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日出和春来都对上了,只是可惜了,不是江南水的江花,也不是绿如蓝的颜色。

    刘长安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以前是刘达逼着让他起来读书,后来他发现自己想睡懒觉都睡不成了,习惯了!

    刘长安掏出怀中昨日拼死得来有些泛黄的秘籍,秘籍上字迹已被岁月侵蚀的看不清,但不管怎么说,好歹也是唐皇跟着下葬的物件,绝不非凡!

    看了片刻后,刘长安合上泛黄秘籍,略微思索了半晌,方才席地盘腿而坐,只见刘长安双眼微闭,全身放松,调整呼吸,以鼻吸气,以口呼气,吸气时心中默念一二三四五,速度如读秒,或更慢,吸气和呼气节律相同,就这么一吐一纳之间,仿佛有龙吟虎啸之声。

    一吐一纳近有三十余回儿,刘长安自觉双腿之间开始发热,越来越热,越来越热!最后只觉全身好似着了火一般,浑身酸痛无比,刘长安额头上渐渐渗出豆大的汗珠。

    一吐一纳已有百余回儿,刘长安还在咬牙坚持,汗水布满全身,可却没有打湿他那破烂的衣衫,青色软甲紧贴在刘长安的身上散发着淡淡青光。

    吐纳二百余回,刘长安就要忍受不住燥热疼痛,快要晕厥的时候,两腿之间会处燥热突然开始减弱,渐渐两股熟悉的清凉气息再次出现,一股从会开始从正面向上沿伸直到下颚的承浆,另外一股也从会起始从后向上沿伸直到头顶百会。

    这种感觉舒适无比刘长安竟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一缕紫金之气从无到有渐渐出现在刘长安丹田之中,颜色很是妖魅,像是那颗紫金妖丹所残留下的气息。

    之间丹田之中一缕紫金之气,渐渐首尾相接,形成了一个圆,然后不停的旋转着旋转着,中途也出现了几缕白色气息,可都被旋转的紫金之气卷入其中成为了它们的一员。

    刘长安渐渐睁开了眼睛,金色的阳光照应在他的脸上,很是舒服,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刘长安既然想起了小花儿的花儿戏!他还想再听上一听!

    刘长安不知他这一吐纳便已过去三个时辰,老王头与王三一早已转醒,二人呆坐在黄河边上看着黄河不知再说些什么。

    、“老前辈,你说那李太白,果真是就看景儿看出了个剑道乾坤?我咋啥都看不出来呢,以我这天资,当世无敌啊,不应该比那李太白差啊!”

    “。”

    “唉我说王老前辈,昨日一战,您看我是不是可以与那瞎子剑痴斗上一斗?,我跟你说啊,你昨个儿,实在时太不地道了,你这连七分的实力都没让我发挥一下就给我秒了,你说日后传出去对我名声多不好!”

    “。”

    “王老前辈,昨儿那小安子使出的游龙,真不是你教的?你说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过目不忘咱先不说,就单论他一日就能悟出你那游龙一剑,我王三一就佩服,对了他还有个当皇帝的老爹,嘶那他出来瞎晃哟什么劲儿呢?闲出蛋了?”

    “。”

    “内个老前辈,小子其实还有个不情之请,内个咳咳,内个九字真言剑阵,能不能教教小子啊,哎!先说好了,我王家剑林从不拜师,话虽如此但偷偷摸摸的体您老人家养老送终也未尝不可,怎么样?考虑考虑呗!”

    刘长安在二人背后听的直翻白眼,这江湖传言的剑道天才没想到还是个话痨,天资当世无敌倒是没看出来,碎嘴子那可是当今天下第一无人可及了。

    刘长安站在王三一背后,一脚就对着他的屁股狠狠的踹了下去,骂道:“考虑个屁!”

