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笛频吹韵更悲,异乡作客触归期。南来孤雁如怜我,烦寄家书转达知,这本是北凉才女蔡文姬思念故乡所写,为匈奴乱兵所掠,嫁与左贤王,十二年后才归凉家。这是一个悲凉的意境,在秋冬两季求得此签者,要特别小心。如果在春夏时分求得,则及早趋吉避凶。”

    刘长安一脸得意的看向又是满脸惆怅的小花儿,像是在挑衅,可小花儿置若罔闻。

    异乡独客触归期,他知道此次出行为期三年,可三年后,会不会又有新的任务等着他呢,他不知道,就像他不知自己到底是哪国人,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到底叫什么姓什么,甚至现在连自己能不能回到百花会都开始模糊了!

    他是个戏子,也是那公子的一枚棋子,杨爷爷是,他也是。他甘愿当一枚棋子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只因在乱世中那位游学士子曾将他从破庙中带了出来,古人云滴水恩涌泉报,这是做人的本分,但他也不是没有私心,他也想利用这次游历去试图的寻找一下自己的父母,他想当面问一问,当年为何将它弃之于破庙中。

    刘长安看小花儿半晌没说话不由的提醒一下。

    “公子,历涉艰险。谋为不遂。不知避凶趋吉。反自舍安就危,不如就此作罢,可独善其身。”

    小花儿自嘲一笑。

    “不必了!我有自己的理由要去一趟江湖看看,我看你们二人也不像是正经羽士,想必也是江湖游侠儿,怎样?有没有兴趣一起走一趟江湖?”

    刘长安看了看老王头,老王头一呲牙,露出那一颗大金牙表示毫不在意,而他自己那好看的桃花眸子是转了一圈又一圈,半晌问道。

    “你有钱吗?”

    “这些年唱戏打杂攒了一些。”

    “那你会武功吗?”

    “习得一些。”

    听到这时刘长安的眼神顿时一亮。

    “能打得过山贼匪寇吗?”

    “一般的应该可以!”

    只听“啪”的一声,小花儿的手又被人紧紧的握住了,握住的力道极大,只听对面如地痞无赖的刘长安又说。

    “那么好,相见既是有缘,我叫刘二狗,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可否同行?”

    “额,小花儿。二狗兄所言甚好!”

    刘长安化名为刘二狗带着老王头与小花儿,用今天“挣”来的小一百枚铜钱狠狠的大吃了一顿。然后就在百花会对面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他们竟然决定第二天一早从返大别山去杀一个回马枪。而今天夜里注定不太平,小花儿趁着刘长安与王老头都睡着的时候飞鸽递出一封书信。

    “望君心安,明日从返大别山。”

    与此同时,就在他们客栈对面的百花会中也有一只飞鸽从内飞出。

    小花儿怎么也想不到,只因他今夜寄出的书信又会搭上多少条,大汉经营多年精英死士的性命。

    西汉皇宫养心殿前,一名浑身浴血的黑衣死士带着一张满是血污的字条恭恭敬敬的跪在门外。

    殿内是还在批阅奏章已不再年轻的西汉皇帝刘达与位列大内官的白衣蟒袍宦官,曹少钦。刘达对他招了招手,黑衣死士不敢怠慢,缓缓起身一直保持着弯腰的姿态,双手伸的笔直,将字条恭恭敬敬的承给了曹少钦。

    刘达从曹少钦手中接过字条摊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已在君侧,明返大别”

    看到这刘达的眉头微微一皱,喃喃道。

    “这还没出朕的地盘,就开始想搞风搞雨了,这急躁的性子也不知是随了谁?”

    “少钦啊!”

    “老奴在!”

    “你去传朕口谕,明日让李逸广去大别山剿匪。”

    “是,老奴这就去。”

    “诶!等等,告诉李逸广,不要太狠,分寸自己掌握。”

    “是。”

    待曹少钦走后,西汉皇帝才看向跪在地上的黑衣死士问道。

    “尾巴干净了吗?那鸽子可曾伤到?”

    “回陛下,干净了,鸽子完好无损。”

    “嗯,好,将另外截获的字条带回去交给东厂,让他们找一个模仿巧匠,将字条临摹一番,之后让鸽子带回去吧!”

