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了!

    王三一被钉在巨石之上一动不动,此时他的粉色长袍插满了飞剑,他就以一个“大”字形被死死的钉在石头上,他想起了远在南阳剑林的家主老头怒骂道。

    “去你个七舅老爷的,我绝对不是他亲孙子,这老爷子真坑人啊!”

    刚一剑之威波及十丈范围,慕容云与刘长安的动作也是顿了一顿,这对正处于下风的刘长安来说可算是天大的幸事。刘长安立即翻身一个侧滚,手中仅剩的五颗霹雳弹也全都一股脑的扔了出去,他要剑!慕容云一个趔趄躲避不慎连中三元,气的是牙根痒痒。

    老王头快速撤离战场直奔刘长安而来,大手一挥,本应插在王三一身上的百柄如霜分分破体而出,百柄利剑宛如一条出世蛟龙直奔老王头手中汇聚。

    幻影解!

    百柄变一柄!

    如霜剑入手老王头大喝道。

    “公子,接剑!”

    刘长安听闻不敢怠慢飞身而起,一旁的小花儿也坐不住了,没想到这慕容云竟如此不堪重用,一个刘长安都搞定不了,小花儿手握八面机关扇,单脚踏地,直奔刘长安冲去,一扇对着空中甩出三枚飞刀,这预判一击小花儿有信心必中无意!

    如霜剑自主从老王头手中窜出,化作一抹白虹而去,因它感受了剑主此时需要它的心情,老王头惊呼一声不妙!刘长安也察觉到了那三枚八机飞刀,可此时的他在半空之中无法做出大幅度的闪避动作,就如同那空中的活靶子,如霜剑转眼就到,他接剑与否都要吃下那三枚八机飞刀,可就这一击就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对于八面机关扇刘长安可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西厂兵工厂特质的机关扇虽看着于普通折扇一样,但却是金属打造用的铁料不输于长槊,在它纸糊的外皮西下,里面却是机关重重,内有飞刀八枚每一枚都淬有剧毒,一击可破二品武夫罡气护体,毒液入体必死无疑!

    刘长安大骂一声,极力在空中扭转身体,可这飞刀近在咫尺,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只听“叮叮叮”的三声传来,如霜剑入手,三枚八机飞刀从眼前划过,刘长安扭头一看,三根竹签掉落在地上,刘长安落地后摸了摸脸颊咽了口吐沫,好险!三根竹签?是哪个小姑娘?

    不由得他在多想,慕容云与小花儿便也冲到了他的面前,老王头也是冲了过来挡在了小花儿与刘长安之间,刚刚那一幕他虽在全力前冲但也看的清清楚楚,丛林中飞出的三根竹签非常精准的打在了飞刀上,但竹签的力道还是比不过经过西厂精致淬炼过的八机飞刀,只能改变飞刀轨迹不能将其击落,但这就够了!

    冲到刘长安面前的小花儿也看到了这一幕,四下望去除了那个瘫坐在石头旁边的王三一便再无他人,他也知道了是那个爱吃糖葫芦的小姑娘,可他不是来刺杀刘长安的杀手吗,为何救他?

    瘫坐在石边浑身无力的王三一咧嘴一笑:“嘶,要是再来壶小酒再来盘花生米就好了,看戏无食甚是乏味啊!”

    一只似猫似熊黑白相间的动物,不知叼着什么东西从山下连跑带颠十分惬意的走了上来,看到一袭粉衣浑身破败不堪王三一后,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王三一这个气啊!浑身虽无力但不耽误他嘴里开骂。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辛辛苦苦从南阳将你带出来,也算是知遇之恩吧,我让你再旁边看着我要是不中了,就将我强行带出去,你可倒好,把五灵山都逛了个遍吧?这是什么?甘蔗?你这憨货我都这样了你还有时间去偷吃甘蔗,现在就是我浑身没劲儿,不然定要打你个半身不遂,拿来分我一根!”

    大萌虽没听懂这家伙喋喋不休到底说着什么,但见他伸手的样子,他知道,说了一大推不就是想要他的甘蔗嘛,真是啰嗦!

    王三一一把撤下了脸上面皮,调了调坐姿啃着甘蔗专心的看起戏来,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啊!

    场中如霜剑在手的刘长安刚经过一次生死大捷反而放开了需多,虽不知那小姑娘为何救他,但他没死这就是事实。

    刘长安手提如霜剑,回头对着慕容云邪魅一笑道。

    “哎,给你们这么多次机会,你也们不中用啊!这次啊,可算轮到我了,你知道当一个剑客握住剑的时候是一加一等二还是远大于二呢?”

