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洒满地,绵阳寨中是静静悄悄,地牢中王三一已睡的打起了鼻涕泡,刘长安还在打坐运功,老王头还是那样靠在墙角处闭着眼睛,刘长安悠悠转醒,因为时间差不多了,绵阳在地牢防守算是极为稀松大半夜居然连一个看守的小厮都没有,刘长安要是想逃,直接都可以从正门出去。

    三人晚饭还是不错,有酒有肉,对于近小半个月都没喝过酒的三人来说,这顿吃的那是相当的有滋有味。

    三人刚进中山时就迷了路,今日遇到楼荒说是巧合那也不为过,至于为何会和楼荒傻乎乎的进来,那只是因为三个字而已“天刀派”。

    刘长安三人迷路时也曾学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英豪,救了一伙商旅,王三一嘴上说幼稚但出起手来比谁都勤快,在之后刘长安第一次听到天刀派这个名字,也让他听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刘长安抓住了几个跑的慢些的小马匪,这几位马匪为了活命是有的没的直往外倒!

    可只有一个马匪是闭口不言,刘长安有些奇怪,一个普通的山贼马匪本应是贪生怕死,可这个马匪是相当的有骨气,这种骨气刘长安见过,是在西汉兵卒的身上见过,那种铁血的韧性是怎么挡也挡不住的。

    中山上的江湖势力里有军武的人?

    谁的?赵家的?还是临近的北燕?或者是北凉?

    中山处于三国交汇,谁家的都不奇怪,刘长安觉得很有意思,只不过让他失望的是,那名马匪在老王头剑气入体的情况下什么也没说,刘长安也是见过自家将士那每一位可都是铁血铮铮地真汉子,刘长安敬他们,也让老王头给了他一个痛快!

    这一队商旅也不是善类,见到这一幕后也是立即飞鸽传书,但不知传向何处,待刘长安向商旅众人问清前往邪灵谷的路后二者就此分别。

    在之后他们又迷路了。

    但碰到了楼荒,楼荒打听他们的来历,刘长安也是九假一虚的满嘴跑车,这一套话还真是让他从楼荒口中套出来不少信息。

    刀不在邪灵谷而是在天刀派,

    听楼荒的语气,与这天刀派还有这不小的恩恩怨怨。

    刘长安本是没想管这闲事儿,但看到绵阳寨三字时,刘长安忽然改变了注意,无巧不成书,为何前面说在这种鱼龙混杂的中山碰着谁家暗中甲士都不奇怪也就在这儿,李斯曾和他说起过十年前在中山安插了一股小势力名就叫绵阳寨。

    起初刘长安也不大确认,但见到了高进时他就可以放下心来了,这人他小时见过!

    地牢里有些潮湿,刘长安靠坐在墙壁上等着正主的来临,刚到三更,地牢的门被吱呀一声的推开了,火光的照映下墙壁上正在往下走的影子有些修长嗯一蹦一跳的?貌似头上还有一个马尾辫在乱晃!这是。

    还没等刘长安想出这人谁是,那已出现在他面前的俏皮身影便已映入眼帘。花衣裳,马尾辫手那两串糖葫芦,不是那糖葫芦小杀手还是何人!

    只见小姑娘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拎着一串钥匙,蹦蹦跳跳的就来到了牢门前,在刘长安目瞪口呆中小姑娘就这么打开了牢门走了进来。

    拎着手中的糖葫芦分给了刘长安一根,刘长安也没矫情拿起来就开吃问道。

    “今日怎么没来杀我?”

    “杀完了!”

    “什么时候?”

    “上午被那老头挡住了!”

    “哦!”

    一串糖葫芦上有八颗大山楂,小姑娘吃的很快,眨眼便只剩下了竹签,刘长安还剩四颗,递给了小姑娘,小姑娘也没嫌弃接过来便又是埋头苦吃,她好像很喜欢吃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刘长安见小姑娘吃完了笑着用手帮小姑娘抹去嘴角的糖渍,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皱着眉头沉吟半晌摇了摇头道。

    “不知道!,但那个人说我姓姬。”

    姓姬?刘长安听闻笑着叹口气,这是“真”仇家!

    他完全知道小姑娘为何要杀他了,“姬”是国姓!卫国的国姓!刘长安摇头苦笑一声道。

    “那个人是谁?”

    “不能说,他说你们会见面。”

    “那他还说什么了?”

    “没有!只和我说你是我的仇家,父债子偿。”

    刘长安实在是猜不出此人是谁,除了杀手谁还能对自己这么感兴趣?刘长安又问道。

    “我上了杀榜帖,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尾巴肯定不少,但我一个没看见,你杀的?”

    糖葫芦小姑娘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为何?”