    “是。”

    “等等”、

    刘达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正要退出大殿的黑衣死士,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枚令牌就抛给了黑衣死士手中,那黑衣死士定睛一看,连忙是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嘴里还不停的念道,谢陛下隆恩,谢陛下隆恩。

    这令牌不是他物,正是代表百夫长身份的兵符!死士碟子本就是见不得光的行当,干一些肮脏的买卖,但有了这枚兵符令牌,就不再是只能与黑夜作伴的使者了。百夫长的身份他可以立刻进入军中立足,前途一片光明,这对于他们死士碟子而言简直是天大的恩赐了。

    看到黑衣死士的额头已经磕出了鲜血,血肉模糊,刘达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连忙叫住,问道。

    “行了行了!你叫什么名字?”

    黑衣死士惶恐的低着头不敢看向刘达,激动的颤声回道。

    “陆瑶。”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听到皇帝的话,陆瑶也是不敢怠慢,连忙抬起了头直视这位让他效命一生的君王。

    刘达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下去。陆瑶见状连忙起身,弯腰低头缓缓退出了养心殿。

    大别山胡家寨

    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一位身段妖娆的妇人与有些微瘸的男子站在火光之中,他们的身后是寨中的老人与孩童。他们的身前,尸横遍野,那是胡家寨中所有的青壮男子。

    妇人紧紧拉着一位小女孩的手,小女孩也害怕的躲在妇人身后,吓得哇哇大哭。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成功宰的刘长安一马车宝库的女人。

    瘸脚男子一瘸一拐的站了出来,直视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嘴唇颤抖用着充满了凄凉与不可置信的语气一字一顿的问道。

    “小貂儿,为什么?”

    就在男子面前,一群足有百十号赤身提刀的魁梧汉子就这么站在遍地的尸体之间,刀上的血还未干,嘀嘀嗒嗒的落在地上。

    这群魁梧汉子前,一位瘦骨嶙峋,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男子蹲坐在一颗头颅上呵呵一笑。缓缓起身道。

    “为什么?大别山上,更替几个寨子不是常有的事吗?还有,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句话可是天下第一杀神梦子鸣的名言,大哥,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这不也是一样吗,干咱这一行的亲人的血都沾过,更何况是结拜的呢?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你个狗娘养的,狼心狗肺的白眼狼,当年要不是我……。”

    “诶!对了,当年要不是你,我可能就死在那守寨战中了,要不是救我,你那残腿也不能残,天天说,你不烦吗?当年的恩情,我小貂儿自觉是还清了,要不就以嫂子这婀娜的身段,我还能不染指?别逗了好吧!还有,你真的以为胡家寨这么多年相安无事还真是你胡老大威名震天呢?那他娘的都是老子保住的,你这有名无实的寨主位早该是我的了,既然你不禅让,那我就自己取喽!放心!等你死了,我照顾好嫂子的。”

    “你个混蛋!“

    瘸脚男子说罢顺势拔刀就是一刀挥下,可这一刀却被小貂儿轻轻松松的侧身躲掉了。

    一个瘸子而已,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呢?真当自己是那天瞎地聋瘸三位前辈高手中的一人了不成,小貂儿烦的也正是瘸脚男子的自以为是,心中顿时无名火起,眼中凶光一闪,瞬间也是一个拔刀,一刀刺向瘸脚男子腹部。

    温热的鲜血喷射在小貂儿的脸上,照映着他那一张消瘦惨白的脸显得格外恐怖狰狞。

    瘸脚男子死死的盯着小貂儿,却说不出任何的话语,他以前只觉得兄弟阋墙这种荒唐可笑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知道小貂儿在外面打点关系受到的苦,他也有心想把胡家寨禅让给他,他们可是拜过天地的好兄弟啊!可他总是觉得时节未到,可他却觉得时间太晚了,不如取而代之。

    小貂儿狰狞的脸色渐渐变得缓和起来,向前一步走到了瘸脚男子身侧,手中刀也随着身体又刺深了几分,背对着魁梧汉子们,一滴滚烫的水珠从他的眼角滑落到了脸颊,小貂儿嘴唇颤抖对着瘸脚男子哽咽轻声耳语道。

    “大哥!小貂儿这辈子欠你一条命,下辈子还!你可要记得下辈子投一户好人家,这狗一样的江湖啊,也只不过是权贵手中的一副棋盘而已,你我不巧,皆在棋中。我小貂儿对你保证不了什么,就连你妻儿的性命我也保证不了!小貂儿有愧于天地,但我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我不要再当一枚任人宰割的棋子,我一定要当上掌人生死的捻棋人!”

