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高进那满脸尴尬的样子,刘长安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心知绵阳寨与鹰头涧是没法比,但没想到,本以为绵阳寨再如何没法比,也不至于落得个岌岌无名的地步。

    可这高进,还真有可能给了他弄了一个大惊喜!

    刘长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瞥了一眼高进,他的确是没想到,师傅派个将军来中山当了十年的棋子,可到最后差点没让人一伙,刚五年的新起势力给随便灭了?!

    高进老脸一红,低头不语,这十年里他只带着绵阳寨在夹缝中苟活而已,以至于发展不发展的问题,的确离他太过遥远,毕竟,生存就是个问题!

    林鹰见状有些好奇,见刘长安与高进二人的形容举止,反倒是刘长安更像是绵阳寨的当家。

    刘长安没在理会高进,见林鹰抱歉一笑继续言道。

    “林当家不必理会,请继续。”

    林鹰愣了一下,欲言又止,但半晌还是继续之前的话题言道。

    “这西山的唐宝庄,我接触的多一些,但对其来历却不是很清楚,中山的人都说唐宝庄的庄主乃是一位年轻人,可接触了这么多次,在下也一直没见过此人,只是一直有一位客卿在与林某联系。”

    “哦?那林当家觉得不是天刀派所谓是因唐宝庄有关?”

    林鹰听闻却是摇了摇头问道。

    “林某想先听听,刘老弟等人所来何意?“

    刘长安坦然一笑言道:“子不敢不隐瞒林当家,子等人所来是来谈合作的!”

    “哦?说来听听!”

    林鹰表情很平淡,好似早有准备,刘长安见状就将绵阳寨被偷袭险些灭寨的事儿,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就连绵阳寨是西汉安插过来的势力也没隐瞒。

    高进欲言又止,但也没阻止刘长安将底细全盘托出。

    刘长安心底自知,林鹰在中山混了三十余年,也当了三十余年的老大,对于中山会有各个朝廷的势力的加入应该毫无稀奇,与其藏藏掖掖的不爽快,倒不如大大方方的说出来,给自己等人增加些筹码。

    “林当家不说也应知,天刀派是赵家朝廷的势力,而他们之所以安排这出戏,无非想在中山里讨一个好名声罢了,之后在与林当家合作,得中山七成以上得江湖势力,最终招安,让中山名副其实的变为赵家的第四州!”

    林鹰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刘长安,他当然知晓天刀派是赵家朝廷的,也听说过一些风言风语说那唐宝庄是北凉暗中培养出来的江湖势力。

    而三者皆来找他谈合作,先是唐宝庄,后是天刀派最后便又来一个西汉。

    三者,他林鹰唯一见到的幕后人也只有刘长安一人,但让林鹰不解的是,西汉离中山隔有五百里,中间还有赵国三洲之地,他西汉的手应该说横跨了半个中原,为何?

    “原来是西汉二皇子殿下,赎草民无礼,但草民好奇,西汉的手为何会伸到中山?就不怕草民去禀报赵家皇帝抓了你们吗?”

    刘长安微微一笑言道:“林当家是个响当当的江湖汉子,我救了你的女儿一命,我敢保证林当家不会前去告密。而且我们的条件不是招安!”

    “哦?”

    “子先卖林当家一个关,子林当家先说刺杀一事并不认为是天刀派所言又是为何?”

    林鹰眉头一皱言道:“若是天刀派所为,那周一正为何要突然暴露自己,就算他不言不语,我也不会怀疑他丝毫!而且我猛然想起了前几日想刘老弟一样和我谈合作的唐宝庄,如若我女儿死了,是谁最为得利!”

    “在当时看来,林安辰那丫头要死了,我会被林当家看作仇人,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若是我救了丫头,那林当家就会怀疑自家女儿的行踪为何会让刺客得知,是不是鹰头涧中另有吃里爬外之人!”

    “没错,得利的还是与我先谈合作的唐宝庄,一箭双雕,先将一位竞争之人踢出去!”

    刘长安眉头紧锁又问道:“北山?北凉还是北燕?”

    “应是北凉!”

    “那老哥怎么选?”

    “三家相争,看你的货了!”

    中山江湖被朝廷招安是不可避免,林鹰心知肚明,但林鹰可不想让自己三十余年的家业贱卖,下家要找,但需找一个好下家。

    刘长安相视而笑,缓缓道:“我西汉距离中山太远,林当家应心知肚明,西汉在中山的势力也被天刀派一晚上弄的残破不堪,想让林当家得到一份满意的酬劳,我刘长安一个的二皇子空口茹萍说出的话什么也保证不了,但我与鹰头涧谈的不是现在,而是以后!”

