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偷香 第399章 窝里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姜卓方拿出伤药和补气丹,反手塞在青灵狐嘴里,要是救治不及,很有可能就死在这里,现在救过来,它要是还有良心,在逃跑的时候还可以联合对敌。

    “红笑,你说谁是蠢货?信不信我杀了你?”

    白崇阳说罢刷地抽出长剑,手腕一抖,一躲耀眼的剑芒就指向红笑,红峰赶忙挡在红笑前面,横过长剑护在胸前。

    “都不要吵,也不怕小兄弟笑话!”

    站在了红笑身边红峰说罢,瞪了白崇阳一眼,白依依轻轻哼了一声,对红火宗师兄妹的表现非常不满,但最终没有说话。

    “小子,我不得不说,你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你的境界,不过是区区灵武二重的弱鸡,竟然能够使出了超越圣武境的一剑,这的确十分的了不起,不过弱鸡就是弱鸡,我要让你死,阎王也不敢叫你生!”

    白崇阳看着姜卓方,下巴高高抬起,一脸睥睨天下的样子,白依依冷笑一声,眼睛看着远处的天空,满脸的不屑。

    “小子,那一剑是不错,剑法也还行,把身法剑法和血龙剑给我,姑奶奶就放了你,如果你想死也行,姑奶奶送你一剑!”

    姜卓方不禁愣了一下,杀人夺宝还理所当然,振振有词,他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脑袋怎么长的。

    “傻女人,你脑子有病吧?”

    白依依刷地一剑,就向姜卓方刺了过来,他展开龙凤诀,身子就像随风飘荡的树叶,远远躲了开去,她知道轻功不如对方,不禁恼羞成怒。

    “臭小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姑奶奶要你的身法剑法灵剑,那是瞧得起你,再敢叽叽歪歪,姑奶奶把你砍成肉酱!”

    “傻女人,你脑子就是有病!”

    白崇阳的脸也拉了下来,右手紧紧握住剑柄,散开灵力锁住姜卓方,看上去随时都会动手,一旁的红峰不禁笑了出来。

    “白依依,小兄弟真没有说错,你脑子就是有病,就算拿到小兄弟的东西,好像也应该大家平分吧?怎么就这么大言不惭?”

    “红峰,就凭你们红火宗,也敢来跟我们平分?念你们辛苦一场,青灵狐的尸体倒是可以给你们!”

    白依依显得恼怒异常,这几样东西,每一样都是至宝,她哪舍得分出去?至于身法剑法,她倒是可以让师兄一起学。

    姜卓方觉得这几个人就是奇葩,雁在天上还没打下来,就一个劲儿讨论分雁,这么愚蠢的人,怎么会是大宗门的弟子?

    红峰性格不错,听了白依依的话并没生气,只是对着姜卓方呵呵一笑,便跟他解释了起来。

    “小兄弟,你是不知道,这个白依依虽然很傻,但在白金宗是一个炼器天才,在她看来,天下的奇珍异宝,都应该是她的,所以才会目中无人。”

    “我师兄说的没错,在白依依看来,她就是九天仙子,天生就高人一等,我们这些人不过是凡人,你的轻功心法、独家剑法和灵剑能够奉献给她,那已经是莫大的荣幸!”

    红笑的语气充满了嘲讽,相比而言,虽然同样是杀人夺宝,姜卓方对于红火宗的两个人,印象倒是稍好一些,不过双方的关系足够混乱。

    开始的时候一起追敌,红火宗和白金宗很快就联合在一起,现在觉得胜券在握,双方却掐了起来,看来不分出胜负,双方很难收场。

    “还是别废话了,我们先看怎么分吧,轻功身法加剑法肯定都是九品,这把灵剑至少八品以上,灵剑加青灵狐的尸体,你们任选一样!”

    红峰这个分法,其实还是有私心,身法剑法虽然很好,但需要费工夫拷问,倒是灵剑和灵兽简单,所以算得上公平。

    “臭小子,你看这样如何?只要把三样东西给我,我和我师兄保你安全离开,姑奶奶向来说话算话?”

    白依依看着姜卓方,神色间依然是满满的骄傲和自信,白崇阳也对他微微点头,红峰和红笑已经攥紧剑柄,明显是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我修为低下,灵剑也罢,身法剑法也罢,肯定都保不住,不过红火宗的师兄师姐很厉害,你们未必打得过,所以你们最好先分出胜负!”

    红笑一双丹凤眼圆睁着,见姜卓方神定气闲,明明修为低下却偏偏不逃,还要在这儿凑热闹,她觉得颇有些不可思议。

    “小兄弟,我们分出胜负,你可不许耍赖!”

    极品身法剑法之类,如果不是主人愿意,即便严刑拷问,有可能会自动隐藏在识海,就算懂得搜魂之法,也不可能拿到手。

    “你们好好打,既然要我把剑法告诉你们,也让我学学你们的剑法,我觉得你们的剑法比我的好得多!”