    慕容云单手提刀冷笑道:“就你也配称作剑客?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这次算你命大,虽不知你在洞中有了何等奇遇才将你的武道造诣晋升为三品,但你以为你真能打得过我?”

    刘长安呵呵一笑:“我有个师傅和我说,打不得打得过,打过才知道!”

    老王头与小花儿也在对峙之中,随后老王头一步猛然踏出,他不再留手,大手一挥,万千树叶随风而动,翩翩起舞,汇聚于半空之中,只见老王头左手斜握拳伸出大拇指,右手握拳握住左手伸出的大拇指轻喝道。

    “列!”

    空中飞舞的树叶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卷曲的树叶竟挺直了起来,每一片树叶都像是一柄利剑,树叶越聚越多竟化成了一柄树叶之剑,寒光森森直指小花儿。

    一旁啃着甘蔗的王三一呆愣当场,手上的甘蔗掉了竟也不知,口中不住喃喃道:“不,不可能啊!不应该啊!这是我家剑阵的九字真言啊!他怎么会?”

    小花儿轻笑一声:“王家剑林九字真言,没想到啊!没想到!老王头你还有这么一手!”

    老王头冷哼道:“老王我也没想道,一个如此年轻的一品境的高手竟会屈伸来公子面前当一个碟子,你的武道造诣不比韩无敌与百里奚仲差,公子念旧情多次不忍对你下手,老王我就代劳了!”

    “哈哈哈!代劳?据我得到谍报,你伤还没好吧!那就看你还有没有昔日东楚剑神的本事了!”

    “那就试试!剑起!”

    一声轻喝,半空之中的树叶巨剑带着浩荡剑意剑罡直奔小花儿而去,小花儿一甩长衫反手打开扇面,对着空中巨剑就这么一甩!八面机关扇旋转着直奔树叶巨剑而去,二者相碰平地起惊雷!

    刘长安这边右手提剑,做出一个极为古怪别扭的姿势,他就只有三品境界,而且还是用一点少一点的无本买卖,对面是货真价实的二品刀法小宗师,他可不敢托大,一上来便是老王头的飞剑游龙,只不过是拿在手里的!

    手提三尺青锋,剑走龙蛇,步伐诡异,慕容云吐了口吐沫,提刀便是一刀甩出

    离手刀!

    刘长安三品气势攀置顶点,一撩,基础剑招!

    离手刀回手,慕容云冷笑一声,还以为是什么厉害招式出离手刀试探,看来不过只是刚练剑的雏儿而已,慕容云不再犹豫,直接提刀冲了上来,便是一刀横斩。

    刘长安眼睛一亮,一剑递出绵如蛇!

    如霜剑尖一点刀锋,分毫不差,随后又是诡异弧度的一翻手腕,剑尖缠腰着横斩过来的黑色长刀竟然画起了弧,慕容云心中冷笑,右手松开刀左手握,猛然一推,刘长安提剑格挡,挡下一击后手臂又是画了个大弧,如霜剑从下之上便又是一撩,若是老王头在就会发现,慕容云着一刀不但没有打断刘长安的游龙,反而祝他完成了一个阶段,如霜剑划过的轨迹分毫不差!

    二者你来我往不下十余剑,慕容云有些气急败坏的将二品势力提升至顶点,刚想全力一击,就见对面的的刘长安邪魅一笑。

    游蛇化龙,游龙化气,由气化剑,由剑化意,这便是飞剑游龙之剑意!

    只见刘长安将如霜剑朝天空这么一抛随后窍诀一指口中默念道。

    “游龙!”

    空中如霜剑一声蜂鸣,剑气纵横,一闪即逝,消失不见!

    慕容云见的有些目瞪口呆,刘长安却是微微一笑。

    一剑!诡异莫测!

    如霜剑突然出现在了慕容云身后,慕容云有所察觉转身一刀劈下,只听“叮”的一声脆响如霜剑被一刀弹开竟有消失不见!慕容云此时的脸色才浮现出凝重之色,一代剑神的成名绝技其实那么简单的的?

    二剑!笔走龙蛇!

    慕容云面前又是闪现出如霜,以一种优美诡异的弧度在此向他袭来,慕容云一刀挡下,但这剑比上一剑重了许多,如霜剑在此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三剑!雷霆一击!

