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暗,刘长安躺在卧榻之上,浑身瘫软无力,小花儿在一旁清洗着毛巾要为刘长安擦拭脸颊,老王头吃着老板新烧出来的酱牛肉一脸的陶醉。

    “哎!老王头,那娘们儿说要和咱们谈合作,到底谈什么啊?”

    老王头吧嗒吧嗒嘴咧嘴一乐。

    “不知道,她说明天去同来客栈详谈!”

    小花儿强忍着笑意,为刘长安擦拭着脸颊,看样憋的很辛苦。刘长安躺在床上狂翻白眼,看着老王头那吃相就气不打一处来,一盘酱牛肉都快吃一半了也没想着给本公子来一块!

    夜半三更,小花儿又独自走出了客栈,但因知晓了老王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一品境高手,所以他的举动格外的小心谨慎,殊不知,一个一品境的高手要是想跟踪一个五品境界的寻常武夫,就算那一品高手就在他后屁股走,他也发现不了!

    其实老王头就在他身边的房檐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老王头回到客栈砸吧砸吧嘴,想喝点杏花烧,可是一看空空如也的大黄道袍。无奈的叹了口气,小花儿在吧!他就担心公子的安全,小花儿要是不在了,他就更担心公子的安全了,他饿上个十天半拉个月倒是没什么事,就怕公子没了这个天然饭票在饿死街头可就得不偿失了。

    回到了刘长安的房间,刘长安还没有休息躺在卧榻之上不知在想着什么事?

    “他又去了?”

    “嗯!公子为何不将他赶走或是让我杀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看不出他是真心待我,还是装作真心待我!”

    “公子他是戏子。”

    “我知道,再看看吧!”

    刘长安恢复点了力气坐起了身来,瞧了老王头一眼,调侃笑道。

    “本公子今儿,看你瞧那娘们儿的眼神不大对劲啊,怎么?老相好的?”

    老王头老脸一红支支吾吾道。

    “不,不是,只不过以前认的而已。”

    刘长安挑了挑眉:“认的?那上次问你你说不认的,怎地?怕公子跟你抢媳妇儿?放心,我还巴不得你能娶个媳妇儿呢!人啊!武功高了,难免有些狂野,娶个媳妇儿管管,挺好!”

    老王头摇了摇头一脸无奈道:“公子就不要取笑老王了,一个狐狸我和她能有什么?”

    “狐狸?”

    刘长安闻言眉头紧锁,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世上莫不是真有妖怪不成?”

    老王头理所当然的表情道:“当然!公子莫不是以为那《聊斋志异》都是编撰哄骗小孩儿的不成!”

    刘长安摸了摸下巴,邪魅一笑,有点儿意思。

    儿时读书四书五经是少不了的,但要说刘长安最喜欢的那就属那南阳画师蒲松仁的《聊斋志异》,就算在现在都算是的读物,在西汉皇宫的藏书阁里也能找的到。

    刘长安记得当时是他师傅“李斯”扔给他的,看完后对于山精鬼怪他还算了解不少,但当时也就当做是消遣的玩应罢了,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这些东西!可这转头一想,衡山堡堡主是狐狸,那弟子岂不都是…………。

    “老王头,那娘们儿是,那她的那些弟子?”

    老王头闻言摇了摇头:“仅有她一人而已!”

    刘长安长舒口气,和妖怪合作还真是有意思了!可他还是有一事不解,好奇的问道。

    “老王头,那你说,一个妖怪建立的宗门,还主修双修之法,那江湖上就没把她们称作魔教?”

    老王头咧嘴一乐“那能啊!只要没影响到大宗大派的利益,他们可不管你是猴子称王还是狐狸开宗!”

    ……

    一夜无话,刘长安也是一夜未睡,他在想这次合作是利是弊,那安琪儿看上的无非是老王头那一品境界的实力,她本身也可能一品境的武道宗师,谈合作可以说是强强联手,至于这合作之事,无非就是近期江湖内传的火热的毒圣坐化之地!

    这可是一品境界的武夫坐化之地,丹药,秘籍,心法,金银,对于伫立在武林一流的是大门派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可对于一直处在这江湖中游的二流门派而言,这就是天大的诱惑。

    有了这些,保不齐就能培养出一个二品小宗师,门派就不怕断了香火。!唯一让刘长安不解的就是,这衡山堡堡主她又不是个“人”,为何要参与到这种世俗之事呢?

