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酒铺,整个中山就只有这一家酒铺,在中山这种鱼龙混杂的地界要是干一家酒铺那必然是赚的盆满钵满。

    不少酒贩商人也这么试过,但大都不超过半月,必定黄铺走人。

    在中山干酒铺生意也不是赚不到钱,而问题在于,他们喝酒压根就不给钱,脾气好了来你这喝顿酒,按他们的话来说是赏你面子,老子去城里下馆子都没人敢要钱,喝你几坛烂酒还敢要钱?脾气不好砸了你的摊子你也只有但瞪眼的分,不然真么办?打也打不过,说理?十个嘴巴下来,你还说屁的道理!

    近些年坚持下来没倒闭的酒铺,只有着林家酒铺一家而已,这家酒铺在鹰头涧附近,酒铺不大但很怪。

    掌柜是一名也不知是那家道观还了俗的道士,领着一个小娃娃。道士已到不惑之年,长相普普通通,属于那种仍到大街上瞬间就会被人群淹没的人,这是便是一怪。

    第二怪便是,每一位来酒铺喝酒的酒客都必须得先交十钱,这是规矩。

    不管是山上那个山寨的当家,或是那个门派的掌门,进了着林家酒铺就要守这儿的规矩。

    也曾有一派掌门想来林家酒铺喝白酒,就以那三品武尊的实力,硬是被这手提桃木剑不起眼的酒铺道士,揍了个满地找牙。

    自打那以后就没人在胆敢寻衅滋事,而这林家酒铺名头也在这中山算是一炮打响了。

    再说这第三怪,就是这酒铺只给你提供一壶酒,十钱一壶,价格算是合理,但仅限这一壶而已,在想来一壶,不好意思没有!

    就因这三怪,酒铺虽没人滋事,但生意是冷清的很,有些好奇来尝一壶的酒客大多就来这么一回。

    酒一般,不纯不烈,拿手的几个小菜也全是素菜,还有这酒铺掌柜性子冷淡的很,最重要的一点,酒不管够!

    你这样怎能让这些习惯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浪迹天涯的江湖人酣畅淋漓呢?生意不好也属人之常情。

    正值朝阳,酒铺内中年道士就开始忙碌了起来,院中不止他一人还有一个小道士模样的小孩子,二人打扫铺子等待开张。

    忙乎半天,铺子打扫的是干干净净,中年道士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小道士转身去到后院酿酒去了。没错,铺子内所供出的酒水都是出自于中年道士一人之手。

    中年道士面带微笑的酿这他的酒,小道士则坐在石凳上十分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籍,时不时转头问想中年道士。

    “师傅,你说儒释道三家,孰对孰错?”

    中年道士沉吟半晌认真的思考良久方才道。

    “都对!”

    小道士又问:“师傅那你说江湖恩怨仇杀孰对孰错?”

    “都对!”

    “那武当龙虎青城争了几千年的道教正统,孰对孰错?”

    “都对!”

    小道士一扔手中书,气鼓鼓的道“那我觉得师傅所言皆不对,那是我对,还是师傅对!”

    中年道士一笑道:“都对!”

    小道士一撅小嘴,抱着膀子撇过头,气道:“哼,总是说什么都对,都行,都好,师傅你就不能改改,难怪掌教师叔老是叫您都对师弟!出来还好,没人知晓你这外号,这要是在山上我可要被同门们笑话死了!”

    中年道士看着自家徒弟的背影无奈摇头。拍了拍自家徒弟的肩膀笑道。

    “好了好了,下回啊师傅改就是了!”

    “那师傅你改什么?”

    中年道士思考良久试着问道:“嘶~~嗯全都对?”

    小道士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打算再理会这不有些太靠谱的师傅。中年道士朗声大笑,推了推小道士的后背,将他推下石凳笑道。

    “好了好了!来客人了,快去招呼招呼!”