    瘸脚男子听着小貂儿的话,目光呆滞地看着面前一群魁梧汉子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的口中满是鲜血是在也说不出一句话了,浑身瘫软无力,又刺痛无比,只能用尽全身力气,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小貂儿看见与否,但是他自己明白了!兄弟阋墙?荒唐,可笑!

    “噗通”瘸脚男子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从小貂儿的刀上倾斜滑落在地,小貂儿没有丝毫犹豫,瞬间收起悲伤哽咽的神情,扔下刀柄,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后面魁梧大汉们身前,一脸谄媚的对着其中一人笑道。

    “军爷,小的我这事办的还可以?”

    “啪”的一声为首的魁梧汉子就是一击耳光抽在了小貂儿的脸上,抽的小貂儿一个趔趄跌坐在地,半边脸瞬间肿的和猪头似的,嘴角也渗出了鲜血。只听大汉呵道。

    “叫我什么?”

    “呦,瞅小的这嘴,郝寨主,郝寨主,该抽该抽。”

    跌坐在地上的小貂儿对着自己肿起的半边脸又是狠狠的抽了自己几记耳光。为首大汉后面猛地冲出一人,照着地上的小貂儿又是一记耳光扇了过去,打的瘦小的小貂儿一个原地旋转,剩下的一半脸也是肿了起来。

    “哇”的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为首的大汉见状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厌恶的在一旁旁观,刚刚抽了小貂儿一记耳光的大汉对着地上“呸”的吐了口吐沫道。

    “妈的,结拜的兄弟都敢杀,真他妈不是个东西,大哥,宰了他吧!这小子真让人不爽!”

    为首汉子白了他一眼道。

    “我他妈的也不爽,但公子留他还有用,你小子别节外生枝。”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羌笛频吹韵更悲,异乡作客触归期。南来孤雁如怜我,烦寄家书转达知,这本是北凉才女蔡文姬思念故乡所写,为匈奴乱兵所掠,嫁与左贤王,十二年后才归凉家。这是一个悲凉的意境,在秋冬两季求得此签者,要特别小心。如果在春夏时分求得,则及早趋吉避凶。”

    刘长安一脸得意的看向又是满脸惆怅的小花儿,像是在挑衅,可小花儿置若罔闻。

    异乡独客触归期,他知道此次出行为期三年,可三年后,会不会又有新的任务等着他呢,他不知道,就像他不知自己到底是哪国人,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到底叫什么姓什么,甚至现在连自己能不能回到百花会都开始模糊了!

    他是个戏子,也是那公子的一枚棋子,杨爷爷是,他也是。他甘愿当一枚棋子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只因在乱世中那位游学士子曾将他从破庙中带了出来,古人云滴水恩涌泉报,这是做人的本分,但他也不是没有私心,他也想利用这次游历去试图的寻找一下自己的父母,他想当面问一问,当年为何将它弃之于破庙中。

    刘长安看小花儿半晌没说话不由的提醒一下。

    “公子,历涉艰险。谋为不遂。不知避凶趋吉。反自舍安就危,不如就此作罢,可独善其身。”

    小花儿自嘲一笑。

    “不必了!我有自己的理由要去一趟江湖看看,我看你们二人也不像是正经羽士,想必也是江湖游侠儿,怎样?有没有兴趣一起走一趟江湖?”

    刘长安看了看老王头,老王头一呲牙,露出那一颗大金牙表示毫不在意,而他自己那好看的桃花眸子是转了一圈又一圈,半晌问道。

    “你有钱吗?”

    “这些年唱戏打杂攒了一些。”

    “那你会武功吗?”

    “习得一些。”

    听到这时刘长安的眼神顿时一亮。

    “能打得过山贼匪寇吗?”

    “一般的应该可以!”

    只听“啪”的一声,小花儿的手又被人紧紧的握住了,握住的力道极大,只听对面如地痞无赖的刘长安又说。

    “那么好,相见既是有缘,我叫刘二狗,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可否同行?”