    刘长安三人没有在宣武县呆太久,毕竟这里的事都已走到了尾声,留在这里与一些江湖上绿林好汉们侃大山也无益,王三一看样是要一直跟着刘长安与老王头二人了,毕竟他的钱袋还在刘长安手上,而且不学到老王头的九字真言的是不愿离开的。

    三人起身直奔赵国中山,刘长安说他要去中山邪灵谷内取一把刀,王三一比较好奇,老王头却是心知肚明,那是梦子鸣的刀。

    当今世上分四种人,真人,至人,圣人与贤人。

    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气,独立守神。

    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

    圣人者,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

    贤人者,法则天地,象似日月,辨列星辰,逆从阴阳。

    北凉丞相姜道明就属于贤者,姜道明行事,完全顺应天道、地道、人道规律,处理问题能够标本兼治,尤其注意从根本上解决。一言一行能够作为天下人的行为准则,按照他说的话去做必定能成功。

    可今日这个被世人称为贤人的姜道明遇到了一个大难题。顺应天道、地道、人道、规律行事,那天道不给提示怎么办?

    如今西汉之事弄得可谓是沸沸扬扬,二皇子出世游学,三公主在嫁入他们北凉时被一个疯和尚给劫持而去,北凉和西汉派出随行的高手护卫虽是一个没死,但也都是重伤之躯,调养就得调养个小半年,带回的消息也只有有限的几个词,破帽子、破衫、破鞋、破扇,貌似疯癫!

    经过这两件事,姜道明夜观天象,推算星盘,推演走向,竟突然发现本来近五百年清晰的天下走向竟然变得模糊起来,这可让姜道明百思不得其解,天下本就像是一副棋盘,棋局尚且看不清,岂不代表九国皆有统一天下的势头?

    姜道明又一遍推演北凉与西汉的局势,不禁眉头紧锁,北凉局势一览无余,与之前一样,并无差异,但这西汉他竟是推演不出是何解?前方迷雾重重不知云中藏龙卧虎还是螳螂麻雀。

    官道之上王三一又带上那副满脸麻子双眼歪斜还有那一副龅牙的面皮,刘长安对此物甚是感兴趣,他曾见裴旻在他面前撕下了一副面皮,可惜那副面皮随着裴旻的消失而消失了,此刻再次见到,不由得他不好奇,杀榜帖榜上有名的猎物可不是开玩笑的,虽不知是不是他赏金不够,除了糖葫芦小姑娘以外就未见过其他杀手,但要是有一张这样的面皮,估计啊连那个糖葫芦小姑娘都铁定找不到自己,更何况跟踪自己的碟子死士呢!

    “喂!王三一,你这面皮在哪弄的?做工很是精良啊,还有没有多余的,给我一张,给我一张我让老王头叫你九字真言怎么样?”

    王三一听后大喜,随后又蔫了沮丧的道:“嗨!早知道会有今天的地步就带两张出来好了,我说小安子,不是我三一不讲义气,这面皮还真就独此一份,别无番号,”

    刘长安听闻也是有些失落,随后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本身长得不错,为何带着面皮啊!”

    王三一被这么一问竟还有些羞涩,小声开口道:“这次江路历练啊,挑战各大剑道高手那都是次要的,我其实首要的任务就是能在江湖中找一个可以不爱慕我相貌只看我实力的这么一位姑娘,你说这面皮有没有必要!”

    听完王三一的解释刘长安强忍着笑意,又问道:“对了,第一次听你的名字时就有些奇怪,你为什么叫王三一啊!”

    王三一自豪一笑拍了拍胸脯道:“这就是你不懂了吧,王三一这名还是我自己取的呢,怎么样?是不是一下就能记住,我可和你说啊,我这名字寓意可大了去了,你知道三一什么意思吗?”

    刘长安听闻也是来了兴趣,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只听王三一一脸自豪的继续道:“我且跟你说,三一就是三个第一,老子长得天下第一,老子风流天下第一,老子剑道天下第一,故起王三一!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我真是太厉害了,非常又寓意?不过你放心,咱俩也是朋友,你以后要是碰见了打不过的人就报我的名字,绝对让对面闻风丧胆,吓得屁滚尿流!”

