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算是都来齐了!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西域大涅槃寺的老和尚那伽上师,游荡世间的神算子李有风,还有这也算是插了一脚的北燕皇子慕容云,三者下一局棋,棋子的落点都恰到好处,这盘棋用来对付连武力傍身都算不上的西汉纨绔二皇子来说,哪真是绰绰有余了!

    生死一线!刘青峰玩的好!

    “公子!老王还需借剑才行!”

    老王头脸色凝重这次局面他也这能说是事在人为!

    刘长安将如霜剑扔给了老王头没好气道:“借剑还用说?你说你都一品高手了,城中遇到铁匠铺就不能随便顺个百八十把剑回来,这样我们也有底气啊!”

    老王头接过如霜剑不由赞叹道:“还是公子说的有理!”

    随后又转头问道:“公子,这次你要是还能活着,老王想喝杏花烧。”

    刘长安呸呸呸的朝着地上吐了三口吐沫,没好气道:“大战在即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什么叫我还活着,老子我福大命大好不好,这回结束杏花烧管饱。”

    老王头露出那一颗大金牙咧嘴一笑道:“好嘞!”

    山下上来的粉衣少年郎环视四周,对着众人道:“呦?都忙着呢?那我可就先来了!”

    只见王家剑林王三一手持佛肚竹,手腕一抖,剑气一开,那便是半个江湖!

    老王头伫立原地一动不动,王三一见状二话不说,一个箭步直冲上去,右手持佛肚竹,左手掰佛肚竹,竹竿如满月,做打弹弓状,临近老王头左手一松,请喝一声“走你!”

    剑气如弹弓打子一般直奔老王头而去,老王头不退反进,轻描淡写的一剑斩去,竟把那道剑气斩个粉碎。随后右脚猛然一蹬地,一剑直奔王三一刺去。

    王三一直冲的架势不减,一跃而起,堪堪才躲过老王头一刺,身体在半空中旋转一圈,一剑又朝老王头背后刺去,动作行如流水,优美至极,只不过就是他在空中滴落几滴口水样子有点不美观罢了。

    老王头头也没回,手腕一抖,如霜剑朝着自己背后一撩!这一刺又是被轻描淡写的扫去了!

    刘长安心中暗叹,这架势高手绝对是高手无意,轻轻一蹬地竟能把地都蹬出一个大坑,再看二者周围剑气纵横,地面上不知多了几道剑气裂痕触目惊心,这要是有人靠近绝对是大卸八块的下场没有之一!

    一个是剑道新秀一个剑道老将,新老交替之争对于王三一来说,王友仁只是而已,瞎子剑痴吴风眠,浪子剑仙李太白,还有青城山上的符剑道士林轻舟这些剑道扛鼎的前辈皆是他的目标。

    江湖路长一个一个来!

    老王头飞身空中,一剑气势如红,剑意滔天直坠王三一的额头而去。

    王三一自知这一剑自己接不下,脚尖连连后点处数步,急忙撤退,说时迟那时快,老王头一剑点来,先前王三一所站的地面已经变为了丈长深坑!

    王三一常舒口气,刚才要是自己犹豫片刻,那定时尸骨无存的下场,嘴角微微一挑佩服道。

    “王老前辈好一击坠渊,这一剑也只是听剑林长辈提过!”

    老王头露出那颗金牙摇了摇头憨笑道。

    “不行喽,老喽,你小子出剑连剑鞘都不拔,当真是小看了我老王头,想当年,我也可是剑仙候选人!”

    “那是小辈失礼了!”

    说罢王三一不再托大,只见王三一还是拿着那根佛肚竹,可这次不是“拎”而是“提”,拔剑式!

    一抹寒光闪过,连带的就是一道剑气所至,老王头一剑拂去剑气再看那王三一,已变成右手持剑式,左手倒握剑式,双手剑,右手是剑,左手是鞘!

    刘长安看的一惊,万万没想到,以为是随手捡来的佛肚竹竟是一把剑。

    老王头十分欣赏的点了点头,王三一一步踏出,二者又战成了一团,王三一剑势很猛,老王头见招拆招,不知二人是交了几百剑,还是几千剑!

    慕容云见东楚剑神王友仁已经被不知哪里来到野小子给缠住了手脚,不由得心头一喜,对着安琪儿言道。

    “安堡主,念你还有衡山堡拖家带口的,今日之事你且就当作没看见,待来日我亲自登门道谢!”