    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老王头有什么事没和他说。比如“如霜”的来历!

    一夜未睡的刘长安一大早就退了客房,拿着如霜和老王头和小花儿去黄河边晨练去了,小花儿的钱也不是大风拐来的,两间房住了近六天,小花儿钱袋子瞬间去了一半。

    傍晚,三人直接来到了同来客栈,这同来客栈地段极好,规模也不知比他们那个小客栈大了多少倍,刘长安啧啧道。

    “这一宗之主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都是高手,老王头你咋怎么衰呢?”

    老王头在一旁呲牙傻乐也没反驳什么。三人直接进了客栈之中。

    客栈分三层,一楼二楼皆是用来吃饭的,只有三楼供客人居住。

    一进着同来客栈,刘长安就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大对劲!客栈内及其安静,可谓是落针可闻,掌柜的是一个瘦子,面无表情但一脸的憔悴,好像许多天都没有睡觉一般。看到他们没有一位客栈老板该有的喜悦,反而非常冷漠。

    “几位,安姑娘正在二楼等候几位,请上去吧!”

    客栈老板板着脸从柜台里走了出来但说出的话却极为刻板,让人很不舒服。

    刘长安眉头紧锁没有说什么带着老王头和小花儿边往楼上走去。小花儿有些好奇的问。

    “二狗子,昨日我就想问了,都说那衡山堡堡主安琪儿是男的,而且龙阳之癖,怎的昨日,变成女人了?”

    刘长安翻了个白眼道:“江湖传言十有九虚,我一个初出茅庐的都知道你不知道?还有现在我们是去谈合作的,称呼,注意称呼。”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这么走到了二楼,刚到二楼一阵酒菜的香气就萦绕在鼻尖,客栈装修倒是精致,二楼共分六个包厢,顺着香味找去很快就找了其中一间包厢,推门而入三人却被眼前的景象,吃了一惊。

    西汉南山王府

    一袭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斜坐在蒲团之上,手中还拿着一件帝王绿的翡翠水晶杯,地上放着一壶杏花烧欣赏着园中的梧桐有些出神。

    一位黑衣死士在院外抱拳跪了下来,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还是看着院中梧桐久久不语,过了半晌才对着门外黑色死士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说话。

    黑衣死士不敢怠慢,急忙小步进到院子中来,顺便看了一眼这位南山王为之着迷的梧桐树。阳光透过梧桐树枝撒下斑斑驳驳的金光,高贵而优雅。

    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摇晃着翡翠水晶杯缓缓开口问道:“事情办妥了吗?”

    黑衣死士沉声道:“回王爷,办妥了!”

    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点了点头,又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黑衣死士缓缓退出了小院,就在这时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猛地对准正在缓缓后退的黑衣死士就是一抬手!

    下一秒!

    院中就多了一具尸体!

    一根银针定入了黑衣死士的脑门之上,一击必杀!

    重新拿起了翡翠水晶杯继续晃着杯中温热的杏花烧,不喝只嗅酒香恍如置身梦境中。

    “梧桐虽好,可不要多看哦,不然把命都丢了,真不值当!”

    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举着酒杯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对着院中梧桐敬了一杯,便把杯中的杏花烧一饮而尽。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般,不知他是真醉了还是装醉,只听他喃喃道。

    “我刘青峰,是嫡长子,你刘长安是我的弟弟,亲弟弟!父皇要的是能平天下的枭雄,不是固守江山的明君!我是,你不是,你本可以当你的纨绔,等本王登基就封你一个逍遥王爷当当,可你非要去负笈游学?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都是师傅和父王在为你铺路!父王和师傅暗中培养的那些江湖势力,都应该是留给我的!我的!父王不看好我,师傅不看好我,就连母后也是对你处处偏袒!涟漪,他们还把涟漪送进你的宫中当侍女,想告诉我什么?告诉我,这一切我们都安排好了你就当你的南山王安安稳稳碌碌无为度过一生就好,想让我知难而退?本王是嫡长子!嫡长子!”

    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可能是真的喝醉了,身子一晃便跌坐在地上,大口气大口气的喘息着,显然他这些话可能是憋了好久,情绪有些失控,过了半晌黑衣公子哥情绪才逐渐缓和起来,微微一笑,如沐春风。

    “师傅说地上世物皆为凡,气数命运皆由天上定,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但我不信!我有双手,愿一手翻云,一手覆雨。我说的算!”