    林鹰听完刘长安的话是满头雾水,不明所以。什么也保证不了,那你还谈什么?

    “刘老弟的意思是?”

    刘长安微微一笑言道:“林当家别急,我说的很明白了,我要的是鹰头涧的以后!”

    “此话怎讲?”

    “不论是天刀派或是唐宝庄,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现在看来林当家与任何一家达成共识皆都可,但这只是现在,太平光景还能有几年?子想的便是如果我西汉能征战赵国或北燕北凉,我给林当家留一个将军的位子,林当家可否在那时助我一臂之力?”

    林鹰有些诧异的道:“刘老弟是想让我鹰头涧先左右逢源蛰伏在中山之中,实在不行便投靠一家先乘凉,待你们一到地方,我在换颗树乘凉?”

    刘长安笑着点了点头正是此意,林鹰沉默半晌不语,像是在思索,刘长安没有给他什么,只是一个承诺而已,但对于此时的林鹰而言,等待的何尝不是便是一个承诺。

    天刀,唐宝,许他荣华富贵,可没许他一个退路,而刘长安这便是一个退路。

    “好!”

    林鹰沉吟半晌决定还是答应下来,一个将军的官帽子,赵家与北凉或许出的起,但刘长安的前提是他西汉能在乱世中打到赵国境内,如若打不到,林鹰大可继续靠着之前的大树,毫无影响,如若打到了,当他一把也未尝无可,何乐而不为呢?

    刘长安见林鹰答应了下来,起身对着林鹰抱拳一礼笑道:“合作愉快!”

    林鹰也是笑着起身,但还没张口,只见议事厅外,一名男子慌慌张张的冲厅外冲了上来,到达林鹰面前直接半跪在地磕磕巴巴道。

    “大当家,涧外,涧外。”

    林鹰眉头一皱呵斥道:“好好说话!快!”

    来着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连忙开口道:“大,大当家,涧外来了好多了人,姐都佩刀披甲,像是军队!”

    林鹰听闻一惊,刘长安也是眉头紧锁。

    “你说的可是真的?临山城如若出兵进中山我们皆都可知,为何这次无人来报!”

    “的们,没看到临安城出兵,而那兵甲所披甲护,也不像是赵国的甲士所披!但所扛之旗是那天刀派的旗帜!”

    “嗯!?”

    刘长安听闻好似明白了过来连忙言道:“林当家,唐宝庄!”

    林鹰恍然大悟。

    鹰头涧入口

    打着天刀派旗帜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向了鹰头涧入口,这一队,一半人披甲带刀穿着整齐划一,剩一半人懒懒散散,穿着也没有那么讲究,为首的是四人。

    一位富家公子模样的公子哥,一位朴素僧衣的老和尚,一位身段婀娜的身穿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还有一位身材魁梧身穿一袭黑袍的汉子。

    四人不是旁人正是赵家三皇子赵广,西域大涅槃寺的那伽上师,剩余的两位便是杀手榜上刚刚名声鹊起的杀手组合“黑白无常”!

    世人皆叹前五十年前有孟阎王手持生死簿判生死,五十年后有黑白鬼手持双钩索魂人间!

    五灵山唐皇陵一战,刘长安等人虽也在江湖上掀起场不大不的浪花,但出名的就有那么三人!

    王有仁重新出江湖,王三一新老交替挑战,不知名的糖葫芦姑娘一签钉死一品境高手。

    这三件事皆都是让江湖人为之一颤,每一件事都是重磅消息,尤其是是那一签钉死一品境高手的姑娘,本在杀手榜上无名但因这一件事,排名甚至都压过了名头风极一时的黑白无常!

    赵广打量着一旁的默不作声的老和尚好奇道。

    “大师所来也是对刘长安恨之入骨?”

    那伽和尚摇了摇头默不做声,赵广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

    五百北凉甲士,五百天刀弟子,两名杀手榜名列前茅的杀手,这阵仗明摆着就是要踏平他鹰头涧,赵广嘴角微微翘起,江湖,就是江湖,无论是多大的江湖势力,在真正的甲士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二十七年前名声鹤立直指十大门派的五华剑宗又何如?

    还不是让三国联合直接让马蹄给踏平了?

    他父王一直对中山以礼相待,已招安为目的,最后换来的十什么?

    不过是江湖人愈加猖獗而已,赵广就是想让中山以至于整座中原的江湖看看!

