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是沉默不语,只有刘长安三人筷子夹菜的声音。

    “裴旻”是谁?在座的各位都心知肚明,天下唯一公认以剑入道得到飞升第一人。

    只因他一人的存在,之后千年的江湖上陆陆续续的涌出来许多剑客,大有剑客江湖的趋势,其中更不乏惊艳之才,比如五百年前成立的华山剑宗,与那百年出一剑的王家剑林更是其中翘楚。

    华山剑宗屹立江湖五百余年一直位于十大宗门之列,宗门弟子各顶个都是剑道翘楚。

    而王家剑林更是强悍,虽百年出一剑,但剑锋之芒无人可挡,各顶个都是江湖上顶尖剑客,风极一时。王家剑林一百年出一剑,但每一剑都搅得江湖天翻地覆,就连华山剑宗也不是其对手,这也让这几千年传承的门派一直位于十大宗门之首,无人可撼动。

    其中也不乏有自觉剑道造诣极深的剑客前去王家剑林挑衅,但大多都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而只有大唐剑圣裴旻一人在三十岁时独闯王家剑林,不仅没有身死道消,反而当时的王家家主亲自赠剑一把,江湖传言,王家老家主曾说。

    “自古美女配英雄,剑亦如此!”

    这段往事也成为了江湖中酒桌上的一段趣谈,从那时起,裴旻无论是名声还是剑道造诣,天下无人可及!当真无愧的天下第一!

    但好景不长,大唐君主昏庸无道,不理朝政,曾为一女子做出“烽火戏诸侯”的荒唐把戏,最终被诸侯们奋起的起义给推翻,在之后诸侯统一中原,建立了大晋王朝,可仅历经三十余年,传到了晋二世便已亡国,中原再次出现了百国大战,直到现在。

    这大唐剑圣裴旻也死于诸侯叛乱之中,他与大唐君王为结拜兄弟,曾做出一人一剑守国门的壮举,可最终还是死在了百万大军的铁蹄之下。

    可现在雷鸣竟说本应死在百万大军马蹄之下的裴旻还活着!这就不由得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了,就算雷鸣没有看错,裴旻真的还活着,可是这一个一品境毒圣的坐化之地,怎么会值得裴旻出现于此呢?

    还有!如果二者遭遇裴旻会不会对他们出手,如果这世间武夫当真无法飞升正道,那一千年前裴旻便已是逍遥天仙境,现在的实力,又会恐怖到何等境界。

    还没等众人想明白,那身披紫色狐裘,手拿折扇的落雪山庄少庄主萧博然懒洋洋道:“各位前辈好,小侄落雪山庄萧博然,小侄乃是今日才到,对情况还不是很了解,敢问雷前辈,各方势力说好等其他势力都到齐了,再一起进入毒圣坐化之地收益平分,小侄记得雷前辈也是同意的,但。”

    “你这小崽子,大人事你个小屁孩懂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我记得当时约定是各宗各派的掌门人亲在来此,可现在呢?一帮乳臭未干的毛孩儿!”

    雷鸣起身一拍桌子,明显是被问道了软肋,毕竟是他不守约定在前,可他舔着老脸带弟子独自前往,最后却是损兵折将,元气大伤,现在又被问到了痛楚不发火才怪!

    “呦!各位怎的?都是带气来的?要不要和我过几招消消气?”

    安琪儿手里捻着秀发一角很是妩媚,但那双丹凤眸子却冷的可怕,在座的各位几乎都是二品小宗师,门派将来的掌舵人,但面对安琪儿,当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不想得罪她不仅仅是因为安琪儿晋升到了一品境界,在座的几人都不是傻子,知晓一个一品境高手会为宗门带来什么,再有个几年的时间,十大宗门必定会再加上一门!现在得罪安琪儿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哦,和我们的安堡主交手在下的确不敢,但在下记得,今儿个是咱们宗门之间的密谈,可这位兄台有些面生啊!不知阁下是那位前辈高徒啊?”

    听萧博然阴阳怪气的语气也是让众人的目光聚集在了刘长安三人身上,刘长安三人今日穿的都是常服,那俩件大黄道袍正在脚下的包裹之中。

    这大黄道袍可仍不得,开玩笑,那可是吃饭的家伙。

    见刘长安放下了筷子,拿起身边的手绢擦了擦嘴,看样是要解释一番,安琪儿也刚要开口向众人解释刘长安三人的来历,就听三个字轻飘飘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是你爹!”