    小道士半信半疑的走出了后院,来到酒铺门口,就见二人迎面走来,一袭红衣女子,一为破衫和尚。

    小道士见到红衣女子还好,但一见这破衫和尚,小脸立即就耷拉了来,小嘴努起,对着迎面走来的红衣女子施了一礼后便跑到了破衫和尚面前小手一伸,没好气道。

    “一人十钱,和尚二十!”

    破衫和尚一愣,反问道:“小施主,不是一人十钱吗?为何和尚就要二十?”

    小道士对着破衫和尚做了一副鬼脸道:“我虽说和尚二十,但你这未剃度的和尚还真喝啊!”

    破衫和尚闻言哈哈大笑,宣了句佛号笑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还真是个喝酒吃肉的怪和尚!”

    破衫和尚说罢便独自走进了酒铺,小道士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红衣女子掩嘴偷笑,随身掏出一颗碎银子放在了小道士的手中便随着破衫和尚一同走进了酒铺。

    就在这时,后院的中年道士带着托盘走了出来,托盘上是“两”壶酒。

    将酒轻放在桌上后,破衫和尚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迫不及待的将腰间悬挂的葫芦取了下来,瞟了一眼红衣女子,见红衣女子摇了摇头后方才放下心来,美滋滋的打开了葫芦钮,一壶入葫芦,一壶入腹中。

    刚喝一口,只听破衫和尚轻咦一声,抬头看向正一脸笑眯眯的中年道士疑惑道。

    “这酒,你酿的?”

    中年道士点了点头,随后笑道:“听闻,东越杭州灵隐寺出了一位转世罗汉,说此人破衫、破鞋、破扇,好喝酒吃肉,可是不巧,贫道的酒铺里只有酒却无肉可吃!”

    破衫和尚拎起酒壶又是往嘴里猛灌了一口后道。

    “无妨!小僧也不是挑理的人有着酒甚好!不知之前还有何人有这等口福,还能喝道你林轻舟亲自酿的酒。”

    中年道士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言道:“有很多,小到行人商旅,大到山中门派掌门,但喝出滋味的也就这么几个!”

    “哦?”

    “吴风眠那瞎子就喝过,只不过听说他不知是去那个巷弄口下棋了去。”

    破衫和尚闻言大笑“瞎子去下棋,他能摸得到棋子吗?快说快说还有谁?”

    “韩福吉也来过,只不过他说不过瘾。”

    “那就是一个武痴怎会懂得享受!”

    破衫和尚有些嫌弃的道,好似这酒进了韩无敌的肚子里就像是琼浆玉液进了一个猴子的肚子一般,暴殄天物!

    林轻舟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位灵隐寺的罗汉还真是有些能说会道,不愧是下一次佛道争辩的主力人物。

    “还有呢?”

    “半月前李太白带着一位小女孩来过,还有前两日有一位不知名的小姑娘问我要糖葫芦,我这没有便给了她一壶酒喝,唐门唐墨,华山宁无痕,天刀赵亦卿都来过。”

    “没了?”

    “没了!”

    破衫和尚倒吸了一口凉气,轻声道。“你这赚翻了吧!需不需要小僧与施主合作?”

    林轻舟笑而不语,这和尚出了能从言语中听出是和尚以外,还哪里像是个和尚?

    一旁的红衣女子听的迷迷糊糊,跑进来的小道士也是懵懵懂懂,红衣女子只好像听过几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具体二人说的是什么她便一概不知。

    过了不久,林轻舟拍了拍一旁的小道士道:“今儿个生意好,又来人了,快去看看。”

    小道士迷迷糊糊的走出了酒铺,便见四人径直朝着酒铺走了过来,为首的一名是一身素衣的少年郎,小道士见状一脸笑呵呵的迎了上去,对于他来说,没什么事比收银子更有乐趣的了。

    小道士三步并成两步冲到众人面前,先是恭恭敬敬的对着众人施了一礼后,便伸出那小巧的小手言道。

    “一人十钱,四人共四十。”