    姜卓方说着,故意露出贪婪的表情,白依依是个急性子,见他他居然贪图他们的剑法,心里不禁冷笑。

    他们学的剑法不下十套八套,虽然也都是有品功法,可最高的不过五六品,哪赶得上这个臭小子的剑法?

    “红笑,我们比试比试!”

    白依依话音未落,刷的一剑刺向红笑,红峰提气一纵,接了这一剑,同时斜刺里一串,一道剑气就轰地射向白崇阳。

    现场立即剑气纵横,红峰大开大合,以一敌二,居然不落下风,双方距离越拉越远,从两三丈到十数丈,无数树枝被剑气打得四处乱飞。

    姜卓方在一旁看着,心里不禁骇然,这几个人的剑法套路并不复杂,每招每式,都是以意使剑,并以剑意驭气伤敌。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现有的血龙剑法,只是近身肉搏的招式,其中似乎还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招式。

    当真气足够,就可以剑气外放,就像现在的这几个人,如果修为更高,同时灵力也跟得上,完全可以操控飞剑杀敌。

    姜卓方顿时觉得茅塞顿开,原来剑法随着境界的不同,要经过剑招、剑气和飞剑三个阶段,而这一切的核心,都依赖于对剑意的领悟。

    红峰和白金宗的二人打了难解难分,红笑却不正面迎敌,只是在一旁趁机偷袭,她一旦出手,就把白氏师兄妹打得手忙脚乱。

    “红笑,有本事过来一对一,总是偷袭算什么本事?”

    红笑哼了一声,懒得搭理对方,白依依好几次想扔下红峰,去和红笑对打,哪知红峰缠得极紧,弄得两人都没法脱身。

    “小色鬼,你境界不够,但完全可以聚气成针,通过灵剑加持,可以悄无声息点他们的穴道!”

    青灵狐用的是传音入密,姜卓方看了看,它的气息已经稳定,身上的血也止住了,这时它指头在他的慧窍一点,一点灵光就进入识海。

    原来是聚气成针的心诀,姜卓方不禁一笑,这个小狐狸倒是知道轻重,不过它一言提醒,倒是让他反应了过来,造化诀中本就有聚气成针的手段。

    将造化诀和血龙剑法结合在一起参悟,姜卓方立即融会贯通,他将身子半隐在树后,关注双方的战斗。

    双方打斗甚为激烈,可都不约而同的避过要害,应该是双方宗门允许互相打斗,却禁止互相杀戮。

    打到现在还没人带伤,姜卓方不禁有些无语,以二对一,红峰毕竟有些艰难,可这哪像是鹬蚌之争?再这么打下去,他哪能收到渔翁之利?

    他如果再不出手,要是别的人赶上来,他就毫无反抗之力。

    虽然他自信能发出针形剑气,但最远也就二三十丈,而且越远力量越弱,压根儿就点不透对方的穴道。

    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身体强度也越来越强,就算隔得近,姜卓方相信以他现在的修为,很难完全封住对方穴道。

    面对这几个敌人,一招制敌显然很难!

    不过双方正在激烈打斗,他完全可以借势,只要把握好时机,就完全可以借刀杀人,因此他凝神关注双方的剑法。

    白崇阳刷刷两剑,剑气直攻红峰的肩贞穴。

    红峰侧身一避,反手一剑指向白依依的脑袋,姜卓方抬手一剑,一道细若柔丝的剑气闪电而去。

    白依依只觉得命门穴上一麻,身子瞬间慢了半拍,红峰的剑气刺在她的脑袋上,顿时血肉飞溅,身子同时随着剑气,就向后摔了出去。

    “红峰,你特么敢下杀手,我们白金宗跟你没完!”

    这么明显的招式,白依依怎么会躲不过?

    白崇阳怒骂一声,立即冲过去抬手就是几剑,红峰正在看着白依依的尸体发呆,待到发觉仓促躲避,可右胸还是挨了一剑。

    红笑没想到师兄会受伤,赶忙施展诡异的步伐,冲向白重阳身后,白崇阳见师妹已死,方寸早乱,因此连续几剑,都向红峰的要害招呼。

    红峰中剑之后,长剑随即落地,他受伤本来就重,加上手中无剑,在仓促躲避中,肚子和大腿又相继挨剑。

    红笑见师兄危急,还隔着两三丈就一剑刺了出去,剑气立即穿透白崇阳的左肩,白崇阳大喝一声,反身扑向红笑。

    红笑轻功很好,避开剑锋就举剑相迎,姜卓方不再犹豫,一道剑针刺向红笑的环跳穴,她不禁呆了呆,随即破口大骂。

    “臭小子,没想到你这么阴险!”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姜卓方拿出伤药和补气丹,反手塞在青灵狐嘴里,要是救治不及,很有可能就死在这里,现在救过来,它要是还有良心,在逃跑的时候还可以联合对敌。

    “红笑,你说谁是蠢货?信不信我杀了你?”