    慕容云只觉头顶一丝破空之声,下意识的提刀一档,三丈范围尘土飞扬。

    四剑!画龙点睛!

    尘土之中一抹寒光闪过,卷动尘土飞奔而来,慕容云浑身气势一振,手腕一抖一招滚龙式迎敌。

    五剑!游云化龙!

    一剑从天边而来,携龙吟之威,卷风带云,剑意满人间!只听刘长安朗声道。

    “我有一剑,从天来!你跪不跪!”

    一剑叠一剑,一力再加一力,形有七八分,意却又九分!前四剑越来越重,慕容云那一刀滚龙式才堪堪挡下,这第五剑,虽是三品武夫一剑,但直觉告诉他,接不起,他想退!

    就在这时,他猛然看到了手提双戟,趁机脱身的敖杰,正直奔刘长安背后而去,看样是要拼死一搏!他的身后是一脸怒气的安琪儿!可敖杰的速度奇快无比,已让敖杰趁机脱身的安琪儿完全追赶不上,这一击必成!

    慕容云心中大定,但面对面前的化龙一剑他还是选择了向后逃遁。一根蕴含内力的竹签从慕容云的眼边擦边而过,

    慕容云一愣,转头看去。

    刘长安瘫坐在地面之上大口喘息着粗气,嘴角留下一丝鲜血,他的身后站着一位手持双戟的瘦小汉子,伫立原地,戟尖离刘长安的背后只有一厘之差,但他的额头上被人钉上一根竹签,竹签上泛着反射的光,那是还没吃完的糖渍!

    小花儿也是一愣,没有丝毫犹豫收回空中八面机关扇,扛着内伤,转身就朝着山下逃窜,他的任务失败了!

    刘长安抬起头来,对着远出正要逃窜的慕容云微微一笑,竖了个中指,老子就是命硬!你还有什么办法?

    山上丛林中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满嘴的糖渍,有些失落,这么好吃的糖葫芦,以后怕是再也没有了。

    石头旁狂啃甘蔗的一熊一人,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有点意思!”

    大唐皇陵洞口处,一位骨瘦如柴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黑衣男子缓缓走出了洞穴,他的肩旁上还盘卧着一条黑色小蛇,头上有一断角!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败了!

    王三一被钉在巨石之上一动不动,此时他的粉色长袍插满了飞剑,他就以一个“大”字形被死死的钉在石头上,他想起了远在南阳剑林的家主老头怒骂道。

    “去你个七舅老爷的,我绝对不是他亲孙子,这老爷子真坑人啊!”

    刚一剑之威波及十丈范围,慕容云与刘长安的动作也是顿了一顿,这对正处于下风的刘长安来说可算是天大的幸事。刘长安立即翻身一个侧滚,手中仅剩的五颗霹雳弹也全都一股脑的扔了出去,他要剑!慕容云一个趔趄躲避不慎连中三元,气的是牙根痒痒。

    老王头快速撤离战场直奔刘长安而来,大手一挥,本应插在王三一身上的百柄如霜分分破体而出,百柄利剑宛如一条出世蛟龙直奔老王头手中汇聚。

    幻影解!

    百柄变一柄!

    如霜剑入手老王头大喝道。

    “公子,接剑!”

    刘长安听闻不敢怠慢飞身而起,一旁的小花儿也坐不住了,没想到这慕容云竟如此不堪重用,一个刘长安都搞定不了,小花儿手握八面机关扇,单脚踏地,直奔刘长安冲去,一扇对着空中甩出三枚飞刀,这预判一击小花儿有信心必中无意!

    如霜剑自主从老王头手中窜出,化作一抹白虹而去,因它感受了剑主此时需要它的心情,老王头惊呼一声不妙!刘长安也察觉到了那三枚八机飞刀,可此时的他在半空之中无法做出大幅度的闪避动作,就如同那空中的活靶子,如霜剑转眼就到,他接剑与否都要吃下那三枚八机飞刀,可就这一击就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对于八面机关扇刘长安可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西厂兵工厂特质的机关扇虽看着于普通折扇一样,但却是金属打造用的铁料不输于长槊,在它纸糊的外皮西下,里面却是机关重重,内有飞刀八枚每一枚都淬有剧毒,一击可破二品武夫罡气护体,毒液入体必死无疑!