    马踏江湖并不是只是出现在书上的名词,而是让你绝望的事实!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见高进那满脸尴尬的样子,刘长安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心知绵阳寨与鹰头涧是没法比,但没想到,本以为绵阳寨再如何没法比,也不至于落得个岌岌无名的地步。

    可这高进,还真有可能给了他弄了一个大惊喜!

    刘长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瞥了一眼高进,他的确是没想到,师傅派个将军来中山当了十年的棋子,可到最后差点没让人一伙,刚五年的新起势力给随便灭了?!

    高进老脸一红,低头不语,这十年里他只带着绵阳寨在夹缝中苟活而已,以至于发展不发展的问题,的确离他太过遥远,毕竟,生存就是个问题!

    林鹰见状有些好奇,见刘长安与高进二人的形容举止,反倒是刘长安更像是绵阳寨的当家。

    刘长安没在理会高进,见林鹰抱歉一笑继续言道。

    “林当家不必理会,请继续。”

    林鹰愣了一下,欲言又止,但半晌还是继续之前的话题言道。

    “这西山的唐宝庄,我接触的多一些,但对其来历却不是很清楚,中山的人都说唐宝庄的庄主乃是一位年轻人,可接触了这么多次,在下也一直没见过此人,只是一直有一位客卿在与林某联系。”

    “哦?那林当家觉得不是天刀派所谓是因唐宝庄有关?”

    林鹰听闻却是摇了摇头问道。

    “林某想先听听,刘老弟等人所来何意?“

    刘长安坦然一笑言道:“子不敢不隐瞒林当家,子等人所来是来谈合作的!”

    “哦?说来听听!”

    林鹰表情很平淡,好似早有准备,刘长安见状就将绵阳寨被偷袭险些灭寨的事儿,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就连绵阳寨是西汉安插过来的势力也没隐瞒。

    高进欲言又止,但也没阻止刘长安将底细全盘托出。

    刘长安心底自知,林鹰在中山混了三十余年,也当了三十余年的老大,对于中山会有各个朝廷的势力的加入应该毫无稀奇,与其藏藏掖掖的不爽快,倒不如大大方方的说出来,给自己等人增加些筹码。

    “林当家不说也应知,天刀派是赵家朝廷的势力,而他们之所以安排这出戏,无非想在中山里讨一个好名声罢了,之后在与林当家合作,得中山七成以上得江湖势力,最终招安,让中山名副其实的变为赵家的第四州!”

    林鹰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刘长安,他当然知晓天刀派是赵家朝廷的,也听说过一些风言风语说那唐宝庄是北凉暗中培养出来的江湖势力。

    而三者皆来找他谈合作,先是唐宝庄,后是天刀派最后便又来一个西汉。

    三者,他林鹰唯一见到的幕后人也只有刘长安一人,但让林鹰不解的是,西汉离中山隔有五百里,中间还有赵国三洲之地,他西汉的手应该说横跨了半个中原,为何?

    “原来是西汉二皇子殿下,赎草民无礼,但草民好奇,西汉的手为何会伸到中山?就不怕草民去禀报赵家皇帝抓了你们吗?”

    刘长安微微一笑言道:“林当家是个响当当的江湖汉子,我救了你的女儿一命,我敢保证林当家不会前去告密。而且我们的条件不是招安!”

    “哦?”

    “子先卖林当家一个关,子林当家先说刺杀一事并不认为是天刀派所言又是为何?”

    林鹰眉头一皱言道:“若是天刀派所为,那周一正为何要突然暴露自己,就算他不言不语,我也不会怀疑他丝毫!而且我猛然想起了前几日想刘老弟一样和我谈合作的唐宝庄,如若我女儿死了,是谁最为得利!”

    “在当时看来,林安辰那丫头要死了,我会被林当家看作仇人,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若是我救了丫头,那林当家就会怀疑自家女儿的行踪为何会让刺客得知,是不是鹰头涧中另有吃里爬外之人!”

    “没错,得利的还是与我先谈合作的唐宝庄,一箭双雕,先将一位竞争之人踢出去!”

    刘长安眉头紧锁又问道:“北山?北凉还是北燕?”

    “应是北凉!”

    “那老哥怎么选?”

    “三家相争,看你的货了!”

    中山江湖被朝廷招安是不可避免,林鹰心知肚明,但林鹰可不想让自己三十余年的家业贱卖,下家要找,但需找一个好下家。

    刘长安相视而笑,缓缓道:“我西汉距离中山太远,林当家应心知肚明,西汉在中山的势力也被天刀派一晚上弄的残破不堪,想让林当家得到一份满意的酬劳,我刘长安一个的二皇子空口茹萍说出的话什么也保证不了,但我与鹰头涧谈的不是现在,而是以后!”