    刘青峰坐在地上笑看院中梧桐,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什么?一千年前盛唐剑圣裴旻?他还活着?”

    宣武县同来客栈内,刘长安三人整座在酒席上狂吃,开玩笑,这伙食极好,兜里钱紧何时点过这么美味的佳肴,进了房间之后三人的嘴就没停过,但三人只有小花儿还算矜持吃相并不是很难看,其他二人就不用提了。

    但当刘长安三人听到这个惊天的消息以后,竟然都忘记夹菜了,这消息实在劲爆了,不光只有他们三人被惊掉了下巴而已,包厢中整整齐齐的还有七人。

    身着绿袍,拥有一双勾人心魄丹凤眸的衡山堡堡主安琪儿。

    一头白发身披白色斗篷,后印日月星辰图案的中年男子,摘星教教主白子卿。

    赤发长眉上身的魁梧汉子,雷家家主雷鸣。

    身披紫色狐裘,相貌俊朗的小哥,落雪山庄少庄主萧博然。

    一袭白衣绝尘身后负紫檀剑匣,沉默寡言的剑雨楼首席大弟子齐亦枫。

    还有一位身穿满是铜钱图案的马褂,头戴一顶铜钱图案的瓜皮帽,双手相互插在袖管里,浑身充斥着金银腐烂气息的小胖子,八极门门主之子王富贵。

    最后一位一袭黑衣,腰间一柄黑色长刀,沉默寡言不知其来历,对于众人所谈论的盛唐剑圣裴旻,好像只有他一人毫不在意,不知他是装作镇定,还是本就高深莫测!

    加上刘长安三人这一屋子正正好好十人。

    “雷鸣,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已经过了一千年了,就算他是天上仙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啊!”摘星教教主白子卿眉头紧锁,显然对与裴旻还活着的结论有些不敢相信,他也问出了在座众人的心中所想。

    “不可能看错,诸位,老夫以我雷家雷门堂的声誉做担,保绝对不会看错。”赤发长眉的雷家家主雷鸣十分肯定的回答了众人的问题。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天色渐暗,刘长安躺在卧榻之上,浑身瘫软无力,小花儿在一旁清洗着毛巾要为刘长安擦拭脸颊,老王头吃着老板新烧出来的酱牛肉一脸的陶醉。

    “哎!老王头,那娘们儿说要和咱们谈合作,到底谈什么啊?”

    老王头吧嗒吧嗒嘴咧嘴一乐。

    “不知道,她说明天去同来客栈详谈!”

    小花儿强忍着笑意,为刘长安擦拭着脸颊,看样憋的很辛苦。刘长安躺在床上狂翻白眼,看着老王头那吃相就气不打一处来,一盘酱牛肉都快吃一半了也没想着给本公子来一块!

    夜半三更,小花儿又独自走出了客栈,但因知晓了老王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一品境高手,所以他的举动格外的小心谨慎,殊不知,一个一品境的高手要是想跟踪一个五品境界的寻常武夫,就算那一品高手就在他后屁股走,他也发现不了!

    其实老王头就在他身边的房檐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老王头回到客栈砸吧砸吧嘴,想喝点杏花烧,可是一看空空如也的大黄道袍。无奈的叹了口气,小花儿在吧!他就担心公子的安全,小花儿要是不在了,他就更担心公子的安全了,他饿上个十天半拉个月倒是没什么事,就怕公子没了这个天然饭票在饿死街头可就得不偿失了。

    回到了刘长安的房间,刘长安还没有休息躺在卧榻之上不知在想着什么事?

    “他又去了?”

    “嗯!公子为何不将他赶走或是让我杀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看不出他是真心待我,还是装作真心待我!”

    “公子他是戏子。”

    “我知道,再看看吧!”

    刘长安恢复点了力气坐起了身来,瞧了老王头一眼,调侃笑道。

    “本公子今儿,看你瞧那娘们儿的眼神不大对劲啊,怎么?老相好的?”

    老王头老脸一红支支吾吾道。

    “不,不是,只不过以前认的而已。”

    刘长安挑了挑眉:“认的?那上次问你你说不认的,怎地?怕公子跟你抢媳妇儿?放心,我还巴不得你能娶个媳妇儿呢!人啊!武功高了,难免有些狂野,娶个媳妇儿管管,挺好!”