    刘长安大骂一声,极力在空中扭转身体,可这飞刀近在咫尺,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只听“叮叮叮”的三声传来,如霜剑入手,三枚八机飞刀从眼前划过,刘长安扭头一看,三根竹签掉落在地上,刘长安落地后摸了摸脸颊咽了口吐沫,好险!三根竹签?是哪个小姑娘?

    不由得他在多想,慕容云与小花儿便也冲到了他的面前,老王头也是冲了过来挡在了小花儿与刘长安之间,刚刚那一幕他虽在全力前冲但也看的清清楚楚,丛林中飞出的三根竹签非常精准的打在了飞刀上,但竹签的力道还是比不过经过西厂精致淬炼过的八机飞刀,只能改变飞刀轨迹不能将其击落,但这就够了!

    冲到刘长安面前的小花儿也看到了这一幕,四下望去除了那个瘫坐在石头旁边的王三一便再无他人,他也知道了是那个爱吃糖葫芦的小姑娘,可他不是来刺杀刘长安的杀手吗,为何救他?

    瘫坐在石边浑身无力的王三一咧嘴一笑:“嘶,要是再来壶小酒再来盘花生米就好了,看戏无食甚是乏味啊!”

    一只似猫似熊黑白相间的动物,不知叼着什么东西从山下连跑带颠十分惬意的走了上来,看到一袭粉衣浑身破败不堪王三一后,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王三一这个气啊!浑身虽无力但不耽误他嘴里开骂。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辛辛苦苦从南阳将你带出来,也算是知遇之恩吧,我让你再旁边看着我要是不中了,就将我强行带出去,你可倒好,把五灵山都逛了个遍吧?这是什么?甘蔗?你这憨货我都这样了你还有时间去偷吃甘蔗,现在就是我浑身没劲儿,不然定要打你个半身不遂,拿来分我一根!”

    大萌虽没听懂这家伙喋喋不休到底说着什么,但见他伸手的样子,他知道,说了一大推不就是想要他的甘蔗嘛,真是啰嗦!

    王三一一把撤下了脸上面皮,调了调坐姿啃着甘蔗专心的看起戏来,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啊!

    场中如霜剑在手的刘长安刚经过一次生死大捷反而放开了需多,虽不知那小姑娘为何救他,但他没死这就是事实。

    刘长安手提如霜剑,回头对着慕容云邪魅一笑道。

    “哎,给你们这么多次机会,你也们不中用啊!这次啊,可算轮到我了,你知道当一个剑客握住剑的时候是一加一等二还是远大于二呢?”

    慕容云单手提刀冷笑道:“就你也配称作剑客?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这次算你命大,虽不知你在洞中有了何等奇遇才将你的武道造诣晋升为三品,但你以为你真能打得过我?”

    刘长安呵呵一笑:“我有个师傅和我说,打不得打得过,打过才知道!”

    老王头与小花儿也在对峙之中,随后老王头一步猛然踏出,他不再留手,大手一挥,万千树叶随风而动,翩翩起舞,汇聚于半空之中,只见老王头左手斜握拳伸出大拇指,右手握拳握住左手伸出的大拇指轻喝道。

    “列!”

    空中飞舞的树叶仿佛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卷曲的树叶竟挺直了起来,每一片树叶都像是一柄利剑,树叶越聚越多竟化成了一柄树叶之剑,寒光森森直指小花儿。

    一旁啃着甘蔗的王三一呆愣当场,手上的甘蔗掉了竟也不知,口中不住喃喃道:“不,不可能啊!不应该啊!这是我家剑阵的九字真言啊!他怎么会?”

    小花儿轻笑一声:“王家剑林九字真言,没想到啊!没想到!老王头你还有这么一手!”

    老王头冷哼道:“老王我也没想道,一个如此年轻的一品境的高手竟会屈伸来公子面前当一个碟子,你的武道造诣不比韩无敌与百里奚仲差,公子念旧情多次不忍对你下手,老王我就代劳了!”

    “哈哈哈!代劳?据我得到谍报,你伤还没好吧!那就看你还有没有昔日东楚剑神的本事了!”

    “那就试试!剑起!”

    一声轻喝,半空之中的树叶巨剑带着浩荡剑意剑罡直奔小花儿而去,小花儿一甩长衫反手打开扇面,对着空中巨剑就这么一甩!八面机关扇旋转着直奔树叶巨剑而去,二者相碰平地起惊雷!

    刘长安这边右手提剑,做出一个极为古怪别扭的姿势,他就只有三品境界,而且还是用一点少一点的无本买卖,对面是货真价实的二品刀法小宗师,他可不敢托大,一上来便是老王头的飞剑游龙,只不过是拿在手里的!