    声音回荡在这间小小的包厢中,这三个字出口的语气极为戏谑,众人听完也是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反观刘长安,三人,小花儿也放下了筷子,老王头还在埋头苦吃,看样是要把这几天的口粮都吃出来,省的到时候跟着公子挨饿。刘长安好像是吃饱了,打了个饱嗝!

    从进门刘长安看这穿貂裘的小白脸就不顺眼,比他还能摆架子装大爷,然后看安琪儿的眼神竟有些玩味的味道,这就更让刘长安不爽了,刘长安也是纳闷,他看安琪儿自己为什么不爽?

    在坐的众人看着都挺和善的,就这小白脸一脸的奸淫,丫的比他还白,那就更不能忍了,只是没想到这小白脸还是属狗的,上来先嘴撕雷门门主,又祸水东引到他身上,这点小计谋无非就是要在之后的收益中给雷门和自己压压价吗。不骂他还留着?

    刘长安瘫坐在椅子上,学着旁边的胖子将双手插进了袖口里,斜视着有些发怔的萧博然,嘴角还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一声爽朗的大笑声传来,是赤发雷鸣,看样心情很是不错,他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笑声也惊醒了其他众人包括怔在椅子上的萧博然,萧博然的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呼吸急促,看样马上就要暴起杀了刘长安。

    从出生到现在他就是落雪山庄的少庄主,别人对他都是点头哈腰一脸谄媚陪笑,只有他戏谑别人的份,何曾让别人调笑戏谑过?可下一秒,萧博然没有想众人所想的拔剑杀人,而是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那玩世不恭的姿态,半眯着眼睛笑道。

    “阁下刚才出言不逊,没有礼貌,可能还不知道我是谁!在下落雪山庄少庄主,萧博然!我对与阁下出言不逊可以忍。”

    “落雪山庄是哪啊?厉害吗?小花儿你知道吗?”

    没等萧博然把话说完,刘长安就转头问向小花儿,打断了他的话。

    小花儿此时有点左右问难,落雪山庄厉害吗?你丫的,江湖顶尖的二流势力,你说厉不厉害?派几名弟子都能弄死咱俩你说里不厉害?再一想自己也算是二狗子阵营中的一员,卖队友的事他还是有些干不出来的,再说了顶尖二流势力也是二流,就算宗主来了也只是二品小宗师,他们身边还有一个正儿八经儿的一品宗师老王头呢。

    想到这小花儿也有了底气,既然二狗子想装就配合他一波,于是开口道。

    “落雪山庄这个名字还真没听过,啥玩意儿啊,名字也太俗了!”

    刘长安闻言哈哈大笑又拍了一下正在狼吞虎咽的老王头问道。

    “唉!老王头你听过吗?那个什么山庄的!”

    老王头被刘长安一拍险些没呛着,嘴里还叼着菜叶有些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刘长安,又恶狠狠的瞥了一眼对面正气的有些发抖的萧博然道。

    “没有,什么狗屁玩应儿。”

    这还真不是老王头故意配合刘长安气萧博然一顿,他是真不知道这个落雪山庄是个什么门派,退出江湖二十余年,一个给西汉御马坊养了二十年马的老马夫,对与二十年间江湖新崛起的势力还真是一概不知。

    萧博然气的浑身都在颤抖,狗屁玩应儿?狗屁玩应儿!?

    打他记事起,江湖上那个门派不是对他们落雪山庄毕恭毕敬,江湖中人为了他们落雪山庄执事的头衔那个不是争得头破血流,他竟然说落雪山庄是狗屁玩应儿?

    “你你你。”

    萧博然拍桌起身手指直指刘长安三人,气的浑身发抖,只说出了你你你三字就又被刘长安出言打断了。

    “你什么你,说话都不利索,你说你们有一品高手吗?有无数的武功秘籍吗?有一呼百应的号召力吗?你啥都没有,就拿你什么什么破山庄出来显摆,还少庄主,啧啧啧,真厉害!”

    “老子他娘的杀了你!!!”

    这刻入灵魂的三连拷问,终究还是给萧博然给彻底惹怒了,拔下腰间佩剑就要杀了刘长安三人,刘长安与小花儿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王老头还在埋头吃着碗中的饭菜全然没有理会。

    “萧博然!这三位是我衡山堡请来的客人,要动手就请你出去!”

