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棺内的红甲与青甲,安琪儿眼中露出温柔神色。

    唐末治安七年,西域派遣五十万大军攻打大唐西部保安城,战事焦灼,他亲自亲征,当他站在保安城城墙之上的一瞬间,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似有云龙在云中窜动,片刻后天下大雨,与此同时,一声如同九霄雷霆落凡间般的轰鸣声,响彻在整片天地之上,天空被这一声照着通亮,犹如九日腾空!

    只见天空中一块遮天蔽日的巨大石头从天而降,直奔西域大军的营寨中砸去,就在那一瞬间,天地失色,万物仿佛都被禁声了一半,一片寂静!

    西域大军营帐中,一朵犹如蘑菇似的黑色火云拔地而起,随后便是一股火热的气浪以这朵蘑菇云为中心扩散开来,城内十万守军全部化作了血水,城内百姓死了将近五万人,他也身受重伤。

    待这一切都以平息之后,他曾带领后续赶来的守军前去敌军军营处查看,可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这里哪还有什么敌军营帐?

    方圆十里,竟然是一处大坑,坑深百丈,百丈之下,只有一块一人大小的黑色石头。

    因为这件事,天下人将他视为神明,他一鼓作气平定了西域,然后将那块黑色石头带回了大唐。

    墨家巨子呕心沥血研究七七四十九日也不知其来历,只知黑色石头坚硬无比,随后他吩咐将其打造成两件护卫软甲,一件为她穿,一件为他穿,五年零三个月,可她还没来得及穿,他再也穿不了了。

    安琪儿拿起两件软甲,看了半天,对着刘长安道:“红的归我,青的给你了!”

    刘长安有些不确定的接过了青甲问道:“当真?”

    安琪儿冷哼道:“给你,你就拿着,婆婆妈妈的,不要算了!”

    “哎,别别别,要要要!”刘长安二话没说直接脱下白袍换上了青甲,青甲入体凉凉的,但不冷,刘长安虽不知道这陨石青甲的来历,但能被大唐皇帝收入棺椁陪葬的那里还有凡物?不要才是傻子呢!

    安琪儿见状莞尔一笑,又拿起那本秘籍交给了刘长安,剩下的两件物品,大唐虎符与那幅画轴分别都被安琪儿收入囊中。

    这次探宝总的来说可以算是收益颇多,得了一本秘籍不说,就算只有那件贴身青甲也不枉白来一场。

    五灵山山洞外,慕容云已没有了一开始的温文尔雅,胸有成足,连解了八间密室,九死一生,最后顺着路竟他娘的走出来了!

    说好的传国玉玺呢?

    大唐气运之力呢?

    山洞中传来了阵阵金属碰撞发出的嗡鸣声,慕容云知道,自己没得到的东西,那七人之中绝对有人得到了。

    小花儿手握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折扇在耐心等待,潜伏多日就为此时,他本以为跟慕容云合作,传国玉玺手到擒来,他在杀人灭口回到六安城亲手交给那位公子,可不料玉玺没找到,还弄的自己一身骚,萧博然已经让他宰了,因为实在是太吵了,反正这条人命也不用他这无名小卒来背,一个落雪山庄他真是有些看不上!

    下山之路只有一条,他们就在此等着猎物上门就好!

    宣武县内,糖葫芦小贩早早收了生意,与其说早,不如说,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又把他剩下半草架的糖葫芦全给包圆了!小贩的小儿子还在上着私塾,大儿子已去游学一年有余,自家婆姨还在做着晚饭,他今儿个大出血买了一块五花三层的猪肉,婆姨骂他不会过日子,猪肉这总奢侈的东西除夕吃上一回便可以了,小贩没有反驳憨傻的笑着,帮着拔了毛后,就全部交给了在自家婆姨忙活去了,他独自在屋中,拿起小儿子平日用的笔墨,又不知从哪找出来的一张泛黄的宣纸,写了一封信。这要是被自家婆姨知道这个和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男人竟然会识字不知道又会是什么表情呢,小贩觉得她会揍他一顿,然后自家小儿子也不用去什么私塾了,自己个教便是,还能剩下一大笔开销,乱世挣钱难,穷人过日子更难,手头里的铜板,哪个不是平时一颗一颗攒下来的。小贩写完信就放在了自家床的被子里,婆姨晚上睡觉,自然能看到。出门拍了一下自家婆姨的屁股,弄得她直臊的慌,小贩哈哈大笑,夺门而去,婆姨叫住了他问他去干啥,马上吃饭了!小贩摆了摆手,说他吃饭前回来!

