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女子一脸宠溺的望着刘长安,之间刘长安起身跑入红衣女子的怀中泣不成声,好似要将这两月以来的所有委屈尽数发泄出来。

    刘玲月轻轻抚摸着刘长安的头,嘴唇一抿强忍着泪水,心中万般滋味!

    兄弟姐妹五人就数他年纪与刘长安相仿,感情也是最好,可自己为了唐央措,已经忽略了这个弟弟很多。

    想起刘长安将要离开六安城时与自己的对话,刘玲月只觉羞愧万分,她岂能不知刘长安此行定是九死一生,可自己连句路上小心也没和这个弟弟说上一声。

    刘长安在刘玲月温暖的怀中渐渐停止抽泣抬起头来,刘玲月微笑着用手将刘长安脸上残留下的泪痕抹去,轻声道。

    “傻弟弟,怎么样?吃亏了没?”

    刘长安轻声嗯了一声。

    自己优柔寡断怪不得旁人,明知小花儿是刘青峰的棋子,但他一想起他唱的花儿戏,怎么也狠不下心下手杀他,也多亏五灵山一战他福大命大,才没暴毙当场。

    “你怎么就穿着素衣?原本衣服呢?”

    “成布条了,只能在绵阳寨换了身素衣出来。”

    “那快让姐看看有没有受伤!”

    “没有。”

    刘玲月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弟弟,本还想问些什么,但又不知从何开口,心中思绪万千也只能化为三字出口。

    “对不起!”

    刘长安摇了摇头道:“我不管他修的是佛是马,只要不负你,我甘愿叫他一声姐夫,但他若敢要负你,我就让福缘寺仅闻铁蹄声!”

    刘长安当然知晓刘玲月这三字所言何事,但他不在乎,难道这天底下还有比自家姐姐幸福更大的事吗?

    大姐出家寒水,二姐守寡西秦,他不想再让这仅比自己大五岁的三姐也成为政治上的工具。

    以前他管不了,可现在不一样,这要他还活着,这件事儿就他说的算。

    刘玲月苦涩一笑,双手捂住刘长安的双耳。将她的额头紧紧的贴了上去,有些哽咽的言道。

    “小长安呐!你要活下去。就算以后不会西汉了,也要活下去,你出生前,母亲嘱咐我好生照顾你,可姐姐做的不好,你勿怪。你以后要是见到了他,也别怪他,这是他的选择,你我强求不来。姐姐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随着这位慧济大师去做,今日正好路过这儿,就想着看你一眼再走,现在好了,见也见了,姐姐可要走了!”

    说罢,刘玲月起身就要往铺外走去,法号为慧济的破衫和尚闻言也跟随起身,便要离去。

    刘长安心中猛然升起一丝不好的念头,急忙追了出去大喊道。

    “姐!”

    刘玲月背对着刘长安,清风拂过,红衣飘飘。

    刘玲月控制着眼中泪水,回眸嫣然一笑,做出了一副鬼脸道。

    “不告诉你!”

    春风依旧,著意福缘桃。清明依旧,却已物是人非。

    阳春福缘桃林,一别如过百,相思断肠,又过多少春秋?

    刘长安呆立在酒铺门口,看着那一袭红衣身影,像是永别。直到身影消失在连绵大山中,刘长安方才凄然朗天狂笑。

    “呵哈哈哈,呵哈哈哈,唐央措,我姐若是身死道消,我定让你福缘山上剑雨漫天!”

    刘长安狂笑后倒地不起,哭成了泪人。

    他知,他拦不住啊!

    王三一与老王头走到刘长安的身边,一左一右分别坐在一侧,高进站在刘长安身后。三人皆是无言。

    刘长安躺地不起,用手狠狠摸了把脸泪水,只听一旁王三一平淡道。

    “若是真有这么一天呐!我陪你一块去,不就是一处佛家圣地吗?掀翻了又如何?”

    老王头咧嘴一笑,露出那一颗大金牙附和道:“就是,带老王一个,想当年又不是没干过,咱总不能让三小姐吃亏不是?”

    高进上前将躺在地上的刘长安扶起沉声道:“我带上全部虎贲军,来一次马踏佛堂。”

    刘长安破涕而笑,点了点头,但愿无事吧!

    回到酒铺中,中年道士已将五壶酒水摆好在桌面上,小道士则是炸了一碟花生米正往桌上放呢,高进好奇的问道。

    “老林呐,一人一壶不是铁律吗?啥时候改规矩了?”