    “一万两黄金,如果不是我亲自杀你,一分都没有。糖葫芦也没有。”

    “那我天天请你吃糖葫芦,你别杀我了。”

    小姑娘又是秀眉微皱,像是在很努力的思考,刘长安见状有戏加了把火豪气干云道。

    “每天两串!”

    “不行!你是我的仇人,听他说还是很大很大仇的那种!”

    出乎意料的是刘长安说完,小姑娘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就让刘长安有些无奈了。他要是知道面前的小姑娘可是一天一扫把架子糖葫芦的吃货,打死也不带开出自以为豪气干云的两串天价!这么比?简直能羞愧致死!

    随后小姑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言语:“寨外我见有大小两股势力,你小心!”

    就在这时地牢的门外响起一声清咦,刘长安抬头向楼梯处望去,被火光照应出的魁梧身材,是正主没跑了,在低头看面前的小姑娘,糖葫芦小姑娘早已不见了踪影,不知去向。

    高进沉着脸已快步走到了牢门面前,一眼便瞧见了傻站了牢门前的刘长安,冷哼道。

    “打昏了我两个守卫却不逃跑,你到底是谁?”

    刘长安歉意一笑,对于小姑娘打昏俩守卫的事他还真是不知,刘长安此时非常感谢小姑娘只是打昏而不是打死,要不他还真不说。

    只听刘长安言道:“西汉虎贲军九国之中号称步军天下第一,以能打最硬的仗,啃最难的骨头而名动天下,二十二年前宁阳一役,三万虎贲军步军绕路夏门口拦截郑,卫两国增援十万大军,历经三个时辰死战不退!让龙象军顺利攻破卫国国都宁阳,西汉国土从二州之地变为四州,虎贲军仅剩一千五百三十二人!西汉虎贲军一战名动天下!随第二年春,虎贲军恢复三万战力,一鼓作气攻破赵国西门豪夺贺兰夕阳两郡,西汉从四洲四地,变为六洲六地,当时虎贲军步兵总提督本公子没记错就是叫高进,没错吧!”

    “你到底是谁!?”

    高进的声音愈加冰冷,像是一只随时都可绞杀猎物的猛兽在一旁虎视眈眈。

    刘长安见状一笑,笑道:“虎子叔,我是小长安呐!”

    高进一愣,虎子叔?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你真是长安?”

    刘长安哈哈一笑:“如假包换!”

    高进闻言一拳头就砸在了刘长安的肩头上,笑骂道:“你个臭小子,长大了还学会编排叔叔了!”

    高进在刘长安喊出虎子叔的时候就确定是他无疑了,这个称呼还是年仅五岁时的刘长安亲自给起的,时隔十二年,再次听到这个称呼高进只觉得无比亲切。

    高进双手紧紧抓住刘长安的双肩问道:“陛下,陛下他还好吗?”

    刘长安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高进的双手,随后便与高进一起席地而坐,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还真是无比奇妙,只听刘长安言道:“他呀,好的很。虎子叔你就别担心了!咱们还是聊聊着天刀派吧!”

    高进一愣反问道:“你也知道天刀派?”

    刘长安点了点头言道:“小侄子在前两日进入中山时曾见到过一队商旅。”

    刘长安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是全盘托出,高进闻言是眉头紧锁,缓缓道。

    “李斯国士派我前来中山,本就是打算让我在这里培养自己的势力,等有朝一日会化作自己的力量,为将来逐鹿天下做准备,可到这里之后才知这中山是有多么乱,这里江湖门派纵横,每天都有新的势力崛起又会有老的势力隐退,向我们这样披着江湖人的外套骨子里却是军武的人也不再少数,只不过这天刀派事我们这行人中发展最快的一个,现在中山近有三成的势力都已归属!”

    “哦?这么多!那可知他们是哪国的棋子?”

    高进沉吟半晌开口道:“应是赵家的人!赵家视中山为眼中钉肉中刺,虽是在他的管辖之内,可像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家人,这里已经完全被江湖人占据了。天平的日子的过久了却像是暴风雨时的前夕,赵文琪这是想玩一手招安啊!这要是被他得逞,国士十年谋划算是尽毁于我手了,我又有何颜面去面见国士!”

    刘长安单手揉捏着光秃没有一点胡茬的下巴如有所思道:“虎子叔莫急,如果我们将消息消息放出去怎样?”

    高进摇了摇头面色铁青道:“那得等我们先活着这时候再说了!”

    “怎么?情况有变?”刘长安疑惑问道。

    高进点了点头道:“我的那只商旅朋友已经被他们灭口了,我想下一个就要是我们了!”