    他是北燕唤鹰坊的甲等死士名叫“敖杰”,那日公子来找他,他便得知,此次九死一生,西汉二皇子岂是那么好杀的?

    宣武县南门进来了一个身穿粉色长袍的少年郎,少年郎一手当啷着一根南阳特产的佛肚竹,另一手还牵着一只不知是熊还是猫的怪物,虽气势惊人,但长相实属看不过去,只见少年郎满脸麻子,双眼歪斜,长了一个猪鼻子,那暴漏在外的门牙,时不时还滴下两滴口水,那样子进了本县青楼没准都会被赶出来,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你长得丑却出来吓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少年郎抬头看着似熊似猫的坐骑问道:“大萌啊!那老和尚说王友仁前辈在宣武县五灵山内,你说是真是假啊?我大老远跑了过来可别扑了个空啊。你说家主爷爷也是气人的很,一想到这儿我就来气,你说本来咱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出来闯荡江湖还不给我配个高手,我问他说我要是死在外面咋整,他和我说让我爹再生一个便是了,你说气不气人,你说气不气人?这也就罢了,我高高兴兴的闯荡江湖,本应是十分潇洒的逍遥游的,可这老家伙,告诉我,一些隐士剑道前辈高人和高手榜前十之人,不都打一遍就不许再进王家剑林,我去他个七舅老爷的,玩我呢?那百里奚仲门徒那关我都没过去,那还不是十大高手列的人物呢,要我去找十大高手切磋,干嘛去?挨打啊!我就说我不是他亲孙子,哪有这么坑孙子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一会儿见到了王友仁老前辈,记得,看我要是打不过了,立马冲上来将我叼着,制造出我不是打不过而是被野兽叼走的假象,听到没有!?”

    少年郎啰啰嗦嗦的叨叨了一堆,吐沫满天飞,直喷在本应叫“白罴”的大萌毛上,大萌本就爱干净,有些嫌弃的看着这个主人又是奈何又是同情,你说你和我说一大顿我都听不懂,那你是说啥呢?智障少年万物关爱!

    少年见大萌竟用一脸关爱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有些来气,拎着手中的佛肚竹就是给了大萌一记板栗,又问道。

    “你到底听没听懂?见我要败了就立马将我叼走,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啊你!”

    见自家智障主人又要啰里啰唆的说一大推鸟语,大萌就立刻点了点头,多年挨打的经验让他听懂了三个字,只要他说懂没懂自己就点头准没错,这次大萌也没有算错,见大萌点了点头后这位少年郎才十分满意的摸了摸大萌柔顺的皮毛。

    此人正是从南阳王家剑林走出来少年剑客“王三一”

    刘长安老王头在安琪儿的带领下顺利的出了山洞,期间他看到了安琪儿所说的那几间假墓室,假墓室里面,毒虫飞蛇的尸体铺满了地面,场面血腥不堪,最主要的他们在其中还看到了那落雪山庄少庄主萧博然的尸体,老王头看了看尸体确定是被人一击抹脖毙命,干净利落,而不是被这些毒虫毒蛇所咬死,刘长安心底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三人出了山洞,就在刘长安走出山洞的一瞬间,一支竹签,“嗖”的一生直奔刘长安的脖子袭来,刘长安此时好歹也算是三品武夫了,可他不论是想上下左右如何躲闪,他终究是感觉这根竹签,必中自己要害,怎么也躲也躲不开,老王头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一根满是糖渍的竹签。

    安琪儿四处看去,竟感觉不到任何风吹草动!

