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郡,与别山郡相邻,如果说别山郡是以大别山山寨多,匪寇多而出名,那贺兰郡就是以贺兰郡人的美貌而出名了。“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这可谓是当代浪子剑仙李太白对贺兰郡女子最大的评价了。还有那传说中的魔道魁首,拥有龙阳之癖的南阳衡山堡堡主安琪也曾言道。

    “美少年,举杯饮酒时,常常傲视青天,俊美之姿有如玉树临风。”

    当然这不可能说的是女子了。不论是贺兰赛江南也好,或是是江南赛贺兰也罢,只要生在此二地之人,无不都可当起俊美非凡四字。就连历代西汉皇帝选妃进宫也首选的是贺兰郡的女子。

    塞外江南的名头也不是说说而已,与江南大致相同,贺兰郡也拥有着浓郁的书卷气息,当代书法大家,名人居士,朝廷命官也大多出自于此。

    除此之外,还有那不得不说的,只属于西汉贺兰郡的“花儿戏”。

    为此,贺兰郡人拥有着只属于他们的节日“花儿节”,每年春分都会有当地的戏班子开始组织开戏会,这戏会啊会持续一天一夜,戏班子里的戏子们就这么轮班上阵,直到第二天日出东海各个嗓子沙哑失声方才作罢。

    今年轮到了当地的一家小戏班来主持今年的花儿节,这小戏班名曰“百花会”,只有寥寥八人而已,但却不可小巧了这小戏班子,百花会戏班虽人数不多,但能唱戏的主儿个把个都是贺兰郡的名角!而且在贺兰郡戏圈中还有这不小的地位。

    “喂,小花儿,你去把那一块的木桌,木凳啥的,都搬上去,手脚麻利点儿啊!”

    “好,好的。”

    “喂,小花儿,台下席位都摆好了吗?”

    “啊啊!马上,马上就好了!”

    “哎,你叫?哦!小花儿,动作快点啊!看官们马上就来了!”

    “是是是。”

    这一大清早!百花会的众人就开始忙碌了起来,认真说起来也不算是众人。大致干活,布置会场的,也就只有一名叫小花儿的学徒而已,而其他人呢?各个也是忙的满头大汗,晕头转向,只不过并不是在布置会场,而是指挥小花儿干活。

    小花儿无名无姓,不知他的父母是谁,也不知他到底来自哪里。小花儿也只是老班主给起得艺名而已,听老班主说啊,是一位大人物亲自将他送进了百花会,之后这位大人物就不知了去向,班里的角儿们对这种传言分分是嗤之以鼻。

    哪家听说了大人物会把一个无名无姓的孩子送进下九流的戏班里啊?而且十年里不闻不问,况且十年前百花会,还是只是一个在贺兰郡戏圈里都立不了足的小戏班。这明摆着就是老班主善心大起,不知道在哪捡来的小乞丐,随便起了艺名让他混在戏班里跑跑腿,跟着混口饭吃嘛。怕这孩子让人欺负,不就扯了个幌子,说他是一位大人物送来的吗?大家不说,但都心知肚明。使唤起小花儿来啊,那跟使唤自家奴仆差不多,也让他们这下九流的行当过了把上九流的瘾。

    “小花儿!小花儿!”

    “哎!来了,来了。”

    一声声略带苍老的小花儿从后台响起,听着叫的急切,小花儿也只当作又是老师兄唤他干一些嫌脏的活计而已,可到后台一看!一位慈祥的老者正拄着拐杖对他来的方向张望着,神色当中竟然有些“紧张”?当老者看到小花儿后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得,额,皱纹更多了。看到小花儿来了,赶忙冲着小花儿招了招手。小花儿也没有迟疑紧忙跑了过去,因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百花会的老班主“杨三春”杨老爷子。

    小花儿来到了杨老爷子的跟前,杨老爷子慈爱的拍了拍小花儿的肩膀轻声道。

    “小花儿啊,今儿啊是你第一次登台唱戏,怎么样紧张不紧张?”

