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街边的私塾涌出了一大批读书郎,门口早已恭候多时的糖葫芦小贩们各个摩拳擦掌,这一日的收成在此一举,快入夏了,糖葫芦小贩们一年的生活活计也快到达了尾声,小贩们心满意足的看着手上的稻草架,很显然今日也是收益颇丰。

    一位小贩的手中的稻草架还仅剩下一串糖葫芦,今日的收获颇丰,回去足够向家里的婆姨交代了,剩下一串他决定回家送给自己刚上私塾的小儿子吃,因为今日是他小儿子的生日。

    这小贩生的倒是普普通通,瘦瘦小小,但确实有着一把子力气,扛着比他还高出两头的稻草架毫不吃力,皮肤黝黑,这是长时间在外奔走忙碌的奖励,当他刚要扛着稻草架回家时,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眼巴巴的看着稻草架上的一串糖葫芦,小贩停下身来,对着小女孩微微一笑和蔼的开口道。

    “好漂亮的小丫头啊,想吃吗?”

    小女孩盯着糖葫芦咽了口吐沫,点了点头又连忙摇了摇头,

    小贩见状憨厚一笑,踮起脚栽下稻草架上的糖葫芦递给了小女孩,小女又是咽了口吐沫摆着双手表示她不要。小贩抓出小女孩的手将糖葫芦硬塞进小女孩的手中道。

    “吃吧,不收钱。”

    小女孩大眼睛眨啊眨的甚是灵动可爱的道。

    “当真?“

    小贩一笑“当真。”

    小女孩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对着小贩鞠了一躬后便开心的拿着手中的糖葫芦跑远了。

    小贩笑着看着小女孩渐渐跑远后,又扛着稻草架去往街边一家卖糖人的小摊买了一个齐天大圣的糖人,这是小儿子最喜欢的。

    一大早儿刘长安三人便已离开了客栈,与前几日一样,去黄河边上混吃等死。对于昨晚的绿袍女子三人没有放在心上,刘长安曾问过老王头认不认得此人,老王头摇了摇头说至少对公子没有杀意,昨日的杀意也是冲着他来的要不然就刘长安这小身板一定是当场晕厥过去,刘长安一笑置之。

    早上儿的黄河边上冷清的很也“冷清”的很,刘长安取下腰间如霜开始了明日的晨练。

    六日前刘长安便已开始练剑,老王头也没教他什么,第一天只是让他扎了个马步单臂提起如霜,剑身不能抖不能斜,只不过如霜的剑身上多了两块砖头。

    结果第一天过后,刘长安是被小花儿背回客栈去的,在刘长安昏倒之前骂了句。

    “真他娘的难!”

    老王头和小花儿都觉得刘长安应该可以放弃练剑的时候,没想到第二天睡了一夜的刘长安又是生龙活虎的爬了起来,继续。

    又是练了一天的马步提剑,这次刘长安没有再昏过去,但也是四肢无力,肿胀的厉害,又是被小花儿背回了客栈,一路上小花儿唱着花儿戏为他解闷。

    从那天起刘长安练剑养成了个癖好,一边练剑一边听小花儿唱戏,也是赶巧小花儿每天早上都要开开嗓,刘长安和老王头就成了免费的听众。

    马步提剑练了三天,刘长安也问过老王头,怎么不教他点花里胡哨些的剑招,这样以后出门也有忽悠人的资本,可老王头却连连摇头,说练剑没有捷径可言,练剑先练提,你连提剑都提不稳,谈何杀敌?就因你提剑不稳,脑袋里想着刺人胸口,可手却是刺人脚背,那你不死谁死?

    之后刘长安再也没要求老王头教他什么绝世无敌的剑招,反而更加耐得住了性子,三天过后,刘长安已能单手提剑再加两块砖头,不抖不斜两个时辰。

    第四天老王头开始教他一些基本动作,点、崩、刺、撩、挂、劈、云、抹,拔九个动作,前八个各练三千。只有拔这个动作五千

    刘长安也没问为什么,满头就开始苦练,之后刘长安的生活就变得有些规律了,早上先马步提剑三个时辰,之后便是八个动作各练三千,拔练五千,直到快日落西山时方才坐在黄河边上,悟剑谈不上,也只能算得上观河了。主要就是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提剑了。

    刘长安没有学什么功法秘籍来运功快速恢复身体机能,所以只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一点点休息。闲暇时向老王头问一些关于剑道的问题,关于那拔的的动作为何练比其他动作多练两千遍,刘长安没问反倒是在第五天时老王头终于忍不住的好奇问道。

    “公子就不想问我,为何拔剑式我会公子你练五千遍?”