    来着为首的少年郎一愣,转头看向身旁的中年魁梧汉子,魁梧汉子一笑,从袖中掏出四十钱交给了小道士的手中。

    接过了铜钱的小道士一脸的满足的神情,拿着铜钱快步酒跑进了酒铺。

    魁梧汉子看着小道士一脸的财迷样,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笑,随后对着一旁少年郎解释道。

    “这个小道士啊,是这家酒铺掌柜来过来的孩子,掌柜也是一名道士,一人十钱是这里的规矩。”

    少年郎闻言点了点头,也没在意,径直走到了酒铺之中找了一张桌子后便坐了下来,其余人也跟着少年郎坐了下去,魁梧汉子对着一旁桌子前的林轻舟招了招手大喊道。

    “老林啊!快来上酒了!”

    还没等铺中掌柜上酒,刘长安一眼便见到了一袭红衣,那女子在冲着她笑,像是很骄傲的样子,就像小时候自己三岁提起了剑时那样的骄傲!

    刘长安呆愣当场,当他听王三一说她被人劫持的时候,刘长安是强忍着没转身回西汉福缘山上,去揍那和尚一顿的冲动!

    他勉强压住心中怒火继续上路,但心里仍是挂念着自家姐姐,如果他的任何一个兄弟姐姐死了,刘长安一定会立即返回西汉,去那墙高院阔的皇宫当面问问那个人!

    包括他大哥刘青峰!谁也不能为他而死!

    他接受不了让自家兄弟姐姐,死在为他铺道的路上,哪怕他放弃那个人的一生的意志,放弃于整座天下!

    去他娘的天下苍生,去他娘的江山社稷,这是他们强加给我的意志不是我自己的!

    我刘长安想要的就是一家人能安安稳稳的活着,不要为谁而死。

    两行清泪从刘长安的脸颊划过他颤声道。

    “姐~~。”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林家酒铺,整个中山就只有这一家酒铺,在中山这种鱼龙混杂的地界要是干一家酒铺那必然是赚的盆满钵满。

    不少酒贩商人也这么试过,但大都不超过半月,必定黄铺走人。

    在中山干酒铺生意也不是赚不到钱,而问题在于,他们喝酒压根就不给钱,脾气好了来你这喝顿酒,按他们的话来说是赏你面子,老子去城里下馆子都没人敢要钱,喝你几坛烂酒还敢要钱?脾气不好砸了你的摊子你也只有但瞪眼的分,不然真么办?打也打不过,说理?十个嘴巴下来,你还说屁的道理!

    近些年坚持下来没倒闭的酒铺,只有着林家酒铺一家而已,这家酒铺在鹰头涧附近,酒铺不大但很怪。

    掌柜是一名也不知是那家道观还了俗的道士,领着一个小娃娃。道士已到不惑之年,长相普普通通,属于那种仍到大街上瞬间就会被人群淹没的人,这是便是一怪。

    第二怪便是,每一位来酒铺喝酒的酒客都必须得先交十钱,这是规矩。

    不管是山上那个山寨的当家,或是那个门派的掌门,进了着林家酒铺就要守这儿的规矩。

    也曾有一派掌门想来林家酒铺喝白酒,就以那三品武尊的实力,硬是被这手提桃木剑不起眼的酒铺道士,揍了个满地找牙。

    自打那以后就没人在胆敢寻衅滋事,而这林家酒铺名头也在这中山算是一炮打响了。

    再说这第三怪,就是这酒铺只给你提供一壶酒,十钱一壶,价格算是合理,但仅限这一壶而已,在想来一壶,不好意思没有!

    就因这三怪,酒铺虽没人滋事,但生意是冷清的很,有些好奇来尝一壶的酒客大多就来这么一回。

    酒一般,不纯不烈,拿手的几个小菜也全是素菜,还有这酒铺掌柜性子冷淡的很,最重要的一点,酒不管够!