    安琪儿眯起勾人的丹凤眸子笑道:“呦!那奴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先谢公子不杀之恩呢!”

    刘长安见状不对,立马言道:“喂,你们就这么放她走了,里面的好东西十成八都在她胸脯里呢,合着你们弄这么大阵仗就是为了抢我这一个穷光蛋啊。早说我把兜里的黄金给你不就完了,何必动刀动枪的呢,是吧安堡主!”

    安琪儿听闻冷冷的斜撇了一眼刘长安,刘长安也看着她微微一笑,开玩笑,拿完东西就想把我扔这自己跑,想什么呢?不可能!

    慕容云闻言也是一乐,好家伙自己还装儒雅,好悬把大鱼给放走了,又对着安琪儿笑道:“安堡主,我还是那句话,但是,你得把东西留下才能走,我慕容云说话算话!”

    见安琪儿沉吟半晌,慕容云不屑一笑,什么一宗之主,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蝼蚁而已,慕容云刚要下令让敖杰拦下她,就听刘长安惊讶道。

    “哦哦哦!你就是慕容云啊!北燕的慕容云?内个又娘生没娘养的可怜虫?那真是久仰久仰了!今日一见公子当真气度不凡是克娘的命!”

    “你,敖杰给我上,拦着那娘们,这小子我亲自来!”

    慕容云气的是双眼血红,他的娘亲因生他而死,皇宫里就连父皇也视他为不祥,奈何十几年,宫中嫔妃没有一人为北燕再填一位皇子,北燕皇帝年事已高,迫不得已才将慕容云立为世子!慕容云从小到大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他克死他娘,那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刘长安见慕容云的样子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句话对他杀伤力这么大,刚刚也就是见安琪儿有要走的心思才故意激怒慕容云让他赶紧动手,却没想到好像捅了马蜂窝了。

    敖杰手拎双短戟一个闪身便挡在了安琪儿的面前,安琪儿眼神一冷道:“你真觉的,我想走,你能拦住?”

    敖杰面无表情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安琪儿不屑一笑,圆瞳变竖瞳气势一凛,敖杰手握双戟,摆开了架势,唤鹰坊甲等房,岂是一般死士可以进去的?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一品金刚境。

    小花儿乐的其中坐山观虎斗,可慕容云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二话不说,抽出腰间长刀直奔刘长安而去!

    刘长安手中也早就准备好了雷鸣交给自己的三十六枚霹雳弹,不管三七二十随手直接扔出五枚,慕容云嘴角冷笑,一连劈出五刀,每一刀都非常精准的砍在霹雳弹之上,虽这爆炸之力也震得慕容云握刀的手有些酸麻,但对于他来说都是小意思。

    慕容云五岁练刀至今已有二十载,虽生在帝王家,但从小饱受白眼与歧视也不再少数,宫女宦官们见面和颜悦色的称他一声世子好,背地里,见他一面都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怕晦气!因为这些烂事,从小练刀的慕容云不知宰了多少宫女宦官,但长大发现这些都根本无济于事,他的寝宫被宫女和宦官们称为最可怕的差事,月供虽多,但无人敢领,他的寝宫也永远冷冷清清,这也养成了他不愿与人言语的性子,说话生硬而刻板,他心中有着自己的盘算!他想得到这天下,然后让这天下都给他闭嘴!

    直到他碰见了一个中年读书人,他自称自己是神算子李有风,天下谁人不知敢以天地为棋盘,万物为棋子的读书人就那么几个,四处游学算无遗策的李有风算一个,东楚太师诸葛仲达算一个,北凉丞相姜道明也算一个,西汉隐士李斯只能算半个!

    他说他可以帮他,他就信!他帮他谋划了三年,三年中他开始有了自己的名声和威望,父皇也开始让他参与朝政,最主要的就是他从父皇的手中得到了“唤鹰坊”,这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以后的北燕定然是他慕容云的,但天下呢?

    慕容云狞笑的看着刘长安,李有风曾和他说过,可以与他争天下的,在他对面的刘长安算一个,刘长安的大哥刘青峰也算一个,但已大汉皇帝刘达的野心,此二人只能留一个。

    “刘青峰,改日你得登门谢我慕容云才行呐!”