    刘长安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因为老王头终是会帮他挡着一竹签,刚刚也只不过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躲过去罢了。

    老王头摇了摇头道:“这小娃娃好生厉害,她只要不出手,老王我完全都感受不到她的存在,这可是天生的杀手胚子。”

    安琪儿点了点头没有反驳,她刚才也没有感受对方的存在。

    五灵山下山的路只有一条,他们只能按照刚才上山的路在原路走回去,走至山腰处,刘长安三人可就碰见了老熟人!

    小花儿与慕容云!

    “戏子薄情薄如一面,小花儿,你果真没让我失望!”

    小花儿微微一笑,撑开手中满是鲜血的折扇,扇面上一面是善,一面是恶,猩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本就白色的扇面。

    “世间本就没有什么善与恶,只有侍奉之人不同罢了,如果公子现在立即传书给我让我保护你,那我也立刻杀了面前这人!”

    刘长安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他明知小花儿是刘青峰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碟子,他又何尝不是想将小花儿化为已用?刘长安苦涩一笑道:“那你为何现在才要杀我?”

    小花儿缓缓扇动折扇道:“因为我的任务本就不是杀你,只不过是协助这位,拿到你们从洞中获得的东西而已。”

    刘长安眼神一冷,伸手入腰间包裹之中,那里是雷鸣给他的雷家霹雳弹,笑道:“那就要看看你苦心隐藏的实力到底够不够用了!”

    慕容云呵呵一笑,言道:“刘兄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竟如此底气十足,看来在洞中受益匪浅呐!”

    只见慕容云拍了拍手,丛林中走出一位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汉子,样子极为憨厚,竟有点像山下的糖葫芦小贩,汉子一出来,老王头与安琪儿皆是眉头紧锁,看来此人来着不善!

    慕容云心底感慨万千,得了传国玉玺,又杀了西汉的二皇子,神算子李有风果真名不虚传!

    慕容云刚要下令敖杰动手,就在这时,山脚下传来阵阵脚步声,只见走上来一位身穿粉色长袍,手拎佛肚竹的少年郎,只听少年郎问道。

    “呦呵!敢为哪位是王友仁老前辈?王家剑林王三一,前来请教一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看着棺内的红甲与青甲,安琪儿眼中露出温柔神色。

    唐末治安七年,西域派遣五十万大军攻打大唐西部保安城,战事焦灼,他亲自亲征,当他站在保安城城墙之上的一瞬间,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似有云龙在云中窜动,片刻后天下大雨,与此同时,一声如同九霄雷霆落凡间般的轰鸣声,响彻在整片天地之上,天空被这一声照着通亮,犹如九日腾空!

    只见天空中一块遮天蔽日的巨大石头从天而降,直奔西域大军的营寨中砸去,就在那一瞬间,天地失色,万物仿佛都被禁声了一半,一片寂静!

    西域大军营帐中,一朵犹如蘑菇似的黑色火云拔地而起,随后便是一股火热的气浪以这朵蘑菇云为中心扩散开来,城内十万守军全部化作了血水,城内百姓死了将近五万人,他也身受重伤。

    待这一切都以平息之后,他曾带领后续赶来的守军前去敌军军营处查看,可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这里哪还有什么敌军营帐?

    方圆十里,竟然是一处大坑,坑深百丈,百丈之下,只有一块一人大小的黑色石头。

    因为这件事,天下人将他视为神明,他一鼓作气平定了西域,然后将那块黑色石头带回了大唐。

    墨家巨子呕心沥血研究七七四十九日也不知其来历,只知黑色石头坚硬无比,随后他吩咐将其打造成两件护卫软甲,一件为她穿,一件为他穿,五年零三个月,可她还没来得及穿,他再也穿不了了。

    安琪儿拿起两件软甲,看了半天,对着刘长安道:“红的归我,青的给你了!”

    刘长安有些不确定的接过了青甲问道:“当真?”

    安琪儿冷哼道:“给你,你就拿着,婆婆妈妈的,不要算了!”

    “哎,别别别,要要要!”刘长安二话没说直接脱下白袍换上了青甲,青甲入体凉凉的,但不冷,刘长安虽不知道这陨石青甲的来历,但能被大唐皇帝收入棺椁陪葬的那里还有凡物?不要才是傻子呢!