    “不,不紧张。”

    “哈哈哈,嗯,不紧张就好,不紧张就好,这一晃啊!时间可过的真快,当年那个年轻人送你来的时候你才这么大。”

    说着杨老爷子还在空气中用手比划着,随后转头看了着蔚蓝的天空,又看向已经高出他一头的小花儿苦涩道。

    “老头子我啊,知道你非池中之物,当年我也在想,那位游学士子模样的年轻人将你送进百花会,是否有什么别的意味,或者说他只是单纯的想让你在这乱世之中活下去呢?但是七年前,百花会突然名声鹊起,让咱们半条腿已经跨出戏圈的小戏班又给拽了回来,而且站稳了脚跟,跟各大大戏班合作演出。这一合作就是七年啊!不知不觉的百花会也成为了贺兰郡地界有名的戏班了。外人都说我老头子有本事,把岌岌可危的百花会给救了回来,就连你外面的师兄师姐们都是冲着老头子我才来到百花会的,那原来百花会的戏角们也只剩下你一个了,但老头子我自己个心里清楚,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啊!只不过是明面里的棋子而已。而他们这些戏角们苦等我归西,怕是也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你也知道,咱们这一行啊不过是下九流的买卖,你也长大了,你给爷爷透个底儿,你到底喜不喜欢唱戏!”

    小花儿看着杨老爷子苍老深邃的眼神竟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支支吾吾了半晌方才鼓起勇气道。

    “我,我,我喜欢唱戏!但是,但是我不想留在百花会,但,但绝不是我要去别的戏班,我的意思是,我,我想出去走走,看看。”

    “是那位公子安排的?”

    “杨爷爷我,我不能说!”

    “好好,不能说咱就不说,只要你记住,百花会是你的家就好!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就回来看看爷爷,挺好!”

    “杨爷爷,我。”

    说到这杨老爷子别过脸去不再看向小花儿,小花儿声音哽咽,眼眶湿润,随后杨老爷子只听“噗通”一声,转回头一看,老泪纵横!

    小花儿跪在杨老爷子的身前嘭嘭嘭的连磕了三个响头,额头紧贴地面跪地不起,颤声大喊道。

    “杨爷爷,这十年来,真的,真的谢谢您的养育之恩,小花儿此生永世不忘,如果,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来的,请您保重,身体!”

    杨老爷子见状仰天大笑,随后便又背过身去,顿了顿后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离去了,边走边摆手笑骂道。

    “快滚吧!臭小子。记得带够盘缠!”

    小花儿抬头看着老班主颤颤巍巍离去的背影,还有那在风中摆动的衣袖,竟然显得有些孤独与无奈的意味。

    今年的百花会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最为新奇的,台边有买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应儿,有别样的小节目,还有新角的首场戏,可以说是成功的很,但对杨老爷子与小花儿来说就是场别离的盛典。

    小花儿没有和其他师兄师姐们打招呼,只是带了一个包袱就独自走出了百花会的大门,回头仰望百花会的匾额心中感慨万千,十年前的百花会还只是一个栖身于破庙之中的小戏班而已,现如今因为他的某些原因,百花会一举成为了在贺兰郡戏圈里数得上号的戏班了。

    百花会对于他来说就是他的家,游子离家,何时返故乡?

    小花儿盯着百花会的匾额还在满面愁容的追忆往昔呢!可他的手却是死死的让两个人拽住了。

    “这位公子,本道看你满面愁容,近期一定会有大事发生,本道掐指一算你将会遇到你这一生当中的贵人呐,怎么样,要不要补一签?”

    小花儿回头看向二人时也是微微一愣,待看清此二人后,嘴角竟漏出一丝不宜查询的微笑,平淡道。

    “好啊!正要离家游历补一签也好!”

    这拽住小花儿二人一老一少,年轻人有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眸子,腰间悬挎着一柄白色长剑,长相及其英俊,就是与他身上的大黄道袍有些不太协调,老者看起来也是憨憨傻傻的,也是身披一件黄色道袍,有一红彤彤的酒糟鼻,咧嘴一笑还能看见他门牙上一颗大金牙,在阳光的照射下还有些晃眼。

    此二人正是刚刚逃脱山匪追杀进入到贺兰郡的刘长安与马夫王老头,都说好事成双祸不单行。这不刚被山匪打劫个倾家荡产,这又惨遭了扒手的光顾,身上仅剩的一两银子,一老一少一合计干脆买俩牛鼻子道袍,一个竹筒和一堆祈福签,就算坑蒙拐骗也得活下去啊,这可是还有三年呢!也不能饿上三年吧。回去那是更不可能了,丢人啊!

    六安四少之首要是让人知道了第一次游历江湖就这么凄惨,那还要不要面子了!

    看完了今天的花儿戏,这俩活宝就开始坐上生意了!遇人就拉住骗人补一签,还别说上当的还真是不少,仅仅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这就赚了又小一百枚铜板了,这又拉住了小花儿却都不记得是第几位了。

    刘长安装模做样的从道袍里掏出一个竹筒,竹筒里密密麻麻的全是写好签语的竹签,双手抓住竹筒用力摇了摇后交给了小花儿,小花儿也没啰嗦,随手抽了一签看了看后就交给了刘长安问道。

    “羌笛频吹韵更悲,异乡作客触归期。南来孤雁如怜我,烦寄家书转达知。何意?”