    你这样怎能让这些习惯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浪迹天涯的江湖人酣畅淋漓呢?生意不好也属人之常情。

    正值朝阳,酒铺内中年道士就开始忙碌了起来,院中不止他一人还有一个小道士模样的小孩子,二人打扫铺子等待开张。

    忙乎半天,铺子打扫的是干干净净,中年道士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小道士转身去到后院酿酒去了。没错,铺子内所供出的酒水都是出自于中年道士一人之手。

    中年道士面带微笑的酿这他的酒,小道士则坐在石凳上十分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籍,时不时转头问想中年道士。

    “师傅,你说儒释道三家,孰对孰错?”

    中年道士沉吟半晌认真的思考良久方才道。

    “都对!”

    小道士又问:“师傅那你说江湖恩怨仇杀孰对孰错?”

    “都对!”

    “那武当龙虎青城争了几千年的道教正统,孰对孰错?”

    “都对!”

    小道士一扔手中书,气鼓鼓的道“那我觉得师傅所言皆不对,那是我对,还是师傅对!”

    中年道士一笑道:“都对!”

    小道士一撅小嘴,抱着膀子撇过头,气道:“哼,总是说什么都对,都行,都好,师傅你就不能改改,难怪掌教师叔老是叫您都对师弟!出来还好,没人知晓你这外号,这要是在山上我可要被同门们笑话死了!”

    中年道士看着自家徒弟的背影无奈摇头。拍了拍自家徒弟的肩膀笑道。

    “好了好了,下回啊师傅改就是了!”

    “那师傅你改什么?”

    中年道士思考良久试着问道:“嘶~~嗯全都对?”

    小道士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打算再理会这不有些太靠谱的师傅。中年道士朗声大笑,推了推小道士的后背,将他推下石凳笑道。

    “好了好了!来客人了,快去招呼招呼!”

    小道士半信半疑的走出了后院,来到酒铺门口,就见二人迎面走来,一袭红衣女子,一为破衫和尚。

    小道士见到红衣女子还好,但一见这破衫和尚,小脸立即就耷拉了来,小嘴努起,对着迎面走来的红衣女子施了一礼后便跑到了破衫和尚面前小手一伸,没好气道。

    “一人十钱,和尚二十!”

    破衫和尚一愣,反问道:“小施主,不是一人十钱吗?为何和尚就要二十?”

    小道士对着破衫和尚做了一副鬼脸道:“我虽说和尚二十,但你这未剃度的和尚还真喝啊!”

    破衫和尚闻言哈哈大笑,宣了句佛号笑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还真是个喝酒吃肉的怪和尚!”

    破衫和尚说罢便独自走进了酒铺,小道士长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红衣女子掩嘴偷笑,随身掏出一颗碎银子放在了小道士的手中便随着破衫和尚一同走进了酒铺。

    就在这时,后院的中年道士带着托盘走了出来,托盘上是“两”壶酒。

    将酒轻放在桌上后,破衫和尚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迫不及待的将腰间悬挂的葫芦取了下来,瞟了一眼红衣女子,见红衣女子摇了摇头后方才放下心来,美滋滋的打开了葫芦钮,一壶入葫芦,一壶入腹中。

    刚喝一口,只听破衫和尚轻咦一声,抬头看向正一脸笑眯眯的中年道士疑惑道。

    “这酒,你酿的?”

    中年道士点了点头,随后笑道:“听闻,东越杭州灵隐寺出了一位转世罗汉,说此人破衫、破鞋、破扇,好喝酒吃肉,可是不巧,贫道的酒铺里只有酒却无肉可吃!”

    破衫和尚拎起酒壶又是往嘴里猛灌了一口后道。

    “无妨!小僧也不是挑理的人有着酒甚好!不知之前还有何人有这等口福,还能喝道你林轻舟亲自酿的酒。”

    中年道士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言道:“有很多,小到行人商旅,大到山中门派掌门,但喝出滋味的也就这么几个!”

