看看她们那一个个眼泛桃花光的样子,哼,真丢人,不知羞!”

    小女孩身边穿着不俗的年轻人闻言哈哈一笑,温柔的摸搓着小女孩的头,柔声道。

    “你这小家伙,怎么,只许父皇母后长得俊美非凡,就不许他人胜过你父皇母后?”

    “那可不行,没有人可以美貌上胜过父皇母后,父皇母后才是世上最最最最最漂亮的人!”

    看小女孩双眼放光眼神的年轻人哈哈大笑道。

    “你呀你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这脾气,这以后谁要是娶了你啊!哈哈哈哈!”

    “父皇!!!”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这次背着太后偷偷的带你跑出宫来,朕可是单着不小的风险呐!你母后还有孕在身,朕不易离开太久,咱们呐赶紧回宫去吧!”

    没等年轻人站起身来,酒楼外面突然响起了阵阵马蹄声,巷子路上尘土飞扬,路上行人分分避让,酒楼里说书先生的声音戛然而止,酒楼中酒客们一脸茫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个争先跑出酒楼查看。

    看这战马骑兵的数量和那高高竖起的“刘”字王旗,这阵仗可不是几十铁骥能弄出来的,轰隆隆的马蹄声如平地惊雷,震慑着每一位来犯敌人,就连市井百姓见了也是心生胆寒啊!

    有些闲着无聊的看客一行行一列列的查过去,猛地发现仅有三百余骥,到底是何事才能出动了怎么多的大汉铁骥啊!在这天子脚下如此众多的骑军部族在闹市上狂奔,这一定是出了大事了!怎能不由那些酒客好奇观望呢?难道刚刚过上了十年太平日子又要打仗了?

    年轻人的眉头微微一皱,这种马蹄声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大汉精选甲等战马,还有那为首扛旗的魁梧猛将扛起的“刘”字大旗说明了来着骑军的编制部署。

    刘家军亲卫重甲“铁血营”。为首扛旗的正是大汉的越骑校尉号称“奔雷将军”的李逸广。

    虽官品不高,但这李逸广也算得上是大汉开疆裂土的功勋武将,本应论功行赏,封一个镇字头衔的正二品骠骑将军当当。

    这李逸广也是满口答应,但一听说当了大官后就不能再御领铁血营再当皇帝的贴身侍卫了,这圣旨都下到了李府,可这李逸广却是宁死不接啊,说什么也要继续统领铁血营跟随在皇帝陛下左右,把刀都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了,说什么“陛下要是不收回成命,李某就愿自刎当场,死后在伴陛下左右。”这可把刚刚束发的登基皇帝弄得哭笑不得。

    无奈之下只好赐下一枚免死金牌以示补偿,这为何号称奔雷将军而不叫奔雷校尉也在这儿了,有当将军的军功和实力,奈何本人对官帽子的大小很是不感冒。

    铁血营骑队刚奔进到酒楼处开始缓马停步,这可把酒楼里刚跑出来看热闹的酒客们吓得不清,一个个忐忑不安,有的酒客都开始躲在角落里数着自己到底干的哪个件坏事败落了,引得军队都出动了,更有甚者一屁股呆坐在地上开始嘀嘀咕咕。

    “完了啊!完啦啊!前日偷看隔壁李府家大小姐洗澡的事不能漏了吧,这,这也不赖我啊!这是那赵四非拽我去的啊!”

    “王麻子,你这话可不能瞎说啊!那是李瘸子在人家墙上挖的小洞,这事还是李瘸子告诉我的呢!你,你,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啊!”

    “你放屁,那明明是你二人鬼迷了心窍,怎赖得老子我身上!”