    说罢,慕容云起手便是一刀朝着刘长安砍去,慕容云这一刀来势凶猛,手无缚鸡之力的刘长安连连后退却还是被刀罡斩掉了白袍一角。

    刘长安这个心疼啊,他的衣服除了那件大黄道袍之外,也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件而已,在这么下去,他就真是衣不蔽体了,只见慕容云乘胜追击,又是一刀朝着刘长安劈来,刘长安见状手腕一翻便又是一颗霹雳弹直轰慕容云的面门而去,慕容云一刀格挡,一脚便踹了上去,刘长安闪避不及被踹了个正着,连退了七八步方才稳住身型。

    他娘的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刘长安伸手往袖中一淘,就在这时一柄飞刀袭来,他不得不停下手中动作,一个侧身躲过,远处望去,坐在石头上的小花儿惬意的扇着折扇,正笑眯眯的看着刘长安,那柄飞刀正是从小花儿手中的折扇发出,西汉西厂特制“八面机关扇”!

    小花儿悠闲扇着清风,看着这一切,别人不知刘长安有什么后手,他岂能不知,李太白给他的九笔剑字帖与那一柄木剑还在他的袖口之中,小花儿岂能让他拿出来坏好事?

    王三一对老王头的对战可以说是酣畅淋漓,当小花儿飞刀直奔刘长安之时,他明显感觉到了王友仁有一丝分神,,但他只能感觉到,却抓不住,高手对决要是出现这种情况一瞬只便见生死,但他已经拼尽全力,可这东楚剑神好像还尚未发力啊!

    刘长安面对慕容云的长刀只能堪堪躲过一二,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老王头定睛看向还在施展剑招的王三一,必须速战速决,轻声喝道:“小友,小心了!”

    王三一也是目不转睛盯着老王头,终于要来了吗,东楚剑神成名绝学“幻影剑舞”!

    只见老王头身形一闪,将如霜剑高抛于半空之中。

    瞬时间,一柄如霜变两柄!

    两柄便四柄!

    四柄便八柄!

    直到变化出来了数百柄!

    这就是幻影!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这算是都来齐了!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西域大涅槃寺的老和尚那伽上师,游荡世间的神算子李有风,还有这也算是插了一脚的北燕皇子慕容云,三者下一局棋,棋子的落点都恰到好处,这盘棋用来对付连武力傍身都算不上的西汉纨绔二皇子来说,哪真是绰绰有余了!

    生死一线!刘青峰玩的好!

    “公子!老王还需借剑才行!”

    老王头脸色凝重这次局面他也这能说是事在人为!

    刘长安将如霜剑扔给了老王头没好气道:“借剑还用说?你说你都一品高手了,城中遇到铁匠铺就不能随便顺个百八十把剑回来,这样我们也有底气啊!”

    老王头接过如霜剑不由赞叹道:“还是公子说的有理!”

    随后又转头问道:“公子,这次你要是还能活着,老王想喝杏花烧。”

    刘长安呸呸呸的朝着地上吐了三口吐沫,没好气道:“大战在即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什么叫我还活着,老子我福大命大好不好,这回结束杏花烧管饱。”

    老王头露出那一颗大金牙咧嘴一笑道:“好嘞!”

    山下上来的粉衣少年郎环视四周,对着众人道:“呦?都忙着呢?那我可就先来了!”

    只见王家剑林王三一手持佛肚竹,手腕一抖,剑气一开,那便是半个江湖!

    老王头伫立原地一动不动,王三一见状二话不说,一个箭步直冲上去,右手持佛肚竹,左手掰佛肚竹,竹竿如满月,做打弹弓状,临近老王头左手一松,请喝一声“走你!”

    剑气如弹弓打子一般直奔老王头而去,老王头不退反进,轻描淡写的一剑斩去,竟把那道剑气斩个粉碎。随后右脚猛然一蹬地,一剑直奔王三一刺去。

    王三一直冲的架势不减,一跃而起,堪堪才躲过老王头一刺,身体在半空中旋转一圈,一剑又朝老王头背后刺去,动作行如流水,优美至极,只不过就是他在空中滴落几滴口水样子有点不美观罢了。

    老王头头也没回,手腕一抖,如霜剑朝着自己背后一撩!这一刺又是被轻描淡写的扫去了!