    就在此时只听牢外哀嚎遍野!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月光洒满地,绵阳寨中是静静悄悄,地牢中王三一已睡的打起了鼻涕泡,刘长安还在打坐运功,老王头还是那样靠在墙角处闭着眼睛,刘长安悠悠转醒,因为时间差不多了,绵阳在地牢防守算是极为稀松大半夜居然连一个看守的小厮都没有,刘长安要是想逃,直接都可以从正门出去。

    三人晚饭还是不错,有酒有肉,对于近小半个月都没喝过酒的三人来说,这顿吃的那是相当的有滋有味。

    三人刚进中山时就迷了路,今日遇到楼荒说是巧合那也不为过,至于为何会和楼荒傻乎乎的进来,那只是因为三个字而已“天刀派”。

    刘长安三人迷路时也曾学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英豪,救了一伙商旅,王三一嘴上说幼稚但出起手来比谁都勤快,在之后刘长安第一次听到天刀派这个名字,也让他听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刘长安抓住了几个跑的慢些的小马匪,这几位马匪为了活命是有的没的直往外倒!

    可只有一个马匪是闭口不言,刘长安有些奇怪,一个普通的山贼马匪本应是贪生怕死,可这个马匪是相当的有骨气,这种骨气刘长安见过,是在西汉兵卒的身上见过,那种铁血的韧性是怎么挡也挡不住的。

    中山上的江湖势力里有军武的人?

    谁的?赵家的?还是临近的北燕?或者是北凉?

    中山处于三国交汇,谁家的都不奇怪,刘长安觉得很有意思,只不过让他失望的是,那名马匪在老王头剑气入体的情况下什么也没说,刘长安也是见过自家将士那每一位可都是铁血铮铮地真汉子,刘长安敬他们,也让老王头给了他一个痛快!

    这一队商旅也不是善类,见到这一幕后也是立即飞鸽传书,但不知传向何处,待刘长安向商旅众人问清前往邪灵谷的路后二者就此分别。

    在之后他们又迷路了。

    但碰到了楼荒,楼荒打听他们的来历,刘长安也是九假一虚的满嘴跑车,这一套话还真是让他从楼荒口中套出来不少信息。

    刀不在邪灵谷而是在天刀派,

    听楼荒的语气,与这天刀派还有这不小的恩恩怨怨。

    刘长安本是没想管这闲事儿,但看到绵阳寨三字时,刘长安忽然改变了注意,无巧不成书,为何前面说在这种鱼龙混杂的中山碰着谁家暗中甲士都不奇怪也就在这儿,李斯曾和他说起过十年前在中山安插了一股小势力名就叫绵阳寨。

    起初刘长安也不大确认,但见到了高进时他就可以放下心来了,这人他小时见过!

    地牢里有些潮湿,刘长安靠坐在墙壁上等着正主的来临,刚到三更,地牢的门被吱呀一声的推开了,火光的照映下墙壁上正在往下走的影子有些修长嗯一蹦一跳的?貌似头上还有一个马尾辫在乱晃!这是。

    还没等刘长安想出这人谁是,那已出现在他面前的俏皮身影便已映入眼帘。花衣裳,马尾辫手那两串糖葫芦,不是那糖葫芦小杀手还是何人!

    只见小姑娘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拎着一串钥匙,蹦蹦跳跳的就来到了牢门前,在刘长安目瞪口呆中小姑娘就这么打开了牢门走了进来。

    拎着手中的糖葫芦分给了刘长安一根,刘长安也没矫情拿起来就开吃问道。

    “今日怎么没来杀我?”

    “杀完了!”

    “什么时候?”

    “上午被那老头挡住了!”

    “哦!”

    一串糖葫芦上有八颗大山楂,小姑娘吃的很快,眨眼便只剩下了竹签,刘长安还剩四颗,递给了小姑娘,小姑娘也没嫌弃接过来便又是埋头苦吃,她好像很喜欢吃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刘长安见小姑娘吃完了笑着用手帮小姑娘抹去嘴角的糖渍,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皱着眉头沉吟半晌摇了摇头道。

    “不知道!,但那个人说我姓姬。”

    姓姬?刘长安听闻笑着叹口气,这是“真”仇家!

    他完全知道小姑娘为何要杀他了,“姬”是国姓!卫国的国姓!刘长安摇头苦笑一声道。

    “那个人是谁?”

    “不能说,他说你们会见面。”

    “那他还说什么了?”

    “没有!只和我说你是我的仇家,父债子偿。”

    刘长安实在是猜不出此人是谁,除了杀手谁还能对自己这么感兴趣?刘长安又问道。

    “我上了杀榜帖,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尾巴肯定不少,但我一个没看见,你杀的?”

    糖葫芦小姑娘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为何?”