    “…………”

    得,这李逸广刚刚翻身下马进酒楼,听这几个地痞无赖的言语就是一脸的黑线。她奶奶的老子来着又不是找你们这几个地痞无赖麻烦的,你们瞎起个什么劲。以老子看来都应该抓去充军,喝他几年的西北风沙。

    坐在不起眼的角落的年轻人无奈一叹,这次偷偷出宫母后肯定是知晓了,回去免不了挨一顿埋怨,想起自家母后那喋喋不休的言语,青年人又是无奈一叹,领着身边的小女孩就这么站起来身来。

    李逸广早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皇帝陛下,刚刚一直没敢出声就是怕这动静闹的太大,此时看到陛下站起身来,才想起此次这次来此的目的,他有些紧张的不知怎么开口了,急忙快步走到年轻人面前,刚想下跪拜礼,却被年轻人的眼神制止了便忙开口道。

    “陛……呸,不对,刘老爷,生了!”

    年轻人领着小女孩有些茫然,一脸狐疑的反问道。

    “什么生了!慢点说,说明白了!”

    李逸广急的脑门上都见汗了“就是生了啊!娘……夫人,夫人生了!”

    年轻人闻言都呆住了,夫人生了?那不就是皇后娘娘生了吗。皇后生了!生了,自己的孩子!

    “男孩女孩?男孩女孩?”

    年轻人明显有些激动,原本牵着小女孩的手都已放开了,死死的拽住李逸广满是老茧的大手。

    李逸广也是颇为高兴,不为别的就为这刚刚出世的孩子是面前这位青年人的孩子,这还需要理由吗?

    “公子,是个公子。”

    “公子,公子,公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年轻人激动全身都有些颤抖了,一把抱起小女孩,在小女孩那粉嫩的小脸蛋上“啵”的就是一口激动道。

    “男孩,是男孩,月儿,你有弟弟了!哈哈哈哈!快快快,回宫,回宫!”

    三百余骥带着年轻人和小女孩就这么急冲冲的走了,留下酒楼酒客们满脸的错愕。

    回……回宫?这,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次日整个中原九国都得到了同一个大消息,西汉年轻皇帝又得一子取名为“刘长安”。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说那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至经历大晋王朝以来,中原分为七十二小国,三国。

    小的如那一城之地,大的如那群山之广。又经二百余年大乱,中原趋于稳定,可能是各个国家都已元气大伤,竟难得赢来了几十年的天平光景,也就迎来了文官史书上记载的“春秋九国”。

    咱们先说说那汉王朝,汉王朝六洲六地,在九国中说不上是大国,但这六洲六地也不算小国,中规中矩。

    六安城巷弄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行人来往热络,叫卖声,幺活声此起彼伏,好一个太平盛世。

    要说六安城里哪儿最热闹,这可就属那醉贤楼了,为何不叫醉仙楼呢?

    用人家掌柜的的话说“那江湖神仙来无影去无踪,来没来过咱们醉贤楼喝酒,这咱哪知道啊!可咱们大汉的一些文人雅士,还有本地和外地的文官老爷们来咱醉贤楼喝酒那咱可是知道的,最后不少老爷们都是店里的小伙计抬回驿馆、客栈和府邸里去的。醉仙那是有些说大话了,醉贤那还是本本分分说的老实话。”

    今日的醉贤楼可是有些不一样,人声鼎沸,座无虚席。

    这都原由掌柜的的突发奇想,招来了一对爷孙,这爷孙二人是干什么的?

    江湖人称说书先生,其实啊也就是在这世道上混口饭吃,掌柜的招来的时候还真是有些忐忑不安,工钱日结还得先给钱,这要是说砸了,钱不钱的咱先不说,这光是店里的名声就将会大打折扣。

    可看现在掌柜的那要笑死过去的样子,这事儿,成了!

    再看那说书先生,先生看样五十有六,站在酒楼一楼最前面桃木桌前,桌上放着一碗杏花烧,这一大碗酒可值不少钱铜板,也是掌柜的看这店里的生意异常的红火后,忍痛送出的。

    老先生旁边有一把小木凳一位小女孩拿着琵琶坐在上面,配合着爷爷说的高低起伏来弹奏不同的调子,这一对爷孙可是招来了不少生意。说道兴起时老先生端起杏花烧小酌一口,多了他也不舍得喝,小女孩呢则是琵琶助兴填补空挡。

    醉贤楼共分三层,一楼是招待那些平民百姓,江湖好汉的,二楼呢则是招待那些有钱有权的人物,三楼更不用说了,家里没点背景的谁敢坐这儿?