    刘长安坐在黄河边上看着黄河奔涌的河水平淡道:“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但练上自然就懂了,剑不像刀,刀可以别再腰间不用刀鞘,可剑不行。刀有杀气只会对外不会对己,剑有剑意、剑气、剑罡,每一种皆可伤敌也可伤己,所以剑会在剑鞘之中确保平时不会因剑气剑意太重控制不住被其反噬,但对敌时剑需要从剑鞘里拔出来,这拔剑式就非常有必要了,天下武功为快不破,谁先拔出了剑谁就占据了主动,我说的对吧老王头。”

    老王头一咧嘴露出一颗大金牙,没有说对,也没有说不对,显得十分高深莫测,弄得刘长安是满头雾水。

    一天课程结束,三人又呆坐在黄河边,不悟剑,只看景,刘长安看着黄河汹涌澎湃,竟然想起了家人。

    他想到自己的母亲,想到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和大哥大姐二姐三姐一起看母亲舞剑,剑气卷起千堆落叶的样子真美,有时父亲也会在一旁,千堆的落叶也终会再母亲收剑时正巧不巧的落在了父亲的头顶,逗得他们哈哈大笑。

    可不知何时,父亲变得格外焦虑,性子变得冷漠,大哥从游历归来之后就搬到了南山郡,大姐违背父亲的联姻的建议独自跑道寒山寺当了尼姑,二姐远嫁秦国,三姐之比他大了五岁,但日渐消愁原先开朗活泼的性子仿佛也再也看不到了,整日心事重重。

    离开皇宫前刘长安曾去看过三姐,三姐名叫刘玲月,母亲给三姐起了个小名叫小胭脂,三姐在他离开前曾问过他遇到过爱情吗?

    刘长安反问“是那个和尚?”

    刘玲月没有回答,刘长安也没有再问,一次短暂的谈话不了了之。

    刘长安只觉得长大以后与家人的关系,反而不想小时候那么好了,这一切的变化都在大哥游学归来之后发生。

    他整日装疯卖傻非常认真的去当一名纨绔子弟,在六安城与一些狐朋狗友也纨绔出了一个六安四少的名头,他想告诉远在南山郡的大哥他想当一名快活王爷而不是一国之君。

    可大哥认为他藏拙,父亲也一样,所以在他离开皇宫前父亲曾对他说,如果三年后他能活着回到六安城那么这大汉的江山就是他的!父亲说大哥也知此事,刘长安不解为何父亲会逼着他们兄弟砌墙。直到碰见了胡林婉刘长安才知,父亲没有开玩笑!

    “嗖”

    一声破空打断了刘长安的思绪,回头看去只见老王头的手中捏住了不知哪里发出的一根木签,木签离刘长安的后脖只有一寸。

    老王头也是吓出一身冷汗,要不是他感知到了那名刺客出手前散发出的那么一丁点的杀气,刘长安绝对就已经客死他乡了,老王头都无颜去见刘长安的母亲。

    五百米处枯树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撇了撇嘴,满是糖渍的小手在身上随意的摩擦一下后又蹦蹦跳跳的往宣武县城而去了。

    宣武县城内,那个瘦小黝黑的糖葫芦小贩愁眉苦脸的站在私塾学堂外,今日他来晚了一些,稻草架上的糖葫芦仅卖出去了一半而已,剩下的绝对不能存放一夜,这正愁着怎么回去向家中的婆姨交差呢,就见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向他走来,手里似乎还攥着什么。

    “先来十串,给你钱,把昨天也算上吧。”

    小女孩大大咧咧的对着小贩一摊手,小贩这才看清小女孩手中那一颗碎银子。

    小贩憨厚的一笑,想摸摸小女孩的头却被小女孩灵巧的躲开了,小贩也没恼,接过了碎银子,一口气从稻草架上连摘了整整十串,可摘下后却是有些为难了,他的手掌偏大,握着十串糖葫芦倒也没啥,可这小姑娘的小手他只感觉能拿住一串就已是极限了。

    小女孩刚要伸手去接,但好像也发现了同样问题,看了看小贩手中的稻草架上正好上边还有十串糖葫芦,索性一把将小贩手中的稻草架给抢了过来。

    小贩本就没有抓牢那稻草架,被小姑娘这么一抢一个趔趄好悬没有站稳,待他站稳身形时,就只见到了小女孩扛着足足比她高出了三个身形的稻草架一蹦一跳的欢快雀跃的背影。还有小女孩口中传来的一句话。

    “谢谢大叔,银子就不用找了!”