    中年道士淡然一笑打量了一下刘长安道:“没改规矩,但见这位小友与贫道有缘,这一壶一碟算是赠于你们的。有一阵子的没来客人了,后院的存货还有的是,小友们尽管喝便是了。”

    高进闻言哈哈大笑言道:“能让你林铁鸡拔毛,那这次还真是有福气了!”

    林家酒铺的酒不香,不纯,不烈,可谓是下品,但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恰好高进就好喝这一口。

    自打从西汉,当虎贲军步军总提督时起,高进就不爱喝那些所谓的上品的杏花烧,刘达赐下的陈年老酿也大多让他送给了底下士卒,而自己就爱喝那下品的酒糟,也说不上为何,就是喜欢!

    刘长安心情不大好,便没有仔细听高进与中年道士的寒暄言语,随手提起一壶,连酒杯都没用,直接灌入口中。

    酒有些拉嗓,滋味不太好!

    可这酒水刚一下肚,刘长安的眼睛都直了!双目圆瞪,一脸不可置信。连忙提起酒壶又是一口下肚。

    随后便是第三口!

    第四口!

    第五口!

    直到酒壶里空空如也!刘长安闭目沉思。

    高进三人也察觉了这酒有些不对,分分拿起酒壶猛灌远了一口,高进砸吧砸吧嘴,一脸疑惑,这酒与平时并无差异,可这。

    还没等他想明白便见老王头放下酒壶对着中年道士咧嘴一笑,王三一也与刘长安无异,连连猛灌几口,随后放下空酒壶,眼神炙热的望着中年道士。

    高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发生了什么,直到刘长安开口问道。

    “这酒可还有?”

    “有,可还要?”

    刘长安点了点头这一壶的确不够啊!

    中年道士和煦一笑,望着刘长安问道:“酒,贫道只剩十壶,如果小友想要的话,还需回答贫道一个问题!可否?”

    刘长安眉毛一挑反问道:“哦?何题?”

    中年道士摸了摸并无胡须的下巴言道:“何为善?”

    听闻刘长安眉头紧锁,思考良久方才答道:“人人上出之气,为善!”

    中年道士闻言后哈哈大笑,貌似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挥手示意让小道士到后院去取酒,自己则坐在了刘长安的一旁言道。

    “小友,可决定好了?”

    刘长安摇了摇头笑道:“没想好,先走一步看一步吧,能活着其实就挺好,想些别的都得在活着的前提下。不是吗?”

    “嗯,有理!”

    小道士摇摇晃晃的端着一个托盘从后院走了出来,托盘上十壶酒一壶不少,没等小道士将酒水放在桌上,便见,一旁的王三一猛地一拍桌子,眼神炙热的死死盯着中年道士有些兴奋的道。

    “你是林轻舟?青城山的林轻舟?”

    中年道士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反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肯定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无心插柳柳成荫!快与我比试一番!”

    刘长安白了如此激动的王三一一眼,打架就打架,不会你瞎拽什么词!

    中年道士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小友莫急,贫道给你一个忠告,年轻气盛是好事,但不要老是打打杀杀的,伤气!”

    王三一闻言急得是直跳脚,他入江湖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来以正剑道,做那剑道抗鼎第一人吗!青城山符剑林轻舟在此哪有不战的道理?

    只见王三一拎起手中佛肚竹,对着正喝酒的中年道士林轻舟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后朗声道。

    “南阳王家剑林当代出剑人王三一,请,前辈赐教!”

    被认定是林轻舟的中年道士笑而不语,一旁的小道士却不干了,稚嫩的嗓音冷哼一声道。

    “就凭你也想挑战我师傅,我来跟你过两招!”

    王三一一愣,见这小道士可爱的模样,随后大笑道:“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插什么嘴,快一边。”

    没等王三一说完,便见王三一如那离弦飞箭一般,倒飞出酒铺。

    小道士淡淡的收回了小脚,小嘴一撅,随手一召,一柄桃木剑入手便追了出去。

    刘长安见状一乐,端起桌上那碟花生米,提了一壶酒屁颠屁颠的跑到酒铺门口的门槛之上坐了下来,随手招呼老王头与高进一起。

    然后又将手指放入口中吹了一声口哨,一身黑白相见似熊似猫的猛兽不知在什么地方猛地冲了出来,刘长安对着这猛兽招了招手扯起嗓门喊道。

    “大萌!快来看戏呀!你主人又挨打了!”

    那似熊似猫的猛兽好似听懂了刘长安所说活,看着地上刚刚爬起身来的王三一,似乎也看懂了什么,随地大屁股一坐。

    又看起戏来!