    刘长安接过竹签一看故作沉思状半晌后方才缓缓答道。

    “嘶嗯公子这是中签啊!”

    “何解?”

    小花儿笑问道,他是知道面前这个到底是谁的,他看过此人的画像,他这次远游目的也是为了找寻此人,这是他的那位救命恩人给他飞鸽而来的指示,虽不知为何?但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呢。就算那位公子要他小花儿的命,小花儿也在所不惜。

    “何解?那公子可知其中典故?”

    看着小花儿笑眯眯一脸不信的样子,刘长安还特意卖了个关子,作为一国之君的儿子,虽背着父皇四处胡作非为,但这从小的四书五经可是一点也没拉下,这解签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只要知道签中诗句的大致典故,背景,以及诗中表达出的意思即可,再加上延伸出的意思,在刘长安看来这解签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但是遇到小花儿这样的不信他的,怎么说也得卖弄一下学识让对方哑口无言。

    “哦?还请羽士解惑!”

    小花儿对于自己的目标还是十分好奇的,信中公子之说此人粗鄙不堪,不学无术,四处坑蒙拐骗,就是地痞无赖的作风,小花儿实在好奇这样一个人为何会引起那位公子的关注,而且还让自己跟着他每日飞鸽汇报其位置,他还真想听听这签他会怎么解?

    “先交钱,十文一签,老王道友收钱!”

    小花儿无奈摇了摇头,在钱袋里模出了十文钱交给了正呲牙傻乐的王老头手里,拍了拍自家的钱袋有些心疼,这一钱袋的银子铜板可是他在百花会十年来辛辛苦苦攒出来的,虽还有些杨老爷子的积蓄,但大致都是他自己一点一点赚出来的,就这么给了有些不靠谱的二人手里。

    刘长安可不管他心中是作何感想,反正看着老王头口中的钱袋越来越鼓他心里就舒坦的很,这可是第一次自己挣钱,那油然而生的成就感是任何花魁都带不来的享受,收了铜钱,刘长安便也不在卖关子,朗声道。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贺兰郡,与别山郡相邻,如果说别山郡是以大别山山寨多,匪寇多而出名,那贺兰郡就是以贺兰郡人的美貌而出名了。“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这可谓是当代浪子剑仙李太白对贺兰郡女子最大的评价了。还有那传说中的魔道魁首,拥有龙阳之癖的南阳衡山堡堡主安琪也曾言道。

    “美少年,举杯饮酒时,常常傲视青天,俊美之姿有如玉树临风。”

    当然这不可能说的是女子了。不论是贺兰赛江南也好,或是是江南赛贺兰也罢,只要生在此二地之人,无不都可当起俊美非凡四字。就连历代西汉皇帝选妃进宫也首选的是贺兰郡的女子。

    塞外江南的名头也不是说说而已,与江南大致相同,贺兰郡也拥有着浓郁的书卷气息,当代书法大家,名人居士,朝廷命官也大多出自于此。

    除此之外,还有那不得不说的,只属于西汉贺兰郡的“花儿戏”。

    为此,贺兰郡人拥有着只属于他们的节日“花儿节”,每年春分都会有当地的戏班子开始组织开戏会,这戏会啊会持续一天一夜,戏班子里的戏子们就这么轮班上阵,直到第二天日出东海各个嗓子沙哑失声方才作罢。

    今年轮到了当地的一家小戏班来主持今年的花儿节,这小戏班名曰“百花会”,只有寥寥八人而已,但却不可小巧了这小戏班子,百花会戏班虽人数不多,但能唱戏的主儿个把个都是贺兰郡的名角!而且在贺兰郡戏圈中还有这不小的地位。

    “喂,小花儿,你去把那一块的木桌,木凳啥的,都搬上去,手脚麻利点儿啊!”

    “好,好的。”

    “喂,小花儿,台下席位都摆好了吗?”

    “啊啊!马上,马上就好了!”

    “哎,你叫?哦!小花儿,动作快点啊!看官们马上就来了!”