    老王头摇了摇头一脸无奈道:“公子就不要取笑老王了,一个狐狸我和她能有什么?”

    “狐狸?”

    刘长安闻言眉头紧锁,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世上莫不是真有妖怪不成?”

    老王头理所当然的表情道:“当然!公子莫不是以为那《聊斋志异》都是编撰哄骗小孩儿的不成!”

    刘长安摸了摸下巴,邪魅一笑,有点儿意思。

    儿时读书四书五经是少不了的,但要说刘长安最喜欢的那就属那南阳画师蒲松仁的《聊斋志异》,就算在现在都算是的读物,在西汉皇宫的藏书阁里也能找的到。

    刘长安记得当时是他师傅“李斯”扔给他的,看完后对于山精鬼怪他还算了解不少,但当时也就当做是消遣的玩应罢了,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这些东西!可这转头一想,衡山堡堡主是狐狸,那弟子岂不都是…………。

    “老王头,那娘们儿是,那她的那些弟子?”

    老王头闻言摇了摇头:“仅有她一人而已!”

    刘长安长舒口气,和妖怪合作还真是有意思了!可他还是有一事不解,好奇的问道。

    “老王头,那你说,一个妖怪建立的宗门,还主修双修之法,那江湖上就没把她们称作魔教?”

    老王头咧嘴一乐“那能啊!只要没影响到大宗大派的利益,他们可不管你是猴子称王还是狐狸开宗!”

    ……

    一夜无话,刘长安也是一夜未睡,他在想这次合作是利是弊,那安琪儿看上的无非是老王头那一品境界的实力,她本身也可能一品境的武道宗师,谈合作可以说是强强联手,至于这合作之事,无非就是近期江湖内传的火热的毒圣坐化之地!

    这可是一品境界的武夫坐化之地,丹药,秘籍,心法,金银,对于伫立在武林一流的是大门派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可对于一直处在这江湖中游的二流门派而言,这就是天大的诱惑。

    有了这些,保不齐就能培养出一个二品小宗师,门派就不怕断了香火。!唯一让刘长安不解的就是,这衡山堡堡主她又不是个“人”,为何要参与到这种世俗之事呢?

    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老王头有什么事没和他说。比如“如霜”的来历!

    一夜未睡的刘长安一大早就退了客房,拿着如霜和老王头和小花儿去黄河边晨练去了,小花儿的钱也不是大风拐来的,两间房住了近六天,小花儿钱袋子瞬间去了一半。

    傍晚,三人直接来到了同来客栈,这同来客栈地段极好,规模也不知比他们那个小客栈大了多少倍,刘长安啧啧道。

    “这一宗之主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都是高手,老王头你咋怎么衰呢?”

    老王头在一旁呲牙傻乐也没反驳什么。三人直接进了客栈之中。

    客栈分三层,一楼二楼皆是用来吃饭的,只有三楼供客人居住。

    一进着同来客栈,刘长安就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大对劲!客栈内及其安静,可谓是落针可闻,掌柜的是一个瘦子,面无表情但一脸的憔悴,好像许多天都没有睡觉一般。看到他们没有一位客栈老板该有的喜悦,反而非常冷漠。

    “几位,安姑娘正在二楼等候几位,请上去吧!”

    客栈老板板着脸从柜台里走了出来但说出的话却极为刻板,让人很不舒服。

    刘长安眉头紧锁没有说什么带着老王头和小花儿边往楼上走去。小花儿有些好奇的问。

    “二狗子,昨日我就想问了,都说那衡山堡堡主安琪儿是男的,而且龙阳之癖,怎的昨日,变成女人了?”

    刘长安翻了个白眼道:“江湖传言十有九虚,我一个初出茅庐的都知道你不知道?还有现在我们是去谈合作的,称呼,注意称呼。”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这么走到了二楼,刚到二楼一阵酒菜的香气就萦绕在鼻尖,客栈装修倒是精致,二楼共分六个包厢,顺着香味找去很快就找了其中一间包厢,推门而入三人却被眼前的景象,吃了一惊。

    西汉南山王府

    一袭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斜坐在蒲团之上,手中还拿着一件帝王绿的翡翠水晶杯,地上放着一壶杏花烧欣赏着园中的梧桐有些出神。

    一位黑衣死士在院外抱拳跪了下来,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还是看着院中梧桐久久不语,过了半晌才对着门外黑色死士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说话。

    黑衣死士不敢怠慢,急忙小步进到院子中来,顺便看了一眼这位南山王为之着迷的梧桐树。阳光透过梧桐树枝撒下斑斑驳驳的金光,高贵而优雅。

    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摇晃着翡翠水晶杯缓缓开口问道:“事情办妥了吗?”