    “哦?”

    “吴风眠那瞎子就喝过,只不过听说他不知是去那个巷弄口下棋了去。”

    破衫和尚闻言大笑“瞎子去下棋,他能摸得到棋子吗?快说快说还有谁?”

    “韩福吉也来过,只不过他说不过瘾。”

    “那就是一个武痴怎会懂得享受!”

    破衫和尚有些嫌弃的道,好似这酒进了韩无敌的肚子里就像是琼浆玉液进了一个猴子的肚子一般,暴殄天物!

    林轻舟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位灵隐寺的罗汉还真是有些能说会道,不愧是下一次佛道争辩的主力人物。

    “还有呢?”

    “半月前李太白带着一位小女孩来过,还有前两日有一位不知名的小姑娘问我要糖葫芦,我这没有便给了她一壶酒喝,唐门唐墨,华山宁无痕,天刀赵亦卿都来过。”

    “没了?”

    “没了!”

    破衫和尚倒吸了一口凉气,轻声道。“你这赚翻了吧!需不需要小僧与施主合作?”

    林轻舟笑而不语,这和尚出了能从言语中听出是和尚以外,还哪里像是个和尚?

    一旁的红衣女子听的迷迷糊糊,跑进来的小道士也是懵懵懂懂,红衣女子只好像听过几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具体二人说的是什么她便一概不知。

    过了不久,林轻舟拍了拍一旁的小道士道:“今儿个生意好,又来人了,快去看看。”

    小道士迷迷糊糊的走出了酒铺,便见四人径直朝着酒铺走了过来,为首的一名是一身素衣的少年郎,小道士见状一脸笑呵呵的迎了上去,对于他来说,没什么事比收银子更有乐趣的了。

    小道士三步并成两步冲到众人面前,先是恭恭敬敬的对着众人施了一礼后,便伸出那小巧的小手言道。

    “一人十钱,四人共四十。”

    来着为首的少年郎一愣,转头看向身旁的中年魁梧汉子,魁梧汉子一笑,从袖中掏出四十钱交给了小道士的手中。

    接过了铜钱的小道士一脸的满足的神情,拿着铜钱快步酒跑进了酒铺。

    魁梧汉子看着小道士一脸的财迷样,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笑,随后对着一旁少年郎解释道。

    “这个小道士啊,是这家酒铺掌柜来过来的孩子,掌柜也是一名道士,一人十钱是这里的规矩。”

    少年郎闻言点了点头,也没在意,径直走到了酒铺之中找了一张桌子后便坐了下来,其余人也跟着少年郎坐了下去,魁梧汉子对着一旁桌子前的林轻舟招了招手大喊道。

    “老林啊!快来上酒了!”

    还没等铺中掌柜上酒,刘长安一眼便见到了一袭红衣,那女子在冲着她笑,像是很骄傲的样子,就像小时候自己三岁提起了剑时那样的骄傲!

    刘长安呆愣当场,当他听王三一说她被人劫持的时候,刘长安是强忍着没转身回西汉福缘山上,去揍那和尚一顿的冲动!

    他勉强压住心中怒火继续上路,但心里仍是挂念着自家姐姐,如果他的任何一个兄弟姐姐死了,刘长安一定会立即返回西汉,去那墙高院阔的皇宫当面问问那个人!

    包括他大哥刘青峰!谁也不能为他而死!

    他接受不了让自家兄弟姐姐,死在为他铺道的路上,哪怕他放弃那个人的一生的意志,放弃于整座天下!

    去他娘的天下苍生,去他娘的江山社稷,这是他们强加给我的意志不是我自己的!

    我刘长安想要的就是一家人能安安稳稳的活着,不要为谁而死。

    两行清泪从刘长安的脸颊划过他颤声道。

    “姐~~。”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