    “是是是。”

    这一大清早!百花会的众人就开始忙碌了起来,认真说起来也不算是众人。大致干活,布置会场的,也就只有一名叫小花儿的学徒而已,而其他人呢?各个也是忙的满头大汗,晕头转向,只不过并不是在布置会场,而是指挥小花儿干活。

    小花儿无名无姓,不知他的父母是谁,也不知他到底来自哪里。小花儿也只是老班主给起得艺名而已,听老班主说啊,是一位大人物亲自将他送进了百花会,之后这位大人物就不知了去向,班里的角儿们对这种传言分分是嗤之以鼻。

    哪家听说了大人物会把一个无名无姓的孩子送进下九流的戏班里啊?而且十年里不闻不问,况且十年前百花会,还是只是一个在贺兰郡戏圈里都立不了足的小戏班。这明摆着就是老班主善心大起,不知道在哪捡来的小乞丐,随便起了艺名让他混在戏班里跑跑腿,跟着混口饭吃嘛。怕这孩子让人欺负,不就扯了个幌子,说他是一位大人物送来的吗?大家不说,但都心知肚明。使唤起小花儿来啊,那跟使唤自家奴仆差不多,也让他们这下九流的行当过了把上九流的瘾。

    “小花儿!小花儿!”

    “哎!来了,来了。”

    一声声略带苍老的小花儿从后台响起,听着叫的急切,小花儿也只当作又是老师兄唤他干一些嫌脏的活计而已,可到后台一看!一位慈祥的老者正拄着拐杖对他来的方向张望着,神色当中竟然有些“紧张”?当老者看到小花儿后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得,额,皱纹更多了。看到小花儿来了,赶忙冲着小花儿招了招手。小花儿也没有迟疑紧忙跑了过去,因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百花会的老班主“杨三春”杨老爷子。

    小花儿来到了杨老爷子的跟前,杨老爷子慈爱的拍了拍小花儿的肩膀轻声道。

    “小花儿啊,今儿啊是你第一次登台唱戏,怎么样紧张不紧张?”

    “不,不紧张。”

    “哈哈哈,嗯,不紧张就好,不紧张就好,这一晃啊!时间可过的真快,当年那个年轻人送你来的时候你才这么大。”

    说着杨老爷子还在空气中用手比划着,随后转头看了着蔚蓝的天空,又看向已经高出他一头的小花儿苦涩道。

    “老头子我啊,知道你非池中之物,当年我也在想,那位游学士子模样的年轻人将你送进百花会,是否有什么别的意味,或者说他只是单纯的想让你在这乱世之中活下去呢?但是七年前,百花会突然名声鹊起,让咱们半条腿已经跨出戏圈的小戏班又给拽了回来,而且站稳了脚跟,跟各大大戏班合作演出。这一合作就是七年啊!不知不觉的百花会也成为了贺兰郡地界有名的戏班了。外人都说我老头子有本事,把岌岌可危的百花会给救了回来,就连你外面的师兄师姐们都是冲着老头子我才来到百花会的,那原来百花会的戏角们也只剩下你一个了,但老头子我自己个心里清楚,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啊!只不过是明面里的棋子而已。而他们这些戏角们苦等我归西,怕是也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你也知道,咱们这一行啊不过是下九流的买卖,你也长大了,你给爷爷透个底儿,你到底喜不喜欢唱戏!”

    小花儿看着杨老爷子苍老深邃的眼神竟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支支吾吾了半晌方才鼓起勇气道。

    “我,我,我喜欢唱戏!但是,但是我不想留在百花会,但,但绝不是我要去别的戏班,我的意思是,我,我想出去走走,看看。”

    “是那位公子安排的?”

    “杨爷爷我,我不能说!”

    “好好,不能说咱就不说,只要你记住,百花会是你的家就好!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就回来看看爷爷,挺好!”

    “杨爷爷,我。”

    说到这杨老爷子别过脸去不再看向小花儿,小花儿声音哽咽,眼眶湿润,随后杨老爷子只听“噗通”一声,转回头一看,老泪纵横!

    小花儿跪在杨老爷子的身前嘭嘭嘭的连磕了三个响头,额头紧贴地面跪地不起,颤声大喊道。

    “杨爷爷,这十年来,真的,真的谢谢您的养育之恩,小花儿此生永世不忘,如果,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回来的,请您保重,身体!”

    杨老爷子见状仰天大笑,随后便又背过身去,顿了顿后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离去了,边走边摆手笑骂道。

    “快滚吧!臭小子。记得带够盘缠!”