    在座的几人只觉得身边寒气逼人,不由得打了冷颤,安琪儿起身一把抓住了萧博然将要拔剑的手腕,用的力道极大,萧博然只感觉自己要是再不松手,那这只拔剑的手十成十是要废了!再看向安琪儿的那冰冷如鬼魅般的竖瞳,不由得也是遍体发寒。

    心中虽怒火中烧,但既然能坐到这间包厢,也就说明了他也不是愚蠢之辈,此时在这紧要关头翻脸,得不偿失,萧博然心中暗下决定,等此事一结束,一定要在杀榜帖上按上他们三人的名字。

    殊不知,那正坐在他对面悠哉游哉,还气的的他浑身发抖等着看好戏的小王八蛋,已经是杀榜帖上榜上有名的悬赏猎物。

    “我给安堡主一个面子,今日先饶了你,但你给我等着,这事我落雪山庄没完!”

    说罢,便一屁股又做回了座位,刘长安撇了撇嘴,表示真没劲,小花儿好像是放下了一口气一般,正巧,老王头也吃完了饭菜,“嗝”的打了一声饱嗝,瘫坐在椅子上满脸的幸福。

    坐在刘长安三人身边那来自八极门的小胖子见状气氛有些尴尬,立马开口打圆场道。

    “各位前辈,小子是八极门的弟子,姓王。刚才啊!大家可能是有点误会,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这古话说不打不相识,不骂不成缘吗!大家能因为这毒圣聚在一起就是缘分,我先敬大家一杯!”

    小胖子很是活络,说罢便举起桌上的白瓷杯一饮而尽,之后对着对面的雷鸣使了使眼色,雷鸣撇了撇嘴一脸的不耐烦,他还想看一出好戏呢!

    雷鸣起身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我们带着那个采药人上的五灵山,就在半山腰处,看见了一处洞穴,洞口很小只能同行一人而已,走了几十步才宽敞起来。然后看到了一幅绝美的景象,里面竟是满园的桃林,应该一个村子。我们还在纳闷想问问那领路的采药人,可采药人竟不见了踪影。之后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看见了裴旻,我看过裴旻的画像所以不用怀疑我是否看错,那就是裴旻,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众人皆是沉默不语,只有刘长安三人筷子夹菜的声音。

    “裴旻”是谁?在座的各位都心知肚明,天下唯一公认以剑入道得到飞升第一人。

    只因他一人的存在,之后千年的江湖上陆陆续续的涌出来许多剑客,大有剑客江湖的趋势,其中更不乏惊艳之才,比如五百年前成立的华山剑宗,与那百年出一剑的王家剑林更是其中翘楚。

    华山剑宗屹立江湖五百余年一直位于十大宗门之列,宗门弟子各顶个都是剑道翘楚。

    而王家剑林更是强悍,虽百年出一剑,但剑锋之芒无人可挡,各顶个都是江湖上顶尖剑客,风极一时。王家剑林一百年出一剑,但每一剑都搅得江湖天翻地覆,就连华山剑宗也不是其对手,这也让这几千年传承的门派一直位于十大宗门之首,无人可撼动。

    其中也不乏有自觉剑道造诣极深的剑客前去王家剑林挑衅,但大多都销声匿迹,不知所踪,而只有大唐剑圣裴旻一人在三十岁时独闯王家剑林,不仅没有身死道消,反而当时的王家家主亲自赠剑一把,江湖传言,王家老家主曾说。

    “自古美女配英雄,剑亦如此!”

    这段往事也成为了江湖中酒桌上的一段趣谈,从那时起,裴旻无论是名声还是剑道造诣,天下无人可及!当真无愧的天下第一!

    但好景不长,大唐君主昏庸无道,不理朝政,曾为一女子做出“烽火戏诸侯”的荒唐把戏,最终被诸侯们奋起的起义给推翻,在之后诸侯统一中原,建立了大晋王朝,可仅历经三十余年,传到了晋二世便已亡国,中原再次出现了百国大战,直到现在。

    这大唐剑圣裴旻也死于诸侯叛乱之中,他与大唐君王为结拜兄弟,曾做出一人一剑守国门的壮举,可最终还是死在了百万大军的铁蹄之下。

    可现在雷鸣竟说本应死在百万大军马蹄之下的裴旻还活着!这就不由得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了,就算雷鸣没有看错,裴旻真的还活着,可是这一个一品境毒圣的坐化之地,怎么会值得裴旻出现于此呢?