    安琪儿见状莞尔一笑,又拿起那本秘籍交给了刘长安,剩下的两件物品,大唐虎符与那幅画轴分别都被安琪儿收入囊中。

    这次探宝总的来说可以算是收益颇多,得了一本秘籍不说,就算只有那件贴身青甲也不枉白来一场。

    五灵山山洞外,慕容云已没有了一开始的温文尔雅,胸有成足,连解了八间密室,九死一生,最后顺着路竟他娘的走出来了!

    说好的传国玉玺呢?

    大唐气运之力呢?

    山洞中传来了阵阵金属碰撞发出的嗡鸣声,慕容云知道,自己没得到的东西,那七人之中绝对有人得到了。

    小花儿手握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折扇在耐心等待,潜伏多日就为此时,他本以为跟慕容云合作,传国玉玺手到擒来,他在杀人灭口回到六安城亲手交给那位公子,可不料玉玺没找到,还弄的自己一身骚,萧博然已经让他宰了,因为实在是太吵了,反正这条人命也不用他这无名小卒来背,一个落雪山庄他真是有些看不上!

    下山之路只有一条,他们就在此等着猎物上门就好!

    宣武县内,糖葫芦小贩早早收了生意,与其说早,不如说,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又把他剩下半草架的糖葫芦全给包圆了!小贩的小儿子还在上着私塾,大儿子已去游学一年有余,自家婆姨还在做着晚饭,他今儿个大出血买了一块五花三层的猪肉,婆姨骂他不会过日子,猪肉这总奢侈的东西除夕吃上一回便可以了,小贩没有反驳憨傻的笑着,帮着拔了毛后,就全部交给了在自家婆姨忙活去了,他独自在屋中,拿起小儿子平日用的笔墨,又不知从哪找出来的一张泛黄的宣纸,写了一封信。这要是被自家婆姨知道这个和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男人竟然会识字不知道又会是什么表情呢,小贩觉得她会揍他一顿,然后自家小儿子也不用去什么私塾了,自己个教便是,还能剩下一大笔开销,乱世挣钱难,穷人过日子更难,手头里的铜板,哪个不是平时一颗一颗攒下来的。小贩写完信就放在了自家床的被子里,婆姨晚上睡觉,自然能看到。出门拍了一下自家婆姨的屁股,弄得她直臊的慌,小贩哈哈大笑,夺门而去,婆姨叫住了他问他去干啥,马上吃饭了!小贩摆了摆手,说他吃饭前回来!

    他是北燕唤鹰坊的甲等死士名叫“敖杰”,那日公子来找他,他便得知,此次九死一生,西汉二皇子岂是那么好杀的?

    宣武县南门进来了一个身穿粉色长袍的少年郎,少年郎一手当啷着一根南阳特产的佛肚竹,另一手还牵着一只不知是熊还是猫的怪物,虽气势惊人,但长相实属看不过去,只见少年郎满脸麻子,双眼歪斜,长了一个猪鼻子,那暴漏在外的门牙,时不时还滴下两滴口水,那样子进了本县青楼没准都会被赶出来,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你长得丑却出来吓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少年郎抬头看着似熊似猫的坐骑问道:“大萌啊!那老和尚说王友仁前辈在宣武县五灵山内,你说是真是假啊?我大老远跑了过来可别扑了个空啊。你说家主爷爷也是气人的很,一想到这儿我就来气,你说本来咱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出来闯荡江湖还不给我配个高手,我问他说我要是死在外面咋整,他和我说让我爹再生一个便是了,你说气不气人,你说气不气人?这也就罢了,我高高兴兴的闯荡江湖,本应是十分潇洒的逍遥游的,可这老家伙,告诉我,一些隐士剑道前辈高人和高手榜前十之人,不都打一遍就不许再进王家剑林,我去他个七舅老爷的,玩我呢?那百里奚仲门徒那关我都没过去,那还不是十大高手列的人物呢,要我去找十大高手切磋,干嘛去?挨打啊!我就说我不是他亲孙子,哪有这么坑孙子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一会儿见到了王友仁老前辈,记得,看我要是打不过了,立马冲上来将我叼着,制造出我不是打不过而是被野兽叼走的假象,听到没有!?”