    “一万两黄金,如果不是我亲自杀你,一分都没有。糖葫芦也没有。”

    “那我天天请你吃糖葫芦,你别杀我了。”

    小姑娘又是秀眉微皱,像是在很努力的思考,刘长安见状有戏加了把火豪气干云道。

    “每天两串!”

    “不行!你是我的仇人,听他说还是很大很大仇的那种!”

    出乎意料的是刘长安说完,小姑娘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就让刘长安有些无奈了。他要是知道面前的小姑娘可是一天一扫把架子糖葫芦的吃货,打死也不带开出自以为豪气干云的两串天价!这么比?简直能羞愧致死!

    随后小姑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言语:“寨外我见有大小两股势力,你小心!”

    就在这时地牢的门外响起一声清咦,刘长安抬头向楼梯处望去,被火光照应出的魁梧身材,是正主没跑了,在低头看面前的小姑娘,糖葫芦小姑娘早已不见了踪影,不知去向。

    高进沉着脸已快步走到了牢门面前,一眼便瞧见了傻站了牢门前的刘长安,冷哼道。

    “打昏了我两个守卫却不逃跑,你到底是谁?”

    刘长安歉意一笑,对于小姑娘打昏俩守卫的事他还真是不知,刘长安此时非常感谢小姑娘只是打昏而不是打死,要不他还真不说。

    只听刘长安言道:“西汉虎贲军九国之中号称步军天下第一,以能打最硬的仗,啃最难的骨头而名动天下,二十二年前宁阳一役,三万虎贲军步军绕路夏门口拦截郑,卫两国增援十万大军,历经三个时辰死战不退!让龙象军顺利攻破卫国国都宁阳,西汉国土从二州之地变为四州,虎贲军仅剩一千五百三十二人!西汉虎贲军一战名动天下!随第二年春,虎贲军恢复三万战力,一鼓作气攻破赵国西门豪夺贺兰夕阳两郡,西汉从四洲四地,变为六洲六地,当时虎贲军步兵总提督本公子没记错就是叫高进,没错吧!”

    “你到底是谁!?”

    高进的声音愈加冰冷,像是一只随时都可绞杀猎物的猛兽在一旁虎视眈眈。

    刘长安见状一笑,笑道:“虎子叔,我是小长安呐!”

    高进一愣,虎子叔?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你真是长安?”

    刘长安哈哈一笑:“如假包换!”

    高进闻言一拳头就砸在了刘长安的肩头上,笑骂道:“你个臭小子,长大了还学会编排叔叔了!”

    高进在刘长安喊出虎子叔的时候就确定是他无疑了,这个称呼还是年仅五岁时的刘长安亲自给起的,时隔十二年,再次听到这个称呼高进只觉得无比亲切。

    高进双手紧紧抓住刘长安的双肩问道:“陛下,陛下他还好吗?”

    刘长安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高进的双手,随后便与高进一起席地而坐,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还真是无比奇妙,只听刘长安言道:“他呀,好的很。虎子叔你就别担心了!咱们还是聊聊着天刀派吧!”

    高进一愣反问道:“你也知道天刀派?”

    刘长安点了点头言道:“小侄子在前两日进入中山时曾见到过一队商旅。”

    刘长安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是全盘托出,高进闻言是眉头紧锁,缓缓道。

    “李斯国士派我前来中山,本就是打算让我在这里培养自己的势力,等有朝一日会化作自己的力量,为将来逐鹿天下做准备,可到这里之后才知这中山是有多么乱,这里江湖门派纵横,每天都有新的势力崛起又会有老的势力隐退,向我们这样披着江湖人的外套骨子里却是军武的人也不再少数,只不过这天刀派事我们这行人中发展最快的一个,现在中山近有三成的势力都已归属!”

    “哦?这么多!那可知他们是哪国的棋子?”

    高进沉吟半晌开口道:“应是赵家的人!赵家视中山为眼中钉肉中刺,虽是在他的管辖之内,可像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家人,这里已经完全被江湖人占据了。天平的日子的过久了却像是暴风雨时的前夕,赵文琪这是想玩一手招安啊!这要是被他得逞,国士十年谋划算是尽毁于我手了,我又有何颜面去面见国士!”

    刘长安单手揉捏着光秃没有一点胡茬的下巴如有所思道:“虎子叔莫急,如果我们将消息消息放出去怎样?”

    高进摇了摇头面色铁青道:“那得等我们先活着这时候再说了!”

    “怎么?情况有变?”刘长安疑惑问道。

    高进点了点头道:“我的那只商旅朋友已经被他们灭口了,我想下一个就要是我们了!”

    就在此时只听牢外哀嚎遍野!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