    还有!如果二者遭遇裴旻会不会对他们出手,如果这世间武夫当真无法飞升正道,那一千年前裴旻便已是逍遥天仙境,现在的实力,又会恐怖到何等境界。

    还没等众人想明白,那身披紫色狐裘,手拿折扇的落雪山庄少庄主萧博然懒洋洋道:“各位前辈好,小侄落雪山庄萧博然,小侄乃是今日才到,对情况还不是很了解,敢问雷前辈,各方势力说好等其他势力都到齐了,再一起进入毒圣坐化之地收益平分,小侄记得雷前辈也是同意的,但。”

    “你这小崽子,大人事你个小屁孩懂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我记得当时约定是各宗各派的掌门人亲在来此,可现在呢?一帮乳臭未干的毛孩儿!”

    雷鸣起身一拍桌子,明显是被问道了软肋,毕竟是他不守约定在前,可他舔着老脸带弟子独自前往,最后却是损兵折将,元气大伤,现在又被问到了痛楚不发火才怪!

    “呦!各位怎的?都是带气来的?要不要和我过几招消消气?”

    安琪儿手里捻着秀发一角很是妩媚,但那双丹凤眸子却冷的可怕,在座的各位几乎都是二品小宗师,门派将来的掌舵人,但面对安琪儿,当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不想得罪她不仅仅是因为安琪儿晋升到了一品境界,在座的几人都不是傻子,知晓一个一品境高手会为宗门带来什么,再有个几年的时间,十大宗门必定会再加上一门!现在得罪安琪儿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哦,和我们的安堡主交手在下的确不敢,但在下记得,今儿个是咱们宗门之间的密谈,可这位兄台有些面生啊!不知阁下是那位前辈高徒啊?”

    听萧博然阴阳怪气的语气也是让众人的目光聚集在了刘长安三人身上,刘长安三人今日穿的都是常服,那俩件大黄道袍正在脚下的包裹之中。

    这大黄道袍可仍不得,开玩笑,那可是吃饭的家伙。

    见刘长安放下了筷子,拿起身边的手绢擦了擦嘴,看样是要解释一番,安琪儿也刚要开口向众人解释刘长安三人的来历,就听三个字轻飘飘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是你爹!”

    声音回荡在这间小小的包厢中,这三个字出口的语气极为戏谑,众人听完也是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反观刘长安,三人,小花儿也放下了筷子,老王头还在埋头苦吃,看样是要把这几天的口粮都吃出来,省的到时候跟着公子挨饿。刘长安好像是吃饱了,打了个饱嗝!

    从进门刘长安看这穿貂裘的小白脸就不顺眼,比他还能摆架子装大爷,然后看安琪儿的眼神竟有些玩味的味道,这就更让刘长安不爽了,刘长安也是纳闷,他看安琪儿自己为什么不爽?

    在坐的众人看着都挺和善的,就这小白脸一脸的奸淫,丫的比他还白,那就更不能忍了,只是没想到这小白脸还是属狗的,上来先嘴撕雷门门主,又祸水东引到他身上,这点小计谋无非就是要在之后的收益中给雷门和自己压压价吗。不骂他还留着?

    刘长安瘫坐在椅子上,学着旁边的胖子将双手插进了袖口里,斜视着有些发怔的萧博然,嘴角还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一声爽朗的大笑声传来,是赤发雷鸣,看样心情很是不错,他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笑声也惊醒了其他众人包括怔在椅子上的萧博然,萧博然的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呼吸急促,看样马上就要暴起杀了刘长安。

    从出生到现在他就是落雪山庄的少庄主,别人对他都是点头哈腰一脸谄媚陪笑,只有他戏谑别人的份,何曾让别人调笑戏谑过?可下一秒,萧博然没有想众人所想的拔剑杀人,而是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那玩世不恭的姿态,半眯着眼睛笑道。

    “阁下刚才出言不逊,没有礼貌,可能还不知道我是谁!在下落雪山庄少庄主,萧博然!我对与阁下出言不逊可以忍。”

    “落雪山庄是哪啊?厉害吗?小花儿你知道吗?”