    刘长安嘴角一阵抽搐,老王头在一旁也是狂反白眼,这年头张扬跋扈的小辈确实不少,但这样嚣张的小辈老王头也是头一回见。

    刘长安对着老王头呵呵一笑,之后开口说出了淡淡的两个字“揍他”

    之后这一路上王三一的脸就没消肿。

    临近中山,这里便就不在受朝廷的管教范围之内,江湖庙堂井水不犯河水,两者两不相欠。

    由于中山近年来被传说是百里奚仲飞升之地,梦子鸣战死之地,所以来此中山膜拜修行的武林中人不在少数,这可是天上仙人羽化登仙的地方,还不赶紧过来沾沾仙气,晋级成一个二品一品高手可全都靠这点仙气喽。

    中山江湖人一多起来,争斗也就多了起来,更有甚者直接建立了帮派,可没想到,这阵风行兴起,整个中山上上下下,你将会看到很多这个帮啦、那个派了、然后又是那家的马匪作乱啦,这样的事情多的数不胜数。

    楼荒便是众多马匪中的一员,他本是慕名前来,想膜拜一下天上仙人的仙姿而后便离开的,可不曾想,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进了土匪窝,并且成为了他们的一员。

    对此楼荒也是搞不明白当日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进了土匪窝了呢?

    莫名其妙与人拜了把子,成了这山寨里得三当家,话说当了马匪也有好处也有坏处,兄弟们在一起大家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那是真的痛快过瘾,但这里每天都要勾心斗角,今日与他联合灭了这个帮,明日与他联合又灭了这个派,最后还得提防着别被自己的合作伙伴给背后插刀子。

    山上天天死人,每天又会加入新的江湖人,只不过这些江湖人也不都是自愿的,楼荒就是负责寨子中人马招募,前两日死了四个出苦力的伙计。

    少了端茶倒水陪笑的小弟,几位当家的很是不舒服,这不又让三当家楼荒亲自出马,看看能不能再抓上来几个,不论修为,能端茶倒水就成!

    楼荒闲来无事领着手下在山脚下寻找,嘿!正巧迎面就走过来了三人,一老二少,三人皆是衣衫褴褛像是逃荒的移民!

    楼荒嘿嘿一笑,就他们三个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日出和春来都对上了,只是可惜了,不是江南水的江花,也不是绿如蓝的颜色。

    刘长安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以前是刘达逼着让他起来读书,后来他发现自己想睡懒觉都睡不成了,习惯了!

    刘长安掏出怀中昨日拼死得来有些泛黄的秘籍,秘籍上字迹已被岁月侵蚀的看不清,但不管怎么说,好歹也是唐皇跟着下葬的物件,绝不非凡!

    看了片刻后,刘长安合上泛黄秘籍,略微思索了半晌,方才席地盘腿而坐,只见刘长安双眼微闭,全身放松,调整呼吸,以鼻吸气,以口呼气,吸气时心中默念一二三四五,速度如读秒,或更慢,吸气和呼气节律相同,就这么一吐一纳之间,仿佛有龙吟虎啸之声。

    一吐一纳近有三十余回儿,刘长安自觉双腿之间开始发热,越来越热,越来越热!最后只觉全身好似着了火一般,浑身酸痛无比,刘长安额头上渐渐渗出豆大的汗珠。

    一吐一纳已有百余回儿,刘长安还在咬牙坚持,汗水布满全身,可却没有打湿他那破烂的衣衫,青色软甲紧贴在刘长安的身上散发着淡淡青光。

    吐纳二百余回,刘长安就要忍受不住燥热疼痛,快要晕厥的时候,两腿之间会处燥热突然开始减弱,渐渐两股熟悉的清凉气息再次出现,一股从会开始从正面向上沿伸直到下颚的承浆,另外一股也从会起始从后向上沿伸直到头顶百会。

    这种感觉舒适无比刘长安竟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一缕紫金之气从无到有渐渐出现在刘长安丹田之中,颜色很是妖魅,像是那颗紫金妖丹所残留下的气息。

    之间丹田之中一缕紫金之气,渐渐首尾相接,形成了一个圆,然后不停的旋转着旋转着,中途也出现了几缕白色气息,可都被旋转的紫金之气卷入其中成为了它们的一员。

    刘长安渐渐睁开了眼睛,金色的阳光照应在他的脸上,很是舒服,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刘长安既然想起了小花儿的花儿戏!他还想再听上一听!