    小贩看着手中的银子憨厚一笑,心里却考虑着要不要也和自家婆姨再生一个女儿。

    西汉皇宫深院中,刘玲月身穿一袭红裙装扮整齐枯坐在闺房卧榻之上。

    还有三日她就会让父亲远嫁道北凉,去嫁给那个他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北凉皇子,她没见过他,更不喜欢他,她一直在反对,也无济于事。

    但她今日却和父亲说她相通了,但她想先去福缘寺上一炷香。

    福缘山,与五台山,九华山和六鼎山共称为四大佛教圣地,就像龙虎山、青城山、武当山被共称为三大道教祖庭一样。

    福缘寺隶属于西汉荷兰郡福缘山内,二十年前寺中“无缘活佛”圆寂前,曾说他曾梦到佛祖降临,说他劫难磨砺未够,不足以登仙成佛,将会再一次轮回转世。

    而在无缘活佛圆寂前,曾用手指指了一下西方,那是他将要转世的方向,在那个方向,他圆寂同时出生的婴儿皆被定为转世灵童候选人。

    唐央措就是其中之一,他本是别山郡人氏,来着福缘寺也有十年的时间,与他同期的灵通候选人皆被淘汰,只剩他一人,被淘汰的众人有的进入了福缘寺继续修行佛法,有的则返回乡里以耕作为乐。

    他在十年前被福缘寺主持从转世灵童候选人定为转世活佛,赐名“无缘”。

    可能这个法号真的很适合他,他也从那天起与那个从小相识的她,再也无缘!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傍晚街边的私塾涌出了一大批读书郎,门口早已恭候多时的糖葫芦小贩们各个摩拳擦掌,这一日的收成在此一举,快入夏了,糖葫芦小贩们一年的生活活计也快到达了尾声,小贩们心满意足的看着手上的稻草架,很显然今日也是收益颇丰。

    一位小贩的手中的稻草架还仅剩下一串糖葫芦,今日的收获颇丰,回去足够向家里的婆姨交代了,剩下一串他决定回家送给自己刚上私塾的小儿子吃,因为今日是他小儿子的生日。

    这小贩生的倒是普普通通,瘦瘦小小,但确实有着一把子力气,扛着比他还高出两头的稻草架毫不吃力,皮肤黝黑,这是长时间在外奔走忙碌的奖励,当他刚要扛着稻草架回家时,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眼巴巴的看着稻草架上的一串糖葫芦,小贩停下身来,对着小女孩微微一笑和蔼的开口道。

    “好漂亮的小丫头啊,想吃吗?”

    小女孩盯着糖葫芦咽了口吐沫,点了点头又连忙摇了摇头,

    小贩见状憨厚一笑,踮起脚栽下稻草架上的糖葫芦递给了小女孩,小女又是咽了口吐沫摆着双手表示她不要。小贩抓出小女孩的手将糖葫芦硬塞进小女孩的手中道。

    “吃吧,不收钱。”

    小女孩大眼睛眨啊眨的甚是灵动可爱的道。

    “当真?“

    小贩一笑“当真。”

    小女孩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对着小贩鞠了一躬后便开心的拿着手中的糖葫芦跑远了。

    小贩笑着看着小女孩渐渐跑远后,又扛着稻草架去往街边一家卖糖人的小摊买了一个齐天大圣的糖人,这是小儿子最喜欢的。

    一大早儿刘长安三人便已离开了客栈,与前几日一样,去黄河边上混吃等死。对于昨晚的绿袍女子三人没有放在心上,刘长安曾问过老王头认不认得此人,老王头摇了摇头说至少对公子没有杀意,昨日的杀意也是冲着他来的要不然就刘长安这小身板一定是当场晕厥过去,刘长安一笑置之。

    早上儿的黄河边上冷清的很也“冷清”的很,刘长安取下腰间如霜开始了明日的晨练。

    六日前刘长安便已开始练剑,老王头也没教他什么,第一天只是让他扎了个马步单臂提起如霜,剑身不能抖不能斜,只不过如霜的剑身上多了两块砖头。

    结果第一天过后,刘长安是被小花儿背回客栈去的,在刘长安昏倒之前骂了句。

    “真他娘的难!”