    “额,小花儿。二狗兄所言甚好!”

    刘长安化名为刘二狗带着老王头与小花儿,用今天“挣”来的小一百枚铜钱狠狠的大吃了一顿。然后就在百花会对面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他们竟然决定第二天一早从返大别山去杀一个回马枪。而今天夜里注定不太平,小花儿趁着刘长安与王老头都睡着的时候飞鸽递出一封书信。

    “望君心安,明日从返大别山。”

    与此同时,就在他们客栈对面的百花会中也有一只飞鸽从内飞出。

    小花儿怎么也想不到,只因他今夜寄出的书信又会搭上多少条,大汉经营多年精英死士的性命。

    西汉皇宫养心殿前,一名浑身浴血的黑衣死士带着一张满是血污的字条恭恭敬敬的跪在门外。

    殿内是还在批阅奏章已不再年轻的西汉皇帝刘达与位列大内官的白衣蟒袍宦官,曹少钦。刘达对他招了招手,黑衣死士不敢怠慢,缓缓起身一直保持着弯腰的姿态,双手伸的笔直,将字条恭恭敬敬的承给了曹少钦。

    刘达从曹少钦手中接过字条摊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已在君侧,明返大别”

    看到这刘达的眉头微微一皱,喃喃道。

    “这还没出朕的地盘,就开始想搞风搞雨了,这急躁的性子也不知是随了谁?”

    “少钦啊!”

    “老奴在!”

    “你去传朕口谕,明日让李逸广去大别山剿匪。”

    “是,老奴这就去。”

    “诶!等等,告诉李逸广,不要太狠,分寸自己掌握。”

    “是。”

    待曹少钦走后,西汉皇帝才看向跪在地上的黑衣死士问道。

    “尾巴干净了吗?那鸽子可曾伤到?”

    “回陛下,干净了,鸽子完好无损。”

    “嗯,好,将另外截获的字条带回去交给东厂,让他们找一个模仿巧匠,将字条临摹一番,之后让鸽子带回去吧!”

    “是。”

    “等等”、

    刘达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正要退出大殿的黑衣死士,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枚令牌就抛给了黑衣死士手中,那黑衣死士定睛一看,连忙是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嘴里还不停的念道,谢陛下隆恩,谢陛下隆恩。

    这令牌不是他物,正是代表百夫长身份的兵符!死士碟子本就是见不得光的行当,干一些肮脏的买卖,但有了这枚兵符令牌,就不再是只能与黑夜作伴的使者了。百夫长的身份他可以立刻进入军中立足,前途一片光明,这对于他们死士碟子而言简直是天大的恩赐了。

    看到黑衣死士的额头已经磕出了鲜血,血肉模糊,刘达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连忙叫住,问道。

    “行了行了!你叫什么名字?”

    黑衣死士惶恐的低着头不敢看向刘达,激动的颤声回道。

    “陆瑶。”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听到皇帝的话,陆瑶也是不敢怠慢,连忙抬起了头直视这位让他效命一生的君王。

    刘达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下去。陆瑶见状连忙起身,弯腰低头缓缓退出了养心殿。

    大别山胡家寨

    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一位身段妖娆的妇人与有些微瘸的男子站在火光之中,他们的身后是寨中的老人与孩童。他们的身前,尸横遍野,那是胡家寨中所有的青壮男子。

    妇人紧紧拉着一位小女孩的手,小女孩也害怕的躲在妇人身后,吓得哇哇大哭。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成功宰的刘长安一马车宝库的女人。

    瘸脚男子一瘸一拐的站了出来,直视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嘴唇颤抖用着充满了凄凉与不可置信的语气一字一顿的问道。

    “小貂儿,为什么?”