    手提三尺青锋,剑走龙蛇,步伐诡异,慕容云吐了口吐沫,提刀便是一刀甩出

    离手刀!

    刘长安三品气势攀置顶点,一撩,基础剑招!

    离手刀回手,慕容云冷笑一声,还以为是什么厉害招式出离手刀试探,看来不过只是刚练剑的雏儿而已,慕容云不再犹豫,直接提刀冲了上来,便是一刀横斩。

    刘长安眼睛一亮,一剑递出绵如蛇!

    如霜剑尖一点刀锋,分毫不差,随后又是诡异弧度的一翻手腕,剑尖缠腰着横斩过来的黑色长刀竟然画起了弧,慕容云心中冷笑,右手松开刀左手握,猛然一推,刘长安提剑格挡,挡下一击后手臂又是画了个大弧,如霜剑从下之上便又是一撩,若是老王头在就会发现,慕容云着一刀不但没有打断刘长安的游龙,反而祝他完成了一个阶段,如霜剑划过的轨迹分毫不差!

    二者你来我往不下十余剑,慕容云有些气急败坏的将二品势力提升至顶点,刚想全力一击,就见对面的的刘长安邪魅一笑。

    游蛇化龙,游龙化气,由气化剑,由剑化意,这便是飞剑游龙之剑意!

    只见刘长安将如霜剑朝天空这么一抛随后窍诀一指口中默念道。

    “游龙!”

    空中如霜剑一声蜂鸣,剑气纵横,一闪即逝,消失不见!

    慕容云见的有些目瞪口呆,刘长安却是微微一笑。

    一剑!诡异莫测!

    如霜剑突然出现在了慕容云身后,慕容云有所察觉转身一刀劈下,只听“叮”的一声脆响如霜剑被一刀弹开竟有消失不见!慕容云此时的脸色才浮现出凝重之色,一代剑神的成名绝技其实那么简单的的?

    二剑!笔走龙蛇!

    慕容云面前又是闪现出如霜,以一种优美诡异的弧度在此向他袭来,慕容云一刀挡下,但这剑比上一剑重了许多,如霜剑在此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三剑!雷霆一击!

    慕容云只觉头顶一丝破空之声,下意识的提刀一档,三丈范围尘土飞扬。

    四剑!画龙点睛!

    尘土之中一抹寒光闪过,卷动尘土飞奔而来,慕容云浑身气势一振,手腕一抖一招滚龙式迎敌。

    五剑!游云化龙!

    一剑从天边而来,携龙吟之威,卷风带云,剑意满人间!只听刘长安朗声道。

    “我有一剑,从天来!你跪不跪!”

    一剑叠一剑,一力再加一力,形有七八分,意却又九分!前四剑越来越重,慕容云那一刀滚龙式才堪堪挡下,这第五剑,虽是三品武夫一剑,但直觉告诉他,接不起,他想退!

    就在这时,他猛然看到了手提双戟,趁机脱身的敖杰,正直奔刘长安背后而去,看样是要拼死一搏!他的身后是一脸怒气的安琪儿!可敖杰的速度奇快无比,已让敖杰趁机脱身的安琪儿完全追赶不上,这一击必成!

    慕容云心中大定,但面对面前的化龙一剑他还是选择了向后逃遁。一根蕴含内力的竹签从慕容云的眼边擦边而过,

    慕容云一愣,转头看去。

    刘长安瘫坐在地面之上大口喘息着粗气,嘴角留下一丝鲜血,他的身后站着一位手持双戟的瘦小汉子,伫立原地,戟尖离刘长安的背后只有一厘之差,但他的额头上被人钉上一根竹签,竹签上泛着反射的光,那是还没吃完的糖渍!

    小花儿也是一愣,没有丝毫犹豫收回空中八面机关扇,扛着内伤,转身就朝着山下逃窜,他的任务失败了!

    刘长安抬起头来,对着远出正要逃窜的慕容云微微一笑,竖了个中指,老子就是命硬!你还有什么办法?

    山上丛林中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满嘴的糖渍,有些失落,这么好吃的糖葫芦,以后怕是再也没有了。

    石头旁狂啃甘蔗的一熊一人,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有点意思!”

    大唐皇陵洞口处,一位骨瘦如柴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黑衣男子缓缓走出了洞穴,他的肩旁上还盘卧着一条黑色小蛇,头上有一断角!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