    白崇阳说罢刷地抽出长剑,手腕一抖,一躲耀眼的剑芒就指向红笑,红峰赶忙挡在红笑前面,横过长剑护在胸前。

    “都不要吵,也不怕小兄弟笑话!”

    站在了红笑身边红峰说罢,瞪了白崇阳一眼,白依依轻轻哼了一声,对红火宗师兄妹的表现非常不满,但最终没有说话。

    “小子,我不得不说,你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你的境界,不过是区区灵武二重的弱鸡,竟然能够使出了超越圣武境的一剑,这的确十分的了不起,不过弱鸡就是弱鸡,我要让你死,阎王也不敢叫你生!”

    白崇阳看着姜卓方,下巴高高抬起,一脸睥睨天下的样子,白依依冷笑一声,眼睛看着远处的天空,满脸的不屑。

    “小子,那一剑是不错,剑法也还行,把身法剑法和血龙剑给我,姑奶奶就放了你,如果你想死也行,姑奶奶送你一剑!”

    姜卓方不禁愣了一下,杀人夺宝还理所当然,振振有词,他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脑袋怎么长的。

    “傻女人,你脑子有病吧?”

    白依依刷地一剑,就向姜卓方刺了过来,他展开龙凤诀,身子就像随风飘荡的树叶,远远躲了开去,她知道轻功不如对方,不禁恼羞成怒。

    “臭小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姑奶奶要你的身法剑法灵剑,那是瞧得起你,再敢叽叽歪歪,姑奶奶把你砍成肉酱!”

    “傻女人,你脑子就是有病!”

    白崇阳的脸也拉了下来,右手紧紧握住剑柄,散开灵力锁住姜卓方,看上去随时都会动手,一旁的红峰不禁笑了出来。

    “白依依,小兄弟真没有说错,你脑子就是有病,就算拿到小兄弟的东西,好像也应该大家平分吧?怎么就这么大言不惭?”

    “红峰,就凭你们红火宗,也敢来跟我们平分?念你们辛苦一场,青灵狐的尸体倒是可以给你们!”

    白依依显得恼怒异常,这几样东西,每一样都是至宝,她哪舍得分出去?至于身法剑法,她倒是可以让师兄一起学。

    姜卓方觉得这几个人就是奇葩,雁在天上还没打下来,就一个劲儿讨论分雁,这么愚蠢的人,怎么会是大宗门的弟子?

    红峰性格不错,听了白依依的话并没生气,只是对着姜卓方呵呵一笑,便跟他解释了起来。

    “小兄弟,你是不知道,这个白依依虽然很傻,但在白金宗是一个炼器天才,在她看来,天下的奇珍异宝,都应该是她的,所以才会目中无人。”

    “我师兄说的没错,在白依依看来,她就是九天仙子,天生就高人一等,我们这些人不过是凡人,你的轻功心法、独家剑法和灵剑能够奉献给她,那已经是莫大的荣幸!”

    红笑的语气充满了嘲讽,相比而言,虽然同样是杀人夺宝,姜卓方对于红火宗的两个人,印象倒是稍好一些,不过双方的关系足够混乱。

    开始的时候一起追敌,红火宗和白金宗很快就联合在一起,现在觉得胜券在握,双方却掐了起来,看来不分出胜负,双方很难收场。

    “还是别废话了,我们先看怎么分吧,轻功身法加剑法肯定都是九品,这把灵剑至少八品以上,灵剑加青灵狐的尸体,你们任选一样!”

    红峰这个分法,其实还是有私心,身法剑法虽然很好,但需要费工夫拷问,倒是灵剑和灵兽简单,所以算得上公平。

    “臭小子,你看这样如何?只要把三样东西给我,我和我师兄保你安全离开,姑奶奶向来说话算话?”

    白依依看着姜卓方,神色间依然是满满的骄傲和自信,白崇阳也对他微微点头,红峰和红笑已经攥紧剑柄,明显是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我修为低下,灵剑也罢,身法剑法也罢,肯定都保不住,不过红火宗的师兄师姐很厉害,你们未必打得过,所以你们最好先分出胜负!”

    红笑一双丹凤眼圆睁着,见姜卓方神定气闲,明明修为低下却偏偏不逃,还要在这儿凑热闹,她觉得颇有些不可思议。

    “小兄弟,我们分出胜负,你可不许耍赖!”

    极品身法剑法之类,如果不是主人愿意,即便严刑拷问,有可能会自动隐藏在识海,就算懂得搜魂之法,也不可能拿到手。

    “你们好好打,既然要我把剑法告诉你们,也让我学学你们的剑法,我觉得你们的剑法比我的好得多!”