    老王头和小花儿都觉得刘长安应该可以放弃练剑的时候,没想到第二天睡了一夜的刘长安又是生龙活虎的爬了起来,继续。

    又是练了一天的马步提剑,这次刘长安没有再昏过去,但也是四肢无力,肿胀的厉害,又是被小花儿背回了客栈,一路上小花儿唱着花儿戏为他解闷。

    从那天起刘长安练剑养成了个癖好,一边练剑一边听小花儿唱戏,也是赶巧小花儿每天早上都要开开嗓,刘长安和老王头就成了免费的听众。

    马步提剑练了三天,刘长安也问过老王头,怎么不教他点花里胡哨些的剑招,这样以后出门也有忽悠人的资本,可老王头却连连摇头,说练剑没有捷径可言,练剑先练提,你连提剑都提不稳,谈何杀敌?就因你提剑不稳,脑袋里想着刺人胸口,可手却是刺人脚背,那你不死谁死?

    之后刘长安再也没要求老王头教他什么绝世无敌的剑招,反而更加耐得住了性子,三天过后,刘长安已能单手提剑再加两块砖头,不抖不斜两个时辰。

    第四天老王头开始教他一些基本动作,点、崩、刺、撩、挂、劈、云、抹,拔九个动作,前八个各练三千。只有拔这个动作五千

    刘长安也没问为什么,满头就开始苦练,之后刘长安的生活就变得有些规律了,早上先马步提剑三个时辰,之后便是八个动作各练三千,拔练五千,直到快日落西山时方才坐在黄河边上,悟剑谈不上,也只能算得上观河了。主要就是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提剑了。

    刘长安没有学什么功法秘籍来运功快速恢复身体机能,所以只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一点点休息。闲暇时向老王头问一些关于剑道的问题,关于那拔的的动作为何练比其他动作多练两千遍,刘长安没问反倒是在第五天时老王头终于忍不住的好奇问道。

    “公子就不想问我,为何拔剑式我会公子你练五千遍?”

    刘长安坐在黄河边上看着黄河奔涌的河水平淡道:“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但练上自然就懂了,剑不像刀,刀可以别再腰间不用刀鞘,可剑不行。刀有杀气只会对外不会对己,剑有剑意、剑气、剑罡,每一种皆可伤敌也可伤己,所以剑会在剑鞘之中确保平时不会因剑气剑意太重控制不住被其反噬,但对敌时剑需要从剑鞘里拔出来,这拔剑式就非常有必要了,天下武功为快不破,谁先拔出了剑谁就占据了主动,我说的对吧老王头。”

    老王头一咧嘴露出一颗大金牙,没有说对,也没有说不对,显得十分高深莫测,弄得刘长安是满头雾水。

    一天课程结束,三人又呆坐在黄河边,不悟剑,只看景,刘长安看着黄河汹涌澎湃,竟然想起了家人。

    他想到自己的母亲,想到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和大哥大姐二姐三姐一起看母亲舞剑,剑气卷起千堆落叶的样子真美,有时父亲也会在一旁,千堆的落叶也终会再母亲收剑时正巧不巧的落在了父亲的头顶,逗得他们哈哈大笑。

    可不知何时,父亲变得格外焦虑,性子变得冷漠,大哥从游历归来之后就搬到了南山郡,大姐违背父亲的联姻的建议独自跑道寒山寺当了尼姑,二姐远嫁秦国,三姐之比他大了五岁,但日渐消愁原先开朗活泼的性子仿佛也再也看不到了,整日心事重重。

    离开皇宫前刘长安曾去看过三姐,三姐名叫刘玲月,母亲给三姐起了个小名叫小胭脂,三姐在他离开前曾问过他遇到过爱情吗?

    刘长安反问“是那个和尚?”