    今儿可好,什么平民百姓,有钱有权还是那家官宦公子哥,齐齐的都来一楼喝酒,这也是没办法,老先生的声音再大也传不到二楼三楼里去啊,要听故事只好都来一楼欢聚一堂了。

    老先生此时说的正兴起,端起桌上的杏花烧“滋溜”就是一口,摸了一把不慎滴在胡子上的酒水,虽有心疼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上回儿,讲完了那江湖中十大高手,今儿咱再来聊一聊天上仙人!”

    “好!”

    下面掌声雷动,就连掌柜的也是被勾起来了好奇心,莫非这世上当真有那不问世事的天上仙人?

    老先生听着雷鸣般的掌声颇有些感慨,看着台下听众焦急的模样,老先生也没有继续卖关子接着开口道。

    “上回儿啊!咱说道那天仙之下无敌手的天下第一武道宗师,韩无敌,这次的主角可不是他了,咱这次说的天上仙人也是位于十大高手榜上的两人,那这两人是谁呢?他们就是位于高手榜第四与第十的武道宗师,号称双刀鬼的百里奚仲和号称梦阎王的梦子鸣!此二人就在那位于赵国境内的武道圣地,中山邪灵谷中,展开生死决战,这一战当真是打的惊天地泣鬼神!二人经此一役,传说是那杀神阎王梦子鸣身死道消,而那呼啸山庄庄主百里奚仲位于仙班。在这儿啊,说一个题外话,想去邪灵谷的各位,老汉劝大家乘早打消了这种念头吧!现在的邪灵谷啊!里三层外三层的,让江湖武林的好汉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啊,连只鸟都飞不进去。在坐的各位老爷们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听到老先生这么一说,台下叹息声不断啊!这样的绝世大战,就算看不到直播,事后去参观参观,去瞻仰瞻仰前辈高人飞升前最后一丝雄姿也是一件豪气干云的事儿啊!

    叹息的人群中不乏有些女子,听说那百里奚仲与梦子鸣不仅面容英俊俏丽,就连年龄也都不大仅有而立之年,这可让有些不懂矜持的女子眼中泛起了阵阵桃花。

    人群中一位粉黛玉琢的小姑娘有些不以为然,嘟着小嘴气鼓鼓的对着带她来听书的年轻人道。

    “哼,那个百里奚仲和内个梦子鸣,就算生的再俊俏还能好看过父皇和母后?看看她们那一个个眼泛桃花光的样子,哼,真丢人,不知羞!”

    小女孩身边穿着不俗的年轻人闻言哈哈一笑,温柔的摸搓着小女孩的头,柔声道。

    “你这小家伙,怎么,只许父皇母后长得俊美非凡,就不许他人胜过你父皇母后?”

    “那可不行,没有人可以美貌上胜过父皇母后,父皇母后才是世上最最最最最漂亮的人!”

    看小女孩双眼放光眼神的年轻人哈哈大笑道。

    “你呀你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这脾气,这以后谁要是娶了你啊!哈哈哈哈!”

    “父皇!!!”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这次背着太后偷偷的带你跑出宫来,朕可是单着不小的风险呐!你母后还有孕在身,朕不易离开太久,咱们呐赶紧回宫去吧!”

    没等年轻人站起身来,酒楼外面突然响起了阵阵马蹄声,巷子路上尘土飞扬,路上行人分分避让,酒楼里说书先生的声音戛然而止,酒楼中酒客们一脸茫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个争先跑出酒楼查看。

    看这战马骑兵的数量和那高高竖起的“刘”字王旗,这阵仗可不是几十铁骥能弄出来的,轰隆隆的马蹄声如平地惊雷,震慑着每一位来犯敌人,就连市井百姓见了也是心生胆寒啊!

    有些闲着无聊的看客一行行一列列的查过去,猛地发现仅有三百余骥,到底是何事才能出动了怎么多的大汉铁骥啊!在这天子脚下如此众多的骑军部族在闹市上狂奔,这一定是出了大事了!怎能不由那些酒客好奇观望呢?难道刚刚过上了十年太平日子又要打仗了?