    少年郎啰啰嗦嗦的叨叨了一堆,吐沫满天飞,直喷在本应叫“白罴”的大萌毛上,大萌本就爱干净,有些嫌弃的看着这个主人又是奈何又是同情,你说你和我说一大顿我都听不懂,那你是说啥呢?智障少年万物关爱!

    少年见大萌竟用一脸关爱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有些来气,拎着手中的佛肚竹就是给了大萌一记板栗,又问道。

    “你到底听没听懂?见我要败了就立马将我叼走,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啊你!”

    见自家智障主人又要啰里啰唆的说一大推鸟语,大萌就立刻点了点头,多年挨打的经验让他听懂了三个字,只要他说懂没懂自己就点头准没错,这次大萌也没有算错,见大萌点了点头后这位少年郎才十分满意的摸了摸大萌柔顺的皮毛。

    此人正是从南阳王家剑林走出来少年剑客“王三一”

    刘长安老王头在安琪儿的带领下顺利的出了山洞,期间他看到了安琪儿所说的那几间假墓室,假墓室里面,毒虫飞蛇的尸体铺满了地面,场面血腥不堪,最主要的他们在其中还看到了那落雪山庄少庄主萧博然的尸体,老王头看了看尸体确定是被人一击抹脖毙命,干净利落,而不是被这些毒虫毒蛇所咬死,刘长安心底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三人出了山洞,就在刘长安走出山洞的一瞬间,一支竹签,“嗖”的一生直奔刘长安的脖子袭来,刘长安此时好歹也算是三品武夫了,可他不论是想上下左右如何躲闪,他终究是感觉这根竹签,必中自己要害,怎么也躲也躲不开,老王头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一根满是糖渍的竹签。

    安琪儿四处看去,竟感觉不到任何风吹草动!

    刘长安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因为老王头终是会帮他挡着一竹签,刚刚也只不过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躲过去罢了。

    老王头摇了摇头道:“这小娃娃好生厉害,她只要不出手,老王我完全都感受不到她的存在,这可是天生的杀手胚子。”

    安琪儿点了点头没有反驳,她刚才也没有感受对方的存在。

    五灵山下山的路只有一条,他们只能按照刚才上山的路在原路走回去,走至山腰处,刘长安三人可就碰见了老熟人!

    小花儿与慕容云!

    “戏子薄情薄如一面,小花儿,你果真没让我失望!”

    小花儿微微一笑,撑开手中满是鲜血的折扇,扇面上一面是善,一面是恶,猩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本就白色的扇面。

    “世间本就没有什么善与恶,只有侍奉之人不同罢了,如果公子现在立即传书给我让我保护你,那我也立刻杀了面前这人!”

    刘长安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他明知小花儿是刘青峰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碟子,他又何尝不是想将小花儿化为已用?刘长安苦涩一笑道:“那你为何现在才要杀我?”

    小花儿缓缓扇动折扇道:“因为我的任务本就不是杀你,只不过是协助这位,拿到你们从洞中获得的东西而已。”

    刘长安眼神一冷,伸手入腰间包裹之中,那里是雷鸣给他的雷家霹雳弹,笑道:“那就要看看你苦心隐藏的实力到底够不够用了!”

    慕容云呵呵一笑,言道:“刘兄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竟如此底气十足,看来在洞中受益匪浅呐!”

    只见慕容云拍了拍手,丛林中走出一位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汉子,样子极为憨厚,竟有点像山下的糖葫芦小贩,汉子一出来,老王头与安琪儿皆是眉头紧锁,看来此人来着不善!

    慕容云心底感慨万千,得了传国玉玺,又杀了西汉的二皇子,神算子李有风果真名不虚传!

    慕容云刚要下令敖杰动手,就在这时,山脚下传来阵阵脚步声,只见走上来一位身穿粉色长袍,手拎佛肚竹的少年郎,只听少年郎问道。

    “呦呵!敢为哪位是王友仁老前辈?王家剑林王三一,前来请教一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