    刘玲月没有回答,刘长安也没有再问,一次短暂的谈话不了了之。

    刘长安只觉得长大以后与家人的关系,反而不想小时候那么好了,这一切的变化都在大哥游学归来之后发生。

    他整日装疯卖傻非常认真的去当一名纨绔子弟,在六安城与一些狐朋狗友也纨绔出了一个六安四少的名头,他想告诉远在南山郡的大哥他想当一名快活王爷而不是一国之君。

    可大哥认为他藏拙,父亲也一样,所以在他离开皇宫前父亲曾对他说,如果三年后他能活着回到六安城那么这大汉的江山就是他的!父亲说大哥也知此事,刘长安不解为何父亲会逼着他们兄弟砌墙。直到碰见了胡林婉刘长安才知,父亲没有开玩笑!

    “嗖”

    一声破空打断了刘长安的思绪,回头看去只见老王头的手中捏住了不知哪里发出的一根木签,木签离刘长安的后脖只有一寸。

    老王头也是吓出一身冷汗,要不是他感知到了那名刺客出手前散发出的那么一丁点的杀气,刘长安绝对就已经客死他乡了,老王头都无颜去见刘长安的母亲。

    五百米处枯树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撇了撇嘴,满是糖渍的小手在身上随意的摩擦一下后又蹦蹦跳跳的往宣武县城而去了。

    宣武县城内,那个瘦小黝黑的糖葫芦小贩愁眉苦脸的站在私塾学堂外,今日他来晚了一些,稻草架上的糖葫芦仅卖出去了一半而已,剩下的绝对不能存放一夜,这正愁着怎么回去向家中的婆姨交差呢,就见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向他走来,手里似乎还攥着什么。

    “先来十串,给你钱,把昨天也算上吧。”

    小女孩大大咧咧的对着小贩一摊手,小贩这才看清小女孩手中那一颗碎银子。

    小贩憨厚的一笑,想摸摸小女孩的头却被小女孩灵巧的躲开了,小贩也没恼,接过了碎银子,一口气从稻草架上连摘了整整十串,可摘下后却是有些为难了,他的手掌偏大,握着十串糖葫芦倒也没啥,可这小姑娘的小手他只感觉能拿住一串就已是极限了。

    小女孩刚要伸手去接,但好像也发现了同样问题,看了看小贩手中的稻草架上正好上边还有十串糖葫芦,索性一把将小贩手中的稻草架给抢了过来。

    小贩本就没有抓牢那稻草架,被小姑娘这么一抢一个趔趄好悬没有站稳,待他站稳身形时,就只见到了小女孩扛着足足比她高出了三个身形的稻草架一蹦一跳的欢快雀跃的背影。还有小女孩口中传来的一句话。

    “谢谢大叔,银子就不用找了!”

    小贩看着手中的银子憨厚一笑,心里却考虑着要不要也和自家婆姨再生一个女儿。

    西汉皇宫深院中,刘玲月身穿一袭红裙装扮整齐枯坐在闺房卧榻之上。

    还有三日她就会让父亲远嫁道北凉,去嫁给那个他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北凉皇子,她没见过他,更不喜欢他,她一直在反对,也无济于事。

    但她今日却和父亲说她相通了,但她想先去福缘寺上一炷香。

    福缘山,与五台山,九华山和六鼎山共称为四大佛教圣地,就像龙虎山、青城山、武当山被共称为三大道教祖庭一样。

    福缘寺隶属于西汉荷兰郡福缘山内,二十年前寺中“无缘活佛”圆寂前,曾说他曾梦到佛祖降临,说他劫难磨砺未够,不足以登仙成佛,将会再一次轮回转世。

    而在无缘活佛圆寂前,曾用手指指了一下西方,那是他将要转世的方向,在那个方向,他圆寂同时出生的婴儿皆被定为转世灵童候选人。

    唐央措就是其中之一,他本是别山郡人氏,来着福缘寺也有十年的时间,与他同期的灵通候选人皆被淘汰,只剩他一人,被淘汰的众人有的进入了福缘寺继续修行佛法,有的则返回乡里以耕作为乐。

    他在十年前被福缘寺主持从转世灵童候选人定为转世活佛,赐名“无缘”。

    可能这个法号真的很适合他,他也从那天起与那个从小相识的她,再也无缘!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