    刘长安心中暗叹,这架势高手绝对是高手无意,轻轻一蹬地竟能把地都蹬出一个大坑,再看二者周围剑气纵横,地面上不知多了几道剑气裂痕触目惊心,这要是有人靠近绝对是大卸八块的下场没有之一!

    一个是剑道新秀一个剑道老将,新老交替之争对于王三一来说,王友仁只是而已,瞎子剑痴吴风眠,浪子剑仙李太白,还有青城山上的符剑道士林轻舟这些剑道扛鼎的前辈皆是他的目标。

    江湖路长一个一个来!

    老王头飞身空中,一剑气势如红,剑意滔天直坠王三一的额头而去。

    王三一自知这一剑自己接不下,脚尖连连后点处数步,急忙撤退,说时迟那时快,老王头一剑点来,先前王三一所站的地面已经变为了丈长深坑!

    王三一常舒口气,刚才要是自己犹豫片刻,那定时尸骨无存的下场,嘴角微微一挑佩服道。

    “王老前辈好一击坠渊,这一剑也只是听剑林长辈提过!”

    老王头露出那颗金牙摇了摇头憨笑道。

    “不行喽,老喽,你小子出剑连剑鞘都不拔,当真是小看了我老王头,想当年,我也可是剑仙候选人!”

    “那是小辈失礼了!”

    说罢王三一不再托大,只见王三一还是拿着那根佛肚竹,可这次不是“拎”而是“提”,拔剑式!

    一抹寒光闪过,连带的就是一道剑气所至,老王头一剑拂去剑气再看那王三一,已变成右手持剑式,左手倒握剑式,双手剑,右手是剑,左手是鞘!

    刘长安看的一惊,万万没想到,以为是随手捡来的佛肚竹竟是一把剑。

    老王头十分欣赏的点了点头,王三一一步踏出,二者又战成了一团,王三一剑势很猛,老王头见招拆招,不知二人是交了几百剑,还是几千剑!

    慕容云见东楚剑神王友仁已经被不知哪里来到野小子给缠住了手脚,不由得心头一喜,对着安琪儿言道。

    “安堡主,念你还有衡山堡拖家带口的,今日之事你且就当作没看见,待来日我亲自登门道谢!”

    安琪儿眯起勾人的丹凤眸子笑道:“呦!那奴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先谢公子不杀之恩呢!”

    刘长安见状不对,立马言道:“喂,你们就这么放她走了,里面的好东西十成八都在她胸脯里呢,合着你们弄这么大阵仗就是为了抢我这一个穷光蛋啊。早说我把兜里的黄金给你不就完了,何必动刀动枪的呢,是吧安堡主!”

    安琪儿听闻冷冷的斜撇了一眼刘长安,刘长安也看着她微微一笑,开玩笑,拿完东西就想把我扔这自己跑,想什么呢?不可能!

    慕容云闻言也是一乐,好家伙自己还装儒雅,好悬把大鱼给放走了,又对着安琪儿笑道:“安堡主,我还是那句话,但是,你得把东西留下才能走,我慕容云说话算话!”

    见安琪儿沉吟半晌,慕容云不屑一笑,什么一宗之主,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蝼蚁而已,慕容云刚要下令让敖杰拦下她,就听刘长安惊讶道。

    “哦哦哦!你就是慕容云啊!北燕的慕容云?内个又娘生没娘养的可怜虫?那真是久仰久仰了!今日一见公子当真气度不凡是克娘的命!”

    “你,敖杰给我上,拦着那娘们,这小子我亲自来!”

    慕容云气的是双眼血红,他的娘亲因生他而死,皇宫里就连父皇也视他为不祥,奈何十几年,宫中嫔妃没有一人为北燕再填一位皇子,北燕皇帝年事已高,迫不得已才将慕容云立为世子!慕容云从小到大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他克死他娘,那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刘长安见慕容云的样子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句话对他杀伤力这么大,刚刚也就是见安琪儿有要走的心思才故意激怒慕容云让他赶紧动手,却没想到好像捅了马蜂窝了。

    敖杰手拎双短戟一个闪身便挡在了安琪儿的面前,安琪儿眼神一冷道:“你真觉的,我想走,你能拦住?”