    林鹰听完刘长安的话是满头雾水,不明所以。什么也保证不了,那你还谈什么?

    “刘老弟的意思是?”

    刘长安微微一笑言道:“林当家别急,我说的很明白了,我要的是鹰头涧的以后!”

    “此话怎讲?”

    “不论是天刀派或是唐宝庄,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现在看来林当家与任何一家达成共识皆都可,但这只是现在,太平光景还能有几年?子想的便是如果我西汉能征战赵国或北燕北凉,我给林当家留一个将军的位子,林当家可否在那时助我一臂之力?”

    林鹰有些诧异的道:“刘老弟是想让我鹰头涧先左右逢源蛰伏在中山之中,实在不行便投靠一家先乘凉,待你们一到地方,我在换颗树乘凉?”

    刘长安笑着点了点头正是此意,林鹰沉默半晌不语,像是在思索,刘长安没有给他什么,只是一个承诺而已,但对于此时的林鹰而言,等待的何尝不是便是一个承诺。

    天刀,唐宝,许他荣华富贵,可没许他一个退路,而刘长安这便是一个退路。

    “好!”

    林鹰沉吟半晌决定还是答应下来,一个将军的官帽子,赵家与北凉或许出的起,但刘长安的前提是他西汉能在乱世中打到赵国境内,如若打不到,林鹰大可继续靠着之前的大树,毫无影响,如若打到了,当他一把也未尝无可,何乐而不为呢?

    刘长安见林鹰答应了下来,起身对着林鹰抱拳一礼笑道:“合作愉快!”

    林鹰也是笑着起身,但还没张口,只见议事厅外,一名男子慌慌张张的冲厅外冲了上来,到达林鹰面前直接半跪在地磕磕巴巴道。

    “大当家,涧外,涧外。”

    林鹰眉头一皱呵斥道:“好好说话!快!”

    来着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连忙开口道:“大,大当家,涧外来了好多了人,姐都佩刀披甲,像是军队!”

    林鹰听闻一惊,刘长安也是眉头紧锁。

    “你说的可是真的?临山城如若出兵进中山我们皆都可知,为何这次无人来报!”

    “的们,没看到临安城出兵,而那兵甲所披甲护,也不像是赵国的甲士所披!但所扛之旗是那天刀派的旗帜!”

    “嗯!?”

    刘长安听闻好似明白了过来连忙言道:“林当家,唐宝庄!”

    林鹰恍然大悟。

    鹰头涧入口

    打着天刀派旗帜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向了鹰头涧入口,这一队,一半人披甲带刀穿着整齐划一,剩一半人懒懒散散,穿着也没有那么讲究,为首的是四人。

    一位富家公子模样的公子哥,一位朴素僧衣的老和尚,一位身段婀娜的身穿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还有一位身材魁梧身穿一袭黑袍的汉子。

    四人不是旁人正是赵家三皇子赵广,西域大涅槃寺的那伽上师,剩余的两位便是杀手榜上刚刚名声鹊起的杀手组合“黑白无常”!

    世人皆叹前五十年前有孟阎王手持生死簿判生死,五十年后有黑白鬼手持双钩索魂人间!

    五灵山唐皇陵一战,刘长安等人虽也在江湖上掀起场不大不的浪花,但出名的就有那么三人!

    王有仁重新出江湖,王三一新老交替挑战,不知名的糖葫芦姑娘一签钉死一品境高手。

    这三件事皆都是让江湖人为之一颤,每一件事都是重磅消息,尤其是是那一签钉死一品境高手的姑娘,本在杀手榜上无名但因这一件事,排名甚至都压过了名头风极一时的黑白无常!

    赵广打量着一旁的默不作声的老和尚好奇道。

    “大师所来也是对刘长安恨之入骨?”

    那伽和尚摇了摇头默不做声,赵广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

    五百北凉甲士,五百天刀弟子,两名杀手榜名列前茅的杀手,这阵仗明摆着就是要踏平他鹰头涧,赵广嘴角微微翘起,江湖,就是江湖,无论是多大的江湖势力,在真正的甲士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二十七年前名声鹤立直指十大门派的五华剑宗又何如?

    还不是让三国联合直接让马蹄给踏平了?

    他父王一直对中山以礼相待,已招安为目的,最后换来的十什么?

    不过是江湖人愈加猖獗而已,赵广就是想让中山以至于整座中原的江湖看看!

    马踏江湖并不是只是出现在书上的名词,而是让你绝望的事实!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