    就在男子面前,一群足有百十号赤身提刀的魁梧汉子就这么站在遍地的尸体之间,刀上的血还未干,嘀嘀嗒嗒的落在地上。

    这群魁梧汉子前,一位瘦骨嶙峋,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男子蹲坐在一颗头颅上呵呵一笑。缓缓起身道。

    “为什么?大别山上,更替几个寨子不是常有的事吗?还有,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句话可是天下第一杀神梦子鸣的名言,大哥,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这不也是一样吗,干咱这一行的亲人的血都沾过,更何况是结拜的呢?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你个狗娘养的,狼心狗肺的白眼狼,当年要不是我……。”

    “诶!对了,当年要不是你,我可能就死在那守寨战中了,要不是救我,你那残腿也不能残,天天说,你不烦吗?当年的恩情,我小貂儿自觉是还清了,要不就以嫂子这婀娜的身段,我还能不染指?别逗了好吧!还有,你真的以为胡家寨这么多年相安无事还真是你胡老大威名震天呢?那他娘的都是老子保住的,你这有名无实的寨主位早该是我的了,既然你不禅让,那我就自己取喽!放心!等你死了,我照顾好嫂子的。”

    “你个混蛋!“

    瘸脚男子说罢顺势拔刀就是一刀挥下,可这一刀却被小貂儿轻轻松松的侧身躲掉了。

    一个瘸子而已,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呢?真当自己是那天瞎地聋瘸三位前辈高手中的一人了不成,小貂儿烦的也正是瘸脚男子的自以为是,心中顿时无名火起,眼中凶光一闪,瞬间也是一个拔刀,一刀刺向瘸脚男子腹部。

    温热的鲜血喷射在小貂儿的脸上,照映着他那一张消瘦惨白的脸显得格外恐怖狰狞。

    瘸脚男子死死的盯着小貂儿,却说不出任何的话语,他以前只觉得兄弟阋墙这种荒唐可笑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知道小貂儿在外面打点关系受到的苦,他也有心想把胡家寨禅让给他,他们可是拜过天地的好兄弟啊!可他总是觉得时节未到,可他却觉得时间太晚了,不如取而代之。

    小貂儿狰狞的脸色渐渐变得缓和起来,向前一步走到了瘸脚男子身侧,手中刀也随着身体又刺深了几分,背对着魁梧汉子们,一滴滚烫的水珠从他的眼角滑落到了脸颊,小貂儿嘴唇颤抖对着瘸脚男子哽咽轻声耳语道。

    “大哥!小貂儿这辈子欠你一条命,下辈子还!你可要记得下辈子投一户好人家,这狗一样的江湖啊,也只不过是权贵手中的一副棋盘而已,你我不巧,皆在棋中。我小貂儿对你保证不了什么,就连你妻儿的性命我也保证不了!小貂儿有愧于天地,但我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我不要再当一枚任人宰割的棋子,我一定要当上掌人生死的捻棋人!”

    瘸脚男子听着小貂儿的话,目光呆滞地看着面前一群魁梧汉子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的口中满是鲜血是在也说不出一句话了,浑身瘫软无力,又刺痛无比,只能用尽全身力气,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小貂儿看见与否,但是他自己明白了!兄弟阋墙?荒唐,可笑!

    “噗通”瘸脚男子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从小貂儿的刀上倾斜滑落在地,小貂儿没有丝毫犹豫,瞬间收起悲伤哽咽的神情,扔下刀柄,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后面魁梧大汉们身前,一脸谄媚的对着其中一人笑道。

    “军爷,小的我这事办的还可以?”

    “啪”的一声为首的魁梧汉子就是一击耳光抽在了小貂儿的脸上,抽的小貂儿一个趔趄跌坐在地,半边脸瞬间肿的和猪头似的,嘴角也渗出了鲜血。只听大汉呵道。

    “叫我什么?”

    “呦,瞅小的这嘴,郝寨主,郝寨主,该抽该抽。”

    跌坐在地上的小貂儿对着自己肿起的半边脸又是狠狠的抽了自己几记耳光。为首大汉后面猛地冲出一人,照着地上的小貂儿又是一记耳光扇了过去,打的瘦小的小貂儿一个原地旋转,剩下的一半脸也是肿了起来。

    “哇”的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为首的大汉见状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厌恶的在一旁旁观,刚刚抽了小貂儿一记耳光的大汉对着地上“呸”的吐了口吐沫道。

    “妈的,结拜的兄弟都敢杀,真他妈不是个东西,大哥,宰了他吧!这小子真让人不爽!”

    为首汉子白了他一眼道。

    “我他妈的也不爽,但公子留他还有用,你小子别节外生枝。”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