    小花儿抬头看着老班主颤颤巍巍离去的背影,还有那在风中摆动的衣袖,竟然显得有些孤独与无奈的意味。

    今年的百花会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最为新奇的,台边有买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应儿,有别样的小节目,还有新角的首场戏,可以说是成功的很,但对杨老爷子与小花儿来说就是场别离的盛典。

    小花儿没有和其他师兄师姐们打招呼,只是带了一个包袱就独自走出了百花会的大门,回头仰望百花会的匾额心中感慨万千,十年前的百花会还只是一个栖身于破庙之中的小戏班而已,现如今因为他的某些原因,百花会一举成为了在贺兰郡戏圈里数得上号的戏班了。

    百花会对于他来说就是他的家,游子离家,何时返故乡?

    小花儿盯着百花会的匾额还在满面愁容的追忆往昔呢!可他的手却是死死的让两个人拽住了。

    “这位公子,本道看你满面愁容,近期一定会有大事发生,本道掐指一算你将会遇到你这一生当中的贵人呐,怎么样,要不要补一签?”

    小花儿回头看向二人时也是微微一愣,待看清此二人后,嘴角竟漏出一丝不宜查询的微笑,平淡道。

    “好啊!正要离家游历补一签也好!”

    这拽住小花儿二人一老一少,年轻人有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眸子,腰间悬挎着一柄白色长剑,长相及其英俊,就是与他身上的大黄道袍有些不太协调,老者看起来也是憨憨傻傻的,也是身披一件黄色道袍,有一红彤彤的酒糟鼻,咧嘴一笑还能看见他门牙上一颗大金牙,在阳光的照射下还有些晃眼。

    此二人正是刚刚逃脱山匪追杀进入到贺兰郡的刘长安与马夫王老头,都说好事成双祸不单行。这不刚被山匪打劫个倾家荡产,这又惨遭了扒手的光顾,身上仅剩的一两银子,一老一少一合计干脆买俩牛鼻子道袍,一个竹筒和一堆祈福签,就算坑蒙拐骗也得活下去啊,这可是还有三年呢!也不能饿上三年吧。回去那是更不可能了,丢人啊!

    六安四少之首要是让人知道了第一次游历江湖就这么凄惨,那还要不要面子了!

    看完了今天的花儿戏,这俩活宝就开始坐上生意了!遇人就拉住骗人补一签,还别说上当的还真是不少,仅仅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这就赚了又小一百枚铜板了,这又拉住了小花儿却都不记得是第几位了。

    刘长安装模做样的从道袍里掏出一个竹筒,竹筒里密密麻麻的全是写好签语的竹签,双手抓住竹筒用力摇了摇后交给了小花儿,小花儿也没啰嗦,随手抽了一签看了看后就交给了刘长安问道。

    “羌笛频吹韵更悲,异乡作客触归期。南来孤雁如怜我,烦寄家书转达知。何意?”

    刘长安接过竹签一看故作沉思状半晌后方才缓缓答道。

    “嘶嗯公子这是中签啊!”

    “何解?”

    小花儿笑问道,他是知道面前这个到底是谁的,他看过此人的画像,他这次远游目的也是为了找寻此人,这是他的那位救命恩人给他飞鸽而来的指示,虽不知为何?但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呢。就算那位公子要他小花儿的命,小花儿也在所不惜。

    “何解?那公子可知其中典故?”

    看着小花儿笑眯眯一脸不信的样子,刘长安还特意卖了个关子,作为一国之君的儿子,虽背着父皇四处胡作非为,但这从小的四书五经可是一点也没拉下,这解签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只要知道签中诗句的大致典故,背景,以及诗中表达出的意思即可,再加上延伸出的意思,在刘长安看来这解签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但是遇到小花儿这样的不信他的,怎么说也得卖弄一下学识让对方哑口无言。

    “哦?还请羽士解惑!”

    小花儿对于自己的目标还是十分好奇的,信中公子之说此人粗鄙不堪,不学无术,四处坑蒙拐骗,就是地痞无赖的作风,小花儿实在好奇这样一个人为何会引起那位公子的关注,而且还让自己跟着他每日飞鸽汇报其位置,他还真想听听这签他会怎么解?

    “先交钱,十文一签,老王道友收钱!”

    小花儿无奈摇了摇头,在钱袋里模出了十文钱交给了正呲牙傻乐的王老头手里,拍了拍自家的钱袋有些心疼,这一钱袋的银子铜板可是他在百花会十年来辛辛苦苦攒出来的,虽还有些杨老爷子的积蓄,但大致都是他自己一点一点赚出来的,就这么给了有些不靠谱的二人手里。

    刘长安可不管他心中是作何感想,反正看着老王头口中的钱袋越来越鼓他心里就舒坦的很,这可是第一次自己挣钱,那油然而生的成就感是任何花魁都带不来的享受,收了铜钱,刘长安便也不在卖关子,朗声道。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