    林轻舟也从酒铺内走出,在刘长安额身旁坐下,看着刘长安津津有味的丢着花生米入口,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

    “我的那壶酒,你喝出了什么?”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红衣女子一脸宠溺的望着刘长安,之间刘长安起身跑入红衣女子的怀中泣不成声,好似要将这两月以来的所有委屈尽数发泄出来。

    刘玲月轻轻抚摸着刘长安的头,嘴唇一抿强忍着泪水,心中万般滋味!

    兄弟姐妹五人就数他年纪与刘长安相仿,感情也是最好,可自己为了唐央措,已经忽略了这个弟弟很多。

    想起刘长安将要离开六安城时与自己的对话,刘玲月只觉羞愧万分,她岂能不知刘长安此行定是九死一生,可自己连句路上小心也没和这个弟弟说上一声。

    刘长安在刘玲月温暖的怀中渐渐停止抽泣抬起头来,刘玲月微笑着用手将刘长安脸上残留下的泪痕抹去,轻声道。

    “傻弟弟,怎么样?吃亏了没?”

    刘长安轻声嗯了一声。

    自己优柔寡断怪不得旁人,明知小花儿是刘青峰的棋子,但他一想起他唱的花儿戏,怎么也狠不下心下手杀他,也多亏五灵山一战他福大命大,才没暴毙当场。

    “你怎么就穿着素衣?原本衣服呢?”

    “成布条了,只能在绵阳寨换了身素衣出来。”

    “那快让姐看看有没有受伤!”

    “没有。”

    刘玲月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弟弟,本还想问些什么,但又不知从何开口,心中思绪万千也只能化为三字出口。

    “对不起!”

    刘长安摇了摇头道:“我不管他修的是佛是马,只要不负你,我甘愿叫他一声姐夫,但他若敢要负你,我就让福缘寺仅闻铁蹄声!”

    刘长安当然知晓刘玲月这三字所言何事,但他不在乎,难道这天底下还有比自家姐姐幸福更大的事吗?

    大姐出家寒水,二姐守寡西秦,他不想再让这仅比自己大五岁的三姐也成为政治上的工具。

    以前他管不了,可现在不一样,这要他还活着,这件事儿就他说的算。

    刘玲月苦涩一笑,双手捂住刘长安的双耳。将她的额头紧紧的贴了上去,有些哽咽的言道。

    “小长安呐!你要活下去。就算以后不会西汉了,也要活下去,你出生前,母亲嘱咐我好生照顾你,可姐姐做的不好,你勿怪。你以后要是见到了他,也别怪他,这是他的选择,你我强求不来。姐姐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随着这位慧济大师去做,今日正好路过这儿,就想着看你一眼再走,现在好了,见也见了,姐姐可要走了!”

    说罢,刘玲月起身就要往铺外走去,法号为慧济的破衫和尚闻言也跟随起身,便要离去。

    刘长安心中猛然升起一丝不好的念头,急忙追了出去大喊道。

    “姐!”

    刘玲月背对着刘长安,清风拂过,红衣飘飘。

    刘玲月控制着眼中泪水,回眸嫣然一笑,做出了一副鬼脸道。

    “不告诉你!”

    春风依旧,著意福缘桃。清明依旧,却已物是人非。

    阳春福缘桃林,一别如过百,相思断肠,又过多少春秋?

    刘长安呆立在酒铺门口,看着那一袭红衣身影,像是永别。直到身影消失在连绵大山中,刘长安方才凄然朗天狂笑。

    “呵哈哈哈,呵哈哈哈,唐央措,我姐若是身死道消,我定让你福缘山上剑雨漫天!”

    刘长安狂笑后倒地不起,哭成了泪人。

    他知,他拦不住啊!

    王三一与老王头走到刘长安的身边,一左一右分别坐在一侧,高进站在刘长安身后。三人皆是无言。

    刘长安躺地不起,用手狠狠摸了把脸泪水,只听一旁王三一平淡道。

    “若是真有这么一天呐!我陪你一块去,不就是一处佛家圣地吗?掀翻了又如何?”

    老王头咧嘴一笑,露出那一颗大金牙附和道:“就是,带老王一个,想当年又不是没干过,咱总不能让三小姐吃亏不是?”

    高进上前将躺在地上的刘长安扶起沉声道:“我带上全部虎贲军,来一次马踏佛堂。”

    刘长安破涕而笑,点了点头,但愿无事吧!

    回到酒铺中,中年道士已将五壶酒水摆好在桌面上,小道士则是炸了一碟花生米正往桌上放呢,高进好奇的问道。

    “老林呐,一人一壶不是铁律吗?啥时候改规矩了?”