    没等萧博然把话说完,刘长安就转头问向小花儿,打断了他的话。

    小花儿此时有点左右问难,落雪山庄厉害吗?你丫的,江湖顶尖的二流势力,你说厉不厉害?派几名弟子都能弄死咱俩你说里不厉害?再一想自己也算是二狗子阵营中的一员,卖队友的事他还是有些干不出来的,再说了顶尖二流势力也是二流,就算宗主来了也只是二品小宗师,他们身边还有一个正儿八经儿的一品宗师老王头呢。

    想到这小花儿也有了底气,既然二狗子想装就配合他一波,于是开口道。

    “落雪山庄这个名字还真没听过,啥玩意儿啊,名字也太俗了!”

    刘长安闻言哈哈大笑又拍了一下正在狼吞虎咽的老王头问道。

    “唉!老王头你听过吗?那个什么山庄的!”

    老王头被刘长安一拍险些没呛着,嘴里还叼着菜叶有些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刘长安,又恶狠狠的瞥了一眼对面正气的有些发抖的萧博然道。

    “没有,什么狗屁玩应儿。”

    这还真不是老王头故意配合刘长安气萧博然一顿,他是真不知道这个落雪山庄是个什么门派,退出江湖二十余年,一个给西汉御马坊养了二十年马的老马夫,对与二十年间江湖新崛起的势力还真是一概不知。

    萧博然气的浑身都在颤抖,狗屁玩应儿?狗屁玩应儿!?

    打他记事起,江湖上那个门派不是对他们落雪山庄毕恭毕敬,江湖中人为了他们落雪山庄执事的头衔那个不是争得头破血流,他竟然说落雪山庄是狗屁玩应儿?

    “你你你。”

    萧博然拍桌起身手指直指刘长安三人,气的浑身发抖,只说出了你你你三字就又被刘长安出言打断了。

    “你什么你,说话都不利索,你说你们有一品高手吗?有无数的武功秘籍吗?有一呼百应的号召力吗?你啥都没有,就拿你什么什么破山庄出来显摆,还少庄主,啧啧啧,真厉害!”

    “老子他娘的杀了你!!!”

    这刻入灵魂的三连拷问,终究还是给萧博然给彻底惹怒了,拔下腰间佩剑就要杀了刘长安三人,刘长安与小花儿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王老头还在埋头吃着碗中的饭菜全然没有理会。

    “萧博然!这三位是我衡山堡请来的客人,要动手就请你出去!”

    在座的几人只觉得身边寒气逼人,不由得打了冷颤,安琪儿起身一把抓住了萧博然将要拔剑的手腕,用的力道极大,萧博然只感觉自己要是再不松手,那这只拔剑的手十成十是要废了!再看向安琪儿的那冰冷如鬼魅般的竖瞳,不由得也是遍体发寒。

    心中虽怒火中烧,但既然能坐到这间包厢,也就说明了他也不是愚蠢之辈,此时在这紧要关头翻脸,得不偿失,萧博然心中暗下决定,等此事一结束,一定要在杀榜帖上按上他们三人的名字。

    殊不知,那正坐在他对面悠哉游哉,还气的的他浑身发抖等着看好戏的小王八蛋,已经是杀榜帖上榜上有名的悬赏猎物。

    “我给安堡主一个面子,今日先饶了你,但你给我等着,这事我落雪山庄没完!”

    说罢,便一屁股又做回了座位,刘长安撇了撇嘴,表示真没劲,小花儿好像是放下了一口气一般,正巧,老王头也吃完了饭菜,“嗝”的打了一声饱嗝,瘫坐在椅子上满脸的幸福。

    坐在刘长安三人身边那来自八极门的小胖子见状气氛有些尴尬,立马开口打圆场道。

    “各位前辈,小子是八极门的弟子,姓王。刚才啊!大家可能是有点误会,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这古话说不打不相识,不骂不成缘吗!大家能因为这毒圣聚在一起就是缘分,我先敬大家一杯!”

    小胖子很是活络,说罢便举起桌上的白瓷杯一饮而尽,之后对着对面的雷鸣使了使眼色,雷鸣撇了撇嘴一脸的不耐烦,他还想看一出好戏呢!

    雷鸣起身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我们带着那个采药人上的五灵山,就在半山腰处,看见了一处洞穴,洞口很小只能同行一人而已,走了几十步才宽敞起来。然后看到了一幅绝美的景象,里面竟是满园的桃林,应该一个村子。我们还在纳闷想问问那领路的采药人,可采药人竟不见了踪影。之后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看见了裴旻,我看过裴旻的画像所以不用怀疑我是否看错,那就是裴旻,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