    黑衣死士沉声道:“回王爷,办妥了!”

    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点了点头,又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黑衣死士缓缓退出了小院,就在这时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猛地对准正在缓缓后退的黑衣死士就是一抬手!

    下一秒!

    院中就多了一具尸体!

    一根银针定入了黑衣死士的脑门之上,一击必杀!

    重新拿起了翡翠水晶杯继续晃着杯中温热的杏花烧,不喝只嗅酒香恍如置身梦境中。

    “梧桐虽好,可不要多看哦,不然把命都丢了,真不值当!”

    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举着酒杯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对着院中梧桐敬了一杯,便把杯中的杏花烧一饮而尽。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般,不知他是真醉了还是装醉,只听他喃喃道。

    “我刘青峰,是嫡长子,你刘长安是我的弟弟,亲弟弟!父皇要的是能平天下的枭雄,不是固守江山的明君!我是,你不是,你本可以当你的纨绔,等本王登基就封你一个逍遥王爷当当,可你非要去负笈游学?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都是师傅和父王在为你铺路!父王和师傅暗中培养的那些江湖势力,都应该是留给我的!我的!父王不看好我,师傅不看好我,就连母后也是对你处处偏袒!涟漪,他们还把涟漪送进你的宫中当侍女,想告诉我什么?告诉我,这一切我们都安排好了你就当你的南山王安安稳稳碌碌无为度过一生就好,想让我知难而退?本王是嫡长子!嫡长子!”

    黑色锦衣华服的公子哥可能是真的喝醉了,身子一晃便跌坐在地上,大口气大口气的喘息着,显然他这些话可能是憋了好久,情绪有些失控,过了半晌黑衣公子哥情绪才逐渐缓和起来,微微一笑,如沐春风。

    “师傅说地上世物皆为凡,气数命运皆由天上定,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但我不信!我有双手,愿一手翻云,一手覆雨。我说的算!”

    刘青峰坐在地上笑看院中梧桐,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什么?一千年前盛唐剑圣裴旻?他还活着?”

    宣武县同来客栈内,刘长安三人整座在酒席上狂吃,开玩笑,这伙食极好,兜里钱紧何时点过这么美味的佳肴,进了房间之后三人的嘴就没停过,但三人只有小花儿还算矜持吃相并不是很难看,其他二人就不用提了。

    但当刘长安三人听到这个惊天的消息以后,竟然都忘记夹菜了,这消息实在劲爆了,不光只有他们三人被惊掉了下巴而已,包厢中整整齐齐的还有七人。

    身着绿袍,拥有一双勾人心魄丹凤眸的衡山堡堡主安琪儿。

    一头白发身披白色斗篷,后印日月星辰图案的中年男子,摘星教教主白子卿。

    赤发长眉上身的魁梧汉子,雷家家主雷鸣。

    身披紫色狐裘,相貌俊朗的小哥,落雪山庄少庄主萧博然。

    一袭白衣绝尘身后负紫檀剑匣,沉默寡言的剑雨楼首席大弟子齐亦枫。

    还有一位身穿满是铜钱图案的马褂,头戴一顶铜钱图案的瓜皮帽,双手相互插在袖管里,浑身充斥着金银腐烂气息的小胖子,八极门门主之子王富贵。

    最后一位一袭黑衣,腰间一柄黑色长刀,沉默寡言不知其来历,对于众人所谈论的盛唐剑圣裴旻,好像只有他一人毫不在意,不知他是装作镇定,还是本就高深莫测!

    加上刘长安三人这一屋子正正好好十人。

    “雷鸣,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已经过了一千年了,就算他是天上仙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啊!”摘星教教主白子卿眉头紧锁,显然对与裴旻还活着的结论有些不敢相信,他也问出了在座众人的心中所想。

    “不可能看错,诸位,老夫以我雷家雷门堂的声誉做担,保绝对不会看错。”赤发长眉的雷家家主雷鸣十分肯定的回答了众人的问题。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