    中年道士淡然一笑打量了一下刘长安道:“没改规矩,但见这位小友与贫道有缘,这一壶一碟算是赠于你们的。有一阵子的没来客人了,后院的存货还有的是,小友们尽管喝便是了。”

    高进闻言哈哈大笑言道:“能让你林铁鸡拔毛,那这次还真是有福气了!”

    林家酒铺的酒不香,不纯,不烈,可谓是下品,但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恰好高进就好喝这一口。

    自打从西汉,当虎贲军步军总提督时起,高进就不爱喝那些所谓的上品的杏花烧,刘达赐下的陈年老酿也大多让他送给了底下士卒,而自己就爱喝那下品的酒糟,也说不上为何,就是喜欢!

    刘长安心情不大好,便没有仔细听高进与中年道士的寒暄言语,随手提起一壶,连酒杯都没用,直接灌入口中。

    酒有些拉嗓,滋味不太好!

    可这酒水刚一下肚,刘长安的眼睛都直了!双目圆瞪,一脸不可置信。连忙提起酒壶又是一口下肚。

    随后便是第三口!

    第四口!

    第五口!

    直到酒壶里空空如也!刘长安闭目沉思。

    高进三人也察觉了这酒有些不对,分分拿起酒壶猛灌远了一口,高进砸吧砸吧嘴,一脸疑惑,这酒与平时并无差异,可这。

    还没等他想明白便见老王头放下酒壶对着中年道士咧嘴一笑,王三一也与刘长安无异,连连猛灌几口,随后放下空酒壶,眼神炙热的望着中年道士。

    高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发生了什么,直到刘长安开口问道。

    “这酒可还有?”

    “有,可还要?”

    刘长安点了点头这一壶的确不够啊!

    中年道士和煦一笑,望着刘长安问道:“酒,贫道只剩十壶,如果小友想要的话,还需回答贫道一个问题!可否?”

    刘长安眉毛一挑反问道:“哦?何题?”

    中年道士摸了摸并无胡须的下巴言道:“何为善?”

    听闻刘长安眉头紧锁,思考良久方才答道:“人人上出之气,为善!”

    中年道士闻言后哈哈大笑,貌似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挥手示意让小道士到后院去取酒,自己则坐在了刘长安的一旁言道。

    “小友,可决定好了?”

    刘长安摇了摇头笑道:“没想好,先走一步看一步吧,能活着其实就挺好,想些别的都得在活着的前提下。不是吗?”

    “嗯,有理!”

    小道士摇摇晃晃的端着一个托盘从后院走了出来,托盘上十壶酒一壶不少,没等小道士将酒水放在桌上,便见,一旁的王三一猛地一拍桌子,眼神炙热的死死盯着中年道士有些兴奋的道。

    “你是林轻舟?青城山的林轻舟?”

    中年道士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反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肯定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无心插柳柳成荫!快与我比试一番!”

    刘长安白了如此激动的王三一一眼,打架就打架,不会你瞎拽什么词!

    中年道士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小友莫急,贫道给你一个忠告,年轻气盛是好事,但不要老是打打杀杀的,伤气!”

    王三一闻言急得是直跳脚,他入江湖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来以正剑道,做那剑道抗鼎第一人吗!青城山符剑林轻舟在此哪有不战的道理?

    只见王三一拎起手中佛肚竹,对着正喝酒的中年道士林轻舟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后朗声道。

    “南阳王家剑林当代出剑人王三一,请,前辈赐教!”

    被认定是林轻舟的中年道士笑而不语,一旁的小道士却不干了,稚嫩的嗓音冷哼一声道。

    “就凭你也想挑战我师傅,我来跟你过两招!”

    王三一一愣,见这小道士可爱的模样,随后大笑道:“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插什么嘴,快一边。”

    没等王三一说完,便见王三一如那离弦飞箭一般,倒飞出酒铺。

    小道士淡淡的收回了小脚,小嘴一撅,随手一召,一柄桃木剑入手便追了出去。

    刘长安见状一乐,端起桌上那碟花生米,提了一壶酒屁颠屁颠的跑到酒铺门口的门槛之上坐了下来,随手招呼老王头与高进一起。

    然后又将手指放入口中吹了一声口哨,一身黑白相见似熊似猫的猛兽不知在什么地方猛地冲了出来,刘长安对着这猛兽招了招手扯起嗓门喊道。

    “大萌!快来看戏呀!你主人又挨打了!”

    那似熊似猫的猛兽好似听懂了刘长安所说活,看着地上刚刚爬起身来的王三一,似乎也看懂了什么,随地大屁股一坐。

    又看起戏来!

    林轻舟也从酒铺内走出,在刘长安额身旁坐下,看着刘长安津津有味的丢着花生米入口,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

    “我的那壶酒,你喝出了什么?”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