    刘长安不知他这一吐纳便已过去三个时辰,老王头与王三一早已转醒,二人呆坐在黄河边上看着黄河不知再说些什么。

    、“老前辈,你说那李太白,果真是就看景儿看出了个剑道乾坤?我咋啥都看不出来呢,以我这天资,当世无敌啊,不应该比那李太白差啊!”

    “。”

    “唉我说王老前辈,昨日一战,您看我是不是可以与那瞎子剑痴斗上一斗?,我跟你说啊,你昨个儿,实在时太不地道了,你这连七分的实力都没让我发挥一下就给我秒了,你说日后传出去对我名声多不好!”

    “。”

    “王老前辈,昨儿那小安子使出的游龙,真不是你教的?你说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过目不忘咱先不说,就单论他一日就能悟出你那游龙一剑,我王三一就佩服,对了他还有个当皇帝的老爹,嘶那他出来瞎晃哟什么劲儿呢?闲出蛋了?”

    “。”

    “内个老前辈,小子其实还有个不情之请,内个咳咳,内个九字真言剑阵,能不能教教小子啊,哎!先说好了,我王家剑林从不拜师,话虽如此但偷偷摸摸的体您老人家养老送终也未尝不可,怎么样?考虑考虑呗!”

    刘长安在二人背后听的直翻白眼,这江湖传言的剑道天才没想到还是个话痨,天资当世无敌倒是没看出来,碎嘴子那可是当今天下第一无人可及了。

    刘长安站在王三一背后,一脚就对着他的屁股狠狠的踹了下去,骂道:“考虑个屁!”

    刘长安三人没有在宣武县呆太久,毕竟这里的事都已走到了尾声,留在这里与一些江湖上绿林好汉们侃大山也无益,王三一看样是要一直跟着刘长安与老王头二人了,毕竟他的钱袋还在刘长安手上,而且不学到老王头的九字真言的是不愿离开的。

    三人起身直奔赵国中山,刘长安说他要去中山邪灵谷内取一把刀,王三一比较好奇,老王头却是心知肚明,那是梦子鸣的刀。

    当今世上分四种人,真人,至人,圣人与贤人。

    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气,独立守神。

    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

    圣人者,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

    贤人者,法则天地,象似日月,辨列星辰,逆从阴阳。

    北凉丞相姜道明就属于贤者,姜道明行事,完全顺应天道、地道、人道规律,处理问题能够标本兼治,尤其注意从根本上解决。一言一行能够作为天下人的行为准则,按照他说的话去做必定能成功。

    可今日这个被世人称为贤人的姜道明遇到了一个大难题。顺应天道、地道、人道、规律行事,那天道不给提示怎么办?

    如今西汉之事弄得可谓是沸沸扬扬,二皇子出世游学,三公主在嫁入他们北凉时被一个疯和尚给劫持而去,北凉和西汉派出随行的高手护卫虽是一个没死,但也都是重伤之躯,调养就得调养个小半年,带回的消息也只有有限的几个词,破帽子、破衫、破鞋、破扇,貌似疯癫!

    经过这两件事,姜道明夜观天象,推算星盘,推演走向,竟突然发现本来近五百年清晰的天下走向竟然变得模糊起来,这可让姜道明百思不得其解,天下本就像是一副棋盘,棋局尚且看不清,岂不代表九国皆有统一天下的势头?

    姜道明又一遍推演北凉与西汉的局势,不禁眉头紧锁,北凉局势一览无余,与之前一样,并无差异,但这西汉他竟是推演不出是何解?前方迷雾重重不知云中藏龙卧虎还是螳螂麻雀。

    官道之上王三一又带上那副满脸麻子双眼歪斜还有那一副龅牙的面皮,刘长安对此物甚是感兴趣,他曾见裴旻在他面前撕下了一副面皮,可惜那副面皮随着裴旻的消失而消失了,此刻再次见到,不由得他不好奇,杀榜帖榜上有名的猎物可不是开玩笑的,虽不知是不是他赏金不够,除了糖葫芦小姑娘以外就未见过其他杀手,但要是有一张这样的面皮,估计啊连那个糖葫芦小姑娘都铁定找不到自己,更何况跟踪自己的碟子死士呢!