    敖杰面无表情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安琪儿不屑一笑,圆瞳变竖瞳气势一凛,敖杰手握双戟,摆开了架势,唤鹰坊甲等房,岂是一般死士可以进去的?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一品金刚境。

    小花儿乐的其中坐山观虎斗,可慕容云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二话不说,抽出腰间长刀直奔刘长安而去!

    刘长安手中也早就准备好了雷鸣交给自己的三十六枚霹雳弹,不管三七二十随手直接扔出五枚,慕容云嘴角冷笑,一连劈出五刀,每一刀都非常精准的砍在霹雳弹之上,虽这爆炸之力也震得慕容云握刀的手有些酸麻,但对于他来说都是小意思。

    慕容云五岁练刀至今已有二十载,虽生在帝王家,但从小饱受白眼与歧视也不再少数,宫女宦官们见面和颜悦色的称他一声世子好,背地里,见他一面都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怕晦气!因为这些烂事,从小练刀的慕容云不知宰了多少宫女宦官,但长大发现这些都根本无济于事,他的寝宫被宫女和宦官们称为最可怕的差事,月供虽多,但无人敢领,他的寝宫也永远冷冷清清,这也养成了他不愿与人言语的性子,说话生硬而刻板,他心中有着自己的盘算!他想得到这天下,然后让这天下都给他闭嘴!

    直到他碰见了一个中年读书人,他自称自己是神算子李有风,天下谁人不知敢以天地为棋盘,万物为棋子的读书人就那么几个,四处游学算无遗策的李有风算一个,东楚太师诸葛仲达算一个,北凉丞相姜道明也算一个,西汉隐士李斯只能算半个!

    他说他可以帮他,他就信!他帮他谋划了三年,三年中他开始有了自己的名声和威望,父皇也开始让他参与朝政,最主要的就是他从父皇的手中得到了“唤鹰坊”,这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以后的北燕定然是他慕容云的,但天下呢?

    慕容云狞笑的看着刘长安,李有风曾和他说过,可以与他争天下的,在他对面的刘长安算一个,刘长安的大哥刘青峰也算一个,但已大汉皇帝刘达的野心,此二人只能留一个。

    “刘青峰,改日你得登门谢我慕容云才行呐!”

    说罢,慕容云起手便是一刀朝着刘长安砍去,慕容云这一刀来势凶猛,手无缚鸡之力的刘长安连连后退却还是被刀罡斩掉了白袍一角。

    刘长安这个心疼啊,他的衣服除了那件大黄道袍之外,也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件而已,在这么下去,他就真是衣不蔽体了,只见慕容云乘胜追击,又是一刀朝着刘长安劈来,刘长安见状手腕一翻便又是一颗霹雳弹直轰慕容云的面门而去,慕容云一刀格挡,一脚便踹了上去,刘长安闪避不及被踹了个正着,连退了七八步方才稳住身型。

    他娘的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刘长安伸手往袖中一淘,就在这时一柄飞刀袭来,他不得不停下手中动作,一个侧身躲过,远处望去,坐在石头上的小花儿惬意的扇着折扇,正笑眯眯的看着刘长安,那柄飞刀正是从小花儿手中的折扇发出,西汉西厂特制“八面机关扇”!

    小花儿悠闲扇着清风,看着这一切,别人不知刘长安有什么后手,他岂能不知,李太白给他的九笔剑字帖与那一柄木剑还在他的袖口之中,小花儿岂能让他拿出来坏好事?

    王三一对老王头的对战可以说是酣畅淋漓,当小花儿飞刀直奔刘长安之时,他明显感觉到了王友仁有一丝分神,,但他只能感觉到,却抓不住,高手对决要是出现这种情况一瞬只便见生死,但他已经拼尽全力,可这东楚剑神好像还尚未发力啊!

    刘长安面对慕容云的长刀只能堪堪躲过一二,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老王头定睛看向还在施展剑招的王三一,必须速战速决,轻声喝道:“小友,小心了!”

    王三一也是目不转睛盯着老王头,终于要来了吗,东楚剑神成名绝学“幻影剑舞”!

    只见老王头身形一闪,将如霜剑高抛于半空之中。

    瞬时间,一柄如霜变两柄!

    两柄便四柄!

    四柄便八柄!

    直到变化出来了数百柄!

    这就是幻影!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