    姜卓方说着,故意露出贪婪的表情,白依依是个急性子,见他他居然贪图他们的剑法,心里不禁冷笑。

    他们学的剑法不下十套八套,虽然也都是有品功法,可最高的不过五六品,哪赶得上这个臭小子的剑法?

    “红笑,我们比试比试!”

    白依依话音未落,刷的一剑刺向红笑,红峰提气一纵,接了这一剑,同时斜刺里一串,一道剑气就轰地射向白崇阳。

    现场立即剑气纵横,红峰大开大合,以一敌二,居然不落下风,双方距离越拉越远,从两三丈到十数丈,无数树枝被剑气打得四处乱飞。

    姜卓方在一旁看着,心里不禁骇然,这几个人的剑法套路并不复杂,每招每式,都是以意使剑,并以剑意驭气伤敌。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现有的血龙剑法,只是近身肉搏的招式,其中似乎还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招式。

    当真气足够,就可以剑气外放,就像现在的这几个人,如果修为更高,同时灵力也跟得上,完全可以操控飞剑杀敌。

    姜卓方顿时觉得茅塞顿开,原来剑法随着境界的不同,要经过剑招、剑气和飞剑三个阶段,而这一切的核心,都依赖于对剑意的领悟。

    红峰和白金宗的二人打了难解难分,红笑却不正面迎敌,只是在一旁趁机偷袭,她一旦出手,就把白氏师兄妹打得手忙脚乱。

    “红笑,有本事过来一对一,总是偷袭算什么本事?”

    红笑哼了一声,懒得搭理对方,白依依好几次想扔下红峰,去和红笑对打,哪知红峰缠得极紧,弄得两人都没法脱身。

    “小色鬼,你境界不够,但完全可以聚气成针,通过灵剑加持,可以悄无声息点他们的穴道!”

    青灵狐用的是传音入密,姜卓方看了看,它的气息已经稳定,身上的血也止住了,这时它指头在他的慧窍一点,一点灵光就进入识海。

    原来是聚气成针的心诀,姜卓方不禁一笑,这个小狐狸倒是知道轻重,不过它一言提醒,倒是让他反应了过来,造化诀中本就有聚气成针的手段。

    将造化诀和血龙剑法结合在一起参悟,姜卓方立即融会贯通,他将身子半隐在树后,关注双方的战斗。

    双方打斗甚为激烈,可都不约而同的避过要害,应该是双方宗门允许互相打斗,却禁止互相杀戮。

    打到现在还没人带伤,姜卓方不禁有些无语,以二对一,红峰毕竟有些艰难,可这哪像是鹬蚌之争?再这么打下去,他哪能收到渔翁之利?

    他如果再不出手,要是别的人赶上来,他就毫无反抗之力。

    虽然他自信能发出针形剑气,但最远也就二三十丈,而且越远力量越弱,压根儿就点不透对方的穴道。

    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身体强度也越来越强,就算隔得近,姜卓方相信以他现在的修为,很难完全封住对方穴道。

    面对这几个敌人,一招制敌显然很难!

    不过双方正在激烈打斗,他完全可以借势,只要把握好时机,就完全可以借刀杀人,因此他凝神关注双方的剑法。

    白崇阳刷刷两剑,剑气直攻红峰的肩贞穴。

    红峰侧身一避,反手一剑指向白依依的脑袋,姜卓方抬手一剑,一道细若柔丝的剑气闪电而去。

    白依依只觉得命门穴上一麻,身子瞬间慢了半拍,红峰的剑气刺在她的脑袋上,顿时血肉飞溅,身子同时随着剑气,就向后摔了出去。

    “红峰,你特么敢下杀手,我们白金宗跟你没完!”

    这么明显的招式,白依依怎么会躲不过?

    白崇阳怒骂一声,立即冲过去抬手就是几剑,红峰正在看着白依依的尸体发呆,待到发觉仓促躲避,可右胸还是挨了一剑。

    红笑没想到师兄会受伤,赶忙施展诡异的步伐,冲向白重阳身后,白崇阳见师妹已死,方寸早乱,因此连续几剑,都向红峰的要害招呼。

    红峰中剑之后,长剑随即落地,他受伤本来就重,加上手中无剑,在仓促躲避中,肚子和大腿又相继挨剑。

    红笑见师兄危急,还隔着两三丈就一剑刺了出去,剑气立即穿透白崇阳的左肩,白崇阳大喝一声,反身扑向红笑。

    红笑轻功很好,避开剑锋就举剑相迎,姜卓方不再犹豫,一道剑针刺向红笑的环跳穴,她不禁呆了呆,随即破口大骂。

    “臭小子,没想到你这么阴险!”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