    “喂!王三一,你这面皮在哪弄的?做工很是精良啊,还有没有多余的,给我一张,给我一张我让老王头叫你九字真言怎么样?”

    王三一听后大喜,随后又蔫了沮丧的道:“嗨!早知道会有今天的地步就带两张出来好了,我说小安子,不是我三一不讲义气,这面皮还真就独此一份,别无番号,”

    刘长安听闻也是有些失落,随后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本身长得不错,为何带着面皮啊!”

    王三一被这么一问竟还有些羞涩,小声开口道:“这次江路历练啊,挑战各大剑道高手那都是次要的,我其实首要的任务就是能在江湖中找一个可以不爱慕我相貌只看我实力的这么一位姑娘,你说这面皮有没有必要!”

    听完王三一的解释刘长安强忍着笑意,又问道:“对了,第一次听你的名字时就有些奇怪,你为什么叫王三一啊!”

    王三一自豪一笑拍了拍胸脯道:“这就是你不懂了吧,王三一这名还是我自己取的呢,怎么样?是不是一下就能记住,我可和你说啊,我这名字寓意可大了去了,你知道三一什么意思吗?”

    刘长安听闻也是来了兴趣,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只听王三一一脸自豪的继续道:“我且跟你说,三一就是三个第一,老子长得天下第一,老子风流天下第一,老子剑道天下第一,故起王三一!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我真是太厉害了,非常又寓意?不过你放心,咱俩也是朋友,你以后要是碰见了打不过的人就报我的名字,绝对让对面闻风丧胆,吓得屁滚尿流!”

    刘长安嘴角一阵抽搐,老王头在一旁也是狂反白眼,这年头张扬跋扈的小辈确实不少,但这样嚣张的小辈老王头也是头一回见。

    刘长安对着老王头呵呵一笑,之后开口说出了淡淡的两个字“揍他”

    之后这一路上王三一的脸就没消肿。

    临近中山,这里便就不在受朝廷的管教范围之内,江湖庙堂井水不犯河水,两者两不相欠。

    由于中山近年来被传说是百里奚仲飞升之地,梦子鸣战死之地,所以来此中山膜拜修行的武林中人不在少数,这可是天上仙人羽化登仙的地方,还不赶紧过来沾沾仙气,晋级成一个二品一品高手可全都靠这点仙气喽。

    中山江湖人一多起来,争斗也就多了起来,更有甚者直接建立了帮派,可没想到,这阵风行兴起,整个中山上上下下,你将会看到很多这个帮啦、那个派了、然后又是那家的马匪作乱啦,这样的事情多的数不胜数。

    楼荒便是众多马匪中的一员,他本是慕名前来,想膜拜一下天上仙人的仙姿而后便离开的,可不曾想,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进了土匪窝,并且成为了他们的一员。

    对此楼荒也是搞不明白当日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进了土匪窝了呢?

    莫名其妙与人拜了把子,成了这山寨里得三当家,话说当了马匪也有好处也有坏处,兄弟们在一起大家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那是真的痛快过瘾,但这里每天都要勾心斗角,今日与他联合灭了这个帮,明日与他联合又灭了这个派,最后还得提防着别被自己的合作伙伴给背后插刀子。

    山上天天死人,每天又会加入新的江湖人,只不过这些江湖人也不都是自愿的,楼荒就是负责寨子中人马招募,前两日死了四个出苦力的伙计。

    少了端茶倒水陪笑的小弟,几位当家的很是不舒服,这不又让三当家楼荒亲自出马,看看能不能再抓上来几个,不论修为,能端茶倒水就成!

    楼荒闲来无事领着手下在山脚下寻找,嘿!正巧迎面就走过来了三人,一老二少,三人皆是衣衫褴褛像是逃荒的移民!

    楼荒嘿嘿一笑,就他们三个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