    年轻人的眉头微微一皱,这种马蹄声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大汉精选甲等战马,还有那为首扛旗的魁梧猛将扛起的“刘”字大旗说明了来着骑军的编制部署。

    刘家军亲卫重甲“铁血营”。为首扛旗的正是大汉的越骑校尉号称“奔雷将军”的李逸广。

    虽官品不高,但这李逸广也算得上是大汉开疆裂土的功勋武将,本应论功行赏,封一个镇字头衔的正二品骠骑将军当当。

    这李逸广也是满口答应,但一听说当了大官后就不能再御领铁血营再当皇帝的贴身侍卫了,这圣旨都下到了李府,可这李逸广却是宁死不接啊,说什么也要继续统领铁血营跟随在皇帝陛下左右,把刀都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了,说什么“陛下要是不收回成命,李某就愿自刎当场,死后在伴陛下左右。”这可把刚刚束发的登基皇帝弄得哭笑不得。

    无奈之下只好赐下一枚免死金牌以示补偿,这为何号称奔雷将军而不叫奔雷校尉也在这儿了,有当将军的军功和实力,奈何本人对官帽子的大小很是不感冒。

    铁血营骑队刚奔进到酒楼处开始缓马停步,这可把酒楼里刚跑出来看热闹的酒客们吓得不清,一个个忐忑不安,有的酒客都开始躲在角落里数着自己到底干的哪个件坏事败落了,引得军队都出动了,更有甚者一屁股呆坐在地上开始嘀嘀咕咕。

    “完了啊!完啦啊!前日偷看隔壁李府家大小姐洗澡的事不能漏了吧,这,这也不赖我啊!这是那赵四非拽我去的啊!”

    “王麻子,你这话可不能瞎说啊!那是李瘸子在人家墙上挖的小洞,这事还是李瘸子告诉我的呢!你,你,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啊!”

    “你放屁,那明明是你二人鬼迷了心窍,怎赖得老子我身上!”

    “…………”

    得,这李逸广刚刚翻身下马进酒楼,听这几个地痞无赖的言语就是一脸的黑线。她奶奶的老子来着又不是找你们这几个地痞无赖麻烦的,你们瞎起个什么劲。以老子看来都应该抓去充军,喝他几年的西北风沙。

    坐在不起眼的角落的年轻人无奈一叹,这次偷偷出宫母后肯定是知晓了,回去免不了挨一顿埋怨,想起自家母后那喋喋不休的言语,青年人又是无奈一叹,领着身边的小女孩就这么站起来身来。

    李逸广早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皇帝陛下,刚刚一直没敢出声就是怕这动静闹的太大,此时看到陛下站起身来,才想起此次这次来此的目的,他有些紧张的不知怎么开口了,急忙快步走到年轻人面前,刚想下跪拜礼,却被年轻人的眼神制止了便忙开口道。

    “陛……呸,不对,刘老爷,生了!”

    年轻人领着小女孩有些茫然,一脸狐疑的反问道。

    “什么生了!慢点说,说明白了!”

    李逸广急的脑门上都见汗了“就是生了啊!娘……夫人,夫人生了!”

    年轻人闻言都呆住了,夫人生了?那不就是皇后娘娘生了吗。皇后生了!生了,自己的孩子!

    “男孩女孩?男孩女孩?”

    年轻人明显有些激动,原本牵着小女孩的手都已放开了,死死的拽住李逸广满是老茧的大手。

    李逸广也是颇为高兴,不为别的就为这刚刚出世的孩子是面前这位青年人的孩子,这还需要理由吗?

    “公子,是个公子。”

    “公子,公子,公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年轻人激动全身都有些颤抖了,一把抱起小女孩,在小女孩那粉嫩的小脸蛋上“啵”的就是一口激动道。

    “男孩,是男孩,月儿,你有弟弟了!哈哈哈哈!快快快,回宫,回宫!”

    三百余骥带着年轻人和小女孩就这么急冲冲的走了,留下酒楼酒客们满脸的错愕。

    回……回宫?这,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次日整个中原九国都得到了同一个大消息,西汉年轻皇帝又得一子取名为“刘长安”。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